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咳咳,我这不是知道你在城里谋了份好工作嘛,特意来看看你。”我把手里不存在的“包裹”递给他,“这是我给你带的山芋、红薯、玉米棒子,比城里的好吃!”

  他感激的从我手里接过那“并不存在的包裹”,和我闲聊了几句。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问,“这公寓楼里住的谁啊?刚才我一路过来,感觉暗地里被好几个人盯着。”

  他左右看了下,确定四下无人,才小心翼翼的和我咬了咬耳朵,吐出了一个在榕城大名鼎鼎的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也吃了一惊。这个大人物在榕城算是家喻户晓,极富传奇色彩。

  他小时候家里很穷,学历也不高,但是靠着毅力,从路边摊做起,慢慢攒下了一些家底,然后赶上了重要的风口,短短几年内事业像是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越做越大。

  若只是这样那也只是一般的励志故事。这位大人物在如日中天的时候,因为决策失误,导致了企业的破产,最穷困潦倒的时候据说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手下们也树倒猢狲散。

  不过,有些人仿佛就是命里该成事。就在所有人都在讨论他会不会自杀的时候,忽忽一两年间,这个大人物不知道怎么,又绝地重生,重新翻身,而且事业做的比当初更大。

  这使得他在榕城人口中成了一个传奇。

  这么一个传奇人物,为什么会租在我们这座“凶宅”住呢?据我所知,越是生意成功的人,越是信命,信风水,听到凶宅应该离的远远的才是。

  我思索着,加持在保安身上的催眠术失效了。他迷惑的看着我,不自觉的从身后掏出了电警棍。我讪笑了下,快步进入了电梯。

  不管怎么说,今天还是挺有收获的,但是我的好奇心被撩拨得更旺盛了。我晚上想了下,决定明天去那个大人物的公司看下。

  第二天,施加了隐身术的我和波斯猫潜入了大人物的公司。二十多层的大楼,很是气派。我们费了不少功夫,找到了他的私人电梯,并趁着他下班的时候搭乘私人电梯,上了他的私家车,看起来他一无所觉。

  不过,他开车回的却不是我住的公寓,而是位于市郊的一所大别墅。

  我跟踪了他几天,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这就奇怪了。我本来以为他租下那栋公寓的10层是他自己住,这么看来,不是他住咯?

  这天晚上,我照旧坐着他的车回了别墅,看到没什么异样后,波斯猫掏出了一对甲马,贴在我俩的腿上。

  所谓甲马,其实就是施加了轻身符的符咒,贴在腿上能跑的特别快。《水浒传》里的戴宗就擅长这个法术。

  有了甲马加持,即使开车从郊区别墅到公寓也得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半个小时就到了。

  到了公寓下面,我忽然发现了一个让我心跳加快的人。

  那个大人物。

  大人物似乎有点困乏,在大榕树下面打太极,深呼吸,吞吐夜风。

  “好累啊……”一阵叹息从他的嘴里幽幽发出。

  什么个情况?我刚才明明看到他回到郊区大别墅了。怎么在这儿又出现了一个他?

  我心里马上浮现出来之前我邻居老葛头。

  难不成,他跟老葛头一样,拥有分身?
请多指教!

TOP

  大人物也看到了我,笑了笑朝我走了过来。他在榕城家喻户晓,也不用掩饰。

  “您在这儿住?”我笑了笑,“这可是凶宅。”

  他笑的很爽朗。“我是无神论者。心中坦荡就不怕任何事儿。我是看这附近绿化好,又清净。”

  我俩闲聊了几句,他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张符咒,贴在我脑门上。

  “今晚的事儿,你全都忘记了,什么都不记得……”他喃喃自语。

  我心里暗笑,这些东西对我没用,不过表面上还得配合他演出。

  “是,我什么都不记得……”我也从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踉踉跄跄的回了公寓,进了电梯。

  电梯门一关闭后,我马上把符咒从头上取了下来,递给波斯猫。

  “看看有什么古怪?”
请多指教!

TOP

  波斯猫检查后顺手把符咒烧了。“确实是道教的符咒,里面蕴含了一道让人遗忘短期记忆的小法术。”

  这么说来,这位大人物竟然还是一个修炼道术的人?

  不过刚才看他在大榕树下打拳,沉稳有力,显然是浸淫了多年的。这种大人物既惜命,又交游广阔,认识些奇人异士也很正常。

  第三天,我正在家里刷着网上的消息,忽然在本地论坛里看到有人爆料,说这位大人物在上班的途中遭遇仇家的暗杀,已经奄奄一息了。

  帖子里面还有大人物躺在车里,胸口鲜红一片的现场照片,显得可信度极高。爆料人说他正好从旁边路过,拍下了这一切。

  这个大人物做事雷厉风行,在崛起的过程中也不免惹人眼红,据说仇家众多,之前也遭遇过几次刺杀,不过每次都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

  我心里一动,联系到最近发现的事儿,有了个猜测。

  他应该确实有个分身?那个分身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公司,帮他处理日常事务,以及面对凶险,而他本体,则悄然隐居在这所本地最著名的闹鬼楼里?

