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古董诡局》鉴宝节目引出的黑暗链条-尹剑翔
天下霸唱2019新作《崔老道传奇2:三探无底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
毕业百分百(3)
------------

  郭子良敏感地问黄菲:“她是谁?”
  “侯淑芝啊。一个临时工。”
  “她也在学校住吗?”
  “不,全校只有她一个人,白天来,晚上走。”
  走出办公楼,郭子良忽然有个想法,那就是把心里的疑惑全部说出来,向黄菲探探底。但是犹豫了半晌,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像没有勇气戳穿一层神秘的窗户纸,他害怕突然目击里面的场景。
  中午,大家一起聚在多功能厅,商量照毕业相的事。
  段甫说,这件事学校就不统一了,由各班自己决定。而郭子良认为,毕业相一定要照。黄菲没表现出多大的兴趣,但是她承诺她来找摄影师。
  果然,下午她就把摄影师找来了。学生们跑来跑去把凳子搬到操场上。段甫坐在第一排正中间,郭子良和黄菲坐在他两边。
  摄影师把一架老式照相机支好之后,就把头钻到了黑匣子里去捣鼓,一会儿,又把头伸出来,朝郭子良喊:“郭老师,身子坐正一些!”
  郭子良正了正身子。
  摄影师再次把头钻进去,看了一会儿,又钻出来,朝郭子良喊:“郭老师,把眼镜往上推推,反光!”
  郭子良就朝上推了推眼镜。
  摄影师把头伸进伸出几次,终于喊了一声:“好了,注意!”然后,把手里的胶皮囊一捏,只听那黑匣子“咔”的一声响,接着,摄影师笑吟吟地对郭子良说:“郭老师,好了!”
  郭子良感到有些奇怪,几十个人照相,而那摄影师只盯着他一个人,好像给他照单人相似的。
  临走时,摄影师说一周以后到照相馆来取相。
  晚上,上完了自习课,郭子良返回住处。
  他的办公室在最里头,走廊狭窄而幽暗,他的脚步声显得很响。
  两旁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黑白的标准头像一字排开,静静注视着他,十分人。刘海生,徐庆义,李全宝,胡淑秀,俞火哉……
  他昂起头,故意不去看那些照片。
  走着走着,他的鼻孔里突然钻进了丝丝缕缕的难闻气味。他慢慢停下脚步,仔细嗅了嗅,好像是一股燎猪头的味,还掺杂着腐臭。
  这办公楼里不可能有人燎猪头啊!
  他警觉起来,壮着胆子凑近各个办公室的门缝,使劲抽动鼻子,似乎每个门里都有这种味道。那些照片上的人依然死死盯着他。
  他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大口大口喘气。
  他感到这所学校越来越怪异,像一个醒不来的噩梦。
  他想到了两个字:走人。远远离开这里,回家去,那么不管这里发生什么都不会祸及自己了……
  可是,他又放不下那些无辜的学生。
  6
  这天下班前,郭子良召集年级的几位任课老师碰了下头。
  散会后,黄菲走到他跟前,小声说:“一会儿,你把脏衣服都拿来,我给你洗洗。”
  郭子良连忙说:“不用不用,我自己能洗。”
  黄菲说:“为人师表,不能太邋遢,看你的衣服都脏成什么样子了!”说完,娇嗔地瞪了他一眼,拿起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郭子良感到自己越来越依赖黄菲了。
  每当他和黄菲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感到自己像走进了一个避风的港湾一样,宁静、安全。黄菲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会坐立不宁。
  他说不清究竟是她身上的哪一点,如此吸引了他。要说黄菲的五官,单看哪一点都不是特别漂亮,可是,一经组合起来,就显得那么精致、可人。而更让他迷恋的是黄菲越来越多的温柔和体贴。
  两个人虽然没有谈情说爱,但是,彼此的关系已经超过了纯粹的工作搭档关系。
  吃完晚饭,郭子良又转回了教室。
  门没锁。
  他推门进去,看见李放和戴离离都在,还有宣传委员冯季。冯季说,板报已经两个星期没换了,他们正在研究这期的板报内容。桌子上的东西堆得很乱,冯季翻来翻去找不到彩色粉笔,急得直拍脑袋。戴离离说她根本就没看到冯季带粉笔来。冯季“哎呀”一声说忘在宿舍了,话音儿未落人已经跑出去了。
  不管心情多糟糕,郭子良只要见到这些学生,一切不愉快都会烟消云散了。
  他与李放和戴离离聊了一会儿,问到了他们的生活情况。戴离离说,同学们都想家了。大家带的钱都快花光了。
  郭子良问:“家里为什么不按时寄钱?”
