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荀勖笑道:"如此立大功好机会,还推让不赴任,此言可当真?"
      "千真万确,我就是不想去赴任。"贾充道。
       "贾兄,你怎么不早说?"荀勖道。
       "哪不说呢,老板太仓猝了,我以为还能赖一赖,谁知他就安排人送行,这不是硬逼我走吗,我也没时间和兄弟相商啊!"贾充发愁地说。
       "贾兄,你一个总经理级别的人,受制几个匹夫,确实不应该,但现在已经接受了命令,如果推辞不去,有点难度,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或许能行?"荀勖道。
       "啥办法?兄弟速速告之。"贾充焦急地询问道。
        "唯有和老板结亲,便可以长留总部了!"荀勖道。
       贾充大喜,说:"兄弟所言甚是。"
  正是:九言劝醒慌乱士,一语惊醒梦中人!
      "可是谁能做通这项工作呢?"贾充又愁道。
        "只要贾兄愿意攀这门亲,后面的事我帮你。"荀勖道。
        "不瞒兄弟,其实我夫人就有此心,只是我没有去助力,如今兄弟道出,这一切有劳兄弟了。"贾充道。
         荀勖酒也不劝了,立马找上冯紞、荀顗,说:"贾充如果外出任职,我等就没主心骨了,必然在公司失势,现在老板儿子司马衷还没娶亲,我等何不劝老板,让老板儿子定婚贾充女儿,让贾兄长留总部!"
        二人说:"此言有理,我等得加快步伐,千万不能让充哥长任外地经理。"
  三人趁着下一次公司party,便借机向老板拼命推销贾充女儿,可是司马炎有自己的主意,一直笑而不语,如此三人,只算给此事做了铺垫!
  而贾充老婆为了不想和老公两地分居,也开始实施自己的方案!
请多指教!

TOP

       "那秦、凉可是晦气地方,已经死了两高管了!说不定我老贾去了,会凑成三!再者此去秦、凉,万一保住了性命,却没搞定那些外族人,也会让自己失职。公司任恺、庾纯等人到时肯定会借题发挥,将来会像搅屎棍一样,弄得自己未来就不好混了。"贾充越想越气,恨不得去问候裴楷,任恺、庾纯三人祖宗,三人给老板做了个局,先让老板入局,老板再把他拉进局内,如今怎么办呢?送死的事老贾我不干!"贾充想到。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当前先得想个办法,解决自己危机,唯有不去赴任,方能万事大吉!装病肯定不行,那样会被公司那些人小觑,会认为自己是胆小怕死鬼!"贾充继续想到。

       于是贾充决定以筹备粮草、招募保安一直在进行时的理由赖在总部不走,不料直赖到秋去冬来、草枯叶落!
     
        因秦、凉危机加重,总部是急命贾充出发。
  此情此景犹如当年太子丹逼着荆轲上路!
        荆轲出发,燕公司太子丹率众人易水河畔亲送!
  贾充是公司红人,老板命众高管在夕阳亭为贾经理送行!
        大家兴高采烈地劝贾充酒,颇有"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意味。
  而贾充一脸严肃,他觉得今天这酒像"法场"上的断头酒,比醋还难以下咽!
        荀勖端着杯过来劝酒,笑道:"贾兄,祝你平叛成功,回来别因功忘了兄弟我啊!"
       贾充一脸愧色,赶紧将荀勖牵拉到一边,说:"这个时候,兄弟还跟我开玩笑,为兄现在内心七上八下,你还不给我想想办法,让我别去那鬼地方。"
请多指教!

TOP

  "至于结党营私、排斥异己,那是人之天性,俗话说的好,无忠无奸不成朝,一个公司,君子小人都得有,全是君子,要我这个老板有何用,全是小人,公司无法正常运营。小人君子六四配比好,我老板必高枕无忧!"

