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三个人都被震惊了,走过去仔细看躺椅,梁烟烟就问那个大哥道:“那个长神仙,最后到底长到了多长?”

“这个只是一个象征吧,就算是巨人症,也不可能长那么大,会有综合并发症,不用药物控制,寿命会很短。”阿透说道。

梁烟烟摇头,用手电照了照椅子坐垫部分的一个洞,“这是接屎尿的洞,他就是坐在这个椅子上的,而且不能移动。他可能不是巨人症,而是其他疾病。”

祠堂的墙壁上,包括横梁上,挂满了锦旗,全部都是有求必应一样的话,这是一个肉身的神龛,阿透这时候看到横梁的上面,放着很多卷起来线装书。梁烟烟喊了一声:“多大了,捉迷藏,出来吧。”说着再次拨通电话。

电话铃声一下就从阿透的身后响起,吓了她一跳,她立即回头,就听到电话铃声,是从一面墙壁里发出来的。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五章


“怎么在墙壁里?”阿透心里想,在墙壁里和在墙壁后,人的耳朵是可以分清楚的,除非这面墙壁是纸糊的,否则这手机应该就在墙的里面。

“装神弄鬼。”梁烟烟不吃这一套,按掉了手机,又喊了一嗓子:“黑瞎子,你出来,我知道你喜欢呆在黑的地方。”

整个空间还是一片安静,阿透打开手机,照了照四周,手机的信号时好时坏,光线照出去四五米,就什么都照不出来了。

“他脾气是不是有点犟啊。”阿透心里说,都已经到这个份上,这玩笑开的有意思么,还是说,他压根就不想和他们见面。不过梁烟烟也够倔的,如果是自己,就自己查自己的。

喊了几声,梁烟烟就来到手机响的墙边上,先用手电照墙壁的外表,这是面刷了白腻子的砖墙,已经很老旧了,上面都是霉斑,但没有缝隙可以把手机丢进去,梁烟烟看头顶,头顶直接连到屋顶,也没有缝隙。

顺着墙壁去找,也没有,这个祠堂还是比较完整的,如果有进入到墙壁里面的缝隙,那应该是在墙壁另外一面。

“不如我们自己找线索,就让他去吧。”阿透对梁烟烟说道:“不用强人所难。”

“他手机不会离身的,他就在这里。”梁烟烟往那张巨大的躺椅后走去,躺椅后面是放祠堂灵牌的地方,两边各有一道门,通往后院。

门已经没有了,走出去,是一个二进的院子,地上是铺着鹅卵石和青石板的,院子里还有造景,只不过现在全部都是杂草。

所有的墙壁外面,都有雨廊,就是围着围墙造了一圈屋顶,古色古香的,梁烟烟再次拨通了电话,顺着电话铃声过去,果然看到这道墙的外边,有一个很大的裂缝。

只用手电一照,就看到黑眼镜在那个裂缝里,直挺挺的站着。

梁烟烟回头看了看阿透,阿透也翻了个白眼,心说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恶作剧不像恶作剧,犯傻不像犯傻。这到底是在干什么?

他们走过去,阿透就发现不对,那是一个雕像,被塞在了缝隙里,墨镜带在雕像的脸上,手机塞在雕像的嘴巴里。雕像的大部分都在墙壁里。

两个人面面相觑,大哥显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后面瑟瑟发抖,不停的看表。

“他如果摘掉墨镜,说明附近有巨大的危险。”梁烟烟默默的说道。

“有——多巨大?”

“他和六七条鳄鱼躺在一个水潭里,他都不会摘眼镜。”梁烟烟说道:“没人见过他摘眼镜。”

