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古董诡局》鉴宝节目引出的黑暗链条-尹剑翔
天下霸唱2019新作《崔老道传奇2:三探无底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
交 换(1)
------------

  申三江没有死。
  他被舅舅救了。他离开家之后,舅舅发现他一个人划船进了芦苇荡,立即叫起了瘦瘦她爸,两个人划一条船跟着他。
  他担心外甥再出什么事。
  起风之后,他看到申三江的船好像接近了一条船,可是,等他们靠近之后,却发现两条船上没有一个人。
  接着,舅舅察觉到水下似乎有声音,还有气泡冒上来,无疑有人落水了。
  于是,他和瘦瘦的父亲一起跳进水里救人。他们竟然救上了两个人,一个是申三江,一个是万历。
  他们被捞上来之后,都昏厥了。经过简易抢救,他们像儿时那次落水一样,一先一后苏醒过来。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舅舅紧紧握着万历的手,又喜又气。他没指望儿子回答,因为儿子多少年来从没有说过一句话。
  没想到,这一次,万历却说话了:“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舅舅一下就傻了:“你,你,你明白了?”
  万历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身边的申三江,清清楚楚地说:“怎么,过去我一直糊涂着?”
  舅舅高兴得一下跳起来:“三江,三江,万历好了!”
  申三江呆呆地问:“三江?谁叫三江?”
  不久,村里又有人称,看到那条幽灵船出现了,它漂泊在黑糊糊的水面上,只有一个拱形的船舱,挡着帘子……
  这次,不知道是不是造谣。
  你死我活
  汪东端起了那个有安眠药的酒杯……
  贾小亮低着眼,紧张得全身都好像失去了知觉。
  刚才,趁汪东出去上厕所,唐景山把安眠药碾成的粉末倒进了他的啤酒里。那药量足以让一头公牛沉沉地睡去,万劫不复。
  贾小亮清楚,万一汪东发现这杯酒有问题,那么,他和唐景山今天谁都活不了。
  如果不用安眠药,唐景山和贾小亮根本杀不死汪东。他们两个都很瘦弱,而汪东却高大威猛,令人生畏。
  房子很破旧,灯也很暗。外面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叫。
  昨夜,他们三个人驾驶面包车逃离了家乡,来到这个偏远的小镇。今天一早,他们临时租了一间房,藏匿下来,打算在这里避避风头,再想下一步……
  面包车是贾小亮的。
  突然,高大威猛的汪东把酒杯放下了。
  贾小亮抖了一下。
  汪东说:“来呀,我们成功了,碰一下。”
  “对对对,碰一下。”
  贾小亮颤颤地把酒杯端起来,唐景山也跟着端起来……
  过去,这三个人是中学同学。
  毕业后,他们都没有考上大学,贾小亮开面包车拉活挣点钱,唐景山一直闲着,成了小混子。而汪东到漠河去了,听说是去淘金。
  一年后,汪东两手空空地回来了。
  那段时间,三个人来往最密切。
  大约过了半年,汪东的老爸通过关系,把他安排到了银行工作,他就很少找唐景山和贾小亮了。
  唐景山和贾小亮经常一起赌钱,一起嫖娼,关系不断加深。前些天,他俩从一个发廊出来,一起吃夜宵时,唐景山想出了一个发财之道:和汪东联手,利用他的职务之便,里应外合,从银行里搞出100万元,然后,三个人逃之夭夭。
  第二天,他们就找到汪东,把这个想法对他说了。他们了解汪东,他不但长得壮,胆子也大。他在漠河好像有命案。
  汪东听了后,没表态。看得出来,他有些犹豫。
  当天晚上,唐景山又带着贾小亮找到他。喝了一瓶白酒之后,汪东阴着脸,吐出了一个字:“干。”
  没有汪东,唐景山和贾小亮不可能从银行拿到钱。而没有唐景山和贾小亮,汪东的钱也不能从银行拿出来。
  为了事情暴露晚一些,三个人把作案时间定在了周五,就是昨天。银行至少要在周一才能发现钱不对,而这两天,他们早逃到了外省。
  成功其实很容易。现在,他们共同拥有了100万。
  100万。
  一百捆百元钞票,都是崭新的。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
交 换(2)
------------

  唐景山和贾小亮之所以要除掉汪东,主要是担心被警察抓获。
  银行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的职员汪东携巨款潜逃了,警方会四处抓捕他。假如让汪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警察就永远找不到他,那么就死无对证了。大家会认为,这家伙可能逃到了国外……
  找不到汪东,任何人都怀疑不到唐景山和贾小亮,他俩可以大摇大摆地回家。
  租到房子后,汪东倒头就睡,唐景山和贾小亮则悄悄离开了,他们到农具商店买了两把铁锹,然后开车上山,选了一处弃尸地点,挖坑。
  那里是一片很大的树林,远离盘山公路,荒草丛生,怪石嶙峋,四周不见一个人影儿。
  两个人干了一个多钟头,挖了一个两米半的深坑。
  贾小亮说:“行了吧?”