       司马炎想罢,见现在情况是裴楷王顾左右,绕到贾充头上了,如果继续这个话题,很快会议将演变成贾充批斗会,到时吵的一团糟,就不好收拾了,于是岔开话题,问道:"如今雍凉暴乱,我深以为忧,众位有何高招?"
        任恺一看机会来了,此时不撵走贾充,更待何时,于是上言道:"如今雍、凉暴乱,一时不能平定,是因为没有安排公司有威望、有智谋的高管去镇抚。"
        司马炎一听,此话有味!
       继续咨询道:"那你说应该派谁去呢?"
        "贾充文武全才,公司上下皆知,若派贾高管去,宛如兔子窝里撒了只鹰,雍凉那些蟊贼还不吓破胆,我想他们很快就会放下武器,投降公司。"任恺道。
         没等司马炎应声,庾纯也站了出来,说道:"任高管所言极是,若派贾充去西部,必能平定此乱,真乃公司之福也!"
        司马炎见大家不批斗贾充了,而是推荐贾充去西部当经理,也没觉得不妥。
  而一边的贾充听得二人举荐之言,正准备发话,谁知老板一声令下:
      任命贾充为秦、凉二州经理,兼公司董事。
       命令一下,公司任恺、庾纯等一条线路的人欢呼雀跃,只有贾充如针扎屁股,跼蹐不安!
        贾充面如土色的回家了!
请多指教!

TOP

   这一次裴兄又欲在关键时候站出来,他不是解决难题,而是说真心话。
       裴楷说:"老板受命天下,四海归顺,未能比肩古代尧、舜,就是因为贾充之流还在公司总部里,老板应该引进天下贤德之人共建公司、弘扬正道,不应该示人以私。"
        裴楷也真敢说,老裴作为河东裴氏出来的,如今是根正苗红的公司三代,其爷爷、伯父、父亲都是公司大高管,而未来的河东裴氏,可是历史上有名宰相世家也,其家族势力放在那儿。而贾充不过从他爸开始知名公司,如今也就两代,从出身上看,老裴怎么也不会怕老贾!
        此言一出,贾充的小心脏好像被撒上了冰块,嗵嗵极快地跳了N下,等到心跳恢复正常后,细思到:"我老贾和你裴楷,也无怨仇,为何当着公司众人面,如此这般扇我耳光。"贾充是怒气上脸,狠狠地瞪了裴楷一眼。而老板司马炎也不以为然,想到:"我宠幸贾充,还不是贾充是我们司马家忠实的奴仆,在服务公司方面并无二心,当年为了给先父挡枪,不惜把自己的名声扔进茅坑,也要干掉曹髦;后来为了让我能当上公司董事长,也是鼓足了马力,这种人,我如果赶他回老家,我对的起他吗?"
请多指教!

TOP

    老板双手合十,默默地许愿,虽不想像秦始皇那样痴想万世,抽个两位数还是要得。
       待抽出签后,大家眼睛仿佛是一枚枚凸透镜,在烈日的照射下,纷纷聚焦签上,不聚则已,一聚恨不得把眼睛都抠出来,在场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因为签上写了个"一"字!
       司马炎后悔了,这难道是不相信科学相信迷信的下场,遭报应了吗?
      西晋公司只会出现一任老板,我的妈,这种既当创建老板又当最后一任老板,在这前只有一例,就是西汉外戚王莽!那个建立新朝公司的老板!
        我司马炎就这么倒霉吗?大家发发话吧!
       在场的人早已被这突发事件,惊的口若深瓮,眉毛与发际线相连!他们的脖颈仿佛被黑白无常锁住了,自然无法来安慰心神俱碎的司马炎!
        在这关键时刻,玉人儿裴楷跳了出来!
        裴哥先是扯了扯衣裳、正了正冠冕,从容地说道:"我听说天得一而清明、地得一而安宁,老板们得到一则为天下主啊!
      司马炎听完裴帅哥的话后,大喜,哈哈,世代为天下主的特等奖竟然被自己中了!
       高管们见老板摆脱囧境,只觉得喉咙豁然开朗,一个个异口同声,山呼老板"万岁"!
        裴哥这段话的内容来自《道德经》三十九章,原文是"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
       西晋公司清谈高手不少,作为清谈之根本的《道德经》,区区五千字,应该倒背如流,可在这关键学以致用的时候,只有裴楷能灵活运用,可见裴楷脑子反应之灵敏!
  这也充分证明善于运用所学知识的人一直是少数的,多数人是死记硬背,不明就里,更不会活学活用。
       裴楷经验告诉我们,遇到突发情况,首先要冷静,不要在别人慌乱时跟着慌乱,而是在别人慌乱时保持镇静,只有思想镇静,脑子才会像电脑一样不会死机,才能发出正确指令和解决方法!
请多指教!

