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千面 第三章

冰箱是真的大,大到能走进走出,她扯掉一边的隔断躲进去,皮肤贴着冰箱内靠的地方,很快就冻的没有知觉。但冷气让她逐渐冷静了下来。

她开始回忆刚才发生了什么。

——在灯光闪烁的瞬间,这个别墅里多了一个人。

因为之前仔细的观察过别墅,所以她可以确定,这不是自己的疏漏,除非是有人恶作剧。否则这个人是在断电复明的瞬间出现的。
和解老板说的情况一样。

恶作剧是有可能的,因为断电的频率有长有短,它可以事先躲在什么地方。自己对别墅并不了解。

难道这是一个真人秀?

阿透看了看看了看自己的花臂,不会,纹身艺人上不了真人秀,除非是国外的真人秀。如果是真人秀,自己这个表现,她是绝对不会允许剪进去的。除非给比较好的费用。

三十万,三十万自己可以接受,但是得税后。

但不会是真人秀的,毛孔的收缩让她持续冷静,刚才那个“鬼”的体型,一看就不是很正常,真人秀不需要细节到用两米多高的人扮鬼。

阿透回忆了几分,鸡皮疙瘩再起,她能确定了,她看到的东西,是个邪物。

冰箱里非常黑,她动也不敢动,生怕那东西会瞬移,现在已经在冰箱里了,就在她贴脸边上。

不对,黑暗里似乎确实有东西,就在她身边。她把自己用力贴近冰箱内靠。

嗡一声,冰箱的压缩机启动,来电了。外面的灯全亮了,有光射了进来。阿透愣了一下,她算女孩子中非常冷静的,她立即就意识到,自己的冰箱门没有关严。

光从门缝里射进来,她用余光就能感觉到,缝隙的外面,站着一个东西,正瞄着缝隙。阿透尖叫起来,瞬间冰箱门就开了,光线射进来。冰箱灯也亮了。

解老板,就站在外面。

阿透继续尖叫,把能抓到的东西都丢了过去,解老板单手都接住了,说道:“请从我的冰箱里出来,你踩的东西是我朋友送我的调料。这东西我自己调不来的。”
阿透看了看自己的屁股下面,是一堆塑料袋,调料,是黑松露么,她爬了出来,知道名贵的黑松露非常贵,拿起来一包,发现是某种腌菜。

“方便面配料?”

解老板进来把她提起来,开始把隔断插回去,整理冰箱,阿透大叫:“真的有个人!”

“我自己已经见过好几次了。”解老板把东西全部都整理整齐。把她推出冰箱,阿透看了看吧台,上面已经没有人了。

电力好像稳定了。但是她仍旧不敢靠近吧台。

“放心,今晚不会断电了,断电断的很规律。”解老板走出来,把衬衫挽起来,开始洗手。“你可以开始画了。”

“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出去,留我一个人。”阿透看到甲方也回来了,脸色煞白,看着她,又抱歉,又不想呆在这。

“超过两个人这东西就不会出现了。”解老板说道:“这别墅是别人抵债过来的,我暂时用来避开北京那边的事情,没想到有这种问题。”

说着他把画板和笔递给阿透。

“听说你对人面,过目不忘,请吧。”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四章

阿透最终把当时的各种细节,都画了出来。
一张画纸都不够,画了三张多,她觉得有点亏了,但又想到新宅 闹⻤确实也有点惨,和这种有钱人谈加价很累,也就作罢了。
解老板看着三张画,陷入了沉思,阿透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他就是在那儿思考。想了有十五分钟。甲方终于说话了:“要么, 我送阿透先回去?”
阿透已经意识到甲方其实吓的够呛,之前没有为自己说话,或者 多给解老板的行为解释也没有办法做到,是因为实在太害怕了。她过去和她的手握住,两个人勾在一起,给对方力量。
解老板把三张画卷起来,对她们道:“我来送你们吧。”
在路上阿透知道了这个解老板,名字叫解雨臣,他开一辆g500, 后来知道也是别人抵债的,这人开古董典当,一开始都是翡翠, 后来典当的东⻄杂了,就多是豪⻋。
“听上去不是什么正经生意吧。”阿透坐副驾驶,解就问他。“反正和高利贷差不多。”
“嗯,卡号给我,我等下就给你打钱。”解看了看阿透,阿透正偷 偷捏着口袋里的烟。
车里一点烟味也没有,烟灰缸里也没有烟,这哥们肯定不抽,自己也不好意思抽。

