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李丰这个人人缘不咱地,为何众人推选他当这个要职呢?其实是大家都不想当这个经理,为什么?因为这个职位是一天到晚和老板在一起,而现在公司里司马师的权势最大,跟老板走太近可不是什么好事。只有李丰认为自己和老板家亲戚,经常和老板在一起说不定能捞点什么政治油水?李丰可是众人所言的"游光"啊!
  李丰和老板在一起,经常秘密谈话,内容是什么?外界也不知道!但我们可以推测,一定有对总经理司马师专权不满的话!
  李丰毕竟是李丰,他有他自己的理想,当年依附曹爽、司马懿二人之间,就是为了怕输掉自己的公司前程,才用别人鄙视的方式生存,所谓"两姑之间难为妇”,不管是曹爽还是司马懿,他们都看扁李丰为人,李丰的行为得不到众人认可,也让他心生报复,他认为只有帮老板重获权力新生,才可能咸鱼翻身,李丰心想:曹爽、司马懿已死,司马师执掌公司不久,权力还没有完全收拢,联合憎恨司马师的老板和公司其他反对司马家的人,拉下司马师不是没有机会的。
  此时他的靠山已从司马家换作了曹家!他甚至想好了总经理的人选,以夏侯玄替代司马师!
  夏侯玄年少便和司马师齐名的,也是著名的清谈高手,只是后来司马师因为跟着他爸搞公司政务,后又接任父亲职务,因公司事务太多,司马兄也无法去追求少时理想、只能以公司为己任、以公司为家,自然和各位清谈家疏远了,曹爽死后,夏侯玄受了牵连,命保住了,权力却没了,公司安排了祭祀、求神、祷天之类闲职,平时钓鱼、养花时间自然就多了。
  李丰工作之余,经常找夏侯玄聊天,李丰心里本来有个妄念,就想让夏侯玄取代司马师。当他得知他的老乡、老板老丈人张缉,以自己身份被迫避嫌,不能参与公司决策后,变得郁郁寡欢,李丰遂经常邀请张缉和夏侯玄在一起吃吃饭聊聊天,顺便开导开导他们。
  夏侯兄和张兄"同是天涯冷落人",在李丰这个牵线人的帮助下,二人也就"相逢何必曾相识"了,时间长了,大家也就无顾忌了,他们偶尔思考人生之外,会聊起公司的事。
       聊起公司,就会聊到老板、聊到老板,就会聊到司马师,具体内容由于当事人都惨遭杀害,也就成了无头公案。造成他们杀身之祸一定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主语是针对司马师。
       李丰当了两年宣传经理,老板经常召他单独谈话,总经理司马师是不喜欢这样撇开自己的会谈。因为这种会谈多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时又没有窃听器,闭起门来,他们在里面谈什么你也只能干着急,事后司马师又不能去问老板:"你和李丰谈了些什么?"
        司马师问不了老板,只能问李丰:"老板和你说了些什么?"
       司马师耳目众多,问李丰之前已经知道这帮人有预谋了,但他想从李丰口中得到确切内容,好录口供,再名正言顺把反对自己的家伙一网打尽。
        李丰说:"没什么,不过是说些家事。"
        司马师见李丰骗他,恶狠狠地说:"家事非要关着门说吗?你最好从实招来,否则没你好下场!"
请多指教!