“这种野村里,会有比六七条鳄鱼更危险的事情么?”阿透心想,梁烟烟已经拿到了黑瞎子的手机,在黑瞎子的手机上,有一条消息,按亮了就能看到。

黑瞎子留言:外面的雕像中,有一个,不是雕像。找地方等天亮再离开,不要轻易跑动。不要发出声音。

阿透走过去,看到了留言,背脊一凉,想起刚才一路过来,他们动静都很大。这时候,那个大哥忽然摔倒在地,看着一边的墙头,发出了一声惊呼。

两个人立即也去看去,就看到月光下,一个雕像的头,探出在墙头外面,在往里面张望,起码有四米高。

阿透刚想尖叫,被梁烟烟按住嘴,一下把她扯进黑暗中,梁烟烟死死箍住阿透,不让她乱跑。

那个大哥在院子的中央,吓的站不起来,他们就看到,从墙头伸进来一只长长的,极其瘦的手臂。指甲非常长,手上戴满了翡翠的手镯。起码有几十个。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二十六章

阿透看着那手长足有几米的手臂,慢慢靠近了大哥的脸,然后慢慢的伸进了大哥的嘴巴里。大哥吓得丝毫不敢动弹,手电正照在合适的方位,阿透他们就看到那手指,缓缓的就插进了大哥的嘴巴里。

手指非常长,就看着一点一点插进去,阿透几乎要吐了,觉得一定是插进胃里了。那大哥就像被魔怔了一样,整个人抽搐,翻白眼,但就是不跑。

大概过了三分钟时间,雕像把手指抽了出来,大哥立即就翻到开始呕吐,她们就看着雕像慢慢的退了回去,消失在夜色里。

确定那东西确实是走了,梁烟烟放开了阿透,阿透立即冲过去,扶起大哥。那大哥喉咙被插伤了,讲话非常费劲,一直说:妖怪,妖怪。

梁烟烟翻上房梁,四处看了一圈,跳了下来:“走了。我们小声说话。”

“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她看了看大哥吐出来的东西:“手指引发了呕吐反射。”

“它刮我的肠子,它刮我的肠子。”大哥说道,梁烟烟看了看呕吐物,她愣了一下,蹲下来,用手拨了拨,阿透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

“这不是呕吐物。”梁烟烟深吸了一口,看着阿透:“这是癌症组织。”

“什么?”

“司机,你是不是最近一直胃不舒服?”梁烟烟问道。

司机还惊魂未定,梁烟烟过去,拍了拍他的脸,司机才缓过来:“胃,是,有吐一点血,准备过几天去医院看看。”

梁烟烟解开司机的衣服,按了按他的腹部,又看了看呕吐物。

“你可能得了胃癌。”梁烟烟说道:“为什么会把癌组织吐出来?”

“啊啊?”大哥发出了劫后余生又得胃癌的声音。

梁烟烟从自己兜里掏出了一个旅行装的化妆水瓶子,用瓶盖刮了一点呕吐物,用OK崩封起来。放进自己兜里。

阿透有一点洁癖,看梁烟烟在大哥衣服上擦了擦手,就道:“传说里,那个长神仙,一直在救人,刚才那东西,动作很小心,是不是不是要害人,而是要救他。”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医学知识?”阿透问梁烟烟,后者抓住大哥,把他扶起来:“那个长神仙是不是能救人。”

大哥点头:“当年到这里来的人,都是来求治病的,但是他帮别人治完病,自己就会长高,都说是功德。”

“巨人症到这种程度,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痛苦。”梁烟烟说道:“难道他没有死,刚才那个黑影,就是他还活在这里。”

阿透道:“那他是个好人啊?为什么要杀我?”

“这个村子里,当年的事情,肯定有隐情。”梁烟烟点上一根烟,阿透就想起房梁上面的线装书,提议去看一看,三个人小心翼翼的回到祠堂里。梁烟烟翻上了房梁,房梁不是很结实了,她走的很小心,但是身上起的汗沾满了灰尘,她也顾不上了,把线装书,一本一本丢下来。

大概有一百多本,阿透翻了翻,发现都是账本。上面全是人名和年纪,得了什么病,病情如何,何时治愈,付了多少次善金。密密麻麻都记满了。

“真的是什么病都能治?”阿透数了数,真的是什么病都有,但都是重病。“他救了好多人啊。”

“能救人而不能自救,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之一。”梁烟烟也翻着另外一本,说道,大哥在边上就说:“两位老板,咱们走吧,你们这钱我也不要了,你们跟我出去,我送你们回去。这地方我呆不下去了。”

梁烟烟说道:“你不能走,我市里医院有朋友,你等一下要去检查你的身体。”

大哥又愣住了,梁烟烟说道:“你自己去医院要挂号排队等CT,我今晚就可以给你都做了,我都有医师执照。你老老实实在这里等我们。”

阿透没有听到这句,翻着账本,每本账本上都有一个:圣岁贰拾壹这样的数字。阿透皱了皱眉头,这是按照某个人的岁数整理的,是长神仙么?

