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试读2
我们跟着人群爬了二十分钟,才到了山下,所有人打起手电,从山脚下去照上面的“蚁穴”,就看到所有的青铜片都在震动。

雷声又响,这一次看得清楚,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这里的雷声不一样,因为这里打雷之后,山中的青铜片会发生震动。对雷声进行回应一般。而几乎是同时,我们都感觉到自己的脚下也传来了声音。
我和胖子找了块石头,附身去听,就听到石头里传来无数的钟声,似乎是从地底传出的。

“这地下面有一座庙?”这是我第一个反应。胖子点头:“藏地庙,藏在地下的庙。”
藏地庙是灭佛法难时期,佛教徒躲藏不得已把庙宇迁往深山的洞穴之中。现在我们知道的法难时期一个是北魏的太武帝时期,一个是北周武帝,一个唐武宗,三个时期被称为三武灭佛,这三个时期发现的藏地庙已经有多座,但规模都很小。
如今这情况看来,有道士在山中的缝隙中装置了青铜片,这些青铜片和雷声混响之后,似乎能把震动传递到地下,地下似乎还有一座大庙。钟声徐徐,道士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下面的庙和他们是什么关系,简直是扑朔迷离。

此时我看到之前坡上那个专家,我忽然灵光一闪,对那个专家喊道:“教授,那几个在这里修炼的道士,是不是姓杨?”
那个专家看向我,所有人都看向我们,我看那专家的表情,就知道我猜对了。
那不是三个道士,那是伪装成道士的盗墓贼,也就是杨大广的祖先,他们从民国时期到的这里,就是为了下面的那座庙。

但为何他们要在山里挂这些青铜板呢?雷声,青铜板,地下的钟声,听雷的磁带,这一切的联系,才是这里考古工作背后最大的秘密。

我表情兴奋,脑子里飞速转动,后来想想,我在那个时候应该是累懵逼了,那专家看着我没有后话了,忽然就凑近我,看了看我,然后说道:“吴邪?”
我一看对方认出我来了,也装不下去了,赶紧点头:“王伯伯,这么巧啊。”

结果胖子会错意了,他比我激灵,我一被认出来,他撒腿就跑,武警也是条件反射,一下被按到在大概三十米外。胖子立即大喊:“轻点,轻点,胖爷我刚救过你们战友。”
我立即解释这是我同事,他应该是忽然尿急,大家不要误会。王教授挥了挥手才把胖子放开。但他目光炯炯地看着我,显然在思索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十分尴尬,这里的发现肯定是国际级别的,我们的身份,要是在酒店里遇到了,估计还有顿饭请,但是在这里,就完全无法解释,世界上巧合不会巧合到:我正巧想到河南一农村体验生活。然后农村里有一个国际性的考古发现,然后我还是出生在长沙的土夫子世家。

讲不通的。
所以我来一定有目的,我的身份又让我的目的,可能很不堪。

王教授还是给我了几分面子的,招了招手让我们先回他帐篷。
两个人被提溜到帐篷里,王教授跟着进来的时候,我已经想好要说实话了,实话我有证据,我查我三叔的事情不犯法,而且进到这里来救人,是考古队叫我来的,不是混进来的。

王教授进来的时候,挥了一下手,武警就没跟进来,他直接沉下脸来,骂道:“你们不要命了?做生意做到这地方来了,不是让你们别干这一行了么。”说完看了看帐篷外,“你怎么解释?明天所有人的身份都要查,你们不是当地人,怎么逃的掉?你这个身份一查出来,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我立即就一五一十把所有的经过都说了,表明自己的立场清白,现在这个社会了,不能随便抓人,我们是无辜的。

说完之后,他没有立即相信,但我有证据,把杨大广的身份证这些东西都上交了。他看了才放下心来,给我们泡了咖啡。我看他还能讲得通道理,心中安慰,这些老专家讲人情,而且愿意相信人,我就有些感动,就对他把我的分析也说了。

李教授听了点头:“你想到的我们都想到了,只是这个杨大广的祖坟的信息,我们没有。按你的意思,这个祖坟另有蹊跷。”
我对李教授说道:“我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件事情应该和我三叔有关。而且,我觉得应该和雷声有关。”

李教授看着我们,沉默了很长时间,似乎是在做抉择,最终他终于叹了口气。
“跟我来,给你们看样东西,反正你们要签保密协议。”

胖子看了看我,我立即明白啥意思,按照美国电影的拍法,教授是要给我们去看背后的秘密了。
我之前的人生中,对于这样的事情,都是自己苦思冥想,如今有一丝感慨,其实有时候有点人情上的小手腕,对方也许就直接告诉你了。

走出这个帐篷,我们就开始走向最大的那个帐篷,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胖子跟在我后面,我以为他会大放厥词,这往往是他大放厥词的时候,但是他太困了,一直在拍自己的脸。我们进到帐篷,里面全部都是盒子,上面全是泥巴。

“都被泥石流埋了重新又挖出来一遍。”教授和我们道,他按亮电灯,直接带我们来到了一个大盒子边上。
大盒子打开,里面用塑料布捆着一个人形的东西。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重启之极海听雷》修订稿试读3 建庙
原创 南派三叔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昨天
“在泥石流之前,我们已经挖通了山的下半部分,里面有一条石道一路往下,但是石道的尽头被水淹了,都是经年的雨水,我们下不去。这条石道非常长,两边都是石龛,里面都坐着这种东西。”王教授把塑料布打开,我们就看到那是一具道教的神像。



仔细一看,这可不是泥塑的神像,这是一具古尸,穿着已经腐烂的道袍,道袍全部都粘在尸体上。头发和胡子很长,都是白色的。

“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国际性的大发现。”胖子轻声道,“伯伯,这东西我能批发给你。”

王教授示意胖子过来:“你掂一下。”



胖子看了看我,过去掂量了一下这具古尸,一掂我就发现他眼睛瞪大了,又回头看着我。

“怎么了?”

“怎么这么轻?这是纸糊的?”胖子直接换成了一只手,都可以轻松地抓着这东西。



“你们知道羽化成仙么?神仙羽化出来之后的尸体,轻如羽毛,当然我们要讲科学,这些可能是用特殊的尸体处理手法做的。”王教授扶了扶眼镜,拍掉胖子想拧掉尸体头看看里面是什么的手,“那条通道下面,应该是一个庙,你们都听到钟声了。这座山下有空腔,里面应该有一座大庙。”



我还是没有搞懂,虽然山的底部有庙很玄妙,但我觉得这不至于让这里被保护成这样。

王教授看着我:“所以你们应该认为这具尸体,是年代久远的古尸,对吧。如果是古尸,这最多算一个全国级别的考古重大发现,但就因为这具尸体不是古尸。”王教授一边的盒子里,掏出了一块简陋的木牌子,是一块灵牌。

我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太公杨守业之位。



“这具尸体是你说的,姓杨的盗墓贼的尸体,他们在这里经营了很久,你一定以为,他们是要以道士身份为伪装,来偷下面的庙里的文物,也是正好相反,他们不仅没有在偷文物,他们把他们在各地偷的文物集中了起来,在这里修建了下面这座庙。”



盗墓贼在修庙?

