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古董诡局》鉴宝节目引出的黑暗链条-尹剑翔
天下霸唱2019新作《崔老道传奇2:三探无底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81话 奥多摩

  5-6年前的夏天,我去奥多摩那边兜风,在林路的支道里迷了路,下到山脚时看到一扇挂着牌子的大门,强行打开它进到里面。越往里面走,草就越深,我意识到有些不妙,这时视野突然开阔起来,看到一块像是别墅区一样的地方,有好几栋房子建在一起,其中也有挂着“出售”牌子的。但根本没有人住在这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灵感强的朋友突然说出了“我闻到了线香的味道”这样吓人的话,所以我们急急忙忙退了出来,后来向相反方向的小卖铺老爹询问,
  得到了那里好像是个“不能去的地方”的答复。
  看地图,上面确实没有那条路。
  也许那是个去不了第二次的地方吧……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82话 增加

  小三还是小四的时候吧,觉得自己的房间里的储物柜很可怕。
  那个储物柜是用来放漫画和玩具的。
  某天,我像往常一样,想看漫画,就在那里面悉悉索索地翻着,却发现《小甜甜》【キャンディ?キャンディ】第四卷居然有两本。我想了一会,觉得可能是买重了。
  之后又有一天,《小甜甜》第九卷(附设定图的最终卷)也变成了两本。然而我不记得曾买重过,或者向别人借过。
  我觉得害怕,就跟妈妈说了。妈妈大笑着回答:“那丢钱进去看看?”我当然没那么做啦,最后还是认为肯定是自己弄错了。
  可是,不可思议的还在后面,爷爷给我买的玩具手镯也变成了两个。爷爷也说只买了一个的。我是唯一的孙女,他是不会捉弄我的。感到非常恐惧的我和哥哥换了房间。此后却再也没发生过类似的事了,我还被哥哥说成是撒谎精,大哭了一场。是不是因为当时我有小儿哮喘,导致脑供氧不足的缘故呢。
  到底怎么回事呢,有遇过同样事情的人吗?










  第83话 服部

  这可能只是我的幻听而已。小时候,旅行时住在某个旅馆,在半夜里听到了歌声。我一开始还以为是开宴会,觉得“真是吵死人了——”,但是仔细一听,一直在重复副歌部分。
  而且不知为何,是忍者服部君之歌,
  ?来了哟来了哟 服部君是愉快的小伙伴
  他是忍~者~呀,他是忍~者~哟~?
  这个部分被没完没了地重复着,我一遍又一遍听着,非常确定,
  于是我把睡在旁边的妈妈摇醒让她听,她却说什么也没听到继续睡了。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何会产生那样的幻听呢,真是个谜。








  第84话 O村先生

  我是个没什么灵感的人。
  两年前父亲从工作了25年的公司退休,公司为父亲举办了一场送别会。送别会当天晚上,我正睡觉,当时确切时间不清楚,大概是夜里1点到2点左右吧,喝醉的父亲回来了。
  似乎有人用出租车送他回来的。

  妈妈:“O村先生,这么晚了还麻烦你送他回来,真是抱歉~”
  ??:“没有的事,反而是我常受到XX先生(我爸)的照顾。”
  妈妈:“哎呀,你振作一点啦!(对我爸说)”
  ??:“那我就告辞了。”
  妈妈:“真是太不好意思了,O村先生,路上黑,还请多加小心啊!”

  我听到他们的谈话声从院子里传来。
  我还迷迷糊糊地想着“那么远还特地送回家来,真是个亲切的好人啊”,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跟妈妈谈起了夜里送父亲回家的那位O村先生。

  我:“昨天是O村先生送爸回来的吧?真是亲切啊。”
  妈妈:“啊?我不知道啊,昨天妈妈先睡了啊,反正你爸是搭出租回来的吧?”
  我:“骗人的吧~你还跟送爸回来的O村先生道谢的呢。”
  妈妈:“你爸同事里确实有位O村先生,不过三年前因胃癌去世了啊。”
  我:“……!?”