她一本一本翻,翻到第三十岁的时候,这一本只有十几个的名字,而且,这些人的名字后面,都写着:死亡。

阿透想了想,到了三十岁之后,病人没有被救活。都死了?

“我有一个推理。”阿透鼓起勇气说道,梁烟烟说道:“别推了,这里有族谱,上面有长神仙的生平。”她举起自己手里的线装书,给阿透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第二十七章

原创 南派三叔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昨天
长神仙本纪在族谱中,有相对多的篇幅,大概有三到四页纸,对于族谱来说,已经很多了。但因为线装书,字号很大,所以实际上也没有太多内容。

和之前很多信息都有出入,族谱上的生平记录,和一路过来听到的都不相同,也不知道哪个为准,在族谱上,长神仙本名黄赛顺,出身之后,到四岁才逐渐开始说话,但虽然不会说话,一直以来行为上很聪颖。十四岁的时候,发了三个月的高烧,一直没有消退。高烧的时候一直在说:好高,好高。说是做梦一直梦到自己在云端眺望。

高烧经过多重治疗都没有效果,但是三个月后,就自动好了,之后便开始长高,并且,据说能看到人体上出现黑点。

按照长神仙的说法,那种黑点是飘忽不定的,不是实际的黑痣,而是一块发暗的区域,后来逐渐知道,那都是人的病灶,这里有相对详细的划分,灰色的部分,为羸弱的器官和部位,黑色则是重病,如果是黑种带红,则已经坏死如死物。

早年长神仙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就喜欢警示世人,但世人往往以恶言还之,而在当年长神仙也在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自己通体发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果然他越长越高,而且身上各处肿瘤频发,家里耗尽积蓄给他治病,也没有结果,疾病翻来倒去,弄的家道中落,本来家中就不富裕很快就一贫如洗。只好在家中等死,只吃一些遏制生长激素的药物,那时候他还只是长高,肿瘤也快速长大,但尚未危及生命。

当他长到一米九几的时候,体态上已经不似正常人,双手手指手臂都非常长,但人非常瘦弱,肌肉无法支撑骨骼,骨骼也容易折断,经常出现骨裂的情况。他此时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病灶黑点,灵动起来。自己似乎可以用意念将其移除或者增大。

他尝试如此,将肿瘤的黑点全部都移除,果然复查的时候,疾病全无,他心中欢喜。家中人以为奇迹,此时还没有人知道他能够治愈疾病,之后他开始祛除全身的黑暗,虽然没没隔一段时间,全身会再次发病,但他的病情总算是稳定了下来。

这段时间,他已经两米出头,但停止了长高,而且他的肌肉开始生长,人可以正常活动。

那个时候的长神仙开始正常的生活,世间的人们还没有发现他的能力,他也没有想过任何的宣扬,一切的转机,是因为他爱上了村里的一个姑娘。他虽然已经正常,但巨人症的骨骼还是异于常人,而他也太高了,高到没有办法和正常的女孩恋爱,特别是那个时代,极端困难。

而被一个两米多颧骨高耸的巨人症的人爱上,每天被人远远的在树后注视,而那人和树几乎一样高,也让那个女孩非常害怕。

很快那个女孩就搬走了,到了镇上,但黄赛顺此时已经看到了,那个姑娘的胸口,出现了黑点,他希望能够和女孩说明这件事情,但是女孩本身和家里人,都觉得非常恐怖,而且这种言论非常的不吉利。

所以直到女孩发病,病危,黄赛顺只能眼睁睁看着。但是女孩的家里人只觉得这是这个怪物的诅咒。当黄赛顺在医院的外面,墙外偷看女孩的病床的时候,女孩会看到一个可怕的头颅露出墙头,这被认为是女孩病情恶化的主要原因。


