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她这话一出来,犹如火上浇油,酒馆里本来就凝固的气氛简直降到了冰点。

  “谁,是谁在咒我们?妈的!”商人最先骂了起来。“老子就是脑子有病才会今天来这个小馆子!你们坦白吧,是不是联合起来想整蛊我?”

  那个女主播依旧在哭喊。“每年清明,我都去给你们上坟。你们好好安息吧。”

  半空中发出呼呼风声,紧接着是酒瓶子砸在墙上碎裂的声音。不知道是谁朝女主播扔的。

  事情好像朝着越来越混乱的方向发展了。

  我没想到那个女主播又出来横插一道。本来是那四个人两两一组,说对方死掉了,已经够扑朔迷离的了,没想到那女主播站出来说他们四个全死了?

  女主播是这群人里第一个进入小酒馆的。我回想了下她一口气喝完一瓶酒的癫狂,以及说的那些话,忽然明白,她好像是专门来凭吊的。然后,自从女警进来后,她就一直在发抖,每进来一个人,她的颤抖就更厉害一点。

  我原本以为她是冷。现在看来她是在害怕。

  这种身体的自然反应是装不出来的。我不认为这些人是商人说的在“整蛊”,而是他们确确实实的认为对方已经死了。

  有意思。

  我想起了之前遇到过的情况。难道这些人是被人篡改了记忆?在他们记忆里,对方死了,实际上对方并没有死?

  “老子不陪你们玩了。”商人怒气冲冲的拔腿就走。

  走到我身边的时候,他的身子忽然像是被定住了。

  “我用了符箓,把整个空间都定住了。”波斯猫谄媚的向我邀功。

  我摸了摸他的脑袋,“干的漂亮。”

  抬眼望去,借助微弱的光线,我看到屋里的所有人都像是玩“快闪”一样,又或者像是被点了穴道,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不动。

  我走到商人面前。“我想看看他的记忆,你能帮我吗?”

  “没问题。”波斯猫嘴里念出几句诘屈聱牙的咒语。我感觉到自己的思维好像瞬间和商人的思维打通了,一大堆的记忆涌现在我脑海里。

  在这大堆的记忆里面,我努力寻找了许久,终于找到了和在场的几个人有关的线索。
请多指教!

TOP

  商人的记忆里,他和这几个人是大学同学,和我猜测的没错。他和女警、女贼、作家,还有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他们五人关系颇好。

  在毕业季的某个晚上,五人来到这个小酒馆,定下了十年后在此相聚的约定。

  此后,五个人分别去大城市追逐自己的梦想。

  商人从小销售做起,摸爬滚打了小十年,终于成了个小有成就的企业家。

  他在这些年里,还断断续续的和其他四个人保持着联系。不过,其他人过得都不太好。

  在毕业第八年的某天清晨,他照常在办公室打开资讯软件看新闻,却愣住了。

  软件推送着一则“女警花勇斗入室盗贼,和盗贼搏斗时双双身亡”的新闻。新闻里,清晰的呈现出了女警孟洁和女贼冰欣的脸。

  为此,他还专程花了一周时间,从京城跑到事发地,参加两位老朋友的葬礼。

  关于葬礼的细节,事蘼巨细,记得无比清晰。

  我仔细检查了下这段记忆,发现并没有什么纰漏。他看到新闻时的心情、当时的环境、葬礼当天的场景、出席的人,包括当天的天气和一些小细节,都历历在目。

  看起来不像是被篡改的记忆。

  波斯猫告诉我,如果是被强行植入的记忆,一般信息量都不会很大,因为要造出一个不让当事人起疑的记忆是很费事的,特别是这种牵扯到有人死亡和很多人参与的公共事件,一个细节处理不当就有可能被催眠人产生怀疑,从而导致记忆植入崩盘。