  我相信我的猜测没错。因为帖子刚发出来没多久就被删帖了,除了论坛外,其他任何地方也都搜不到大人物遇刺的新闻。晚上的时候,大人物神采奕奕的出现在公众面前,参加了一场慈善募捐活动。

  而根据猫咪们给我提供的地下消息,当天晚上,榕城的一个小型势力遭遇了血洗,无一幸免。

  这就证明,遇刺事件是真的。根据那个爆料图,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基本上没有生还的可能。

  不过这些属于地下世界的事儿注定是不能为绝大多数公众所知的,大家看到的,还是那个大人物正常上班,出席活动,公司蒸蒸日上。而我的公寓,安保更加周密了。

  这天我从南城图书馆看完书,出来活动筋骨的时候,忽然看到广场上有个乞丐模样的人在卖艺。

  看到那个乞丐,我的眼睛直了,因为他的长相和那位大人物基本上一模一样。

  兴许因着这个关系,围着这个老乞丐的人也越发的多。

  老乞丐拿着两个碗,从观众手里讨来一枚硬币,用一只碗盖着这枚硬币,一只空碗也平放在地上。

  接着,他吹了口气,将两只碗同时掀开,结果那只空碗下面也出现了一枚硬币。

  围观群众给予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老乞丐嘿嘿一笑,又把两枚硬币聚在一个碗下面,又把另一只碗碗底朝上空放在地上。

  如法炮制后,揭开两只碗,地上一共有四枚硬币。

  一变二,二变四。

  老乞丐把最初那枚硬币还给了观众,把剩下的硬币放在了兜里。

  观众的掌声热烈了很多,不少观众慷慨解囊,很快他面前的碗里就堆满了钱。
请多指教!

TOP

  这么多的分身数量,可比当初老葛头的分身要震撼多了。尤其是当这么多分身整整齐齐的聚在一起的时候。

  这么多分身,应该不是用老葛头那种生生割裂自己的办法形成的。且不说割裂自己时的那种痛苦,本体到底能不能被切割成三十份都是很值得怀疑的。

  而且大人物的分身似乎可以和本体分开行事,没有离开本体就会枯萎的限制,从这点上来看,比老葛头那种类似蚯蚓的“再生”要高明不少。

  我忽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本书,《神仙传》。

  里面有很多人会分身术,玉子、刘政,乃至鼎鼎大名的道教创始人张道陵,以及张道陵的夫人。

  书中记载,张道陵能分形数十人。他家门前有方水池,他常乘舟在池中戏水。有时诸道士及宾客往来,盈庭盖座,但总有一个张道陵与他们应酬,而真张道陵却还在池中舟上。

  难道说,大人物学成了分身术?

  我又发现,他的每个分身头上,都顶着一个类似做脑CT的罩子,罩子上延伸出来一条电线,直至大厅最深处。

  我和波斯猫悄无声息的走到最深处,愕然发现这儿有一台巨大的计算机,虚空中隐隐显出一个大脑的形状。

  大脑上不断有光彩闪过,而下面的计算机屏幕上则呈现出不断刷新的数据,我看了下,有各行各业的最新资讯,各种数据,以及类似于下属汇报上来的各种信息。

  回想起来关于大人物背后智囊团的传说,我恍然大悟,仿佛一道亮光刺破了黑暗。

  我虽然不会分身术,但看老葛头那种基础的“分身法”,分身的疲累会累加在本体身上,但同时,分身的见闻,思想等也会累加在本体身上。

  三十个分身,就相当于三十个见识高超、眼界开阔、博闻强识的大脑。把它们的算计能力累加在一起,不啻于一台人形的超级电脑,并且在做商业决策时,肯定比超级电脑更有用。

  这些分身,应该就是大人物在商界无往不利的利器了吧。

  这也是他的最大秘密。
请多指教!

TOP

  在离电脑最近的地方,端坐着大人物的本体。我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和其他分身不同的气息。幸好此刻他也闭目坐着,没有发现我。

  这么说来,这里就是大人物的大本营了?他的本体和诸多分身每天在这里,结合众人的思维为公司发展做出决策,而其中一个分身在公司里坐镇,出席公众场合,以及——面对危险。

  对比这个大人物和老葛头的境遇,我忽然心生感慨。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自古至今都是如此啊。

  就在我感慨的时候,忽然感觉到结界的力量大幅削弱,同时整个大厅的灯光忽明忽暗,像是鬼片里的经典场面一样。

  怎么回事?我的第一反应是大人物发现了我们的到来。

  但很快我就知道不对。因为从楼道的密封处传来了电钻的声音,以及人声。

  “这就是那个老家伙的老巢!”