===写的太急,错别字见谅。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二十九章

这种顿悟难以用语言形容,从那一刻开始,长神仙忽然开始行医救人,即使他知道,他没救一次人,他自己的病就会严重一些,他就会长的更高。但他仍旧心无旁骛的做了下去。

后来潘播达看到新闻,来到他村里,开始研究他的时候,长神仙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已经不是一个渔村的野夫,他已经读完了将近3000多本各种书籍,沉默,安静。

潘播达问他,为何要放弃自己的人生,去拯救他人,长神仙告诉他:没有意义。

他自己的人生,他已经评判过了,在海边看海,他一年一年的往前看,已经看到了最终,他觉得毫无意义。就算能救治身边人的人命,人生也贫瘠无用,自己的能力,这种善缘,如果不能用到足够多人的身上,那有和没有,在时空中不会引起任何的波澜。

虽然他不知道救治那么多人,最后会引起什么样的善果,但他知道唯有把自己的能力这么使用,它才可能有一些些意义。

之前他害怕被伤害,人类总是一边享受它的好处,一边厌恶他的长相,甚至不敢和他对视。以至于他无法去感知对方,只是触碰的接触。而之后,他在救治这些病人的时候,全身心的去感受他们的人生,感情,喜怒哀乐,去体会他们大病的痊愈的狂喜,爱情的重燃希望,亲情的如释重负,他打开自己所有的感情,去体会无数的人生百态,他没有任何的负担,从容的走向死亡,过程中,他内心感觉到一种玄而又玄的情绪。

喜乐。

潘播达觉得长神仙成佛了,这个词可能比任何词都精确。这种一种大彻大悟的状态。

然而,人性的黑暗和破坏性,远比潘播达预料的要可怕很多,这个村子里,长神仙的宗教感逐渐成型,利用长神仙敛财的人越来越多。话说神恩如海,神威如狱,没有威慑的慈悲,会滋生人性中的恶念。

即使你是一个再好的菩萨,人这种东西,总有办法塑造你的缺失,毛病,他们可怜自己,怜悯自己,觉得自己获得的一切,都是应该的,人总觉得有老天爷在分配资源,自己总应该得更多,从来不觉得,生来人就应该一无所有。你但凡有所得都是身外之物,都应该感激。

但天上掉下珍珠,捡了一颗的人,一定会责怪老天爷,为什么不如捡了十颗的多。

长神仙身边充斥着争夺,村长把长神仙带来的收入,按照对长神仙的照顾,补贴给村民,初衷是好的,但有村民做了食物就放到长神仙门口,以示已经上贡了祭品,就在分配的时候要求最大的额度,食物大量腐烂,根本吃不完还是不停的堆起来,有人在长神仙四周开饭店,卖护身符,让长神仙开光,每天几千几千的竹签让他签上自己的名字,你给一千他就给两千,有村外的人,被排挤不是村内人,眼红不平,甚至为了均贫富,给长神仙下毒,想要毒死他。

上天的安排总是巧妙的,长神仙30岁生日之后,再次给人看病,此时的他,已经身高超过3米,这不是巨人症,在村里呆来两年的潘播达已经明白,这不是巨人症。这是一种未知名的疾病。

长神仙已经命不久了,他十分虚弱,他也十分渴望尽快迎来自己的解脱,然而,当他再次给人看病的时候,对方的病情,却加重了。

几次看病下来,病人快速死亡。而长神仙的精神状况,却越来越好。

他的能力逆转了,和他的外表匹配,他的能力让他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恶魔。

而一个救了无数人的人,当他救人失败了哪怕那么一次,世间所有的恶意,都朝他扑面而来。


明天是天真老师的生日。
#0305吴邪生日快乐#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三十章

之后的族谱里,没有记载太多长神仙的消息,似乎从长神仙开始不能救治别人这一刻,就没有人有意将其记入族谱。人的注意力一旦分散,就很难再恢复回来。

阿透合上族谱,叹了口气,后面的内容完全没有,也不知道刚才那个巨大的黑影是什么。但总算知道了,一切都是从这里起源,和这个叫长神仙的人有关。

“你觉得事情会往什么方面发展?”梁烟烟问她,阿透愣了一下:“什么?”