为什么?我心说。



“你看到这具羽化的身体,应该是在民国时期死亡的,他们在这里已经经营了快一个世纪了,他们是在认认真真地修道,并不是在敛财。我们在清理在山里缝隙中,他们留下的遗物的时候,大概发现了来自十几个不同墓葬的文物,他们到处盗墓,把战利品搬到了这里,修建下面的那个庙。在这些文物中,我们发现了其中有三种类型文物,来自于三个时期非比寻常的大墓。”



王教授顿了顿:“哪三个墓我就不说了,这三个墓我们业界曾经以为绝对不可能被盗。但杨家人应该进去过了,而且从里面拿出了东西来。我们认为,更多的从这三个墓里盗窃出来的文物,应该在下面这座庙里。这些文物一旦现世,是这一百来年来,世界最大的考古发现,而且一次出现三个。”



我并不能肯定是哪三个墓,文博系认为的大墓和我们认为的不太一样,但是他不说,我只能往大里猜,这一猜整个人都不好了,手指就有点发抖,我脑海里的选项,都是绝对不可能盗窃的,在我的认知也是这样。

一是根本找不到,二是根本下不去。我也不敢问,如果事情真的大到这个份上,我不知道肯定比知道安全。



“还有呢?”我问道。

王教授说道:“你们老九门在老杨家面前就是低能儿,沽名钓誉擅长炒作。”



我们三个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胖子咳嗽了一声:“胖爷我,在这件事情上,同意王教授的说法。”



“所以,这里守卫那么森严,是不能让别人知道,有三座大墓可能已经被盗了。”

“下到最下面,看到庙里的情况之后,我们才会对外公布。你说的杨家人,来自于山西,是山西的南爬子,他们不会一次盗空一座古墓,世面上也没有出现那三座古墓里的文物流通,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的盗窃行为可能不是为了售卖,而仅仅是为了修建下面的这座庙。在下面,我们也许不仅可以找到更多那三座墓里的文物,还可能有他们打开那三座墓入口位置的线索,以及,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情。”



王教授目光炯炯的看着我,我叹了口气:“如果按照我查到的消息,他们下面的庙,一定和听雷有关。而且,三叔和杨大广曾经在一起工作过。”我没有告诉王教授雷声重复的事情,是因为说了他肯定不信,但现在在我脑海里,很多事情都开始串起来了。



杨家人肯定知道雷声重复的现象,这个可以说是世界级的巨大发现了。

他们在洛阳的雷暴中心的地下,修了一座庙,把全国各地盗窃出来的文物,用作修庙的材料,而且还在里面修仙,还挖空了一座山呼应雷声。他们是否认为雷声重复这件事情,和道教的雷法有一定关系。

道法自然,他们是想通过修仙,参透雷声的秘密。



那为什么要用各地盗窃出来的文物,来修建这座地下大庙,恐怕只有下去看到才知道。



不知道为何,我极想下去,看到那座庙,我原以为我看了那么多东西,世界上应该没有什么会激起我的好奇心了。

我错了。



“咱们什么时候再下去?”我一激动,就秃噜出嘴了。

王教授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小朋友:“想下去?入口被泥石流埋了,就算我们进去了,也要解决被水淹的那个通道的问题。如果你们能解决水淹的问题,把我们的人带下去,并且安全地带上来,那么我可以聘你们做顾问,当然,如果你们在里面拿一样东西,就要牢底坐穿。”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试读4

当天晚上我睡得非常香,我本来以为我会失眠,结果我低估了自己现在的惰性。胖子打呼噜打醒了一半的人,我却压根没有听到。
早上起来的时候,雷雨又过去了,阳光特别得明媚。我出了帐篷,还看到那座蚂蚁穴山和边上山脉形成的山谷中间,出现了一道彩虹

那天晚上搜救工作继续,我不知道有什么新的进展。村民被遣散,我和胖子则被带到了大帐篷边上的一个中等帐篷,原谅我只能这么形容,因为这些帐篷长得都差不多,我就把它称为2号帐篷。
这是一个办公帐篷,里面有打印机等东西,我们在里面签了保密协议。
大帐篷我们称呼为1号帐篷,签完协议我们就在那儿等,开会之前先默哀,然后王教授介绍了我们。
没有人在意我们,可能因为突逢大便而且眼见如此巨大的灾难,所以气势比较低落,胖子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了几个笑话,也毫无用处。所有人尴尬地笑了几声,几乎没有反馈。

我表示理解,活到这个年纪的人,都有过失去身边人的经历,那绝对不会好受。于是干正事,我看了之前他们勘探的侧抛图,画得很精细。

隧道是通过一条山体缝隙延伸的,如果山没有坍塌成这样,那么在山体上应该有一个洞口,进入洞口,往上可以到达山体里的所有缝隙“蚁穴”部分,朝下可以进入这条斜着往下的甬道,甬道大概向下700米,就被水淹了。
按照一般推理,甬道再往下,乃至于甬道通向的地下空间,应该都已经被淹没了。

但昨晚我们都听到了地下的钟声,说明地下是有空气的,那么这一段被水淹的部分,很可能和抽水马桶的结构一样,甬道在那个位置有一个弯曲,形成了一个水密封,让外面的空气和里面的空气被这一段水道隔离。
这一段水道不会太长,而且会有往上的趋势。我把我所有的分析快速说完,有人就有质疑:那如果外面的水太大。里面还是有可能会被淹。

我知道并不会,心说这几天那么大雨,如果没有放水的设置,多大的空间都已经满出来了,但并没有发生,说明甬道尽头,钟声传来的空间里,是有泄水的通道的,但是我实在不想解释这种结构的放水原理,就给他翘了个大拇指。王教授告诉我,潜水设备,下午就到。这种潜水属于洞穴潜水,得和我胖子探明下面的情况之后,他们再跟我们下去,如果水量不多,他们还倾向于抽干再进去。

我和王教授说这里的天随时可能下雨,最好的办法可能潜水进去之后,用绳子把设备和装备,大灯运进去,在里面做一个临时基地,等有条件了,再把电缆拉进去。

长话短说,下午我们喝了点烧酒,一边入口重新被挖了出来,潜水服就到了,我和胖子两个人穿上,准备钻进去。胖子想要把枪,被拒绝了。胖子就抗议,万一里面有妖怪怎么办。王教授怒目瞪了我们两个一眼,我们只好作罢。但是有战士给了我们战术匕首。

灰色的石头隧道非常低矮,杨家人应该都是小个子,我们弯着腰前进,两边很多挖出来的神龛,如今都空了,里面的尸体应该都已经被保护起来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痕迹,这是非常粗糙的人工隧道。王教授陪着我们下来,他身体很硬朗,随行的还有一个武警。

很快到了700米的地方,我们无法前进,通道斜着插入水里,胖子用手电照了照面前的水,水是泥巴水,非常浑浊。
“我们下去什么都看不见。”胖子说道:“他娘的,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在水里往前摸,你知道这有多恐怖么?”
“我们扣上绳子。”我对胖子说,有事让武警兄弟拉我们回来。
胖子看了看身后的武警,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你要是走神,胖爷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看着泥浆一样的水,不知道后面的水道有多深,确实这种探索只有我们这样的人敢去,专业探险队都未必愿意下去。我拍了拍石壁,让胖子沿着石壁,千万不要不要离开石壁。否则如果下面有岔道,就会非常非常危险。

