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试读9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王教授有一些纳闷,转过头来。

我和胖子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往后退了一步,只见王教授的脸,五官的位置发生了细微的位移。虽然幅度很小,但因为和正常人不一样,我们还是瞬间看了出来。
王教授看着我们,问道:“怎么了?你们两个人不要给我搞鬼,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有巨大的审美价值的。”
胖子就道:“王教授,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好的很,你们别贫。”他用手电照向前殿的大门,就走了过去,招呼我们跟上。

我和胖子又对视了一眼,看到他一路过去,地上都是一窜湿漉漉的脚印,刚才看到珍宝的兴奋感,瞬间就被寒意取代了。

“王教授该不是棒冰成精了,要化了?”胖子问。
“你舔舔是什么味道的?我看着像‘大脚板’。”我说道,之前只听说过,水鬼走路的时候,会有湿脚印,难道王教授是水鬼?

但看他的谈吐,一点也不像一个脏东西,还是那么正气凛然,中气十足,就算是水鬼,他也应该是水鬼里正道的光。
难道是看到宝贝太兴奋面瘫了?刚才那个五官挪位,如果是面瘫,那应该面部好几个地方的神经都出问题了。

最大的可能性还是这水确实有问题,导致王教授的身体出问题了,我和胖子又互相按了一下对方,发现我们两个没事,就更加纳闷了。

两个人哆哆嗦嗦来到前殿,前殿也是黄土夯的,但是到处都是嫁接过来的装饰,雕梁画栋配着黄土的墙壁。杂木的门框上,所有的门和窗户都是金丝楠木,上面雕着一个蟠桃会,如今全是灰尘。我还看到这个前殿有八根柱子在两边,柱子上的牛腿特别漂亮,八根柱子上面是八仙过海。

门用一根大腿粗的门栓卡着,门栓上锁了大概七八个大锁。王教授看了我一眼,我对他道:“教授,咱们还是先停一停,您这可能面瘫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发现他的手有些发抖,他道:“之前就犯过,没事。开锁,你们不有这个手艺么?”

胖子看着王教授的脸,因为脸往下垮,导致眼眶都拉出了一点点红肉来,显得十分憔悴。胖子就问:“您确定你之前就犯过?”
王教授就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我和胖子又面面相觑,我心说你知道个鬼,但我们看他精神很好,也不好多说什么,现在暂时也回不去,好像不往前走,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干。

和胖子眼神交流了一下,我觉得暂时以不变应万变,我们注意观察,如果这是个水鬼,不害我们最好,相安无事。如果确实是那水有什么问题,导致王教授的身体出了问题,再严重下去,我们就立即叫停他。

胖子让他坐下歇着,我用匕首后面的万能工具里的铁针,很快把这些老锁都撬开,然后和胖子两个人,用肩膀把门栓抬起来。

这门栓肯定是棺材板做的,不仅重而且保存得非常好,我的椎间盘都发出“嘎哒”了一声。

门瞬间就开了,露出了幽深的前殿大堂,和打开一个墓门一样,我和胖子的肾上腺素可快速分泌,同时闻到里面透出一股陈旧木料的香气。

手电光照进去,首先我们就看到了一尊鎏金的天尊像,似乎是铜制的,手里高举铁鞭,身上盘有一条蛇形的缎带,上方有一个巨大的牌匾。写着:九天应元雷声普化真王。
整个天尊像本来应该都是上了彩色漆的,如今全部都脱落了,露出了铜胎,面前有三十六个玉石雕刻的雷鼓,看材料应该是昆仑玉,天尊左右两边有两个童子。三十六个雷鼓后面,也站着三十六个司雷的雷部小神。
那三十六个雷神,全部都是穿着道士服装的仙蜕,但是体形都很瘦小,显得天尊非常巨大。而仙尊边上的两个童子,是两具童尸。

尸体惨白,不知道是什么技术做的,皮肤都已经皲裂了,但是还基本保持着活着时候的饱满状态,只是眼睛被挖了出来,嵌入了两枚铜钱。如果不是皮肤上裂痕,你还会觉得这两具童尸,有一种肉嘟嘟的感觉。

“童尸也是从其他墓里搬过来得,有偏远山区的大户人家买小孩子做金童玉女陪葬,这男童身体里全是金元宝,女童身体里,全是玉器。”王教授说道。接着,我们都看到,前殿四周的墙壁上,终于出现了壁画。

唯有浮雕和壁画,能够还原当时人建设这里时候各种行为动机的蛛丝马迹。我们都兴奋起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试读10

手电照过去,壁画之简陋,令人发指,虽然简陋,但是画得极其认真仔细,而且壁画非常繁复,一看就知道虽然手艺不行,但是非常虔诚。加之表皮脱落的斑驳感,让人还是觉得有一些值钱。

王教授擦了擦眼镜,我们看着他,我知道王教授是这方面专家中的专家,一定会有精彩的解释,他看了一面墙就说道:“这里记录了一个仪式。”
“啥仪式?”
“你看这里,这里有一个道士,他修炼到了一定程度,这些人跪着的,是他的弟子。”王教授指着壁画,上面画着一个老道站在祭坛后面,很多稍微年轻一点的道士——因为都画了胡子,所以除了老道胡子是白色的之外,其他人都是黑色的胡子——在对他行礼。

之后这个这些道士簇拥着老道,到了一个水潭边上,老道被剖开,内脏被抛入了那个水潭,一条大鱼——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在死水龙王庙看到的那条怪鱼同种类——一口把内脏吞了下去。

之后大鱼游入了地下河,一直游一直游,一直游到了一处奇怪的宫殿处,宫殿处全是神仙,大鱼把内脏吐出来,内脏已经变成了一个年轻的仙人,能从白胡子和白头发上,看出就是刚才的老道,但是老道已经变成非常年轻。
老道和众神仙见面,之后被众神仙簇拥,最后的构图,是那些黑胡子的道士,仰望着天上众神仙。

这一圈的壁画,其中大鱼在地下河中,游过的过程,画得非常详细,有满是鬼的类似于地狱的地方,有金银珠宝堆砌的河段,有龙居住的河段。能够看出,这似乎是一种阻碍和诱惑,大鱼和人的灵魂似乎在当时合二为一,如果在水中往仙境游去的时候,有一丝动摇——在壁画的下面,就画着很多鱼的骨头,似乎就在过程中万劫不复,魂飞魄散了。

