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后人认为刘禅为了保命,才不得不装作智力低下的人,来躲避亡国之君难以善终的悲剧;但大多数人认为刘禅就是个蠢材,比如罗贯中是这么说刘禅:追欢作乐笑颜开,不念危亡半点哀。快乐异乡忘故国,方知后主是庸才。还有搞笑的人认为刘禅小时候被他爸刘备摔坏了脑子,长大后进化成这种吃喝玩乐很在行的人。总之刘禅乐不思蜀的故事让人叹息,其实我们从刘禅生平事迹来分析,刘禅并不傻,他是个平常的人,是一个老实人,是一个会照顾自己生活的人,偶尔有一丝亮点的人!
       刘禅的结局不算太坏,在洛阳有的吃有的喝有的玩,做了个闲人!东吴老板孙休可不羡慕刘老板现在的生活,他在刘禅投降时,撤走了援助蜀汉的人马,后得知邓艾、钟会在内讧中而亡,他又命人调转马头,准备兼吞蜀汉!
       东吴的人决定从刘备去世的永安进入蜀汉,永安的经理罗宪此时已收到老板刘禅的手谕,令其归顺曹魏。
       罗宪对着手下们说:"我们公司已经停业了,东吴公司不体恤我公司的关门之苦,反而落井下石,这样做有意思吗?我们宁愿听从老板命令归顺曹魏,做一个有情有义的降人,也不屈服不仁不义的东吴!"
  说完,一边命人去曹魏求救,一边加强防守,抵御东吴入侵。
  东吴第一轮进攻被罗宪打的大败,孙休大怒,小小的永安,刘备葬身之处,岂能拿不下,再命陆逊之子陆抗调集精兵强将,协助前一轮人马继续猛攻。

  曹魏的救兵好像在考验罗宪的忠心,迟迟不来,永安被东吴人马团团围住了六个月,可是围城方面的确不是东吴的特长,昔年诸葛恪几万人围新城几千人,围了三个月也拿不下来,而今也是几万人围永安六个月,也攻不下来。东吴真的要交点学费,好好学习攻城专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东吴的水军是三家公司里的顶级的,如果再把这项技艺学好,那曹魏还怎么混呢?
  人都有长处和短处,公司也有专长和弱项,就像你有矛,他有盾,你的矛锐利,他的盾坚固。
  这其实是一种生存平衡,一种耐以持久的平衡!
  救援久久不来,永安城里的员工在外围被困的情况下,食物和水供应紧缺,员工们半饥半饱、神情紧张、体力透支,渐渐出现大面积的伤病!
  永安城变得危在旦夕,有人劝罗宪经理弃城逃跑,罗宪说:"要跑我还等到现在吗?兄弟们都仰仗着我,才能坚持到现在,我若只顾自己安危,弃了大家逃跑,我岂不成了天底下无耻的小人了。"
  "城在我在,城亡我亡。"罗宪坚定地说道。
  这种抵抗到底的精神颇有田单存齐的决心!
  司马昭得知罗宪被围,面对困境,坚守岗位,也不投降东吴公司,是大赞罗宪忠义,于是命荆州经理胡烈带人相救,东吴见曹魏援军到来,机会已失,只好撤退。
  正是:蜀中若有永安志,刘禅无须去洛阳。
  孙休见小小的永安、刘备葬身之地都吞不掉,本是龙体欠安的他,一时狂怒暴躁,继而突发中风,卧倒床上,话也说不出声,示意下属手书召总经理濮阳兴。濮阳兴急急来到孙休床前,孙休手指自己儿子、公司未来的继承人孙某(孙休几个儿子名字很生僻,打印不出来,这个儿子是雨字头,下面一个单字),示意其向总经理行下跪礼,礼毕,拽着濮阳兴胳膊、再指儿子,用哑语相托,似刘备托孤诸葛亮。濮阳兴感动的赶紧下跪,眼中流泪,说:"一切听董事长吩咐!"
  孙休体会到什么是孤家寡人后,含恨驾崩!时年三十岁!
请多指教!