  唐景山看了贾小亮一眼,说:“埋得越深越好。最好等他变成一堆骨头的时候,都没有人发现。”
  又往下挖了几尺,贾小亮说:“现在够深了。”
  唐景山说:“再扩大一点。”
  贾小亮说:“咱们得赶快回去了,不然一会儿汪东醒过来会怀疑的。”
  唐景山想了想,说:“这样,你先回去,他要是问我,你就说我在街上买点吃的。”
  贾小亮就一个人开车下山了,留下唐景山继续挖那个坑。
  中午的时候,唐景山才回来,他扛着那两把崭新的铁锹……
  ……突然,汪东又把酒杯放下了。
  此时,他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都牵扯着贾小亮的全身神经。
  汪东的眼睛从唐景山和贾小亮的中间穿过,朝后面看去:“那里怎么出现了两把铁锹?”
  唐景山和贾小亮都没有回头,好像谁回头看谁就得做出解释似的。
  他们互相看了看,唐景山说话了:“那是我上午出去买的。”
  “你买它干什么?”
  唐景山回避着汪东的眼睛,低低地说:“我总担心警察突然闯进来,或者有人来抢钱……”
  “那东西除了挖坑,什么用都没有。”汪东冷冷地说。
  “我们手上有两个硬实的家伙,心里有点底。”
  唐景山为两个人解了围,贾小亮也不能干瞪眼,他举了举酒杯说:“汪东,咱们喝!”
  汪东又把酒杯送到了嘴边。
  唐景山和贾小亮一边小口抿一边在酒杯的掩护下偷看他。
  汪东警觉地说:“嗯,好像有一股怪味?”
  贾小亮又哆嗦了一下。
  汪东像狗一样伸出鼻子四处嗅。
  贾小亮急忙说:“是汽油味吧?刚才我修了修车。”一边说一边掏出一支烟,点着,猛抽了几口。他的手抖得厉害。
  汪东说:“对,车得修好,万一有突发情况,千万别开不走。”
  唐景山说:“汪东,你快喝吧。”
  汪东笑了笑,他端详着唐景山的眼睛,问:“你这么急干什么?”
  唐景山一下卡了壳。
  汪东把视线收回来,看着酒杯说:“小亮,你的脸色很不好。”
  这时候,贾小亮都想站起来逃了!他觉得,汪东好像什么都知道了。假如一露馅儿,他马上就会跪倒在地,告诉汪东,杀他是唐景山的主意。
  汪东又把眼睛射向了唐景山。
  “还有你,你的脸色也难看。你俩有事瞒着我。”
  “咱们三个现在是一条线上的蚂蚱,跳不了你,也蹦不了我,我们怎么会有什么事瞒你呢?”唐景山说。
  汪东淡淡地笑了笑,又意味深长地看墙角那两把铁锹:“你为什么不买三把,只买两把呢?”
  “汪东,你,你别多想啊。”贾小亮说话都结巴了。
  汪东看了看贾小亮,又看了看唐景山,突然说:“你俩敢杀人吗?”
  “杀……谁?”唐景山问。
  汪东大笑起来:“我白天睡觉做了个梦,梦见你俩把我杀了。”
  唐景山极其不自然地说:“汪东,看你说的,我们怎么能杀你呢!”
  汪东继续说:“你们还用车把我拉进一个树林里,把我埋了。”
  贾小亮看着汪东傻笑起来:“嘿嘿嘿嘿嘿嘿……”
  唐景山看了看贾小亮,也跟着傻笑起来:“嘿嘿嘿嘿嘿嘿……”
  汪东也哈哈大笑。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
交 换(3)
------------

  很快汪东就不笑了,他说:“什么梦都可能做啊。最后,我还梦见,你们把我的尸体推进那个土坑的时候,我把你俩都拽了进去。”
  汪东说这句话时,眼睛里闪过一丝冰冷的光。
  贾小亮惊恐地看了看唐景山。
  汪东举了举酒杯又说:“这个梦还没有完。最后我梦见被我拽进土坑里的那两个人不是你俩。”
  停了停,他低声说:“——是我在漠河杀掉的那两个人。”
  贾小亮和唐景山都愣愣地看着汪东。
  汪东也眯着眼定定地看他俩。
  “我把他俩约到我的住处喝酒,喝得差不多了,我慢腾腾地拔出刀子说,我得送你们哥俩上路了。他俩一看大事不好,起身就跑——可是,很遗憾,他俩一个都没跑了,我像杀鸡一样一个接一个地杀掉了。”
  这时候,贾小亮恨不能一头撞过去,把汪东那个酒杯撞翻,摔碎。汪东肯定已经知道他们两个人的阴谋了,不然,他怎么会说这些话?
  他要崩溃了。此时,他的精神支柱是唐景山怀里的刀子。
  他知道唐景山的怀里藏着一把刀子,那本来是一个工艺品,但是被唐景山打磨得特别快。万一拼了命,他希望唐景山用那把刀子一下就扎进汪东的心脏。
  他没想到,汪东说完这些话,一扬脖子,把那杯啤酒一饮而尽。
  唐景山急忙说:“汪东,你吃点菜。”他的声音颤颤的,有激动也有紧张。
  汪东咽进最后一口啤酒,突然盯住了贾小亮,眼睛射出了咄咄逼人的光。
  “这酒味不对。”他说。
  贾小亮急忙避开他的眼睛,转头看唐景山。
  唐景山说:“是吗?”
  他一边说一边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吧嗒吧嗒嘴,说:“可能是过期了。汪东,你吃点菜。”
  汪东夹了一口菜,吃进去,一边嚼一边还是看墙角那两把铁锹。
  贾小亮和唐景山都低下头,不看汪东的脸,一口接一口地抿酒。他们都在用眼角观察着他的反应。
  汪东自己又倒了一杯啤酒,喝了下去。
  窗外的那条狗又叫了起来。唐景山警觉地听了听,说:“不会是警察吧?”
