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上面简单地叙述一下古代公司打架武斗情况。
       姜维走了,司马昭放心了,总经理位子终于在屁股的长时间亲密接触下,捂的有点热了!
  蜀汉暂停打曹魏,可是东吴公司又耐不住寂寞了,他们想到了对曹魏展开行动,这次行动是曹魏叛投东吴的文钦提出来的,文钦投奔新老板,好吃好喝招待,寸攻未立,时间长了也觉得过意不去,人么,总得证明点什么,何况文钦这种武力值比较高的人。如果我们说文钦是曹魏的叛徒,文钦绝对不背这个锅,文钦所做的一切是反对司马家,而不是曹魏公司,和《三国演义》里关羽"投汉不投曹"唱的内容差不多,可改作"反司马不反魏,"如今失败投了东吴,我想他内心深处依然只是反对司马昭的,假如司马家失势了,曹髦掌权了,文钦可能还有回家的想法,如今的文钦就像一个报公司无门的青年,委屈地呆在异乡其他公司。诗曰:
  文章吾不读,
  钦命在何方?
  北雁南飞日,
  望之断人肠!
        只吃饭不干活,对于文钦这种武人就是一种折磨,于是他劝孙峻总经理讨伐曹魏,讨伐曹魏就是讨伐司马昭,有文钦这个恨不得剐了司马家的导游带路,孙峻觉得方案可行。
  孙峻上任这么长时间了,东吴公司高管一直对他当总经理不太满意,大家认为孙峻当领导是沾了老板家族基因的光,实乃任人为亲的产物,虽在毋丘俭谋反曹魏时,浑水摸鱼弄了些员工,公司高管也没有因他弄了些业绩尊崇他,孙峻依然是孙峻,他依然不是东吴的"孙悟空"。
  而早前灭了霸道总裁诸葛恪,但诸葛恪的死在公司人眼里是他自找的,有天要亡他的意思,和孙峻的剑法没有任何关系。杀诸葛恪第二年,公司有个叫桓虑的人谋杀孙峻,重立老板,其谋杀孙峻的的理由是:"孙峻杀了诸葛恪,当起总经理后,不去考虑公司外业,竟然以杀立威,用剑乱砍自己员工,弄的公司员工很讨厌。"桓虑谋杀未遂,反被孙峻所杀。
  其实更让人讨厌的是,孙峻不仅管不住手中的剑,还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那支剑,和老板的女佣乱搞男女关系、还和孙权的大女儿、自己的堂姑,孀居的孙鲁班乱伦。都说权力是春药,孙峻用实际行动去诠释二者的必然联系。
       文钦投奔的那一年,吴公司孙仪、张怡、林恂三人再次合谋,准备扫除孙峻,也没有成功,孙峻干掉三人后,顺便又砍了几十人,孙权小女儿孙鲁育因受孙鲁班谗言,被归为孙仪同党,也被孙峻杀掉,孙权的两个女儿牝鸡司晨,互相对啄,下场都不好,孙鲁班的未来后续会报道。
         孙峻杀罢这些人后,他也像老板孙权筑东兴一样,玩起了土木工程,大修大建与曹魏交界处的广陵,费用太大,公司收入大部分都花在这项工程上,孙峻好像也没有承包工程吃回扣的意思,反正就是拼命地往这项工程上砸钱,公司上下敢怒不敢言,只有滕胤同志去劝孙总经理,应该停工,孙峻不听,结果是这项工程花了很多钱,最后还烂尾了。
请多指教!