“他说的水潭,是刚才我们过来的水潭么?那我们真是命大。”胖子道。
“那个水潭是有名字的,叫做雷泽。”我指了指壁画上的字样,不知道是不是外面的极海,又叫雷泽。否则,这里应该还有一个水潭才对。
“看样子,他们真的是在这里修仙。这是座修仙的庙,但是他们成仙的方式,是被鱼吃掉内脏,带到仙界去。”胖子道。刚想继续问王教授,后者已经急急地离开了我们,从前殿的后门出去。

去过庙宇道观的朋友都知道,前殿前后通透,穿过之后就是中殿以及广场,在前殿的天尊像后面,还有一组三尊翡翠观音。

那东西我都不想形容,这艺术造诣,雕工,以及其他宝石的穿插利用,还有衣服褶皱的繁复程度,注定这必然是一件来历惊人的陪葬品。三尊体现了观音的三个状态,虽然道教庙宇里出现观音其实不太严谨,但这在中国算是约定俗成的了。

王教授已经看都不看,直接推开了前殿的后门。

中殿和前殿之间的院子更大,院里一堆一堆,手电照过去都反光,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了,只是在院子的中轴线上,有一颗玉树。
这是一颗很大的桃花树,树杆是树化玉,桃花是粉碧玺和尖晶石,树很大,有三人多高。而在树的下面,放着一座石雕的琵琶俑。
琵琶俑雕刻的也非常好,不过是普通的岩石雕刻的,发灰而且上面有裂痕。

“这是高手。”我心里马上就意识到了,这东西往这里一摆,是有意境的,之前所有的东西,似乎都是珠光宝气的堆砌。但石头琵琶乐俑和这棵桃花树在这里一摆,就不一样了。

我正在纳闷,为什么这藏地庙里忽然审美提高了,就看到王教授跑了起来,我们手电追过去,就追到了中殿的建筑轮廓。

我们就发现中殿并不存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废墟,中殿完全被摧毁了,全部都是焦炭。
但为什么我说被摧毁,不说焚毁,因为中殿外围的石板地面,也完全是焦黑,这个焦黑是爆发式的图形。石头上还有很多的奇怪裂痕。

“这是被雷劈的。”胖子喃喃地说道。
胖子说的对,这是一次巨大的闪电劈中这里,把整个中殿完全摧毁了。

我们靠近中殿,就发现王教授没有在中殿停留,跑哪儿去不知道了,但中殿本来应该有一座更大的神像,现在只有一个底座,到处是瓦砾和烧焦的碳。我们在中殿抬头,用手电照头顶,这里的洞穴顶部太高,只能隐约看到无数的青铜片,悬挂在头顶上。

“雷是通过这些青铜片导下来的么?”
谁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这里发生过剧烈的爆炸。这个中殿是被炸开的。
“这里杨家人已经经营了很久,你可相信,三四个人,搞成这个样子?”
我想起了杨大广,心说也许只剩最后一个人的时候,仍旧没有放弃。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灵光一闪,一下回头去看身后的那个琵琶俑。
“怎么了?”
“这里杨家祖先的文化水平不是很高,你看刚才的壁画还没画的好,但是刚才琵琶俑和那棵碧玺桃花,是有意境的。这一俗一雅,中间是有巨大的鸿沟的。这是不可能的事。”
“会不会是巧合?”
“所有一路过来,都是宝石堆着玉石,从来没有碧玺配普通的石雕的。”我带着胖子回到了琵琶俑的边上。蹲在琵琶俑的身后,用手电去照,我就看到了一枚生锈的硬币,放在琵琶俑的石像下面,露出了一个角。

胖子帮我把琵琶俑弄得翘起来,我把硬币拿出来的同时,就一下看到,琵琶俑的下面,压着一个铁环。

我立即让胖子把琵琶俑挪开,就看到下面的石板上,有一个铁环,一提就拉上来一条铁链,我和他对视一眼,用力一拉,没拉动,他过来帮我,两个人用力拉环,就把铁链从石板上的洞里拉上来一米多,就听到梆啷梆啷一连串金属交割的声音,从脚下出来,我们面前的石板一下塌了下去,露出了一口方形的井口。

石板一边塌下,形成了一个斜坡,可以走下去,我们过去看了一眼,下面是一个密室。

“你怎么知道的?”胖子问我。
我道:“这个琵琶俑的逻辑,和所有这里的逻辑都不同,所以一定有问题,我现在十分怀疑,这琵琶俑是我三叔搬到这里来的。他来过这里。”
“天下有审美的人,不止你三叔吧。”

我给胖子看那枚硬币,硬币上刻了044的刻痕,只有我三叔才玩这种把戏。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试读11

我和胖子两个人小心翼翼地走下密室。



密室大概有80平方左右,全部都是石板搭的,在密室的中间,有大概40平方左右大的一个水池,水池深不见底,有点像澡堂子泡澡的地方。四周四面的石板墙上也画满了壁画,虽然有水汽全是霉斑,但毕竟年代还算近,所以都能看个轮廓。



地上全是石头,石头下面应该之前压满了符咒,现在只有极少数能看清,其他全部受潮腐烂了。在腐烂的黑色腐殖物上,长满了各种蘑菇和菌类,一片一片,延伸到墙壁上。

墙壁上有壁画,墙根的部分也有蘑菇,但中间就不多了,所以还能看清一些。



这个壁画很有意思,画的应该是一条地下河,每隔一段距离,都画有一个巨大的水池,里面都有一块石碑,上面有极海两个字。然后每个巨大的水池边上,还有一个小水池,也有一块小的石碑,上面都写着雷泽。



“这是极海的万里江山图。”胖子喃喃道。

“这是抽象的。”我说道,如果用这张图当地图,去极海这条巨大的地下河中旅行,估计没出去几公里就会完全迷路。因为上面所有的图形都是随意画上去的。



不过在我们正对面,就是面对入口的墙壁上,有很大一块壁画全部都腐烂了。上面长满了五颜六色的霉菌,不知道这一块,画的是什么。不过这个壁画最有意思的是,把极海画成了一个圈。也就是说,它认为中国最长的地下河,其实是一个封闭的环。

在河系中从来不存在这样的结构,河流一定有源头和入海口,或者消失于戈壁。这一个环状的地下河,几乎可以说是杨家祖先虚构的。



胖子这时候示意我转头,我看了看一边墙角的石头,上面有一块石板,类似于泰山石敢当的小石块,上面有雷泽两个字。

原来这小水池就是雷泽,他们就是在这里剖开修仙的老道,把内脏抛入其中。



胖子凑过去,在水池边上往下看了看,水还是浑水,不知道深浅,按照壁画画的,里面应该通向地下河,而且非常深,里面有大鱼。



胖子转过身来,对我道:“你有什么不需要的内脏么,咱们试试。”



我看着他,忽然觉得水池里多了什么东西,用手电照了一下他,几乎是瞬间,我看到一条黑影,一下从水池里站了起来。



那真的是站了起来,就在胖子的背后,但是还没等我看清楚,那鱼就瞬间沉入水中。那个瞬间我就看到,那鱼的鳞片上,镶嵌着铜钱。



狗日的就是我们在死水龙王庙看到的那条怪鱼,一模一样,而且看样子还大一些。

胖子被水声惊了一下,立即离开了水池。池面有涟漪扩散。


“什么玩意?”我拉他过来,看着水池,就看到水池的池面上,冒出来一堆泡泡,接着,就有一根东西浮了上来,随即往下沉。

那是我的安全绳子,之前是在来的路上解开的,如今竟然出现在了这里。这说明什么?



