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二部:短暂和平
  一 依样葫芦
  司马昭走了,儿子司马炎顺利接班,上台第一件事就是大赦公司,在司马昭死前几个月就大赦了一次,如此一年两赦,公司牢门也真的没必要上锁了。
      大赦从员工角度,是一种恩惠,而从老板角度考虑,其实是一种信用透支,和如今刷透支卡提前消费相似。不过如今刷了卡在规定时间之前必须还款,逾期不还者,就会被拉入信用黑名单中。而司马炎是大魏公司掌权人,他刷信用卡是不需要还的,他可以学习孙皓,当老板16年,大赦14次,如此肆无忌惮地爆刷,就看炎哥愿不愿意这么干!
      司马炎可不想这么疯狂透支,历史上所有开公司的谁不想公司经营的长久?信用透支虽说没有人催他还,但如果这么一直刷一直不还,日积月累,员工们会埋怨老板知法犯法,拿公司条款当儿戏,公司员工就会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自然会生乱象,便难以实现依法治理公司的目的,而公司经营时间也就不会长久。司马炎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很快兑现自己的刷信用卡后的承诺,那就是当上董事长第二年不再大赦。
  老板也算仁慈,基层员工已在两次大赦之间享受了多犯一次罪的机会,至于员工会不会操作,真的不能怪老板了,会玩的知道借机干掉仇人、某夜拿了刀入了有钱人家快速致富,进了笼子可能像武松一样被狱友奉为老大;不会玩的吃了顿霸王餐,被人打了一顿押进牢房,或者某人换了笔桃色新闻,住了班房还被狱友耍玩。


  大赦只是给作奸犯科的人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而基层员工都是良民,如何让所有良民得到真正的实惠呢?司马炎决定恢复民爵的赐予,民爵就是普通员工享有的爵位,这个称号据《汉书》记载,有八级,一级曰公士,二上造,三簪袅,四不更,五大夫,六官大夫,七公大夫,八公乘。而往上还有十二级,是九五大夫,十左庶长,十一右庶长,十二左更,十三中更,十四右更,十五少上造,十六大上造,十七驷车庶长,十八大庶长,十九关内侯,二十列侯。这十二级是授予公司管理层的。管理层十二级和普通员工的八级构成了二十等爵制、此是秦商鞅为了壮大秦公司实力,为公司积极向上的员工划分的一级级晋升的名称,如同军衔,它是以砍杀敌人数量和级别为晋升办法,比如没级别的白板员工砍一敌方小领导,晋升公士等,所以商鞅时代的每个人的爵位以及爵位所带来丰厚回报都是用鲜血换来的。到汉代时,民爵不再血腥了,成了高层奖励的一种荣誉,如同家户大门上贴了"光荣之家""优秀之家""极致之家"相似。而管理层的十二爵制后来以列侯为贵,员工们慢慢就以封侯为人生的最高追求了。
  曹丕、曹睿时代一共给普通员工颁发了四次,曹芳上台后,公司内斗争不断,公司外三方混乱,民爵赐予就中断了。员工享有这种爵位虽不能像管理层获得股份,但年末可以享受公司赐予酒肉、布帛之类的年终奖,此举也是在重振底层秩序,从而告诉普通员工,以前大汉公司以大晋的名字即将王者归来,大家将迎来一个太平盛世。
请多指教!