  汪东说:“不可能。”
  说了一会儿话,汪东的眼睛越来越蒙。终于他说:“我困了,先睡一会儿啊。”
  唐景山说:“那你躺下吧。”
  汪东站起来,摇摇晃晃走到床前,一下就躺了上去。
  贾小亮装作没事一样看着他。
  汪东眼里的光好像一点点散了,他迷迷蒙蒙地看着唐景山和贾小亮,含混不清地说了一句:“……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贾小亮和唐景山互相看了一眼。
  他们再看汪东时,他的双眼已经沉沉地闭上了。
  两个人死死盯着汪东的脸,过了好半天,还是一动不敢动。
  终于,唐景山试探地叫了一声:“汪东……”
  汪东没有答应。
  唐景山朝贾小亮使了个眼色,指了指屋外。贾小亮以为他想动手了,使劲皱着眉朝他摆手,意思是——现在肯定不行。
  唐景山摇摇头,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朝他勾手。贾小亮这才明白,他是在叫自己出去。
  他轻轻走出屋子之后,唐景山就把门锁上了,然后两个人气喘吁吁地来到院子外,蹲在黑暗中,都不说话,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过了大约一个多钟头,他们才返回了屋里。
  汪东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汪东。”唐景山声音不大不小地叫了一声。
  他没有反应。
  唐景山走上前,像触电一样伸手推了一下他,迅速缩回来。
  汪东变得像木头一样僵硬。
  唐景山摸了摸他的心口,大声说:“来,抬他上车!”
  贾小亮一步就跨过去,抱起汪东的上身。唐景山抓起汪东的脚,两个人歪歪斜斜地走出了房子。
  贾小亮感到这家伙的尸体简直比一头熊还重。
  他们把汪东抬上车时,汪东的脑袋磕在了坚硬的车门角上,“哐当”一声,血就流出来了。
  贾小亮的心一哆嗦,但是他马上想到,汪东已经是一具尸体,再也不知道疼了。
  贾小亮在前,唐景山在后,把汪东弄上了车。
  “来,把他翻过去。”贾小亮说。
  “为什么?”
  “他脸朝上,我看着害怕。”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
交 换(4)
------------

  两个人又把汪东翻了过去,让他脸朝下趴着了。
  唐景山跑进房子去拿铁锹。
  贾小亮一个人在车里,十分恐惧,他踩着汪东厚实的后背,一步就跳下来,把车门“啪”地关死。等唐景山出来后,他才从前面钻进驾驶室,把车发动着。
  唐景山也钻进来,坐在了他旁边。
  他背着那个装着100万人民币的旅行包。
  面包车开出了院子,朝山里开去。
  贾小亮全神贯注地开车,唐景山贼眉鼠眼地朝四周张望。
  小镇的人都睡了,一片死寂。
  出了镇子,突然车轧在一块石头上,猛地颠了一下。
  贾小亮听见后面的尸体响了一下,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那个庞然大物竟然翻过身,脸朝上了。
  他顺手拿起车上的一个撬杠,说:“景山,你……再砸他几下。”
  唐景山也朝后看了看,有些犹豫地说:“不用了吧?”
  贾小亮觉得唐景山是不敢。
  “砸。万一他没死,缓过来,咱俩都得死在他手里。”
  唐景山接过沉甸甸的撬杠,从两个座位中间爬了过去。
  “朝脑袋上砸。”贾小亮叮嘱他。
  “噗!噗!”贾小亮听见撬杠砸在脑袋上的声音。然后,唐景山气喘吁吁地爬了回来。
  车已经远远离开了小镇,开到了山上。
  路况很糟糕,车不停地颠簸。
  一个毛乎乎的活物,突然从两旁的一棵茂密的树上飞下来,撞在了面包车的挡风玻璃上,又仓皇地飞走了。在明晃晃的车灯中,贾小亮看见了它没有嘴。
  “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儿。”贾小亮突然说。
  唐景山把手伸向怀里,回头看了看脸朝下的汪东:“怎么了?”
  贾小亮想了想说:“不知道,反正我感觉不对劲儿。”
  “你是说他?”
  “嗯。”
  “你别吓我啊。”
  “可能是我紧张过度了。”
  这时候,贾小亮忽然多了一份恐惧。
  唐景山把手伸向怀里的动作,使他想起唐景山的那把刀子——埋汪东的时候,唐景山会不会杀了自己,和汪东一块埋了呢?那样,这100万就是他一个人的了……
  他转头看了看唐景山,唐景山也转头看了看他。
  两个人同时回过头,看前面。
  “景山,其实我一直觉得你这个人挺讲义气的。”
  “……”
  “汪东这个人不行,太狠毒,杀他算是除了一害。”
  “……”
  “两个男人只要一起嫖过娼,就没有什么可以遮掩的了;再一起杀过人,那肯定就能成生死之交。”
  “……”
  贾小亮意识到唐景山一直没说话,就问:“你怎么了?”
  唐景山看着前方的路笑了一下,说:“你开始防备我了。”
  “你误会了,没有,真的没有。”
  接着,两个人都缄默了。
  面包车离开了公路,开向那片树林。面包车不停地颠簸,尘土飞扬。
  有人咳嗽了一下。
  是那种憋不住喷出一点点的咳嗽,很压抑。
  贾小亮惊恐地转头看了看唐景山:“是你吗?”