  而在他记忆里,他另外的老朋友,作家,过得也不算好。

  作家凭借坚持不懈的写文,也小有名气,但是情感生活却不如人意。这里就牵扯到他记忆里“五人组”的第五个人了,那个帅气的小伙子。

  小伙子和作家是同性伴侣,在校的时候他们就公开出柜了,此后两人也一直在一起。

  然而,在毕业第五年的时候,小伙子就罹患重病不幸去世了,从此以后作家一直是孤身一人。

  那个小伙子的葬礼,他也参加过。

  退出商人的记忆前,我又细细检查了几遍,确定他的记忆没有什么问题。

  在他的记忆里,五人组先是那个帅气小伙子去世了,接着是女警孟洁和女贼冰欣双双毙命,最后只剩下他和作家还活着。

  接着,我让波斯猫帮我进入了作家的记忆里。

  作家的记忆和商人的记忆,在关于女警孟洁和女贼冰欣的事儿上基本一致。唯一不同的是他是看电视知道这件事的。

  在两人分别出殡的时候,他也都参加了,在葬礼上他还和商人唏嘘不已。

  我仔细对比了两人在葬礼上的回忆,尽可能一个细节都没放过。对比下来的结果,两人能回忆起来的细节,完全吻合。

  而关于作家的私生活,和商人的印象也差不多,当然,会丰富非常多。

  在他的记忆里,满满的都是对恋人逝去的感伤和忧愁。

  等等,这两人的记忆里都有个重要的年轻小伙子,他也是五人组的核心成员,然而,今天他为什么没有来呢?

  暂时把这个疑问放诸脑后,我又去分别查看了女警和女贼的记忆。
请多指教!

TOP

  她俩的记忆和商人、作家的截然不同。

  在女警的记忆里,商人在创业的第五年,因为经营不善,公司破产,他自己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从楼上跳了下来。

  而女警孟洁正好是负责这起案件的人。商人在世的时候有不少仇家,所以事件刚发生的时候,警察也怀疑过是否是有人故意把他推了下来,伪装成自杀现场。

  因为是自己亲手侦办的案子,死者又是自己的老同学,女警的记忆非常深刻。

  我从她的记忆里,甚至还能感受到她听到装尸袋“撕拉”撕开的声音,以及商人那张血肉模糊的脸。

  而在她的记忆里,那个年轻小伙子的命运倒是和商人、作家记忆里的一样,也是患急病而死。

  但不同的是,女警记忆里的作家,在小伙子死后没多久,也殉情而死。这件事还轰动一时,登上了热搜榜单。

  她的记忆细节同样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关于这几件事的每个细节都挑不出什么漏洞。

  我接着看女贼的记忆。在她的记忆里,我发现了个惊天秘密。
请多指教!

TOP

  女贼的记忆里,关于商人的情况和女警的记忆一样,也是经营不善跳楼,只不过她获取的渠道是通过媒体报道。

  而关于那个年轻小伙子的死,在女贼的记忆里有了截然不同的桥段!

  那个小伙子根本不是生了什么急病死的,而是被女贼下了种不知名的毒药给毒死的!

  至于她这么做的原因——因为女贼从学校的时候就暗恋作家,而作家却是个gay。

  女贼一度死心过,但是随后一直关注作家的她频频看到作家秀恩爱,天天被塞一嘴狗粮的她终于在某天妒火难耐,通过自己的渠道弄来了国外的新型毒药,登堂入室,将毒药混进了小伙子每天吃的营养补剂里。

  随后,她想等作家从悲痛中走出来,再度向作家表白,想把他“掰直”。没想到作家悲痛过度,直接殉情了。

  这倒是个大瓜。

  不过除了小伙子的死因外,总体来说,两人的记忆相差不多,都是商人先死,然后小伙子死,紧接着作家死。

  这也印证了他们之前的话。

  在女贼、女警的记忆里,商人、作家确实是死了,死的明明白白的;

  在商人、作家的记忆里,女贼、女警也确实是死了,死的毫无疑问。

  经过我仔细的查看,发现四个人的记忆都没有被人动过手脚的痕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而且,在四个人的记忆里都存在的那个小伙子,他究竟去了哪儿?为什么不来参加这次的聚会?

  忽然,我想起了那个最先来的女主播。她看起来也和四个人都有纠葛,而且她是最先来凭吊的。

  我心里产生了想法。为了验证这个想法,我又去窥探了女主播的记忆。

  看完女主播的记忆,我深深的吸了口气。

  在女主播的记忆里,商人、女警、女贼、作家全部死掉了。死的方式也非常的戏剧化:

  女贼深夜进入豪宅盗窃,没想到这户主人正好是自己的老同学,商人周坤。在慌乱下,女贼用匕首刺死了商人。

  在女贼心慌意乱的从豪宅出来后,又遇到了巡逻的女警,两人一番搏斗,双双毙命。

  这场因为盗窃死了三人,而三人曾经是大学好友的特大新闻经过各路媒体的发酵,成为当年最火的新闻,并且在随后几年也经常被人提起。

  至于作家,在女主播的记忆里,他是病死的。

  这些不算什么,通过女主播的记忆,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这个女主播,就是当年五人组里那个年轻俊俏的小伙子!也是作家的伴侣。

  他(或者她)心里一直都有做女人的愿望,但和作家在一起的时候,作家坚决反对他这么做。作家病死后,他决定活出自我,做真正的自己,于是去做了变性手术,变成了她。

  知道这件事儿之后,我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原来五人组齐聚了,并没有缺人。但是在其余四人的记忆里,小伙子直至死去都是男性身份,所以并没有人知道眼前这个女主播就是当初的小伙子。

  究竟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记忆?