TOP

     当写到这儿时,第一本书也就结束了。
  也许有人会问,你的历史为什么这样写?为什么用公司?用老板?
       其实我可以反问,那我应该怎么写,一定非要用国家、皇帝的传统笔法吗?
       历史是什么,就是过去事情,而我们生活在现在,为什么不能用现在的方式写过去的事呢?在我的眼里,一切历史并非人物行径史,简化后都是经济史、生活史。笔者写史的想法就是希望不喜欢历史的人也能喜欢读历史,而不是仅限喜欢历史的人读历史。我完全可以用传统的笔法写,甚至能更传统一点,比如用文言文写作。但那样写的历史又如何能做到普及呢?历史终究是让更多人了解的,而不是让少数人研究的。古人说"读史可以明智",其实一个无法广谱的东西又能让多少人能明智呢?不能让多数人明智,那少部分的人明智就不是什么智,那极大可能会成为愚。
        有的人认为历史是严肃的,写它也必须用严肃态度和笔法,其实不仅是历史,所有的文字都是严肃的,它不取决于作者,而是读者,只是有的人看出了轻松和幽默,而有的人看出了苦难和无奈。就像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我写历史也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去探讨的,由于自己时间关系,也没有办法一心一意,集中精力去完成这项码字工作,为了尽量安心这套书,我只能推掉几家出版社的约稿,尽可能在这几年里把这套书写好。最后还是希望大家能多给我一点鼓励和支持,在此谢谢大家了,顺祝假期愉快!
请多指教!

TOP

司马昭走了,有的人纳闷了,司马昭成绩可以,而且积累父兄多年的成果,怎么会毫无新意地照抄曹操作业呢,他为什么不在有生之年坐上老板的位子呢?
  其实他心中有禅代曹魏想法,也付出了上位前的行动,只是他没有跑赢时间而已!
  公元263年十月,司马昭见蜀汉快要瓦解之时,便接受了公司管理层的劝进,当上了副董事长(晋公)。
  公元264年,蜀汉破产,手下邓艾、钟会死于内讧后,同年三月,司马昭地位更进一步,当上曹魏代理董事长(晋王),还建立了独立于曹魏公司的一套领导班子,也彻底撕掉了"司马昭之心 路人皆知"的牌子,让扫厕所的人都知道司马昭要当董事长了。当年曹操从副董事长到代理董事长经过了三年,而司马昭是五个月。
  为了笼络管理层,司马昭还恢复周公司的"公侯伯子男"五等制的分股方法,让管理层认可他的革命,可见司马昭已经成了一只巨大的寄生虫,曹魏公司不过是一枚吸完营养后的寄主,一枚象征性躯壳而已,虫子只要轻轻崩一下,壳就会裂开,自己就可钻出来。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他就等着坐老板位子了,可惜讨厌的时间带走了司马昭,让他无法去做自己,而去盗版曹操!
  司马昭在无奈中成了周文王!
  老板的新座椅已经做好了,办公桌擦得干干净净,也只能留给儿子了!
请多指教!

TOP

    说完,二人大笑,羊琇平时除工作外,也就留心去找公司管理方面漏洞和缺陷,并以很好的办法予以解答。又将问题和答案转告司马炎,司马炎也就把这些默记在心里,待到与父亲私聊时,便将这些问题和答案分别复读给他父亲。时间一长,司马昭觉得儿子司马炎并非虚有其表,还是有管理能力的,只是不太爱表现而已。司马昭心中的天平渐渐向司马炎这头倾斜。
       司马昭有想立司马炎思想,而公司中绝大部分高管们也是这种想法。山涛说:"废长立少,公司不祥。"山涛差一点为这事举例说明了。司马昭一个熟读古代历史的人,他岂能不知道古代废长立少,造成公司混乱的例子数不胜数,远的不说,近的就有袁绍、刘表。
       长幼有序,能杜绝公司争权隐患,除非哥哥能像周时代吴太伯,东汉刘强那样主动让位弟弟,让公司所有高管归心,服从弟弟,这种安全交接才能不会让公司将来处于混乱。如果哥哥未犯错误,也不让位,家长强行废长立少推弟弟上位,公司未来必然有兄弟阋墙、内斗之事发生。
         古代公司的老板们都忌讳废长立少,废长立少带来公司负面影响是巨大的,损伤公司实力不说,更有甚者,比如秦公司,废扶苏,立胡亥,公司直接关门倒闭了!
       司马昭担不起废长立少万一带来的严重后果,好不容易建立起来一家近乎大一统的公司,说什么也得好好经营下去,不能因自己的个人偏爱而毁了父兄和自己几十年苦苦打拼的产业。