TOP

   司马昭兼并了蜀汉,威望大增,公司股份随之上调,职位继续上升一级,自此距董事长的位子只差半步,司马昭的事业已至人生巅峰了,史书载:进晋公爵为王,增封十郡。
       司马昭成了东汉公司末年的山寨版曹操,这个山寨货质量很高、地盘也大,比正版还有杀伤力和创造力,他兼吞了曹操一生没有吃下的蜀汉公司!
  司马昭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收购东吴公司,完成天下公司一统的大业。
      当务之急,得先把刘禅这个金字广告牌安放好!
  刘禅没有想到自己交上公司大印后会发生这么多事,幸运的是自己没有摊上。他无法去理解自己的职位是如此的唐僧肉,明知吃了并不能长生不老,还可能早死,甚至灭族,可是那些人还要拼命尝试,这一切到底为什么?刘禅不想再去多想,他已经从职位上退休了,他的公司已经被更大的一家公司收购,退休养老金已经有负责收购的这家公司支出。
       刘禅带着自己的家属迁往洛阳,经历了一场骚乱变故后,刘禅曾经的下属们已经不再把他当作老板了,那些人各寻各的高枝儿,只有卻正和张通一路上陪着刘禅,还以过去的礼仪尊敬着这位没有任何权力的老板,刘禅很感动,此时他才体会"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这句活的真正涵义。只是在危难时刻才能看出人的真心,所谓"一死一生,乃见交情;一贵一贱 ,交情乃见。原来多数人都是势利的,当年我拥有权力和财富时,他们靠近我,如今我无权无钱时,他们就"众鸟高飞尽"了!
       刘禅来到洛阳,司马昭划了一些公司股份,他曾经的手下也安排了工作,分发些股票。司马昭给刘禅接风,宴请蜀汉公司老板和高管,宴会上特意安排一栏蜀汉民族风情的歌舞,高管们"故国不堪回首",不忍观看,刘禅却津津有味地欣赏着!

    司马昭对着身边的贾充笑道:"人之无情,乃至如此啊!即便诸葛亮在世,也没有用的,何况姜维!"
        贾充回答道:"如果不是这样的人,领导如何能吞并他的公司呢?"
        司马昭大笑,说:"是啊,刘禅果然是传说中的庸才!"
  过了一两天后,司马昭又宴请刘禅,会上问道:"刘兄,来洛阳多日,想家吗?"刘禅回答道:"在这儿挺快乐的,想什么家啊!"
        司马昭大喜,这种人简直就是快乐的源泉啊!
       司马昭看似以人为乐,认为他不如自己,可以逗自己开心,好像某些嘲笑耍弄智力低下的人。其实他也是在试探一下刘禅可有其他想法,不料刘禅全无心肝,如此配合。刘禅的搞笑的行为让司马昭乐的揩眼泪,却让刘禅过去的手下郤正(郤:音隙)心里滴血,一个曾经的董事长如今成了一个戏台上的小丑,实在难以接受,于是悄悄对刘禅说:"假如下次总经理再问,你就闭着眼睛作悲伤样说,先人坟墓在蜀地,天天思念,好想回去。"
        过了几日,司马昭又一次问刘禅可想家,刘禅用郤正教的话去回答,司马昭说:"这话有点熟悉,是不是郤正告诉你的。"刘禅没等司马昭落音,说道:"正是正是。"宴会上曹魏的众高管大笑,有人入口的酒直接喷出、有人吃下的肉差点卡住喉咙,刘禅这个开心果点燃了宴会高潮。
请多指教!