TOP

    整个工程比杀诸葛恪还难!
  杀人是分分钟的事,而做工程可是持久战,资金不到位、技术不允许、天公不作美都可能将工程搁浅,这一次应该是技术有难度和资金有限。
        没有土木工程专业毕业证书的孙峻想到了自己原来是工商管理硕士毕业的,经历了两次生死考验后,他觉得再不做点大事自己早晚得不明不白死去,此时文钦劝说讨伐曹魏正合心意,他命文钦伙同公司高管吕据、刘纂、朱异、唐咨等人从淮水、泗水这边出发、进攻曹魏青州、徐州分公司。
  以往东吴都是瞄准新城、寿春,去吞曹魏扬州,但效果不佳,孙峻决定不走寻常路碰碰运气。
       孙峻在石头城为各位出征高管饯行,举杯向众人说道:"这一次劳驾各位兄弟,希望大家以公司为己任,各人做好工作,努力前行,打败曹魏,将曹魏青州、徐州划入我公司版图,我代表公司谢谢大家了。"
        说完一饮而尽,饮完后只觉胸口不适,过了没多长时间便猝死了。史书上说:峻与胤至石头,因饯之,领从者百许人入据营。据御军齐整,峻恶之,称心痛去,遂梦为诸葛恪所击,恐惧发病死,时年三十八,以后事付孙綝。
  孙峻与滕胤在石头城为大家饯行后,带着一百多号人去吕据营,见吕据营地像细柳营的周亚夫一样,纪律严明、人员齐整,孙峻看的嫉妒心起来了,于是以自己心口疼为借口离开了,当晚做梦被诸葛恪鬼魂索追,几日后恐怖发病死,时年三十八,临死前将后事托附孙綝。孙峻如果按史书上这么记载,那就是自己作死的,看到吕据外业比自己强,气成这样,难道孙峻就不想攻击曹魏后,打个大胜战?胜了是领导有方,说不定将来更进一步还有希望,非要自己的这些手下们去曹魏吃败战,弄得狼狈不堪,和诸葛恪一样不能下台?孙峻不至于这点时务都不识吧?孙峻之死,按现在医学来说,极可能死于心肌梗塞,去吕据营有可能来了一波小梗后皱眉蹙额。当时又没有速效救心丸急救,心口不适只能捂下心口,急急回家休息。好事的陈寿便说他妒嫉心作祟,至于后来说诸葛恪索的命,是为了让历史写的更玄乎,嚼出小说口味!孙峻作为死者翻不了案,反正他一生好事做的不多,后来也没有人愿意帮他翻!
        孙峻临终前让孙綝干总经理,孙綝是孙峻堂弟,孙峻生前干了很多龌龊事,害怕他人翻他旧账,不敢让其他人上台,自己兄弟上台,比较保险。这种任人唯亲不唯贤,激怒了还未渡过淮河去外地作业的吕据。吕据听说孙峻死了,孙綝补上,这种兄终弟及承包总经理行为实在可恶,吕据认为:老板被承包那是天意,总经理用这种方式选拔,上进员工的路只有起点,却达不到终点,公司早晚得倒闭。
       吕据心里是想让滕胤干,抛开连襟不说,滕胤论资历、论能力、论关系都是总经理的不二人选。于是吕据联合在外作业的高管,联名上书老板,推荐滕胤,老板孙亮做不了主,书信转到孙綝手上,孙綝当机立断,将滕胤职务上升,准备调其出总部,去大区武昌当经理。
        吕据知道孙綝不会交权,上书只是一种文字形式,让孙綝下台,不用脚踹,孙綝不可能下去。吕据此时正好手中人员整齐,还没派上用场,于是自己外业也不干了,亲自带着人马回来,要直接废掉孙綝,便将想法告诉滕胤,他要攘外必先安内!
请多指教!