    马仔贾充也向司马昭建言,说司马炎有老板的德行,不能更换。何曾、裴秀趁热打铁,说:"司马炎聪明神武,极有才华,而相貌非凡,天生老板威武相,岂能做一名普通高管呢?"
       司马昭见众人都有意司马炎,也不敢强行违了众意,又见司马炎虽才气不如司马攸,但气场强大,又得高管之心。于是在公司大会上宣布:立司马炎为下一届总经理、副董事长人选。
        公司上下一片欢呼!
        司马昭内心说不出自己有多喜悦,公司既将变更法人,司马氏将成为真正的公司掌门人,过去父亲和哥哥所有的担心的事情,我已经平安度过,这期间的苦和累又有多少人能明白和分担!
       司马昭沉默了!
       破曹爽前自己的惶恐,父兄临终前的嘱托,泪水中的迷茫,往事如风似雨!
       诸葛诞谋叛时自己的紧张,曹髦被杀后的惊险,往事如涛似浪!
       邓艾和钟会死后自己的从容,蜀汉公司归降的喜悦,往事如梦似幻!
       司马昭想着过去一幕幕,从无到有、从生到死、从现在到未来、从大地到蓝天,坐在公司总部里的他,看见公司所有管理层无不服从于他,无不听命于他,无不效忠于他,这一切父兄没有做到,自己做到了,父兄未尽的事业,已经圆满完成!
       巍峨的办公大楼、千万里的公司河山、在自己眼中,自己的脚下、心里,更在自己的手掌心上。
       这一切他做到了!
        然而生命是有限,愿望是无穷的,东吴公司还没有归顺自己,这一件未尽的事业,自己已经没有精力去打理了,留给儿子吧!
       人生未尽的事业如同圆周率,它是一个无限不循环小数,而人的生命却是有限的,用有限的生命去打造无穷无尽的事业,仿佛是一位数学家在推算圆周率!数学家生生不息,圆周率永无止境!
       对事业知足才能让人生充满快乐!
       司马昭的人生在自己的知足常乐的心态中走到了尽头,人终究会有那么一天!
      公元265年八月,司马昭走了!
     诗曰:灭蜀将亡魏,三分待统时,煌煌晋王业,唯心路人知!
请多指教!