  戴离离说:“钱是寄了,就是拿不出来,都在仇忠厚那里统一管理。”
  郭子良想,这个学校怪事可真多,学生个人的钱,为什么还要统一管理呢?越想越气。站了一会儿,他对李放说:“你们别弄得太晚了,影响上晚自习。”
  很快,冯季跑回来了。
  郭子良问:“这期黑板报搞点跟毕业有关的内容吧。”
  冯季看着他,没说话。
  “要鼓动大家努力学习,主题就是毕业百分百。”
  冯季还是不说话,显然已经有了其他的打算。
  “难道我的建议不好吗?那你说,不做跟毕业有关的内容,你做什么?”
  冯季低头想了想,突然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我认为,该做一做关于消防意识和消防知识的内容。”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20-2-19 08:40 编辑

------------
毕业百分百(4)
------------

  晚上,郭子良总是很晚才能睡着,他的心里总想着外面那条走廊。
  漫漫长夜,那些照片静静地悬挂在各自的门上,不曾发生过任何情况。
  这天夜里,郭子良却感到有点不对头——他觉得走廊里似乎有动静。难道哪个老师在办公室里加班?
  窗外是一片朦胧的苍白,有风,风不大,一下下推着窗户。
  不知道过了多久,郭子良睡着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廊里隐约传来嘈杂的人声。开始很杳渺,越来越清晰,还有水桶和铁锹之类工具的碰撞声,甚至急切的呼喊声。
  他彻底醒过来,竖起耳朵,听到有人在很远的地方惨烈地呼喊起来:“失火啦——”
  他一下就跳到了地上,猛地拉开门板!走廊里却是一片漆黑,一片死寂。
  他关上门,傻了。刚才的声音从哪里来的呢?
  过了一会儿,走廊里又隐隐传来奔跑声、呼救声、泼水声,还有烈火“噼噼啪啪”的燃烧声……
  郭子良再一次恼怒地打开门,朝外看去,走廊里又没有声音了!
  他划着了一根火柴,朝前慢慢走,他想搞清楚是不是哪个房子里有人在听收音机。
  借着微弱的光亮,他看到那些照片上的人都静静朝前注视着。白天,这些老师和他一起工作时,说说笑笑很正常,但是,一到了夜里,这些照片就显得古怪而阴森。他曾问过刘海生老师,为什么在门上贴照片,刘海生的眼神突然变得很敌意,什么都没有说就走开了……
  火柴灭了,郭子良置身在无边的黑暗中。他哆嗦着拿出第二根火柴,“嚓”一下划着,猛然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人,他瞪着郭子良,嘶哑地叫道:“火……”
  郭子良抖了一下,火柴就掉在地上灭了。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此人是仇忠厚。
  “怎么了?”他颤颤地问了一句。
  过了半天,仇忠厚才在黑暗中说了一句:“小心发生火灾……”然后,就转过身,无声无息地走开了。
  8
  这天上午,郭子良从教室回办公室时,突然从树丛后钻出一个人,是那个清洁工侯淑芝。她低低地说:“赶紧离开这里!”
  “为什么?”
  “过了时限,你就别想出去了!”说完,她拎着笤帚匆匆走了。
  郭子良愣了好半天,才继续朝教室走去。
  李全宝正带着他班的学生上体育课:51名学生围成一圈,李全宝站在中间,每个学生都并拢双脚,一下下跳着朝前走。
  郭子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体育项目。
  后来,李全宝告诉他,这叫“雀行”,训练学生的脚腕子力量。郭子良只见过“蛙跳”。
  51名学生,50名穿着校服,蓝白相间,非常整齐醒目。只有一名女生没穿,那就是戴离离。她站在队伍中间,一个整体被她一分为二,很影响整体的美观。
  不一会儿,大家累了,开始自由活动。几个女生拉起一根长绳子,嘻嘻哈哈地跳绳。李放抱着篮球,跑向篮球场地,后面跟了一群男生。看着这些可爱的孩子,郭子良的心里充满了喜悦。
  “老师!”一个轻柔柔的声音飘了过来。
  郭子良一激灵,回过神儿来,原来是戴离离。“你怎么不去跳绳?”
  “不想跳。”
  “怎么了?”
  戴离离把头埋在两腿中间,小声说道:“我想家了。”
  “那好办啊,给你妈捎个信,让她来看看你不就行了吗!”
  没想到,戴离离听到这里,眼睛竟湿了,说:“我妈不能来,她不能到这个地方来!”
  “那就让你爸来。”
  “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他就走了。我妈只有我一个亲人,还不能见面……”
  戴离离越哭越厉害。郭子良拿出手纸给她擦眼泪:“好了好了,不哭了,老师给你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你现在能让你的家人来看你吗?”
  这话让郭子良一惊!是啊,他来了很多天了,还没有告诉父母,他们想找自己也找不到啊!
  “其实,你和家里人见不见面,不取决于他们,而是取决于你。”戴离离似乎已经忘记刚才哭这回事了,她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什么意思?”