解把窗户打开了,车速放慢。

“想抽就抽吧。吓够呛,舒缓一下。”
不客气了!阿透急着掏烟点上,把手靠到窗户沿上,深吸缓缓吐 出,一股松快从肺散播到全身。她随即看到自己手臂上的刺青露出来了,想遮掩一下,想了想就算了,一个放高利贷的,不用给 他什么好印象。
“你这打算怎么办?这么大一房子闹鬼,租售都不太方便吧,放心,我口风紧,你骗着赶紧出手。”
“这不是闹鬼。”解说道:“这栋房子里有一部分木头是用老船的龙骨做的。盖这套房子的人,喜欢玩修旧如旧那一套东西,长条形的老木料,现在只有去南方海边买老船,拆龙骨才能找到最好 的。船这种东西,是有灵性的。”
“那我们看到的是什么?”
“不知道,这个得专业人士才能判断。最奇怪的是这个吊着的东西。” 解沉默了一会儿,阿透也没追问,觉得越问越害怕,不如不知道算了。明天还要早起。睡不着就完蛋了。今晚估计不太好睡了。
“那个东西和船没关系。”
“so……”

“我猜,这房子里有一个东西,在告诉我们关于这间房子的另一件事情,太复杂了。”说着,解对身后的甲方说道:“把我的手机号留给阿透,她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
甲方答应,阿透就愣了:“什么事情,我能发生什么事情?”
“万一呢?你的眼睛和其他人不一样,也许会沾上什么东西。”
阿透心吊了起来,惊恐的看着解老板,心说你为什么要说这个,你是恶趣味想吓唬我么?
我就,真的一定会被吓唬到的!
剩下来一路,阿透脑子里就全那句话:也许是沾上什么东西,她一下连后视镜都不敢看,生怕有什么跟着后座就来了。
她住在一个艺术区的厂房里,自己在这里开美术工作室,二楼隔了层高不足2米的,做睡觉的地方。晚上这艺术区里其实住不少人,就是她性格孤僻都不认识。
走进厂房的时候,到账短信就到了。她看了看数字,叹了口气,面前的厂房一片漆黑。
她把灯撸亮了,厕所是在楼下,睡的地方在楼上,今晚估计要全部开灯睡了。最好不要喝太多水吧。
厂房是她熟悉的环境,她看着自己的作品,都是一些版画和油画,还是让自己心安的。
“丁丁!”她叫了一声,自己的猫从一边的废纸堆里探出头来,看着她。是一只大缅因。
丁丁非常黏人,阿透心里一暖,“丁丁会保护我的。”她心里说, 在我睡着的时候,丁丁是一只神兽,会穿上靴子保护我。

呵呵呵,猫靠得住男人也就靠的住了,阿透心里给自己翻了个白眼。几岁了,这个时候,她发现丁丁没有过来黏她,而是在原地看着她。
不,不是看着她,是看着她身后的位置,而且,头慢慢的抬高, 似乎她身后有什么非常高的东西。
阿透太了解自己的猫了,她瞬间僵硬在当地,但长期的独居生活让她有一种面对的果敢。
她立即回头。
身后什么都没有。
阿透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空气,再回头看猫,猫还是看着那个位置,不是在看她。
她冲过去抱起猫,冲上楼,躲进了自己的被窝里。

******************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解雨臣并没有走多久,他开出了厂区,就在一个路灯下停了下来。
后面的甲方也开了窗,点起了一根烟。
解雨臣问她:“你看的这么样?这个人?”
甲方顺手用指甲去剥自己的下巴,很快就剥出了一张皮的裂口, 然后把自己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

真正的脸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不是甲方,比甲方要漂亮很多。
“似乎是个普通人,不过她没说,她想找我做什么。我还想再观察一下。”
“你还挺上心的。干脆别见了,我帮你打发掉。”
“你是想留着自己用吧。”
“我和你比起来,算正当生意吧。也是用人之际,你知道,我这里有朋友正面临一场大变革。”
“吴家的事和我没有关系。”女人说道:“这个女孩子,我不会留给你的,我和她的渊源,比你想的要重。”
说着,那个女人探身,从解雨车的手扣里,把三张素描拿了过来。
“我需要这三张画,处理掉那个房子的问题,我的体感,事情还是比较严重的。”解说道:“而且,我付了钱了。”
“我来帮你解决。我需要一个理由,和这个女孩子相处。”女人下车,脱掉高跟鞋,一手拎着鞋,一手抽烟,往阿透家走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五章

阿透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她有强烈的直觉,有东西进入到了她的房子里。虽然她看不到那个东西。

阿透的性格相对相信自己的直觉,她认为直觉来自于她熟悉的环境的细微改变,这种改变是很难直接发现,但会引起人的不舒适。一旦不舒服,就肯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她太熟悉自己的猫了,自己的猫表现出来的情况是,有东西跟着她从门外进来到这个间屋子里。

她翻开手机,第一次觉得自己孤立无援,想找个附近的朋友都找不到,手机通讯录里翻了两遍,不是快递就是外卖。

难道要点个外卖来救自己?也行。

猫在被窝里被捂的很难受,她翻手机叫外卖的时候一不留神,猫就跑了,她一下抓不住,也不敢出被窝,蜷缩的更加紧,同时就听到猫落地在地毯上磨爪子的声音。

**,这地毯三千多呢,如果不是有鬼,这死猫死定了。

阿透凝神静气,强迫自己冷静,被窝是软的,没有任何东西触碰,但她仍旧觉得背如芒刺,此时有个龟壳该多好。她也开始质疑自己,这样的处理方法是不是对,难道要这样熬一个晚上?