TOP

骚乱持续多日,卫瓘用面包和刀剑相结合,才稳定了局势!
        真是不在沉默中死亡、便在沉默中爆发,只是这种爆发伤了不少无辜的人。
        钟会已死,邓艾的手下突然想到邓艾是受害者,是无辜的,不能让他再去买单,应该把他从槛车里救出来,让他回成都统领大家。此时的邓艾已经走出成都多日,快马追回来也是可能的。
         营救邓艾消息传出,卫瓘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妥,邓艾可是自己亲手抓的,而邓艾的罪行,自己也参与核定,如果这个时候,再放他回来,邓艾会不会埋怨自己,而展示刀法呢?再者即便老邓不亮家伙,将来领导面前对质,自己也是不利的,小则丢职位,大则掉脑袋。放出邓艾就是放出老虎,说什么也不能放,最好还得和钟会下场一样,就死无对证了。
        但派谁去做掉邓艾呢?卫瓘想到田续,一个差点被邓艾砍了的人是最合适了!
        卫兄将田续叫来,说出任务,同时说了一句:"可以报江油被侮辱之仇了。"
        田续心中的炸药包被卫瓘这根导火索点着了,很快邓艾和儿子的人头献给了卫瓘。
         钟会的秘书杜预认为卫瓘的做法极失风度,对大家说:卫伯玉一个大名士,身望挺高,对下属不用正招交待,而是用小人的方式,他就没个领导样,这种人将来只怕⋯⋯!"
  杜预没有继续说了,潜在的台词是老卫将来下场不会好的!
  杜预何人,钟会秘书、司马昭的妹夫、司马懿女婿,一个刚刚摆脱死亡游戏的智慧人物!杜预之所以叫杜预,也是名不虚传的,他的预测也是很正确的,卫瓘后来结局正如他所料,也死在自己手下人的刀下!
         可是邓艾必须得死,又不能卫瓘亲手去杀,只好用这种仇杀方式了,老卫也是迫不得已啊!
         卫瓘杀邓艾,并没有站在公司角度,是处于自己私利的行为,可是司马昭总经理也没有觉得不妥,他反而很支持卫兄的行径,在他心中,卫瓘的行为就是公事,为了证明卫瓘的做法完全正确,还命人把邓艾留守在洛阳总部的其他儿子斩草除根,将邓艾的老婆和孙子辈迁徙西城(陕西安康)分公司。


  五十九 乐不思蜀
        卫瓘这把大砍刀,一下砍了三个顶呱呱的人物,这三人也算老虎级别,卫瓘就这么偶然地当上了打虎英雄,杀掉这三人,总经理的专车还没到长安,恰如司马昭自己所料,蜀汉就稳定了。老卫干的不错,不需要老总亲自出马,这种人才,未来升职之路一定是平坦而光明的!
       钟会死后,由于是反贼,大家看到他的尸体只能绕道,收尸专业户向雄看不下去,再一次登场,上次他以王经手下的身份,葬了王经,这次又以钟会下属的名义,将钟会殓殡而埋。司马昭生气了,召见向雄,怒道:"上次你为王经之死大哭,后来又收葬他,我当时认为你是个仁义之士,没找你麻烦。谁知你还越干越有理,这次公然为一个叛贼收尸,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坐牢?"
        向雄见司马昭怒气冲天,也不害怕,而是义正辞严地回答道:"过去仁德的周文王掩埋无主的骨骸,他是想把仁德浸入朽骨之中,也没听说他先问这个死人有什么功过,再去考虑埋还是不埋?如今公司法律已经处理了钟会,我收葬钟会出于道义,是道义让我这么做的,法令在上,教化在下,为什么让我违背生则理、死则葬的常理呢?如果你真的仇视死人让他们尸骨喂野狗,来体现自己仁德,岂不让人惋惜!"
          司马昭听完后,转怒为喜,对向雄说:"向兄,吃完饭再回。"
请多指教!

TOP

    钟会大惊,赶紧回去对姜维说:"员工准备造反,攻击我们,如何办?"
       姜维很冷静地回答:"那就杀呗!"
  此时钟会才意识到最先该杀的是那些囚禁的人,这些被关押的人才才是祸乱之源,于是当机立断,命人干掉这些家伙!
        这些被关押的人已经早有准备,他们用案几把门顶的死死的,钟会的人根本杀不进去!
       外面胡渊的人有的火烧大门,有的架上云梯,争先恐后地冲进办公大楼,一时间他们如发现食物的蚂蚁,密密麻麻地冲了进来!
         钟会的人这边杀不了囚禁的人,外面胡渊等人又杀了进来,他们成了铁板烧上的鱿鱼,等着被夹被烤。
        骚乱的人越来越多,火光冲天,箭矢乱飞,很多人被射成了串串。
       囚禁的人听闻外面人已经杀了进来,他们门也不守了,抄起案几、卸下桌腿,冲了出来,与外面人来个里应外合,将钟会的人从铁板烧变成肉夹馍。
       姜维握上剑,带着钟会贴身保镖与众人大战,作乱员工太多,虽砍死砍伤五六人,但终是寡不敌众,被众人所杀。丘建见姜维已死,想阻止大家杀钟会,说:"留下钟经理性命,交给总经理处置。"众人早把丘建推倒一边,乱箭齐发,钟会遂亡。众人已经杀红了眼了,在他们心中,苍蝇蚊子都是碍眼的,飞鸟也是讨厌的,凡是有生命的生物都得死!
       姜维、钟会已死,这些作乱之人也不停息,他们将怨气全部撒了出来,抢掠的抢掠、砍杀的砍杀、放火的放火,繁华似锦的成都弄的乌烟瘴气。
       死于这场骚乱的名单有:姜维、钟会,刘禅儿子刘璿、姜维妻与子,以及数百保安和员工。
  诗曰:
       洛城冬才去,成都春未醒。
        姜维情失尽,钟会魂飞清。
        梦忆家乡水,恨听角鼓声。
        乱花凝血碧,筑得晋宫成。
请多指教!