  “躲得好隐蔽!居然在榕城最著名的鬼屋里面!真不愧是老狐狸!”

  “今天就是他的忌日!我们把他的老巢一窝端了!”

  “大师,请快点作法,破了这个狗窝!”

  随着一阵阵吟唱的声音,我明显感觉到结界的影响范围越来越小。与此同时,电钻声越来越刺耳。

  这是什么情况?大人物的仇家上门寻仇吗?对方是怎么知道他隐藏在这儿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要马上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和波斯猫赶紧溜走。与此同时,大人物本尊和他的那些分身们都站了起来。

  就在我们跑到大厅入口处的时候,正巧遇到一群杀气腾腾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持着砍刀、利斧等,有些人身上血腥味浓重,一看就是身上背负了不少人命的人。

  在这些人后面,慢吞吞的走着一个老道士。就是他把这里的结界破坏的吧?

  路过老道士身边的时候,他若有若无的朝我们这儿瞥了一眼。不过随后他又收回眼神,继续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离开10楼的时候,我扭头,看到了迄今为止最残忍的一场大屠杀。
请多指教!

TOP

  来寻仇的人们手持凶器,像是狼如羊群,冲进大厅就是一通乱砍乱杀。虽然残暴凶猛,但并不血腥,因为所有的分身被砍中后,都像肥皂泡一样,“啪”的消散了。

  唯有那个本体,最终被刀斧手团团围住,乱斧加身,身首异处,血流了一地。

  我暗自叹息,这就是江湖中人的归宿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哪怕再谨慎,甚至连分身术都祭出来了,还是难逃一死?

  ……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奇怪的是,这起杀人案没有任何的动静,而大人物的公司也正常运转,没有媒体报道异常状况。

  这让我大为不解。

  这天,从图书馆出来后,我决定再去大人物的公司逛一趟。

  走过熙熙攘攘的广场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传入我耳朵里。

  “施主真是好心性,好决断。耗费了十年时间,练出来的一个真实的身外化身,就这么放弃掉了。贫道佩服。”

  角落里,另外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让我如坠冰窟。“他已经有了异心,那随时就可能对我这个本体产生威胁,自然不能再留。”

  “施主如何得知?”

  “我在偶然间得知他曾透漏自己很累。呵呵,说这话时候的他,应该在羡慕我这样闲云野鹤的生活吧?贪嗔痴念一起,神仙也拦不住。”

  “所以施主拜托贫道放出风声,让您的仇家找到我,上门解决了那个身外化身,还有那29个分身?”

  “哎,这次损失是不小。凝练出来那些分身和身外化身,还得费我很大的功夫。不过,铲除了我那个有异心的化身,以及引出了背后那个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仇家,还是值得的。这些日子,公司的事务还得我自己操持。还得我这老头子亲自出山啊。”

  我走出很远后,朝着发出声音的角落望去。

  角落里,那个变戏法的老乞丐缓缓站起,挺直了腰板。

  夕阳照耀在他身上,把他渲染得如同神魔。


第三十三夜 分身(二)完
请多指教!

TOP

  第三十四夜——梦中杀

  事情的起因要从一只小三花猫说起。

  算起来我有段时间没有参加猫咪们周日晚上在大榕树上的聚会了。这周我去了后,发现众猫围着一只口沫横飞的小三花猫。

  三花猫:“真的不骗你们!我前天晚上做梦的时候,梦到自己逮了几百只老鼠和鲜鱼,正在吃的欢呢,忽然一个穿着白连衣裙的女人拿着菜刀从天而降,把那些老鼠踩得稀巴烂!

  我怒了,冲上去就咬她。她躲了一下,不过菜刀蹭着我的身子划了过去。还好我命大,在半空中紧急收腹,不然就要被开膛破肚了。你们看!”

  说着,他仰面朝天躺在地上。我们凑过去一看,他肚皮上果然有道浅浅的红印子,说不好是被利器蹭破了油皮还是被什么东西给划的。

  不过,他这番说辞基本上得到了众口一词的嘲笑。

  一只狸猫撇嘴,“做梦梦到被人砍,身上就真的有伤了?我前几天还梦到有好几只母猫朝我投怀送抱呢,怎么醒来什么都没有?”

