《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猫咪夜话--都市新传说》,作者:骑鲸揽月

第一夜 榕树街

  1

  夜浓稠的像是熬焦的汤药,把月亮和星星都糊住了,风也被困在里面出不来。

  很适合杀人,或者,自杀。

  我打开自家窗户,从25楼张开双臂跳了下去。

  两分钟后,一身血的我打开门走了进来,走进浴室拿着花洒胡乱冲完后,后脑上深深的伤口已经恢复如初。

  他妈的。

  我拿出日记本,咬牙切齿的写下今天的战果。

  “2018年11月13日。自杀次数:第43次。方式:跳楼。结果:失败。”

  该怎么办呢?我看了看日记本。割腕、吃安眠药、自焚、烧炭、开煤气、摸电门、喝百草枯……甚至把脑袋放进大型搅拌机里的办法我都试过了。

  统统无效。

  统统他妈的无效。

  事情,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那时候我还是个36K金的纯傻逼。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请多指教!

  2

  “我的命好苦啊!”坐在我对面的女人已经干嚎了两分钟了,而我只对她厚得超出常人的香肠嘴感到好奇。那嘴唇上还抹了厚厚的斩男色口红。

  这个香肠嘴好像《东成西就》里的欧阳锋。想到这里,电影的台词从我嘴里脱口而出。

  “小二,来份香肠!”

  “你不是在吃嘛!”

  “我不能打包啊?”

  我一人分饰两角,自得其乐。

  “什么?”香肠嘴女人暂时停止了哭嚎,脸上现出疑惑的神色,并且左右望了望。

  我留意到她是在找最快的出口。看来是我神经质的样子把她给吓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道歉。“您知道的,我是写小说和剧本的,每天都得想梗想情节,压力很大,最近一直在吃药,有点分不清现实和幻想了……”

  “哦。”她戒备的身子稍微松弛了些,继续开始啜泣。这眼泪说来就来的功夫我倒是很羡慕。

  “当初我是学校的校花,追我的人能从教室排到校门口。”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她笨拙的扭了扭自己的腰。“我也不知道哪根筋错了,看上了他。刚结婚还挺好的,结果……”

  “他出轨了,还被你捉奸在床,对不对?”我端起面前已经丧失了余温的茶,呷了口。


  女人点点头,表情像是吃到了屎。“还是在我新买的床单上!那是我最喜欢的hellokity床单!你知道这件事对我最大的影响是什么吗!我完全无法直视hellokity了!一看到她的嘴就想到他那根恶心的东西!”

  我顺着她的叙述想了下,想象没有嘴的kity猫叼着香肠的样子,身上一阵恶寒。

  “不过,仅凭这些情节,还是没法赢得在我这儿免费畅饮的机会哦。”我点点我头顶的牌子。

  【都市新传说】

  “我只对最新奇、最有趣、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故事感兴趣。如果你能打动我,就能获得在茶舍终身畅饮的机会!PS:霸道总裁爱上我,霸道支书承包鱼塘的故事,出门右走不送。”

  我曾经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但罹患了对作者来说不啻于癌症的病——灵感枯竭症。去年一年,我写出了一堆狗屎。后来我放弃了自己编故事的打算,把自己从一个创造者变为记录者。

  正好响应了上头大力弘扬现实主义文学的号召。

  为此,我拿积蓄开了这家茶舍,只为收集有趣的故事。

  清朝有个老头子也这么干过。我本来以为能比他干的好,现实狠狠扇了我一巴掌。现在人们的想象力和体验生活的能力都萎缩退化到了节肢动物的程度。


  来我这儿倾诉的,不是失恋的少女,就是感情受挫的欧巴桑,或者纯粹是厌世又琐碎的八婆。

  半年下来,我的记录簿并没有增加任何新鲜的素材。这让我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怀疑。

  “没那么简单!”女人斩钉截铁的说,“我的故事绝对是独一无二、惨绝人寰的!”

  在你之前,有135个人这么说了。我心里暗想,但没说出口。

  “你都不知道那小婊子有多嚣张!”坐在吧台后的女人顺手拿起吧台上最贵的那壶茶,咕嘟咕嘟给自己灌了好几口,然后抹了抹嘴。“她,她竟然在我上班的时候直接跑到我公司找我!还小声告诉我她怀了我那野男人的种!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很气愤?”