  据说,这位O村先生是父亲的同事,两人年纪相近,关系也非常好,
  但他三年前因为胃癌已经过世了。
  也许,O村先生也来参加了父亲的送别会吧……










  第85话 球(1)

  这件事我以前也写过……

  我小学一年级的黄金周,我们全家去赶海。
  我觉得挖贝壳相当无趣,就稍微走远了些,玩玩沙子,潮水涨来时用脚吧唧吧唧地踩水,消磨着时间。
  这时,我看到一个埋在沙子里,只露出一半的球,就把它挖了出来。
  没曾想球里有个眼珠骨碌骨碌地转着东张西望。
  我虽然吓得不轻,但当时电视里在重播《怪怪怪的鬼太郎》(野泽雅子版),我想说不定能像那里面一样和妖怪做好朋友,就不由得说出了口:“和我做朋友吧。”
  结果那眼珠翻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吓得拼命把它扔了出去。
  我当时想和家人说这事,但之后不知怎地就忘记了。就算之后再想起来,又会忘记说。
  几年前看电视时,有个偶像说了个和我相同的经历,我想那大概是我遇见的眼球的同类吧。
  那个偶像还说用贝壳戳了那个眼球。

  我今年22岁。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86话 脚掌

  大家好。
  我也有过称得上是无法解释的经历。

  我记得那是我快要6岁时发生的事。
  当时新家刚建成,远方的爷爷奶奶到我们家里来住。
  在爷爷奶奶住到我们家的时候,或者我们去爷爷奶奶家住的时候,
  我和姐姐早上都会早早起来,然后钻进爷爷奶奶的被窝里,睡个回笼觉。
  那天的早上也是如此,我们跑到爷爷奶奶睡的位于二楼的和室里。
  四个人又一起睡了很长时间,到了吃早饭的时候,爷爷奶奶和姐姐都下楼去了,
  懒散的我却决定留在和室里继续睡。

  三人离开后没多久,我就感觉到,被子里我的脚边有什么在蠕动。
  我家养猫猫狗狗还是后来的事,当时家里是没有的。
  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就在这时,
  我的脚掌和“某人”的脚掌紧紧地靠在了一起。

  “某人”的脚掌比我的要大,连脚掌上纹路的糙感都能感觉得到。
  不知为何,我直觉那是个成年男人的脚。所以在当时,我开始还以为“爷爷躲在被子里”。
  但是,爷爷刚才确实是和奶奶、姐姐一起出房间的呀,
  现在下面的厨房里还传来他的说话声呢。

  我起身,从被子外面看我的脚边(这期间脚都还是贴着的),
  被子的形状根本没可能有一个大人躲在里面。
  于是我钻出被子,把被子和毯子都掀起来看。
  里面果然没人。

  爷爷奶奶冬天时会在被窝里放电热水袋,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会不会是那个,但立刻就被我否决了。
  爷爷之前说“可以关了吧”,就把电源拔下来了,
  现在那个电热水袋就在桌上放着呢。
  那我的脚碰到的到底是什么啊?

  后来我想,大概还是错觉吧,就又一次钻进被窝。
  正舒舒服服地伸展着腿呢,“啪嗒”……脚掌又碰到了。
  之后我又掀开被子看了好几次,也钻到被子里去看,
  却看不到这个“某人”的脚。用手也摸不到。
  但是,只要我把脚伸进被子里,我的脚掌就会碰到。
  既不推我,也不动。

  我一想算了不烦了,重新睡进被子里,暂时和“某人”的脚一起睡了。
  一直到不得不下楼吃饭为止。大概有五分钟左右吧。
  那个脚掌非常温暖,让人感觉很舒服,就像一个电暖炉似的。
  所以我并不害怕“某人”。到现在也不觉得可怕。
  我还用脚尖挠“某人”的脚底痒痒,也试着轻轻按了按。
  ……不过对方毫无反应。

  后来跟爷爷奶奶还有家人说了这事,但没人信我。
  之后我试过好几次睡在那间“和室”,想和“某人”的脚再次相遇。但再也没有遇到过。
  那是什么呢?知道的人请告诉我吧。
  这就是全部的经过。长文见谅,抱歉给帖子添乱了。

  【哈哈,有个评论翻译一下: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后,或者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成年男人经历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他在睡觉时,脚掌和“被子里根本不存在的小孩子的脚掌”碰到了一起。之所以你怎么碰他都没反应,是因为他被你吓坏了啦!】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87话 角落的座位
  大家早上好。我来说一个自己小时候的经历。