两个人带上设备,爬进了泥水里。水非常冷,最开始几分钟,冰冷的水让我所有的感观都消失了。防水手电的强光打到最大,能见度几乎完全没有,只能感觉到光线。什么都看不到。我能听到胖子在我身后的呜呜声和气泡声,稍许欣慰,至少能听到氧气灯的警报。

我一手摸着石壁,慢慢地往前游动,每游一会儿,就摸一模腰上的绳子。胖子的声音一直跟着。
我本来以为十分钟到十五分钟,怎么样我也应该到另一头出水了,但是这条水道远比我想的要长。

游着游着,忽然我的手一轻,我一下发现我摸的石壁不见了,我似乎游进了一个很大的空间。本来上下很局促,但是一下我摸上摸下,发现上下都有了空间。我立即后退,想退回刚才的地方,却一下撞到胖子身上,直接被撞进了前面这个比较大的空间里。

我在水里滑动双脚,让自己稳定下来。就在水中,我听到了身后的胖子笑了起来。

水里传声非常清楚,那是水下的笑声。我心中恼怒,心说有什么好笑的,同时我就觉得,拉着我的绳子,被一个什么东西带了一下,拉扯了我一下。

我抓住绳子,以为是胖子,往胖子发出声音的地方伸手,就在这个时候,胖子的声音不见了,我的四周瞬间跌入安静之中。我往胖子的方向游了一下,就摸到了胖子的绳子。胖子的绳子竟然不知何时一路往下,通向这个空间的下方。就像鱼饵被咬钩拖下水底一样。

我拉了一下,对面的力道很大。

正在疑惑,我又听到就在我的身边,有人笑了一声。同时,一只手搭住了我的肩膀。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试读5

胖子在下面,那怎么还会有人搭我的手,我猛得转身。因为什么都看不见,我是全盲只有触觉的状态,我的心脏一下就变得非常快。

几乎是瞬间,我的手臂,脚踝,都感觉到有人的手搭了上来。

这些手冰凉,只是轻轻地碰我一下,起码有六七只,我脑子一下就炸了。
胖子哪有那么多手,怎么这水里还有其他人?
我开始挣扎,一四下转圈我就发现不对,到处都是人,我什么都看不见,但是我转圈就发现,我四周竟然全是人。我怎么样都能撞到人。

转瞬间想到胖子往下,我忽然明白了胖子干嘛要忽然往下,他肯定也发现了四周全是人。这是水鬼么,把胖子拖下去了,还是胖子四下找不到空挡,往下遛了?

不管了,我一个猛子往下,也笔直地往下游,下面果然没有人,我滑动四周,冰冷的泥水让我手指什么都感觉不到。
大概40多秒,我就沉底了。往边上摸,摸了三圈,发现胖子的绳子,我一把拽住,就发现那绳子正在拉动。

我抓住绳子,就立即被绳子拽住了,我心里想,完了,大概胖子是被水鬼抓了,这是拖着去吃呢,这杨家人够老道的,不仅修了隔离空气的隔水,还在里面放了水鬼。

当即我心一横,这一次来没带管制刀具,就借了把匕首下来,我得去把胖子救回来,就顺着绳子拉动的方向一路快速游过去,一会绳子好像就进了一个岔口里,我也直接进去,岔口后是往上斜着延伸的甬道,我攀着绳子快速爬动,忽然我就觉得浑身一重,脑袋尽然出水了。

一下我眼睛就能看见了,虽然潜水镜上全是泥浆,但是还能看的见一些,然后我看到胖子轮着手电,就一猛子打在我太阳穴上。
这一下敲的真重,好在我躲得快,直接把我潜水镜给打飞了,掉水里一下就找不着了,我太阳穴被狠狠的刮了一下,疼得我大叫,胖子这才认出来:“天真!”
“你他妈打地鼠呢?探头就打?”我大骂。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以为水里的妖怪出来了。我说怎么那么沉呢?原来在绳子那头的人是你。”胖子道。

我被他拉上去,就看到这和我们刚才的甬道很像,但是已经有空气了,四周并没有水鬼,松了口气。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你没发现啊,他妈的水里都是东西,多手多脚,也不知道是什么。”胖子骂道,“我又看不到你,拽你也没反应,我当然先脱身,一脱身,脱大了,就找不到方向了,东摸摸西摸摸就摸这儿来了。”

我摸了把脸上的泥水,心说这里应该其实就只有一条路,他能找到的出路,也就是这一条了,我们鬼使神差的通过了这段积水。
不过这泥水隔断真不好弄,潜水高手还行,王教授他们能过来够呛,在水下,一紧张就容易呼吸紊乱,一紊乱呛水了,有氧气瓶也会死。

更何况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和胖子脱掉脚蹼,胖子拽了一下从水里伸出来的绳子,想让自己的活动范围宽裕点,一拉就愣了一下“怎么还那么重?”
我和他对视了一眼,立即就把刀举了起来,手电照向出水的水面,绳子一下崩得很紧,胖子差点就被拖回水里去,他立即稳住往后退开始拉绳子。他直接把匕首卡在绳子扣上,如果坚持不住,就切断绳子。

我立即上去帮他,两个用力把绳子往外拉,胖子大叫:“你说会不会那个武警小伙子,以为我们遇难了,要把我们拉回去,这可太尴尬了。”
“你拉出个信号频率来,让他知道我们没事啊!”
“我操,这小伙子是个实心眼啊,他就想把我们拽回去啊,我哪有机会拉出个信号!”胖子大骂的同时,我们两个人都快被拉进水里了,“这他妈什么力气啊,绝对是水鬼啊!”

胖子说着就要动刀切绳子,就在这个瞬间,他的绳子就松了,我和他一起飞了出去,摔了个四仰八叉。
胖子再一拉,发现绳子松了,那头似乎断了,不过虽然如此,却不是毫无重量,绳子那头还是有东西的。

他拉了几下,忽然水面一个翻腾,六七具苍白的尸体,被绳子缠着,一下就被拖出了水面。他们全部都穿着之前的工作服,我立即就明白了,这些都是泥石流失踪的工作人员。他们是躲进了这里,然后被雨水冲进了泥水里溺水牺牲了。

刚才水里我们拉着的绳子游泳,把他们全部都缠绕了起来,随着我们前进,他们一直在被我们的绳子带着走。

胖子又拉了几下,尸体被拉出水里,一没有了浮力支撑,尸体就变得很重,搁浅在旱水交接的地方。胖子瘫倒在地,大口地喘气。
“刚才是不是他们卡在什么地方了?”胖子问我。“被我硬拽过来了,不是啊,刚才有东西在往水里拉。”

确实,我也知道,刚才是有一股极强的力量在往回拉的,是这些尸体在拉我们么?还是水下有什么东西?