TOP

        司马师怒目圆睁、寒光四射,在李丰看来他眼如满月之弓,光若欲飞之箭,自己躲也躲不掉了,今天是不可能自由走出公司了,如今祸已及己,说假话亦死,说真话不仅连累他人,自己亦死,死国可乎?于是心一横,大骂司马师:"你父子都是奸诈之徒,阴谋将曹魏公司篡为己有,我是力量太小,否则早就想把你灭了!"
  李丰变了,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胆小鬼!而是今天大丈夫!
  过去所有的忍耐只为今天一吐为快!
         司马师听完后,大怒,看你嘴巴厉害,还是我刀利害,手一挥,身边保镖将李丰一架,用鬼头刀背猛击李丰的腰,李丰瞬间挂了。
  李丰死了,抄没其家,家无余财,果然是名大于利的一位忠诚实践者!
         司马师迅速展开调查,又一场声势浩大的清除异己运动拉开了。如果说诛灭曹爽是司马氏掌权的开端,那屠杀夏侯玄便是巩固权力的基础。
        很快查出李丰、张缉、夏侯玄阴谋推翻司马师,他们伙同老板手下工作人员苏铄、乐敦、刘贤等人,准备于公元254年二月,在老板策封小老婆大会时,命令老板身边保安趁机诛杀司马师,同时任命夏侯玄为公司二把手。
        这还了得!
       司马师下令,将张缉一干人等逮捕入狱,灭族。
  因司马家有个叫贾充的马仔是李丰女婿,此人为了避祸,不得不和老婆离婚了,他的老婆没被杀,流放外地。贾充后来续娶了郭氏女,生了个著名的女儿叫贾南风,这个女儿让司马家吃尽了苦头,贾充的一次无奈离婚,竟然改变了历史,司马家如果会预测,打死也不会让贾充离婚的!
  不过说实话,李丰这种曲线报仇方式的确让人始料不及!
  历史的转折有时会牵强到某个小人物、或者女人头上,其实真正的原因还是在构建公司的堂堂众须眉头上,某人或女人仅仅是诱因,绝不是主因!
      贾充有点小幸运,夏侯玄却不是,他躲过了初一,却没有躲过十五。还是死于司马家之手,司马懿不杀他是因为他看着夏侯玄长大的,又沾亲戚,也觉得夏侯玄虽和曹爽相好,但威胁不到自己。司马懿死后,夏侯玄的朋友许允对夏侯玄说:"你已经没有危险了。"夏侯玄却说:"许允,你真不知道内情吗?司马懿以两家世交之情对待我,如今他已死,司马师、司马昭兄弟却没有此心,必不能容下我啊。"
  的确,司马师已经把夏侯玄作为政敌,必须除掉的劲敌,就等着这个机会呢!
  夏侯玄曾经和曹爽在兼吞蜀汉外业上失败了,弄得他差点身败名裂,可是你也别认为夏侯玄就是个纨绔公子。夏侯玄还是非常有政治才干的,他曾针对公司"官择人、除重官、改服制"三项问题和司马懿探讨过,官择人就是改革九品中正选人方式;除重官是加强中央集权,简化地方公司职权,改革地方机构臃肿、权力过大的大区,以及恢复古代周公司的五等爵位制;改服制就是改革礼法。此三条建议析理明彻、刀刀入骨。可惜的是司马懿不会去听,更不可能去着手,这是典型的与虎谋皮?如果实施了,司马家还有机会吗?
  当时司马懿打马虎眼回复了夏侯玄:等待后来能人出现,再改革此事!史书上载:恐此三事,当待贤能然后了耳!
请多指教!

TOP

  夏侯玄外业不擅长,但内业还是有一手的,这种人才司马师是不敢留下的!
  可是夏侯玄是司马师以前的大舅子啊?司马师连老婆都敢杀的人(司马师的第一任老婆就是夏侯尚之女,也就是夏侯玄妹妹,二十四岁时遇鸩而亡),曾经的大舅子又有什么感情可言呢?何晏眼中的两位高手,自相残杀了,历史的淘汰赛中,是不会让两个人并肩齐跑的,必定有一人要被干掉,很不幸,夏侯玄中枪了。
  夏侯霸当年叛逃蜀汉,曾邀夏侯玄同往,夏侯玄没有答应,因为他骨子里就没有背叛公司的基因,他依然坚守在危险的人生道路上,他信奉的人生哲学是: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夏侯玄临刑前,颜色不变,举动自若,他可是经历过生死的人,相传夏侯玄有一次靠着柱子写字,当时下着大雨,雷电击坏了他靠着的柱子,他衣服也烧焦了,而他神色不变,继续写字。而那些宾客和随从却跌跌撞撞,站立不稳。
        夏侯玄果然是条汉子!诗曰:
  一日天诛正始余,百年曹马两丘墟。
  景王似见铜驼祸,究极根源杀太初。