她还没有到随时可以走心聊人生的年纪,这样的问题有点错愕。

“长神仙的事情。”

阿透想了想,他会继续是一个好人吗?大部分人经历这样的事情,都会变成坏人吧,或者,会变成一个成年人,所谓修炼成佛,不就是修炼自己看清世界之后,还能够以温和的心态生活下去么。

无论是变成一个坏人,还是变成一个成年人,都违背童话里教我们的东西,但童话都是成人写的,是不是带着某种阴谋或者逃避呢?

“我希望能找到办法和自己相处,无论是什么方法,只要他可以,我就为他高兴。”

“为什么?他可能从那一刻起,害死了很多人,虽然都是无心的。他甚至可能变坏,成为一个恶魔。”

可是刚才那个黑影不是刚刚救了一个人么,这是怎么回事呢,黑眼镜说的那么恐怖危险,黑影如果是那个长神仙的鬼魂,不是只能害人,不能救人了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那他之前做了那么多好事,就不算了?”阿透问:“为什么大家看问题不看整体呢,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是不是我可以做一辈子坏人,临死的时候做件好事,大家都觉得可以原谅了?”

阿透说完这样的话,自己都很惊讶,她其实没有怎么思考,只是随口而出。

***************

“所以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三维生物对于过去是不重视的,他们重视的是未来,未来是和自己利益最相关的,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四维生物就不会这样选择,因为他们看到的好坏,就想看一块已经开始变质的苹果派,那些地方已经变质了,那些地方还可以吃,一目了然。”潘播达说道,他吃着苹果,长神仙躺着病床上。

解雨臣就躺在长神仙的边上,看着这一切。长神仙有潮汕的口音,他问潘播达道:“你有什么结果么?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我能做到这些事情。”

“我检查了你的血液,和骨髓,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你的大脑和普通人不一样。”潘播达拿出一张X光片,递给长神仙。

“你的大脑,在前额叶下面,有四个肿瘤,这四个肿瘤都已经停止生长了,但是他们压迫了大脑,将大脑中间的部分,往里压缩的很厉害。其中有一个肿瘤,非常的大,几乎有你四分之一大脑的大小,按照一般人你早死了,但是你剩下的大脑还在工作。”潘播达说道:“在中国历史上,只有两例这样的记载,有这种大脑的人,都非常长寿,但容易健忘。”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三十一章

长神仙没有说话,他似乎在思考,想了很久,长神仙说出了一个很长的单词。

“你是说,半脑切除术。”潘播达问他。

长神仙说道:“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翻译。”

“直接切除那颗最大的肿瘤和被压迫的半脑么?”

“不,不切除肿瘤,只切除被压迫的半脑,让另一半大脑得到缓解。”长神仙说道。

潘播达不明白,“为什么?”

“我在看镜子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我的脑袋里有巨大的黑块,说明那颗最大的肿瘤,不是疾病。不需要治疗。但是我能看到一些狭长的黑影,那些应该是被压迫的脑组织,那些才是应该切除的。”

“这种诊断理由,根本不可能打开这台手术,没有医生敢做这种手术。”

“潘医生。”长神仙至始至终没有抬起头来,他蜷缩着,脸就在解雨臣脸的边上,眼神空洞,似乎凝神着另外一个时空。“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我想和你说一下,他是一个系统的想法,你只需要十几秒就能明白。”

“你说。”

“我觉得我脑子里的不是肿瘤。”长神仙说道:“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我知道那不是肿瘤。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这几个球,就是让我变成这样的原因,我想在我死前,看一眼。”

“你在胡说什么呢?X光片上很明确,就是肿瘤组织。你看那么多书,你能看懂X光片的。”

长神仙眼皮都不眨一下:“增生组织在X光下都差不多的纹理,这几个东西,在X光不能显形,所以你只能看到上面的组织纹理。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如果不能显形,那——”

“潘医生,切开我的脑子吧,你会不虚此行的,我知道你相信我说的话,我脑子,有奇怪的东西。”