我条件反射地拍了拍身上,想找一只烟,只找到了我的戒烟棒。我叼上,假装抽了一口。用手电去看尸体的脸。
这些脸是不对劲的。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试读6

我看过的尸体很多,脸色表情,凡是在古墓中,大多不是很恬静。但凡脸部紧缩,出现一种类似笑容的表情,大多数是死前极端恐惧形成的。这种恐惧要到让人窒息的程度,才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这里的尸体都是这样的表情。如果是当年的我,已经被吓的尿裤子了。还好我有努力学习。



我看了一眼胖子,胖子也和我想同样的问题:“如果是尸体在拉我们,是要拉我们做替死鬼么?”



“在水里我们遇到尸体的时候,没有被攻击,出水之后,却遇到了剧烈的反向拉力,想把我们拉回水里。加上他们如此让人毛骨悚然的表情……”我照了照我们要继续深入的方向,一片漆黑,“我想有可能他们不想让我们继续往前走,他们想警告我们。”



甬道的尽头一定有什么,他们在被泥石流困在这里的时候,一定看到了什么。



我们把尸体一具一具的搬上来,帮他们合上眼睛。胖子和我做了默哀,考古工作非常危险,又要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寂寞,这种牺牲对于这项工作的损失是非常大的。



胖子的绳子已经断了,只剩下我一根绳子,我有些心慌,但我们不能停下来,我们得继续往前走。三叔的秘密,和这些牺牲者的价值,都看我们接下来会看到什么了。



我和胖子没有马上前进,我拉动绳子,通过有节奏的拉动,大概传递了一些信息到另一端,表明我们安全过来了,现在要进行第一轮查看。



对方是不是懂,我一点也不在乎。两个人坐下来,先做了一个总结。



这水里我们不能再下去了,这是我的直观感受,不管是这些尸体的问题,还是水里有其他问题,现在再下水,出事的机率很高。



如果是新手,现在会非常担心怎么回去,我和胖子还是比较坦然,我们的经验,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就几乎没有一次是原路出去的。总有其他路。



胖子试了一下对讲机,一点信号都没有,也就作罢。两个人收拾了一下,我解开绳子,提溜着往前走,走不了几路,就看到一个神龛,里面有一具羽化的尸骨,我拉着绳子走不方面,想找个地方系一下,但都找不到任何可以挂住绳子的地方。



而且这个甬道里,连块石头都没有,清理得特别干净。胖子掏出匕首,绳子卡住匕首打了个特殊的死结,然后找了个缝隙,把匕首卡进去,角度弄好了,绳子一拉紧,匕首就会卡在缝隙里,难以拉动。然后我们两个,脱掉脚蹼开始往甬道深处走。



水太冷了导致现在我们赤脚踩在石面上都是暖的,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一把匕首两个手电筒就是我们全部的装备了。



这往往是一段探险最精彩的时候,我们的手电照着前面,幽深无比,我知道一定会出现什么东西,让我们大吃一惊。



这里非常安静,能听到一些水声低落,都是从甬道顶上滴落下来,两边是不是出现一个神龛,大多都是之前那种羽化的尸体,我和胖子默契地一个没碰。我们装备太少了,万一有一具起尸,只能肉搏。



走了大概两支烟的功夫,往上的趋势放缓,两边的神龛密集起来,胖子手电扫过去,前面的甬道变得非常非常窄,不仅窄,而且低矮更甚。两边都是神龛,怎么说呢,我们只能匍匐着,侧身通过那些尸体的中间。



“这何必呢?”胖子说,“前面那么宽敞不住,非都挤到这儿来,这儿是CBD啊,地铁修这儿来了?”



我用手电照了照,心里发毛,心说这要是出点事,就被淹没在尸潮里了,一点生还的机率都没有。



胖子叹气:“要是小哥在这儿,划手一划破,血一撒,哗,让他们抬我们过去。”



“这不是不在么?想点他不在能用的办法?要么把你一划破,哗啦,全是油,我们滋溜一下就过去了。”我调戏他。



胖子也不生气,笑道:“你不配用胖爷我的神膘,一滴油十滴血你知道不。”他也看了看前面,所有的尸体都几乎面贴面,我们要进去,面前后背都是尸脸。“这他妈也太吓人了嘿,要不咱么妥协吧,算了。”



“你可听说了,里面有那几个墓里的宝贝,那几个墓里的宝贝你要是现在不进去,等教授进来了,未必给我们看。你受得了么?”我问胖子。



“我是受不了,那也得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胖子又照了照,我也低头跟着他的手电光看,这一照,我们都看到,在这一段通道的镜头,很远的地方,有一个东西反光了一下。



“什么东西?”



“好像是个手电筒光。”



我嗯了一声,那边也有人在往这里看?仔细再照了照,就发现这个反光没了,如果一会有一会没有,那就不是镜子……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胖子就说道:“我说啊,绝对是手电筒光,我操,该不是有倒斗的进去了。天真,咱们虽然收手了,别人也别想喝汤啊,去干死丫的。”



我摸着下巴,越发觉得不妙,一种非常非常不详的预感,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地方是有问题的。我太熟悉这种诡异感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就在我犹豫不决要不要前进的时候,忽然我们听到了一声雷声。

我们深处岩层之中,雷声听起来很不一样,竟然是有如波浪一样的,我听了一下,瞬间我就明白了,这是上面那些青铜片传导下来的雷声。
雷声几乎从四面八方像我们涌来,我一时间觉得自己真的在某种神异的环境中,不是恐惧的感觉,但是觉得妖异,觉得这个甬道,前面的那么多尸体,四周的声音都非常的妖气冲天。

恍惚间,我往回退了一步,有点想退却了。对不起,我真的是一个可能会在这种关头放弃的人,回头的瞬间,我就看到,我们身后跪着一个人。

这个人是凭空出现的,刚才根本没有。

手电光扫过去,一下就出现了一个人,手电照出了他的身体,就那么跪在甬道里离我们六七步远的地方,低着头,看不到脸。但是浑身都是湿漉漉的。
这一下把我给吓的,大叫了一声,整个人跳起来,脑袋撞在了岩石顶上,撞的我眼冒金星。

胖子也被我吓了一跳,直接做出了防御的动作。接着那人就抬起了头,我一看:“咦,王教授?你怎么进来了。”

王教授脸色苍白,毫无表情地看着我们。手电光下,有如一具尸体。

我们赶紧上去,把他扶起来,王教授浑身冰冷,一张嘴就吐出一口黄泥水。就翻了白眼,胖子忙给他按人中,按了半天,王教授才一口气吐了出来。醒了过来。

我和胖子长出一口气,我就问他怎么回事。
王教授虚弱的比划了好久,才把事说清楚,说他看我们的绳子动得厉害,以为我们在让他过去,另一方面,他知道我们成功地过来了,心里越想越觉得不放心,觉得我们两有前科的第一个看那么重要的考古发现,不知道会不会起歹心。

但是还剩下一副潜水设备,他就自己顺着绳子先过来了,但是他没想到下面什么都看不见而且那么冷。差点就淹死了。而且他没有经验,潜水服里穿着工作服,一泡水又重又蒙,整个人年纪又大了,就差点过去了。