  十家血染市朝红,更涨余波及李丰。
  老子庄生真毒手,子元子上即而翁。
  夏侯玄死了,许允也就被牵连了,许允这个人在历史上没什么名气,但他的老婆却是古代四大貌丑人贤的女子之一。许允字士宗,公司N代,小伙子结婚那天,才知道自己的妻子阮氏是个像嫫母、钟离春一样的恐龙式女子。许允心中不爽,不想入洞房,后经桓范兄劝说,才勉强见妻子,对着披着红盖头的阮氏,没好气地问道:"女人有四德,你有几样?"阮氏回答道:"我只缺"容"而已。"阮氏接着便问许允:"男人有百行,你有几样?"许允骄傲地说道:"我名字叫士宗,当然全具备。"阮氏说道:"男人百行,德为首,你好色不好德,你还好意思说你全具备?"许允被老婆说的面上有些惭愧,真是人不可貌相,这种老婆却不是花瓶相比的,于是掀开老婆红盖头。夫妻后来相敬如宾,生有二子。司马师干掉李丰、夏侯玄后,顺藤摸瓜,揪出了许允,将许允赶出总部,迁到边远的乐浪分公司,不料老许走到半路上就挂了。司马师又想到诛连许允的两个儿子,他对手下钟会说:"你去考察一下许允儿子,如果才能和他爸不相上下,就把他们抓了。"
  许允儿子从别人那儿打听到这个坏消息,很害怕,于是和母亲阮氏商议。阮氏说:"你俩倒也不错,但和你爸比还是差一截,你正常表现,不要哀伤,不要多问公司事,人家问什么你就答什么,少说话就是了。"
  钟会考察完,把情况反映给司马师,司马师听完,原来是两个庸才,就放了许允的儿子一马!许允也因娶了这个贤老婆而保家兴宗了!
请多指教!

TOP

  三十五 老板换人了
       夏侯玄死了,司马师接着废掉曹芳的老婆,曹芳惊恐不安,关于换总经理,曹芳才是事件主谋,如今东窗事发,老婆也遭了殃,想到这儿,老板曹芳更急了。但急又有什么用?公司人事、财务、安保全捏在司马师手里,自从自己上台后,他便一直是个傀儡,曹爽当总经理,虽庸散,却丝毫没有危胁自己的意思,司马懿上台后,日子似乎不好过了,如今司马师继任后,自己的行功完全受限止,根本就没有自由。
        曹芳想到这儿,开始恨自己,为何当年非要听从司马懿的话而置曹爽于死地呢!原来司马家才是最危险的家族,才是曹家最大的敌人,我被司马懿利用了!
         司马师公然废老板娘,杀老板岳父,似乎没有考虑曹芳的感受,但曹芳和司马师的矛盾也因此而不可调和了,老板已经成了司马师人生路上最大的危险分子,必须换掉老板,自己日子才会安稳!
        远在蜀汉的姜维见司马师又挑起曹魏内斗,他觉得机会来了,于是带领人马侵入曹魏狄道,狄道小经理李简同志可能是看不惯司马师行径,投降了姜维。如此要道归了蜀汉,司马师有点紧张,狄道这个咽喉若被掐断,曹魏的凉州和陇西分公司就有点凉了!
  狄道不是终点,姜维的小目标是整个陇西,也就是想将曹魏的西面凉州、秦州统统划入自己蜀汉管辖,姜维的小目标比先赚它一个亿崇高多了。
         司马师是不会让姜维放肆的,他一手策划换老板事宜,一手以讨伐姜维借口,召回驻守外地的弟弟司马昭,让其带大队人马先来总部。
  司马昭带人来了,老板先检阅了一下,左右人劝老板趁司马昭来请辞时,干掉他,然后以老板名义统领司马昭的人马,去逼司马师交出公司管理权。
        曹芳拟好了文书,准备就这么干,可是在关键时候,曹芳掉链子了。曹芳也许害怕事情如果办不成,自己就会大祸临头,他似乎更想苟且地活下去。
  曹芳的顾虑实属正常反应,试想一个傀儡时间久长的人,他的意志已消磨、精神已憔悴、已完完全全成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困惑者,他怎么能突然摆脱疾患,重新做人呢!
        后人总是对老板要求太高,其实此时的曹芳也只是二十出点头的小伙,现在这个年龄段的人,多数还是这边沉醉于玩电子游戏、那边伸手找父母要生活费的孩子。
      曹芳,一个连鸡都没有去杀过的人,你让他砍大活人,既使不得"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他也做不到。
         机不可失, 时不再来,你不改变命运,只能接受命运来安排你。
请多指教!

