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五 牛B的羊哥
  司马炎见荆、扬两处稳定了,便下了一纸调令,高管羊祜代胡烈任荆州经理,胡烈去新成立的秦州当经理;又命公司名气不大前陇西经理牵弘任职扬州,一改扬州前几任经理都是公司外业高手的常态,司马炎不想扬州再出什么纰漏了,他需要扬州的稳定,因为他想在董事长的任上吞掉东吴公司。
        羊祜去了荆州,荆州状况并不好。他决定一手安抚员工,开办学校、兴办教育,一手指挥手下发展农业,实施大规模的军屯。在前文中我曾提过豫州、扬州等处屯田,豫州、扬州属华北平原南部,地势平坦、一望无际,其水资源也很丰富,适合大片区作业,在任何时代都是公司很好的粮仓。
  在古代货币不稳定的时期,农业加工品布帛和农产品粮食才是最好的保值资产,谁粮多,谁布多,谁的资产就丰厚,日子就好过,反之则艰难。唐代高管许敬宗说:田舍翁多收十斛麦,尚欲易妇。意思是老农多收了千把斤麦子,还想着换老婆。可见古代普通一线员工之间攀比不是房产多少,而是粮食的多少、布匹的多少。在他们心中,房子有一套住就行了,衣食才是实打实的有形资产。
      古代公司玩互吞,拼的硬实力是人,软实力就是后勤保障,后勤保障是什么?就是粮食和布帛,在古代货币容易贬值的大环境下,粮食布帛就是最好的流通物。
        公司如果想从发展公司变成发达公司,在工业不发达的年代,就是大力发展农业,西晋公司除了分配给普通员工一些土地外,剩下的土地还是归公司所有,公司将他们集中起来大力屯田。由于民屯已经废止,而公司还没有实现大一统,军屯还得继续保留。
       军屯就是境内员工拥是保安和农民的双重身份,有人来打架,换上军装便是保安,拎上大刀和别人去拼命。没人来打架,就脱下军装成了农民,扛上锄头去种田。
请多指教!

TOP

本帖最后由 化不肥 于 2020-10-31 13:32 编辑

孙铄说:"石经理的命运便是小弟的命运,希望司马兄一定救我等一马。"
  说罢,躬身欲拜,司马骏赶紧过来相扶,说道:"孙兄言重了,我俩谁跟谁啊!"
        孙铄也不再客套了,急急告辞。
       司马骏也没有相留,而是写了一封信,命人快马送到洛阳,交给老板司马炎。
        孙铄回到扬州总部寿春,将会晤司马骏的情况和谈话内容告之石苞,石苞大喜,决定徒手出城待罪。
         司马炎这边收到司马骏力挺石苞的书信,又得知石苞束手待罪,吊在外面的心也就收回肚子里了。
       扬州终究没有四叛,因为石苞不想叛,而司马炎也没有武断地认为石苞一定会叛。双方只是生疑,在众人调停之下,老板员工欢好如初,扬州也避免了一场生灵涂炭。
  诗曰:本为鳅鳝羡龙鳞,不顾江山不顾人。欲取生灵万般血,换来帝祚几年春。
  又曰:人本一凡尘,江河无限春。莫言帝王业,不及钓翁身。
  再曰:苞爷功劳大,未能荫儿孙。儿孙奢亦纵,毁了石家门。(儿子石崇惨遭灭门)
        石苞虽不再担任扬州经理要职,但公司股份、工资奖金照发,后还补任公司董事,和北宋公司石守信杯酒释兵权后一样,也不失为富家翁也!
       石苞在关键时候,头脑是极冷静,不盲目、不蛮干,也知道什么时候应当夹着尾巴做人,这也与他性格和他的人生经历有很大关系!
        石苞回到总部,由于扬州四任经理都出了问题,是典型的高危职业,司马炎不得不慎重考虑人选了,他得出四位经理问题所在:一是四人皆是外业高手,都是能征善战分子;二是他们都对扬州状况了如指掌,又和东吴公司交过手;三是任期有些偏长(如石苞呆了八九年)。司马炎就像一位名医,一下便掐住了病根,于是他决定先调自己叔叔司马骏去扬州过渡一下,毕竟东吴可能入侵扬州的事应该不是空穴来风,等稳定好了后,再重新安排其他人。
        东吴老板孙皓听闻西晋公司的石苞调离扬州,是大喜,大石头终于挪走了,如今来了个司马骏,此人是司马家的公子爷,能力一般,应该是匹驽马,我公司一定能牵着他的鼻子走,于是亲自坐阵东关,派丁奉、诸葛靓谋吞合肥,又命手下施绩、万彧分吞江夏、襄阳。