  “你说什么?”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
交 换(5)
------------

  “是不是你咳嗽?”
  “没有哇。”
  车里总共三个人,其中一个死了。贾小亮自己没咳嗽,唐景山说他也没咳嗽,那是谁?
  贾小亮蓦地后悔了,他不该一路上都在说汪东的坏话。虽然这个恶人死了,可是他的耳朵一定还听得见!
  “我听见有人咳嗽。”
  “你听错了,是排气管放炮。”
  车突然不走直线了,像一头发疯的公牛,左右摇摆起来,贾小亮使劲把握着方向盘。
  唐景山问:“这车怎么了?”
  贾小亮说:“肯定是车胎爆了。”
  停了车一检查,一只前轮果然瘪了。
  “真是怪事……”贾小亮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手忙脚乱地开始换胎。他用千斤顶支起车身,卸下瘪了的轮胎,又滚来备用轮胎……
  唐景山找了一些旧报纸,跑到草丛里去解手了。两旁的草木黑糊糊的,显得很阴森……
  正当贾小亮坐在地上拧螺丝的时候,有人悄悄地接近了他。
  他猛地回过头,看见唐景山已经离他只有几步远了。
  月亮晦涩,唐景山黑着脸,看不清表情。
  贾小亮一下就站起来。
  唐景山停住了,他没事一样说:“完了?”
  “还没拧紧。”
  “那你拧啊。”
  他说完,就站在了那里,好像在等着。
  贾小亮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猜测,只要自己一坐下去,背对唐景山,他就可能举刀子扎进自己的后心。
  但是,贾小亮总不能让他走开。如果打草惊蛇,那么他可能就连遮掩都不遮掩了。
  贾小亮心虚地蹲下身,一边拧螺丝一边回头跟唐景山说话。
  唐景山的脑袋插进了幽邃的夜空中,看不清表情。
  “哎,你说,我们拿这钱干什么?”贾小亮假装很憧憬的样子。
  “想干什么干什么。”唐景山的语调平淡如水。
  “其实我要那么多钱没用,你给我换个新面包车就行了。”
  唐景山笑了笑,有点戏弄地说:“不,一人一半。”他说着,慢慢朝前凑了一步。
  贾小亮一下站起来,说:“好了。”
  实际上这个地方离他们挖好的土坑已经不远了,面包车大约又走了十几分钟。但是这一段没有路,长满荒草,坑坑洼洼,走得很费劲。
  到了树林前,两个人跳下车,把死沉的汪东拖下来,抬着他朝树林里走了一段,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离那个土坑还有几十米。
  他俩浑身就像散了架,坐在地上喘息。中间隔着高大的汪东。
  过了一会儿,唐景山缓过来一点,站了起来:“等我一下,我去把铁锹拿过来。”说完,他摇摇晃晃地朝远处的车走去。
  只剩下贾小亮和那具尸体了。
  风大了起来。
  贾小亮也站起来,心虚地离开那具尸体,走到了那个埋尸的土坑前。黑洞洞的土坑,又深又大,像地狱的入口……
  贾小亮又紧张起来——唐景山挖这么大的坑干什么?
  返回来的时候,他看见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飘动。弯下腰,眯起眼睛仔细看,是汪东的头发。他的头发挺长,被风吹得舞动起来。
  他打个冷战,警觉地停在了离尸体很远的地方,不敢走过去了。
  唐景山跑过来时,发现了贾小亮和汪东的距离发生了变化,他笑了,他的笑在黑夜的风中令人不寒而栗:“你胆子挺小啊。”
  “不是,刚才他的头发在动……”
  唐景山抬起腿朝汪东的脑袋狠狠踢了一下,好像踢在了一块石头上:“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我不怕,是他的头发……”
  唐景山把铁锹插在土坑旁,走回来,说:“抬吧。”
  贾小亮走到尸体前,伸手抓脚脖子。
  唐景山说:“这家伙的脚脖子和柱子一样粗,你抓不住。你去抬手。”——后来贾小亮才知道这都是唐景山有意安排的细节。
  他绕到尸体的头上,抓起尸体的两只手腕子。这恶人的手腕子跟平常人的脚腕子一般粗。
  两个人拼命往起拽,尸体刚刚离开地面,“扑通”一声又滑落下去。刚才,两个人把汪东从树林外抬到树林内,力气都使完了。
  他们疲惫不堪地坐在地上。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
刚刚挖好的坟墓(1)
------------

  贾小亮的手“突突突”地抖,那是严重体力透支的结果。
  风一阵阵吹过来,树叶“呼啦啦”响。唐景山警惕地四下看了看。
  贾小亮突然说:“把他分解了吧?”
  唐景山隔着汪东高大的尸体看过来:“嗯?”
  “你不是有刀子吗?”
  “骨头弄不断。”
  “那就把他的脑袋切下来。”
  “多此一举吧?”