TOP

      司马昭嘴上这么和马仔们说,心里还是有点不情愿,如将来选司马攸为继承人,未来公司祖宗牌上肯定有自己的一块,可是儿子司马炎这一支人将会撇在一边,司马炎的这一支子孙在司马攸子孙不出意外的情况下,会彻底无缘老板的位子了。人吗?都有些私心的,哥哥司马师固然功劳大,可是自己却不是吃白饭的,搞定诸葛诞,吞蜀汉,都是自己任上的杰作。至于哥哥和父亲的确夯实了公司地基,可是房子主体还是自己拉起来的啊!
        司马昭在继承人选择上的确有点小纠结,其实他也不用太在意,二人都是司马家的子孙,都是自己的骨肉,为虚名争来争去也没什么意思!未来祖宗功德碑上肯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大儿子司马炎可不这么想,弟弟如果接班父亲,他就是未来老板。公司人都知道,谁接班,谁将来就是董事长,谁接不上班谁就是未来名誉董事(王爷),名位悬殊太大,青史留名也有先有后,老板都在史书前头,而名誉董事还不知去书后面哪个角落里呆着呢?至于某些看书心急的人能不能把书翻到后面看还是另一回事。我司马炎作为嫡长子,完全有资格去接班,说什么也让将来写我传记的人,把我写在前头!
        司马炎有决心,却也有资本,他能力虽不如司马攸,有一样东西司马攸没有,就是自己异常的相貌,当年他爷爷司马懿因为有异相,差点让曹操动了刀子,如今司马家再出异相的人,曹家再也没有人敢下刀子了,执刀的权利早已收归了司马家。
         司马炎有什么异相呢?一是双手过膝,二是立发委地!双手过膝和双目重瞳一样,都是古代老板级别的人特有的异相之一,刘备老板就是双手过膝的,至于立发委地,当年曹睿老板也具有这项功能。这两项综合在一起,让公司上下觉得司马炎不同寻常。如果司马炎是个故弄玄虚的造假高手,立发垂地这一项,完全可以制造出来,那就是理完胎发后,一直蓄发不剪,长到如今三十岁,头发拖到地是完全可能的,但双手过膝,这种长臂猿式的胳膊,在当时科技不发达的情况下,造假颇难!
        司马炎对自己这种不同寻常的生理发育问过公司清谈大家裴秀,裴秀能谈天说地,似乎是个无所不通的人,可是那时候不注重科学,对于生理遗传、基因变异这类现代医学范畴的知识,他是无法去涉猎。
        裴兄也只能用当时的目光,认准生有异相的人就不是平常人,不是平常人是谁?肯定是老板级别的人!裴兄见司马炎具有刘备、曹睿二人结合的异相,认准了司马炎必是老板之流,决定力挺炎哥!
  如果按现代科学来解释,这一段历史是杜撰的,但史书上这么记载了,我就写出来了吧,就当找个乐子吧!
       司马炎小时候玩伴羊琇也一直为其能当上未来老板卖力策划,羊兄当然也不是白干,他和司马炎喝酒闲聊时就说过:"炎哥,将来你当老板了,可得给我个公司肥差。"
       司马炎笑着回答:"陈胜都说苟富贵勿相忘,何况我俩这关系。"
        司马炎继续说:"但你得帮助我上位啊!你看我爸一直在我和我弟之间徘徊,我也担心将来可能是我弟坐上我爸位子。"
         羊琇说:"这个我会想办法的,大家同心齐努力吧,一定得把你推上去。"
           司马炎道:"好的,多谢羊兄了。"
          羊琇笑道:"哪里哪里,你不富贵,我也没有前途啊。"
  正是:子不知,吾门待子门而大。
请多指教!

TOP

  六十一 基业已成
        
        曹魏司马昭自兼并蜀汉后,他无法学习孙皓年轻任性了,他突然感觉自己老了很多,五十多岁的人,两鬓如霜,顶发已从过去的黑夹白,变成了白加黑,皱纹也平添了不少,饮食虽然调配的很好,可是自己思虑一直在增加,有时不免心烦气躁,胸闷异常。
        司马昭心想:自己的确是老了,十六年前父亲诛灭曹爽时,他老人家才七十出头,却有使不完的精力和气力,自己如今才五十几岁,身体却不如父亲。想到这儿,他似乎有退休的意愿,在退休之前,得把继承人选好。
        司马昭和王夫人生了五个儿子,三个早夭了,养大成人的只有长子司马炎和次子司马攸。司马攸早年便过继给伯父司马师,司马懿在世之日,非常器重司马攸这是个孙子,司马师去世时,十岁的司马攸哀恸之情形,让吊丧的人无不泪流,众人也认为此子极孝。司马攸长大后好读书、亲贤才,文章书法俱佳,被誉为年轻人的学习榜样。人们都这样教育自家孩子:"你看人家司马攸,你咋不向他学习。"然而受教的孩子却不敢回言自己父母:"你咱不学习他爸妈。"
         司马昭也极喜欢这个孩子,虽然现在他是他哥的孩子,司马昭也总认为如今曹魏的公司是他哥一手打造出来的,常和自己马仔们说:"这公司是我哥的公司,我不过是暂时打理,我百年后,公司的一切还得交还给他儿子司马攸。"史书上说:天下者,景王(司马师)之天下,吾摄居相位,百年之后,大业当归攸。
        明明司马攸也是他儿子,为什么司马昭要这么说呢?
       凡是看过族谱的人都知道,某人无子,立宗族中兄弟儿子为子,那此子就是某人之人,这不仅在社会上承认他们为父子,其谱上也会留下"书面证据",这个儿子无论是法律道德上还是家族内部中,都属于养父母的正式儿子了,他拥有养父母的财产、爵位等所有继承权。
请多指教!

