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当年高管智伯掌控晋公司,晋公司营收好的分公司都划到他的名下,但他并不知足,还向晋公司其他三家高管韩魏赵三家索取土地,韩魏两家惮于智伯,一人上交了一万户的城池,可是赵家赵襄子怒而不给,智伯便联合韩魏,准备干掉赵襄子,再兼吞老赵家资产。不料赵襄子暗通韩魏,反过来灭了智伯,三家瓜分了老智的资产,老智的贪婪,被后人贴上"小人"的标签而千古留名!
         东胡成了智伯,冒顿也就立志要成为赵襄子,不过冒顿没有韩魏式的帮手,他的帮手,就是出奇不意!
  冒顿为此事召开会议,手下有一部分人说:"那地方牛羊难入,鸟都不想去拉屎,给他们也无妨!"
         冒顿大怒道:"地乃公司之本,没有土地了,我们又没长翅膀,我们还活不活!"
        "来人,给我把这几位说送土地的家伙拖出去砍了!"
         砍罢,冒顿亲自上马,手执大扛刀,命令道:"公司青壮年携上武器一起跟我冲,后出徘徊顾望者斩!"
        冒顿带着大队人马向东胡袭来,东胡老板和手下们还沉醉于:过不了几天,千里之地不费吹灰之力即可到手的美梦之中。他们丝毫不作防备,待到冒顿杀来后,一个个人头都滚成了西瓜。
        骄傲强大的东胡就这么破产了!公司普通员工们四散乱跑,各奔东西,有一部分退保乌桓山(乌丸),改为乌桓族,乌桓在东汉末年和袁绍家族合作过,后被曹操揍的鼻青脸肿,最后一任老板被老曹手下张辽干掉后,其族中青壮年被老曹收编,整合成了一支强大的武装,这支武装成了老曹的王牌打手,哪儿不平就让他们去踩!而其他人也被老曹迁到东汉公司的境内,乌桓就这么被老曹搞的解散了。而东胡的另一部分人躲到鲜卑山,化成了鲜卑族。鲜卑在檀石槐做老板时期(后面会说)也曾辉煌了一阵子,不过很快分裂了。
请多指教!

TOP

  冒顿针对此事,迅速召集手下。冒顿说道:"东胡索要我老爸骑的马,给还是不给?"手下人说:"这是我们公司宝马,不能给!"冒顿却说:"为了一匹马伤了两家公司和气,不值得,让他们牵走吧!"
  冒顿,一个后来打的刘邦差点回不了老巢的人,怎么如此软弱呢?其实老冒心中在盘算着一句话,就是"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予之"。
       东胡公司人笑眯眯的把马骑回了,东胡老板大喜,笑着对手下人说:"冒顿这小子是个窝里横的主,杀他老子不手软,见到外面人吓得恨不得磕头。"
        过了几天,东胡老板又派人去匈奴,让冒顿送一身边小蜜给自己做小老婆。
         冒顿又和手下人商议,手下人怒道:"东胡也太不识抬举,上次送了宝马,他们以为我们是软柿子,捏上瘾了,这回公然索女人,他难道不知道我们都缺女人,这是什么无道公司,老板,打吧,给他点颜色瞧瞧。"
        冒顿见众人恼怒的样子,却漫不经心地说:"为了一个女人,伤了两家公司和气,不值得,送!"
        东胡老板宝马美人都到手了,笑得合不拢嘴,对手下们说:"冒顿就是个败家子,匈奴公司快歇菜了。"
        东胡老板幸福快乐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便又派手下去找匈奴公司,索取匈奴公司与自己公司相邻的一块千里弃地,东胡老板此举,不是把匈奴当成他的"提款机",而是彻底把自己化妆成春秋晋国的智伯了!
请多指教!