  我点点头。“是挺bitch的。”

  看到我顺着她的思路往下走,女人明显的加快了语气。“作为正常人,听到我话我能不生气?我一生气,就朝她踹了一脚。我发誓没有踹多大力气,结果那婊子竟然就倒下了,身下还流了一摊血。”

  “送到医院,医生说她小产了!那贱人!我敢发誓,那血是猪血!我小时候家里就是养猪的,一闻就闻出来了!那家小医院也是她指定要去的,医生肯定跟她是熟人!看他们挤眉弄眼的样子我就知道!”

  “为了这事儿,我被公司开除了。那狗男人假惺惺的说替我摆平,让我免于坐牢,但前提是我净身出户。老娘当然不干了!”

  “然后你的初恋回来了?你惊奇的发现他从当初的屌丝变成了钻石王老五,并且你在他心里还是白莲花?你俩联手上演了复仇大戏?”我实在忍不住,脱口而出。

  “你……”女人的脸抽搐了下,“细节还是有点差别的。”
请多指教!

TOP

  “这种桥段的书现在在小说网站只值千字10块钱。你可以去投稿。每个月赚个低保稿费还是不成问题的。对了,女配可以再恶毒点,这样你后期打脸的时候读者会更爽。加油哦。”我专心致志的看着茶杯里的水,仿佛能在水里看出花儿。

  “呸!”女人恶狠狠的在我的茶杯里吐了口浓痰,将清亮的茶汤弄的浑浊不堪。浓痰搅出的第一道涟漪碰到茶杯壁后反弹回来,和新的涟漪撞在一起,像是混乱不堪的心电图。

  茶水重新平静后,里面映出一个帅哥的脸。当然,不是我。我还没有自恋到那种程度。

  虽然我也很帅。不过此刻我面前坐着的那个男人,已经不能用“很帅”来形容了。

  怎么说呢?嗯,就比刘昊然帅1000个易烊千玺吧。帅得惊天动地。


  帅的惊天动地的男人优雅的端起刚才那杯被吐了浓痰的茶。

  “不干净。”我忍不住劝他。白瞎了这么好看的皮囊,原来是个傻子。

  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那杯大红袍在他手里荡了荡,变成了鲜血颜色的红酒。

  “我的故事,应该可以在你这儿喝一辈子的免费茶水。”他笑了笑,表情十分温暖。
请多指教!

TOP

  3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即使是吃了大剂量的氯硝西泮的前提下。

  今天白天在茶舍那个男人给我说的每个字,我都不信。不过我还是给了他终身免费喝茶的机会。

  我觉得他是我的同行,过来砸场子的。不过,暂时压抑住嫉妒心来说,他妈的真是个天才。他讲述的故事,脑洞离奇有趣到让我恨不得能钻到地缝里。现在的我,就是个脑袋空空的loser。

  左右睡不着,我打开灯,抚摸着他送给我的一只签。他说和我一见如故,作为朋友,喝了我的茶,得给我点东西。

  竹签很沉,上面蚯蚓似的歪歪扭扭写了三个字。“求不得。”字迹血红,闻着还有点腥味。

  从他面前的竹筒里抽出这根签的时候,我就心情不好。“求不得”是佛教所说的人生七苦之一,而且算是最大的苦了。简单来说,就是你想要的什么都得不到。

  “哎呀呀!”他吐了吐舌头。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做什么都对。他这么一卖萌,让我的怒气都消解了大半。不过他随即说的话,让我心里的火苗子又腾腾的往上冒。

  “你运气真不错。这个签已经很久,很久没人抽到了。”他特意在“很久”处加重了语气。兴许是我的脸色不善,他加了句解释。“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说这话的时候,夕阳恰好斜斜的映照在他身后,把他的身体镶嵌了一道金边,而他的整个面孔在我面前显得模糊不清。“好好享受我送给你的礼物吧。我们会再见的。”


  我有点厌烦这种在我面前神神叨叨的人了,抬起手想招呼旁边的服务生来赶走这个砸场子的同行,忽然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天色已经全黑,茶舍里开了灯。

  而我面前的男人,就这么凭空在我面前消失了。

  我猛地站起来,旁边响起茶杯碎裂的声音。我循声望去,看到我雇的那个清秀的服务员小红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颜控,不然也不会让这笨手笨脚的小孩来我这儿。