  看完他们的记忆,事情仿佛没有搞清楚,反而更糊涂了。
请多指教!

TOP

  等等……或许他们的记忆有纰漏或者截然相反的地方,但是现实世界是最好的证据。

  既然知道了他们的名字,就好办多了。我用随身带着的ipad联上了网。

  一番搜索下来,我感觉室内的气温好像更低了。

  窗外的大雨大有淹没整个城市之意,紫色的闪电不断的闪耀,恍如末世来临。

  按照我在网上搜索的结果,这五个人,全都死了。

  其中,商人、女警、女贼的死亡方式和时间,与女主播的记忆一致。

  女贼深夜进入豪宅盗窃,没想到这户主人正好是自己的老同学,商人周坤。在慌乱下,女贼用匕首刺死了商人。

  在女贼心慌意乱的从豪宅出来后,又遇到了巡逻的女警,两人一番搏斗,双双毙命。

  而和女主播记忆不一致的是,根据我网上搜索的结果,作家一年前在和自己的情侣出国度假时,不幸遇难身亡,两人客死在异乡。

  五个人,全灭。

  我感觉自己脑门上的青筋突突的跳。

  本来已经有三种不同的记忆了,而现实世界的搜索结果给了我第四种情况。

  他们五个如果全都死了,眼前出现在小酒馆里的是谁?

  刚来的时候,波斯猫就说过他们不是“鬼”,那他们是什么来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同的、甚至截然相反的记忆?

  对了,还有这家店。这家店也有古怪。老板说是几十年的老店了,每天都在营业,而我在附近住了这么久,经常在附近散步,但一次也没见过这家店。

  今天这怪事,会不会和这家店有关?

  想到这里,我又快速在网上搜索起来这家店的相关信息。

  很快,关于这家店的新闻报道出现在我面前。

  映入眼帘的图片是一片废墟,以及下面寥寥的几行字。

  “深受本市市民喜爱的老字号餐饮店在今夜因线路起火被焚毁,老板身陷火窟没能及时逃出……”

  这个店,果然有古怪。

  雷雨天……大雷暴……忽然出现的诡异店铺……原本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的人们……

  我陷入了思索中。

  片刻后,我让波斯猫解除了时间锁定。
请多指教!

TOP

  刚刚解除,商人就大踏步的朝门外走去。

  “等等。”我叫住他。

  他很不耐烦的转过身子,“干嘛?你又是谁?”

  “我只是个碰巧路过的路人,不用在意我。”我朝他笑了笑。“不过我好奇心比较重,你们的事儿我全都知道了。”

  他显然不耐烦听我絮叨,已经走到了门口,一只脚即将踏出门外。

  巨大的霹雳正好劈到小酒馆门外的地上,吓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劝你不要冒然走出去。根据我的推断,你在这时候走出这家小酒馆,很可能就回不来了。”我对他发出了忠告。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时候,其余的四个人,包括女主播,都聚拢了过来。
请多指教!

TOP

  “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你们彼此都拥有不同的记忆?”我先用这个问题把他们的注意力调动起来。

  商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肯定是他们整蛊的!”

  “假冒周坤的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我会追查的。”女警一字一顿的说。

  看他们有又要讨论的架势,我让波斯猫跳到桌子上,直接甩了火球术。巨大的火球让所有人都闭嘴了。女贼、女主播脸上都露出恐惧的神色。

  我很满意他们的反应。“如你所见,我也不是普通人。根据我和我的宠物刚才的调查,你们所有人的记忆,都是真的。”

  我把从他们各自记忆里提取到的信息大致说了下,但隐瞒了女贼记忆里她下毒毒死了作家爱人的事儿,暂时不想引起无谓的争执。

  众人越听越是吃惊,特别是作家听我说眼前的“女主播”就是自己昔日已经病死的爱人时,忽然变得有点歇斯底里。

  再看女主播,早已经泪眼婆娑。

  “你是阳阳?”作家难以置信的盯着女主播。“不可能!阳阳已经病死了!我亲自给他操办的葬礼。”

  “在我的记忆里,是你病死了,我给你办的葬礼。”被称作“阳阳”的女主播抹了把脸,冲作家又哭又笑,“我在你死后去做了变性手术。不管今天是什么情况,能让我再次见到你,我已经觉得这是上天赐予我的最大礼物了。”

  作家沉默了片刻,忽然冒出连珠炮般的问题。

  “你第一次向我表白,是在什么地方?”