很快她就发现不太对,猫又跳上了床垫,在床垫上能感觉到猫的走动。

但是地毯上磨爪子的声音没有停下来。

阿透的冷汗就下来了。这一次是彻彻底底的冷汗。

猫在她四周偶尔走动一下,磨爪子的声音也偶然在床下出现一下。哪只是猫?

另一只是什么?

阿透立即就意识到,磨爪子的是猫,因为这只猫最近几天时间,一直想磨那块地毯,自己不知道阻止了多少次了,声音很熟悉。而且如果是鬼,为什么要模仿猫磨爪子?戏那么多么?

那就是最糟糕的情况,床上,自己身边的是什么?那个踩在床垫上的东西。

想着,忽然,边上的重量一下子靠近了她,“猫脚”踩到了她的手边,隔着被子她的手被踩了一下,接着,她立即感觉到被子被掀起了一条缝隙,有东西要钻进来。

阿透的汗毛直立,立即扯住被子,完全把自己裹成一团,瞬间床垫上的重量就消失了。猫也不磨爪子了,四周恢复了死寂。

阿透冷汗在被子捂着,整个人开始发懵,身上所有的感观都打开,一分钟就像过了几个小时一样。

四周的黑暗慢慢就变成了一个宇宙一样空洞,虽然身上有着杯子,但是自己的感观却似乎可以感觉到周边的空间,她能感觉到一个高大的东西,正站在床头,俯视着她。

这种恍惚,最终被门铃声打算了。

阿透瞬间从恍惚状态下恢复过来,没等自己的恐惧恢复过来,她的本能就让她一下掀开被子。

四周一片漆黑,操,什么时候断电了?她也不管了,摸黑凭着自己的条件反射,直接冲下楼。冲到门口——外卖到了,不管是哪家外卖,她都给五星好评。而且她必须让对方留下来,帮她把这个问题处理掉。或者她和对方一起走。

门铃还在响,她猛拉开门,外面的路灯光进来,照出了门口的一个剪影,是个女人,提着高跟鞋。

“怎么不开灯?”那女人说话,“把灯打开。”说着那女人吐了一口烟。

阿透就觉得一股气——阳气,顺着烟直逼进房间,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整个被压了下去,接着瞬间,整个房子的灯都全部闪着亮了起来。

阿透呆在当场,女人穿着衬衫和包臀裙,外面披着短风衣,头发扎了起来,如果是平时,阿透能发现她穿的和甲方一样,但阿透此时吓坏了,女人推开她进来,看了看房子,回头看了看阿透的花臂,似乎有一些怀念。

“你是谁?你不是外卖?”阿透语无伦次。

“你叫的起我这样的外卖?”女人把高跟鞋和衣服脱在一楼的沙发上,“我叫梁烟烟,解雨臣叫我来救你。”

阿透刚想说话,梁烟烟做了一个手势,“别动,别回头。”

说着,她解开了自己衬衫的脖子口几个扣子,衣服一松,阿透就看到她后背也有纹身,露出来一点点,和自己手上的很像。

“你有信仰么?”

“没有。”

“现在临时找一个。”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六章

解雨臣回到了别墅,在门口看了看客厅,里面的灯还亮着,他不是不怕鬼。只是比鬼更可怕的人心,他经历的多了,有时候他更愿意处理不是人为的问题。他坐到院子里的躺椅上,带上耳机,拨通了电话。

对面的人接电话的时候,同时传来了开啤酒的声音。

“年纪一大把了,不痛风么?”解雨臣问道。
“是苏打水。”对面就笑。
“应该有查出结果了吧。”
“梁烟烟么?道上叫做裁缝,你今天见到她长什么样子?”
“二十七八岁,不难看。”
“哦,和我两个月前见她差不多,最近她应该都会用这张脸。但传说,大概半年就会换个样子——化妆、改变相貌,提供这方面的服务。很少见她主动找人,她找你你很紧张么,要查她的底。”
“我一开始以为她对我有什么企图。现在我觉得不是,她真的有事找我帮忙。”
“那就用你的人格魅力,把她变成你的亲信?”
“我对她没兴趣,我对另外一个人有兴趣。”
“阿透么,普通人。”
“我看梁烟烟对她的态度,我觉得不像,你是不是偷懒了。”
“她们是有很强的羁绊,我觉得你插不进去。”
对面说道:“梁烟烟十六岁的时候,大概十六岁,火灾,大型火灾大概六十个人死亡,整个厂区都烧完了,她烟雾中毒,被宣布死亡。阿透的父母也在那个厂里支边,阿透当时七八岁的样子,双手皮肤全部烧毁。当时阿透的爷爷奶奶,权力很大,就逼迫梁烟烟的父母,捐献了梁烟烟的背部皮肤,给阿透植皮。”

“嗯?”