TOP

       司马师让弟弟带人来总部,打姜维是假、换老板是真。没有人手,司马师是不敢轻易做这种历史上屈指可数的事。在这之前,王莽干过、霍光干过、董卓干过,三人最后结局都不好,但司马师也好不那儿去。一个一心为家族,没有亲生儿子的司马师的确是一个没有私心的人,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避免司马家不能灭族,因为他们家族已经骑在老虎背上了,而自己是那个骑在最前头的人。

      弟弟把人都带来了,司马师决定开干,司马师以老板妈妈的名义召开公司扩大会议,除地方分公司经理不能列席外,在总部驻地的高管全部参加。为了以防万一,令司马昭带人内部维护会议秩序,再趁势包围会场,此举好像在告诉众位,今天不选一个称心如意的董事长,大家都别想回家吃饭睡觉。
  司马师先写了一份上疏投告,内容是讲了一大堆曹芳做的荒唐事,告之大家他已经不适合当老板了,又让各位高管在报告结尾按手印签名,高管为了能早点结束会议回家,纷纷挽起袖子,争先恐后地"签字画押"。司马师见报告填满了各位的姓名,心中大喜,很快将上疏报告卷好,命人呈给老板妈妈郭氏。
  郭氏很无奈,见大家一窝蜂地要赶儿子下台,郭氏心想:"凭自己的力量不仅搞不定老虎司马师,更搞不定跟随在老虎身边如狼似豹的公司大小管理层,再者曹芳又不是亲生的,下台也无所谓。"人在面临困难时,会先考虑自身安全,在自身安全得到保障时,其它便成了身外之物了,郭氏决定让步,发文同意。
          于是司马师按剑宣布:"老板妈妈说,老板年龄已长,不亲公司事务,荒淫无道,天天研究男女之事,和小人、戏子打成一片,日日制造丑闻,还不听劝告,如此毁人伦、乱纲常、不纳谏的人是不能再当公司董事长了。"
         "保留老板部分股份,迁出总部办公室。"
  高管们举手同意!
          司马师派手下郭芝去见老板妈妈郭氏,让其交出公司大印,顺便道出司马师提议的董事长候选人-曹操儿子曹据。
        郭氏说:"不行,曹据按辈份我得叫他叔叔,他来了,我住哪儿?公司大印谁当老板我自然会亲自交到他手中。"
  女人心还是细腻一些,公司大印给了司马师,万一来个黄袍加身,曹魏便到此为止了。
       郭氏继续说到:"难道曹睿这一支非得断子绝孙不行,如果要立董事长,曹睿的侄儿曹髦于理、于情都应他来当,希望你们讨论一下。"儿子都废了,老娘不能再废了,这个主我得做一下。
         司马师得到另一种答案并不太情愿,自己想好的人选不能就这么否定了,于是又命人向上反映,这次郭氏是铁定要做一回主,司马师也不能因这个事把郭氏也废掉,废老板虽有惯例,废老板妈的例子还真不多,这次如果连老板妈一起废了,那自己的野心便和董卓一样昭然若揭了,机会还没到,忍忍吧,再说曹髦还是个未成年人,乳臭未干,而曹据早就成年了,胡子都一大把了。立小老板总比立大老板好吧,小的好控制,大的万一不听话,不能又废啊!废老板不仅伤神,还冒极大的风险。
  司马师默许了郭氏立曹髦为董事长的方案!
请多指教!

TOP

  司马师把郭氏的提案转告给大家,大家见总经理已经同意,又都举双手赞成。于是奉曹髦为老板,髦字如今都是和时髦连在一起,单独写上这个字,十之八九的人还不一定认得,用髦取名字也是极少,古代髦指幼儿垂在前额的短头发,和刘海等同,也许人们认为人长大了继续留这个发型,像福娃一样,便时髦了?
       曹芳当了十几年老板,一直傀儡,好不容易想做一回主,却被手下们强行轰下台,结局令人唏嘘!
  曹芳灰溜溜地走出总部!
  正是:繁华事散逐车尘, 最是无情曹魏春。
  司马今朝先得手, 不知得手为谁人?