TOP

   秃发树机能,姓秃发,然秃发根本不像个姓,而是在描述人掉头发。树机能的先祖本没有姓,像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这种数字式的叫法也轮不到。因树机能爷爷是其曾祖母睡觉时突然生在被子里,这种虽不同于小老板郑庄公式的"寤生",却也让其母觉得儿子非同寻常,于是就让儿子以"被"为姓,"被"他们土著发音为"秃发",如此这般,也算是俺老孙有姓名了!这个姓虽不美观,却和北魏老板姓氏"拓跋"有谐音异曲之妙!
        秃发家既然属鲜卑族,那鲜卑出自哪儿呢?史书记载,鲜卑出自东胡,东胡大家知道吗?东胡在秦末汉初也是很辉煌的一家外族公司,历史上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匈奴公司还对它有所忌惮。不过其公司后来还是倒闭在匈奴之手。
         事情是这样的,匈奴公司冒顿(音末椟)杀父自立,东胡得到消息,认为占匈奴便宜的机会来临了,于是派使者来找冒顿,来者说:"听说先老板去世,我们特来吊唁,又听说先老板有一宝马,如今闲置,特来相求。"冒顿见使者狂妄的表情,知其吊唁是假,趁火打劫是真,此时恨不得一刀劈了他,可回念一想,这一刀劈下去固然爽快,但势必立马结仇东胡,而东胡实力强劲,冒然得罪,打起架来,也无必胜之算。想到此,冒顿只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暂压胸中怒火。
请多指教!

TOP

      六 我先登场
  鲜卑,读武侠小说的人马上想到了《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慕容复就是鲜卑老板家族慕容氏的后代,不过慕容复早已等同汉家刘备,其血液经过N代清滤,丝毫看不出高贵血统,已经完全演变成普通员工,然而刘备经过努力,在乱世之中,成立了一家上市大公司;而慕容复虽有血统,前期即无创业资本和土地、又无关羽、张飞、诸葛亮式人才,还想在非大乱世的环境中去搞分裂,为了创建公司他不惜抛弃美人,自认为功败垂成,最后整成了精神病。
  正是:道不尽红尘奢恋,诉不完人间恩怨,这个条路漫漫又长远⋯⋯
  古人说成事在天,也就是说,凡事必须遵循天时,昔诸葛亮隆中与来访的刘备说:将军可占人和。人和只是刘备做事的一贯宗旨,拥有人和的人多了去了,他们都能成大事吗?成大事这玩意就像烩菜,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样东西得烩在一起才能吃出味,试想如果没有汉末分裂,没有荆州立足、没有刘璋暗弱这种老天付予的大环境,以及蜀中四塞之地利,刘备想干大事,估计只能偷渡国外的份儿。
  所以任何能干一番事业的人,都必须占据天时地利人和!
         闲拉一下,至于慕容家族,我后面会说,今天要说的是鲜卑秃发家,也是当时的一个小老板家族。
请多指教!

TOP

  后来有史学家认为,西晋是用屯田灭了东吴,其实也是很有道理的,西晋的扬州、荆州都成了天下粮仓,到处都有公司粮食储备库,粮食足了,西晋就有时间和东吴玩消耗战。
  东吴粮食主产区都在江南,江南多山多丘陵也多水,耕地不能集中成片,难以实施大规模种植,而江南又多雨,经常有水患,东吴公司的粮食储备能有一年都是万幸了。《三国志.吴书贺邵传》载:今国无一年之储,家无经月之畜。可知东吴公司从上到下就没什么"存款"。相比曹魏十年之储,简直是贫农和地主的差距!
  众所周知,自古北方多为旱地耕种,而南方多是水田耕作,据《中国农学史》得知,中国经济重心南移后,才促进了南方水田农业技术体系形成。如成书于北魏时期的中国早期农学书《齐民要术》,便是一本旱地农业耕作技术的总结。因此在西晋时期,如曲辕犁等利于南方水田耕种的农具还未诞生,北方旱作耕种技术是先进于南方水田农业技术的。当时北方主要种植粟(小米),而南方种植水稻,粟是耐旱植物,相对于种植水稻,是非常省力省功了,首先粟不需要育种移秧,而水稻不仅需要移秧,还要经常灌溉,古代种植一亩水田所花费的时间是远远多于旱地,而水田收成有时还不如旱地,所以过去南方人在种粮花费的时间远远多于北方,这也是为什么古代公司一统,总是北方往南方统一好办,而北伐很少成功的原因之一。
           羊祜荆州地区屯田,因地利位置原因,水田居多,旱地较少,和东吴情况相似。可是曹魏人口相对于东吴多,耕种能力必然大于东吴。羊祜荆州屯田也算集中力量办大事,办一件重要的大事,即为后来吞吴打好坚实的后勤基础。
  羊祜带人在荆州一边种田,一边收买东吴人心,日子过的既太平又逍遥,而他的前任胡烈却要去危机四伏的秦州!
        原因何在:"秦州已经被外国公司鲜卑老板秃发树机能瞄上了!"
请多指教!