TOP

       可是二人对孙皓是有引荐之恩的啊!但孙皓作为历史上暴君,暴君的特点之一是:在公司层面上,他的心里没有恩,如果他还有报恩的心态,他就不满足暴君的条件。你见过秦始皇报过什么恩吗?他报恩的方式便是用屠刀砍杀。
       张布,濮阳兴走出公司总部建业城,他们感叹着前方的路些许漫长,曾经的公司高管,如今的流犯,却要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远方,他们的苦累可想而知,然而相对苦累,是自己的迷茫,是未来不确定的迷茫人生!
  路两旁的树木有些光秃,田埂上的茅草已被割尽,潮湿的田垄沟里结满了冰花,远方的山翠色暗淡,沉闷的冬季在乌鸦"呱"的一声中透出肃杀的凋零,他们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不一刻便冲到他们面前,随着"吁"的一声长啸,孙皓派来的使者跳下马来。
  "二人请止步。"使者推手示意道。
  二人心中一惊,互相看了看对方,狐疑带些凄凉。 "老板命我等带来一壶酒,请二位喝完再上路。"使者说。
  他们没有想到老板竟然会玩这一手,其罪不足诛,为何还痛下杀手呢?
  他们不想死,他们还想着某一天老板回心转意,会再将他们召回来,既便是当一名普通员工,他们也愿意!
  可是老板孙皓似乎更爱惜公司粮食,而不爱惜他们,他们已经太多余了,多余的碍眼,实在不想见到他们,只能再见吧!
  正是:君恩似海深,海深没臣身。臣身到来世,来世做小民。
  孙皓杀掉二人似乎并不过瘾,干脆把二人家族灭了!

      张布、濮阳兴泉下有知,一定会后悔当时为什么被万彧花言巧语所骗呢?其实也怪不着万彧,万彧将来也是受害者,怪只能怪,孙皓会装,会隐忍,具有当老板的潜质,他能骗掉所有人,也能干掉所有人!
         孙皓刚稳定好位子,司马昭就命令当年寿春被围,投奔曹魏的东吴前员工徐绍、孙彧送来书信,信的核心内容是:停战修好、保境安民。
        孙皓见书信是东吴公司两个叛徒送过来的,心内有些不爽,但又碍于两家公司"双方交好、不斩来使"古条例,只好忍着不发作。孙皓作了封回信,让自己手下两个高管伙同徐绍、孙彧回访曹魏。
        几个人走后,孙皓听到某人密言,说徐绍自在曹魏住了几年,喝了点外公司墨水,如今奉曹魏之命回来后,溜得一嘴曹魏屁,口口声声说曹魏比东吴公司管理先进,人员配置好、领导还有方。
        孙皓本来就看徐绍这种投机、不忠于公司的人有意见,如今又听他人这么一说,怒火中烧,急命公司保安,快速追上徐绍,带回此人!
       徐绍一行人已走到濡须(今安徽巢湖境内),即将渡船过界,保安们赶到,说:"徐兄留步,老板有话忘了交待,需当面嘱咐,其他几位先行。"
        徐绍就这般稀里糊涂地又返回东吴总部!
       老板面没见上,只见到一把鬼头刀!其东吴家中的人全部被迁至公司偏远地区!
请多指教!