“听我说完。”对面喝了一口啤酒:“当时梁烟烟的背上有整片的刺青,也同时移植给了阿透。完成之后,梁烟烟在停尸房里,活了过来。当时她死亡是误诊。为了掩盖这个事情,后来发生了一连串冲突,但事情已经变成了这样了,梁烟烟他们家只能息事宁人。”

“wow,上帝真是个好编剧。”

“梁烟烟对阿透有特殊的感情,是很正常的。这个羁绊你插得进去么?你还是去插手吴家的事比较适合你。”

“所以,这姑娘不是个后天大花臂,是意外给的。”

“她后来嫌纹身不够好,自己学了美术,自己做了加工,加工纹身很难,她就成了这一行很有名的人。但事情发生在七八岁,她昏迷之后醒来已经都解决了,所以具体发生了什么,阿透是不知道的。”

“你觉得梁烟烟有可能是想把自己的皮拿回来么?”解雨臣问道。即使是七八岁小女孩的手,背上取皮,也一定是惨不忍睹的。当时梁烟烟才十几岁,她一定非常恨透了自己的人生。

“我——不知道。”
对面说道:“有研究表明,器官移植的捐献者,对于被捐献者,都会产生特殊的感情。你可去研究一下。怎么了,你对阿透有兴趣。”

“我需要她这么一个人,帮我完成一些事情。”
对面就笑:“资本家。”

解雨臣挂了电话,露出了很感兴趣的表情。

另一边。

梁烟烟看着面前的白开水,阿透特别不好意思:“除了白开水,我就只剩下啤酒了。”她刚才已经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和梁烟烟说了。说的太急,以至于她有点觉得自己失态了。

梁烟烟把烟灰弹进白开水杯里,“你平时一个人住,不害怕么?”
“为什么要害怕,平时又没有问题。”
“自己一个人住在这种房间里,你不会想象出什么问题来?”

阿透摇头,人为什么要自寻烦恼,她看着梁烟烟,有两个人在,她完全冷静了下来,第一个念头是,这个姐姐要不要收费的。

自己赚了四万块,她可以都拿出来,但是超过四万,就太不值得了。丑话得说在前面,可要是谈不拢价钱,她走了该怎么办。这房子自己还能住么?
“呃,”她欲言又止。
“我睡哪儿?”对方问。阿透鼓起勇气打断了对方:“这个,姐姐你怎么收费?”

梁烟烟就笑了,莞尔地看着阿透:“你怎么说话呢,你说我是送外卖的,我就忍了,你现在还问我过夜多少钱。”

“不是这个意思。”阿透这才反应过来,之前梁烟烟的话是什么意思。“解老板推荐你过来,我得问个价,我小本生意,请不起大神。”
梁烟烟看了看她的作品,“解雨臣已经把钱付了,你不用给现金,你给一张画就行。”

“啊,要画什么?”阿透松了口气,但也很意外。自己画大概四千一张吧,也大多是朋友要买。还有父母的朋友,被父母安排过来买了变相给生活费的。她的风格还没有成型,自己也知道自己差了一点。

“我想好告诉你。”说着,对面那人拿出了阿透刚才在别墅里的素描,指了指吊着的那个人的部分:“你先告诉我,我这几天睡哪儿,然后我有正事要和你说。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七章

阿透给梁烟烟安排妥当,心里终于舒坦了下来,阿透自己睡楼下沙发,让梁烟烟睡楼上的床。

不是阿透客气,那个床她实在是不太敢睡了。

不知道为什么,梁烟烟进来之后,阿透就感觉到,房间恢复了正常,猫还在二楼,但是她立即就觉得,房间里的东西不见了。但她仍旧不敢上去二楼,梁烟烟人如其名,进来之后一根接一根的抽,两个人不知道抽了多少烟。

梁烟烟指着阿透画的画,“你只看了一秒钟,就能记住那么多细节?”

“其实这不难,画画的很多都可以。普通人不画画,所以他们不记忆空间结构和线条,但是我们习惯了。”

“这能持续多久?”

“如果没有新的和绘画有关的工作进来,可以一直记着。但如果要画一个其他东西,你投入进去了,这些信息都会忘记掉。”

梁烟烟似信非信,看似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不会轻易相信什么,阿透和这样的人其实相处不来。看梁烟烟陷入了沉默,阿透就偷偷问道:“法师,跟着我的,是什么东西?它还在不在?今晚咱们能完事么?”

“我不是灵媒,那东西也未必是鬼,放心,我会陪你一段时间的。”

“那会是什么?”阿透看向自己画着的画,画上那个2米多高的奇怪的人,似乎正从画里看着她。
梁烟烟看了看她手臂露出的纹身,就说道:“1924年,德国的波尔卡诺小镇的镇旅店的阁楼房间327房间,有一个人上吊死亡,这间房间从1805年开始营业以来,已经有二十三个人上吊。原因不明,似乎住进这间房间,就会被什么力量影响,寻求上吊死亡。
而1924年的这次上吊案发生的时候,327房间其实已经没有了,已经被改成了酒店的一个楼梯房,但是就在那个房间的原位置上,还是有一个人上吊自杀了。很多人都尝试查清楚这个位置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毫无结果。
酒店在40年代的时候被完全拆毁了。327房间的砖被转卖到其他地方,散落在波尔卡诺附近的很多建筑物里,结果在40年代之后,波尔卡诺附近上吊自杀的人数,增长了四倍。”

“什么意思?”

