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青囊尸衣续作—作者:鲁班尺
《古董诡局》鉴宝节目引出的黑暗链条-尹剑翔
天下霸唱2019新作《崔老道传奇2:三探无底洞》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清明上河图密码5》(作者:冶文彪)
《长夜难明》作者:紫荆陈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绅士公园》,作者:泡坂妻夫--异色短篇

译者:忍忍就好了

出自短篇集《煙の殺意》,时代有些久远,一些词查不到意思,大概不影响阅读,读者见谅吧。
=============================================================
  岛津亮彦饿醒了。

  一个三叠大小的房间,天花板上有一个大洞。饿醒实在不舒服,绝对算不上是优雅的醒来。岛津在共用的厨房喝了水,又勉强的睡下。

  过了正午终究是又醒了。岛津打开已经不太灵敏的电视机,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高谈阔论政府的弊政。岛津认同他的观点,如果政府持续的施行善政,自己肯定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吧。正当电视里的男人开始倡议如今需要革命时,画面突然转成了一片樱花。

  盛放的樱花播放了相当长的时间,旁白解说起今天是在市中心赏樱的最后机会,岛津不禁想去公园走走。到公园说不定能找到点什么,要是能捡到现金就最好不过了。

  岛津洗了脸,刮了胡子,剪好指甲,熨好白衬衣,仔细的打上领带,脸色也很健康。刚刚出狱后,生活依然保持着规律。

  岛津前往多武山公园,没有特别的理由,单是因为多武山公园不收费。

  盛放的樱花在间或的微风中徐徐飘落,游客熙熙攘攘,天气也好得没话说。不过,岛津可没有沉醉在花香中的心情,他必须尽快的找到一天的饭食。

  公园的旁边就是电视台的高楼,宛如从樱花中挺立而出。在当初建造时记得就受到了多方的攻讦,说此楼会损害公园的美观,岛津自己认为无碍观瞻,却也不觉得建了大楼会变得更好,总之就是与己无关。

  公园的一角聚集了大量人群,走近一看,有一个大笼子,里面有数只色彩亮丽鹦鹉时不时的扇动着翅膀。岛津感叹,若是能得到充足的饲料,变成一只鹦鹉也是不错的。

  此时,有人轻轻的拍了下岛津的肩膀。

  对方看了眼岛津的西服和浆洗过的衬衣,语带讽刺的说“就像是戏剧里演穷人呢”。

  不能生气,对方说的没错。教导自己在遇到困难时更要注意形象以及保持绅士之心的人,正是近卫真澄。

  近卫白了一半的头发梳理的齐整,高级的金属架眼镜挂在柔和的眼睛上,嘴边的胡子剪得又短又齐,深蓝色的西服里面打着崭新的领带,他刚才的话就像是在自嘲一样。

  “我正想着为了重新振作起来,赏夜樱时炖一锅天鹅呢。一起来吃吗?”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近卫露出了亲切的笑容,单是听到锅这个字,岛津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

  “说到诹访锅,是信州的当地特色菜吧。”(注:诹访和天鹅的发音相近)

  “不,和信州没有关系,是天鹅锅。”

  “天鹅锅?”

  岛津纳闷了。近卫走近压低了声音。

  “你还记得柴可夫斯基的那个著名芭蕾舞么,‘白天鹅’的那个天鹅,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近卫换了只手提那只大得奇怪的包,慢步走开了。

  在挂着禁止进入的草坪上,有几群人正围在一起吃喝,有一群中年妇女跳得兴起,一群年轻人边弹着吉他边唱,一个家庭抱着孩子正在折樱树枝。广播大声的播报有孩子迷路了。

  对面有一个脸色如同褐土、全身脏兮兮的男人向这边走来,手上提着一升装的瓶子,头发和胡子都粘满土变成了灰色,一眼就能看出是个流浪汉,不知道向这边喊了些什么话,突然又在路上撒起了尿。

  “赏花的情景无论在什么时代都是同样。”

  岛津说到。

  “是啊。不过,我正要做的事情在本质上和他没有差别,所以也不好骂他什么。”

  近卫眯起眼,仔细观察着流浪汉的行动。

  此时,突然间传来了警车的鸣笛声,几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冲了过去,似乎是有人报警。

  流浪汉被带走后,人群也散了,只有路上留下了一团黑色的印记。

  “这就是所谓强者尽去,只留泪痕吧。”(注:此处疑为改写了松尾芭蕉《奥之细道》里的夏草や兵どもが夢の跡)