  另外一只黑猫拍了拍三花猫的肚皮,“我看你的印子是从灌木丛跳过去的时候被树枝划的吧。满嘴跑火车可不是好猫。”

  还有只折耳猫做痛心疾首状,“小花花,你变了,你之前不是这样的。”

  在场的母猫们没怎么发表意见,但明显也是一副不信的样子。

  三花猫气得龇牙咧嘴,他忽然看到了波斯猫,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跑到波斯猫面前。

  “神棍,你不是号称会什么道术吗,你看看我的伤?”

  我本来以为波斯猫会嗤之以鼻,谁知他却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看了半晌,伸出爪子拈了拈胡子,“好像是有点不对劲。”

  “怎么样,神棍证明我没说谎吧!”三花猫大喜过望,在波斯猫脸上狠狠蹭了下,“以后你就是哥的好兄弟!有事儿哥罩着你!”

  除了我家养的布偶猫和森林猫外,其他猫依旧对三花猫说的话大体持不信的态度,不过三花猫好像并不介意了。

  回去的路上,我问波斯猫,“怎么个不对劲法?真的有人可以梦中伤人吗?”


  “有啊。”他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从古到今,民间传说里的恶鬼想害人的话,都是先让受害者做噩梦,一步步消磨他的阳气,击溃他的心防,再让他衰弱而死。”

  “不过那只是让对方精神受损,没法直接对他身体产生伤害吧?”我还是觉得有点不靠谱。

  “谁知道呢,不过现在城市里的怪事儿越来越多,没准那些怪物进化了呢。”波斯猫这句不负责任的话把我生生的给噎住。

  不过,随后几天我在本地论坛上看到的一个帖子,倒是佐证了三花猫说的话。

  “见鬼了!老子这几天晚上睡觉,总会梦到一个白衣女鬼拎着菜刀走来走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卧槽!楼上也做了这个梦?我前天晚上也梦到了!是不是穿着白色连衣裙,拿着王麻子菜刀?”

  “我屮艸芔茻!楼上和楼上的楼上,你们别吓我啊!我特么也梦到了!那女鬼留着披肩发,看不清楚长相,就在我梦里走来走去。吓得我春梦都醒了!”

  论坛上有个名为《求助!梦到拿菜刀的女鬼怎么办》的帖子里,好几个人都在倾诉自己的遭遇。

  是恶作剧?

  这几个人回复完,下面的评论有复制粘贴“周公解梦”的,有骂他们无聊的,有说自己做的别的梦的,但总体来看,大部分认为他们几个是串通好了的,在逗人玩。

  不过,几天后我再打开论坛,发现这个帖子被高亮标粗置顶,阅读量和回复数都激增。好奇心促使我重新打开帖子,很快我就知道了原因。

  原来,这两天陆陆续续又有人在这帖子里回复,自己也做了同样的梦,发言者里不乏有这个论坛具有强大影响力的KOL。他说出来的话自然没有多少人质疑。

  这下众多看热闹的人炸了锅,现在那帖子变成了玄学贴,还有人兴致勃勃的在讨论“梦是否会传染”这个话题。

  看到这个帖子,再结合之前三花猫说的话,我不由得不信了。要说串通的话,人和人串通还有可能,但人绝对不可能跟猫串通一气。

  也就是说,真有个白衣“女鬼”,每天出没在人们的梦里面。

  我不由得想起来中国古代传说的一种怪兽,梦貘。据说这种怪兽能自由穿梭在不同人的梦境中,吃掉人们的噩梦,也可以使被吞噬的梦境重现。

  眼下这白衣“女鬼”的表现倒是和梦貘有点相似。不过梦貘是吃噩梦的,这个白衣“女鬼”的动机是什么,还不清楚。总不可能就是拿着菜刀吓人玩儿吧?

  我想了下,重新打开了论坛,给自己编造了个记者的身份,分别给那些倾诉自己做了怪梦的人发了信息,说想登门采访下他们。

  除了一个人没给我回复外,其他人倒是都给我回复了地址。

  我一边感慨现在人的防范意识低,一边掏出地图,按照他们提供的地址在地图上做了些标记。
请多指教!

TOP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几个人住的并不远,有两个人甚至都是一个小区一栋楼的。把地址都圈好后,我发现噩梦的核心是一个叫荟康苑的小区,以这个小区为核心蔓延。

  接下来几天凡是又有人跟帖说自己做梦遇到了白衣女鬼的,我都如法炮制,获取了他们的居住地址,和之前的结论分毫不差。

  我决定去那个荟康苑小区看看。

  这天,我带着波斯猫来到了荟康苑小区附近。这小区颇大,兼之我是个路痴,在里面弯弯绕绕绕了半天后,反而到了邻近的另外一个小区。

  那个小区离我最近的那栋单元楼的天台是开放式的,可以看到有居民在上面种了花和菜之类的。有个男人坐在椅子上打盹,旁边还有个小孩儿在玩。

  看起来一片祥和。

  我打开手机导航,想重新回到荟康苑。没想到刚迈出两步,眼前忽然一黑,接着一个巨大的东西掉落下来,结结实实的砸在我面前的水泥地上。

  定睛一看,是刚才在天台上打盹那个男人!