胖子听完就道:“嗨,感情你是来防贼来了,我们是专业的,绝对不会破坏,偷窃,最多偷拍。您这多余,搞的老骨头都散架了。”
王教授表示我一个人他是相信的,胖子在他绝对不信。

我给王教授揉胸口,虽然我也有点哭笑不得,但是我理解这种心态,王教授慢慢缓过来,他就看到了面前这一段又窄又密集的古尸走廊。胖子用手电给他照明。

所有的古尸身上穿的都是发黑的道袍,王教授立即道:“这些尸体,不是杨家人的尸体,是当年最早建造这座藏地庙的人。你看他们的衣服,都是古法缝制的,杨家人的都是民国时期民间纳的,料子麻少棉多,但这些古尸的布料,麻多,说明年代久远的多,咱们过去的时候不要碰到他们,以免损坏。”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都看到了,在这道走廊的最远端的黑暗里,又有一个闪光亮了一下。

我们就看到王教授一个激灵,我一看他表情,他竟然似乎知道那是什么,眼睛瞪得浑圆,浑身有些兴奋,有如小男生第一次进女澡堂一样。
我立即就道:“王教授,我就知道你有什么东西瞒着我们,怎么,那亮闪闪的是什么东西?你肯定知道。”
王教授道:“那是水银琉璃做底子的碧玺盆景,那闪过的东西,是水银,每隔一炷香的时间,就有水银的瀑布从盆景里滑落下来,形成银瀑为水,碧玺为桃李,琉璃为山的精妙造型,而且体积很大,应该有一面墙一样大。这是藏地庙的照壁上的装饰。”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我猜的,这东西不是这里的,是从一个大墓里盗过来的。我看过一些野史,我之前在上面勘察的时候,看到过有一块青铜板上,画着这么一个东西,和野史中说的非常像,我就猜这东西是不是真的有,而且被盗窃到这儿来了。”说着,王教授就开始往古尸走廊里爬,“我必须得亲眼看看。”

本来我觉得那闪光非常的不妙,被王教授这么一说,变得珠光宝气起来,而且老教授讲话非常笃定,我不敢在他面前造次,和胖子对视一眼,想着怎么劝老头别进去,再看王教授,竟然已经爬进去很深了,他爬得飞快,我心中觉得有些异样。
一个老头,怎么可能爬的那么快,胖子赶紧也进去追他,但是胖子太胖了,挤了两下没进去,就换我,我爬进去,手电照着前面,就看到前面王教授的脚。

往前爬的时候,王教授的脚根本不动,但是速度很快,就像一条蛇一样,迅速就把我拉远了。

我当时就觉得哪里不是很对,但无奈王教授爬那么快,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稍微有些放下心来。就跟着他往前爬,胖子也跟着爬了进来。

尸体都贴在我脸上了,身后后脑勺也几乎只隔着一掌,一刻都不能停留,一刻都不能多想。我浑身的鸡皮疙瘩,一会起来,一会消失,只能盯着前面王教授。爬着爬着,我就发现地上特别湿,似乎都是从王教授身上流出来的水。
尿了?

我心里想,但是没有任何尿味,想着,王教授已经消失在了我的视野里,前面只剩下一排尸体,雷声还在继续,我只能咬着牙继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分钟时间,我终于看到了出口,前面开始变宽了。

咬牙快速爬动,我终于爬了出去,外面似乎是个天然的山洞,地面还算平坦,我站起来,一下我就看到王教授站在那儿,他没有手电,所以他就在黑暗里站着,在他面前,就是他说的那个照壁。
上面是一个和他说的一模一样的琉璃盆景,十分巨大。在手电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精美绝伦。

王教授还在浑身滴水,我走到他面前,就看到他目光呆滞地看着那盆景。
“真的有。”他发着抖,自言自语道,“我看到了。”

忽然水银从整个盆景最上面的一个空洞里流出来,有如一条银色的瀑布,顺着琉璃上的沟壑往下,上面有很多碧玺雕刻的荷叶,刮到水银流水之后,打出无数的水银珠子,有如一颗一颗反光的流星,到处滚动,最后又汇合进瀑布,落入盆景最底下的洞里。

“牛逼。”我心里暗叹,回头想和胖子说话,就发现胖子没有出来,这时候王教授已经绕过了照壁,照壁后面对于我来说是完全的黑暗,我急忙跟了过去,给他打手电。

照壁后面是一个巨大水潭,水面平静的有如镜子一样,雷声一响,就从水潭的中心,划出来无数道涟漪。
雷声从山顶的上方来,我把手电往上照去,就看到在山洞的顶上,悬挂着无数的青铜板,应该和山中空的那些是连在一起的。

再把手电往水潭的中心照去,水潭十分巨大,照不清楚,但一个隐约的轮廓告诉我们,在前方水潭中心,应该有很多的建筑。而在我们和这些建筑之间,应该有一块巨大的石碑,因为我照出了一个方形的巨大轮廓。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女人皮俑

那些女人皮俑,悬浮在水底,水流将她们拉向一边,在她们的脚上,挂着青铜的锁链。黑瞎子潜水过去,抓住一根青铜链,沉到她们脚下。他一停下来,身边的荧光物质就全部被冲走了,四周暗了下来。



黑瞎子顺着青铜链缓缓的爬到一具人皮俑身下。

尸体早就皮革化了,里面绷着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所以尸体还像人形,而不是一块布。他放手浮出水面,再潜水下去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人皮俑的区域了。



我听到这里,就大概明白,这也是一个制造人皮俑的工程。

人手贝有一边食肉一边分泌液体的生理特性,体液会让尸体的皮皮革化,所以南海国把尸体沉入水底,喂食人手贝,从而得到革化的人皮。



慢慢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水流开始放缓,水面变得很宽。一路往下,这里应该已经是地下很深的河段了,两边开始出现河滩。



这里并不是无人区,相反,河滩上有很多船和渔网。



黑瞎子游到河滩,爬了上去。暗光下能看到一个祭坛,在河滩边,非常简陋。

在祭坛上,有一具骸骨,上面贴满了金片和翡翠。骸骨发黄,上面刷了几百层漆了,应该是防止骸骨风化的。漆因为氧化,形成了千层的迹象,像鳞片一样都翘了起来。



黑瞎子看到骸骨的脑门上,有一个空洞,边缘很光滑,是人为打的,因为骨骼有复原的增生,应该是人活着的时候,这个空洞就在了

。他看了看,四下无人,就直接拉了边上的一个鱼缸,用匕首切割了一下做了一个网兜,然后把骷髅直接掰了下来,直接放入网兜里,给自己背上。

如果能活着出去,这个东西就拿给吴二白交差吧。



然后他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这里只有水声,这么多船,鱼季的时候,这里应该是打鱼的渔港,现在雨季,天天下雨,水位很高,地下河里的大鱼会出来,到这条河道里。不是雨季的时候,水位应该降低,水下那些遗迹会露出水面。



“只剩下我们两个在这里了,”黑瞎子对身后说道,“要么你现在自己回去,好聚好散,要么,我就要动手了。”

身后的压力还在,这个东西,还是挺留恋人间的么。他心想,雷城如果可以平一切遗憾,应该是个人间仙境一样的地方。为什么你不想回去呢?