  “我给你回应了什么话?”

  “咱俩老了以后最想定居的地方是哪儿?”

  “我曾经吃过你和一个人的醋,那个人是谁?”

  ……

  “阳阳”一一作答。作家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

  “我身上的胎记长在什么位置?”作家问。

  “阳阳”毫不犹豫的回答,“你身上没有胎记。全身上下都没有。”

  听完这个回答,作家上前一把搂住了女主播,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你就是阳阳!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变成了这样,但你确实就是阳阳!”

  看到作家和女主播相认,其余三人脸上的疑惑之色虽然还没消散,但是我肯定他们已经确认了这不是恶作剧,而是真实发生的事。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老子的脑壳都痛了!”商人痛苦的揉着脑袋。
请多指教!

TOP

  “先别崩溃。接下来看到的事儿,估计会让你们更大跌眼镜。”我把之前在网上搜到的他们的信息网页给他们看。

  五人看完之后,呆若木鸡。

  “我……我们在现实世界,全都死了?”女警难以置信的望着我,又用力掐了掐自己的手,“怎么可能?”

  “呵,我自认为是好友的同学,原来是杀死我的罪魁祸首啊!”商人讥讽的看着女贼冰欣。

  “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弄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看到有吵起来的架势,作家连忙劝阻。

  我把关于这家小酒馆的新闻也给他们看,又是一阵沉默。

  “这家店……也是不存在的?”一直没发言的女贼说话了,打着寒颤。作家则是把女主播紧紧的抱在怀里。

  “你是搞创作的,接受能力可能高一点。”我直接冲作家说,“你听说过平行宇宙吧?”

  作家猛地激动起来。“你是说,我们可能是来自于不同的平行宇宙?”

  其他几人也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既然都接受过大学教育,再加上这些年漫威电影的熏陶,我也不用向他们科普什么是平行宇宙了。

  我打开画图板,给他们画了起来。

  “根据我的分析,现在至少有四个平行宇宙。

  第一个,就是我们的现实世界。在这个世界里面,你们五个人全都死了,也可以说全灭了;

  第二个平行宇宙,则是阳阳存活并变性,除了他之外的人全死了;

  第三个平行宇宙,商人、作家你俩活着,其他人死去;

  第四个平行宇宙,孟洁、冰欣你俩活着,其他人死去。”

  我给他们画了人物关系图。

  “现在,因为某种原因,你们分别从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平行宇宙来到了现实世界,并带着你们原本的记忆。所以才会造成眼前这种局面。”

  “可是……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我们会从自己所在的宇宙齐聚到这家小酒馆呢?这小酒馆又是什么来历,不是已经焚毁了吗?”作家首先发问。

  在他说话的时候,外面的大雷暴还在持续着,简直像是要把屋顶都震塌。

  “你听过故宫的传说吧?还有所谓的‘阴兵借道’的传说?”我问他。

  他脸上露出恍然之色。“你是说……”

  “没错。这个酒馆出现是因为这场罕见的大雷暴。雷电能产生强磁场,可以和游离在世间的粒子发生反应,从而产生类似于‘电影’那样的效果,把之前的影响给重放。这也是为什么民间传说里在雷雨天容易‘见鬼’。

  至于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重聚,我想一是因为这场雷暴,可能撕裂了空间的裂缝,二是你们十年之约的强烈执念,促使你们这些在平行世界还活着的人赶来参加这场聚会。

  不过因为是雷暴的影响,根据我的估计,这场雨停了后,你们就会重新回到自己所在的平行世界。或者现在走出这家酒馆,也能回到自己的世界。”

  我一口气把自己想说的话全部说完。

  酒馆里,一片死寂。许久都没有人说话。

  然后响起了轻轻的抽泣声。

  先是女贼冰欣,然后是女警孟洁,接着蔓延到了女主播阳阳,作家江浩,最后连那个看起来脾气火爆的商人周坤也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五个人先是轻声的哭,接着放肆的大哭,眼泪在他们脸上肆意横流。

  “我们五个人……未免也太惨了点。在现实世界中,我们竟然全死了,全死了……”商人又哭又笑,“哈哈,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上帝的宠儿,在商场上拼杀,无往不利,没想到,我在其他的世界混的那么惨……被人杀死……生意破产自杀……哈哈哈……我也就是在一个世界运气好点而已……”

  女贼冰欣朝女警孟洁跪了下来,痛哭流涕。

  “孟洁,求你原谅我……你在每个世界的死亡,都是因为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家里遭到剧变,实在没办法了才去入室盗窃……”

  作家和女主播紧紧的抱在一起。

  “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我们在很多个世界都做到了。”
请多指教!