“我们进来时候那个石头甬道的隔水段,下面和地下河是通的,那些溺死的人,死前那么害怕,可能是溺死之前,发现水里有怪鱼?”



“怪鱼?”



“嗯,刚才看着你屁股。就是当时雷老头钓的那一种。”我说道,胖子活动了一下脖子,“我操她妈,那我们怎么回去?这种鱼在水里,外面人的别想进来,我们也别想出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试读12

我想的是,这种鱼有几条,要是超过五条,那条隔水段,恐怕得专业的潜水猎人才能清干净。

这鱼身上都是铜钱,这是人为镶嵌的,这是盔甲啊,不过刚才看铜钱都烂得只剩下个轮廓了,应该也没有多少防御了。可惜没有枪,要是有把54,我们在这里先用胖子的大腿勾引一条,然后枪杀了取内脏,继续勾引,一直把水里的鱼勾引的不上钩为止。

这样也许还能原路出去,否则要在这里另找出路,我估计得起码三天时间。我刚才已经从看到那么多宝贝的心态里冷静下来了,这里的东西实在太惊人了,如果我们不最快时间出去报告,如果这里有什么缺损,我担心我和胖子脱不了干系。

水面慢慢地恢复了平静,我和胖子说了我的担心,胖子也说道:“还有一件事就是,王教授现在这个情况,我担心他如果身体有点什么问题,最后我们跳黄河也洗不清。你说胖爷这面相,一看就是谋财害命的八字。胖爷我不想吃这个亏。”
于是我就把我的遗憾说了,胖子说:“卧槽,干嘛非得我的腿,你腿也挺香的,这事真要干,我们公平竞争,两条腿一起一下去,看它喜欢哪条,我和你说,我认识一个泰国人,和我说过,鱼不吃肥的。”

我就笑,感觉还挺放松的,比起之前下斗,这一次算是轻松了,这些困难其实都不算什么。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这雷泽里,并没有我三叔的痕迹。按道理,他留了线索在上面,就是希望后来人能注意这个地方。

“是不是你三叔也是在这儿剖的腹?他已经成仙了?哦,对了,他已经成了雷公了。那雷就是他打的。”胖子对我道,“你三叔的意思,该不是让你在这儿剖腹,变成内脏去找他?”
“我三叔如果成雷公了,一定先劈死你。”我说道。心中纳闷,现在毫无疑问,三叔到过这里是没错的。但是这里没有线索,也就是三叔给了个空响。

三叔在打哑谜这件事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错误。我的目光,就慢慢地被我们对面墙壁上那一片巨大的霉菌所吸引了。

“你看过一部科幻电影么?”我问胖子,“那电影里有个场景,墙壁上有一大滩霉菌,后来仔细看,其实是一个人被拍扁在墙壁上,尸体腐烂长出了霉菌。”
我们绕着水池的边边,到了霉菌墙的面前,为此我们不得不在蘑菇里踩着走,我不停地咳嗽,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霉菌让我肺很不舒服。

到了这个位置,我们离水池的边缘就非常近了,我觉得有一丝不安全感,因为水位很高,水非常浑浊,我们离水池就三四只脚背的距离,如果有什么水鬼,一下伸手能把我直接拽下去。

我侧着身子,不让自己的背部面对水池,然后侧眼去看那块巨大的霉斑,那肯定不是一个被拍扁的人,但闻到的臭味让我知道霉斑层的里面,一定有东西。

我和胖子从边上找了块石头,胖子胆子大,在水里洗干净了,我自己则忍着上面的腐殖质,两个人一起把霉斑刮掉。

我就看到后面的墙壁上,壁画已经被损毁了,上面被人用什么腐臭的东西,涂抹了三个大字。

“你——将——死?”胖子一个字一个字辩认,“什么意思?”

他刚说完,忽然,我的余光中,就看到水池里一下冲出来一条影子,水面瞬间炸开,血喷大口,直接就咬向我的脚脖子。
是一条大鱼。

我在此时反应已经非常快了,瞬间猴子一样跳了起来,那鱼一下咬空,撞在墙上。我整个人摔在了石头堆里,半个身子掉进水里,瞬间条件反射一个翻身就翻出水。

胖子大骂,拿石头对着鱼头就是一砸,那鱼直接一个翻身翻回到水里,溅起巨大的水花。拿手电一照,我们就看到水里犹如花港观鱼一样,到处都是鱼影。这小小一方水池里,竟然挤满了那种大鱼。

我和胖子一动都不敢动,一直等水面回复平静,胖子就道:“天真,这是你三叔的陷阱。”
话音刚落,又是一条大鱼猛得出水,去咬胖子。这条鱼比刚才的鱼更快,胖子用手一挡,手电砸在鱼的脑袋上,但鱼锋利的鳞片直接削去胖子一大块皮。血瞬间就撒到水里。

“别说话,走!”我大叫,直接狂奔,我一下摔回到入口的位置。胖子也紧随其后,和我摔在一起,我们转头就看到水池里很多黑影,比之前看到的都要更大,似乎被胖子的血所吸引,正在躁动。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试读13

真的是陷阱,三叔把人引下来,喂鱼,为什么?这个陷阱不过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我和胖子大口喘气,胖子看了看伤口,骂道:“有百草枯的话,我倒一吨下去。这些都是什么鱼?”