  而且,他身上横七竖八的,像是被刀割一样,被划满了伤痕!汩汩的鲜血还不断的从他的伤口里渗出。


  我抬头望向天台,那个小孩儿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趴在天台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下面,片刻后才痛哭了起来。

  接着,小区里响起了七嘴八舌的叫喊声。

  “有人跳楼啦!”

  “死人啦!”

  “快打110!120!”

  “打什么120!没看脑浆子都流出来了么!”

  我不愿意在这个是非之地久留,匆匆查看了下那男人的伤口就离开了。

  翌日,我黑进了警方的系统,得到了他们对这件事的初步调查结果。

  据现场目击者说,那个男人本来是坐在天台上睡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剧烈挣扎起来,像是跟谁在搏斗,然后失去平衡,一脚踩空就摔了下来。

  而当时在天台上的,只有他和他儿子两个人。

  至于他身上,一共检查出了四十多道刀伤,经过痕迹检测,是用菜刀割出来的。男人的致命死因是割破他喉管的一刀,也就是说他摔下来的时候已经快死了。

  但这就奇怪了,既然当时天台上只有他和他儿子两个人,他身上的刀伤是从哪儿来的?

  目击者信誓旦旦的说没看到别的人,而他那个只有四五岁大的儿子在嚎啕大哭了许久后也间接证明了没有看到别人靠近自己的爸爸。

  为了避免民众恐慌,这个诡异的新闻被封锁了起来,外界媒体只知道小区里一个男子跳楼身亡,跳楼原因不详。

  警察在搜查的时候,从他手机里发现他临死前给一个人发了条奇怪的短信。短信内容是:“她变成鬼进我梦里了!不要睡觉!不要睡觉!不要睡觉!”

  “不要睡觉”打了三遍,足见死者发信息的时候心里有多恐惧。

  通过对死者妻子的讯问,警方得知死者几天前开始做噩梦,刚开始是半夜忽然惊醒,后来越来越严重,醒来后身上总有不明的伤痕,这两天晚上,死者都没有睡觉。

  出事那天中午,死者带儿子上天台伺弄自家养的菜,结果不知道怎么睡着了。

  而那个收到死者临终前短信的人,是他的一个至交好友。

  这个人被请到警局协助调查。根据警方的笔录,说这人“精神恍惚,前言不搭后语”,警方本来怀疑他吸毒,后来尿检后证明没吸,然后发现他精神恍惚的原因是疲惫,好几天没睡了。
请多指教!

TOP

  从他嘴里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就把他放了,只是让他别离开居所,随时接受询问。

  我对这件事的猜测有了七七八八。结合众多元素,我的推论如下:

  1、这个男人的离奇死亡,肯定跟众人嘴里那个“拿着菜刀的白衣女鬼”脱不了关系;

  2、那个“白衣女鬼”,要找的就是已经死的男人和他的朋友。因为之前女鬼并没有作祟,在其他人的梦里也只是晃悠,并没杀人,而这个死去的男人死的如此惨烈,说明他是女鬼的真正目标。

  3、那个“白衣女鬼”,应该就在荟康苑。

  想到这儿,我忽然有个荒谬的念头:难道那个所谓的女鬼是刚开始不熟悉怎么入别人的梦,所以拿周边的动物和人来练手?或者说,她在找谁是她的仇人?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两个人被“白衣女鬼”盯上,肯定有原因。我决定去找那个被乱刀砍死的男人的朋友聊聊。

  找这个人费了我很大劲儿,最终我在一座老桥的桥洞下面找到了他。他瘦骨嶙峋,浑身散发着酸臭味儿,头发乱糟糟的,最显眼的是那一双熊猫眼,黑眼圈比眼睛都大了两倍,看着萎靡不振,难怪警方以为他吸毒。

  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蹲在桥洞下面,像是小鸡啄米一样,一下下的点头,看起来是困倦到了极点。

  然而他却不敢睡。

  他手里握着一根锥子,每当他张开大嘴打哈欠的时候,他就会拿锥子狠狠的刺自己的大腿。

  裤子上染着斑斑血迹,他也浑然不觉,仿佛那条腿不是他自己的一样。

  “喂,你再扎,就把自己扎死了。不包扎即使不会失血过多而死,也会感染死的。”我皱着眉头对他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线索,我可不想让它断了。

  “嗬嗬……即使被自己扎死,也比被那个婊子在梦里面乱刀分尸要好……”那个人喘着粗气,从嗓子里憋出来这几句话。

  他甚至连我是谁也没问,想来是因为脑袋已经浑浑噩噩,或者是对我是谁丝毫不关心。

  “你把我想了解的情况告诉我,也许我能救你。”我想了下,“你和你朋友之前是不是得罪了一个女的?”