  总部外门可罗雀,没有几个高管来送别,只有司马孚同志悲不自胜,司马孚虽是司马家族的人,但对曹魏一直有感情的,他的同情心也给司马家族赢了不少分。他也是司马家唯一的红脸人选。
  还有一位叫范粲的人,也过来相送,此人目送曹芳的车如"孤帆远影"后,称疾不再去公司上班了,自此后也不呆在自家房子里,而是宅在一辆车中,以车为家,吃喝拉撒睡皆在车里,平时也不说话,家中子孙升职、婚姻大事,家人会秘密请示他,他如果同意脸色则不变,如果不同意,他会睡不着觉,家人以此来判定可行与否,范粲这位车中隐土,就这样默默无言地渡过了余生三十六年。
  范粲是在效仿伯夷、叔齐不食周粟,无意在名为曹家,实为司马家的公司打工了,这种从一而终的精神打动了历代很多士人,如宋末画家郑思肖,画兰不画土,寓意宋土被元公司所夺,已无土也,他也终生不降元!
  高管们没有多少人去学习司马孚,更别说范粲了,因为历史上中途被废的老板是不可能翻身的!
       曹髦在曹芳失意中上台了,曹芳固然失意,结局似乎还可以接受,曹髦如今意气丰发上台了,但所有的一切并非他想象中那么美好,此时的曹魏名义上是姓曹,而暗地里已经改姓司马了。
         曹芳没有改变公司命运,自己的命运却被改变,那么等待曹髦将是什么?一个少年老板若想扭转公司几十年的管理弊病,在面对司马家这种庞大的公司操控势力,他的工作环境比蚯蚓更苦、比他祖宗曹操创业时更恶劣。
         曹魏嘉平六年九月,曹髦从元城坐车过洛阳接任公司董事长,他先拜见自己伯母郭氏,又当着众高管面,改嘉平六年为正元元年,大赦,曹髦便成了曹魏公司第四任老板。
       曹髦先让主持人宣读任职书,又在公司大会上,当着众高管面说出自己家庭节约开支计划,雏凤清音,会场寂然,说完后众高管欣欣然也!随后郭氏将公司大印亲手交到新老板手上!
       散会后,众高管都无所谓,各回各家,大家尸位素餐惯了,谁当老板,自己也是打工的命。只有司马师心里有些忐忑,私下把钟会拉到一边问:"你认为新老板怎么样?"钟会回答道:"才比曹植、武类曹操。"司马师闻言是惊出一声冷汗,故作镇静地说:"如果真如你所说,公司之福啊!"其实司马兄大可不必担心,钟会只说对了上半句的二分之一。
请多指教!

TOP

   曹魏老板换成曹髦,司马师功劳最大,老板决定嘉奖司马师,由于职位已经没法再往上升了,只能另发奖金、增加股份,然后将过去总经理的所有荣誉称号一股脑地奉上。司马师没有被这些荣誉冲昏头脑,奖金股份可以接受,毕竟钱多还是好办事,不听话的人可以用钱砸的他们听话,有钱就有权,有权又会生钱。司马师辞去了其它惹人非议的荣誉称号。
        老板易人,内忧已定,司马师可以腾出双手,去把姜维这个外患收拾一下。
  姜维趁司马师换老板之际,把业务扩张的还不错,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李简这个小经理比导游干的还出色,他引着姜维把陇西转过遍,也让姜维把陇西下面三个分公司的员工统统签在蜀汉公司名下,姜维做了一件自出道以来,最大的一笔赚头。
        姜维为自己出道以来一直负重前行,长舒一口气,自思道:"这一笔生意总算补偿了些什么,但以后还有这么好的生意吗?在公司人力和资金并不富足的情况下,机会真的不多!"
       司马师下令,必须撵走姜维,姜维没有完全见好就收,再好的生意结账时也会被抹些尾子,这是行归,比如2500250,一般都会以2500000结账,而抹去250,因为你不可能一分一厘也不让吧,姜维固然赚的多,因拖延时间有点长,尾子却也抹的很,抹了50万,搭了公司张嶷的性命。
        姜维决定撤退,等待下一个机会!