  近卫混杂着叹息说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岛津与近卫相识是因为在同一座监狱里服刑,两人不仅是同辈,谋生的态度也相仿,十分合得来。

  近卫因伪造公文罪入狱,是个模范囚犯。岛津也以他为榜样,两人先后顺利出狱。

  所谓的模范囚犯当然是装装样子,近卫丝毫对自己的罪没有丝毫的反省,只是懊悔于自己的犯罪技术不够高强。

  “到了最后时刻,只因为吝啬了一万日元的印花才铸成大错。呀,我又说了无聊的话。”

  近卫又谈起了心事。

  “我不花想功夫消除掉印花。所谓捡了芝麻丢西瓜,就是这么回事吧。”

  “消除印花,能做得到吗?”

  岛津十分佩服。他曾经看过工作人员用带钉的滚筒消除印花的情景。

  “能消除掉。正式委托的话,大概要花掉十万日元的技术费用。”

  近卫性格温厚,博学多识,特别精通历史,外表总是干净整洁。另外最重要的是,他是个实诚人。

  他也有缺点,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执着于金钱。

  他家里本来经营着大型烧炭屋,有一所大宅子,但到了他这一代开始不再催收欠款,当然欠款人也不会主动付钱。在近卫四十岁时,店就倒闭了。

  他对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无执着,别人也相信这一点,这是他异于常人的地方。败了家里的一两栋房子没有治好他的怪癖,在那之后还会从别人那里拿走对于自己必要的东西。

  对于近卫来说,银行和保险公司“不会毫无理由的额外多出一分钱”的想法完全无法理解。所以,他会诚实的运用自己智慧去获取那些额外的钱。总之,就是别人眼中的犯罪行为。

  在那次行动之前他从未必抓到过,这极有力的证明了近卫获取额外金钱的能力十分优秀,最后只是失败于吝啬了一点印花钱。由于他那藏不住秘密的性格,坦白了自己所有的犯罪行为,加重了自己的判罚并入狱服刑。

  公园的深处有一处广阔的池塘。近卫在池子边信步而行,坐在了没人的长椅上。

  一根尤其粗壮的樱树枝正要落到水面,花瓣向着池面散落。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近卫欣赏着飘落的樱花,心满意足的说,

  “风向也合适,要是一直保持这个风向就方便了。”

  池塘的另一端有五、六只纯白色的天鹅,羽毛白得令人炫目。

  孩子们在池子边向鲤鱼投饵。

  “鲤鱼汤我也做过,但这里的有泥味儿。那次做得太失败了。”

  他真的想要吃天鹅,在樱下开一场天鹅锅宴会,这样奇妙的风流韵事的确让人想体验一回。

  “刚才我就有些在意,那些天鹅的样子就像人养的肉鸡一样肥,吃得来的确柔软可口,但肯定会少些野味吧。算了,你就忍耐下。”

  此时,公园的喇叭响起了闭园通知。不知不觉的,电视台的大楼已经映照在夕阳中。近卫看了眼表。

  “哦,已经这个时间了。反正有的是时间,浪费一点也没关系。”

  近卫在备好的烟灰缸上按灭正在吸的香烟,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清洁车转到了此处,收集起垃圾桶里的垃圾。

  喇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闭园通知。近卫大步走向了与出口相反的方向。

  他绕着池子走了一会,似乎是在寻找目标,然后跨过栅栏走进草丛中。

  一对情侣站了起来,像是吓呆了,随后走回路上离开了。

  近卫在那对情侣后面的草地坐下。

  “原来如此,这样就很顺利了。”

  “你要用手抓天鹅吗?”

  岛津问到。

  “不,我不会用那么野蛮的手段。刚才我已经设置了一个小陷阱。天鹅很笨,肯定会顺利的上勾的。”

  “锅在你的包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呀,被你猜到了。”

  近卫把包拿到身边,拉开拉链,敞开里面给我看。

  塑料袋里装着葱、干香茹、魔芋丝、面筋,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瓶子和万能菜刀。

  近卫轻轻的拿起像是洋酒的黑瓶子。

  ”好久没喝过法国红酒了。“(PS:此处的酒名不认识,对情节没有影响)

  这是他从别处拿来的别人喝剩下的吧。

  “差不多该收集一些枯枝了。”

  岛津完全打定了主意。

  “绝对不行。”

  近卫用力的挥了挥手。

  “要是被管理员看到了火光怎么办。”

  “难道要生吃?”