“有力量在影响你的脑子,让你看到一些东西,这就是这些东西的能量,327的那些砖是一样,这根房梁也是一样,只不过有时候对你的影响是好的,有时候,是要害你的。”

“我听不懂。”阿透其实听懂了,但是她希望对方解释的再清楚点。梁烟烟忽然皱起了眉头。

“你养猫?”梁烟烟看到了猫砂盆。阿透点头,心说怎么又扯开去了。

“你的猫呢,怎么不见?”

“在二楼呢。”

梁烟烟就回头看向二楼,正看到一只猫头,从二楼的栏杆下空隙探出来,看着下面。梁烟烟的脸色就变了,阿透心里一软,对猫做了一个欢迎过来的动作,但是猫没有动,只是好奇的看着她们。

“猫叫什么名字,应人么?”

“叫丁丁,叫它会有反应。”

“丁丁。”梁烟烟叫了一声猫的名字,丁丁还是没有动。“你喜欢你的猫么?”梁烟烟接着问。

“怎么了?我现在和它相依为命。”

“你的猫已经死了。”

阿透愣了一下,再次看着丁丁,丁丁一动不动,直勾勾看着他们。阿透知道猫有能力一动不动的看着什么的能力,觉得梁烟烟在开玩笑,就拍了一下手,吸引猫的注意力。

丁丁还是没有动。阿透的冷汗就下来了。

她看着二楼猫的脸,开始意识到,猫不太对劲。

阿透立即想上楼去看猫,被梁烟烟拉住了,梁烟烟说道:“来的比我想的要快,接下来,你必须保持情绪稳定,否则你肯定输,记得你的意志力很重要。”

“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今晚会知道的。”说着梁烟烟从边上扯了一个垃圾袋,对阿透说道:“你别看。”就带着垃圾袋上楼,“把头转过去。”

“它死了?丁丁真的死了?我得看她。”阿透非常想看,但梁烟烟在楼梯上看着她:“你要看的话,等一下我的头也会卡在栏杆下面看着你。”阿透只好作罢。但是她仍旧不相信丁丁已经死了。她想听到梁烟烟上去之后,丁丁跑开的声音。

没有任何猫的动静。

很快梁烟烟提着垃圾袋下来,垃圾袋沉甸甸的,阿透看了一眼楼上,猫的头已经没有了。她盯着垃圾袋,脑子一片空白,梁烟烟对她道:“把你的画架子拆了,我要在外面,点一摊大火。”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八章

篝火熊熊燃烧,塑料袋瞬间化为一团溶胶,空气中弥漫着塑料烧焦的味道,同时烧掉的,还有两个画架和一些废的油画残稿,因为画布上洗满了颜料,所以烧的格外的旺。

阿透蹲在很远的地方,梁烟烟没有让她靠近,在冷风中,阿透逐渐的清醒了过来。

自己的猫死了么?

在以前的生活中,她面对所有的挫折,至少是清晰的,如今竟然连自己的猫死了还是没有死,自己都无法确定。

“它会干扰你的情绪,让你逐渐崩溃。还是不要受刺激吧。”梁烟烟在篝火边对她说道。

因为没有办法确定猫的状态,虽然梁烟烟那么笃定,但是阿透心里还是没有接受,所以她不知道自己应该难过,还是应该疑惑。但阿透不是那种在混乱中困顿很久的女人,她深吸了几口空气。给自己点上了烟。就往屋子里走去。

梁烟烟有点好奇的看着她,她看到阿透的背没有刚才的蜷缩感了,已经完全舒展。

“性格上有点问题啊。”梁烟烟心里说,这样的女孩子,做事情比较冲动,但也比较难以被打败。

阿透走进房里,梁烟烟酒跟了进来,阿透要上楼,再次被梁烟烟拉住了。阿透抓住梁烟烟的手把她扯开,力气用大了,梁烟烟皱了一下眉头,松开手,阿透看到梁烟烟手上有了一个自己的抓痕。

“对不起,但我得上去看看。我这个人只相信自己的眼睛。”阿透松了下来。

“我陪你上去。”梁烟烟说道。

阿透看着梁烟烟的眼睛,后者边走边说说:“我知道你没有那么容易和我配合,那么我也不会强行要求你和我合作,但我不会看你寻死。”

“我上了这个楼梯,就会死?”阿透是真的不相信的,梁烟烟带头往上,才走了两步,阿透抬头看楼梯转弯的地方,立即就看到,阁楼平台上,探出了半个特别长的身体。俯身身看着楼梯上的她们。

因为那个东西太高了,所以它只能这么弯着腰。从平台上探出来。

阿透一下扶住栏杆,往后退了几步,而梁烟烟似乎没有看到,疑惑的看着阿透,阿透一个趔趄,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好不容易稳住,再抬头,那东西,已经不见了。

梁烟烟立即就明白了什么,就笑了起来:“你又看到了。”

阿透指着梁烟烟的头边,梁烟烟本能的头避让了一下空气,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儿穿过一样。

“你没有看到?”