  贾小亮掏出烟,要点,唐景山制止了他:“烟头太显眼了。”
  贾小亮就把烟放进了口袋。
  “哎,你说,人的脑袋有多重?”他问唐景山。
  “我想,没人称过。”
  “也是,肯定没人称过。”
  这次,他们歇了好长时间,终于把汪东的尸体抬了起来,趔趔趄趄地抬到了刚刚挖好的坟墓前。唐景山说:“我喊一二,我们一起扔。”
  “好……”
  “一二——”
  就在这时,贾小亮明显感到汪东的两只手慢慢用了力,反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腕子!他惊骇地低头看了看汪东的脸,头发“刷”一下就竖了起来——夜色昏暗,他隐隐约约看见了一双阴冷的眼珠子!
  “扔!”唐景山一边喊一边用力一甩,把汪东的腿扔了下去。
  而汪东死死抓着贾小亮,一下把他也拽了进去!他是面朝下摔下去的,眼前“轰隆”一黑,睁开眼时已经在深深的土坑里了,嘴里摔得都是血。潮湿的土腥气从四面渗出来,那是坟墓的味道。
  贾小亮吃力地掉转过身子来,一张黑糊糊的脸已经近近地贴在他眼前。贾小亮定定地看着这张脸,眼泪“哗哗”地流下来,那是恐惧、绝望、委屈、悔恨、愤怒、悲伤、求饶……
  汪东说话了,他的声音像鬼一样:“听说,这个地点是你选的?”
  “……”
  “你的耳朵真灵啊,我趴在车上实在不舒服,翻了个身,就被你听见了。”
  “……”
  “你想知道我的脑袋有多重,是吗?是十四斤半。你的呢?”
  “……”
  现在,贾小亮明白了,汪东和唐景山在合伙玩他。
  汪东用蒲扇一样的大手替贾小亮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
  贾小亮受惊地抖了一下,说:“汪哥,求求你,不要活埋我!”他的声音像风中颤抖的蛛丝。
  汪东摇摇头:“我是种了你,就像是种萝卜。明年,说不准这里又长出一个贾小亮,那多好玩啊。”
  这时候,唐景山在上面喊:“汪东,快上来吧,我们赶紧埋了他。”
  汪东朝上看看,又低下头,小声说:“别怕,唐景山会和你在一起的……”
  说完,他纵身一跃,双臂搭住土坑的边沿,要爬上去了。贾小亮号叫一声,抱住汪东的腿,张开血盆大口,恶狠狠咬上去。
  一块肉被生生咬了下来,隔着布,那块肉掉在了裤子里。
  汪东连叫都没叫,只是用力一蹬腿,就把贾小亮踹倒了。
  他麻利地攀上了地面。
  贾小亮一边往起爬一边号啕大哭:“唐景山啊,他要杀你呀!……”
  他话音未落,唐景山就从天而降。
  他也是脑袋朝下掉下来的,“轰隆”一声,重重砸在了贾小亮的身上。贾小亮被压倒在土坑里,唐景山摞在他身上。
  这时,贾小亮已经崩溃,他惊骇地大叫着,手乱抓乱挠,脚乱踢乱踹。
  土块已经铺天盖地地落下来……
  汪东把土坑填平之后,在光秃秃的地面上扔了一些荒草,然后,坐在上面,撕下裤腿,摸了摸那块缺失的伤口,用撕下的裤腿把它紧紧包扎了。
  地面下似乎在微微地拱动,也许他们还在土里挣扎……
  接着,他站起来,捡起刚才从唐景山身上夺下的旅行包,准备离开。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停下来,拉开旅行包的拉锁,伸手朝里摸了摸。
  他愣住了。
  他在银行工作,经验十足,他一下就摸出,包里装的不是人民币!
  他急忙掏出打火机打着,看清包里竟然是一沓沓的冥钱!他忽然想起,他从坑里爬上来,抓住唐景山朝坑里扔的时候,唐景山曾大声叫喊,好像在说:“杀了我你会后悔的!……”当时,他没多想,就把他扔了下去……
  昨夜,三个人逃出来之后,这个旅行包一直由唐景山背着。汪东万万没想到,唐景山竟然偷梁换柱了!
  他是什么时间干的?他把钱藏在哪儿了?
  汪东疯了一样抓起铁锹飞快地挖土,他要挖出唐景山!尽管唐景山肯定已经憋死了,他还是要挖出来看一看,这是他惟一的办法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
刚刚挖好的坟墓(2)
------------

  这恶人的体力超人。
  很快,他就挖到了一个人。他像拔萝卜一样把这个人从土里拔出来,一只手打着打火机,另一只手扑打掉这个人脸上的土——是贾小亮。
  贾小亮整个脑袋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充血的双眼圆睁,像两个鲜红的枣。
  汪东把他扔到一旁,继续挖掘,而且加了速。他又朝下挖了很深,复原了刚才那个坑,竟然没见到唐景山的尸体!
  这个恶人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怖——难道唐景山遁土走了?
  他停下手,愣了一会儿,爬出来,呆呆地坐在了草地上,凝视这个黑洞洞的深坑。
  风停了,树林里一点声音也没有,静得令人不安。
  不知道坐了多久,他终于站起来,快步来到树林外,钻进了面包车——他要看看那100万在没在车里。
  他把车里翻了个遍,还是没找到一张钞票。
  他慢腾腾又回到树林里,回到土坑前,拿起铁锹,填土。
  有个毛乎乎的活物突然从树上飞下来,撞到了他的额角上。他一惊,抬头看了看,远处好像有个奇形怪状的黑影,正踉踉跄跄地朝前行走……
  他扔下铁锹,起身就追。等他跑过去,那黑影已经不见了。
  树林里充满了诡异之气。
  他没有逃跑,再一次走回来继续填坑。最后,他把铁锹也埋在了土里……
  风停了,树林里很静,只有一种鸟在叫,叫声极其古怪:“啊……啊……啊……”他怀疑就是刚才那种毛乎乎的活物。
  他跌跌撞撞地走近那辆面包车。
  现在,他只剩下了这辆车了。
  正当他要钻进去的时候,却猛地停住了——里面有人。
  透过风挡玻璃,汪东看见那个人直直地坐在驾驶的座位上,满脑袋的青筋鼓暴,血红的双眼瞪得圆圆的,定定地看着前方。
  是贾小亮。
  这是贾小亮的车!