  “胸脯肉做成刺身不错。其他的部分必须要做熟。”

  “你不是说不能烧火么。”

  “不必担心。我准备了防空炉。”

  “防空炉?”

  “你没听说过吧。这个东西从来没有公开贩卖过,是我的父亲在战争时期发明的、可携带式火炉。往里面加入炭就能生火,还有机关保证从外面绝对看不到火光。在灯火管制时期和野战时最适合不过了。父亲准备大量生产这种炉子,发一笔大财,但没想到在刚完成试验品时,战争就结束了。”

  这个故事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但在近卫从包里真的拿出了这种防空炉并做了一番说明后,我终于相信了。炉子比想像的小,似乎是用铁铸造而成。向里面窥探,已经填好了木炭。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要是想吸烟就告诉我。我还准备了防空烟管。”

  近卫从包里拿出了一根制作粗糙的黑管。

  在听他解说防空炉和防空烟管时,周围已经越来越暗。

  两名保安巡逻到了这边,驱逐了几对情侣。

  “要是被发现,怎么解释?”

  岛津小声询问。

  “总不能说咱们正在开宴会吧。这么办,我紧紧的抱住你,闭上眼,陶醉的贴在一起。”

  万幸的是两名保安没有注意到我们,从旁边走过去了。我也不用被近卫抱了。

  过了一会儿,我穿过草丛,走到了池子的排水口附近。

  樱花在朦胧的月色中变得模糊不清,如同一团团的云彩,池水向着岸对面的远方蔓延,溶入黑暗。山间独有的氛围飘荡着公园的茫然夜景中。只有矗立在公园旁边的方形大楼,从窗口射出了无数的灯光,让月光也显得暗淡了几分。岛津也不禁感到大煞风景,涌起了一股不论如何也要吃到天鹅肉的想法。

  近卫频频的看向闸门口附近的水面,不久后发现一个白色的物体半掩在樱花的花瓣中,像是被杂乱的木桩石头卡住了。

  近卫蹲在水边,提起了筋疲力尽的天鹅,纤细的脖子上似乎缠着什么。

  “无能者不用怜悯,这是大自然的规律,我也没办法啊。”

  近卫昂头仰望朦胧的月色,又向远处望了望大楼,提着还在滴水的天鹅回到草丛中。

  他拿来防空炉,舔了舔食指伸到空中。

  “风向不错,过一会就会飘起香味。管理员室在上风向。”

  他把火柴插进炉子,把纸揉烂折叠,放在火柴上。盖子似乎机关重重,把锅架在盖子上,按动从侧面伸出的拉杆。

  “点火成功,这样就能维持两个小时间。”

  近卫利索的用万能菜刀料理起天鹅。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锅发出轻轻的响声,我们打开红酒干杯。

  干完杯时,似乎从某处传来了呀的喊声。

  “是鹦鹉在说梦话吧。”

  近卫说。

  “也许是梦到变成了天鹅,发现自己正要被吃,所以出声尖叫吧。”

  刺身有些奇怪的气味,但吃起来非常美味。毕竟此时的岛津极端缺少动物性蛋白,不论吃什么都会觉得香。

  近卫往锅里往入了特殊的香料,让肉的香味一下子变得更强烈。时不时的,有几朵白色的樱花落进了锅里。

  岛津好像吃进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周围太暗看不清楚。又细又长,一咬就啃到了骨头。

  “应该是泥鳅吧。”

  近卫说。

  “刚才我把天鹅的胃也放进了锅里。用来当陷阱的是几条泥鳅。”

  “我嚼了嚼,很咯牙。”

  “你不记得这种味道了吗?”

  “经你一提醒……也不是完全陌生的味道。小时候,我似乎有过类似非常糟糕的记忆。”

  “那就是蚯蚓吧。因为泥鳅吃了蚯蚓。你的舌头感受到了蚯蚓。”

  “蚯蚓能吃吗?”

  “呀,蚯蚓煎了后还能入药呢,叫做‘地龙’,是最有效的祛热剂。”

  “那么,今天我不会觉得热了吧。”

  “你对天气已经很敏感了吧,也是可怜。再来一口,这次我准备了味噌。”

  换了种味道后,不论多少都能吃下去。岛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下一顿饭,吃到最后已经像是孩子一样抱着肚子了。

  摘了樱花当作甜品,又用防空烟管吸了烟。

  “感谢款待。”

  岛津说到。

  “也没招待你吃什么好东西。”

  “然后要怎么收拾?”