  “刚喊你,跑哪儿去了?坐我对面那人呢?”看着他笨笨的样子我就想发火。

  “老板,那人,已经走了三个小时了……”他字斟句酌,“您……举着手也举了三个小时了。我刚才怎么喊你都没反应,还准备把我农村的舅舅喊来给您叫魂呢……”

  听了他的话,我忽然觉得右胳膊又酸又痛,无力的垂了下来,砸在茶桌上,溅起一桌茶水。

  墙壁的挂钟清楚的显示现在是晚上9点钟,而我记得我和那人聊天的时候,夕阳还没落完。

  我失魂落魄的从茶舍走了出去,今天发生的事让我脑袋成了一团浆糊。就在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走到哪儿的时候,忽然一个坚硬的东西抵住了我的腰部,同时从我身后传来句,“打劫”。


  “能选择打劫我,你也是够蠢的。”这种小蟊贼在我看来,就是跳梁小丑。上次打劫我那个,最后吓得屁滚尿流……

  “你看我全身上下的衣服,加起来有超过100块钱吗?我给你说,你蹲在下个路口,那儿程序员比较多,不过他们不会带现金,你让他们给你手机转账……”

  “操你姥姥的。”

  我正好心劝他怎么多赚点,忽然觉得腰部传来剧烈的疼痛。刀子进出我肉体的冰凉触感让我浑身打了个机灵。随着他匕首的连续抽插,我感觉我的生命力也随着腰部的伤口快速流失。

  这个劫匪,看起来有躁狂症啊……妈的,社会上的疯子越来越多了。

  我忽然发现自己对于死亡这件事完全没有恐惧感,可能是之前想的太多了吧。甚至在30岁这个号称男人黄金期的年龄,我已经早早立好了遗嘱。无数个失眠的夜里,我也曾经想过怎么体面的离开这个世界。

  和穷凶极恶的歹徒搏斗一番后被杀死在深秋的街头。

  嗯,也算有点排面,甚至有些凄美,总比老死在病榻上好。

  这是我倒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请多指教!

TOP

  4

  我的脸痒痒的,仿佛一个戴着磨砂垫的肉条在我的脸上游来游去。

  我猛地跳起来。始作俑者也弓起身子,蹦到了离我几米远的地方,玻璃球般的眼睛在黑夜里闪闪发亮。

  是只猫。

  猫在很多宗教里面都是和死亡联系在一起的。这么说,这里就是地狱?

  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和我倒下前别无二致。在我左前方的老式居民楼里,一个女人正在换内衣。我记得在我倒下前,她就在脱衣服,现在还在磨磨蹭蹭的脱。

  环顾完四周,我再次看了看眼前的猫。即使我不是中二青年,此时体内的吐槽之魂也在熊熊燃烧。

  地狱的使者,会他妈是一只海豹色布偶猫吗!难道不应该是代表死亡的黑猫?退一步,在中国的地盘上,也应该是中华田园猫吧!你他妈弄个布偶猫当什么地狱使者?

  虽然我不养宠物,但也知道这种猫是近几十年为了人类的审美需求才繁育出的新品种。价格奇贵。我相信不管是东方的地狱还是西方的地狱都不会与时俱进到使用一只宠物猫来当引渡阴魂的使者的。

  卧槽,它还在冲我吐舌头卖萌!


  也就是说,我没死。

  半个小时后,我确认了这个结论,还顺带多了个结论——我可能以后都死不了了。

  我躺在浴缸里,放满了温水,手腕被利刃割开,作出名画《马拉之死》的姿势。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伤口长出会蠕动的肉芽,愈合。摸了摸伤口的皮肤,甚至比割腕之前还要滑腻有弹性,像是敷了面膜。

  好了。前面的故事罗里吧嗦的说完了,让我们把时间线回到开头,也就是我遇到那个好看的不像话的男人的三个月后。

  在这三个月里,我自杀了43次,没有一次成功。

  永生不死,放在别人身上可能叫做走狗屎运,放在我身上,却让我生不如死。

  至于原因,我也大概猜到了,就是我从那个神叨叨的男人手里获得的“求不得”的谶语。

  真他妈的讽刺。世上那么多不想死的偏偏死了,而我这种不想活的却怎么都死不了。

  我也尝试过对自己做心理暗示——比如在心里暗暗想“我很想活”,然后看看我会不会意外死掉了?然后发现这样没用。

  我也试着想过“我不想成为一个亿万富翁”,结果如我所愿,我连茶舍的租金都快交不起了。


  看来,一个人真正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也许能骗过别人,但绝对骗不了自己的内心。