TOP

     他们已经管不了曾经的诺言了,因为他们宁愿负孙休,也不能负公司!
        可是濮阳兴、张布再没有想到他们接受万彧推销的产品试用后,竟然让他们连同万彧、朱氏都倒了大霉!
  人吗?眼睛都长在同一平面上,是没有前后眼的!
         大家决定迎立孙皓,孙老板时年二十三岁,正是青春无限日,活力四射时!
        上台第一件事,便是嘉奖公司管理层,给予普通员工恩惠。史书载:发优诏,恤士民,开仓廪,振贫乏,科出宫女以配无妻者,禽兽养于苑中者皆放之。
       这可是一派贤明老板的作风,可惜好景不长,很快风向突变!
        孙皓八月份上台办了些实事后,九月份后,员工们才发现孙老板上台做的一切并非他心甘情愿,他的内心深处原来有一个很大黑洞,这个黑洞足以吞噬东吴公司的一切!
       孙皓很快将朱氏恢复以前称号,他可不想让自己这个有老娘的人认自己婶母为妈,朱氏从太后变成了前皇后,也让孙皓在家族这一处自由了。为了安抚朱氏失落的心情,又将孙休的四个儿子全部做公司名誉董事。
  孙皓接着追任他爸孙和为老板,如此也让自己位子名正言顺,同时告诉所有人,现在的一切并非你们送的,而是我不过将父亲丢失的东西找回来而已。我可不是我叔叔孙休,是公司管理层拥立才做上董事长的,我是孙家第三代嫡系传人,这个老板位子本来就归我!
           位子坐稳了,孙皓便发扬自己的纨绔精神,粗暴骄横,小酒天天有,美色天天收。
        原来所有的隐忍只是为了今天的放纵!

      濮阳兴和张布见新上台的老板行事,从励精图治变成骄奢荒淫,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弯,二人追悔莫及,想着和以前孙休相比,简直是蚯蚓和龙的对照,一个地下,一个天上。这样下去,东吴公司只怕也像蜀汉一样经营不长久,此时他俩也不想孙皓能成为高配版的孙策,他们只希望孙皓能成为低配版孙休。
  人的要求总是在梦想期望中会越来越高,而在现实失望时会越降越低!
  可是孙皓呢?他才不管二人有什么想法,因为他谁都不像,他是孙皓,一个权力欲极强、一个六亲不认、一个充满杀戮的公司机器,一个此肩桀纣的暴君!
        濮阳兴、张布二人祖上好不容易积了点德、烧了柱高香,保佑自己贫寒子孙爬上了公司高层,遇上了孙休这个懂得感恩的老板,他们过了几年好日子!
        如今孙皓上台,决定终止二人快乐时光!
        十月份,孙皓收到公司某人密报,说:"张布、濮阳兴深怀怨望,对老板不满。
    "
       十一月初一,濮阳兴、张布依然像往日一样列席公司朝会,孙皓"嘣咚"一声拍了下老板桌,立马冲入几个保安,将二人绑缚,二人相视苦笑!
        孙皓下令:"罢免二人公司高管职位,废为普通员工,迁徙广州分公司,不得有误!"
        保安们像牵牛一样,拉着二人缚绳拽了出去。
        二人以为还能活下来,谁知孙皓为了证明自己是历史上狂暴之君并非浪得虚名,决定干掉二人开启自己别样的人生之路!
请多指教!