  三十六 "旧病复发"
        司马师闻听姜维走了,心也安了,平时太忙,自己眼睑上的的小瘤子已从小时候的芝麻粒长成如今荷包蛋了,不仅看东西碍事,更影响自己的颜值,自上台后忙于公司内外事务,也顾不上做眼部手术,如今内外事搞定了,自己也顺便把手术做了。
  手术创伤有点大,司马师以海盗的造型,卧床休息了几天。过罢公元255年春节,他感觉身体状况略好些,便邀上弟弟和马仔们一起喝酒欢庆新的一年,(因那时候茶还不普及,只有东吴公司韦昭最喜欢喝,司马兄这个时候喝茶应该好些)酒杯还未端起,下面人就来报告:"毋丘俭、文钦在扬州作乱!"
         司马师闻言,拍桌说道:"我早就知道这二人居心不良。"
         "文钦这个人骁勇异常,却有勇无谋,曹爽时代,因他与曹爽同乡,此人便狗仗人势,天天作耗,欺负一些没后台的人,先父灭了曹爽后,也没有找文钦的碴,但他很心惊,后常向父亲示好邀功,上次新城打诸葛恪,此人也有慌报业绩的情况,这个人我一直不想用他,他心里一直对我有怨气,谁料他竟然敢作乱!"
         "毋丘俭这么大岁数了,都是当曾祖的人了,还想着和文钦一起作乱,此人与李丰、夏侯玄关系不错,如今李、夏侯二人已死,可能他疑心自己早晚受牵连,但公司和二人交往的人也多啊,我也没有尽情追责,再说公司待他也不薄,何苦呢?"司马师叹道。
请多指教!

TOP

  毋丘俭,此兄以前就露过面,为了让大家更能清楚此兄行径,还是有必要介绍一下他的履历:毋丘俭,复姓毋丘,名俭,字仲恭。
  毋丘俭父亲叫毋丘兴,曹丕时代参与平叛,因功划了些公司股份,后来又干了一任公司的包工头。毋丘兴去世后,毋丘俭继承了他爸的股份。曹睿还在上学年龄时,毋丘俭做了曹睿的伴学,当时伴学人还挺多,具体有多少,史书上没有记载,只知道还有位后来被贯名"浪费大王"何曾也是其中之一。
  毋丘兄平时帮曹睿拎拎书包,摆摆笔砚、磨磨墨、整理整理书架上书,顺便也蹭蹭课,聊聊天,显然他是个年龄很大的书童了。待到曹睿当老板时,曹睿没有忘记这位给自己背书包的书童,先从公司基层干起,又不断给他升职加薪,后让毋丘俭管理洛阳一带屯田,也就成了公司中层干部了,由于屯田一直和基层员工走的近,于是他就将老板修大房子造成农桑失调的事如实上报,曹睿当时正接受了陈群、高堂隆反映的基层因修房子弄的流离失所的意见,毋丘俭这么一说,看样所有的负面果然是真实存在的,老板一高兴,升职,出任荆州经理。
  毋丘俭升职经历告诉我们,不仅女孩找老公得选择潜力股,男人跟班,也得瞄准潜力股!
  曹睿在决定对公孙渊用武时,调毋丘俭去幽州平叛,似乎想证明一下自己的书童也是个外业高手!
  为了感谢老板的栽培,毋丘兄用自己名字实践"勤俭不仅可以持家,更能兴隆公司"的真理,他要用最小的代价搞定最重要的事情,他从一个"俭"字出发,节约开支!为了节省公司人力财力,他招了一帮老外去打公孙渊,后来大家也知道,真理没能通过验证,也就没有成功。
  曹老板没有因他外业受挫而去追责,曹老板心里知道毋丘俭是爱公司、爱老板的,只是节省有点过度了!
  不过毋丘兄也没有让老板失望,随后他便协助司马懿,灭了公孙渊,毋丘俭用行动证明自己不适合当统帅,当二把手还是绰绰有余的。曹老板很高兴,自己的嫡系跟班并不仅仅限于背书包、提意见,拿刀捅人也是有两下子的。在老板的器重和关心下,毋丘俭的股份一下从过去他爸留给的几百户上升至三千九百户。
  毋丘俭骨子里是极感恩曹睿老板的,他心想:"曹老板真是我的贵人啊!不过司马懿这家伙确实有两把刷子,我没有摆平的事司马懿搞定了,司马懿比我牛!"
  曹芳时代,毋丘俭在对外国公司作业上,像《儒林外史》里的周进,去了一趟贡院撞了一下号板后,突然开窃了,业务水平大涨,曾把外族公司高句丽打的满地找牙。
  能干了,得换个地方,于是调离幽州,来到豫州,扬州经理诸葛诞东兴失利后,公司将二人平调,诸葛诞去了豫州,毋丘俭来到扬州。毋丘俭这一生首先感恩曹睿的提拔,没有曹睿,就没有毋丘俭的今天;其二便是佩服司马懿,他做了一件自己没有做成的事,其他人,他谁也不尿。如今曹睿老板早已去了天国,司马懿也含笑九泉了。
请多指教!