      司马骏是司马懿的儿子,他不是个胆小鬼,此人虽不擅长进攻,却知道防守。他并不像其他公子爷那样缩在后面,让兄弟们上,他是冒着枪林弹雨,立在城头,亲自督战。丁奉、诸葛靓攻了很久,便宜没占到,东吴员工死伤不少,老板孙皓也无奈啊,原来司马骏不是驽马,是名副其实的骏马,撤退!
       荀子说:骐骥一跃,不能十步;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西晋人多防守,东吴人少进攻,战局一目了然。
       东吴人依然用他不善进攻的短处攻击别人善于防守长处,或许他们认为几年过后,自己有所长进,不料还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还同"。其实有些东西是天生骨子里带来的,也是老天赋予的一种公平,东吴水多,水军厉害,适合水上作业。而西晋地势平坦,骑兵牛X,适合军团作战。双方就像《水浒传》中,李逵和张顺打架,陆地上,李逵能把张顺揍得半死,下了水,张顺能把李逵淹成半条命。孙皓攻城就像陆地上张顺对着李逵竖中指,哪能不败。
  总之一句话,侵略战不好打,何况是以弱攻强的侵略战。如今的东吴更像一条蛇,而西晋更像一只鹰,鹰没想去吃蛇,而蛇妄想去吞老鹰,也许这条蛇真的以为蛇吞大象的传说是真的。
        合肥拿不下,江夏和襄阳,东吴同样不敢奢望,胡烈和司马望二人内外合力,施绩、万彧讨不到便宜,纷纷回家。
       孙皓上台后的第一次外业以失败告终,看样外业不好开展啊!
请多指教!

TOP

本帖最后由 化不肥 于 2020-10-31 13:31 编辑

此时他又收到荆州经理胡烈密报,说:东吴准备大举入侵。
        司马炎又得知石苞筑堤遏水,加强扬州防范。
         司马炎的心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如果冤枉了石苞,岂不是自己罪过,但如果石苞真谋反,不做准备肯定是不对的。
         司马炎决定私下咨询一下高管羊祜,问道:"羊管,听说东吴公司准备入侵,往常都是东西并进,如今却只从荆州一路。"
  接着司马炎神色凝重地又道:"传言石苞有叛变公司的想法,你认为呢?"

      羊祜见老板眉头不展,看样子老板是认真的,他并不担心东吴的动作,而是担心石苞是否真的有异心。
  羊祜于是为老板分析道:"石苞不会叛变的,石苞出身低微,好不容易得到前老板们的赏识,他怎么不珍惜这种机会呢?再说如今我们公司强于东吴,他怎么可能联合弱小而攻击强大呢?我听说扬州监事王琛一直看不起石苞的出身,也妒忌石苞的功劳,此事极有可能是王琛和石苞的矛盾所致!我还听说东吴那个丁老头丁奉一直离间石苞和王琛的关系,坊间传言"宫中大马几作驴,大石压之不得舒"极大可能是东吴散播的!"
       司马炎听罢后,沉默了一会儿,他还是觉得现在的石苞不可全信、也不可全疑。
        于是下令征石苞之子石乔为公司总部文员,书函发了很久,石乔一直不来。司马炎又想到父亲当年派徐劭出使东吴,石苞私下命孙楚写了封劝降孙皓的信,让徐劭捎上,因老徐害怕孙皓,没有将这封信交付孙皓。此信如今还在,公司人也都知道。
       人在疑心某个人时,别人所做任何事都值得怀疑,而相信某个人时,别人所做所为又是那么的正常合乎逻辑!