  那时我大概还没上幼儿园或者刚上幼儿园。
  当时住的地方,是栋乡下常见的老房子。
  吃饭的地方是大概10到12榻榻米那么大的和室。
  我家是做木工活的,大概雇了4个木匠师傅,再加上全家7个人,所以放了一个能坐得下所有人的方形大餐桌在这个房间。
  大家的位置都是固定的,爸爸背朝着隔开厨房的毛玻璃门,坐在上座,而我坐在爸爸左手边的直角边位置。
  但我绝对不会坐在最前面。
  我一定会将一把儿童座椅(上面印着用管子做成的卡通之类的画)放在那里,而我就坐在它的旁边。
  所以别人总是提醒我“坐不稳的话,就坐到椅子上吃啊”,
  但我绝对不干。
  至于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我很怕面向自己右手边的那扇毛玻璃门。
  就算在夏天,那扇门也是一直关着的,那时我常常会看到门对面的小人。
  如果我坐在椅子上(也就是说坐在最靠前的位置上),那个人影就会站起来,看起来像是要打开门走到这边来似的,已经能非常清楚地看到这个人影了。
  但是如果我坐在椅子旁边,让椅子隔开我和那扇门,那个人影就不见了,就算有时还能看到,那个人影也只坐在那里不动而已。
  所以儿时的我,把那把椅子当作了一道分界线或者结界。
  在记忆中,那把椅子对我而言有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也许这和椅子上印刷着奥特曼的图案有很大的关系。
  那把椅子在房子重建时被父母扔掉了,后来听他们说我那时大哭大闹了一番。
  如今偶尔会梦到那时的人影。
  让孩童时代的我备感恐惧的那个人影,到底是什么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趁吃饭之前来发一个长的。
  这一篇虽然没有被选入“BEST榜”,但我看到下面的评论里不少人说在早期的谜之话里对这篇印象很深,被这篇打动了。好几个人都说这篇在他们心目中已经是殿堂级了。


  第88话 嫂子

  这件事我无法向周围的人诉说,但想到这里也许会有愿意听我说的人,所以写了下来。说给别人听的同时,我自己也能再整理一下思路。会写得很长……
  两年前,我的嫂子去世了。
  就像我后面会说到的一样,对我而言,能真心看作是“自己家人”的,只有哥哥。而哥哥也是如此,所以即使哥哥结婚后我们分开生活了,也一直保持着往来,我和嫂子也渐渐变成了真正的一家人(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嫂子的去世不仅让新婚的哥哥悲恸不已,连我也受到很大打击,到了不得不大学休学的地步。在哥哥夫妻俩生活的老家,我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一直想着嫂子的事,回忆起了一件很奇妙的事。
  那还是我孩童时期的记忆。这件事虽然没有被我彻底忘掉,但平时也不会特地想起,更不会和嫂子联系在一起。

  是这样的一件事。

  小时候,我和哥哥曾有一段时间被寄养在东北的亲戚家里。我家情况有些复杂,基本上见不到父母的面。所以大概是逃亡策略吧,他们就把我们丢在没有子嗣的亲戚家。
  现在想想,那本身也是挺不可思议的经历。我记得村子里人丁稀少,只剩下老人。至少没什么小孩,别说还没到上学年纪的我了,连大我5岁的哥哥都成天没学可上,从早到晚在田间闲晃。
  我不记得有被亲戚家的人故意欺负过,但也没有被亲切对待,说得明确一些就是根本想不起来谁是谁的模糊的过去。那个安静的小村庄,让我们连大声玩闹都有所顾忌,日子就在我们感叹着“好寂寞啊~”中一天天过去。
  就是在那个地方,有一天,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准确来说,其实是现在觉得不可思议,但在当时却没觉得有什么。在那个只有老人的村子里,一个年轻的女孩来到我们兄妹常玩耍的地方。
  还是个幼童的我并没有什么思考能力,只记得当时我说过“哇大姐姐呀——今天呀——”这样的话,哥哥有些戒备,把我拉了回去。但过不多久,哥哥也习惯了她的存在,我们三个人一直玩到天黑。
  要说这里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地方,首先,从那天以后我们再也没见过那位姐姐。另外那儿是东北地区,不知为何那位姐姐却说着关西方言(说实话这里记忆也比较模糊,但多半是这样)。
  更奇怪的,是那个姐姐总是时不时地、毫无理由地向我们道歉。
  就是因为这最后一条,使我想起了整件事。就因为当时她在和我们玩耍的时候,老是突然说什么“对不起”,令我吃惊之余还稍微有些害怕,觉得那个姐姐“好奇怪”哦。
  以上就是我儿时的回忆,现在说回到之前“我在老家一直想着嫂子”这件事上来。