TOP

  这段时间,钟会一直逼迫卫瓘,让他做自己的副手,卫兄书法很好,一个与钟会相同爱好的人,钟会是不忍心用刀去砍他。他希望卫瓘往自己身边靠,可是卫瓘是有家有室的人,如果从了钟会,司马昭会不会让卫瓘变成钟会,光棍一条呢?
       卫瓘可不想从什么都有到一无所有,这样做不仅让人伤心,也会让自己活下来毫无意义!跟班司马昭我能得到我所要的,跟班钟会却要冒极大的风险才能得到自己所需要的!
      未来清晰的如一幅水墨画,除非自己疯了才会跟着钟会谋反!
      卫瓘和钟会关上门一直密谈,胡渊等人不敢冒然行动,他怕砍钟会的同时伤了卫瓘!
       而钟会拉拢卫瓘不成,姜维在一旁是恨不得先剁了卫瓘,他心中怨恨道:"这个卫瓘必坏我大事。"
       钟会好说呆说也搞不定卫瓘,只好让他去劳军,毕竟领导们几天闭门不出,也容易让下面人生疑。
       卫瓘心里是想快点逃出这个笼门,但又怕钟会是故意说假话,于是对钟会说:"你是经理,还是你自己去吧。"
       钟会说:"你是监事,应当先去,我随后便到。"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卫瓘说。
       卫瓘刚出办公楼大门,钟会一想不对,出去了万一乱言岂不坏了大事,于是赶紧唤他回来。
         卫兄一听有人唤回,急中生智,立马来了个目眩倒地,对唤他的人说:"兄弟,我这段时间,头⋯头昏病复发,请扶我回房休息⋯休息一下。"
       来人大吃一惊,忙将卫瓘搀扶回房,服侍上床躺下,一人急急回禀钟会,另一些人继续看管老卫。卫瓘又趁上厕所机会,喝了些浓盐水,瞬间恶心不已,大吐不止,很快弄得自己发成团,脸结壳、眼生屎、衣成斑,精神萎靡,喘着粗气,卫瓘本来体形就瘦,一身排骨,如男版黛玉,风都可以吹倒的人,这么一吐更憔悴了,他就像一位龌龊不堪的乞丐、更像一位突发脑出血的病人!
  正是:莫觑人生排泄,厕所大有文章。

  服侍人员赶紧向钟会报告,钟会听闻后,便派医生和亲信探看,两人看了看老卫垂危的样子,脉也不搭、舌也不察、话更不需问,回去急急告诉钟会,可能要安排一下卫瓘的后事。
       钟会没料到卫瓘未死于邓艾之手,却被突发疾病害得客死异乡,真是人生无常、世事难料,也渐渐对这个尸居余气的人放松警惕。
      傍晚时分,卫瓘趁身边人松懈,不再盯睄自己,于是抓住机会,从床上跳了下来,迅速写好讨伐钟会的檄文,赶趁着夜色溜到胡渊那儿,随即召集曹魏精英员工,宣读檄文,众人热血沸腾,急着想把钟会拉下马来!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中午,胡渊带着大家敲鼓打锣,手执武器来到钟会办公大楼门外!
  钟会正准备给姜维的部众分发武器,听闻外面鼓噪之声,还以为外面哪儿可能失火了,跑上城楼一看,胡烈的儿子胡渊带着员工们持刀执矛,握剑搭弓,要往自己大门这儿冲来。
  乱兵来了!
请多指教!