“那我就要动手了。”黑瞎子站起来,上一次是怎么做的?他思忖着。



忽然,地下河里亮起了一个明亮的太阳。

他没有带墨镜,稍微有点亮的灯光,对于他来说,就如同太阳一样耀眼。

他拿出备用墨镜戴上,就看到地下河里,一个人举着手电正在不停地挣扎,很快掠过了他的面前。



是楚楚,她不仅没有爬到悬崖上去,而且还似乎也掉入了地下河。

就让她这么冲着,冲到地球中心去吧。黑瞎子心里想,他觉得头疼,但没有办法,他还是跳入了地下河里,把她捞了上来。



楚楚冻得瑟瑟发抖,被提溜上来,丢到河滩上。



黑瞎子对她道:“你坏了我的大事。”

“滑稽叔叔?”楚楚看着他,在发抖地打着手语,“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找我干什么?小朋友不是应该找到新的玩伴,就很快忘记么?”黑瞎子对楚楚说道,“你现在是要哭了么?哭了我就要捏晕你了。”



哑女看着滑稽叔叔,想哭又不敢,黑瞎子深吸了一口气,又回想起以往各种带孩子的惨状。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大几年时间,自己一直和这些小孩子过不去。好不容易把吴邪带大,又要带黎簇苏万,现在又来一个女孩。



“可是,我很想你。”楚楚打着手势,“你怎么就完全不来看我了。”

“要生活啊。”黑瞎子看着女孩子。

“你怎么,完全没有老啊?”楚楚问道,“如果不是你讲话的语气和之前不一样,我当时一看到你,就能认出来。”

黑瞎子就笑,他无法回答,一伸手,楚楚护住脖子,立即退后十几步。黑瞎子直接逼近她:“乖一点。”

“我不乖!”楚楚拼命摇头。



黑瞎子想强行捏晕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楚楚身后的水里,还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莫名其妙,是一个黑影,就站在那儿。



“谁?”黑瞎子一下一个翻滚,按住楚楚的手电,把手电按灭。他摘掉墨镜,就看到在后面的水里,站着一个女人。

竟然又是一个楚楚。



他愣了一下,一下回头看他按灭手电的那个人,就看到刚才在哭的楚楚,已经变成了一个皮俑,还是湿的。



他再一回头,就看到河滩上的水里,已经站起来十几个皮俑,黑暗微光中,都半身在水里,半身出水,看着他。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十一仓之飞机案

1


我看到那架飞机的时候,心里觉得匪夷所思,是因为它出现在它不应该出现的地方。

十一仓是以严谨出名的,这种严谨不是一般的严格,而是一切都有规矩,以从不出事情为第一目标的严谨。

我看到这架飞机,是在十一仓的酒窖里,这里存储了很多的酒,据说最老的酒历史超过三百多年,是从其他老仓库转存过来的。
酒缸上的单据,每一年换一次,有一些叠起来,这使酒缸看起来好像被符咒贴满的棺材一样。既然这个区域是储存酒的,那么这个区域的湿度、温度、通风,都应该是有讲究的。而且酒窖区不大,酒缸都用非常勉强的方式,叠在一些特殊的架子上。

那一架飞机所占的区域,在酒窖区相当的大,而且所处的位置,也是非常让人难受,不中不偏,如果我有强迫症的话,可能会当场气绝。

整架飞机都用塑料隔离布围着,像一个巨大的帷幔。
不要说十一仓,任何正常一点的仓库,都不会这么储存货物。

胖子很沉默,我们两个看着这架飞机,胖子就问我道:“这是一架ki57,日本二战时期的军用运输机,后来各个地方都缴获了不少,作为民用运输使用,在尼泊尔现在还有在飞的,军迷都熟悉。我小时候还做过航模。”

飞机几乎是残骸,能看的出来是坠毁的,头部下方着地,两个翅膀和发动机都撞掉了,就剩下一个机身,全是划痕和凹陷。而且,飞机似乎很久没有被清理了,上面全是灰尘。
这塑料隔离布似乎是防尘的,说明飞机的主顾对于飞机的防尘工作相当在意。但如今里面全是灰尘,应该几十年没有打扫过了。

“你怎么想?”胖子问我。
我摸了摸下巴:“十一仓不会犯这种错误,这飞机在这里不仅占地方,而且会影响酒窖的搬运,所以它在这里,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搬不走它。”
“啥意思?你能说清楚点吧?”
“就是,这个区域,本来是储存这架飞机的,后来才改成酒窖区,所以飞机本来是要移走的,但因为某些原因,他们移不走这架飞机。所以只能维持现状。”我小心翼翼地走入隔离塑料布内,走到飞机的边上。

飞机倒还挺大的,我尽量走地很慢,不扬起灰尘,胖子就看到飞机前面的地上,放着一个香炉,香炉前用一块砖头,压着很多的黄纸。他蹲下去,就看到黄纸上写的全是人名,大概有几十个。
“这儿死过人。”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我早年就听说过十一仓里有很多邪门的东西,因为年代太久远了,很多物品找不到来源记录和提醒,碰触的时候,会出现意外,导致仓员死亡。难不成这东西就是?

胖子让我往外走,他要上去看看,我肺不好别呛着了。
我觉得不妥当,但外面的守卫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进来,这倒是个躲藏的好地方。这里再无地方可以躲藏,被抓住了反正也是死,不如赌一把。
我回到外面,就听到里面一阵丁零当啷的,半天他还没进去,我就对他道:“飞机门是往里开的。”
他回了一句,操,接着我就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飞机的结构应该已经不稳定了,他一走进去,就听到里面咯吱咯吱,好像要散架一样。

我又听到他咳嗽,接着,他大骂了一声,“天真,真被你说中了,全是粽子?”
“什么?”
“这飞机里运的全是粽子。”
说完他就快速从飞机里出来,直接撩开隔离塑料布,扬起的灰尘快速地发散出来,他一边咳嗽一边对我道:“你得赶紧上来看看,这飞机上全是干尸,而且干得很奇怪,好像不是货物,都是这里的仓员,死在里面了。”
那塑料布和帘子一样,是可以拉开的,胖子直接就拉开了。

我看着胖子,突然就愣住了。
胖子整个人是岣嵝着,但是他似乎自己丝毫不觉得,还在对我打招呼,而在他的背上,我看到了一座石碑。他整个人就像一只赑屃一样,背着那碑。他浑身冒汗,整个人几乎被压得要折起来了。

石碑很大,而且是立起来的,大到你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胖子能背得动。而你从他的表情上,你可以肯定,他一定不知道自己背上有东西。
从色泽和风化程度上判断,那是一块古碑,上面还有很多的字,都模糊不清。
这是怎么回事?我心说。

2

在三年之前,我和胖子曾经遇到过一个算命先生,我记得当时是在千岛湖的一个农家乐里,吃一雁四吃。喝的有点多了,就和隔壁桌联谊,隔壁桌是一群太太围着一个算命先生,胖子老挑衅别人,似乎要抢夺妇女中头牌的地位。