  在我消除厌世的想法之前,我看来是怎么都死不了了。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我反而平静下来,开始想可以用这个能力去做什么事。

  去抢银行?我只能保证自己不死,但不能保证自己不被抓。失去自由的永生不死,简直比下地狱更恐怖。

  去当雇佣兵,抑或加入职业杀手组织?我想了下,按照目前自己孱弱的体质,顶多也就是每次捡回小命,而且我虽然不会死,但还是能感受到痛楚的。我不想去活受罪。

  干!我仔细想了想,竟然发现自己连有了超能力后能做什么都想不出来。

  这该死的灵感枯竭症!想象力变得匮乏是我失去活下去动力的主因,我人生的死结也基于此。

  妈的!

  我把笔记本塞到抽屉里,到楼下的长椅上去坐着吹吹风。

  我走进电梯,思考着我混乱的生活。到了半途,电梯忽然停止,然后门开了,接着缓慢关上。

  面前空无一人。
请多指教!

TOP

这个发现让我混乱的思绪稍微停滞了下,然后在千分之一秒内我后背出了细密的一层汗。我虽然不怕死,但是我怕鬼。——很扯淡的逻辑是吧?人生有时候就是很扯淡。

  得益于人类宽广的视角,我在几秒后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电梯门打开的来源——在我脚下盘踞着几只猫。有三花猫,英短,美短,还有只土猫。除了那只土猫外,其它三只看起来都像是家养的宠物猫,那只三花脖子里还戴着猫牌。

  我没有来得及好好思考“猫为什么能打开电梯”这件事,而是把心里的不快付诸于行动。

  我抬起脚,把那只灰扑扑的土猫踹了个跟头。

  “妈卖批!要死啊?”

  一个像是20多岁小混混的年轻男声在电梯间里突兀的响起。

  我震惊的看着那只土猫冲着我张牙舞爪,嘴里发出犹如打呼噜般的吼声。


  土猫背部弓起,后腿挠着地——这是猫科动物准备发起狩猎时的预备动作。

  “傻逼,别惹事儿。我们打不过他。我还急着参加今晚的夜谈会呢。”一个很高冷的女声响起。

  那只体型比较大的美短趴在土猫背后,用嘴叼住了土猫的脖颈。土猫顿时呆立在地上不动了。

  “叮。”电梯到了首层,那些猫们鱼贯而出。土猫走在最后,扭头恨恨的看了我一眼。——这不是文学的夸张或者修饰,我真的在它的眼里看到了恨意。

  干。我估计我真的是疯了。

  是最近精神太紧绷导致了幻听吗?估计是的。看来明天得去医院的神经内科检查下了。

  走出公寓,浓稠的黑暗好像淡了些,不知道从哪个地窍吹出的阴冷夜风让我稍微清醒了下。

  在公寓不远处,一棵巨大的榕树在夜幕里孤独的站着。

  榕树见土就长,枝条插进土壤里也能长成一棵新的树,所以有“独木成林”的说法。在民间传说里,榕树聚风聚水,当然也容易聚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这棵榕树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了,盘根错节的地下根系我估计能有几公里长。榕树所在的这条小街,也由此被命名为榕树街。


  我见到这棵榕树的第一眼就被它震撼了,所以毫不犹豫的租下了紧邻这棵榕树的那个租金不菲的酒店式公寓。

  以往每当我创作灵感枯竭的时候,我总会在大榕树下面坐会儿,往往就会峰回路转。可惜这半年来,连这棵千年老榕也治不了我的灵感枯竭症了。

  背靠着大榕树坐了几分钟,果然,我空空的脑袋还是那么空。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一阵淅淅索索的声音响起,像是一群人踩着小碎步路过。落在地上久无人打扫的枯树叶发出细微的断裂声。

  然后,是呼呼的风声。

  隔了几分钟,一阵喧哗声响起。
请多指教!

TOP

  “来了啊!”

  “好臭!怎么选这儿?”