  司马炎感觉石苞叛变概率已接近百分之六十了。
         但还是有百分之四十,相信石苞。不过石苞此时已经不适合呆在扬州了,于是下诏:石苞对敌方情况分析不到位,筑堤遏水,劳民伤财,今免去其公司职务!
        又令司马望、司马伷二人带上人马去扬州,以防石苞万一有动作,就灭了他。
  当石苞收到公司免职书,又得知司马望、司马伷带人即将收拾自己时,石苞惊了!
          石苞并不知道王琛的一封密信、东吴入侵的一个传闻,竟然把自己带入了一块沼泽地了,如今腰部已下全陷入泥中了。
  一封密信,一个传闻,加上儿子迟到!所谓好事天凑,而坏事老天也会过来帮忙!老天总是最忙的那一个!
        "此时若对抗,又无东吴援助,必死无疑。如不对抗,束手就擒,可有生路否?"石苞心想。
        在这危急关头,石苞手下孙铄站了出来,说道:"经理莫急,此事必有误会,我先去许昌见一下我的老乡朋友司马骏(司马懿儿子),探一下口风,回来再告之经理。"
        石苞大喜,说:"有劳孙兄弟,敬候了!"
        孙铄快马扬鞭,很快到达许昌,见到司马骏。
        司马骏见到老朋友孙铄,一阵大喜,笑道:"孙兄多日不见,一切可安好。"
       孙铄拱手道:"司马兄,不怕你笑话,如今寝食难安啊。"
        司马骏听出此言不妙,又见孙铄面色凝重,犹如乌云罩山,急切屏去左右。
        孙铄见状,便将经理石苞遭疑的来龙去脉抛出。
       司马骏说:"此事我也知晓,请放心,我会书呈老板,力保石经理,你回去后,让石经理不作任何解释,徒步出城待罪即可,老板一定不会找他麻烦的。"
请多指教!

TOP

  跟班司马师后,石苞开始展现自己才干,先做安保头头,后迁邺地经理,任上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弹劾公司红人丁谧和老板家族违法乱纪行为,一时声名显著,后迁东莱(山东龙口)、琅琊(山东临沂)两处分公司经理,所任之处惠政普施,民心大悦,再升至徐州经理。
  司马师在东关对阵东吴大败,手下只有石苞全身而退,监事司马昭说:"当时应该让你指挥啊!"
  于是又升职,让他做青州大区经理,后协助总经理司马昭,平定诸葛诞,代王基镇守扬州。
  石苞这颗花苞彻底开放成花!
  司马家可是石苞的恩人,也是他的伯乐,石苞如今的一切是司马家给的。
  石苞任职扬州之前,临别曾与当时老板曹髦聊了一整天,后告之司马昭,老板非常人,几天后便有成济杀害老板之事。而司马昭去世时,公司议定葬礼时,石苞力挺要用老板的礼仪,下葬死去的领导,随后便伙同公司高管陈骞讽谏曹奂退位,让司马炎上台。石苞不惜以世人诽谤的代价来回报司马家知遇之恩,这与王淩、毌丘俭、诸葛诞有很大的区别,这三人都是曹家提拔的,他们当年反抗司马家,更像是捍卫曹家的公司主权!
       司马炎想到这里,他认为石苞谋叛的概率应该不大,但人心隔肚皮,有时候人在他人恩情和前途面前,只会想到自身前途而忽却他人的恩情,别的不用说,自己家族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而历史上这种例子简直和盘碟里瓜子一样,不胜枚举,比如后来五代周公司的柴荣有恩于赵匡胤,可是柴老板死后,老赵还不是抢了柴小老板的位子。