潘播达沉默了,他的脸色很沉重,回头看了看身后来往的其他医护和研究学生,轻声道:“没有人能开这台手术,我们拿不到批准的。”

“我已经购买了一个足够规格的手术室,我买了一栋房子,就在祠堂的后面,是一幢老房子,里面很宽敞,设备到了之后,您可以帮忙我安防一下,并做杀菌处理么?潘医生,我会写好免责的文件,虽然在本地法律可能不适用,但万一出事可以帮你脱一大部分罪,当然,实际上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我还存了一些血液,可以在手术的时候使用。”

“没有医院的后备,手术时候发生任何的意外,你都会几乎会立即死亡,我是可以开颅,但只有我一个人是不够的,我们需要足够多的熟手做这台手术。因为这个肿瘤太大了。里面血管的情况太复杂——”

“那不是一个肿瘤,那是其他东西。”长神仙再次强调。“你不想看看么,潘医生你是个好人,你想把这个机会给你。”

潘播达再次沉默,长神仙默默道:“保持我的意识清醒,如果我中途要死了,让我用监视器,看一眼我的大脑,我想见它。我别无他求。”

潘播达摸出烟,往外走,长神仙有眼泪流了下来,眼神仍旧空洞,他轻声道:“求你了。”

TOP

千面 第三十二章
解语臣阅人无数,他看着潘播达离开时候的表情,就知道他会答应的。

接着,幻影逐渐消失,他的一边意识,回到了自己的病房里。

他看到的东西如此清晰,他缓了好久,才逐渐适应,长出了一口气。

“在想什么呢?刚才忽然质问我。”边上的医生问他,他们似乎很熟悉,解雨臣默默道:“以为你给我用了什么药物,看到了一些幻觉。”

“脑震荡有可能会有一些意识上的问题,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屠癫。”解雨臣看着他:“你是不是又升官了?”

“医院想留住我,这些是成本最低的方法了。”屠癫医生十分年轻,他的五官比解雨臣硬朗,但是眉宇之间有一些相似,身高很高,站得笔挺。

“这些都是过眼云烟,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就这一关过不了呢?”

“我得过不了啊,我要是过去了,我这活着就更没意思了。”屠癫检查了一下解雨臣的瞳孔,各种反射反应,看了看X光片。

“我问你啊,半脑切除术是什么?”

“治疗癫痫啊,致痫灶一侧的大脑半球皮质完全或次全切除,保留基底节及丘脑。”屠癫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损坏的钱包,是解雨臣的,递给他。“你钱包在车里找到了,这么多年了,钱包里还是没人的照片。只有一张风景照。你拍的这张风景照片到底是哪里,为什么一直带着。”

“怎么就治疗癫痫了,你能说清楚么。我隐私你就那么感兴趣,每次都问。”

“你从小就是我偶像么。你的一切我都有兴趣。”屠癫拿出一个苹果给解雨臣开始削起来:“切掉一点脑子,癫痫的好转率达到80%到100%,智力会提升,不过这是破坏性的治疗方式,都是用于没有办法的重症,很多人切完了,20年内都非常嗜睡。这很有意思,这反向推理出很多大脑的运作规律。”

“什么规律?”

“如果你只剩下了一部分大脑,你通过生活进行刺激,把剩下大脑的棘突进行各种连接,但是你还是没有办法达到完整大脑的功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终有一天,你的大脑会修补完成,功能恢复正常。”

“你这是胡扯吧。”

屠癫把苹果自己吃了,解语臣以为他会给自己吃,但屠癫很快就吃完了。

“如果脑内肿瘤到了一半大脑的体积,会产生什么问题。”

“死。”

“一定会死么?”

“如果是在颅腔内,那死亡的可能性极大,但是如果有一部分在颅腔外,我记得印度有一个人,脑瘤和脑子一样大,我们叫他葫芦娃,切下来的肿瘤有4斤重,现在活的挺好。反正大脑不能压的太厉害,压力有地方去,就会好很多,如果没有,那压到重要区域就会死。”

解雨臣心说和自己的尝试差不多,而且没有具体的X光片,也没法说的更详细了。他继续问道:“除了肿瘤,人的脑子里还会长什么,和肿瘤很像?”