  “那座公寓怎么那么臭啊!简直辣眼睛。”

  “难为你们几个,还长期住在那栋楼里。”

  “还好吧,习惯了也就没事儿了。让我们出来当流浪猫,逮耗子,吃鸟,想想就恶心死了。我宁愿待在这楼里。”

  ……

  喧闹声恰好在我头顶。

  我抬起头,看到了我前半辈子最难忘的情景。

  十来只猫,像人一样,围坐成一圈儿,屁股坐在树梢上,前腿放在肚子上。这些猫七嘴八舌的张着嘴,我听到的声音就来源于它们。

  这十来只猫里,就有刚才我在电梯里看见的三花,英短,美短,以及被我踢了一脚的土猫。

  还有一只海豹色的布偶猫。

  或许是感应到了我的注视,那只布偶猫低下头,透过榕树的树叶缝隙,和我对了下眼神。

  我看到她咧开嘴,冲我笑了下。只是我不知道这笑容在猫族里,是热情的打招呼,还是讥笑。

  是那天晚上我被劫匪捅了后舔我脸的那只猫!

  一股浊气在我胸膛里涌动,让我忍不住想喊出声。更让我惊讶的一幕出现了,那只猫竖起一只爪子在嘴边,对我摇了摇。

  很明显,她是让我不要发出声音。

  或许是那晚的经历让我相信她对我没有恶意,我强行捂着嘴巴,没有发出声音。

  “来了。”一个沙哑粗粝的声音响起。声音的来源是只肥胖的橘猫。橘猫举起爪子,指着公寓的大门处。群猫都顺着他的爪子望过去,我也没忍住自己的好奇心。

  公寓大门口,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太太,在打转。


  在这深秋的晚上,她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布衣,透过衣服我甚至能看到她的骨头。她整个人就像是一根竹竿搭着一件纸衣服。

  在她怀里,挎着一个小篮子。
  老太太似乎在犹豫什么,在大门口转悠了半天也没进去。

  “285、285、285、285……”那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橘猫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不明意义的数字。我偷偷看了下布偶猫的脸色,发现她也是满脸的莫名其妙。

  忽然,橘猫的耳朵竖了起来,整只猫也站了起来。

  我一惊,回头望过去,看到那个老太太已经进了公寓。

  “286。”橘猫嘴里吐出这个数字,似乎给那个老太太的人生画上了休止符。
请多指教!

TOP

第二夜·僵尸大厦


  自打那晚在大榕树下听了那群猫莫名其妙的聊天,已经过去了一周。

  清晨的阳光照耀到我的狗窝里,让我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些。

  在这一周里,我忙于奔波在各个医院的神经内科、身心医学科做各种检查,以其解决我身上的幻听、幻视现象。

  检查下来的结果千篇一律,无非是说我精神压力过大。吃了一堆抗抑郁、抗焦虑的药片后,
  幻听和幻视倒是暂时消失了,我还特意抽几个晚上去榕树下看了下,没见到有猫咪再开会。

  不过,有利也有弊。我感觉整个人对世界的感知能力都弱了很多,头脑昏沉沉的,只会傻乐,反应也慢了很多。

  开玩笑,我是立志要写出传世之作的作者。据我所知,那些写出伟大作品的作家大多数都是在痛苦的煎熬中写出自己的不朽名著的,没听说哪个作家是靠每天傻乐写出好东西的。这些药片使我的灵感枯竭症更加严重了。

  本着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原则,我还是把药给停了。

  停药之后,我混沌的大脑开始梳理了当晚的情况。首要解决的一点是:那晚到底有没有个老太太进公寓?如果有,就证明我没有幻视,或者说至少在老太太这件事上我是对的。

  为什么对老太太有执念,可能出于作家的第六感吧,我觉得她有点怪怪的。

  至于哪儿怪怪的呢……嗯,具体来说,我感觉她身上有股“死气”。


  仔细想想那老太婆,走路的时候步履蹒跚,胳膊和腿像是不会拐弯似的,直挺挺的。当时虽然离的比较远,我也能看得出来她面色晦暗。最让我惊心的是,当时她好像无意中朝我这儿瞥了一眼,我感觉她的眼神里没有焦距,看着就像是死人一样。

  而且,她好像在路灯下没有影子!