“这么大的鱼,古时候都要被叫做龙的。”我喘气。这里地下河本来就很多深潭吃人的传说,看样子都是这种怪鱼所致,很多有丰富地下河系的地方,都有传说,说地下河的深处,牛掉下去,拉出来都只有骨头了,被什么东西咬成这样,连骨头上都有咬痕。估计都和这些鱼有关系。

地下河里的鱼一般都很小,没有视力。这鱼似乎也是靠听力的,但这么大的体型,说明有巨大的深潭联通的,超过几百米的深度的庞大水域就在附近。

但我不相信中原水域的地下河里会有天然的凶猛淡水鱼。这鱼应该是古人从其他地方带过来的,修建死水龙王庙的那批人,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人,这应该是他们的杰作。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他甩了甩手上的血,我重新掏出那枚硬币,心说三叔到底要干什么。如果经验再稍微差一点,我们两个都会交代在这里。他在设置陷阱,那么说,有人在和他斗。

我已经把能灭的人都灭了,怎么还有,三叔你到底得罪了多少人?这么说来,听雷这件事情,还没有我想的单纯,不是三叔和杨大广自己的欲望。
“他要对付的不是普通的盗墓贼,普通盗墓贼看到上面所有的财宝,绝对不会注意到这块石头,他要对付的,是到这里来查044的人。只有这些人才会不管财宝,到处摸来摸去。”我想了想,把胖子扶起来,“先别管了,等到考古队下来,全面考古,很多蛛丝马迹都会出来,他们人多有科学方法,我们就把王教授伺候好了,如果这里有陷阱,未必只有一个,王教授到时候别死了。”

我们两个人从雷泽出去,回到院子里,就往后的后殿,去找王教授,一找果然在后殿。

后殿是在一块更高的石头上,因为地势不同,所以院子很小,里面就堆了很多的石头,似乎是没有加工完成的建筑材料。然后有两边的楼梯,人字形上楼,后殿几乎可以俯瞰前殿和中殿,如果照明够,甚至能看到极海碑。

后殿是杨家人自己的祠堂,倒真的是很简谱,没有什么陪葬品,有修道之人的立场,里面的灵牌很多,都是姓杨的列祖列宗。王教授就趴在祠堂的供桌上,我当时一愣,心说王教授难道是杨家人,这是趴在那儿哭呢,认祖归宗了。

我们走近,用手电环伺了四周,祠堂的四周,放着的东西,让我们浑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
这个祠堂里放满了石碑和砖碑,碑有大有小,很容易认成是名人的书法碑,但那些石碑边上的花纹我太熟悉了,这些都来自于一个个古墓,是一个个墓志,记录了墓主的生平,在石碑的顶上,都悬着一条幡,上面写满了字,既不是经文,也不是真言。
我用手电照了一条看,全部都是记录。
记录了石碑的来历,从石碑所在的墓里,借出了什么东西,放在庙的哪里,不是为了钱财,而是为了修仙。墓的位置、进入方法、过程等等都清清楚楚,最后都有一句话,希望这些东西,在他们修仙之后,可以物归原主,放回原墓。

“别看,胖子。”我看着胖子就往最大的一块玉碑走去。
这块碑,我一看就知道,是这里最牛逼的。上面不知道是哪个人的生平,但必然来自于一个传奇的大墓,未来考古队下来肯定是要封锁的,短时间内未必会公开。这要是看见了,喝醉酒说漏出去,被人一对,还真和碑文对上了。我们肯定得惹一身不必要的麻烦。

“这就是一实体的盗墓笔记,3D的何木集,比你爷爷给你那本可声情并茂多了。”胖子说道,“胖爷我不看我能安心么,如果看了我瞎眼,我就用一只眼睛看,我得看看。”

我叹了口气,只能不去管他。
我转身去看王教授,现在我觉得他更不对劲了,身子下面全是水,趴着一动不动,是不是看到这些石碑,心肌梗塞了。

我赶紧去扶他,人一翻过来,我整个人吓得直接跌了出去,只见王教授竟然张大了嘴巴,整张脸完全干瘪,都青了,双眼翻成眼白。而在他的脸上和脖子上,全部都是内出血的淤青,他的皮肤都松了,就像快速减肥的人皮肤一样,来不及收缩,耷拉成褶皱。
整个人的肉似乎快速融化,他要变成了一张皮囊了。

我摸了摸脉搏,已经没有心跳了。他真的死了。我捏了捏他的身体,发现很多地方几乎都被“蛀空”了,我像在摸一个气球。

“胖子,出事了。”我对胖子叫道。
胖子走了过来,看到这场景,和我对视了一眼。看了看王教授一路走进来的湿脚印,我甚至觉得他早就濒临死亡,是他对这个事业的热枕,让他一直撑到了这里。他如愿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也算是圆满吧。

我们对于热枕执著的人,是尊敬的。胖子拍了一下我:“这些发现,是老王的功劳。咱们想办法联系上面的人下来,把老王弄出去。”
我叹气,这事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就看到胖子趴到灵台上,鞠了个躬,然后四处探望了几排灵牌后面,什么都没有,就对我道:“得回前殿,雷祖像哪儿,我去把那铁鞭拿下来。”
“什么时候,你还想着摸东西。”
“老王都死这儿了,我下手我还是人么?”胖子说道,他看了一眼那些墓志:“他死在这儿,就是为了看着我们,他知道真正的宝贝在这儿呢。小老头心思诡着呢。我要那铁鞭,就是要按你的办法,大腿钓鱼。我们得有武器。”说着胖子看着王教授的嘴巴,也按了一下他的身体,和我又对视了一眼,“这是被蛀空了吧,嘴巴张那么大,是不是有东西从他身体里出来了?”

我看着王教授的脖子,心中也怀疑,这脖子几乎撕裂了,是不是有东西从喉管硬挤出来,之前不是说这里的尸体都特别轻么,是不是就是这种奇怪的被蛀空的现象,导致尸体变轻的?

忽然,王教授的左眼往一个地方转动了一下。



备注:死水龙王庙的情节出自《钓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试读14

胖子和我都深吸了一口气,就看到他的眼白中,有东西在动,似乎有东西寄生在里面一样。我们凑近,胖子用手电的强光去照王教授的眼白,我们就看到整个眼球,其实已经很薄了,里面还能看到一些鳞光闪烁。

竟然是一条小鱼,就好像马上就要孵化的卵一样,鱼已经成型了,但还没有破卵而出,在眼球里等待破壳的那一刻。
我看了一眼胖子,这情景叙述出来虽然不是那么恐怖,但实际看到,真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我看了看王教授的另外一只眼睛,更加夸张,那只眼睛里竟然有两条鱼,里面的玻璃体似乎融化了,鱼都是可以小幅度游动的。

这个地下河其实挺凉爽,也没有过于潮湿,我们身上的潜水服和头发都干得差不多了。除了地面粗糙硌脚之外,我们觉得比呆在上面还要舒服。如今一下看到王教授的眼睛,我才觉得这里其实不是凉爽,是阴冷。
不知道是气温在我们进来的时候降低了,还是我的心理问题。