  “你可以让他们梦到你。我就经常走进我妈的梦里去。”
  这时,李全宝吹哨叫学生们集合,戴离离就起身跑过去了。
  晚上,学生们回宿舍之后,郭子良又变得格外孤独,一个人在操场上溜达。
  校园里一片沉寂,只有远处的学生宿舍透出的一点点微弱灯光,才能让人感到这地方有人。
  郭子良又想起了他的前任。这个人的神秘消失,好像在这个学校没引起一点反响,谁都不提这个人,好像他从来不曾存在过。按理,一个人离开了,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在近期内,人们一定会谈到他。而现在,就算郭子良追问,都没人回答他。大家好像都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是不肯说。这让郭子良百思不得其解。
  他决心揭开这个谜。
  “赶紧回去吧,别着了凉。”不知什么时候,黄菲来到了他身后。
  郭子良突然问:“黄菲,我们这个班原来的班主任是谁?”
  黄菲愣了一下,说:“你问这个干什么?他跟你没什么关系。”
  “你一定要告诉我。”
  “你听我的话——在这里,不该你说的,你不要说,不该你问的,你不要问,不该你看的,你不要看。你只要看好咱们班那51名学生不出什么事,保证这两个初三班毕业百分百,兑现我们的承诺,你就可以安全地回家去了。”
  其实,现在郭子良也可以一走了之,可是他放不下他的学生。所以,他横下心来,不管怎样他都要坚持下去,最后送他们安全离校。他必须对得住这些声声呼唤自己“老师”的学生。
  “那你呢?”他问黄菲。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20-2-19 08:41 编辑

“你就别管我了。”黄菲看着远方的黑暗,低低地说。
  郭子良再也控制不住压在心底已久的情感,一把拉过她,紧紧地搂在怀里:“黄菲,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前世好像有约定,我不要和你分开!”
  黄菲紧紧靠在他的怀里,欲言又止,只是凄然地笑了一下。
  这天夜里,郭子良翻来覆去睡不着,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到学生宿舍去看看,看看那里的条件怎么样。他觉得多数学生好像患有关节炎,走路腿发直……
  想到这里,他爬起来,出了门,走过那条黑暗的走廊,下了楼。
  这是他第一次来学生宿舍。
  大家好像还在学习,窗里透出弱弱的灯光。
  他拉了拉门,里面锁着。
  当他趴在窗户上往里看的时候,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所有的学生都脸朝上躺着,每个人头顶上都点着一盏小油灯!那鬼火一样的光亮轻轻摇曳着,照不亮屋子,只是照着每个人的脸,他们的脸都像纸一样白。
  这哪里是学生宿舍,分明是停尸房!
  这时,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郭子良身旁。郭子良猛地转过头,原来是仇忠厚。他的眼睛射出两道荧荧绿光,逼视着郭子良,低低地说:“这里是我管理的地盘,没有我的准许,谁都不能来!”
  “我是班主任,我检查自己学生的宿舍还要什么人批准吗?我正要问你,宿舍里为什么点这么多灯?万一失火怎么办?”
  仇忠厚盯着郭子良的眼睛,半晌才轻声轻气地说:“我还想给你点一盏呢,你喜欢吗?”
  9
  郭子良强烈地感觉到,他的学生都处于危险之中!这些孩子没有一点儿防卫能力,在这里,只有他这个班主任是他们的亲人,他必须保卫他们的安全!想到这里,一种做父亲的责任感从他心底油然而生。
  次日,他来到教室,看到班里的学生一个不少,正在静静地做各科习题。
  要是往常,他看见学生们能够自觉地按时上早自习,一定很高兴。而今天,他的心里却阴影重重,脑海里总是晃动着那些昏黄的、跳动的油灯。
  他慢慢地走进教室,疑虑地审视着每个人。他注意到,这些学生的脸色都有些苍白。眯起了眼睛,他恍惚看到51个纸人在学习!
  最后,他站在宣传委员冯季的身旁,看他写字。他发现冯季的手指不时地抽动一下,好像抽筋一样。再看别人,也有同样的毛病。
  此时,他怀疑是仇忠厚给学生们施了什么邪术!
  他必须马上找到段甫,向他汇报这件事!正巧这时候段甫叫他去办公室一趟。
  “子良,下午你召集初三年组所有老师开个会,让各学科汇报一下复习进度,还要对每个学生进行一次个体分析,最后,再布置一下毕业模拟考试的事儿。”
  段甫见郭子良不做声,就问:“你怎么了?”
  郭子良就讲了昨晚的事。段甫听了后,怔怔地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子良,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
  “你要是不相信,今天晚上就跟我到宿舍去看看吧!”
  “我天天晚上都到宿舍查看,从来都没看见过什么油灯!”