  这句话好像刺激到了他敏感的神经,他猛地歇斯底里起来。“我没有!不是我!别瞎说!”

  看到他这样子,我也不好多逼问他,只能慢慢来。“你先别激动,我肯定能帮你的。”一边说,我一边给旁边的波斯猫使眼色,想让它趁机给男人施加个催眠术之类的。

  “帮我?呵,你帮不了我……”男人说到这儿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鼻涕眼泪都一齐流了出来。“那臭女人对我们是不死不休……她是一定要整死我们……看到老李的尸体我就明白了……”

  说完,他又用锥子朝自己大腿猛刺了一下。这下好像戳中了大动脉,鲜血迅速把他的大半个裤腿染红。

  我正要让波斯猫先帮他止血然后催眠,忽然看到他像是见了鬼一样,双眼瞪得溜圆,指着我背后,“你,你,你……”

  几个“你”下来,他的身体剧烈抽搐起来,嘴里吐出绿色的胆汁,身体猛地向前扑倒,然后不动了。

  “油尽灯枯,被吓死了?真是便宜你了。”

  一个清冷的女声在我背后响起。

  我转过身,看到背后站着一个女人。

  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身上有种莫名熟悉的气息。

  不等我开口,她先开口了。“你身上有种熟悉的感觉。”

  “你是不是接受过一个非常帅的男人的催眠?”我问她。

  她看起来非常讶异,然后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开的咖啡厅就在附近。不嫌弃的话,咱们到咖啡厅聊聊?我对你很好奇。想必,你也对我有点好奇吧。”我主动向她发出了邀约。

  沉吟了片刻后,她点点头。

  一刻钟后,我俩坐到了咖啡厅里面。

  之前大嘴巴的服务员小玲已经被我辞退,现在帮我打理店铺的是那个没有影子的小赵。

  通过那件事,我觉得小赵虽然轴,但是人品还是过硬的,让他来帮我打理店面我也放心,所以就把他聘请了过来。

  不过唯一有点不好的是,太阳一下山,他就必须严严实实的把自己裹起来,待到特定的地方。所以我咖啡厅的营业时间也改成了太阳升起开门,太阳下山关门。

  小赵给我和白衣女人都上了一杯西瓜汁。女人小口啜饮起来。

  现在看来,她的确是个漂亮的女人,皮肤吹弹可破,鼻子高而挺,喝饮料的姿势也很文雅。

  如果不知道她做过的事,我一定会认为她是个大家闺秀。

  喝了几口,她冲着我笑了起来,嘴边残留着一些西瓜汁的汁液,看起来像是血迹。

  “咱俩既然是一类人,我就不瞒你什么了。我之所以杀他们,是他们该死。”她幽幽的说了句。“你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吗?”

  我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他们强暴了我。”

  女孩这么直白的话倒是让我楞了下。

  她接下来像是用叙述别人的事儿的语气讲了下自己的遭遇。

  那是在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女孩独自走在下班的路上。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忽然遇到了三个浑身酒气的男人。在酒精的作用下,其中两个男人对她做了禽兽不如的事情,而另外一个男人负责放风。

  当时她晕倒在小巷里,第二天清晨起来后,她万念俱灰,想去了结自己的性命。

  不过,在一座大厦的天台上,她遇到了那个奇怪的男人。

  “欺负你的人还在世上活得好好的,你却死了,岂不是很愚蠢的事?”男人一句话,把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同时勾起了她心中复仇的火焰。

  但是那天晚上天太黑,她根本没有看清楚对方的长相。她也不想去报警,因为她太了解自己的父母了。古板的父母如果知道自己女儿遭受了这一切,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掩盖下来,甚至会逼迫自己随便找个人嫁掉。

  她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复仇。但是她的力量太弱小了。

  且不说她自己去杀三个大男人能不能杀的了,会不会在行动的时候遇到阻碍,不想死的心被唤醒后,她也不想用自己的命去偿还那三个男人恶臭的命。

  这时,那个奇怪的男人给了她一种奇异的能力,可以随意进出别人梦境的能力。用这种能力她可以检索别人的记忆,从而确定犯罪凶手。

  更重要的是,她可以在梦里复仇。她在凶手梦境中对凶手所造成的伤害,可以直接伤害到凶手的本体。

  刚听到男人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只不过以为对方是个疯子,但晚上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尝试了男人教给她的办法,发现她竟然真的可以进入别人的梦境。