“这是被寄生了么?”胖子想用匕首,去划开王教授的眼球,被我拦住了。这要是有刀伤,等一下就更说不清了。我让胖子打手电给我照明,按了按王教授的身体,解开他的衣服,就看到更多类似于他脖子处的这种淤青在躯干上,是条状的。
这条淤青是从他的下半身直接往上一路通过身体,通过脖子,到达脑子里。我比划了一下,“这可能是这种鱼的寄生路线,从肛门进入身体,然后一路往上游。”

我摸了摸那条路线,淤青的地方都垮的特别厉害,脂肪和肉融化的最多。

“这种鱼好像进入人体之后,会融化人体组织,一直往上,最后到人的眼睛里,所以王教授才融化了。”
“我好像听说过这种寄生方法,叫什么?”
“彩蚴吸虫。”我说道。有段时间有个猎奇新闻很火,一种新品种的蜗牛,喜欢爬到树冠顶上去,然后两只眼睛开始膨胀蠕动,产生舞蹈的效果,这种蜗牛的眼睛是彩色斑纹的,一旦动起来,让人浑身发麻,起生理反感。这种舞蹈十分容易让鸟类发现,然后鸟类很容易捕食这种蜗牛。蜗牛的这种高危行为一度让人十分疑惑。后来别人才发现,这种蜗牛被一种彩蚴吸虫寄生了,这种虫子会直接爬到蜗牛的眼睛里,一边控制蜗牛的大脑,让它直接爬上树冠,一边不停地舞动,吸引鸟类过来吃掉蜗牛,以便它们可以进入鸟类的肠胃产卵。

我不知道这种鱼有没有控制王教授的行动,按道理,这种寄生的鱼,应该可以控制人的大脑,让人产生投湖的幻觉。

极海就在外面,如果是这样,王教授应该往极海跑,但是他还是带着我们一路进来了,看来有着执念的人类,是不好控制的。或者我判断错误,这张大的嘴巴,和之前我们从甬道隔水段拽上岸的身体一样。

是不是这种鱼大部分只寄生在溺水的尸体里,像王教授这样最后没有溺死,爬上来的,情况不多。

“如果咱们就任由这些蛀虫鱼,把王教授吃光,我估计会吃成那些仙蜕,再等一会儿,就只剩一张皮了。”胖子对我道,“这可别还有传染性,我们还是弄出来踩死。”

我摇头,这不是开玩笑的,上面是正规考古队,我真没法解释,为什么王教授进来了,最后浑身都是刀伤,然后我们说是被鱼寄生了。
道上吃我们这一套,其他人也不会吃。

想着,我还是又按了按胖子,我们都进水了,还是要谨慎一点,一下我就按到了一手汗。
我捏了捏胖子的汗,很黏,又看了看胖子的脸,他脸色变了:“没事,我就是汗黏。”

我在这个时候,就看到胖子的眼白里,有东西闪了一下。

胖子看我脸色变了,立即就沉默了,我看着胖子的眼白,虽然那亮光一闪就没了,但我知道,那里面绝对有东西,“你中招了,胖子。”
胖子对我说道:“王教授动了。”

我立即回头,就看到黑暗中微弱的光线下,王教授竟然真的在地上爬了起来,像树懒一样,开始缓慢地爬动。

“王教授?”我以为刚才是假死,还没死透。手电照过去,照在他脸上,发现他两只眼睛反方向疯狂的转动,似乎正在用鼻子顺他之前来的脚印寻找路径,然后往前爬去。

“你猜他要去哪儿?”胖子问。
湿脚印肯定是从水里来的,是不是这种鱼类能控制尸体的大脑,让尸体顺着脚印,一路往回爬回到水里去?

我们其实只有两只手电,虽然光线很强,但后殿空间更大,四周还是一片漆黑。刚才在院子里的时候,因为到处都是珠光宝气,互相反光,所以照向一个地方,其他所有地方都会大概亮起来。但在这个后殿,我们照着王教授尸体的时候,其他地方都是完全漆黑的。这尸体这么爬动,我汗毛都倒立了起来。

“你眼球里有东西。”我看着王教授,一边对胖子说道,“你可能也感染了这种鱼。你给我看看我的。”

我把一只眼球掰开给胖子看,另一只眼睛还是盯着王教授,心说我们得赶紧出去,否则这么死真的太不值得了。胖子看着我的眼睛,说道:“看不清楚啊,但好像有阴影在里面,你视力没什么问题吧,你有没有看到有影子在你面前游啊?”

我脑子嗡了一声,之前没感觉,一下我就觉得眼睛很涨,里面就有异物感,下意识的就去揉眼睛,被胖子一把按住手。

但我的视力没问题,不知道这鱼是怎么寄生的。此时王教授已经爬出去十几米了,手电再照过去的时候,我们发现王教授竟然站了起来,回头看着我们,表情非常的僵硬阴冷。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5

此时他的眼睛里,所有的⻥眼都孵化了出来,贴着眼白往外看,两只眼睛就如同两只复眼,看着我们。

这就是我们在前殿藻井中看到的那个奇怪的神仙的脸,当时胖子以为这神仙是一个虫子变得妖怪,蛊惑了杨家的祖先,让他们在地下修建这个藏地庙。
如果有人死而复活,然后眼睛变成复眼,行为诡异,确实可能会被人认为成妖,但被人误以为成妖,和误以为成仙,是完全不同的,成仙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美好的。

眼前的这个东⻄,怎么可能会被人误以为是神仙呢?