TOP

       七 公事与家事
  牵弘走马赴任,雍州、秦州、凉州辖内各外族人已是群魔乱舞,他们在树机能干掉胡烈后,纷纷揭竿,处处展旗,一时西晋公司西部烟尘弥漫、烽火连天!
      面对到处燃烧的火势、牵弘这位历史上的龙套再也等不及,他急急卸下套袍、换上戎装,加入战斗!
       很快,牵弘便陷入重重大火的包围中,史书载:众胡皆内叛,与树机能共围弘与青山,弘军败而死!
        胡烈、牵弘两位公司高管皆死在树机能的手上,树机能一下成了外族人民的英雄,外族人决定以树机能为精神偶像,和西晋公司对抗到底!
       牵弘的死讯传到洛阳总部,司马炎召开公司紧急会议,可是他只是宣布一下开会,接着便一言不发沉默起来!
       司马炎想到:"父亲当年吞并蜀汉那么一家大公司,都没有费太多力,更没有牺牲公司高管,如今撵一个小商贩树机能,竟然死了两位公司高管了!"
        可是司马炎却不知道,商贩经济实力虽小,却也被人呼为"老板。"

  手下们见司马老板不发话,却没有沉默,而是窃窃私语开来,为了方便谈话,贾充、荀勖、荀顗、冯紞四个人组成的小团体窝成了一个圈,他们就像在玩手心手背游戏,小声议论起来;任恺和庾纯的两人帮也交头接耳。高管们好像教室里的学生,趁着老师瞌睡,打破了课堂纪律。
        随着司马炎一声:"大家别吵了!"
        众人赶紧各就各位!
        司马炎说道:"近来公司多事,也是我任人不当,众位如对公司人事、经营等状况有虑,不妨直说,我会虚心听取接受!"
       既然老板发话了,大家就别私聊了,直接群聊吧!
       但贾充等四人依然不发话,脸上也无表情,有些面瘫。也许他们心中在想:"这个时候发话,是公然得罪人,又何必呢,有话我也得等会后,再找老板单独谈!"
  贾充等人也是习惯于这种方式和领导沟通,他们只有在某人当堂指责自己或自己一定能搞定对方时才会话如水流!
        如果大家都不说,今天这会就得提前散场了!
        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啊!
       高管裴楷站了出来!
        裴楷,字叔则,公司N代,河东裴氏家族中的一员,此人长的风神高迈,容仪俊爽,当时人们称他为"玉人",其实魏晋公司这种"肤白如玉"的人很多,后人研究他们都是嗑五石散,漂白成功,脱胎换骨而成。
       裴楷兄长的高大英俊,又被人称之"玉山",《红楼梦》中,老曹曾形容尤三姐殉情场景,用了"玉山倾倒再难扶",三姐的玉山对于裴哥,是小山凸凸对华山,是不值一提的。裴哥走到哪儿,人见到他,本是嘻哈的笑脸,会迅速收敛肌肉,立即整成严肃的面容,毕竟人突然见到大帅哥,是发自内心由衷的赞叹和敬佩,自然脸上就不会挂笑容了!
       司马炎当董事长之初,也曾问卜算卦,曾当着大伙面预测他的西晋公司会出现多少任老板。
请多指教!