TOP

  两人都满脸泪痕,但这种哭泣更多的是喜极而泣,想来是因为真爱经受住了考验。

  “对不起……我不该压抑你的天性,让你直到我去世后,才能做真正的自己……”作家抚摸着女主播的脸。

  女主播早已经哭的一塌糊涂。“没有你在我身边,我感觉天都要塌了。即使只能今天见你一面,也够我幸福后半辈子的了。”

  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捶胸顿足,有人状若癫狂。

  这时,外面的雷雨声逐渐小了一些,巨大的震雷霹雳声也不再那么密集。

  “你们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吧。这雷雨已经下得够久的了,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天估计马上要放晴了。”

  我走到小酒店门口,看着逐渐小下来的雷雨。

  “哈哈,兄弟们,干嘛哭丧着脸?我想通了,今天的聚会没准是老天爷看我们可怜,特意赏赐给我们的。我们能从各个不同的世界聚在一起,这是多大的缘分啊?以后够吹一辈子的了!”

  商人不愧是摸爬滚打过来的,心情恢复的最快。他端起桌子上的酒瓶,分别斟满了五个酒杯。

  “我们的十年之约终于达成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兄弟姐妹们,我们喝了这杯酒!”

  他率先端起杯子,其余的人也都端起了杯子。

  “干!”

  “干杯!”

  “祝我们的十年之约圆满成功!”

  一片觥筹交错声。

  雷电停止了轰鸣。雨水也由瓢泼变成了淅淅沥沥。

  杯子坠地的声音依次响起,仿佛大珠小珠落玉盘。

  我转过身去,之前的五人已经消失不见,原地只剩下了几个破碎的酒杯。

  雨彻底的停了。

  小酒馆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消失不见,只有我和两只猫待在废墟上。

  整个榕城放晴,天边还挂着一抹彩虹。

  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现实生活又回来了。

  真好啊。

第三十夜 同学会(完)
请多指教!

TOP

  第三十一夜 没有影子的人

  阳光背后,必有黑暗。

  最近一段时间我很是心烦,因为在我的公寓对面,正在修一座双子楼。我是喜欢睡懒觉的人,但每天八点乒乒乓乓的施工声准时响起,让我不得不戴上了强力的耳塞。

  而且,因为两栋楼之间的楼间距比较近,高耸的新楼遮挡了阳光,我的卧室正好位于阴影里。

  虽然我并不是那么喜欢阳光,不过终日位于阴影中的感觉也不是太好。

  烦躁之余,我有时候也会去工地上转转。身为一个作者,多接触点三教九流的人总是件好事。

  只要我愿意,我还是能很快的和陌生人打成一片的。

  没过几天,我就和工地上那些民工们熟悉了。让我欣喜的是,这些基本上从农村甚至偏远山区来的民工们确实和大城市里的人像是生活在两个世界。我这里没有任何贬义,是说他们从小接触的环境、看到的东西,甚至口耳相传的故事都和城市里截然不同。

  大都市里流传的是都市怪谈,比如闹鬼的学校,多了一层的神秘办公楼等,而农村里稀奇古怪的故事更多,比如出马仙,问米,还有那些只属于远山荒野的精怪生灵。

  这些民工里,最健谈,和我关系也最好的是一个姓赵的小伙子,黑黑瘦瘦,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

  和他接触久了我留意到,他有一个怪癖——对自己的影子特别在意。

  如果走到太阳地里,出现了影子后,他会不自觉的紧张,走路的时候一心一意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是那种全神贯注的盯着——只有走到阴影里才会如释重负的松口气。

  特别是晚上,尤其如此。

  听其他民工说,晚上他基本上不出门的,就窝在宿舍里。某次实在是有急事要出门,我看到他全程都在盯着自己路灯下的影子看,甚至为此撞了很多次墙和电线杆,等他回到宿舍后,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他为什么对影子有这么强的执念呢?

  我想起了那个还在下坠的Tony老师。小赵对影子的过分在意,是不是也是一种“偏执”?

  这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向他提出了我心里的疑问。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