我和胖子就这么和王教授的尸体对峙着,我们的手电照着他,强光下,普通人早闭眼了,但他那复眼里的小眼睛还能不停地动,两只眼睛似乎就如万花筒一样,不停地变化排列,诡异异常。

忽然,王教授就开口说话了。

他的喉咙似乎被融化了,讲话含糊不清,但能看得出来,那是在对我们说话。
王教授阴恻恻地看着我们,含糊地发出声音:“累上装签。”
胖子眯起眼睛,有些奇怪,轻声道:“没死?我槽,那赶紧把他弄出去,还能抢救。”说着就要去扶王教授。

我按住胖子,王教授说话的时候,全身都快融化了,口水一直往下,整个人岣嵝,眼睛是复眼,这个状态,已经不是人了。

王教授的颈部似乎已经无法支撑了,脑袋一直在颤抖,歪着头继续说道:“累上装签。”
“什么意思?”胖子对王教授道,“累了?累了您就别爬了。”

王教授还在发出那种奇怪的声音,听者像是说话,但是他讲不清楚。

忽然王教授一下子裂了开来,他的肚子肌肉皮肤似乎撑不住内脏的重量,一下破了,内脏全部都漏了下来,全是肠子。
手电强光下,我看到他的肠子全部都变成透明了,里面全是小眼睛。

小眼睛都是小⻥,他体内的内脏几乎都变成了“卵囊”,里面全部都是小⻥。

王教授缓缓坐下,就如同漏气的气球,再也不动了,头彻底耷拉下来。

我和胖子看的心惊肉跳,等了一会儿,王教授确实不动了,我和胖子才走上前去,胖子仔细去照那团“卵囊”,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让人的内脏都变成的透明,里面都融化了。

我忽然意识到,这里的尸体,都是这样羽化成仙的。我对胖子说道:“这里的尸体,皮肉内脏都被这种⻥吃光了,就剩下皮,所以才会那么轻。”
“王教授刚才到底死了没有,为什么和我们说那几句话。”胖子问我道。

那几句话到底是真的在说话,还是只是发出无意义的声音,现在谁都无法判断。我看了看手表,对胖子说道:“胖子,咱们没时间,最多还有十五分钟。”
“啥意思?”
“你和我都中招了,按照王教授的死亡时间,我们最多还有40分钟时间,之后我们也会变成这样。”我对胖子说道,用手电去照他的眼白,还能看到里面的黑影子:“如果我们想活命,那么十五分钟之后就得出去,这样还有25分钟可以到医疗室治病。”

胖子脸色惨白,“现在要能出去,只有你刚才的办法,怎么,你真的要大腿钓鱼?” 我看着王教授的内脏,想着前殿的壁画,这内脏应该比我们的大腿,要管用一些,于是转头找了一条保存还比较完好的幡,扯了下来,包住内脏。

那味道,人的内脏真的不好闻,抱起来,我和胖子就开始狂奔,胖子去取刚进来时候,墓⻔上挂着的⻘铜剑,我去取中殿的铁鞭。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6

我和胖子来到雷泽处,胖子找了块石头,把王教授的内脏,结结实实地拍了一遍,那些小鱼都被砸成鱼泥了,然后分了一半甩入水中,另一半就挂在岸边的石头上。

我拿着铁鞭,胖子举着手电,就缩在边上。那青铜剑被他用石头敲完了,做了一个鱼钩,钩子裹在内脏里。另一边也打了一个钩子,钩在雷泽的地砖缝里。
我们还有一个手电,就架在一边的石头上,做第二个照明点,免得等下慌乱,什么都看不见。

不一会儿,那水中就出现了涟漪,水下有东西涌动起来,胖子和我对视了一眼,我说道:“这鱼似乎听觉特别灵敏。我们等一下下手要快——”
话没说完,忽然一个黑影就从水里冲了出来,一下就咬住了在岸上的另一半内脏。

鱼的嘴巴很大,一口把内脏吞了,就想往后缩去,胖子钓鱼还是有研究的,钩子钩得特别好,一下大鱼的口器就被青铜剑的剑头钩给勾住了,我大吼一声,直接扑上去,对准那鱼的脑袋,就是一铁鞭。

这一下我就像打在石磨上一样,火星都打出来了,这鱼的脑袋上,竟然镶嵌了一枚青铜镜,犹如头盔一般。我虎口生疼,也管不了太多,再打到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腐朽铜钱,一下竟然也没有感觉对方吃到多少力气。铁鞭顺着鱼身子就刮了一下,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我还挺惊讶的,我自己知道我下手可黑了,我是真的下的死手,牛都可能会被打裂颅骨。怎么这东西就吃不上劲呢?

胖子冲过来骂道:“你他妈手艺开倒车。”他夺过我的铁鞭,就要去插鱼的眼睛,这时候那怪鱼猛得一摆头,一道血就从它嘴里撕出来,青铜剑钩一下就从嘴里松了出来,眼看就要回水里去。胖子猛得一下扑了上去揪住两边的鱼鳃,连人带鱼,瞬间就栽进了水里。

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这不是我们在钓鱼,这是胖子给鱼钓了。

如果是闷油瓶,等一下他从水里翻身上来,提着条鱼的肠子,我都不意外,但是胖子下去了,那最大的可能性是,胖子等一下飘上来,背朝上浮着,我把他翻过来,发现内脏被吃空了。

胖子另一手还抓着手电,在水下有一个光点,不停地翻腾。
我想也没有想太多,一把拔起青铜剑钩,直接也跳了下去,结果正赶巧胖子从水里浮上来,要往岸上爬。我一下扑在他身上。
他大骂一声:“你日……”又被我冲了下去。

一入水我就脑子一炸。

从水面上什么都看不出来,虽然知道水下有很多鱼,但多少只是一种猜测,如今一入水里,我立即就感觉到水面之下,全是那种怪鱼,每一条都和我差不多长。我手一张开,就摸到好几条铜钱的触感,从我身边缓缓地游过。
我瞬间翻身出水,胖子的手电闪过我的眼睛,我差点就瞎了,慌乱中两个人疯狂地爬上岸,那怪鱼群竟然没有攻击我们。

我们喘着粗气,看着满地的水,胖子就道:“我刚才是不是太激进了?”
我道:“激进不激进不重要,主要是我们完了。”

两个人都很沮丧,内脏没了,鱼没上来,我们等下估计也要变成复眼鱼囊尸,在这里被蛀成羽化仙蜕。胖子想了想,一下翻起来,从我手里拿过铁鞭和青铜剑,脱掉自己的短裤,把两个东西绑在了他自己的小腿上。

因为只有一条内裤,绑不结实,他看着我。

我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同时也看到他眼白里泛出的鱼鳞的细小反光,知道多说无益,也坚定地朝他点头,然后脱掉了自己的短裤递给他。
我们两个几乎下半身全裸,胖子把手电递给我,自己拿了一块石头,就立即把小腿放入水池中。
这铁鞭和青铜剑,是为了防止怪鱼的牙齿直接咬穿胖子的小腿肌肉,咬断小腿。当然,如果入嘴角度恰好,鱼还是能把胖子的腿咬断。但胖子直接就赌了。

“我如果残废了,你记得下半辈子赡养我——啊呀!”
小腿入水的刹那,胖子还想走个俏皮话,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瞬间水面一震动,一条鱼就像猴急的老色批一样,一下咬住了小腿,瞬间胖子就被往水下拖去。

鱼在水里的力气极大,胖子因为一直脚在水里,一直脚在岸上,鱼咬过来的速度太快,他还没有用最舒服的方式坐下,瞬间就被扯成劈叉。

几乎同时,我就听到胖子的大腿根传来一声咔哒声,胖子大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真,拉!拉拉拉拉拉!”