“它只会针对你。”梁烟烟走上楼,在楼梯上面看着她。

阿透犹豫了,刚才自己死活要上去,但哪知道这个“力量”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想出来就出来。按一般的情况,上去可能会看到恐怖的场景,但应该是在探索一番之后。怎么会那么随机。

这是真实的世界。阿透不敢上去了,但看着梁烟烟的眼神,里面有一丝嘲弄,她又觉得不能放弃。

最后阿透还是往上走了,这一次她连头都没有抬,直接走到了二楼平台上。

她的房间就是刚才她跑下来时候的样子,她叫了几声:丁丁,丁丁。

她期望着有猫回应,但是没有,她缓缓走过去,去床底下看,去毯子里,暖气片下面,都没有。阿透来到平台的边上,往下喊了几声猫,这只猫平时一喊就出来,如今没有任何的动静,阿透的鼻子开始发酸,她意识到,刚才烧的那个塑料袋里,可能真的是丁丁的尸体。眼泪就开始往外要出来了。

她努力压制情绪。丁丁陪了她四年了,是她唯一的情感慰藉,她从来没有想过,会这么失去它。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她在二楼,就看到梁烟烟走了进来,她楞了一下。

阿透非常迷惑,梁烟烟怎么刚进来,怎么我在下面。等一等,那刚才和我一起进来的梁烟烟是什么?

阿透忽然一声冷汗,立即回头看身后,就看到带着她上来的梁烟烟几乎就贴着她身后站着,变得很高很高。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九章

阿透瞬间呆住了,就看到那个奇长无比的人,俯身想要吻她。就在那个瞬间,阿透背后风起,梁烟烟直接从一楼翻上二楼,从栏杆的外面,直接抱住阿透,一个翻身,把阿透从二楼拽出去。

两个人落在一楼的沙发上,阿透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刚晃神,就看到那东西从二楼探头下来,它太长了,以至于探下来几乎就到了沙发的面前。脸已经变回了当时看到的那张男人的脸。

梁烟烟瞪着那东西,大喝了一声:“滚!”阿透就感觉一股热气从梁烟烟身上发出来,瞬间那张脸就被冲散消失了。

她自己一声的冷汗,加上梁烟烟一身的热汗,两个人躺在沙发上,不停的喘气。

喘了很久,不适感才开始产生,阿透发现自己完全蜷缩在梁烟烟怀里。“就是不听劝,一定要自己上去看看。”梁烟烟推开她。她的扣子几乎都散了,这件衬衫完全不适合这样的动作。她站起来,理了理头发——刚才散了——就开始扣扣子。

阿透立即躲开,看着二楼:“它呢?”

“还在上面。”

“我不行了,这里我呆不下去了。”阿透爬起来,开什么玩笑,这个那是鬼,这就是异形。主动欺骗性攻击。这谁受的了,真实和现实都分不清楚。

“你走到哪里,它都会跟着你,你只有和我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你还不听话,我就和解雨臣说,你和我解除合约了。”梁烟烟看到阿透手臂上带着一圈皮筋,她自己的断了,就撸掉阿透手腕上的皮筋,给自己扎上。“我和你说,人生遇到了困难,最好呆在离困难最近的地方,对抗解决它,如果你远离了,你就不会如坐针毡,你就不会有动力去解决它。”

阿透的思想听到了梁烟烟的话,但是身体是诚实的,她的脑袋和身体朝向了不同的方向。

“七天时间,我会和你一起解决这件事情,你的生活会恢复正常,你我会成为闺蜜,我会敲解雨臣一大笔钱,这么多好处,何乐不为。放心,你刚才看到了,我在这里,你是安全的。”

想到刚才的画面,阿透现在都觉得身体发暖,她看着二楼又看着门口,虽然非常的不舒服,但她还是坐回了沙发上。然后就开始掩面,失去猫的痛苦,巨大的恐惧,和无助感,让她哽咽起来。

梁烟烟没有打扰她,她靠到门口,看着阿透,看着阿透手上的纹身。

让阿透庆幸的是,自己的浴室是在楼下,她其实不敢一个人洗澡,这个浴室的毛玻璃,会映射出人的轮廓,以前这算是一种香艳,现在就很吓人了。

但她也不好意思让梁烟烟陪她一起洗,女生洗澡的速度和精细程度,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估计会有很多冲突,也不方便。

所以她开着门一条缝隙,缝隙里可以看到梁烟烟在沙发上,看她的素描本,她洗洗,看一眼外面,洗洗,看一眼外面。快洗完的时候,她开始松下气来,忽然就想到,那本素描本上,全是自己练习自己的人体画。