TOP

    闲说一下羊祜爷爷羊续。羊续清廉只是赚来青史留名,却没换得后代的长寿,羊祜爸羊衜(音道)死的早,羊祜便侍奉羊琇的爸爸羊耽。羊祜长大后娶了夏侯霸的女儿,因夏侯霸是曹爽同党,司马懿铲除曹爽后,夏侯霸怕被诛连,便独自一个人逃奔蜀汉,一时公司很多与霸哥有亲戚关系的人如管宁割席一般,断绝与他家来往,只有羊祜经常去老丈人家,安慰其家人,恩礼之道愈于平常。司马懿没因羊兄老丈人叛逃的事而为难羊祜,却也不启用羊祜,两事相抵消。其实羊家还和司马家是亲家,司马师的老婆夏侯氏死后,续娶的便是羊祜的姐姐。
         羊祜直到司马昭执政后,才正式任职公司,待钟会被杀后,羊祜与荀勖共掌公司机密,便成了司马昭的腹心马仔,司马炎当老板后,非常信任两只羊,羊琇在总部安保部门当任显职,而羊祜如今也任职荆州大区经理。
        羊祜、羊琇两兄弟都是羊续之孙,但对生活态度却截然不同,羊琇当上要职后,一味的和人比富玩奢侈,和祖父行径背道而驰,俨然是个不孝子孙,羊祜却不一样,他遗传了祖父廉洁能干的基因,以公司事业至上,重名节轻名利,平时常和手下们登山临水,吟风诵月,一幅儒将风貌,或许羊祜也遗传了他外公蔡邕的文学基因。显然羊祜更注重精神修养,与羊琇一味享受物质生活,大不相同。
           羊祜当荆州经理,非常得人心,他和东吴公司不玩阴招,抓到的东吴员工,一不打二不骂,三不关进班房,待其紧张的心情平静后,便亲切地询问他们:"你们想不想回家?"如果有人回答想,立马遣回,如果不想回呢,就留下来分配工作,工作就是给几十亩地,好好种。
         他还减少荆州境内巡逻的保安,毕竟保安多了,不仅干不成事,还容易扰民,而节约出来的劳力全部给我种田,史书载:以垦田八百余顷,其始至也,军无百日之粮,及其季年,乃有十年之积。意思是他带领保安们开垦种田八百余公顷,在他上任之初,分公司只储备了一百天粮食,他离任时,十年吃的粮食都准备好了。
请多指教!

TOP

羊续也不好捡上鱼去追,只能暂且收下。
        过了两天,领导也没和手下提鱼的事情。手下人觉得领导不是海青天,包青天,也有贪欲,这是机会啊,某天傍晚,又拎了条更大的鱼上门了。此人在路上曾想,如果这次再接受,下回再不带这不值钱玩意,直接带硬货了!
       羊续见此人又来送礼,便拉上此人出门,指着屋檐下挂着的那条鱼,说:"你如果不收回这条鱼,这条鱼的下场将和那条一样成"木乃伊"鱼!"
  广告竟然这么做,也是绝了!
  领导清廉果然名不虚传!
       来人满面羞愧,红彤的脸庞如火烧云一般。拎着鱼,低着头、躬着腰,趁着暮色,蹑脚开溜!

       
       羊续的清廉因一条木乃伊式的鱼传播开来,东汉灵帝刘宏老板为了树立廉政榜样,趁势任命他为公司董事,你或许会认为灵帝是个爱才惜才,懂得用人的老板,如果是这样,那么恭喜你,你答对了一半,公司董事任用名人不假,但当董事更重要一点,还是需要物质条件的,也就是还得往公司财务部付money。东汉公司末年由于经营运转困难,老板为了增加营收,想到了售卖公司除自己职务以外的其他职位,把职位像售卖商品一样明码标价,古代这种情况叫卖官鬻爵,比如公司董事,老板提名后,交上一千万钱,便可赴任。