  汪东后退几步,撒腿就跑。
  那只毛乎乎的活物“呼啦啦”地追上来,不过它没有追上汪东。汪东奔跑的速度太快了,像一头豹子。
  他一直跑到山路上,终于跑不动了,放慢脚步,朝小镇方向走去。
  迎面开来一辆车。
  车灯晃眼,汪东用胳膊严严实实地挡住了脸——今晚,他至少杀了一个人,这时候,他不想撞见任何人。假如树林里的尸体被发现,那么,任何一个在这里看见他的人都可能成为人证。
  车开到汪东近前的时候,汪东忽然感到不对头,因为它突然加大了油门!
  汪东猛地放下胳膊——眼前正是贾小亮的面包车!就在他愣怔的一瞬间,面包车一下撞过来!他在半空中转了一圈,然后“扑通”一声摔在乱石上。
  车停了。
  汪东静静地躺在雪亮的车灯前。
  面包车的挡风玻璃被撞碎,里面的人暴露出来——他的身上沾满了土,额头青筋鼓暴,双眼血红。
  他定定地盯着地上的汪东,足足有十分钟,终于驾驶面包车,朝更黑暗的远方开去。
  应该说,唐景山是三个人中最狡猾的一个。
  老实说,他没想独吞那100万。他之所以全部换成冥钱,是为自己留下一棵救命草。他担心,夜里灭掉贾小亮之后,汪东突然翻脸,把自己也杀了。如果真是那样,他就可以亮出这个底牌。
  可是,汪东丧心病狂,连听都不听,就把他扔进坑里,埋了。
  不过他还留下了第二棵救命草——
  白天,他和贾小亮挖完了土坑之后,他把贾小亮支回去,然后,他在那个土坑里又挖出了一条地洞,洞口离土坑大约十几米远。离开时,他把那个地洞口用土虚掩住了。
  汪东开始活埋他和贾小亮,土块“噼里啪啦”落下来的时候,贾小亮已经神经错乱。而他虽然惊恐万分,却保持着清醒,伸手在四周摸了摸,很快就摸到了那个地洞口,一边扒土一边朝里钻……
  他恨死了汪东,恨不能爬出去一刀扎死他。但是,他不敢轻举妄动,他知道他拿刀子也不是汪东这个庞然大物的对手。
  汪东身高1.9米,体重200斤,身手偏偏十分敏捷。
  他藏在一棵树后死死地盯着汪东。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
刚刚挖好的坟墓(3)
------------

  当汪东发疯地挖开那个土坑,没有找到唐景山,又快步走出树林的时候,唐景山灵机一动,跳进土坑,把贾小亮的尸体从那条地洞里拖出来……
  土坑还没有填平,他想汪东应该不会走开。当汪东再次返回来,沮丧地填土坑的时候,他背起贾小亮的尸体,放进了面包车,让他端端正正地坐在驾驶员的座位上……
  他恨不能吓死汪东。
  可是,汪东没有被吓死,也没有被吓昏,他只是跑了。
  接着,唐景山开车在荒草乱石中绕到了汪东的前面。白天,他在山上转了好几圈,比汪东更熟悉这里的地形……
   
  唐景山撞死汪东之后,惊惶地奔向小镇。实际上,那100万就藏在租来的那个房子里。
  他一个人驾车下山,心里恐惧极了。他时不时朝后面的座位看一看,有几次面包车差点冲下山路旁的沟壑。
  他总想到,他和汪东给贾小亮下套时,汪东脸朝下趴在车上的样子。这个庞然大物演得太像了,像得令人感到恐怖。他总觉得,汪东还在这个车里,他脸朝下趴着,一动不动……
  现在,他真死了吗?
  他是不是在表演?
  他能不能像狗一样,闻到土腥气,慢慢活过来?
  而刚才,贾小亮的尸体就坐在这个驾驶座位上。他满脑袋青筋鼓暴,圆圆的眼睛血红血红,定定地看着前方……
  进了小镇之后,天快亮了。此时最黑暗。
  唐景山不那么害怕了,他开始激动,心“怦怦”乱蹦。
  回到那个租来的房子里,从天花板上取下那一袋子钱,紧紧抱在怀里,然后扎到床上,闭上了眼睛。这一夜,他经历了多少次生生死死,脑子乱极了。他必须睡一会儿,天亮之后再离开这里,远走高飞。
  他醒来时,感觉睡了很久,天却没有亮,四周一片漆黑。他爬起身,摸索着开灯,却感到脖子被绳子勒着。这时候,他听到了一个毛骨悚然的声音:“现在,太阳在我们的正上方。”
  “汪东!”他惊叫了一声。
  “我用棉被把窗子挡得严严实实,遮光又隔音,没人能听见你的呼叫声。这个黑房子就是你的坟墓。”
  没等唐景山再说什么,他脖子上的绳套已经骤然收紧,收紧,收紧……
  终于,他怀里的那个钱袋子滚落下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
毕业百分百(1)
------------

  1 
  郭子良醒来之后,感到大脑恍恍惚惚。
  他走出医院,一个人在大街上转悠的时候,一直在想,最近几天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因此,当有人在身后突然拍他一下时,他吓了一跳。
  回头看了看,郭子良觉得此人有些面熟,却怎么都想不起是谁。
  对方十分热情地说:“子良,你不认识我啦?”