  “把炉子带回去就足够了吧。会有人收拾的。”

  近烟把烟蒂扔进随身携带的烟灰缸里,回答到。

  酣醉的脸颊迎着夜风舒服极了。

  我打算绕过池子,从公园深处翻过栅栏回家。

  近卫在路的拐角处停了下来,路的左侧密密麻麻的长着山白竹,山白竹前面的路边有张长椅,旁边有一个空的垃圾桶。近卫用力的注视着向长椅对面的方向。

  “有什么东西吗?”

  岛津轻声询问。

  “你看不见吗?”

  “啊……因为刚才吃了蚯蚓吧。”

  近卫悄悄的向长椅靠近,把包放到长椅上,拨开了山白竹。

  有一个黑色的鞋底。近卫碰了下那只鞋,鞋突然动了一下。

  “鞋里面有脚。”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你说什么?”

  “刚才干杯时不是听到了一声尖叫么。我觉得不像是鹦鹉声,说不定是穿着这只鞋的人发出的声音。”

  “这个人睡着了吗?”

  “拿长白竹当床垫睡不舒服吧。而且,你没闻到什么腥味吗?像血一样的气味?”

  岛津战战兢兢的拔开竹子。

  “太黑了看不清。”

  “点一根火柴吧。”

  光亮很小,眼前的情况却一眼就看明白了。

  一个像是流浪汉的男人眼球突出,死掉了。杂乱的胡子中,嘴呈折线状张开,血从鼻子中流了出来。满是疙瘩的双手保持着挠胸口的姿势一动不动,还缺了左手的小指。

  死因一目了然,有一个像登山刀似的东西深深的插在胸口,一个一升装的瓶子倒在尸体旁边,瓶里还剩了三分之一左右的酒。

  “他死了。”

  岛津说。

  “大概如此。”

  近卫接手拨开竹子。岛津警戒着周围的情形,划亮火柴。

  “是白天被打的那个流浪汉吧?”

  岛津问。

  “鬼知道……样子太惨了,看不仔细。那个流浪汉应该是被警察抓走了吧。”

  “有可能是又逃回来了。”

  “也可能是拘留所满员了。”

  “还有酒剩下。”

  “对。根据酒剩的多少,也像是刚才的流浪汉。”

  “怎么办?”

  “我已经喝不下酒了。”

  “不,我不是说在喝酒,而是尸体怎么办。”

  “尸体我没办法,我可不想吃下去。”

  “呀,是不是该通知别人?”

  “嗯,应该通知警察吧。不过,现在的情形对咱们有些不利。”

  “说起来的确如此。那就放在这里不管吧。”

  “反正都是流浪汉之间的争端吧。即使今晚上没人发现,到了明天早晨肯定会有人看到大吵大闹。”

  “虽说如此,我的膝盖还在抖呢。”

  “混身都在颤抖。”

  “我也一样,只能逃了。”

  近卫抱着包,脚底像是踩上了筋斗云,逃到了公园的最深处终于松了口气。

  翻过公园的栅栏,岛津与近卫告别了。

  当天晚上,久违的沉醉和饱腹感让岛津睡得舒服极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早上醒来时的心情依然畅快。

  只有一件事还让他挂心,就是昨天晚上在多武山公园见到的尸体。岛津回想起,多武山公园有一条为锻炼的人设置的马拉松赛道。尸体所在的地方虽不在赛道上,但似乎会有早晨的散步者经过。如果有人散步经过,肯定会发现尸体。

  岛津打开电视。

  时间还很早,电视的声音清楚的让人讨厌,正谈论着过激派对政府弊政的行动最近有所舒缓,这段时间里,画面一直被樱花所占据。

  终于要来了么,岛津心里感叹着,提高了注意力,旁白声意外的悠闲,报导了某个樱花盛开的公里在昨天的假日获得了最高的人流量记录。画面里依次出现了垃圾山、醉汉以及正在折花枝的孩子,但既没有尸体,也没有吃天鹅的痕迹。

  画面又一变,一些无关紧要的报道长篇累牍的播放着,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大新闻的普通日子。在旁白的一句“一只动物园的熊猫拉肚子得到了社会的关注”后,新闻结束了。