TOP

  石鉴,出身寒微,当年在曹魏公司上班是个小职员时,还曾去山涛那儿蹭吃蹭喝,有一天晚上,留宿山涛处,山涛半夜蹬了一下熟睡的石哥,说:"兄弟,如今什么时候了,你还睡的着?你知道司马懿称病卧在家什么意思吗?"石鉴打了个哈欠,说:"总经理不上班,给个尺把长的老板诏书就让他回家了,你操这份心有什么用。"山涛听完后,说:"你小子将来会为工作的事来回奔波了。"山涛知道司马懿装病想干什么!而石鉴才不想左转右转地去想,对于寒门出身的石兄来说,谁当总经理,跟他关系不大,因为他目前只想拿份工资,生活下去。
  石鉴虽没有多少识鉴,可是人比较正直,运气还不错,凭着自身能力,工作也蛮顺利,没有为升迁跑断腿,更没有三起三落,人生道路平平稳稳,直至坐上了公司高管!
  因以前当过并州大区经理,在管理匈奴等外族的方面有工作经验,于是调任秦州。
  高层怕石鉴一个人搞不定树机能,又安排副手杜预协助老石。
        因杜预曾在工作中得罪过石鉴,这份任命,有人认为不合理,可是高层却不管这些,杜预还是被老板安排做石鉴的手下。
  古人说冤家路窄,其实路很多不是天意安排,而是人为!因为有些人喜欢看热闹,喜欢看人和人之间斗争,就像看两只斗鸡打架一样!
        老石为了配合某些人想看戏的心情,他决定修理下杜预,便急令杜预即刻带三百人去干掉树机能!

  树能能可是数万之众啊,三百去打万人,这三百人莫非是从巨人国来的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不是羊入虎口,而是羊入虎穴!
       老石够狠,玩借刀杀人也玩得太赤裸裸了!
       杜预一个深谋远虑的人,他岂不知道这种阴谋,但在公司台面上,也不便将私恨抛出,只是说:"现在树机能势头正盛,而我们粮草还缺乏,只有等明年春天粮草储备好后,再进讨!"
       石鉴大怒道:"敌方干掉胡烈后,正是轻视我们袭击之日、放松自己戒备之时,此时不进,更待何时!"
        杜预反驳道:"切不可冒然进击!"并说出"五不可、四不须"的理由。
       老石彻底火了,这家伙纯粹是茅坑里石头又臭又硬了,只好叫道:"来人,杜预不听命令,延误战机,给我把他绑了,送回总部,交给老板发落!"
       杜预在秦州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囚车拉回了,石鉴还捏造了些杜预莫须有的罪名,揣在杜哥口袋,让其捎上,递呈老板!
        石鉴撵走了杜预,在秦州开始一手遮天了,然而手只能遮住自己的眼睛,却无法掩盖树机能的大刀,老石是经常被树机能打的灰头土脸。但老石向公司汇报时,总是说自己干掉对方多少人,树机能在他给老板书信中是越来越不堪一击,扑灭只是时间问题。可是周边经理却不敢瞒报,他们纷份上书说:"树机能势力越来越大,已经带动氐、羌等其他外族人,全面搞单干。"
        司马炎原谅了报喜不报忧的石鉴,只是黄牌警告了一下,慌报军功换来一纸调令,让石鉴任豫州经理,老石在豫州任上,又老病复发,故伎重演,只是在文字上把鲜卑改成东吴,其他内容不变,依然冒功领赏。
        一二在再而三的欺骗上司,司马炎再不治罪,石鉴会把自己当三岁小孩了,到时拿树桩漆成脑袋也未可知,司马炎只好掏出红牌,怒气冲冲地将石鉴撵回了老家,并发誓一辈子再不用他了。
请多指教!