  羊续知道公司这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可是他连一条鱼都不接受的人,哪有什么一千万钱,既便去捉蚂蚁当钱充数,一千万这个数字也实在太天文了。但他也不急,对着送喜报的使者说:"兄弟,过来坐。"
         使者见羊经理如此招乎自己,是一阵窃喜,看样羊续清廉的名声也许是欺世的传闻,这笔交易如能做成,自己不仅能捞点报喜钱,而总部财务又添一笔收入了。
        此人像一位得知获奖而等待宣布的学生,半喜半乐、半惊半奇,缓缓趋至席旁。
       谁知待此人坐定后,羊续指了指此人坐席边的旧棉袄,严肃地说:"我的资产,就只有这件衣服。"
         此人转喜为愠,脸色瞬间变了,叫道"羊续,你就穷成这样!"
          此人实在坐不住了,屁股一拍,拜拜也顾不上说,随即旋风般走人,回去将情况转告老板,老板也不高兴,想到:"我有心栽培,谁知不识抬举。"当董事的事就这么黄了。
       羊续没钱,只是个孤例,如曹操他爸曹嵩却富的流油,曹操老爸为当董事,曾花一个亿竞标成功。
       羊续和曹操爸口袋钱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可见二人当公司管理层,对待普通员工可能也是天堂地狱之分的。顺便说一下,曹操老爸在山东被人干掉,也是因口袋里有几个钞,才惨遭毒手。史书载:张闿于泰山华、费间杀嵩(曹嵩),取财物,因奔淮南。正是:甚爱必大欲,多藏必厚亡。
请多指教!

TOP

   豫州、扬州屯田已成公司习俗,羊祜决定效仿扬州,在荆州开展一场轰轰烈烈、声势浩大的屯田运动。羊祜作为西晋公司初期重要人物,出场时间还算可以,所以还是像写其他兄弟一样,来简单介绍一下他的出身。
      羊祜,字叔子,东汉公司悬鱼经理羊续之孙、羊琇的堂兄弟。前文已经提到了悬鱼经理,有些读者可能还不了解羊续如何叫悬鱼经理,看样很有必要先把羊祜晾一边,先晒一下羊祜、羊琇的爷爷羊续了。
       羊续,东汉公司管理层N代,以清廉著称,曾任职南阳分公司,当时豪贵之家喜欢显摆,有点像如今某些人朋友圈晒方向盘,晒吃晒喝相似。羊续很痛恨这种世风日下的行为,为了给分公司员工作表率,他吃穿从简,和一线工人看齐,而出门坐车,也是瘦马旧车。如按现在人看,就是一件衣服穿几年,吃饭来一碗面就行,车是一辆普桑开到一年两保,还不报废。就这么一个人,某年初冬,手下人还想到给他送礼,真是"任你官清如水,难逃吏滑如油",那个送礼的人也很特别,他没提烟酒茶、脑白金之类,而是提了条活鱼去领导家,估计是看领导日子过得太清苦,送条鱼让他煮煮补补身子。
        羊续见到手下拎了条鱼来了,有点不悦,说:"这是干什么?"
       手下人说:"领导事务繁忙,日夜操劳,有些消瘦,属下不忍,所以拎了条鱼来。"
        羊续说:"拎回去吧。"
       那人也不再说话,将鱼一丢,人就跑了。
        都说手下人不听话,一般不是在工作中,而是在送礼时。
  果然此言不虚!
请多指教!

TOP

  五 牛B的羊哥
  司马炎见荆、扬两处稳定了,便下了一纸调令,高管羊祜代胡烈任荆州经理,胡烈去新成立的秦州当经理;又命公司名气不大前陇西经理牵弘任职扬州,一改扬州前几任经理都是公司外业高手的常态,司马炎不想扬州再出什么纰漏了,他需要扬州的稳定,因为他想在董事长的任上吞掉东吴公司。
        羊祜去了荆州,荆州状况并不好。他决定一手安抚员工,开办学校、兴办教育,一手指挥手下发展农业,实施大规模的军屯。在前文中我曾提过豫州、扬州等处屯田,豫州、扬州属华北平原南部,地势平坦、一望无际,其水资源也很丰富,适合大片区作业,在任何时代都是公司很好的粮仓。
  在古代货币不稳定的时期,农业加工品布帛和农产品粮食才是最好的保值资产,谁粮多,谁布多,谁的资产就丰厚,日子就好过,反之则艰难。唐代高管许敬宗说:田舍翁多收十斛麦,尚欲易妇。意思是老农多收了千把斤麦子,还想着换老婆。可见古代普通一线员工之间攀比不是房产多少,而是粮食的多少、布匹的多少。在他们心中,房子有一套住就行了,衣食才是实打实的有形资产。
      古代公司玩互吞,拼的硬实力是人,软实力就是后勤保障,后勤保障是什么?就是粮食和布帛,在古代货币容易贬值的大环境下,粮食布帛就是最好的流通物。
        公司如果想从发展公司变成发达公司,在工业不发达的年代,就是大力发展农业,西晋公司除了分配给普通员工一些土地外,剩下的土地还是归公司所有,公司将他们集中起来大力屯田。由于民屯已经废止,而公司还没有实现大一统,军屯还得继续保留。
       军屯就是境内员工拥是保安和农民的双重身份,有人来打架,换上军装便是保安,拎上大刀和别人去拼命。没人来打架,就脱下军装成了农民,扛上锄头去种田。
请多指教!