  想到这儿,我再也坐不住了,跑到公寓管理处,要求调取录像。那公寓安保负责人刚开始还推三阻四,不过当我掏出个移动硬盘给他看了点东西后,他马上怂了。

  我给他看的,是他擅自往住在公寓18楼的一个美女家里安装的摄像头的录像。那100G的视频里面,都是那个美女的视频,甚至包括带不同男人回来过夜的视频。

  之所以会发现这件事,是因为我刚搬进公寓的时候,就发现在我卧室很隐蔽的地方,装着最先进的针孔摄像头。没费多大劲儿,我就探知了这针孔摄像头的安装者——就是我们这个公寓的安保负责人。那家伙每天像尊佛像一样四平八稳的坐在大厅里,光看面向谁也想不到他是这样的人。

  凭借着电脑技术,我也黑进过他的电脑,从里面调取了形形色色的录像。从交易记录来看,他似乎还把公寓里不少人的视频卖给了外网,从中牟利。

  这件事我一直留着准备作为把柄,等我需要的时候使用。


  果然,当我拿出这个把柄的时候,那个肥头大耳的家伙瞬间满头满脸的汗,把门关上,直接就给我跪下了,对我的指令再无任何犹豫。

  驯服了一个人呢。我忽然有种奇妙的快感。这种“驯服”,跟驯服一只猫,一只狗别无二致,甚至比驯服动物还来得更有成就感。

  “你看,是不是这个老太婆?”沙皮狗一脸谄媚的指着监控器里的视频说。是的,鉴于他已经被我驯服,他在我眼里也失去了人的地位,我决定按照体型特征称呼他为“沙皮狗”。

  我的全部神经都放在那老太太的脚下。看了会儿,我紧绷的身子稍微松弛了下。虽然很淡,但在摄像头里,那个老太婆还是有淡淡的影子的。

  但随即,我的肾上激素飙升,整个人的后背冒出了一层白毛汗。

  那老太婆走进公寓大厅后,似有意,似无意的对着摄像头看了一眼。从摄像头里能明显的看出,她的双眼,瞳孔已经开始涣散了!

  瞳孔涣散,是人死之后的标志之一。

  紧接着,我更发现了一个让我毛骨悚然的事儿。那个老太婆脸色一脸的瘢。当时离得远,我本来以为是老年斑,但是随着我不断的放大像素,我发现,她脸上,以及手上的,是尸瘢!

  操,见鬼了!

  我的心狂跳。
请多指教!

TOP

  沙皮狗不知所以的看着我对着那段视频来来回回看了很多次。兴许是为了表功,他主动提供了个情节。

  “这老太婆进来的时候,我感觉阴森森的,挺渗人的,所以留意了下。这一周,她好像都没从公寓里出去。”

  也就是说,这个“死”老太婆现在还在公寓里?

  我抓了抓头发,头皮因为剧烈的思考有些发烫。现在我起码要明白几件事——

  1、那个老太婆是真的,不是我的幻觉;
  2、那老太婆进公寓的时候,很大的可能性已经死了……那么,死人是怎么自己走路的?
  3、老太婆还没出公寓。那她肯定在公寓里某个角落躲着,或者在某人的房间里。那人是谁?
  4、假设……我没有幻听的话,那个老太婆在进去前,橘猫嘴里一直在念叨285、285、285……等老太婆进去后,数字变成了286。这数字是什么意思?是指一共有多少个类似的老太婆进过这个公寓吗?
  5、如果我没有幻听……那我为什么能听懂这些猫的话?是我疯了还是什么原因?

  不过,没需要多长时间,我的这些疑问就都解开了,而谜底却让我宁愿不知道答案。


  离开公寓管理室的时候,我是浑浑噩噩的。那个沙皮狗恭敬的把我送到电梯口,并不断的朝我搓着手。我知道他是不希望我把他在每个公寓里偷装摄像头的事捅出去。我冲他点点头。有这个把柄在我手上,他就是我的驯化兽,我肯定不会轻易说出去。

  电梯一直往上升,等我醒悟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我忘记按按钮,电梯早已经过了我住的26楼。这栋公寓一共有49层,电梯速度极快,看这架势是要一直往顶楼升。无所谓,到了顶楼我再下来就是。

  果然,到了49楼,电梯门开了,紧接着又关上。我去按“26”按钮的时候,和一个鸡爪似的手碰上。我转身不经意的瞟了一眼,忍不住吓得大叫起来!

  和我同坐在一个电梯里的,赫然就是那个“死”老太婆!

  我的心跳甚至都停跳了半拍。

  那个老太婆扭动着僵硬的脖子,打量了我一眼。我闭上眼睛,身子死命的朝电梯角落里靠,心里默念着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小伙子,怎么了?”老太婆的声音像是砂纸摩擦在铁块上那样,呕哑嘈杂。


  我发誓,她如果再说一句,我就要尿出来了。这时候一阵风从我的面前刮过去,紧接着是尖锐的猫叫声。

  我强迫自己睁开眼望去,是那只海豹色的布偶猫!