TOP

  孙綝得到吕据反戈击自己的情报,大怒:"反了,吕据这家伙纯粹添乱!"既然此人不仁,别怪我不义,命令堂兄孙宪(三国志叫孙虑,西晋有个杀老板儿子的人妖也叫孙虑)在江都拦截吕据,同时又派中人带着老板的文书命令文钦、刘纂、唐咨三人赶紧放下外业,带人马先灭了吕据这个不听话的祸害。为了防滕胤联手吕据,孙綝特意命有安防权的华融、搞宣传的丁晏二人去告滕胤:让其快点动手去收拾一下吕据这个叛贼!
  孙綝准备用滕胤这把刀杀吕据,而滕胤怎么可能对自己支持的人动刀子呢?他知道这是孙綝的诡计,如今祸事来了,隔岸观火只能引火烧身,自己已身在局中,必须得破了!
        于是扣留华融、丁晏,集结保安人员在家自卫防身,还召见孙咨、杨崇等武卫高管,告之孙綝作乱,又胁迫华融写书信向孙綝发难。
  孙綝怒火中烧,召开会议,直接向公司众高管说:"滕胤谋反!"
       此时孙綝正研究如何消灭吕、滕二人,出马不便,孙綝便安排了个二愣子刘丞去对付滕胤,答应事成之后予以公司股份,刘丞这个中层,做梦都想分点股光宗耀祖,这种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他带着人马迅速包围滕胤家。滕胤见家门被围堵,自己这点人是斗不过对方的,他想到了有安防权的华融、孙咨,让他们诈作老板文书启动安保人员。华融、孙咨如今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为了家人未来,只能狠下心拒绝。滕胤便杀了华融、孙咨等人。左右人劝滕胤杀开一条血路去见众位高管,凭着自己的那张脸也能让高管们相信你而不相信孙綝,但如今已是夜半,出去了外面人也看不清自己,滕胤不想冒风险,外面枪林弹雨可不是闹着玩的,为了安稳各位,说:"吕据的人马很快就会来到,孙綝必败无疑,大家等等。"家中这些保安听了滕胤的话,一个个就像吃了定心丸似的,人人不走,等待好消息,滕胤为了让大家彻㡳摆脱疑虑,跟定自己,他就像一位嗑了兴奋剂的好同志,夸夸其谈,脸上充满洋溢的笑容,大谈孙綝必败,我等必胜。
  而吕据的人马在吕据的语言和滕胤的书信中得知,公司大高管滕胤和自己一伙,一个响当当的公司大人物和我们一条战线,孙綝这个名头不大的人,不亡似乎没有道理。
         夜间大风呼啸,时不时听到树枝咔嚓的折断声,屋内灯火如常,滕胤执剑裹甲,大家丝毫没有睡意,一双双鹰眼,一只只狐耳,一丝不敢漏过外界的动静。刘丞也不知道滕胤家里有多少伏兵,不敢冒然行动。
      天明,风住!
  孙綝等不到刘丞的好消息,急切带着大队人马赶了过来。
       "刘丞,还等什么,他家里就没有多少人!还不快动手!"孙綝大叫道。
        刘丞见领导带了这么多人过来给自己仗胆,于是命人将滕胤家门撞开,如水的人马冲了进去!
        杀光所有人,包括滕胤,灭胤三族!
        孙綝灭了滕胤后,便急急让老板大赦公司,向整个公司告之滕胤已灭,除滕胤、吕据外,其他的人不追究刑事责任。
  吕据的人马听说滕胤死了,又得知文钦、刘纂、唐咨三人带人马杀过来,原本依靠的心顿时无注,公司如今又大赦,人心忐忑,跟着吕据一个人去对抗老板在手的孙綝变得毫无胜算,大家四散奔逃,吕据手下的逃的只剩了几个亲信相随,亲信向吕据建议:"领导,事已至此,要不逃奔曹魏吧?"
  吕据倒是条汉子,留了句遗言:"我耻为叛臣。"拔剑自杀。
  果然是个忠诚有信仰的人!
  曹魏的司马昭还准备接招,和东吴大干一场呢,没想到东吴内部先互相残杀了!
  真是自己算的再好,不如别人说一句拉倒!
  文钦提出的北伐计划就这么因东吴公司内部暴力斗殴而流产了!
请多指教!