TOP

  毋丘俭见司马师如此专权,想到:"当年他爸司马懿那么牛,也不敢废老板啊,看样这小子是活腻了,公然欺负老板儿子,曹睿老板知遇之恩我岂能忘啊,废他儿子这个仇我岂能不报?古人言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这个仇我报定了!"
  此时毋丘俭儿子也和老爸想一处了,说:"爸,你现在贵为大区经理,如今曹魏公司法人即将更名,你若坐事不管,将来会受广大员工指责的。"
  毋丘俭同意儿子的说法!
  如果说王淩在扬州反叛属于私心,毋丘俭却不一样,他是一心为公的,这也可以通过他的檄文中看出!
         毋丘俭、文钦为了师出有名,下了份檄文,核心内容是:"我等受老板母亲郭氏密密来信,决定声讨曹魏野心经理司马师!"
  二人为了将声势弄的浩大,将声讨檄文复印后,一一分发给曹魏辖下的各个分公司!
  其檄文内容却不如袁绍命陈琳写给曹操的那篇有药效,当时曹操听罢檄文后,痛的满床打滚的他就像吃了十片布洛芬,疼痛立马消失!
  此文更没有骆宾王《讨武曌檄文》写的才华横溢,煽动性极强,让对手武则天深深折服,大呼"人有才如此,宰相之过也"。而他们的檄文绵软无力,细细分析内容,更像为司马家做一个有利的宣传广告。因为内容肯定司马懿的忠心、能干,夸奖司马懿是曹魏的诸葛亮,又树立司马孚的正面光辉形象,夸了司马孚似乎还不过瘾,连他儿子司马望一起夸,而司马昭这位日后的野心家在他们的笔下也成了个大君子。只有司马师被列出了十一条罪状。最后内容大跌眼镜,司马师下台,司马昭上,司马孚、司马望授以重职。
  曹魏公司在他们的笔下,好像田地里撒了除草剂一般,除了司马家像禾苗一样生长,其他有名望的高管就像杂草一样都快焦黄枯萎了,总经理也只有司马家够资格干了。不过说实话,自司马懿上台后,高管们老的老,死的死,反对派杀的杀,流放的流放,只有司马家毫发未伤,人口众多。
  毋丘兄这种换汤不换药其实更像是种权宜,一种暂时的选择。假如毋丘俭胜了,司马家还能立足曹魏吗?老账新账一把算,司马家只能滚一边去了。
  不过那只是设想,其真实情况是司马师不用赶,司马昭也即将上台,司马昭上台你们有好日子过吗?司马父子三人一个比一个猛,司马昭才是最狠的一个,因为他敢直接做掉老板。
        毋丘俭,文钦唱的是什么戏吗?这两个武人不会写剧本,干脆别写算了,非要装什么文艺青年,本来骂人,结果成了夸人,弄巧成拙了。写这文章的不知道是不是司马家派来的内奸,他见二人没什么文化,玩一下文字游戏。
           二人首先在文字上已经输了,后面架其实已经不用打了,败局已定。但毋丘俭不会相信自己会败,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派儿子去东吴帮救兵。
请多指教!