我一下卡住胖子的腋下,双手往后直接拉,人的腰腹部动作用力,力量还是很大的。有鱼头露出水面。
到底是不是刚才我敲的那一条,我也不知道。怪鱼死死地咬着胖子的小腿,他大喊:“抓它的鳃。”

我放手扑过去,直接把手插入怪鱼的鳃里。

鳃里全是倒刺,一下我的手就破了,我大吼一声,继续把手往里伸,一下我就从鳃摸到胖子的小腿了。

因为那青铜剑上有倒钩,怪鱼又被勾住了,甩也甩不掉,我手进去就抓住了胖子腿上的铁鞭,胖子大喊:“起!”

两个人一起用力,那大鱼的力量像炸弹一样,我们根本拉不动,我海钓过,知道这种大小的鱼,在水里最开始20分钟绝对是占绝对优势,但我们没有鱼竿,不可能溜鱼。胖子这时候才感觉到疼,大喊:“弄死它!弄死它!”

我的手全部被鳃里倒刺割伤了,血肉模糊,根本用不上力气。就这怪鱼不停地弹动,每一下都几乎把我和胖子全部拽下去。我大吼一声,看到水里全是血了,胖子的血,我的血,鱼的血全部都混在一起。
就在手足无措之际,忽然水里出现一个巨大的水花,把我和胖子炸了个跟头。我肉眼看到水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影子。
比这条怪鱼大的多的影子,从水底上来,直接把我们拽住的这条怪鱼的身体咬掉。

我和胖子拽着一条鱼的上半身断尸,翻倒在岸上,看着水面的波浪,目瞪口呆。
“什么玩意?”

刚才那个巨大的影子,比我们拽着的怪鱼要大三倍,一般来说同类鱼之间就算差的体型很大,也不会如此自相残杀,我看着满池的血,忽然意识到,是不是我们的血让这些鱼狂性大发,那条巨鱼是来咬我们的,但是一口把自己的同类给咬断了。

我掰开鱼头的嘴,胖子把腿拔出来,就看到铁鞭和青铜剑确实保护了他的小腿没被咬断,鱼的牙齿就卡在两边的金属,虽然他的肌肉也有牙齿刺了进去,而且伤口很深,但如果没有这两段金属,他应该只剩下一截骨头还连着。
我们的血一路从岸边流到到我们待的地方,伤口惨不忍睹。

我忽然就意识到,我原来的机会已经破产了,那么大的鱼,如果我们再用任何身体的部位去钓,它上来一口,我们就没了。

但同时另外一个机会产生了,我发现这些鱼对于血液很敏感。

我拿起手机,告诉胖子躺好,自己跑到外面,冲到一处珍珠珊瑚的盆景面前,把里面的珊瑚拔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一边,又把里面用作土壤的玛瑙倒在一边,然后抱着那盆就往雷泽跑。

那盆是洪武釉里红的瓷盆,我抱进去,一下就看到胖子躲在角落里,我看他的表情发现不对,手电一扫水面,不知道何时,从水中,竟然站起一个东西,似乎有很多的手,也不似人,也不似鱼。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7

那东西乍看之下,就如同一个观音一样。我还愣了一下,仔细去看,发现确实如此,那是一个满是铜锈的青铜神像。大概半人高,从水下冒上来,上面的千层锈发紫,是在水中生锈的。神像大概有十几只手,每只手上,都有法器。因为生锈,所有的手臂末端都已经腐烂成块状。

这东西忽然出现,动作似观音的自在像,如同有一个小人站在水面上一样,静谧,但是阴森诡秘。

我不知道那是何物,只能小幅度地移动着靠近胖子。但随即我发现,那东西应该是装在鱼的背上的装饰,在我手电的照射下,它缓缓地又沉入水中。

胖子脸色苍白,我扶起他:“怎么,你以为什么东西显灵了?”
“这东西不对劲。”胖子结结巴巴的。

我把我的分析和他一说,他就不停地摇头,拿着我的手电,不停地看水池的表面。生怕那东西再出来:“这不是鱼背上的,那东西是忽然出来的,鱼又不是潜艇,怎么能够直上直下。”胖子用手做了个动作,“鱼不是得往前游动,然后背拱起来一下,才能把背上的东西,拱出水面。这神像不是,这是直接从水里上来的。”
“你什么意思?”
“它就像个人一样,从水里出来偷看我一下。”

胖子说完,忽然剧烈地咳嗽,我扶着他,就觉得他身上特别黏,就按了一下他的脖子,一按就是一个很深的手印子。我知道不能再纠结了。

“天真,水里还有其他东西,不止那种鱼。”胖子对我道,“哎呦我操,胖爷我好想小哥啊,胖爷我是不是老了,咋就那么害怕了呢?”

我从鱼的嘴巴里,扯出半截青铜剑的断片,然后直接把胖子的手拉过来,用断片切开手掌,他一下呲牙:“天真你疯了,胖爷我想小哥,你就剌(la)我一刀,你干嘛,我想他不一定想学他!”

我拽着他的手,把他的血往我搬来的瓷盆里滴。我切的很深,血不住地流。
我对自己也照办,之前切过不少次手掌,知道窍门,怎么样一开始不疼,就咬自己舌头的同时,把自己的手掌也切开,和胖子一起滴血,“这里的鱼对血的味道很敏感,我们得在这里用自己的血打个窝子,然后咬牙接原路回去。”

“你是说把鱼都引这儿来,然后我们动作快一点,那万一有几条鱼没有被诱惑到呢,咱们撞上了,咱们不是歇菜了?”
“只能赌啊。”我看着胖子的眼睛,他也看着我的眼睛,他的眼白中的黑点已经越来越密集,有无数的小鱼的胚胎正贴着眼白往外好奇的看呢。
“你是想被寄生鱼吃光,变成一张人皮,还是想被水里的大鱼咬死。”
“都不想,但确实你说的对,咱们往回跑的生存几率大。”胖子用力挤自己的手,“胖爷我血多,天真你省点,多用点我的。”但他血脂高,血流得很慢,怎么挤都没我挤出来的多。