TOP

本帖最后由 化不肥 于 2020-10-31 13:32 编辑

孙铄说:"石经理的命运便是小弟的命运,希望司马兄一定救我等一马。"
  说罢,躬身欲拜,司马骏赶紧过来相扶,说道:"孙兄言重了,我俩谁跟谁啊!"
        孙铄也不再客套了,急急告辞。
       司马骏也没有相留,而是写了一封信,命人快马送到洛阳,交给老板司马炎。
        孙铄回到扬州总部寿春,将会晤司马骏的情况和谈话内容告之石苞,石苞大喜,决定徒手出城待罪。
         司马炎这边收到司马骏力挺石苞的书信,又得知石苞束手待罪,吊在外面的心也就收回肚子里了。
       扬州终究没有四叛,因为石苞不想叛,而司马炎也没有武断地认为石苞一定会叛。双方只是生疑,在众人调停之下,老板员工欢好如初,扬州也避免了一场生灵涂炭。
  诗曰:本为鳅鳝羡龙鳞,不顾江山不顾人。欲取生灵万般血,换来帝祚几年春。
  又曰:人本一凡尘,江河无限春。莫言帝王业,不及钓翁身。
  再曰:苞爷功劳大,未能荫儿孙。儿孙奢亦纵,毁了石家门。(儿子石崇惨遭灭门)
        石苞虽不再担任扬州经理要职,但公司股份、工资奖金照发,后还补任公司董事,和北宋公司石守信杯酒释兵权后一样,也不失为富家翁也!
       石苞在关键时候,头脑是极冷静,不盲目、不蛮干,也知道什么时候应当夹着尾巴做人,这也与他性格和他的人生经历有很大关系!
        石苞回到总部,由于扬州四任经理都出了问题,是典型的高危职业,司马炎不得不慎重考虑人选了,他得出四位经理问题所在:一是四人皆是外业高手,都是能征善战分子;二是他们都对扬州状况了如指掌,又和东吴公司交过手;三是任期有些偏长(如石苞呆了八九年)。司马炎就像一位名医,一下便掐住了病根,于是他决定先调自己叔叔司马骏去扬州过渡一下,毕竟东吴可能入侵扬州的事应该不是空穴来风,等稳定好了后,再重新安排其他人。
        东吴老板孙皓听闻西晋公司的石苞调离扬州,是大喜,大石头终于挪走了,如今来了个司马骏,此人是司马家的公子爷,能力一般,应该是匹驽马,我公司一定能牵着他的鼻子走,于是亲自坐阵东关,派丁奉、诸葛靓谋吞合肥,又命手下施绩、万彧分吞江夏、襄阳。

      司马骏是司马懿的儿子,他不是个胆小鬼,此人虽不擅长进攻,却知道防守。他并不像其他公子爷那样缩在后面,让兄弟们上,他是冒着枪林弹雨,立在城头,亲自督战。丁奉、诸葛靓攻了很久,便宜没占到,东吴员工死伤不少,老板孙皓也无奈啊,原来司马骏不是驽马,是名副其实的骏马,撤退!
       荀子说: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西晋人多防守,东吴人少进攻,战局一目了然。
       东吴人依然用他不善进攻的短处攻击别人善于防守长处,或许他们认为几年过后,自己有所长进,不料还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还同"。其实有些东西是天生骨子里带来的,也是老天赋予的一种公平,东吴水多,水军厉害,适合水上作业。而西晋地势平坦,骑兵牛X,适合军团作战。双方就像《水浒传》中,李逵和张顺打架,陆地上,李逵能把张顺揍得半死,下了水,张顺能把李逵淹成半条命。孙皓攻城就像陆地上张顺对着李逵竖中指,哪能不败。
  总之一句话,侵略战不好打,何况是以弱攻强的侵略战。如今的东吴更像一条蛇,而西晋更像一只鹰,鹰没想去吃蛇,而蛇妄想去吞老鹰,也许这条蛇真的以为蛇吞大象的传说是真的。
        合肥拿不下,江夏和襄阳,东吴同样不敢奢望,胡烈和司马望二人内外合力,施绩、万彧讨不到便宜,纷纷回家。
       孙皓上台后的第一次外业以失败告终,看样外业不好开展啊!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