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天下霸唱新作《火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2018 戊戍贺岁 南部档案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心捕》:变态杀手档案--作者:五里珑
风雨大隋:一个不堪重负的流星王朝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彼岸(短篇)

盗墓笔记 彼岸

我时常做两个奇怪的梦,一个是关于胖子的,一个是关于闷油瓶的。


闷油瓶的那个梦,我常梦见在雪山中,我和闷油瓶两个人前后攀爬,他总能找到一条比较稳固的路线,我踩着他的脚印,稳稳的往上。

风是迎面刮来的,我抬头看向山顶的时候,能看到雪花从山顶倾斜而下。

我知道我们在极高的地方,这里空气稀薄,但是在梦中并不能太感觉到,甚至在这里寒冷都没有那么的明显。

我不知道这是我哪一段记忆的映射,是我当年在西藏,一个人冥想的时候,冥想出的幻境。还是在长白山,我最后送他,那一段无声的路途。

爬着爬着,我就老了,他越来越轻盈,我慢慢的慢了下来。他开始扶着我,那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山顶。

我的视线犹如脱离了肉身,飞入云端,看到在雪山的山脊上,我们两个人并排站着,太阳不知道是落下还是初升,金色的光撒满了四周,暴风雪似乎是在我们脚下,连风都被镀上了一层金色。我们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

我能看到自己已经是一个白发的老人,脸似乎还是一样的年轻,但是头发全白,我几乎站立不住,需要他搀扶。

老年的我给自己点起一只烟,在梦里,我知道这一次的攀登,对于我来说,是一次没有归途的旅行,我已经到达目的地了。我已经没有可能下山,这是一次由生到死的路途,如生命本来的面目。

整个梦境中充斥着一首不知名的歌。

这里太冷了,我死后,不会被降解,几千几百万年的存在在这里。我可以坐在这里,让风雪把我凝固,根据我的经验,闷油瓶几百年后,都会看到此刻看到的这个瞬间。

我似乎得了很重的病,自己选择了这样的结局,我出奇的平静,没有任何的遗憾,虽然没有能够像他一样真正的永恒,但我得到了共存于同一时空的方式。

很多年前,我知道在古时候,天葬之前,很多老人并未死亡,他们的儿女会自愿将他脊椎折断,活着被包裹在一个极小的红色帷幔中,围着玛尼堆转经等待死亡。天葬台上人来人往,何时死亡,何时前往。

有些老人要三天之后,才会真正死去,我时常在想,这三天的时间,在没有任何退路,不能后悔的死亡之路上,他们会想什么?他们会难过和恐惧么?

我会以这种方式死去么?还是我会有更好的方式,闷油瓶这个对于死别如此了解的人,他的世界中,他会如何让自己的老朋友,体面的面对死亡?

我没有想到是如此浪漫的。这个人世间,不会有另外一个人能够将死亡作为浪漫的佐料,还能够如此自然。

我望梦境成真,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可惜一觉醒来,海棠依旧,世事如冰。只有梦里的那首歌还在耳边萦绕。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