  郭子良彻底懵了。
  10
  离毕业只有两天了。
  郭子良为了放松一下学生们的心情,决定搞一次集体游戏。
  黄菲不太同意,她劝郭子良:“你这是在给自己添麻烦,万一出什么意外怎么办?如果这两天班级不出事,期末总评,模范班主任一定是你的。”
  但是郭子良还是坚持:“游戏限定一个范围,不许出校园,再找几个科任老师帮助,不会出问题的。”
  按照军事游戏的玩法,郭子良把51名学生分成两队,编成对阵的双方。每队选出一名指挥官,一名参谋,两名侦察员,一名旗手。其余的为士兵,这些士兵也编成两个小分队,一队是防守——护旗,保卫自己的旗不被敌军夺走,如果旗被敌军夺走,就算输了;另一队进攻——夺旗,如果把敌军的旗夺过来,就算赢了。各小分队有正副队长各一名。九点以前必须结束战斗。
  末了,郭子良又点拨了几句:“我们学过《曹刿论战》,你们研究一下长勺之战为什么能够以少胜多,把曹刿的军事思想运用进去,也许能帮助你们获胜。”
  科任老师李全宝、徐庆义参加了活动。他俩负责看管校门,不让学生跑出去。
  刚黑天,游戏就开始了。
  郭子良在校墙周围转悠,防止学生玩高兴了,跳出墙去。
  他走到树林边的时候,风渐渐大起来。他忽然有些紧张,似乎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就在这时候,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是哪个小分队正经过这里吗?他赶紧停下来,靠在一棵树旁,咳了一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20-2-19 08:41 编辑

两个黑影径直朝他走过来,在十米之外停下,立正,用半通不通的文言文说:“报告长官,齐军败绩,辙乱旗靡,追也不追?”
  郭子良朝前移了移身子,想看清是哪个学生,却怎么也看不清。他们好像都穿着白衣服。
  四周的脚步声都在朝他这里聚拢,越来越多,这些同样穿白衣服的黑影远远地围着他,振臂喊叫:“齐师败绩,齐师败绩,长官,追也不追?”
  他哆哆嗦嗦地用手指了指校墙外,说:“可,可矣,击鼓!”
  听到命令,那些黑影一下就不见了。
  郭子良跌跌撞撞走回教室,教室里空无一人。
  他坐下来,平静了一下,怀疑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
  九点钟的时候,学校的钟声响了,学生们三三两两地回来了,他们都玩得很高兴,兴奋地议论着。
  郭子良很疲惫,不想当晚总结,只是让各小队清点人数报上来。
  一小队一个不少,二小队却出了问题——少了一名!
  点名一查,缺的是戴离离。
  郭子良的心“咯噔”一下。
  他叫来李放,问:“你们是一个小队的,你应该知道她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啊!”
  李放也很着急,他说:“开始,我们一直在一起,游戏快结束的时候,我们碰到一队奇怪的人,他们好像也在玩军事游戏,都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帽子,就像医生的装扮一样,而且都用文言文说话,他们把我们冲散了。那以后,就再也没见到戴离离。”
  郭子良马上把学生分成几个小组,四处搜寻戴离离,并嘱咐他们,千万不要拆帮!
  众人找了半宿,终于在学校大墙外找到了戴离离,她正蹲在地上哭。
  郭子良跑上去,抓住她,急切地问道:“戴离离,你怎么了?”
  “他们说带我回家,走着走着,却把我抛弃了……”
  11
  第二天早上,郭子良正要去上课,看到有个人骑着摩托车急匆匆赶来。他一眼认出,是那个给他们照毕业相的师傅。
  “你怎么一直不来取照片啊?”摄影师停下摩托车,对他说。他没有熄火。
  “哦,对不起,我把这事儿给忘了。”
  “给!”摄影师说完,把一袋照片递给他。
  “谢谢,谢谢啊。”
  那个摄影师没有说什么,骑着摩托车就走了。
  郭子良把照片抽出来,看了一眼,脊梁骨一冷——照片上,只有他一人笑眯眯地坐在那里,旁边都是凳子!
  傍晚,郭子良慢悠悠地靠近了学校大门。
  他要逃走。
  四周不见一个人,空寂得可怕。
  猩红色的月亮细细弯弯,挂在最遥远的天边,好像一只眯着的独眼。几颗星星对它敬而远之。一群黑色的蝙蝠,它们在低空中“扑啦啦”地飞。
  就在郭子良蹑手蹑脚地来到铁栅栏旁边时,学生宿舍隐隐传来了哭喊声。教师的责任感一下就拴住了他,他什么都没想,转过身朝那里冲过去。
  使劲撞开初三(1)班寝室的门,郭子良的头发一下就竖起来了——他看到一片火海,全班51名学生,还有除了他之外的所有教师,都在火海中舞蹈。他们哭着、喊着、挣扎着,那声音恐惧、绝望、愤怒、惨烈,令人撕心裂肺,就连死神听了也要颤抖!很快,他们就被烧得筋短毛焦,一个个躺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挣扎着……
  12
  郭子良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还躺在医院里。
  4月12日,他在火灾中被烧成“植物人”,昏厥了188天。
  那天,新屯市八中全体师生在市里礼堂开大会,会后上映一部青少年教育片。
  郭子良和黄菲是初三(1)班的正副班主任,自然与学生们坐在一起。他们是一对相恋已久的情侣,准备送走这届学生就结婚。
  电影开演不久,郭子良接到一个电话,是表弟打来的,他说找郭子良有急事,正等在礼堂外面。这个电话救了郭子良一条命。
  当他和表弟见了面返回礼堂时,里面已经冒出了滚滚浓烟!一千多名师生,只有两个出口逃命,大家拼命往外挤,你踩我踏……
  消防队到了,展开了一场生与死的争夺战。
  闻讯赶来的学生家长,有的在火场周围打滚哭喊,有的往火里跳。
  救护人员的呼喊声,遇难家属撕心裂肺的号叫声——交汇在一起,惊天地泣鬼神。整个新屯八中哭声震天。
  郭子良急得说不出话,只是围着火场狂跑。终于,他趁别人不注意,冲了进去……
  大火着了一天一夜才被完全扑灭。
  在清点人数的时候,新屯八中遇难师生共计322人!