TOP

  而秦雍凉一带,自西晋公司成立以来,雨水一直偏少,饥馑严重,公司却也不积极赈灾,反而还想从员工身上捞油水,如此矛盾就变得不可调和了!
       可见树机能造反,也是被逼的!假如公司管理层没有民族歧视,各民族平等互惠互利,增强合作关系,公司又能善待底层员工,树机能也许不会造反,但西晋管理层的地方经理们很多不愿这么干,他们非要强行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
     其实被逼的何尝只有鲜卑的树机能一人,历史上像树机能这种造反派哪一个又是天生的好乱乐祸分子呢?
        树机能趁秦州重组混乱之时,决定重振民族大业、自立门户,叛变西晋公司!
        胡烈初来乍到,也不安排赈灾,抚恤员工,而是先命保安在辖区内转悠,监视大家是否有非常举动。如此这般,境内是一片哗然,员工们本盼着新成立的大区,会给自己带来免税、免役、提供衣食等福利,谁知不仅福利没领着,只看到胡烈手下到处耀武扬威,似乎像某些肉食动物一样宣示领地,大家也就没什么盼头了,干吧!
  某天,胡烈正在研究境内地图,便收到下面人汇报:"胡经理,大事不好,鲜卑秃发树机能公然作乱了!!"
        胡烈怒道:"量一下膻腥小儿,何必紧张如此?"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灭了他!"
        一面纠集人马,一面派人送信给雍、凉大区经理司马亮,让他派人过来与自己合剿树机能。

      司马亮收到胡烈送来的书信,便安排手下刘旂(旗)带人协助胡烈平叛。
        胡烈身为高管胡遵之子,又是吞并蜀汉的功臣、还曾在荆州大战过东吴。
       他的眼里是没有树机能的,鲜卑树机能的人马在胡烈眼里就是散兵游勇、乌合之众!
        胡烈并不知道此时的树机能就像一颗发芽的种子,迸发出的能量是惊人的,是难以阻挡的,正是:今年流寇走陇东,强吞虎豹势如蜂。烈率天兵思剿灭,一战再战不成功!
         胡烈亲帅人马来到万斛堆(宁夏固原),进入树机能的包围圈,大战,身死!!
  可见习俗一旦确立,偏见一旦生根,不仅改变是徒劳的,还可能把自己陷入不利的深渊。
  而猪队友刘旂为了保存实力,观望不进。
       胡烈没有死在汉人钟会的手上,却死在了外族树机能的刀下。胡烈只是树机能成名路上试验的小白鼠,树机能的刀还会砍向西晋的其他高管。
       胡烈的死讯传到公司总部,司马炎大惊,便追究司马亮失职之罪,干掉了其手下刘旂,接着摘了司马亮官帽子,将帽子给司马骏戴上,再调高管石鉴坐镇秦州。
请多指教!

TOP

  胡人不仅限于迁徙秦雍凉,幽州、并州公司同样也住了不少。这一切缘于两个方面,一是东汉公司也喜欢玩以夷制夷的套路,如鲜卑、乌桓、匈奴等曾充当过东汉公司打手,胡人和公司之间是亦战亦和、亦臣服亦背叛的局面,效忠听命于公司的胡人也就允许进入公司大家庭内。其二东汉后期中原割据公司互相兼并,人口锐减,一时"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很多分公司都是地广人稀,土地闲置,胡人便大量内迁,填补空白,来完成公司耕种大业,他们的身份渐渐从游牧转成半耕半牧,甚至成了自耕农,《三国志.梁习传》载:部曲服事供职,同于编户。也就是说公司承认这些胡人为公司员工,发放绿卡。可是这些胡人在很多公司管理层眼里只是汉人的备胎,是"非全尺寸"的,故而他们对备胎的管理也是很严格的,总是以种族之论来对待胡人,这一点《阮种传》中有记载:“自魏氏以来,夷虏内附,鲜有桀悍侵渔之患。由是边守遂怠,障塞不设。而今丑虏内居,与百姓杂处,边吏扰习,人又忘战。受方任者,又非其材,或以狙诈,侵侮边夷;或干尝啖利,妄加讨戮。夫以微羁而御悍马,又乃操以烦策,其不制者,固其理也。"前文已经说过,魏晋公司都是门阀世家式的,他们都是公司实际上的土地拥有者,在他们心中,胡人只是土地上的打工仔,是一种外族农奴,地位比汉民低,各分公司管理者对辖下的胡人动不动征粮要马、兴徭使役,如此横征暴敛,胡人的收入得不到保障,人身得不到安全。
  所以说秃发树机能恢复鲜卑大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对西晋公司管理的不满。
请多指教!