TOP

  丘建本隶属胡烈,后骁勇善斗,胡烈就把丘建推荐给总经理司马昭,钟会知道丘建勇猛,也就请总经理下放丘建做自己的贴身保镖头头,司马昭同意,丘建就成了钟会的手下,钟会极信任丘建!
         丘建听罢卫瓘之言,内心有些纠结,胡烈、钟会都是自己的恩人,在二人之间做取舍,如同老婆和妈落水了,自己先救哪一个。其实他心里是多么希望这是一道双项选择题,然而现实却只有一个正确答案,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胡烈曾经对自己帮助最大,他是在自己籍籍无名时发现提携了他,而钟会不过是在自己成名的基础上添了一把火,好像牛顿所言:我之所以成功,是因为站在巨人肩上。再者钟会的囚禁人的做法是有违道义,也是有违所有员工心声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胡烈的危险是需要及时出面解决的,钟会目前却没有危险。想到这儿,丘建也就有自己答案了,他可不想目见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人即将死于非命,于是趁着在某一方便时刻将卫瓘的话透露给胡烈,胡烈感动不已!
        丘建以胡烈等人孤独,向钟会提议安排一些曹魏员工,一对一负责照顾关押的曹魏管理人士饮食起居,钟会没觉得不妥,也就同意了。   
        自救的机会来了!
  胡烈开始编造谎言,来骗这位照顾自己的老实人,说:"丘建已经告诉我了,钟经理决定谋反,还挖了一个大坑,准备将忠于公司的这些不听他话的员工一一用棒敲死,扔入事先挖好的坑里埋了。"又秘密写了封信让此人交给在外面不知内情的儿子胡渊。
       很快胡烈的谎言便吹入了曹魏成都的精英员工耳朵里,谎言知道的人多了,便成了真理,员工们义愤填膺,一个个心里大骂钟会忘恩负义,狼子野心。他们恨不得剐了钟会!

    钟会的某个贴心马仔听闻些风声,劝钟会把关押的人和不是嫡系的中小管理全部扫除,钟会认为动作太大,也就没有动手,钟会以为局势还在自己控制范围内,他天真地认为自己的秘密除了卫瓘、姜维知道,其他底下人并清楚自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而卫瓘和姜维这些日子一直在自己身边,消息应该是天知地知,我们几个人知!外界的道听途说的风声不一定准确!
        钟会确实太相信自己了!也太相信自己聪明能干了!你囚禁那些人又不是和那些人玩"过家家"游戏,而外面的人会怎么想呢?他们只会想到身陷囹圄的人自由被限制,生死皆在他人之手,是非常危险的。钟会更不知道秘密外泄,胡烈已将秘密编织成一张大网,撒向外界。
  原来不管是被关押的人,还是那些看似自由的人,大家都处在死亡命运的共同体中!
        曹魏员工来蜀汉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兼吞蜀汉公司,蜀汉已拿下,大家还想平平安安回家和家人团聚、回总部再领赏金!他们可不想中途变卦,跟着钟会再一次感受武力的残酷、战争的残暴、互戕的残忍,想到这一切,他们对钟会的行为恨之入骨了!
       外面的人已经跃跃欲试,胡烈的儿子胡渊已经成了那些即将骚乱的头头了!钟会还彻底蒙在了鼓里!
  古人说"当断不断, 反受其乱",如果钟会真的先下手,灭掉异己分子,重用姜维的蜀汉员工,他能成功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蜀汉破产,人心已散,员工已无连续战斗之心,都想维持稳定,没有人想破坏稳定,这些司马昭早已料到!
  而钟会自跟随司马氏以来,一直以谋略闻名,他并没有任职过大区经理的经历,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培养过自己的嫡系人马,所以钟会根本不具备单干的基础,来蜀汉的人马除司马昭用三路互相掣肘外,其钟会的主力干将也多是司马氏的铁杆马仔,比如胡烈,他便是从司马懿时代就开始跟班的高管胡遵之子。
  再说了姜维这个人并不可信,他还想利用钟会来恢复蜀汉公司呢?
请多指教!