  郭子良的51名学生,除了戴离离,其他人全部遇难。戴离离逃出之后就被抬上了急救车,她被严重烧伤,已经不像人了。(三天后,她还是被死神夺走了……)
  郭子良被救出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他的意识一直游荡在一个梦魇般的世界中,这个梦竟然如此清晰,如此完整!你相信它是个梦吗?
  出院之后,郭子良去了一趟北郊。
  那里立着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刻着:新屯市第八中学“4·12”火灾殉难师生纪念碑。在碑头题记几个大字的下面,刻着所有遇难师生的姓名。
  碑的背面,记录了这次灾难的全过程。
  这块纪念碑将成为新屯市这次惨痛的历史教训之见证。
  它的后面,是一个巨大的水泥墓丘,合葬着所有遇难师生的骨灰,四周长着几棵大松树。郭子良不禁想起梦中三里河中学门前那几棵大松树。
  不远处,是一个老坟场,名叫“三里河墓地”。
  郭子良走过去,找到一个被荒草埋没的矮小墓碑,上面的字迹依稀可辨:侯淑芝之墓。
  郭子良弯下腰,轻轻把坟上的草拔光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20-2-19 08:42 编辑

美人计
  1 歌华和方里
  这是一栋公寓楼,总共11层。
  8楼住着一个男孩,他叫歌华,是电视台娱乐节目主持人。歌华长得很中性——白净,甜美,赏心悦目。
  他的楼上住着一个女孩,是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主持人,叫方里。方里总是穿一身职业套装,成熟,端正,大方。
  在单位,他们属于两个部门,见面打个招呼,但不是很熟。而且,虽然他们住楼上楼下,平时却没有往来。
  有一次,单位开联欢会,歌华和方里坐在了一起。那天,歌华突然发觉:他喜欢这个女孩。
  在当地,歌华算是一个公众人物,有一大群女孩追他。而他追的女孩也有一大群。追他的一群和他追的一群当然不是同一群。这是红尘男女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先挂起来。
  现在,他发觉不管他收入了多少爱,支付了多少爱,都是玩闹,他真正喜欢的人终于浮现出来了。
  歌华曾两次约方里吃饭,都被方里谢绝了。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歌华那个节目组。
  方里不是故意拒绝,那两次,她碰巧都答应了另外的同事。可是,如果她对歌华很在意,怎么都会把别人的邀约推掉——歌华由此知道,方里对他没那个意思。

  某日,电视台的一个摄像师,在歌华的办公室讲了一个好玩的故事,叫《美人计》。这个摄像师特喜欢传播,估计电视台大部分人都听过这个故事了——
  某大学宿舍。
  周末,3楼的一个男生在寝室里看书,偶尔看到一只竹篮从楼上伸下来,停在他的窗外,悠来晃去。
  竹篮里立一张硬纸,上面是一个漫画女孩,她在含情脉脉看着他。下端,还有一行大字:生活太平淡了,制造点故事吧。去买一些水果来,晚上陪你去散步。学校后门,七点见。4楼女孩。
  男生很兴奋,立即跑出去买水果了……
  晚上,这个打扮得衣冠楚楚的男生,把学校后门的那片草地都踩秃了,也不见那个女孩的踪影,他空等了一场,才知道上当了。他有点恼怒,却不好意思声张,只好灰溜溜地回了寝室。
  过了一周,这个男生一个人在寝室时,又看到那只竹篮从楼上伸下来,里边还装着那个漫画女孩,在半空中晃来晃去。还有一行大字:上次我被一个死党“绑架”了,实在抱歉。再买一些水果来,今晚我一定赴约。学校后门,七点见。4楼女孩。
  他不想理她了。
  可又一想,上次都买了,这次要不买,好像上次就是图她陪着散步似的,那多没出息!