TOP

     东汉公司时代,打的东胡有心理阴影的匈奴早已解散分裂为南北,北匈奴一部分人往西跑,他们未来准备去欧洲大干一番,而南匈奴则留了下来依附东汉公司。还有少数北匈奴人不想西天漂泊,为了避嫌,在人口普查部门一不会"审其生出本末"、二不抽血验其基因的前提下,改头换面,将户口簿民族一栏填上鲜卑(匈奴鲜卑肤色相同),鲜卑就这般变得人口众多,强盛起来,如今再次证明自己机会的时候来了!
       他们的机会,对胡烈来说就是噩运!好像炒股票,你挣了大钱,别人却亏了大本!
    新组建的秦州就是雍、凉、梁三个大区,各分出数家小分公司重组而成,史书载:以雍州陇右五郡及凉州之金城、梁州之阴平置秦州。如此新建的秦州,类似三个大蛋糕,一个蛋糕切一块,切出的三部分捏出另一个蛋糕。高层早已得知此处种族小冲突不断,为了安抚绥化,特意派熟悉西部风土人情的胡烈来镇守。


    公司安排胡烈去新组建的秦州,也是一项擦屁股工作,而在秦州拉屎的人是谁呢?他是邓艾,如今怨死在阎王那儿,还在地下力争呢?据《傅玄传》载:本邓艾苟欲取一时之利,不虑后患,使鲜卑数万,散居民间,此必为害之势也。当年邓艾把投降自己的这些鲜卑和其他外族人(统称胡人)安置在雍州、凉州,让他们繁衍起来,其目的是以夷制敌、以夷制夷,对付那时的蜀汉、同时也可互相牵制不同种族。邓艾的想法就和现在某些公司经理,见手下有不服管教的员工,不好搞定,于是想到再招聘一些不服管教的人,来和那些难弄分子杠精一下,达到以毒攻毒之效,如此再捏住各人把柄,从而好管控。邓艾当时做好和蜀汉打持久战的准备,因此他当年并不赞成司马昭强并蜀汉。谁知蜀汉公司不经折腾,一下就被曹魏公司吞了,这些鲜卑人也就没用武之地,但他们却也不想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而是在雍、凉一带和汉民及其他民族杂居。不过如果要邓艾来背树机能后来造反的锅,邓艾肯定会说他背不动。少数民族内徙自古有之,东汉公司时期就曾将愿意归顺的羌人迁至甘肃、关中,予以同化;而曹操丢失汉中时,也曾将氐人安插在武都一带,来阻挡蜀汉。邓艾只是在山寨别人的成果,并没有创新!到西晋时代,公司便有匈奴、鲜卑、乌桓、羯、羌、氐、賨(音从)、丁零、夫余、高句丽等外族的常住员工,可见西晋也是一家多民族融合的公司。
       按说住在秦雍凉一带的外族还是能混口饭的,总比在塞外喝西北风、放羊牧牛强,可是他们为什么还想搞事情呢?其实任何人都不想打架,打架很容易冲动,冲动就是魔鬼,死生在一瞬间,人都是在万不得已,自身受到危胁时,才想到拔刀。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