  考虑到那三个男人是临时起意,应该是在附近的夜市摊喝醉了,看他们的穿着打扮也是居家的休闲服,肯定就住在附近,所以她就以荟康苑为圆心,拎着菜刀,逐一进出附近的人的梦境。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前几天,她终于在第一个死亡的男人的梦境里找到了他强暴自己的证据。愤怒的她开始了反击,最终那男人还是没忍住瞌睡,在梦境中惨遭分尸。

  第一个男人临死前,传消息给了第二个男人,第二个男人想方设法让自己不睡着,这样她就没法进入其梦境来伤害他了。对应的代价是他熬了几天几夜不睡,油尽灯枯而死。

  “那现在,你的报仇计划完成了。以后你要怎么办?”我问她。

  “不,还没完成。还有一个要杀的。”她轻轻喝了口西瓜汁。“那个放风的也要杀。除恶务尽。”

  我没有接她的话。这是她自己的事儿,我没有置喙的权利,况且我的意见她也不会听。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起了论坛提示音。我拿出手机看了下,是我收藏的那个《求助!梦到拿菜刀的女鬼怎么办》有了新回复。

  一个名叫“杉木”的网友发消息:“你们听说没?前几天那个坠楼的男人,其实不是意外,是在天台睡觉的时候被女鬼砍死了!是我刑警队的朋友告诉我的,好恐怖!”

  下面是一排“阿弥陀佛”“无上天尊”等的回复,更有人担忧的发问:

  “这女鬼越来越厉害了,开始杀人了?”

  “怎么办?如果哪天她要是进入我梦里把我杀了,我该怎么办?”

  “想想就让人后背发凉啊!”

  一堆评论纷涌而出。

  那个“杉木”又发话了:“我老家有个阿公,据说养了只梦貘,我去老家把那尊梦貘请过来,就不怕女鬼了。梦貘能把噩梦都吃掉,肯定也能吃掉那个女鬼。”

  说完,这个ID就没有再发消息。

  我把手机递给对面的白衣女孩,她默默的看了会儿,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你现在已经成功的引起了人们的恐慌了。”我打趣她。

  她笑了。“我又不是那种变态杀人狂。只要把第三个人给除掉,我以后就再也不用这个能力了。好了,你的好奇心应该得到满足了。我走了。”

  我目送她离开,消失在夕阳的余晖里。

  本以为这件事差不多就此完结了,不过后来又迎来了一个转折。

  将近一周后的深夜,我照例在刷论坛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爆炸式的新闻。

  这个帖子的发帖人是“杉木”,而这,也是他发的最后一个帖子。

  这个帖子图文并茂,杉木讲了自己费尽周折,回到老家的大山里,找到了行将就木的阿公,好说歹说终于把寄居着梦貘的神器借给自己用。

  帖子里大部分都是全方位展示这个神器的。引起人们巨大恐慌的,是最后一张图片。

  最后一张图里,占据主要位置的是“杉木”和那个据说寄居着梦貘的短鼻象似的雕塑,然而有眼尖的人发现,相比其他照片,在这张照片的后方,杉木家的房门被打开了!

  一个身穿黑衣,戴着墨镜和口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人正探头进来。

  接着,杉木的图文直播贴就断了。


第三十四夜 梦中杀(未完待续)
请多指教!

TOP

  下面有无数的人回复:

  “楼主,后面有人!”

  “楼主,有人进你家了!”

  “楼主,快报警!”

  “楼主,你还好吗?”

  “楼主,在的话吱一声啊!”

  然而,再没人迎来杉木的回复。

  网民们都慌了,有人拨打了110,也有人联系了网络警察。

  这件事最终有了后续。警察通过杉木发帖的IP地址找到了他家,进去的时候,杉木早已经浑身冰凉了,后心处捅了一把匕首。

  经过排查,现场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最有价值的就是杉木临死前发的那张照片。只可惜那照片里面的人裹得严实,只能看出身材,完全看不见脸。

  至于犯罪动机,经历过图文直播贴的人众口一词的说是因为那个梦貘雕塑。警方一开始自然是不信的,还是按照正常杀人案的动机去排查,但是并没什么进展。

  我却知道的一清二楚。肯定是那个在女孩遭强暴的时候把风的男人干的。他看到自己的两个同伙都遭遇了不测,求生欲必定非常强烈,这时候知道有可能让自己免于灾祸的东西,那是拼死也要得到的。

  这样,就看那个女孩是否还要去报仇了。如果她还是坚持去的话,就不知道那个神秘男人赋予她的能力和古老的怪兽梦貘之间,谁的能力更强了。

  就在我关注这件事的时候,小赵忽然给我请了两天病假。我有些奇怪。这小子身体本来就不错,后来又吸收了那个“杨哥”的意志,虽然没了影子,变得不能接触黑暗,但是身体素质更强了,按理不该生病啊?