TOP

  四十 三个短篇

  滕胤、吕据死了,再没有人敢反对孙綝当公司总经理了,孙兄如愿换了身高配的马甲!
  "上个台弄的如此血雨腥风,好像一切在梦中。"孙綝心想。
  通过雷厉风行地铲除异己,孙綝的位子一下就坐稳了。
  孙綝占了位子,杀了两个高管,别的还没学会,摆总经理架子、耍大牌先学会了,手下那些谄谀之徒见孙綝喜欢听好听的话,一个个拼命地给他吹风,孙綝就像一枚氢气球,飘飘然了。史书上说他"负贵倨傲,多行无礼。"
  骄傲的孙綝其实更像一只昂首挺胸、目中无物的公鸡,这也让他的堂兄孙宪看到他很火大。
  孙宪曾经帮助孙峻诛杀诸葛恪时立下功劳,孙峻一直对孙宪不错,待遇、工资、职务都提升了。这一次在对吕据作乱上,又立功了,按理孙綝应该继续嘉奖孙宪。
  孙綝心想:"股份奖金已经不少了,再嘉奖比自己待遇还高了,天底下哪有只涨不跌的生意!"孙綝不仅不嘉奖孙宪,还冷落他,一副做生意爱买不买、爱理不理的样子。
         人很多时候都是活给别人看,谚语叫黄柏做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人在事业和对物质的追求上和兔子相似-上山容易下山难,这一点古人叫气,酒色财气,人之四忌,少量的气可以激发人的上进心,如果气积的太多了不仅会伤身,更会送命。孙宪如果能抱着平常心看待,多一点少一点无所谓,我想事情也不会像后来发展的那么不可挽回。
  人是消费者,不是生产者,随着收入的增加,他的消费和需求也是越来越大,人常说:"有钱谁不知道花。"孙宪也许在孙峻提高待遇后,花钱也变得比过去更大手大脚了,比如换个大房子,结交更多朋友,多娶几房老婆,增加佣人雇工比例。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自己收入上涨的基础上。
        以前孙峻当总经理,还经常上门赏些东西给孙宪,单位有活也让孙宪承包干干,挣点额外收入。孙綝上台后,孙綝开始用自己亲信的马仔,公司活轮不到孙宪,孙宪只能到一边乘凉,看别人挣大钱。活轮不到自己也就算了,孙綝好像忘了自己的这个哥哥,连孙宪家门都不光顾了,孙宪收入锐减,钱包怎么也鼓不起来,生活不如以前好过了,他想到孙綝大权独揽,任情咨意,从不需节俭,孙宪的心态更不平衡了。孙宪心想:"这家伙也没什么资历,只是堂兄临终前胡乱委派的产物,论能力和我也是半斤八两,如今还狂妄自大,这种人眼里根本没有我这个兄弟。"于是他想到用极端方式报复孙綝!
        孙宪想到了朋友王惇,一个公司中层,也是新总经理上台后的利益损失者,二人合计,谋杀孙綝,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孙綝耳目众多,又掌握公司安防大权,很快发现了他们的秘密,为了让秘密成为永恒,孙綝先下手砍了王惇,孙家兄弟不便用刀,只是给孙宪送了包毒药。
         利益面前没有兄弟情,东吴公司老板孙权开了个坏头,他杀儿子没商量,弄得家族内部问题处理不用嘴,一直用刀剑、毒药说话。
请多指教!

TOP

       孙宪死了,孙家的另一个兄弟孙壹颤抖了,孙壹是滕胤、吕据的舅哥,弟弟孙封曾是滕吕二人同党,滕胤、吕据死后,孙封也自裁了,幸亏当时孙壹在夏口当经理,如果在总部,人头也落地成西瓜了!你想孙壹能不紧张吗?
          孙綝知道什么叫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他废话不多说,在杀掉孙宪后,趁着孙壹头脑发懵时刻,直接派朱异去偷袭孙壹,其实孙壹在兄弟死训传来后,是一阵大哭,哭后脑子迅速清醒,他意识到孙綝的屠刀很快会指向自己,为此他做好两手准备,一是你如果不来打我,我先赖在这儿。二是如果你动真格,我不能站着让你砍,只能溜,船早已备好了,过了长江便是曹魏公司。
       既然你们要砍我,我只能告别生我养我的东吴了,孙壹家属也来不及带了,只带着手下一千多人乘船跑到曹魏了。
         司马昭听闻孙壹来了,是极高兴,自曹魏公司成立三十多年来,就没有其他公司老板家族的人来投奔,如今紫气东来,东吴开了个好头,或许是我司马昭治理公司有方?还是父兄在天之灵保佑?这份厚礼我收定了。于是对孙壹兄加官晋爵,史书上记载:诏拜壹车骑将军,交州牧,封吴侯,开府仪同三司。车骑将军仅次于大将军,大将军是司马昭、吴侯显然有孙壹取代东吴的意思,开府仪同三司就是董事待遇,可自行招聘手下。当时三家公司对降人待遇都很高,目的就是想多挖对方人才瓦解对方公司,君不见曹魏郭循一个中层,去了蜀汉摇身一变成了公司高层。而刘备时代黄权被迫降魏,也是高官厚禄供着。
         三家公司执政者都知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八方俊乂都入我彀中,一统天下又有何难哉!
         这种高待遇让壹哥喜出望外,惊喜不足为奇,高兴的哭起来才是真的高兴,曹魏听说壹哥来的匆忙,没带家属,为了让壹哥从此乐不思吴。
  司马昭特意私下召见孙壹:"孙兄,听说你没有带家属过来?"
  孙壹说:"是的,领导。"
  司马昭说:"大丈夫岂能无妻啊!要不,我给你说门亲?"
  孙壹说:"属下一个降人,能活着也是感谢公司不杀之恩,而且待遇如此之高,在下不敢得陇望蜀。"说完,也不敢正视司马昭了。
  司马昭说:"既然来我曹魏,我们便是一家人了,其他话也不必多说了,你也不必谦让,我已经安排好了,将前老板曹芳的内人邢氏许配你,莫要推辞。"
  孙壹无意得了这门好亲,喜从天降啊,但又不敢在总经理面前大喜,说:"既然领导如此赏识,属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邢氏美艳,壹哥真的哭了,不虚此行,虽然老家的老婆孩子生死未卜,但如今只能重打锣鼓重开台,原来自己的人生才开始啊!壹哥高兴不到三年,邢夫人美丽妒忌,一直怀疑壹哥和家中女佣有染,经常毒打女佣,女佣受不了虐待,只能抗争,某个夜晚,杀了壹哥和他老婆。
  更多的肉食,意味着更多的蛀虫。
  更多的拥有,意味着更多的担忧。
  更多的妻子,意味着更多的巫术。
  更多的女仆,意味着更多的淫邪。
  更多的男佣,意味着更多的抢劫。
请多指教!