  关于争抢老板,实力是一方面,手下人吹风也是一方面,高管的手下很多都有攀龙附凤更进一步的想法,他们希望自己的领导夺取老板宝座,自己成了元勋,加官晋爵的速度就更快了。南朝宋公司老板族人刘义宣谋反欲当老板,有个叫鲁爽的人曾送给老刘一封信,内容是:丞相刘义宣,今补天子;车骑臧质,补丞相;平西朱修之,补车骑。一人升一级,这是典型的攀龙附凤、依草附木,手下人升职最快办法了。
  昔王莽末年,刘秀手下管理层见公司发展颇具规模、臻臻日上,便数次劝刘秀正位董事长,刘秀一直觉得时机未到,毕竟自己上面还有个叫刘玄的老板,这样搞分裂,暂时不合适。后耿纯同志对刘秀说:"大家抛弃亲情,放弃祖业,跟着领导,冒着枪林弹雨的风险,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将来领导做了老板,大家攀鳞附翼有个好前程,如今领导一再推辞不就,到时大家认为领导不想当老板,而自己也捞不到应得的富贵,纷纷散伙,那就坏了!"
  后刘秀一想,是啊,大家跟着自己,不就是搏个封妻荫子,衣锦还乡吗?又通过手下冯异分析,自己老板刘玄倒台会成为必然!
  后再收到各种各样的有利于自己的符谶,刘秀觉得成功概率比较大了,才正位老板,东汉公司也就正式成立了!
       然而这种升职风险巨大,是玩命式,稍有不慎,全家死光光!刘秀成功了,成了一家大公司老板,而刘义宣失败了,很快便挂了!
       历史上这种升职游戏很多,有老板猜忌高管,高管不得不玩一把生命冒险游戏,也有高管认为能搞定老板等等。
       司马炎想到自家情况,又想到扬州公司史有前例,决定做出应对办法。
请多指教!

TOP

  赵元儒嗅出了石苞的心思,先拉石苞去小饭店撮了一顿,又帮忙付了住宿费,还给了些零花钱和回乡盘缠,石苞摆脱困境,很是感激老赵,说:"将来若应了你的话,必报答你。"老赵说:"不客气,大丈夫当为国争光,说报答就小气了。"赵元儒干脆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还到处给熟悉的人推销他,石苞也就成了一个小名人,此时石苞的人生就像一支美丽的花苞,尚未开放。
  为了完全绽放,他遇见了人生的贵人许允,石苞请求许允,让他向总部推荐自己当一个小分公司经理,如此便心满意足了。谁知许允说:"石兄,你和我是一类人,当任职总部,怎么能当一个小小的经理呢?你心也太小了吧。"
  许允作为公司世家冠族,取个公司职位是轻而易举,而石苞则不然,家族无名,穷员工一个,能先谋个稳定的职业就不错了。石苞的想法是所有没有关系、没有后台的普通员工的正常想法。
  我记得我当年求职四处碰壁,后不得已出门做生意,当时的想法就是在某个小地方立下足再图发展,至于在西安和其它大城市,想都不敢想。
  石苞的想法和我当时想法一致,不过石兄起步比我高,他是直接要个县级经理当当,而我只是在某个小地方当个小商贩!
  石苞听罢许允话后,叹息了一番,前有两人说我要官运亨通,如今许允又这么说,三个人都说我是个人才,能当公司大领导,可是到现在,大领导的帽子我都没见过,我还是男人堆里的花瓶。但又想到许允这个公司红人,也如此看的起自己,石苞也觉得人生或许真的才开始!
  某一个人说你是人才,也许这个人在奉承你,但大家都说你是人才,你就别怀疑了,你肯定是人才!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人,更是留给有想法的人,经许允推荐,石大帅哥被司马师聘用了,石苞这枚花苞终于咧了嘴儿。然而司马师聘用的石苞的事被师哥他爸司马懿知道了,司马懿不知从何处听到"石苞这个人好色不检点"的风言风语,于是责备司马师,说:"我儿,你怎么任用好色之徒啊,赶快辞退他吧!"
  男人长的帅不是错,对于不喜欢他的人绝对是一种罪状。
  司马师经过数日了解,他知道石苞是个人才,只是没有提供好的平台让他展示,他可不是花瓶式的男人,虽然他有点好色,可是又有多少帅哥没有风流韵事呢?男人吗,可以多情,只要不滥情就可以了,再说,石苞的很多花边新闻,都不是他主动的,很多是女人荐枕的。于是司马师向父亲解释道:"老爸,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和考察,石苞的确是个大人才,至于个人私生活不干净真是个小事情,汉代陈平还被人诬作盗嫂受金之徒,石苞在名节上比陈平强多了。再者,人有点不良爱好的才是最好管理的人,没有不良爱好的人岂不是圣人,圣人只是管理别人的,他又如何受制于人呢?"
  古人云: 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
  司马懿无话可说,因为他想到了他自己,一个偶尔爱好女色的自己。
请多指教!