  最后,出于男人的自尊,他决定还是去买水果。他要让她感觉到,自己并不稀罕和她去散步,仅仅是把她当成馋嘴的小妹妹,买些零食哄她罢了……
  尽管如此,晚上他还是揣着渺茫的希望,来到学校后门转悠(大家都是男人,谁都别笑话谁啦)。
  学校后门的那片草刚刚冒出头,又被这个男生踩秃了。
  她还是没来。
  男生心中有点惆怅,但是,酸意比上次淡多了。
  又过一个星期,那竹篮又着脸伸到男生的窗前,漫画女孩在纸上写道:上周我妈突然病重,爽约了,实在对不起。再买一些水果来,今天我绝不食言。学校后门,七点见。4楼女孩。
  这个男生毫不犹豫地买来一袋水果和一束鲜花,放进竹篮,它立即摇摇晃晃地升上去了。
  晚上,他没有到学校后门去踩草,而是在寝室里洗衣服。
  吃两堑长一智。
  人家第一次就说得明明白白——生活太平淡了,制造点故事吧。反复的小骗局不就是故事的内容吗?傻瓜才去踩草。
  他正专心致志地洗衣服,突然听见有人敲门。他打开门,外面站的正是楼上的女生!她袅袅娜娜地在门外站立,笑吟吟地看着他。
  女生,美好的女生!
  “我在学校后门等你,你怎么没去?”她笑吟吟地问。
  “是啊是啊,早说好的嘛,瞧我这记性!”这个男生激动得都不会说话了。
  这个晚上,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度过了几个小时美好的时光。
  他们返回宿舍楼的时候,天都黑了。
  美好的女生突然说:“其实我没让你买过一次水果。”
  男生愣了。
  “是5楼的男生们干的。他们对我说这事的时候,差点笑岔气。不过,我挺感动,你不知道真相,却不怪我说话不算数,三番五次花钱给我买水果……谢谢你。”
  这个故事储存进了歌华的大脑里。
  他想,要是他住楼上,方里住楼下,那多好啊,他可以通过这个方法给她送花。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20-2-19 08:42 编辑

这个星期天,歌华午睡起来,竟然看见窗外有一个竹篮!
  蓝盈盈的天上,白云一朵又一朵。那个漂亮的竹篮晃来晃去,意味深长。
  竹篮里立一张硬纸,歌华走到窗前,看清上面有一行字:
  天太热了,去给我买一瓶汽水,晚上我请你去看《无极》。七点,公寓大门口见。9楼的方里。
  歌华的心激动得“怦怦”跳起来。
  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下来——这是不是一个“美人计”呢?想到这里,他探出脑袋朝上看了看,这栋公寓楼的窗台特别宽,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又看了看那行字,很娟秀,一看就是出自女性之手,况且,他不认识10楼的人。看来,竹篮就是方里的,她一定也听过了那个《美人计》的故事。
  方里竟然主动来找他了!
  歌华不敢犹豫,立即跑下楼,来到门口的超市,买了一瓶冰镇汽水,跑回来,放进那个竹篮里,看着它提上去。
  下午,他一直在房间里打扮自己。他换上最漂亮的衣服,戴上最贵重的耳环,喷上最时尚的香水……仅仅是头发,他就捣鼓了一个钟头。
  晚上,他来到大门口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没有方里。
  他疑惑起来,是不是自己打扮的时间太长了,方里已经来过,又走了?
  又等了半天,还是不见方里的影子,他只好垂头丧气地回房间。
  进了公寓,他想到9楼去找她,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有去——本来是一个很浪漫的故事,现在已经互相错过了,再去补救,就没有味道了。他相信,竹篮还会来的!
  他们工作在广播电视大楼内。一次,歌华在电梯里遇到了方里,他朝她笑了一下,很有意味,含着一种只有两个人才明白的默契。她也朝他笑了一下。
  第二个周末,歌华本来要出去,但是他推掉了那个应酬,守在家里。
  他几乎一直坐在窗前观望。
  下午,他终于看见方里那可爱的竹篮摇摇晃晃伸下来。
  他跑过去,看见竹篮里又立着一张硬纸:
  我的房子闹老鼠,吓死人了。请帮我买两包老鼠药,晚上我陪你去开车兜风,好吗?七点,大门口见。9楼的方里。
   
  歌华觉得老鼠药这东西跟漂亮的女人似乎有点不搭界。
  漂亮的女人应该这样写:请你给我买一套高档别墅,再买一辆豪华轿车,再买一个美女——当仆人,再买一盒巧克力,晚上,我陪你……
  歌华会毫不犹豫地去买来……一盒巧克力,然后等她晚上敲响房门。
  ……歌华毫不犹豫地去买来了两包老鼠药,放在竹篮里,看着它提上去了。
  这天,他提前就开始打扮起来。
  在天黑之前,他完成了繁琐的化妆和服饰搭配,来到了公寓的大门口。
  天一点点黑下来。乌云开始缓缓聚集,远方隐隐有雷声在滚动……
  方里始终没露面。
  她给歌华的印象是端庄、严谨、明朗,这样的女孩应该很守时,不可能恶作剧啊。
  突然,雨“哗哗”地倾盆而下。
  歌华躲闪不及,快步跑进旁边一家小商店的门里。雨太急了,那短短的一段路,他就变成了落汤鸡。
  他很难堪,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
  公寓临街,街上的行人转眼就跑光了,只剩下车,雨刮器都像触角一样摆动起来,车轮轧得积水四射。
  歌华走不出去,就站在门槛里看大雨中的车。夏利、吉普车、依维柯、救护车、松花江……那辆救护车尖叫着。
  眼前变成了水世界。
  那辆救护车开到公寓的大门前,竟然拐了进去。
  雨越下越大,各种各样的灯在水世界中显得分外美丽。
  歌华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等雨稍微小了些,他就离开了那个小商店,跑进了公寓大门。很多保安在院子里冒雨乱跑,好像出了什么大事。
  他似乎感到了这事情与他有关,他拦住一个保安大声问道:“怎么了?”