好不容易弄了一个盆底,我把这盆直接放到水池边上的石头上,然后用石头和青铜剑的断片做锤子和锥子,在下面敲出一个小洞。

血开始不停地往水里滴落,胖子问:“这鱼出来不会被打翻了么?”
我把内裤撕了,做成引血条,一头塞在小洞里,一头拉到比较远的地方,再放入水中,那内裤条就引着血缓缓的往水里渗透。
我用剩下的内裤条绑紧胖子和我伤口,止血,然后两个人互相搀扶,快速往外走。

长话短说,我们直接不管不顾就冲到了极海那个水池的边上,爬上船,疯了一样的往回划。

胖子的手电此时已经不知道在哪儿了,慌乱中我发现只有我一只手电在照明。
很快我们划过了刻着极海的那块巨碑,我因为我的性格问题,路过巨碑的时候,瞬间回了一下头,用手电去照这块碑。这是一种告别的轻微仪式感,但就在那个瞬间,我看到了在巨碑之上,立着一个黑影。

那影子多手,就如同我刚才在雷泽中看到的奇怪神像,因为碑非常高,距离也就稍远,看不清楚,但应该就是那东西。

我愣了一下,那东西就消失了。胖子呵斥我,我才回身继续划船,但是心中奇怪。

鱼是不可能爬到碑上去的,难道真的如胖子说的,这东西不是鱼背上的装饰?
一路无话,我们冲回到隔水段,疯了一样的立即下水,拉着绳子一路在泥水中拉动,一直到出水,我伸手出去的时候,一下就被人拉住,紧接着被拖出了水。

整个过程我都是麻木的,没有害怕,我忽然明白了赌徒的心态,因为我留在里面从长计议,必死无疑,所以我知道我只能下水,在我入水的时候,我只有那一根绳子,但是我心里明白,我的生死,其实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而在于天命,所以反而毫不恐惧。

因为四周太多的手电筒了,我看不清楚拉我上来的那人是谁,我唯一能知道的就是,这个地方已经全是人。我耳朵里还有很多水,但已经听到了无数的叫喊声。
我大喊道:“送我们去医院!我们中毒了!我们马上要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8

我不敢解释是我们被鱼寄生了,这太难被人听懂了,我需要一个简单的危险压力。

接着胖子也被拉了上来,胖子已经虚弱的站不起来,就听见有人问:“王教授呢!”
“出意外了!”我大叫,“里面有东西,不要下水!我们中毒了!”

接着我们就被扶了起来,往外送去,还有人在问王教授呢,我听的出是他助理的声音,声音中满是绝望。

被抬出甬道入口的瞬间,阳光照射,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闭紧眼睛。我们被抬上车,由医官的陪护下,开始在路上狂奔。

我其实可以坐起来,还可以做一些事,但医馆的效率很高,已经在车上给我测基本体征,我就开始不停的念叨:“我的眼睛玻璃体里,有寄生虫,肠道里也有,我的肌肉在融化。”我就感觉到有人扒开我的眼睛。

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就听到军医开始打电话。
我不知道是多久到的医院的,在车上医官直接给我吃了什么药片,非常苦,接着我快速被麻醉,做了肠胃镜。

我醒过来的时候,眼睛已经动了手术,肠胃镜大概做了六个小时,用内窥技术,把我肠子里的小鱼,全部都用钳子夹死,然后一条一条地吸出来。

听医生说,眼睛的小鱼是用白内障手术的方式取出来的,这些小鱼的胚胎几乎都附着在眼球壁趋光的位置。但都避过了瞳孔。是一种非常细小的,透明的鱼。

因为猪囊尾蚰蚴病弓形虫也是寄生在玻璃体里,所以医院有对应的治疗方法,否则这诡异的情况,还真找不到办法。但这些小鱼一死,几乎全部都快速溶解了,所以除了肠胃镜的照片之外,没有其他的证据留存。据说从照片上看,这些鱼很像寄生虫,很难说明什么问题。

这些小鱼嘴巴上都有小吸盘,牢牢地固定在体内表皮。有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女医生说这鱼应该是寄生鲇,是一种热带的鱼。我尿道里应该还有,需要去找一种南美的树的果实做的茶,喝下去可以溶解这种鱼,当地的土著就是这么干的。

我后来并没有喝到这种茶,但也没有大碍。而我们身上不停地出水,似乎是肌肉融化的问题。后来查出来确实我和胖子都有非常严重的肌肉溶解,导致我们小便几乎都是茶色的。

这个问题在寄生鱼的问题解决之后,很快就停止了,似乎被这种鱼寄生之后,肌肉和脂肪就会被这种鱼释放的某种物质融化。这就像蜘蛛一样,蜘蛛并不吃肉,它捕食猎物之后,往猎物尸体里注射消化液,在体外消化了尸体之后,将猎物吸空。

我想着,真的是这些寄生虫导致的我肌肉溶解么,不由想起了那多手的神像,那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但那么多手,是否会是类似于蜘蛛的生物?

身体稍微好一些,就开始做笔录,我全部说的是实话,我知道没什么要隐藏的。而且我们是带着病理出来的,他们检查王教授的尸体,医院现在的记录,应该能印证我们的说法。

我的结论如下:
1、用抽水机是无法抽光隔水段甬道的积水的,因为它下面连通着地下河。
2、泥水之中有会攻击人的怪鱼,甚至还有其他东西,非常危险,同时,水中还有寄生类的鱼类。这些鱼类似乎都都不是本地的,同时具有某些热带鱼的特性,说明地下河极海的某一段,水温会比较高,可能有地热。
3、底下有无数的文物,王教授的判断是正确的。
4、王教授已经去世了。

王教授是我们进去之后,自己冒险跟进去的,不知道他为何当时等不及我们出来,否则也不至于会死。但人,当时当刻的很多想法,都没有办法回溯。

这里面应该会有隐情,但如今短时间内,我们应该是没机会知道了。

接下来的一周,我们的眼睛拆线,期间胖子被人搀扶着,过来和我讨论了很多问题。

因为王教授是我们唯一的联络人,所以考古队的人离开我们之后,除了一个会计对接医疗费报销的事情,就没有人再理会我们了。我们不再知道后续对于藏地庙的发掘。

我的推断,此事会消沉很久,然后横空出世,变成一个巨大的考古发现。但在这之前,我们并不知道会等多久。

那藏地庙后殿里的地图和墓志铭碑林,几乎是一种耀武扬威。要全部找到并且检查这些古墓,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其中按照王教授的说法,有三个巨大世界级别的大墓混在其中。按照我们的笔录,他们不知道会使用什么方法突破隔水层,进入到藏地庙里。但一旦进去了,其中的宝藏,光是整理,也起码需要几年时间。

这一切,在我们冲出来的瞬间,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