TOP

  四 帅哥不想叛变
  司马炎安排好儿子的老师后,便接到扬州分公司监事王琛密报,内容是扬州经理石苞私通东吴,图谋不轨,还将本地童谣"宫中大马几作驴,大石压之不得舒"(其意是石苞要司马家压成驴子)一并写上。
  司马炎大吃一惊,扬州自王淩、毋丘俭、诸葛诞当任经理,已是三叛公司了,如今石苞若叛,岂不是四叛,事早已过三,不符合事物规律啊,然而此事非同小可,司马炎也没在公司大会上说出,暂将此事压了下来,他想到石苞兄的履历。
  石苞,字仲容,渤海南皮(河北南皮)人,年少时乃大帅哥一枚,时人还为石帅哥编了一句"石仲容,姣无双",可见石帅哥是长了一张女人脸的男人,应该和唐代美男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基因相似度非常高,张氏兄弟粉面含春,犹如莲神下凡,二人仗着貌如潘安,做了武则天的情人,成了吃软饭的典型。而石苞长得帅,依然养在闺中人未识,这也证明他的时代对帅哥反应度不高,毕竟在饥寒漉漉地岁月里,看帅哥不能当饭吃,人们更多只是关心自己肚子!
  都说最帅的男人是具有美女的基因、最美的女人拥有男人气质。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利用自己的天生资源而谋得吃饭的工作才是正经。


  石哥颜值高,工作安排却也顺利,南皮分公司安排了石苞去农业处当个办事员,后有个中层管理郭玄信,要去一趟总部,因缺司机,农业处的领导便安排了车技高、长的帅石苞服务老郭,为了以防石苞疲劳驾驶,又命邓艾同志相陪,轮流换驾。当郭玄信盯了一眼邓艾背影后,便不忘和石苞语言交流,此人似乎也懂得相人之术,见邓艾背影有韩信之状,又听得石苞言词条理清晰,无卑亢之音,便对二位说:"两位兄弟,司机不是你们的终点,你们将来会当上公司大领导的。"
  邓艾没有说话,石苞听到领导这句话,心中一喜,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明明只是个司机,如何能当大领导呢?于是问道:"我不过是一个司机,哪敢痴想当大领导啊!"
  郭玄信说:"小兄弟,别急,未来属于你的。"
  郭兄一番话,苞哥也没当回事,毕竟这种江湖神棍式的白话满大街都是,就当开车无聊时,喝了一泡浓咖啡,刺激了一下中枢神经,打不成瞌睡吧!
  石苞后来出差到邺地,因公事拖的时间太长,口袋里钱快花光了,人生地不熟,他又无法穿越到现在支付转账时代,为了生存,只好去集市上摆地摊卖铁器,来赚取生活费。
  可见石苞在逆境中,一是可放得下身段,二还有商业头脑。这两点也让他未来的人生没有模仿王淩、毋丘俭、诸葛诞。放下身段就是大丈夫应当能屈能伸;而商业头脑,也让他会计算人生得失成败!
  集市经理赵元儒善于识人面相,远远看见一帅小伙卖铁器,是大吃一惊,此人相貌高贵,为何沦落至此,我得帮他一把,于是主动和石苞套近乎,赵哥说:"兄弟,你前途不可限量啊!"
  石苞心想:"饭都没的吃了,谁还管什么前途,先填饱肚子再说。"
请多指教!