那太太团就鼓励算命先生给胖子看相。

那先生就说,胖子不是人,这命不能算,胖爷的背上,背着一块碑。



看背是一种坊间流传很广,但是没有成理论体系的玄学,能够看背的人,一般都不是做算命的,大部分都是作绘画的,或者是混黑社会的。



在他们看来,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不是“人”。他们走在路上,会看到人群中,有人背着石碑,有人背着书,有人背着尸体……那些人自己毫无知觉,只有他们可以看到。



我们当时听完,倒是没在意。

我没有想到,现在,我真的看到胖子背后有一块碑。



我缓缓地靠过去,胖子已经无法看到我了,整个人几乎要被石碑压到地上去了。

“胖子!胖子!”我叫了两声。胖子完全自顾自在说话。

我就去看碑上的字。

我对于篆文的研究让我能看懂这些⻛化的文字,但是里面太多的部分风化脱落,已经不成文了,我读出了四五个字,很诡异的字。

一个是豚字,一个圈,一个是尸,一个是祸,一个是楼。尸楼两个字是一个词组,其他的字就搞不清楚了。

尸楼碑?



猪尸楼碑,还是圈尸楼碑?

弄不清楚。

我越看,胖子蹲得越低,等我反应过来,胖子已经整个人被压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天真,我这么了?我怎么被按地上了,什么东⻄把我按地上了啊?”胖子大叫。

“我不知道,好像你要变成王八了。”我说道。

胖子根本听不到我说话,那石碑似乎越来越重,他开始发不出声音来。



我忽然想起刚才胖子和我说的,⻜机里都是粽子。我立即捂住鼻子,冲到⻜机里,果然,⻜机里全是干尸,一具一具凌乱地叠着。而且,这些尸体,全部都穿着十一仓仓员的衣服。



飞机里全是灰尘,我剧烈地咳嗽,差点把肺咳出来。再看,无一例外,所有的尸体,都和胖子一样,趴着。没有一具是面部向上的。

我冲出⻜机,看着胖子,一下又看不到那块碑了,只看到胖子趴在地上,已经吐血了,我想把胖子扶起来,可根本拉不动。他就如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在地上,要压进水泥地里。

胖子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这就是为什么这架⻜机没法移动,所有靠近的工人,都被一种奇怪的力量,压死了?



石碑,人身上怎么会有奇怪的石碑。

“天真!快走。”胖子用几乎听不清的声音叫道。



我转身离开胖子,一离开胖子七八步,那座石碑立即就出现了,我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子,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根本不会紧张,除非事情发生地太快。

“想,快想!”我拍了两下头,让自己强行冷静,脑子里快速过事情。



为什么我没事?

为什么我没事?

我和胖子有什么区别?



灰尘,肺,胖子担心我的肺,没让我第一个靠近,我肺不好,咳嗽。



不知道是不是,我正脑子疯狂转动,就看到胖子背上的那座石碑的背面,竟然有一道石⻔,在我看它的时候,石门竟然开了。



一个黑洞洞的入口对着我,似乎有一种吸力,想让我进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试读8

我和胖子对于水潭保持着一种警惕。

几乎是第一眼,我就意识到这水潭的形状、状态,和我们在雨村附近找到的死水龙王庙那的水潭形制很像。
我想起了水潭里的大鱼,那东西能从深泉眼,把人拉进地下河里。

但是王教授毫不犹豫就冲入了水潭里,水潭并不深,没到他的大腿根就不再往上了,他快速到了那块巨大的石碑面前,用手电把石碑照亮。

石碑上刻着极海两个字,字体非常特殊,字极大,且遒劲有力,笔画犹如游龙,似乎要从石碑上飞出来。
我做拓本生意的,才能认出这种字体,但是具体名字我也想不起来了。这应该是西汉时期才出现的字体,属于衍生汉字部分,越南喃字就是这种文字的变种。

我和胖子还是没有下水,胖子心痒痒想去看,到处找有没有船,还真给他在一边找到了一堆叠在一起的木船,都沉在浅滩的水底了。手电光照过去的时候,能看到苍蝇一样的小鱼,在浅滩密密麻麻的,这水潭里是有生命的。

“这是当时他们修建时候使用的船,用来运东西的。”他过去把一艘船拖出水面到岸上,船板倒还没有腐朽,毕竟上面全是桐油,只是年代毕竟久远,很多地方烂穿了。

胖子直接把烂木船翻过来,推回水里,船底就像龟壳一样,浮在水面上,他爬上去坐下来,就让我上去。
我也跟上去,两个人各有一只脚在水里划水,缓缓划到王教授边上,就听到他念了一句:“狱有大河,入地两千里,无有尽头,名曰极海。”
“什么意思啊?”胖子问道。
“极海,是方士传中,记录的中国地下一条巨大的地下河的名字,水量不亚于黄河。”王教授道。
“这是一大水潭子啊,他娘的怎么就地下河了?”
“是不是水位下降了?”我看了看石碑上,有好几道明显的吃水线,这是历朝历代水位更替的象征。

王教授没有回答,绕过巨大的石碑,继续往前,我立即过去,让王教授上船来。
王教授压根不理,我们只好跟在他后面。

水面平静,像镜子一样,很快我们离开了极海碑,湖中心的巨大建筑,离我们越来越近,手电慢慢可以照出细节了。

我们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汉白玉的墓门。
哦,不是一个墓门,而是一排墓门,材料都不一样,但是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座一座地排成一列。

门都没有了,只剩下门框,能看到墓门被切割成了台阶,变成了门框下的石头路。这一个一个门框看上去犹如牌坊一样。
“这都是他们从各个古墓,盗窃来的墓门,竟然这么使用。”王教授第一个爬上岸,站在第一道墓门下。

墓门很大,上面有“仙来”两个小篆,四周雕刻着六七个道教的接引神仙,因为不是非常懂行,所以分辨不出来是什么。
但是在墓门的“仙来”的牌匾之下,挂着一把青铜的短剑,已经完全生锈了。

我们三个人小心翼翼地通过这些墓门,我都被这种拼贴的奇怪神奇感蛊惑,忘记了王教授的诡异之处。
一路往上,这个湖中心的小岛是岩石质地的,应该本来就在这里的一块大石头,被当成庙的基座。墓门之后,就是一个小巧的庙门。庙门只能两人同时并排进入,门槛也不高,但是门比较高,上面有一个牌匾,写着:藏地听雷天尊。

这里要多说一句,这庙非常简陋,但是其中牌匾,墓门,飞檐,装饰的藻井,全部都是外来的材料,都来自于各种大墓或者遗迹,所以这些东西之精美,让你根本无暇注意,这庙的整体结构其实是黄土和老木柱夯出来的。

在庙门之前,我们看到了一个白玉的鹿,是一只梅花鹿,上面的梅花都是用玛瑙镶嵌的。而能看到鹿的肚子是空的,白玉手电照进去,里面竟然还有一只小鹿的影子。
这种是特殊工艺,从大鹿玉雕的肚脐眼部位一点点镂空雕出来的。这一个得雕20到30年。