  “9楼一个女的喝毒药了!”
  正是方里。
  那老鼠药兑在汽水里,她喝了进去。
  她死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20-2-19 08:43 编辑

警察开始调查这起凶杀案。
  方里服下老鼠药之后,五脏如焚,她拨了急救中心的电话,只说出了“奋斗街10号华馨公寓”,电话就掉到了地上。
  救护车开到公寓,首先到值班室确定了求救电话的房间,然后才找到方里。那时候,方里已经气绝身亡。
  在离开人世之前,她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方里最近一直在上班,没有遇到什么非常事件,她不可能是自杀。而且,在她的房子里也没有发现遗书之类的东西。只是,桌子上有半瓶汽水,经化验,汽水里含铊,断定是老鼠药……
  警方很快就查出,老鼠药正是门口那个老头卖的。
  当天,歌华买了老鼠药,两包。
  而门口的超市也作证,一周前,那个娱乐节目主持人在他们那里买过一瓶同样牌子的汽水——歌华是个公众人物,售货员对他的印象特别深。他们说,歌华买汽水的时候,急匆匆的样子。
  第二天下午,歌华被警察叫去了。
  他一直暗恋方里,但是,方里似乎并不喜欢他,这件事,电视台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情况使警方非常怀疑。
  尽管歌华没有做什么,但是他十分害怕,老老实实对警察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那个警察个子很高,他听完了直笑:“你编故事的能力可真强!你说,汽水是方里让你买的,既然她那么渴,当时为什么不喝?你说老鼠药也是方里叫你买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半,而她服毒是晚上七点钟,据我们调查,这中间的三个半小时里,方里就没有离开过房间,可是,我们在方里的房间里根本没发现你说的硬纸,也没发现绳子和竹篮,难道这些东西都被她吃了?我们只发现了半瓶有毒汽水!”
  歌华傻了。
  那个警察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差点把桌子拍成两半,这一下足以显示他的力道:“你不说,我们就换个方式问了!”
  “我没有杀她!你们不要因为我把侦破方向搞错!”
  歌华被警察关了二十四小时,第二天下午,经过电视台领导和警方交涉,他被放出来。
  可是,他依然是重大嫌疑犯。
  不过,说歌华杀了方里也有一些疑点——警方在方里的房间里并没有发现歌华的手印和脚印。
  很快,警方在方里的房间里搜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证据——那是一张纸片,上面写着:
  带你去黑夜,同意吗?喝了这瓶汽水,就说明你答应我了。10楼。
  歌华听到了这个消息,心里的石头“扑通”一下落了地。
  他陡然明白了,从空中降落的那个竹篮,那个漂亮的竹篮,那个晃来晃去意味深长的竹篮,并不是方里放下来的!
  它来自10楼那个黑糊糊的房间。
  10楼住的那个人,也在电视台工作,歌华见过他,不过没有说过话。他好像是一个编导。歌华印象最深的是:他穿衣服总是乱七八糟的。平时,他不太来上班,来了也是匆匆忙忙就走掉了。
  10楼。
  那个房间里有一双苍白的手。
  那双罪恶的手,冒充9楼,向歌华要了一瓶汽水,又要了两包老鼠药,然后,他把那药搅拌在汽水中,又伸到9楼方里的窗前……
  他做得天衣无缝!
  他跟歌华有什么仇,为什么要陷害歌华呢?