TOP

       司马炎征召的书信送到了李密手上,换作其他人,哪怕正准备上厕所,也得憋到洛阳去解决,教育未来的公司领导人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工作啊!这是一个大大的美差!前途无量啊!
       可是李密终究是西晋搞文学的李密,不是瓦岗那个醉心于研究政治的李密,他没有过多考虑,而是极快做出决定,他不想离开家园,他要赡养他九十岁的祖母,请老板恕其忠孝不能两全。为此,还写了一封推辞信上交老板,推辞的理由有理有据,其文章中"茕茕孑立 形影相吊"句,千年已过,今人读之,仍为之潸然也!该信又名《陈情表》,也因感动中国而入选《古文观止》,成了后世推辞信的精品。
  司马炎看完信后,说了一句:"此人果然是个高尚士也,名不虚传啊,赏此人两名丫鬟服侍其祖母,命所在分公司负责其祖母的衣食。"
       李密没去公司任职,却留下了一篇千古流传的好文章,李密赚大了!
  然而都说被荡子缠上的美女终究会嫁给荡子、被老板瞄上的人才也终究会效命老板,所有的一切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待到李密祖母去世,过了三年孝期,李密还是被司马炎征召,当了司马衷的老师,李密真是写文章、当老师两不误,如此让很多人馋得流哈喇子了!
      可是人总是只知表象,却不知内里。因李密身为前蜀汉公司员工,人际关系一般,而他又不善钻营,待任职期满后,便一直转任外地小经理,如此颠簸,他想回总部弄个安稳的工作,好潜心研究文学。可他的前蜀汉公司员工身份一直不受当权高管们待见,李密很无奈。后来因某次公司party上,司马炎命其赋诗,因诗结句有"人亦有言,有因有缘。官无中人,不如归田。明明在上,斯语岂然。"
       司马炎见"官无中人,不如归田"有怨望之气。昔唐玄宗李隆基老板在王维家偶遇孟浩然,便命老孟吟诵自己一首得意之作来听一听,老孟见真龙在现,仕途有望,心中一激动,念出"不才明主弃 多病故人疏",念罢,烂灿的老李脸色瞬间多云了,说:"卿不求仕,而朕未尝弃卿,奈何污我。"便让老孟回家去了,不再录用,唐玄宗就这么把激情中的孟浩然给"阉割"了!
  听罢李密诗句后的司马炎和后来李老板心情表情同步,炎老板道:"李密,既然你想归田,那你就回家当一线员工,种田去吧!"李密终老故里,此是后话。
请多指教!

TOP

  这种称职也让李憙换岗了,在司马炎心里,李憙的做法是对的,可是这种对的做法不能一直做下去,因公司自屯田废止以来,这种侵田的情况实乃家常便饭,如果全面揭出,那将会掀起另一场土地革命,后面可就不好收拾了,所以司马炎强行终结了这个问题。司马炎觉得,李憙更适合在人少的地方工作,当任儿子司马衷的老师更合适,司马炎需要这种能量满满的人来指导司马衷小朋友健康成长。这个年龄段的司马衷,就像一棵小树苗,虽有很肥沃的土壤,但长成大树更需要良好的约束。李憙更像一位护林员,他需要用自身正直的道德行为规范,来有效影响司马衷,让其长成一棵挺拔有力的苍天大树!
       然而李熹更像一位名誉老师,他并不授课,于是司马炎还安排另一位名师,来指导司马衷将来如何管理公司,这一位便是《陈情表》的作者李密,此人原籍蜀汉,与瓦岗李密同名同姓,文才极高,曾受业于蜀汉谯周,也算谯老师的高足了,司马炎征召李密,便是受谯老师推荐。不过谯老师这个学生性格一点不像他老师,谯老师当年劝刘禅投奔曹魏,不惜和蜀汉公司高管来了一番唇枪舌剑,最终带上老板一起改换门庭,为此还被曹魏定为有功之臣,划了些公司股份,当时蜀汉公司一些人还议论谯周有卖主求荣的嫌疑。蜀汉倒闭后,李密没有跟着老师屁股后面,去洛阳上班,而是留在老家,侍奉年迈的祖母。
请多指教!