TOP

  司马师收到二人叛乱消息后,依然小心为本,他随后便召开了一场内部会议,商讨对策,多数人以总经理身体不适为由,建议安排他叔叔司马孚去讨伐。只有王肃(司马昭老丈人),傅嘏、钟会三人劝司马师亲自走一趟,王肃还特意将关羽当年的情况说了一通:"当年关羽俘虏于禁,有向北进攻曹操的想法,后来被孙权端了荆州老窝,关羽一下就土崩瓦解了,如今扬州安防的员工家属都在其他地方,只要我们堵住这些家属,不让他们家人团聚,扬州员工便无心恋战,毋丘、文二人下场会和关羽一样。"后来事情的发展的确如王老丈人所言。但大敌面前,总经理司马师还是有点犹豫,如果是平时,他可以让他弟弟司马昭窝在总部控制某些有可能内部作乱人员、叔叔负责后勤,自己去灭反贼,可是年前刚做了个外科手术,割了眼边一个大肉瘤,现在正在疗养阶段,并不适合出差做外业。
       傅嘏见总经理在去与不去间摇摆,于是将利害关系道出:"毋丘俭、文钦二人都是能征好战分子,其蓄谋已久,扬州那边的员工比较剽悍,派别人去讨伐,万一失败了,你的大事只怕做不成了!"
         这句话提醒了司马师,坐镇总部可以指挥对外,处理公司内部矛盾自己亲手去解决更放心一些。  毋丘俭不是诸葛恪,被诸葛恪打败,总经理椅子可能只是有点松动,但被毋丘俭打败,椅子会散架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年王淩叛变,司马懿在总部坐不住的原因。
        "有道理,我坐车去。"司马师说道。

       司马师留自己弟弟在总部,自己带着很多人马出发了,还命荆州、兖州、青州、徐州等几方人马随同自己合剿二人,同时还让豫州经理诸葛诞、这位曾经的扬州经理时刻瞄准扬州巢穴寿春。
       人马出发前,司马师又咨询了一下高管郑袤,司马师这个人优点就在这儿,他善于听取人的意见,而且也经常采纳。他掌握曹魏公司后,一直群策群力,别人提意见,他会冷静分析,可行时,最后拍一下板即可。
       郑袤说:"毋丘俭虽然有谋略,但情商不高,文钦也是个光有一身肌肉的猛男。我们人马应当出其不意,占据有利位置,深沟高壁阻困他们。扬州那儿员工虽然剽悍,但心态和地利并不牢固,时间一长他们必然锐气全销,这就是当年周亚夫打刘濞的招式。"
  这是典型的防守战术!NBA有句老话叫防守赢得总冠军,郑袤可以去NBA球队当教练了。
       其实这也是王翦灭楚的招法,玩来玩去,原来也是老生常谈的方法,两个人对垒,谁也不先出手,这种方式其实是比谁家大业大,看谁能消耗的起。司马师和毋丘俭,一个占着全公司的财赋,一个拿着小小的分公司那么点业儿,孰多孰少,一目了然!
  这是纯粹以大欺小!人多欺负人少!
  如果二人换一下座位,看谁扁的了谁?
        司马师同意郑兄弟的想法,举手点赞。
          荆州经理王基向司马师献策,他可不像郑袤这位文兄那么温柔一刀。
  王基说:"扬州作乱,并不是人心思乱,而是被毋丘老儿威逼利诱的,那帮员工若不跟那老头混的话,可能会被当场砍了,看似一条心打着为公司为员工的旗号,其实心是散的,只要我们大队人马一到,必然作鸟兽散,二人也会独夫授首。"
        干事情,每个人都想快点成功,比如我,如果一天能写上一万字,几个月就把这套书写完多好,所以快是人的正常心理。
       司马师虽然对郑袤用手点赞,但对王基这种外业敢打敢拼的经理更是双手双脚一起点赞。司马师虽然占着公司家大业大,但钱也得花在刀刃上,如果能一百万摆平的事,为什么非要花一千万呢?于是命基哥带人先冲过去。
        待到基哥像速度起来的汽车后,司马兄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妥,又急忙命人去追上基哥,让他来个急刹车,就地安营扎寨!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