TOP

        孙休为了让张布彻底把吊着的心放下来,暂停了让人陪读功能,看书时也不再让韦昭和盛冲过来帮忙说书了!
        张布的危机在老板无限信任的基础上化解了,他在孙休时代也算是个有福的人,他跟对了人,干对了事,可是他没有想到更大的危险会向自己袭来,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
         如今孙休已死,临终托孤于濮阳兴,让濮阳兴像诸葛亮一样辅佐自己儿子,可是濮阳兴除了姓氏是和诸葛亮同为复姓,其他诸如能力、智力方面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很快濮阳兴会做出他不是诸葛亮的第一步,也只有这一步!
       孙休儿子是个儿童,立一个儿童为老板,东吴在蜀汉已亡、内部交阯分公司搞分裂的情况下,极为不便,公司管理层认为必须立一个成年老板,成年老板能处理公司事务,而儿童老板除了尿床拿手,处理公司事务实属天方夜谭。
          公司中层万彧想到了自己的好朋友孙皓,于是向濮阳兴、张布建议,立孙皓为新一届董事长。
  孙皓何人?其爷爷就是东吴第一任董事长孙权、父亲孙和。孙和孙霸两人为争老板继承人,弄得一死一伤,孙权临终前昔,追悔自己在儿子身上犯下错,为了弥补过失,又准备立孙和为公司继承人,后经孙峻、孙弘等人强烈辩驳,才让孙亮安全接班,孙和后来被迁到长沙分公司辖区内。因孙和娶的媳妇是诸葛恪的外甥女,民间谣言孙和还会复出,孙峻剪灭诸葛恪后怕再生祸乱,顺便把诸葛恪亲戚孙和也铲了,孙和媳妇张氏也就自杀了,孙和死的那一年孙皓才12岁,孙和的几个儿子都是孙皓亲妈何氏抚养长大,可见孙皓是年少失怙,他是公司内斗的受害者。

   然而有的人被某物所伤就会惧怕某物,比如孙休的夫人朱氏(小老虎姐的女儿);而有些人被某物所伤却想着去征服某物,比如孙皓。年少的孙皓虽然被权力害的父死嫡母亡,但他似乎对权力产生一种特殊的癖好,当某一神棍相他面相大贵时,他是暗地里大喜却不敢泄露,为有他住处的经理万彧知他非常人,两人关系是极好。万彧后来调离乌程,任职总部,如今机会来了,他决定拉一下曾住在自己辖区内的好友孙皓。
        孙皓能具有当老板的潜力和能力吗?答案是肯定的,一他是孙和的儿子,二孙皓面相极贵。三,孙皓才识明断,像他大爷爷孙策。四,好学,遵守公司纪律。五,他是成年人。
      万彧的第一次推销,没有成功,万彧就像一位推销保险的人,把孙皓当作自己心爱的产品,一而在再而三的隆重吹嘘,如此反复数次吹,濮阳兴耳朵被万彧口中的热风吹软了,他也就忘了他的初衷。他的确不是东吴诸葛亮,他叫濮阳兴,是兴隆公司的,不是照亮孙休儿子的,于是他和张布合计,向老板娘朱氏提议孙皓当老板。朱氏这个人一点不像她妈孙鲁育,她妈热衷权力,却不幸死在权力斗争中,如此经历,也让她厌恶了公司人员之间的勾心斗角,她对权力的杀母之仇相当不爽,她厌恶了权力,厌恶了管理公司。朱氏说道:"我一个寡妇,不知公司安稳危机的,假如立孙皓对公司未来发展有帮助,那就立他吧!"
        二位就等着朱氏发话,朱氏说立谁就立谁,其实公司立个小老板,公司以后的权力还不是掌握在他们手里,可见濮阳兴、张布权力欲望并不强。他们没有独断专行,还是具有民主精神,当然他们的初衷也是想让公司能一直开下去,立一位年轻有为的老板更是符合广大民意的!
        三个人都同意立孙皓,只是辜负了地下"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的孙休!
请多指教!