  或者说,他跟方里有什么仇,为什么要害死方里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方里是一个很自立的女孩。
  她家不在本市,在一个很远的县城。大学毕业后,她单枪匹马闯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一个人打天下。
  她进电视台,没有任何人帮忙,全靠自己。当时,她在一家公司做文秘工作,正巧那时候,电视台举办主持人大赛,她就去参赛了,一路过五关斩六将,从周冠军,到月冠军,到季度冠军,到年度冠军……就这样,她进了电视台,并成为优秀主持人。
  她经常出入上流社会,有很多人向她求爱,其中有一些知名企业的总裁,但是,她一直紧紧收拢着重重花瓣,小心地保护着心中那娇嫩的爱情花蕾。
  谁都不知道,她深深地爱着一个人。
  这个人跟她在同一个单位,叫吴禀。吴禀是一个幕后工作者,一个工薪阶层。他高大,粗糙,不修边幅,连络腮胡子都经常不剃。
  方里不喜欢歌华那种奶油小生。
  吴禀好像是画家出身。之所以说好像,是因为他什么都会,画画,写诗,还导演过一部电影,只是最后没通过审查。
  他在电视台只是个普通编导,一直没有受到重用。不过,大家都很尊重他。
  方里为什么会爱上吴禀?她自己也莫名其妙。
  有一次,他大大咧咧地到方里的办公室取一个麦克风,当他站在方里面前时,她闻到了一股男人的强烈的气味,她当时一下有点昏眩。
  “给我。”他动作洒脱地伸出手来,大大方方地说。
  方里的脸一下就红了,急忙把已经拿在手里的麦克风递给他。
  那是一种什么味道,方里至今说不清楚,好像是淡淡的烟草味,好像是刚刚洗过的头发味,好像是泥土被太阳晒热的味……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美人计之二
  这一天,那个摄像师跑到方里的办公室,又讲起了那个《美人计》,不过这次是另一个版本。
  当时,方里的办公室里有几个人,其中就有吴禀。
  这次,那个摄像师是这样讲的:
  某大学宿舍。
  一个炎热的周末,5楼的一个男生买了瓶冰凉的汽水,放在一个竹篮里,还放了一张硬纸,上面写着:晚上,我们去散步,好吗?喝了这瓶汽水,就说明你答应了。学校后门,七点见。浪漫的5楼男生。
  然后,他用绳子把竹篮放了下去。他早量了绳子的长度,刚好伸到3楼窗前。3楼住着女生。
  等了很长时间,5楼男生也不见鱼儿上钩。难道3楼的寝室没人?5楼男生干脆把绳子系到暖气管上,一边上网一边等。下午,他把那个竹篮提上来,只剩下了空瓶!
  晚上,这个衣冠楚楚的男生把学校后门外的那片草都踩秃了,却不见那个女孩的踪影,空等了一场。
  鱼把饵吃掉之后,跑了!
  他不甘心。过了一周,他又买了瓶冰凉的汽水,放在竹篮里,朝3楼放下去。
  硬纸上写着:晚上,我们去散步,好吗?喝了汽水就说明你答应了。请遵守游戏规则!学校后门,七点见。浪漫的5楼男生。
  他不知道哪个女生在寝室里,所以,他还得把规则重复一遍。
  还是不见动静。他又一次把绳子系在暖气管上,一边上网一边等。下午,他试探着把那个竹篮提上来,又剩下了一个空瓶。
  晚上,他抱着渺茫的希望,来到学校后门外等。那片草刚刚冒出头,又被这个男生踩秃了。还是不见一个女生的影子。
  鱼又没上钩。
  又过了一周,他把那两个空瓶放在竹篮里,在硬纸上写道: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把我的汽水还给我!愤怒的5楼男生。
  过了一会儿,他把竹篮提上来,果然重了许多。
  他把竹篮拉进窗子,发现两个空瓶里不知道灌满了什么东西。接着,他看到硬纸的背面写着这样一行字:汽水喝了,赔你两瓶醋吧。窃喜的4楼男生。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那个摄像师讲这个故事的第三天,正巧是周末。早晨方里一醒来,就看见有一个竹篮,在她的窗外微微摇晃着。
  楼上只住着一个人——吴禀。
  他效仿那个《美人计》的故事,跟方里玩起游戏了!方里的心却激动得乱跳起来。
  竹篮里有一瓶汽水,还有一张硬纸,上面写着:
  带你去黑夜,同意吗?喝了这瓶汽水,就说明你答应我了。10楼。
   
  方里笑起来。
  没想到,吴禀也玩这种小孩子的游戏!可是,他用的却是诗人的语言:带你去黑夜……
  她毫不犹豫地拿起那瓶汽水喝起来。
  竹篮飘飘悠悠地升了上去,神态似乎很幸福。
  方里把那张硬纸装进了口袋——她要留下这行诗一般的文字,作为永远的纪念。接着,她就走进洗手间打扮起来。她从没像今天这样细心地打扮过自己,哪怕是录制节目。
  她知道,今晚,她将有一个重要的约会。
  就在方里化妆的时候,隐隐感到腹内一阵疼痛。她踉踉跄跄地走到床前,想趴一会儿,可是,那疼痛像毒蛇一样迅速而疯狂地在腹内蹿动,一种巨大的恐怖陡然笼罩了她。
  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瓶汽水,她竟然喝了它!
  她抓起电话,拨了999,大叫:“我喝毒药了!救命!”
  警方立即开始调查10楼的男人。
  可是,吴禀到新疆拍片去了,已经离开二天,有同事作证。他没有作案时间。
  也就是说,10楼——吴禀的房间空着!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