  它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电梯里,凌空跳起,对着老太婆的脸抓了一爪子,顿时就是一大块皮掉了下来。
  老太婆的脸顿时变得泾渭分明——左半边脸枯萎的像是树皮,右半边脸被布偶猫抓掉的部分,竟然没有流血,也是完整的面皮,只不过肤色白了许多,也没有那么多的皱纹。

  画皮?——在我脑子里闪过这两个字。

  “啊!”看到自己的脸皮掉在地上,老太婆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同时发出夜枭似的声音。

  我再也忍不住了。正好这时候26楼到了,我飞快的逃出电梯。幸好电梯门很快关上了,那个老太婆没有跟上来。

  我迅速的打开自己房门,就在关门的时候,一团黑影扑了进来。是那只布偶猫。

  “怎么,要把救命恩人拒之门外吗?”她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由于我的公寓打开门对着的就是个小卫生间,她的声音经过反复回声,显得像是存在于另外一个时空。
请多指教!

TOP

  “你……”我一时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不过想到我应该被砍死那晚,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她,以及那晚她提醒我不要出声,再加上刚才的事儿,我觉得她对于我善意大于恶意。

  只不过,对于猫能说话,我还是不太能接受。

  “你不吃药了?”她变戏法似的从角落里扒拉出来我扔掉的药瓶。“难怪前几天我对你说话你没反应,现在又能听懂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惊魂未定,“为什么你们会说人话?那老太婆是谁?”

  布偶猫一时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走到我客厅里,左嗅嗅,右嗅嗅,最后停在了我的电视柜前,然后用爪子用力的抓了几下承重墙,抓下来一堆粉末,放在自己鼻子前面闻了闻。

  “好臭。”我依稀听到她嘀咕。干完这件事,她像是个女孩子似的,迈着猫步走到我的沙发上,背靠着坐垫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

  “我们不会说人话,我们猫类之间一直都能沟通,人类只能听懂部分,比如我们心情不好时候的呼噜声,发怒时候的嘶嘶声。确切的说,不是我们有什么变化,是你有了变化。你是第一个能听懂我们说话的人类。”

  布偶猫一边舔着自己的尾巴一边说。都说混血的人智商比较高,混血的猫智商应该也比较高。起码眼前的这只布偶猫,说话的逻辑很清晰,比我一周前见到的那些猫看起来都更有智慧点。

  “至于你为什么能听懂我们说话,我就不晓得了。我只看到那天你被杀,说实话,我是想去吃你的肉的。你知道,猫都是肉食动物。”说到这儿,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有时候我们主人死了,我们也会去吃他们的肉。别那种表情,你们人类不也在天天吃各种动物吗?”

  她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按道理你早该死了,没想到你竟然又站了起来,把我也吓了一跳。接着我发现你能听懂我们说话,我就一直在观察你,觉得你挺有趣的。”布偶猫围着我身体嗅来嗅去。“你身上有很特别的味道……”

  什么味儿?我自己闻了闻。我每天固定洗两次澡,也不喜欢喷香水,应该没有任何味道。

  “你自己闻不到。是很危险的气味儿,跟死亡有关,但又不是死尸的味道。总之很有趣。你知道我们猫在传说里总是跟死亡扯在一起。对了,我们会选在附近聚会也是因为这栋大厦的死亡味道特别的浓。”

  聚会?我猛地一激灵。也就是说,我没有幻视和幻听,一切都是真的?

  “那个老太婆……到底是人是鬼?”相较于那个死老太婆,面前的布偶猫似乎更值得信赖。

  布偶猫吐了吐舌头,我不知道这在它们的礼节里是卖萌还是有别的含义。

  “我也不是很清楚。说实话我刚才抓她不是为了保护你什么的,纯粹是为了验证我的猜想,而你恰好撞进来而已。”说到这儿她脸色比较凝重。“总之那人不是好人。他这几天可能会对付你。你小心点。”

  “他是人是鬼?”我直截了当的问。

  “是人。不过不是一般的人。似乎……被下了某种诅咒。”布偶猫字斟句酌。

  我松了口气。是人就行。只要他是人……谁让谁恐惧还说不准呢。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