人体模特不是一般小画家请的起的,他们这种等级的画家,都是靠对着镜子画自己。当然也可以画图片,但毕竟天然光影的捕捉是基本功。

她的脸一下就红了,自己画自己的时候,肯定有很多恶作剧一样的画法,比如说,尝试把自己的胸画的大一点。

看了看梁烟烟的本子厚度,已经看得差不多了,她镇定了一下,心说算了吧,就当自己不知道。她赶紧擦干走出来。

接着是梁烟烟洗澡,阿透也不能要求她开着缝隙,就只好祈祷她洗的快一点。

梁烟烟最终没有睡到二楼,而是把沙发拉开,睡在了沙发上,两个人睡在了一起。阿透睡在远离二楼的地方,两个人背对背睡下。

阿透就问梁烟烟:“烟姐,你是法师么?”

“我不是,我做什么工作,很难形容的。”梁烟烟看着二楼的黑暗。

“不是法师,为什么你那么厉害。”

“你在面试我么?”

“不——不是。”

“睡吧。”梁烟烟说道:“晚上听见任何声音,都不要睁开眼睛,接着睡就没事了。”

这一晚,阿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去的,梁烟烟的体温很高,那种能量感一直笼罩着她,就像被子一样,让她睡的竟然比平时还好。她醒过来的时候,梁烟烟还没有醒。阿透小心翼翼的坐起来,看了看二楼,外面的阳光射进来,二楼似乎没有那么可怕了。又看了看梁烟烟,阳光下,才发现梁烟烟长着一张妩媚而可爱的脸,一点不似昨晚夜色下,那种冰冷的气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十章

早饭是在外面吃的,有糖油饼和豆浆。
阿透喜欢到摊子上吃,在家里吃,吃完还是犯困,在摊子上吃,有人气。早上起床的人那么多,吃完回去了,也精神了,可以工作了。

梁烟烟没有带其他衣服,从阿透的衣服里挑出了几件大一点的,穿上,仍旧是显小。阿透有很多皮衣,梁烟烟穿着,有点好看。

早上起来两个人随便在镜子前处理了一下,描了几笔,阿透对梁烟烟很感兴趣,只是几个细节的处理,梁烟烟就没有昨天晚上,卸了妆之后看上去那么小孩子了。

“你很会化妆。”吃早饭的时候,阿透和她说。

“你觉得这是化妆?”梁烟烟看着一次性筷子,非常仔细,确定没有什么污迹之后,她才下筷子夹了一个小笼包。

“嗯,你很简单就改变了你整个气质。我觉得好厉害哦。”

“你在装可爱么?”梁烟烟露出了一个觉得好笑的表情。阿透为之语塞。

“我是真心这么觉得。”

“其实要改变状态,光靠描描画画是不够的,还要靠整体的修订,甚至身体的修订。”梁烟烟看着阿透,忽然间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然后又做了一个男人一样的表情,然后又做了一个衰弱的表情。

她做的惟妙惟肖,把阿透都看呆了。

“你是演员?”

“你因为是脸部控制导致了变化,我变成了不同气质的人,但事实上,我身上所有的细节都改变了,你会觉得没有破绽。”梁烟烟说道,她吃了一个包子,就不吃了:“不干净。”

“早餐铺子,你觉得能干净到哪儿去。”阿透继续吃道:“你是演员么?学过?”

“不,我做的事情要难很多,也危险很多。”梁烟烟点上烟,看着边上人来人往,阿透已经把面前的包子都吃完了。开始过豆浆往下咽:“饕餮之食,我们以前大学有一个社团,叫饕餮社,唯一的入会条件,就是吃相要让人觉得,这东西特别好吃。我们社长现在吃播赚大钱了。”阿透说道。

“你如果觉得找话题很累,可以不说话。”梁烟烟对她道:“我对你学校里的事情没兴趣。”

“你发现了?”阿透有些尴尬,自己确实已经用了100分的力量在找话题,她本就社恐,没有能力长时间和别人交流。

两个人就沉默下来,阿透把两个糖油饼,一笼小笼包,一根油条和豆浆全部吃完,满足的伸了个懒腰。梁烟烟就道:“你手上的纹身,是从哪儿来的?”

“啊?”阿透说道:“我自己纹的,怎么,你不喜欢不良少女,从气质上你比我社会好多好么?你也有纹身啊。”

“纹身的主要心理暗示是宣誓自己身体的主权,纹身的是想告诉所有人,她的身体是她自己的,在中国的原生家庭里,很多孩子只有这一条路,向父母宣告自己的自由意志。”梁烟烟说道:“我看你刚才还在装可爱,觉得和这个理论不匹配,我纹身,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孩子。你呢?”