TOP

  六十 孙皓来了
          孙休这位老板,上台搬倒了孙綝,后又减轻了普通员工税负,也算意气风发了一下。不过他更多的时候就像一位坐在台阶上的老人,望着夕阳西下。他公元258年冬季上台,公元264年夏季去世,执政公司不足六年,这期间只干了两项重要外业,一是在蜀汉公司快瓦解时骚扰了一下曹魏、二是想吃蜀汉未能成功;其他时间更多热衷于公司内业!然而曹魏公司在这六年里,办了很多事,公元260年杀曹髦,262年杀嵇康,263年吞蜀汉,曹魏公司办的大事是一件接一件,司马昭还没机会试试孙休当政的公司外业能力,孙休"拜拜"不说一声,长眠休息去了!
       孙休这几年享受着太平时光,这也是守成老板的福气,在吃喝的同时,也看看书,却依然戒不掉自己打野鸡的爱好,公司高管们不太理解老板这种怪异的嗜好,说:"野鸡这种小动物,有什么好在它身上浪费时间的?"高管们的意思是如果老板喜欢打猎,去射杀山中白额虎,才能彰显老板雄风,偷杀野生小动物不算什么本事。孙休却说:"野鸡虽然是小东西,但它比人还耿直,所以我喜欢!"孙老板把野鸡和家鸡混为一谈,似乎也准备将鸡的五德贯名给野鸡了!
       可是你把耿直的东西都射杀了,怪不得如今东吴公司佞幸丛生。
  总经理濮阳兴本是会稽分公司经理,因孙休当年曾住在会稽,两人关系玩的不错,孙休当董事长,濮阳兄就当总经理。而另一高管张布灭孙綝有功,又早年跟班自己,孙休没有忘记这位鞍前马后、出生入死的兄弟,张布也在公司当任要职。
      这两个人有权力后,也不想着怎么振兴公司,他们只想着如何讨好老板,如何让公司一团和气,东吴公司员工对二人佞幸庸碌的行为表示失望,可是老板却喜欢他们,因为老板孙休是个不忘本,懂得感恩,是个怀旧的人!

     孙休看书时,是和公司里饱学之士边看边探讨,文学博士韦昭、盛冲经常伴读。这两位博士文化高,性子直,高管张布怕二人在和老板独处的时间里,关起门不好好学习,搞背后说自己坏话的小动作,于是劝老板不要让这两个人陪读。
       孙休似乎知道张布的心思,说道:"我是一个爱玩的人,也是一个爱学习的人,我恨不得博览群书,韦昭他们二位主要讲些书上的事,也没有什么不妥啊!如果你害怕他俩说公司有奸匿小人,这些事犯不着他们说,我也清楚!"
        张布听完老板的话,赶紧陪不是,回答道:"我也没私心,我害怕他们从学业中说出公司用人不当,影响公司人事,从而妨碍公司大业。"
       孙休说道:"学业和公司大业虽说不一样,但也不互相妨碍,你认为有妨碍,那是你个人见解,你没有错;但我认为不妨碍,是我的个人见解,也没有错。可是亲,其实你没必要以你个人想法去剥夺别人想法!"
  此语一出,犹如篮球比赛读秒时段三分绝杀!
       张布闻言大惊失色,不再说话,迅速下跪磕头。
        孙休继续说:"我只不过把话说明白些,你磕什么头啊!公司上下谁都知道你忠诚,我今天能坐在这个位子上,也是你的功劳。至于以前就不用说了,就拿今天这事就能看出你还是以前的你,你没有变,希望你能发扬善始善终的赤诚精神,为公司发展一如既往!"
        张布心里想:"我捧了老板碗,受着老板管,我哪敢得罪您啊!"
       张布说道:"我一路跟随董事长,略有微功,我一定会保持自己状态,为公司的发展添砖加瓦!"
         张布的确害怕那两人在老板面前揭自己短,时间一长,公司红人地位不保不说,说不定还得提前内退,到时权力没了,工资奖金也会下调,那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了。
        孙休也知道张布是忠心无二的,至于能力又是一回事,其他贪点、拿点也不算什么。一个忠心平庸的高管比一个有野心的高管让人放心多了,东吴这几年野心高管之间内斗,把公司搞得人心惶惶,实力大减,现在公司绝不能让野心高管上台,公司现在需要的是听话、不需多大的作为的管理层,当前公司最需要的是稳定!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