“还会进水。”屠癫说道。

解雨臣翻了个白眼,屠癫就想走:“你没事了,睡几天吧,你脑震荡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知识吧。”

“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

“我刚才看到一些幻觉,都不是我经历的事情,很真实,脑震荡会这样么?”

“你能看到的东西一定是你大脑里有的,不在你的表层意识里,就在你的潜意识里,你看到的东西,可能是你潜意识里的结论。”屠癫说道。“你最近在思考什么,你觉得你还没有想明白,你的潜意识已经想明白了。”

解雨臣看着天花板,屠癫往外走,走了几步:“之前我和你提的合作?”

“如果我不和你合作,你会在我的药物里下毒么?”

“不会。”

“我不和你合作。”

屠癫一笑:“我会继续公关你的。”

“过几天回家看看长辈。”

“那是你的家。解当家。”

屠癫已经走远了,解雨臣看着他的背影,他可能已经比自己高了,两个人少年时候,一起面对的那些阴霾,已经变成了遥远的过往。他已经和当时,不是一个人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 第三十三章
阿透和梁烟烟从祠堂院子后面的破洞出来,小心翼翼的用手电照了照后方,后面是一个山坡,上面都是杂草,阿透的心跳已经跳到了两百多,眼睛都有点紧张得看不清楚。

山坡上面有很多长神仙雕像,手电划过雕像的部分,能确定不是活物,因为雕像很多都穿着衣服,所以活死难辨。阿透不敢走近雕像中间。他们在山坡前犹豫了很久,梁烟烟终于放弃,他们顺着墙根,绕过了这个山坡。

山坡后面还是村子,梁烟烟先看到了一颗很大的树,在树的后面,有一块特别平坦,长满杂草的区域,面积很大。在这个区域的四个角上,还堆着一些青砖。

梁烟烟蹲在地上,拨开地上的草,能看到地面上有砖石。草都是从缝隙中长出来的。

“这是个大洋宅,当时下南洋的侨民回乡之后,建的宅子,后来长神仙买了下来。”后面的大哥跟着。走路的样子像个小媳妇。

“是不是这个房子?”梁烟烟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照片,里面拍了解雨臣的房子。

“你还存了啊?”阿透心说,她自己是没有随手存别人房子外观的习惯,不过一想梁烟烟是来处理解雨臣房子问题的,有照片也无可厚非。

大哥就点头,梁烟烟对阿透说:“原来解老板的房子,就是从这里运过去的,这种房子有专门的公司,可以全部拆卸,修理,然后重新装回去。”

阿透哦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发表什么意见,她意识到侦探工作虽然是一件美事,但自己似乎不擅长,梁烟烟说什么,她都觉得很有道理。在梁烟烟发表议论之前,她的脑子是一片空白的。

梁烟烟走到这块地基的中心,点上烟,她的肋骨又开始疼起来,又吃了两颗药,阿透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但是梁烟烟动作太快了,瞬间就吞了下去,阿透下定决心,如果她再这么吃药,自己一定要药抢过来。

梁烟烟点上烟之后,自己抽了两口,就把拿烟的手伸直,她的烟很奇特,烟气很重,很多,迅速落下,用手电一照,就看到烟缓缓顺着地面延展开来。

梁烟烟难道是个外号,阿透露出了问号脸,大哥就叫了起来:“这烟在走。”

他们三个都看到,烟落到地面上之后,开始往砖石的缝隙里流下去。梁烟烟蹲下来,抽了很大一口,朝前吐去,迅速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方形的区域,四边的线条是四条地面砖的缝隙,烟往缝隙里灌去,似乎是一个暗门。

梁烟烟说道:“地下室的门。”说着上去,从包里掏出了一把小伞,抽掉伞柄是一根很长的钩子,她插入砖缝中,勾了几下,一拉,把一道砖头伪装的门,拉了起来。露出了一口入口。

缝隙中早就爬满了各种没见过的虫子,阿透退后了一步,梁烟烟用手电一照就跳了下去。

阿透用手电一照,下面有楼梯,很小的铁楼梯,门口散发出非常难闻的霉味。她看了一眼大哥,大哥说:“你下去我就下去,你不下去我也不下去。我不能一个人。”