TOP

   钟会先召开会议!邀请前蜀汉公司管理人员和自己手下的管理人士列席。
       为了师出有名,他先为去年腊月故去的老板妈郭夫人发哀,接着声泪俱下地说:"各位兄弟,我其实早已收到郭夫人临终密信,郭夫人在信中请求我"清君侧",尽快废掉独断专行,即将倾覆公司的司马昭。苦于时间不合适,我一直没有宣布。"
  "大家也知道,我们一直忙于兼并蜀汉,这也是我们的头等大事,所以我当时收到密信后,就将此事压了下来,如今蜀汉已经拿下,公布密信内容的时机也就到了!"
        说罢,从身上掏出自己临摹的郭夫人字迹书信,递于会上众人传看!
         参加会议的胡烈等人见剧情来了360度反转,一时反应不过来,他们更无心去分辨书信真假,一个个低下头沉默无言!
  只有秘书羊琇反出异声,正言苦谏,说:"钟经理,不能这么干啊!"
  羊琇何人,其爷爷乃是东汉公司末年清廉派代表人物悬鱼经理羊续,母亲是曹魏高管辛毗之女辛宪英,曹魏公司如果评选公司最聪明妈妈,羊琇妈妈会全票当选。羊琇妈妈在曹丕当老板时,通过曹丕高兴地抱住她爸辛毗颈,说了一句,‘辛君知我喜不?’就预测曹魏公司可能开不长。当年司马懿发动公司政变后,羊妈妈通过一系列的分析,救了当时摇摆不定的羊琇舅舅辛敞;而这一次又在钟会入蜀前聘用其子做秘书,羊妈妈担心钟会要谋反,而让儿子去司马昭那儿推掉这份工作,司马昭没有同意。如今钟会果然背叛公司,可见羊妈妈是多么的有识鉴啊!不过老天很照顾这位舐犊情深、聪明绝顶的妈妈,儿子此行无恙!
        钟会没有听羊琇的苦谏,也知道这些不发声的公司头目是难以为己所用,只好大动人事!
        命亲信马仔换掉胡烈等手下的职位,将换掉岗的胡烈等人关押在蜀汉公司各部门办公室内,派人严加看管

    会后,姜维私下建议钟会:"应该杀掉这些关押的人,杜绝隐患。"这个话听起来好熟悉,没错,就是文钦当年在淮南时,建议诸葛诞的方法,文钦只是建议赶人,而姜维干脆一个字"杀",姜维更黑。
       文钦的建议迫于当时情况,便没有私心。而姜维的建议是有大大的私心的,他投降曹魏是其他想法的,他想通过钟会自剪羽翼,变成落毛鸡,再杀钟会这只光屁股鸡,最后坑杀曹魏人马,让倒闭的公司一键恢复出厂设置,刘禅再当老板。所以他看似为钟会服务,其实是为公司重新复业在做准备。姜兄为了让老板明白自己的赤胆忠心,还秘密写了封信给刘禅:"老板您忍耐些日子,我会让日月暗而复明,让公司重新开业。"刘老板收到信没有下文,估计看完后就烧了,此时的刘禅也没有再创业的??气了!他心中只是想着退休后无忧无虑的生活!
         姜维的阴谋,钟会还以为是好建议,但事关重大,曹魏公司的这些手下确实不支持他自立门户,却也达不到犯死罪的程度,钟兄犹豫不决。钟会私下决定找卫瓘商议,说:"有人认为胡烈这些人骄纵跋扈,建议干掉他们,你认为如何?"
       卫瓘闻言,严肃地回答道:"现在不能杀,杀掉会大乱的。"说完,诈称内急,要去上厕所,路上遇到胡烈曾经的手下丘建,说:"钟会要背叛公司,想杀掉关押的胡烈等人。"言罢,便溜进厕所。
请多指教!