TOP

  西晋阶层的利益固化其实从东汉时期开始萌发的,像东汉弘农杨氏、汝南袁氏、颖川荀氏、陈氏、钟氏等等都是豪门大族,他们在公司拥有话语权,影响公司走向,在大族眼里,汉末门第不高的曹操不过是"赘阉遗丑",后曹操不惜逼死荀彧,痛杀孔融来证明老大是很男人的。老曹死后,他儿子曹丕为了正位董事长,便采用了九品中正的选人制度笼络公司大家族,双方从此来个利益互换,你支持我当老板,我就给你们发红包。这些得到红包的家族利益渐渐固化,他们之间以婚姻为纽带,盘根错节、枝连叶粘,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也是为什么寒门邓艾被诬谋反而族灭,而豪门钟会公然对抗司马昭只罪及其身,司马昭不想得罪豪门,更不敢轻易得罪。
        司马炎作为司马昭的儿子,他的身体依然流着他爸"撼山易、撼门阀难"的血液,能得罪普通员工尽量不去得罪中低层管理者;能得罪中低层管理者尽量不要去得罪高管,官帽子越大越不去惹,这样可以让官帽子小的奋发向上,向更大更高的帽子做出追求。
        司马炎管理方式很特别,也是时代给予一种新鲜地尝试!更是一种无奈地尝试。
       司马炎作为建立公司的老板,他很另类!
  李憙作为公司管理者、他很称职!
请多指教!

TOP

    古代针对这类事,给了一个很好的解释,叫"刑不上大夫",意思是公司高级别的管理人士在犯老板眼中的小错误时,根本不用提心吊胆,而级别低的管理层则不然,他们的违法成本通常很高。好比公司普通员工在农忙时节,偷只牛可能会判死刑,而高管们当着大家杀牛、吃牛也不会被追责。
      司马炎这种抓小放大的做法,让其旁系的后代司马光同志非常痛心,司马光说:"如果李憙是对的,山涛等人应该受处罚,如果李憙是污蔑好人,那必须法办李憙。然而最后的调查结果是山涛等人违法了,可是山涛等人却逍遥法外了,让刘友这个小人物挨了刀子,这种处罚是太不公平了,这种和稀泥姑息高管的解决办法,让公司法律纪律成了一纸具文,实乃司马炎刑赏两失。"
      司马光很同情晋公司,一是晋公司的老板们都是他的旁系祖宗,从血缘上看是有感情的,其二晋公司是历史上的汉族复姓开的独苗公司,在一统三国后实属不易。然而建立公司的老板竟然带头违规,这在历史上也是极少见的,历史上的公司建立者无不以法律为准绳,以道德为根基,从严治理公司,其目的也是让自己公司开的长久。司马炎却不是,他更像一位享公司日久的纨绔公子,对父祖留下的大家业并不上心、也并不重视,管理松松垮垮。由此司马光很不客气地评价这位责任心不强的旁系祖宗,他说:"创业之初而政本不立,将以垂统后世,不亦难乎!"
  司马光只是站在管理层的位置去分析老板,因为他无法坐在老板的位子分析老板,在西晋这种门阀利益渐渐固化的环境下,司马炎并不是不想改变,而是他无法改变,一他是个心胸宽广的平庸人,他不凶狠。二他不是改革家商鞅,他没有大智慧。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