阿透小心翼翼的扶着扶梯往下,此时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她只感觉,无比的刺激,似乎她不想停下来。

下面的地下室并不大,阿透下到楼梯底层,一照四周,就看到了一台手术床,和无影灯。她转了一圈,发现这地下室就是一个完整的手术室。但墙壁上有很多大概油桶粗细的洞,洞非常深,不知道通往哪里,用什么挖的。

“这是一个最高标准的手术室,进行脑科手术的,而且是可记录的。你看。”梁烟烟指了指手术床边上的一些支架,上面有监视器和监控头。“这是记录手术过程的录像设备。”她照了照另一边的一个支架,贴墙放的,上面全部都是X光照片。

她上去拿起一张来,用手电照起来。

阿透看不懂,她的目光被另一边的书架吸引,上面全部都是录像带,她拿起一盘,写着手术2月15日,术前准备以及患者自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千面第三十四章

与此同时,大哥也几乎是爬着下来,他扶着栏杆,战战兢兢的看着她们。

阿透觉得这个当地人有着可贵的品质,他虽然胆怯,想要离开这里,但他只提了两次,就没有再提,他也没有逃走,也没有多问,而是压抑自己的恐惧,跟着她们。

看着他胆战心惊,却永远都在的状态,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可爱了。

大哥对于她们在看的东西并没有兴趣,他的注意力立即被墙壁上的大洞吸引了,他到了洞口,用手电往里照,阿透一边把录像带拿给梁烟烟看,一边注意大哥的动向,一般恐怖片里,这个龙套会在用手电探望洞内深处的时候,直接被东西拖进去。

然而大哥看了半天,没事,他也没有像电影里的龙套一样,把自己的身体上半身伸进去看,而是保持着一个随时可以往后跳脱的距离。

梁烟烟看了看录像带,开始在四周找东西,不知道要找什么,阿透问她,她就道:“全部带走。”她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就看了看大哥,快速开始点这些X光片,又去磁带的架子上,点录像带的数量。一共是十八张X光片,六盘磁带。她对大哥道:“你把这些东西都运回到车上,然后你不用回来了,在车上等我们。”

大哥没有回答,而是一直看着那个洞口,梁烟烟和阿透对视了一眼,两个人走过去,就看到在其中一个洞口里面大概六七部的地方,点着三支香,香还在冒烟。“黑眼镜进去了。”梁烟烟把手里的X光塞在大哥手里,又把六盘录像带,放上去。“数目数清楚了,要是少一张我就不付钱。快走吧。”

“你们两个女孩子行不行?”大哥问道。

“走。”梁烟烟已经跨上了洞口,往洞里爬去,大哥一看,这是要进去的节奏,也就不再多问了。赶紧往地下室上面回去。

阿透跟着梁烟烟,她觉得自己已经疯了,她已经无法拒绝面前这个女人了,这个女人现在让她做什么,她都可能去做。她也跟了上去。

“你倒是完全不害怕。和你之前的样子完全不一样。”梁烟烟往洞里走了几步,洞里只能蹲着走,她跨过三根香,看着跟进来的阿透。

“你不是也不害怕,我想人和人,都是人,你不害怕,我不需要害怕啊。”

“我和你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阿透说出的倒是她的心里话,她确实觉得别人能做的事情,就是人能做的事情,至少不需要在做之前就胆怯吧。梁烟烟的能力肯定比她强很多,但可能是因为年青,她觉得也没强到达不到的程度。

“那个男人往哪里走,你就往哪里追,你是不是和他有过节。”阿透问梁烟烟。

“他如果把事先解决了,我就拿不到钱了。”她点上一支烟,打火机光亮起来,照出来前面有岔道,梁烟烟把烟放在岔道口。看气流从哪儿出来,往哪儿去。

“没有气流的是死路,气流最大的,是最短的路径。”

“这些洞是谁挖的?”阿透看了看洞壁,都是泥土,挖的参差不齐,不像是工具做的,反而是动物。

梁烟烟没有说话,反而看了她一眼,阿透瞬间明白了:“你是说,长神仙?”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