  岛津又打开广播,也是一样。广播里正关注着长劲鹿的脖子的伸缩。

  岛津看了半天的电视。

  等到了中午,岛津越来越急躁。焦急等待的午间新闻中也没有报道吃天鹅事件和流浪汉被杀事件,而且能看出电视台缺少可报道的新闻十分的困扰。不然的话,也不会长时间的播放公园和动物园的画面。或是说,在岛津毫不知情时,新闻报导事件的价值基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干脆去多武山公园看看。

  岛津洗了脸,刮了胡子,剪好指甲,熨好白衬衣,仔细的打上领带。

  多武山公园的人流量与昨天差不多,只是少了些带着孩子的家庭。进入了工作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无视警告牌在草坪上大吃大喝的人也因此明显的减少了。

  樱花宛如在一天内结束了盛放,与此同时,新鲜的绿意越来越鲜明。

  在鹦鹉的笼子前,又有人敲了岛津的肩膀。

  是近卫真澄。

  近卫依然带着大包。

  “看起来你来此不是因为难以忘记昨晚的味道吧。”

  近卫的眼睛从金属镜框的后面闪了一下。

  “我也十分在意。”

  “犯人想要回到犯罪现场的心情可以理解。”

  鹦鹉发出呀呀的声音。

  隔着两、三个人的前方,一个看着鹦鹉的男人像是受到了惊吓,从鹦鹉的面前走开了。那个男人穿着灰色的西服,打着朴素的领带。

  “你看。”

  近卫悄悄的对我说。

  “那个男人叫启。”

  “你认识?”

  近卫压低了声音。

  “他在这一行里很有名。个性有些独特,只在人群里下手。”

  “是个小偷?”

  “对。我也跟着小偷老手学过一些皮毛功夫,就是胆子太小。不过我每天都在勤奋的训练。”

  “然后你要当专业小偷?”

  “不,我盘算要是以后落魄了,还可以当个真人秀艺人,在欧美很有人气。要是我出了名,会送你张票,你要来看。”

  “谢谢。”

  “你这么早谢我,我会很难办的。我一直想看一看启的顶本事,但今天可不是打这种心思的时候。”

  近卫走开了,在周围四处打探,到处都找不到启的身影。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我们来到池边,没有被吃掉的天鹅优雅的在水面游曳。

  “管理员没注意到天鹅的数量吗?”

  “最近人这么多,只是照顾迷路的孩子就够累了吧。”

  近卫信步绕着池子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昨晚吃喝过的地方停下脚步。

  “……你敢信吗?”

  近卫张开口,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我们在这里吃喝过的痕迹已经不剩一丝一毫,羽毛、骨头以及蔬菜的碎屑全都被收走了,连一根火柴也没有留下。

  “就像是被舔过一般的干净。”

  “看到这里的情况,我就安心了……”

  近卫慌了,同时向岛津指示“装作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慢慢的走过去”。

  我们离开池边,向公园深处走。

  遇到了那张熟悉的长椅。此处花少,人流也稀稀拉拉,此时长椅正好空着,我们俩坐了上去。

  “从白山竹的空隙能看到鞋底吗?……不行,不行,要用余光看。”

  “……看不见。”

  “昨天晚上,咱们没有把鞋按到竹林深处吧。”

  “我连一只手指都没有碰尸体。”

  此时,一个黄色的球飞来,掉到了竹林中。接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跑了过来,拨开了球落处附近的竹子。

  岛津吓坏了,因为尸体就在那。但男孩子捡起了黄色的球,马上就欢喜的跑走了。

  “……尸体消失了。”

  岛津发愣的说到。

  近卫点了只烟。

  “从昨晚到今天早晨,有非常喜欢打扫的人进出过这个公园呢。”

  “可以认定,那个喜欢打扫的人没有报警吧。”

  “完全没有关于事件的报道,由此来看,只能认为如此。”

  近卫吐出了长长的烟圈,本想把火柴烧剩下的部分扔进垃圾箱,却突然停下了手。

  “……你不觉得这个垃圾箱里的垃圾太多了吗?”

  经他一提醒,我也发觉了。这个长椅在公园的一处角落,有木制围墙遮挡,受光也不好,因此人流稀少,但长椅旁的垃圾箱几乎都要装满了。

  岛津不由得站起身,向里面窥探。

  “坐下,用余光来看!”

  传来了严厉的斥责声。

  “移开视线……听到了吗?放松……”

  一对情侣经过。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