“我啊,我就是单纯觉得好看。”阿透说道,她手上的纹身,故事很复杂,她不想提及了。

梁烟烟笑了笑,忽然问道:“你喜欢在人体上绘画,化妆,纹身,都是重塑人体的过程,包括肢体控制,你似乎很感兴趣,想学么?有空我可以教你。”

“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在油画布上的那些作品,远没有你纹在手上的生动,你画在素描本上的自己,就不是自己,上面被修正了很多,而且是各种可能性,说明你不喜欢做自己,你喜欢做别人,而且,不是单一的一种人生,你的内心里,渴望的是无数种人生。”梁烟烟说道:“你是个极度贪婪的女人。”

阿透看着梁烟烟,没有接上话,她有些一些震惊。

说实话她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梁烟烟一说,她觉得好像是那么回事。这一早上起来,她的感觉好多了,虽然她知道,她回到家里,看到丁丁不在,一定会继续崩溃,但她强迫自己没有立即面对这件事情。这种强迫转移注意力,让她其实没有太走心和梁烟烟聊天。但她现在被拉回来了。

她随即脸红了,她知道梁烟烟说的修改,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只是在练习。”

“也说的通。”梁烟烟说道:“不过,这一辈子过上多种不同的生活,其实是可以做到的,不是天方夜谭。只是,你需要明白自己要放弃什么。”

阿透点头,不明觉厉,结了账,就看着梁烟烟:“现在,我们要去抓鬼了么?要不要去买点装备?”

“先等人。”梁烟烟说道:“解雨臣给我们都准备好了。”

“还有队员?”阿透惊讶,这个时候,边上的座位,坐下来一个人,左右手领着四瓶啤酒,放到早餐铺子桌上。阿透抬头,看到来了一个带黑色墨镜的人,“诸位早啊,向你们问好。要不要来一杯。”说着对阿透笑了一下。梁烟烟一手把黑瞎子那边的凳子抽走,没让黑眼镜坐下来:“解雨臣让你来抢人了?东西放下就走,你不走,我就走。”

“祖安回来的?那么冲。”黑瞎子放下身上的包,那个包特别鼓胀。“真不要我帮忙?免费的。”

TOP

千面 第十一章

梁烟烟没有理他,黑眼镜打开包,把东西拿出来,都用报纸包的特别好。特别整齐。梁烟烟掂量了一下,拿了其中两包,就拉着阿透离开了。

黑眼镜看着他们离开,喝了一口啤酒。就慢慢跟了上去。

在阿透她租的房子隔壁,是一个摄影棚,黑眼镜来到二楼,正好就能看到阿透家二楼的窗户,摄影棚应该是歇业了,没有人,二楼一层灰,就一个套沙发,一个书架,里面全是摄影方面的书,还有很多杂志,这是个等待室,给拍摄者助理等拍摄完成的地方。

黑眼镜把沙发搬到窗口,对着阿透二楼的窗户,坐到沙发上,就开始拨电话。

“相处的挺好的。”黑眼镜说道:“阿透似乎被她征服了,我看你没什么希望了。人家住对方客厅里挖人,你大老板远程遥控,诚意就不同。”

“阿透不会被征服的,这个女孩子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对面说道:“不要被她的表面骗了。”

“你是何时那么了解她的?听说你们就相处了几个小时?”

“我见的人很多,有些人是真的胆小,但阿透不是,她和我们认识的一个人很像,她一直在努力扮演一个普通人,但事实上,她能掌控任何场面。”

“这么高的评价。”黑眼镜就笑。

“这不是我对她的评价,是另外一个人说的。你应该猜到是谁。”

“那个姓屠的么?如果你和那家伙合作,我就不接你的生意了。”

“放心。”黑瞎子挂掉电话,就看到梁烟烟走上了二楼,阿透没有上来。他喝着酒,准备看好戏。

另一边,阿透在楼下拆着报纸,里面都是锡纸。还有一些奇怪的金属色的漆。楼上的梁烟烟说道:“把地上都铺满锡纸,然后准备一些粉底液打底,我们要在身上做一些文章。”

阿透立即照办,好不容易把楼下铺完了,梁烟烟下来,两个人在身上裸露的皮肤,都打上了粉底液,梁烟烟和阿透说:“用这种金属漆,在我们身上画一些纹路,稍微密集一点。”

“啊?为什么?”

“今天晚上我们要睡二楼,这种油漆里有铅,今晚肯定会有冲突,这些金属部分可以保护我们的头部的思绪,身上画的,可以保护我们的神经。”

“哦。”阿透拿出自己的油画笔,蘸了油漆,看着梁烟烟:“你要花什么图案。”

“随便。”

阿透想了想,就开始画,画了很多扭曲的圆圈和线条,梁烟烟看着:“这是什么?”

“梵高的星空。”

很快阿透便完成了,然后给自己画,画完之后,两人站在全身镜面前,阿透就笑了。

完全没有自己认为的惊艳的感觉,就是,好笑而已。

而且现在也不能出门了,别人会以为他们是银色的阿凡达。

两个人坐了下来,看了看手表。离天黑还有8个小时,睡觉还有十三个小时,梁烟烟看着她:“聊聊天,我有很多事情好奇,你可以问我,我也可以问你。怎么样?”

“好。”

“我先问吧,听说,你在托解雨臣找一个人,是么,你找她做什么?”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