TOP

    钟会规划着未来的蓝图,他准备让姜维充当前锋,带五万人北上关中,一举拿下关中公司驻地长安,自己率人马跟随其后,水陆进发,东并洛阳,擒住司马昭,掌控公司!
       钟会沉浸在自己的梦境中,不觉脸上挂出笑意,他想在梦中多呆一会儿,多呆一会儿信心和力量会更充足,可是讨厌的时间却一直在前行,而某些不适时宜的人也总是蹑着时间的脚步过来打扰,很快钟会的梦就醒了,他收到司马昭的来信:
       "钟兄弟:我怕邓艾不服从命令,特命贾充带了数万人进入斜谷,随后让他屯在乐城为你助威。我也亲带了公司十余万员工,在长安等着你胜利归来,为你接风洗尘!"
        钟会看完司马昭的书信,大吃一惊,这纯粹是不相信我啊!
        钟兄弟,你都有做老板的梦了,让总经理如何相信!
      钟兄对亲信马仔说:"捉拿邓艾,领导就知道我一人就能办,如今他兴师动众,带很多人来,就是怀疑我有异心,如果束手交权,邓艾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我必须开干了,事成可得天下,不成,就退保此地,也和刘备一样开一家独立公司!"
         如今的钟会其实和邓艾一样,功高震主,活路变窄,他们没有在最好的时机选择解甲归田。他们心中有太多的想法,可是一个公司哪能容下三个持股太大的高管呢?没有高低就没有尊卑、没有尊卑就无法管理,司马昭不可能让自家一手扶持的公司毁在自己手上,他不可能退休,而你们持这么多股份,也没有退休的意向,还处处尊贵骄傲自居,司马昭不得不亲自拿起大砍刀了,去削平阻碍在自己面前的两位功勋高管了。


       司马昭也许会想到钟会有异心,却没有料到邓艾也有想法。在吞蜀的过程中,他最初没有想到邓艾会拿下成都,在这场外业中,他已经布好了这盘棋局,就是要邓艾和诸葛绪辅助钟会,让钟会主力拿下成都。
        可是没有料到诸葛绪没有完成任务,放跑了姜维,姜维鬼使神差地堵住了钟会,而邓艾偷袭成功!
       假如钟会袭取了成都,邓艾盘守汉中、陇西,那钟会的异心在内有卫瓘挚肘,外有邓艾牵衣,就不一定能暴露出来。而邓艾立不下大功,也就没有骄傲的资本。
      蜀汉是拿下来,可是并非司马昭心里盘算的那样,有变数,自己就得变招,于是想到亲率人马坐阵长安!
       司马昭很清楚自己的这几位手下,邓艾是个外业狂人,但格局和预判有限,他坐阵关中、陇西多年,却对蜀汉公司的内部分析不如远在总部的钟会,他竟然认为蜀汉不能兼并。而钟会自淮南以来,算无遗策,分析判断能力极强,甚至比自己还牛X。
       司马昭任用钟会,嘴上说放心,其实一点也不放心,可是又不得不任用钟会去做这一桩大生意。
       在监事任命上,司马昭可能才开始考虑了贾充,后来觉得卫瓘更合适,如派贾充,以司马昭和贾充的铁哥们上下关系,钟会必有疑虑而放不开手脚,从而影响外业进展。派卫瓘这种资历不老、关系非硬的人也是让钟会少份怀疑,多份信心!
      然而谁也没料到派上卫瓘这个人,竟然和背上药罐差不多,邓艾已经被药倒,下一个会是谁呢?
       钟会不能再等了,他决定在贾充未进入汉中之前开始行动!
请多指教!

TOP

       初见姜维,钟会见面第一句话就是问姜兄:"你怎么这么迟才过来?"意思是你为什么不在收到我信的时候来,如果那时候来,这份蜀汉公司大礼也不属于邓艾的了。
       姜维流着泪说:"我觉的今天来还太快了呢!"
       钟会大惊,姜维果然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
      于是厚待姜维,史书载:出则同舆,坐则同席,好像一对心心相惜的好基友。当年刘备得诸葛亮后说:我得卧龙,如鱼得水。如今钟会得姜维,欲鱼化龙。
       钟会对秘书杜预说:"姜维这位名士,夏侯玄都不一定胜过他。"
  夏侯玄曾是钟会敬佩之人,如今钟会竟然给手下姜维做胜过夏侯玄的广告,其意也是在告诉大家,我钟会也能得士人之心的!
       姜维在日常聊天中也发现钟会是一个不堪为下的人,是一个极有想法的人,于是试探性向钟会建言:"钟经理,早就听说你自淮南平定诸葛诞以来,算无遗策,司马总经理的事业越做越大,都是你的功劳啊!如今你又平定蜀汉公司,你威望太高,只怕功高震主,难以安身,你应该学习范蠡,功成身退,泛游五湖,这才是全身之道啊!"
      钟会说:"你说的有点高远,我做不到,为今之事,还没到终点呢?"
       钟会话点到这儿,姜维也就明白了!
       "那些事是你能力范围内,也用不着老夫了!"姜维说。
        两人就像在参禅,一问一答,一答一问,彼此相视,大笑起来!
      诗曰:乱国江山思一统,人间处处待英雄。英雄不是寻常物,总在腥风血雨中!
请多指教!