  人在极度悲伤之下,也许会有这样的胡思乱想,但是我就是觉得,嫂子和记忆中的那个女性是同一个人。
  我意识到不仅她们脸长得很像,嫂子也是关西出身。虽然我也吐槽自己是不是想太多、思维太跳跃了,但这个想法就是无法停止。而且之后又想起一件小事来。
  哥哥和嫂子结婚前,我曾问过她:“我哥到底哪儿好啊?”她笑着回答:“我抵挡不住○○君(我哥)热切的追求啊。”
  说实话,当时我觉得简直难以置信。之前也说过我的家庭情况,我哥也因此对人充满了不信任。
  长大后的哥哥,相貌不错,头脑也挺好,但就是给人以“可怕的人”的印象,我从没见他对家人以外的人友善过。
  所以听到嫂子那样说后,我还纠缠着追问:“你们该不会以前就见过吧?”
  当然也可能单纯只是哥哥很喜欢嫂子而已,即便如此,只要是稍微了解哥哥的人,都很难想象他去追求别人的样子。
  我会想到“哥哥和嫂子以前见过”真的是非常自然的想法。而且认为嫂子就是那个我们孩童时期遇到的姐姐。
  当时这个想法非常之强烈,到了大概两三个月后,想到无论如何都要重新振作起来,再怎么想也无济于事。从表面上看哥哥也似乎没问题了,我又要打工,就住回了大学附近的公寓。

  之后,两年的时间就这么平淡无奇地过去了,直到前不久。

  今年的黄金周我和哥哥见了面,第一次从哥哥那里听说了嫂子去世前的遗言。
  嫂子的死因是遇到了交通事故。被送往医院进行手术前,她和哥哥说上了话,她对哥哥说了“不得不先走一步,真是对不住小●●(我的名字)”还有“想要好好向她道歉”之类的话。
  嫂子一直对没有过家庭温暖的我关爱有加。
  所以,令我又想起了孩童时代遇到的那个姐姐。
  嫂子是个非常温柔的人,一直到最后都放不下儿时被抛弃的我们,所以找到了那时的我们吧。
  而且一直在向我们道歉啊(其实根本不需要啊)。我是这样向自己解释的。

  看我说得好像有条有理似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反而因为可能性的增加而更加混乱了。
  我无法对哥哥说出我认为以前的那个姐姐就是嫂子这件事,对朋友也是,因为一旦说了,就会不得不牵扯到家事,我很是犹豫不决。
  写得那么长真是抱歉。但是确实有助于我又稍微整理了自己的思路。这就是我“不可思议”的经历了。
  就先这样。
  对了,我很喜欢看这里的帖子,以后也会充满期待地追看下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89话 自行车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寻常,是我小时候的事。
  我梦到被全身黑色、眼睛又大又黄的三人组追赶。

  在梦中的我,蹬着有辅助轮的儿童自行车,拼了命地想要逃开他们。
  自行车的车把正中安装着透明塑料制成的装饰灯,按下车把上的按钮,灯就会发光并发出声响。
  那是最令儿时的我自豪的,现在一点感觉也没有了。

  我大汗淋漓地狂踩着自行车,而他们却挥动着手脚跑得轻松自在,他们紧盯着我,笑着追了上来。
  就在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缩短,而我觉得自己“已经不行了”的时候,他们猛地抓住了我自行车的后座,粗暴地将我连人带车推翻在地,这时,我醒来了。
  我哭着对睡在旁边的父母诉说了梦里的事,在他们的安抚下慢慢安下心来,再次睡着了。

  第二天,从幼儿园回来的我,一边想着昨天的噩梦,一边到放自行车的小屋去,看到了装饰灯毁坏得相当严重的我的自行车。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90话 猫猫

  嗯……这是发生在我上幼儿园时候的事了,
  有次我看到有只猫在横穿我家门口的公路。
  那只猫背上还有一只猫,
  就是猫站在猫的身上。
  因为很有趣,所以至今印象都很深,但渐渐也有些怀疑自己的记忆了,真的会有那种事吗?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91话 12月

  >712 回复712楼
  好、好可爱……要是我看见了,肯定会因为太可爱了而冲过去抓住它们的……
  那两只的大小呢?如果一样大的话,下面那只可真是大力士呢!【虽然我不知道712楼说了什么,但从回复内容看,我估计就是前面第90话里面的那两只猫。】

  我的不可思议经历呢,发生在4年前的12月。
  那天夜里,天花板上从北向南一路咕咚咕咚地响着。
  最后声音停在了房间的正上方,我往天窗看去,没想到和一个蹲在房顶上往天窗里面窥视的男人四目相对。
  这可是八层建筑的最上层啊……这家伙简直是危险分子啊……
  大概一周后,我的房间里来了个穿工作服的年轻男人,
  他说:“我是受房东委托来打扫烟囱和暖炉的。需要将您的钥匙复制一把,麻烦您把钥匙暂借我用一下。”可我说我家根本没有什么烟囱和暖炉啊,房东怎么可能会委托人来打扫呢。结果那个年轻人说了一件奇怪的事。