  “你是……”
  “我是段甫啊!”
  郭子良陡然想起来,这是他高中时代的同学。他拍打着自己的额头,说:“你瞧我这记性!”
  “听说,你考上师范学院了,毕业了吗?”
  “早毕业啦。”
  “在哪儿工作呢?”
  “过去一直在教书,最近生病了,闲着呢。”
  他一边说一边打量段甫。他发现他衣领的纽扣从里到外都被剪掉了,而且做工很粗糙,是用最大针码缝制的。
  “哎,我们三里河中学正好缺一个初三语文老师,正招聘哪,要不你来干吧?我现在在那里当校长。”
  “那可太好了。”
  段甫拉起郭子良的胳膊,说:“走,现在我就带你去。”
  就这样,他跟着段甫走了,一直朝北,不知不觉走出三四里路的样子,出了闹市区,前面出现一条浅浅的小河沟,没有桥。河里放了几块垫脚石。
  段甫回头说:“这就是三里河,水不深,踩着这些石头过来。”
  说着,他伸手来拉郭子良。他的手很凉,郭子良敏感地避开了,垂头盯着脚下的石头,一边小心地踩上去一边说:“没问题。”
  段甫伸手时,露出了里面衣服的下摆。郭子良眼尖,从水面的倒影看到,那好像是一件蓝色的缎面棉袄,没扣子,对襟处是用布带子系着的!他倒吸一口凉气,猛地抬起头来——那不是死人穿的寿衣吗!
  段甫见郭子良站在那里发呆,就拽了拽他的胳膊,说:“你发什么愣?走哇!”
  “你,你里面穿的是……什么衣服?”
  段甫掀起外罩,露出里面的蓝色毛衣,织的是元宝针。接着,他又掀起一层,下面是一件白棉线秋衣。
  “怎么了?”段甫问。
  郭子良把这个阴影掩盖住,“嘿嘿”笑了两声,跨过河去。
  又走了不远,就到学校了。校门前有几棵大松树,把校门遮了起来。绕过松树,看见两扇铁栅栏大门。
  2 
  郭子良糊里糊涂地在三里河中学上班了,教初三(1)和初三(2)两个班的语文课。
  当天,段甫就召开了毕业班教师全体会议,他说:“郭老师除了担任初三(1)班主任,还任学年组长。现在,我们这个班子又齐了,希望大家齐心协力,兑现我们的承诺——毕业百分百!”
  三里河中学的管理实行全封闭式。所有的教职工都吃住在学校,平时不能随意离开,有一套严格的请假制度。
  校园很大,有教学区、办公区、住宿区,还有一个很空旷的操场。
  尽管这个学校和别的学校没什么两样,但是,郭子良总觉得它哪里不对头。
  比如说,教研组并不在一起办公,而是每人单独一间办公室。更奇怪的是,每个办公室的门上都镶着一张房间主人的黑白照片,那些照片都是放大的。惟独郭子良的门上没有。
  由于教师宿舍没有空床,段甫就安排他临时住在办公室,里面有一张简易钢丝床。
  还有,食堂里的馒头都干巴巴的,而且都印着红点,这也让郭子良感到有些古怪,而大家却吃得满嘴喷香。
  更奇怪的是,学校没有电。段甫说,因为费用问题,电业局和他们学校闹矛盾,把电停了,正在交涉。为此,教务科临时制作了一批照明物品。自习的时候,每个学生课桌上都有一盏灯,有的是小玻璃灯,有的用一只小碗或小碟装油,点一根棉花捻儿。学生们就在这蝇头小火的光亮下,刻苦攻读。晚上,校园里漆黑一片。各个教室里透出的光亮,如鬼火一般,昏黄暗淡,摇曳不定。整个校园静悄悄。
  就寝的钟声一响,所有的师生就像听到了防空警报一样,立即丢下手里的东西,匆匆忙忙退出教室,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第一天晚上,大家都回了宿舍之后,郭子良感到了孤独。
  宿舍区被铁栅栏围着,有一个小小的令人压抑的门,有保安把守,那里面似乎是一个禁区。郭子良甚至觉得,他和其他人是隔离的。
  他一个人来到了操场上。操场四周种着松柏,茂密、凝重、阴森,在夜晚,看不见树影,只现出黑黝黝一片。他的全身像被无数冰凌穿透了一样凉。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
毕业百分百(2)
------------

  正凝神观望的时候,他发现树林前有一个黑影,他无声地忙碌着什么,好像抱着一个水管在奋力灭火,水的巨大冲击力使他微微摇晃,他努力保持着身体平衡——其实,他手里什么都没有,面前也空空如也,很像在表演哑剧。
  郭子良轻手轻脚地走上前,看清是仇忠厚。这个人是段甫的外甥,在后勤管理舍务,兼初三(2)班副班主任。
  在这黑糊糊的夜里,在这没有人迹的地方,仇忠厚莫名其妙的行为让郭子良感到有些恐怖。
  他在干什么?