TOP

      邓艾手下人很害怕,凌晨鸡叫时分,便纷纷奔赴卫瓘处,竟然没有一个死党去向邓艾报告危险。
       五更时刻,卫瓘带人去了邓艾住所,老邓还没睡醒,迷迷糊糊连同儿子一起就被捆成了粽子,押进槛车里!
         塞进槛车里的邓艾,人生大梦方醒,仰天大叫:"邓艾我忠于公司,为何如此对待我?白起的残暴,今日重现了!"
        邓艾的手下听到领导的心声,觉得事态严重,有些后悔今日凌晨无视领导安危的做法,他们想到了劫车弥补过失。
        "领导是冤枉的,大家携上武器,去找卫监事。"手下们大喊道。
          卫瓘也没穿工作服,而是身着休闲装接待各位,见众人有营救之意,也不吃惊,而是当着众人说:"我也知道邓经理是冤枉的,但上头的命令不得不执行,我会草表一份报告,将邓经理的情况如实反映,我想上头一定会赦免他的。"
        于是当众写了一份报告,为了让大家相信他,也请各位按下手印。
       大家见卫瓘如此装束,无敌意,言语又诚恳,并无害邓经理之心,也就散了!
        卫瓘摆平邓艾,钟会到了成都,其结果没有按原计划邓艾搞定卫瓘的方式出现,不过邓艾成了笼子里的老虎,这种不费自己一兵一卒的好事,比另一种答案更让钟会满意!


  五十八 名将的归宿
        骄傲的邓艾成了阶下囚,邓艾的人马全归了钟会,曹魏公司的两位外业能业最强的高管只剩下钟会了,而蜀汉的第一能人姜维也归降钟会,总经理司马昭也是因为有钟会才剿灭诸葛诞、兼吞蜀汉。
  想到这些,钟会心潮起伏!
        钟会又想到了自己的出身,他出身颖川钟氏名门,论才学,论地位,钟家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比司马家名望更大,而父亲七十多岁才生下他,母亲怀上他时甚至差点流产。自己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是一个不平常的人,而老天总是将特殊使命付于一个出生不同寻常的人!
  想到这些,钟会心潮涌动!
         司马懿剿灭曹爽、司马师废曹芳,先后执掌曹魏,如今司马昭承父兄之业,弑杀曹髦,操盘公司,其才不及其父兄,竟然也能将公司玩弄股掌之上。而自己一个世人皆知的聪明人,其才远胜司马昭,为何却听命于这种不忠不孝的乱臣贼子呢?
  想到这些,钟会心潮激荡!
  邓艾用一小簇人拿下了蜀汉,立了一等功,如今大股份没拿到,却进了牢笼,自己虽有嫉功之嫌疑,但领导做法也是绝情。如今自己带了这么多人,因被姜维阴差阳错地堵在剑阁,耽误太长时间,拿了个二等功。就是这个自己不屑的二等功,听说公司总部内还谗言不断!
  想到这些,钟会寒颤不已!

  人类学家本尼迪克特说:无论是在原始部落还是文明前沿的国家,人类的行为都习自日常生活。不管一个人的行为或意见如何古怪,他的感受和想法是和他的经历和处境有关的。
  如果从这段话分析,我们就不难理解钟哥为什么有单干的思想了!
        钟会想到自立门户,他有资金,有员工,有人才,他甚至觉得姜维的归降更像天意!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