  他两天病假后,又给我打电话请假。我感觉他语气有点虚弱,在挂掉电话的时候,隐约从他的声音里传出了一声女声。

  这句女声让我吃惊不小。因为是那个白衣女孩的声音!

  过耳不忘,对于这个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绝对有古怪!

  想到这,我坐不住了,直接赶往了小赵住的地方。

  他现在住的地方还是我帮他租的,我也有钥匙,直接就把门打开了。

  小赵的房间最显眼的特征就是亮,简直像白昼一样亮。屋里悬挂着特意从医院里购置的做手术时候需要用的无影灯,屋里360°无死角,全部被光芒笼罩着。


  小赵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一脸痛苦,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他体内破体而出。

  “赵,醒醒!”我拍着他的脸,他却像是昏迷了一样,怎么都不醒。

  幸好我随身带着波斯猫,想到我的猜测,我让他给小赵施加了个符箓。

  顿时,一道光芒从他头顶射出,在空中组成一幅幅流动的虚影,像是电影投屏一样。

  这是小赵的梦境。

  在他的梦境里,我看到白衣女孩拎着菜刀左冲右突,像是想从小赵的梦境里冲出去。而她四面八方都是金灿灿的光芒,头顶更是一轮小太阳,不管她冲击什么位置,都被光墙挡了回来。

  “我要去报仇,你为什么拦着我?”白衣女孩再不复当初的优雅,厉声喝问。“为什么故意把我引入你的梦境?”

  “这位小姐,我的命是一个大哥救的。我也秉承了他的意志,能救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两个首恶已经被你杀了,剩下那个你就放过他吧。”

  小赵的声音,从梦境里那轮太阳里传出来。

  “不行!不亲手杀了他,我这辈子都难以安生!不管你的事,别拦我!否则等我知道怎么对付你,我连你一起解决了!”白衣女孩咬牙切齿。

  “那我只好继续困着你,不让你出去了。”小赵的语气坚定不移。

  两人僵持不下。

  就在这时候,从西边的天空忽然传来一声类似大象打响鼻的声音。我忙抢到窗边朝外望去,见西边的天上隐约显出一尊类似短鼻象的动物的虚影。

  “是传说中的梦貘?”

  看小赵和白衣女孩一时三刻谁也奈何不了谁,我当机立断抱着波斯猫朝梦貘现身的地方赶去。

  找了大半夜,我终于将梦貘的位置锁定在一栋公寓楼的某个房间。

  用铁丝打开房门,客厅四下无人。我又进了卧室,发现一个高瘦的青年闭着眼睛,在床上翻来覆去。

  “痛……头好痛……痛死我了……”

  他嘴里发出梦话般的呓语,看着好像陷入了梦魇,一直没有醒。

  不应该啊?按照我们追查的,梦貘应该就在这青年体内。梦貘不是专门吃梦魇的吗?这是怎么了?

  我让波斯猫如法炮制,在青年身上也施展了能让梦境具象化的法术。

  一看之下,我小小的吃了一惊。

  在这青年的梦境中,当中站着一尊短鼻象似的生物,它在不断的呕吐。每次吐一下,都会吐出一个梦境泡泡。

  这些梦境泡泡像是灰黑色的肥皂泡,每个肥皂泡里都像放电影似的滚动着一些画面。

  只不过,都是一些血淋淋、恐怖、灰暗的画面。

  有被吸血鬼追着跑的,有在经历大地震的,有梦见自己从高山上不断向下坠落的,有梦见自己被人追杀的……

  数百个梦境泡泡充斥着青年的梦境,看起来犹如修罗地狱。

  “这是梦貘反噬了。传说里梦貘可以吞噬梦魇,也可以使被吞噬的梦境重现。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男的把原主人杀了抢来的梦貘导致反噬,还是他驭使梦貘的时候有误,反正现在梦貘在反噬他,把自己之前吞掉的梦魇都吐了出来。”波斯猫给我解释。

  “让我死吧……让我死吧……”青年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不断的渗出,拼命嘶吼,但就像被鬼压床般,一直醒不了。

  半个小时后,我重新出现在小赵的房间里。

  “让我短暂的进入小赵的梦境,和那女的说句话。”我向波斯猫提出要求。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