  “仇老师……”郭子良低低地叫了一声。
  那个人还在继续无声地忙着,似乎是一个不真实的幻象。当郭子良再靠近一些时,这个人影却飘然一闪不见了。
  3
  郭子良发现,这个学校里所有的人,都似曾相识。
  教英语的是个漂亮的女教师,叫黄菲,也是他的搭档——初三(1)班的副班主任。郭子良总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热切中好像还有一丝丝哀怨。郭子良不知是不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
  奇怪的事接连不断地发生:
  第二天早晨,段甫发给郭子良一本厚厚的教案,说教学计划和教学进度都在上面,让他拿回去看看,并要求他做好期末总复习计划。郭子良翻开教案,第一页是隶书体的几个大字:向学校承诺,向家长承诺,向社会承诺——毕业百分百,合格率百分百!下面是一行小字:2000年7月26日。
  原来这本教案是合订本,教案的主人是从初一跟到初三的连任教师。而今是2003年5月,毕业班已经到了冲刺阶段,他为什么走了呢?当过教师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谁都不会轻易离开的。
  他仔细翻看了整本教案之后,愈发惊诧:这本教案的主人和自己竟是如此心灵相通!无论是教学步骤还是板书设计,都如自己出手一般!他想,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见见这个素未谋面的知音!
  他推开教室的门,学生们已经坐好。
  他走到讲台前的时候,班长李放喊了一声:“起立!”
  学生们齐刷刷站了起来,齐齐地喊了一声:“老师好!”
  他点头示意大家坐下,然后,将左手伸到讲台的左上角,拿起了一根粉笔,准备讲课了。他是个左撇子,一直用左手写板书。就在他把粉笔拿到手之后,突然打了个冷战:是谁把粉笔端端正正地放在了讲台的左上角?是谁如此了解他这个罕见的习惯?
  而且,这些学生的起立和问好都是他的一贯要求。现在,很多教师已经不用这种形式了,而他依然很重视师生之间的这种传统礼节。
  他朝下面扫视了一圈,一张张幼稚的面孔,一双双纯洁的眼睛,都在望着他。他想不出,哪个同学跟诡异与阴谋有关联。
  他转身在黑板上写下“总复习”三个大字,然后把印好的习题发给大家,就在门口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这个角度,便于观察每一个学生。
  这个班总共有52名学生。郭子良静静打量着他们的脸,越来越感到,这些孩子好像都是从他记忆中走出来的一样——李放,个子很高,不苟言笑;文娱委员戴离离,长得像日本卡通片里的美少女一样。头上梳着两个小抓髻,抓髻下面飘着一缕长长的散发。大眼睛,小嘴巴,长得十分精巧。宣传委员冯季,小胖子,寸头,前门脸还留几根刘海……
  郭子良对这些学生没有一点的生疏感,甚至不用特意去记每个人的名字。
  4
  下课以后,郭子良来到多功能厅。其他几科教师也在。这里几乎成了他们这个小团队的俱乐部,大家有事没事都愿意聚在这里。
  几个没课的老师正在闲聊。教数学的刘海生是个中心人物,他一脸正经地坐在那里,扫视一下众人,说:“你说咱们老祖宗,为什么把名字都起成三个字的?一个字多简单。”
  “一个字那是姓。”教物理的徐庆义说。
  “那就把三个字的都改成两个字的——你就叫徐庆。”然后,他看了看教体育的李全宝,说:“全宝,你以后就叫李全得了,都三十多岁了,还宝什么呀!”
  李全宝说:“还没说你自己呢!”
  “我就叫刘海,刘海砍樵的刘海,还缺一个胡大姐。”说着他的眼睛溜向生物老师胡淑秀。
  胡淑秀笑着骂道:“老白毛,看我干什么?”
  “你比我大三岁,大就大点儿吧。”然后他怪腔怪调地唱起来,“胡大姐,我的妻!……”
  室内笑成一片。
  刘海生的眼睛又落在教化学的俞老师身上。俞老师叫俞火哉,快退休了。刘海生说:“你也扔了那个姓,干脆叫火哉吧。”
  此言一出,好像突然撞到了一个黑暗的秘密上,大家如同听到了一句什么可怕的咒语,都瞪大了惊骇的眼,脸也似乎变黑了。
  郭子良打量着这些老师,迷惑极了,同时也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恐惧感。为什么大家听到“火哉”两个字就突然变成了这副样子呢?
  这时,仇忠厚推开门,对李全宝说:“李老师,下午的体育课别上了,上数学吧。”说完,就关上门离开了,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大家终于从刚才那莫名其妙的气氛中恢复过来。李全宝冲着门吐了一口:“呸,什么东西!”
  5
  开始,郭子良尽量回避黄菲的眼睛。因为他和她没有任何关系,过去甚至都不认识。可是他发现,他想接近她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这天早上,郭子良走过那条长长的走廊,去班里上课,经过英语室时,黄菲开门走出来,她朝他笑了一下,然后两个人一起走出去。
  在楼梯拐角,有个四十多岁的女清洁工在扫地。她一眼一眼地朝郭子良看,那表情好像含着一丝丝的惋惜,似乎想向郭子良暗示什么。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