  “其实不是房东委托的啦,委托人说12月不打扫烟囱和暖炉会让他很困扰的,所以派我过来的。这里肯定有烟囱和暖炉的啦,因为委托人之前亲自来确认过了啊。你之前不是有见过他吗,就是那个人啦。夜里来的吧?如果你说没有,就让我进屋确认一下,不然我很难做的。那个人会很生气的。”

  夜里来的?那八成是说那个天窗男咯。
  我推脱了半天,最后他沮丧得不得了,说着“这可都12月了呀!”“该怎么办啊?”之类的话,哭丧着脸离开了。

  之后我和朋友说起这事,讨论了一下:
  1、难不成是圣诞老人?(因为特别在意12月的烟囱和暖炉)
  2、来打扫的其实是驯鹿吧,很怕惹圣诞老人生气。
  3、如果不是圣诞老人和驯鹿的话,那就是患妄想症的人了。(不过不知道是妄想自己是圣诞老人和妄想自己是驯鹿的两人组,还是就一个人)
  4、恶作剧。(同样,不知是1个人还是两个人)
  5、还有个假设是:非常偶然的,两个喜欢恶作剧的怪人,不约而同地跑来这里捣乱。

  我觉得圣诞老人多半不存在吧,所以1和2就被否决了,妄想症和恶作剧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如果是妄想症,那圣诞节的时候会不会真打算做为圣诞老人过来啊,还有,如果是恶作剧,居然特地跑到8层楼高的倾斜的屋顶上去,也很恐怖啊。因为有以上的顾虑,12月中旬到1月我就跑回老家避难去了。
  结果,等我1月份回来的时候,圣诞老人和驯鹿都没再出现过。
  以后每到12月,都会想起这事,想不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92话 Papa!

  这件事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好几个不可思议事件之一。
  那时我还是小学生。
  我有一个妹妹。当时我家租住在一户两层的房子里。
  2楼有2个房间,一间是我和妹妹的房间,还有一间是父母的卧室。
  通往2楼的楼梯就经过我和妹妹的房间,我们睡在双层床上,我在上,妹妹在下。那天晚上上床后,我怎么也睡不着。而下铺的妹妹早睡着了,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过不多久,父母也要睡了,就从1楼的客厅上楼,经过我们的房间到他们的卧室去。
  我怕他们看到我还没睡觉而发火,就装作睡着的样子,其实意识还很清醒。就这样过了一会儿我还是睡不着,突然意识到楼梯上的灯还没有关。楼梯和我们之间隔着一扇拉门【注:日本表示拉门、隔挡之类的东西有好几个词,其中有些微妙的区分,但对我们而言,翻成拉门比较容易理解。在本文里,用的原词是襖(ふすま),我找了张图放在下面,便于理解。】,从拉门的缝隙里漏出一丝光亮来。父母是不太可能忘记关灯的呀,我觉得很奇怪。我一边想一边心不在焉地看着那道光,就在这时清清楚楚地听到楼梯下有人用很坚决的语气喊着:“Papa!Papa!为什么!”
  我家就姐妹两人,我和妹妹自幼一直喊的是爸爸妈妈。【注:パパ 音:Papa,就是对爸爸的昵称,一般小孩子会用,很嗲。一般情况下还是翻译成爸爸或者老爸(不过老爸这个称呼和本文意境不搭),为了和后面提到的较为正式的お父さん、お母さん(爸爸妈妈)有所区分,以及不破坏原有语感,还是决定暂且用注音代替。】
  “Papa!Papa!为什么?Papa——到底为什么啊!”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这喊声都异常清晰。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我却完全不觉得可怕,反而有些担心那个声音会吵醒妹妹和父母。对方却似乎毫无顾及,喊得很大声。

  那声音喊了多久我就不知道了,听着听着,我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立刻和父母说了这事。他们听了后,都非常吃惊,特别是妈妈。不过当时这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几年后,我已经是中学生了,在附近的寺院参加赏花庆典时,发现父母一直去参拜的地方是供奉水子的,就问了他们,母亲这才告诉我说,其实在我和妹妹之间,还有一个夭折的妹妹。因为死产,她没有见到这个世界就夭亡了。【注:水子(みずこ)胎死腹中的胎儿和早夭的婴儿被称为水子。】
  而且,和我听到声音时是夏天一样,她也夭折在这个季节里。

  【图示】襖: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