王教授的眼睛都看直了,就这么个东西,就直接放在庙门外当装饰。

胖子的手电照着,我看着他脚下也有水,心中一惊,心说你怎么也喇了汤了。给胖子打了一下光,就看到他口水顺着嘴角就下来了。

王教授直接绕过玉鹿,往庙里走去,我和胖子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把手电的光圈开到最大,跟了上去。

庙门紧闭,但王教授对于这种万象锁非常熟悉,只稍微一弄,庙门就开了。他推开庙门,我们在后面给他打光,手电光照进去。
进去先是一个大院子,往前就是庙的前殿,前殿很大,不小于一般的道观。这个院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石头盆景。

我所谓的石头,是一个统称,玉石的,汉白玉的,封晶的,水晶的,也有太湖石但是镶满了碧玺的。什么颜色的都有,手电一照,五彩斑斓,晶莹剔透,胖子都走不动路了。
而我们三个都立即看见了,其中有一个最大的盆景,那是最扎眼的,因为那几乎就是蜜蜡做的一棵橘子树,惟妙惟肖,如果不是宝石光泽不一样,叶子的碧玉碧玺,枝丫的玛瑙,蜜蜡的橘子,根本分不出来。
走近看,还能看到无数的闪光,原来在橘子树上,还雕刻着水晶的露水,其中还有六只金丝镂空镶嵌绿松石的蝴蝶。

“天真,把我在这儿击毙。”
“你干什么?”
“我想给这些东西陪葬。”胖子说道。
“你不配。”我道。

王教授蹲到橘子树下面,看下面的三彩瓷底座上的文字。
上面的文字我不方便透露,但是我看着了,浑身都打摆子。
这是一个非常有名的皇帝的款,这东西是从一个皇陵中被盗出来的,放在这里的。

王教授的手都抖了,“真的和我料得一样,那几个大墓,真的被盗了,而且,这压迫力,这个工艺水平,这个审美,这是那个时代的瑰宝,幸好杨家人不求财,这东西,必须是民族的。”

我已经没有任何财富上的欲望,看到了这东西,我得到了一种巨大的审美上的满足,我知道这里任何一个东西,拿出去几辈子都吃不完。这反而让我觉得,我不需要拥有任何一件这里的东西。

因为手电的光圈非常大,所以所有的石头都在闪光,加上天上时不时有雷声驱动青铜片,整个环境太魔幻了。

同时我发现王教授身上滴落的水,越来越多,我用脚去踩了一下水渍,我发现水渍是黏的。
我忽然灵光一闪,到了王教授身后,去用手指戳了下他的颈部的皮肤。
一下下去,他颈部的皮肤就凹陷了下去,就像肉已经融化成糊状一样。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试读9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王教授有一些纳闷,转过头来。

我和胖子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往后退了一步,只见王教授的脸,五官的位置发生了细微的位移。虽然幅度很小,但因为和正常人不一样,我们还是瞬间看了出来。
王教授看着我们,问道:“怎么了?你们两个人不要给我搞鬼,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有巨大的审美价值的。”
胖子就道:“王教授,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好的很,你们别贫。”他用手电照向前殿的大门,就走了过去,招呼我们跟上。

我和胖子又对视了一眼,看到他一路过去,地上都是一窜湿漉漉的脚印,刚才看到珍宝的兴奋感,瞬间就被寒意取代了。

“王教授该不是棒冰成精了,要化了?”胖子问。
“你舔舔是什么味道的?我看着像‘大脚板’。”我说道,之前只听说过,水鬼走路的时候,会有湿脚印,难道王教授是水鬼?

但看他的谈吐,一点也不像一个脏东西,还是那么正气凛然,中气十足,就算是水鬼,他也应该是水鬼里正道的光。
难道是看到宝贝太兴奋面瘫了?刚才那个五官挪位,如果是面瘫,那应该面部好几个地方的神经都出问题了。

最大的可能性还是这水确实有问题,导致王教授的身体出问题了,我和胖子又互相按了一下对方,发现我们两个没事,就更加纳闷了。

两个人哆哆嗦嗦来到前殿,前殿也是黄土夯的,但是到处都是嫁接过来的装饰,雕梁画栋配着黄土的墙壁。杂木的门框上,所有的门和窗户都是金丝楠木,上面雕着一个蟠桃会,如今全是灰尘。我还看到这个前殿有八根柱子在两边,柱子上的牛腿特别漂亮,八根柱子上面是八仙过海。

门用一根大腿粗的门栓卡着,门栓上锁了大概七八个大锁。王教授看了我一眼,我对他道:“教授,咱们还是先停一停,您这可能面瘫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发现他的手有些发抖,他道:“之前就犯过,没事。开锁,你们不有这个手艺么?”

胖子看着王教授的脸,因为脸往下垮,导致眼眶都拉出了一点点红肉来,显得十分憔悴。胖子就问:“您确定你之前就犯过?”
王教授就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我和胖子又面面相觑,我心说你知道个鬼,但我们看他精神很好,也不好多说什么,现在暂时也回不去,好像不往前走,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干。

和胖子眼神交流了一下,我觉得暂时以不变应万变,我们注意观察,如果这是个水鬼,不害我们最好,相安无事。如果确实是那水有什么问题,导致王教授的身体出了问题,再严重下去,我们就立即叫停他。

胖子让他坐下歇着,我用匕首后面的万能工具里的铁针,很快把这些老锁都撬开,然后和胖子两个人,用肩膀把门栓抬起来。

这门栓肯定是棺材板做的,不仅重而且保存得非常好,我的椎间盘都发出“嘎哒”了一声。

门瞬间就开了,露出了幽深的前殿大堂,和打开一个墓门一样,我和胖子的肾上腺素可快速分泌,同时闻到里面透出一股陈旧木料的香气。

手电光照进去,首先我们就看到了一尊鎏金的天尊像,似乎是铜制的,手里高举铁鞭,身上盘有一条蛇形的缎带,上方有一个巨大的牌匾。写着:九天应元雷声普化真王。
整个天尊像本来应该都是上了彩色漆的,如今全部都脱落了,露出了铜胎,面前有三十六个玉石雕刻的雷鼓,看材料应该是昆仑玉,天尊左右两边有两个童子。三十六个雷鼓后面,也站着三十六个司雷的雷部小神。
那三十六个雷神,全部都是穿着道士服装的仙蜕,但是体形都很瘦小,显得天尊非常巨大。而仙尊边上的两个童子,是两具童尸。

尸体惨白,不知道是什么技术做的,皮肤都已经皲裂了,但是还基本保持着活着时候的饱满状态,只是眼睛被挖了出来,嵌入了两枚铜钱。如果不是皮肤上裂痕,你还会觉得这两具童尸,有一种肉嘟嘟的感觉。

“童尸也是从其他墓里搬过来得,有偏远山区的大户人家买小孩子做金童玉女陪葬,这男童身体里全是金元宝,女童身体里,全是玉器。”王教授说道。接着,我们都看到,前殿四周的墙壁上,终于出现了壁画。

唯有浮雕和壁画,能够还原当时人建设这里时候各种行为动机的蛛丝马迹。我们都兴奋起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