TOP

     孙綝杀掉了吕据,滕胤、孙宪,赶跑了孙壹,这一切,老板孙亮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公司的两任总经理已经不得好死了,今见孙綝又如此骄横跋扈,肆意妄为,似乎铁下心来以两任为模板,循踪追迹,为了让公司总经理职业变的安全,孙亮不得不考虑收权的问题了。
  公元257年夏天,15岁的孙亮开始亲政,上班的时间过的很快,孙亮却很无聊,下班后曾问左右人等:"当年我父亲下发公司文件,是亲自过目内容后,再签名,如今总经理下发文件,我只负责签名,而文件内容却不让我过目,这是为什么?"左右人无法回答,也不敢回答,只是隐隐感觉老板对孙綝吃独食不满了。
  而孙綝的意思是:孙亮的亲政不过是坐在老板交椅上,把"同意、批准"等字写的更具有书法价值。
  可见孙亮收权之路何其难也!
  孙亮考虑到未来的风险,便先着手于自身安保,他亲选了三千多15到18岁的未成年男孩进入总部,让公司高管年少有勇力的儿子每天训练他们,美其名曰:"我和他们一起成长"。
  孙亮暂时也没有有效方法去抑制孙綝,只能先从安保上做点文章。孙綝对孙亮办公楼内练兵也很反感,可是也不好去阻止!
  孙亮这个孩子很聪明,曾有一次吃梅,嫌梅酸想沾着蜂蜜吃,于是命身边一个中人去库房取蜂蜜,取来后,孙亮发现蜜罐里有一颗老鼠屎,恶心的也吃不下了,便叫人把库房保管叫过来,问这个老鼠屎是咋回事?保管一看,吓的话也不敢说,只知道磕头。孙亮觉得事出蹊跷,必须得断出个子丑寅卯来,如若不然,将来老鼠屎会搓成大米粒的。
  于是问保管:"中人是不是找你索要过蜂蜜?"
  过去在没有大规模养殖蜜蜂时代,蜂蜜也是极贵重的食物,诸位可记得当年袁术兄就喜欢喝蜂蜜饮料,袁兄公司快倒闭时,大米饭都没得吃,吃起猪糠来,糠糙难以下咽,锦衣玉食的他想喝杯蜜水,润润喉。而手下服务员告之没有蜜水,只有血水,袁术兄气的吐血而亡。
       蜂蜜如此不好弄,保管自然不会轻易给那个人妖吃。保管如实回答:"要过,我没给他。"孙亮脑子一亮,便对中人说:"一定是你栽赃陷害保管!"
       中人见无凭无据,当然不会承认。说:"老板冤枉啊。"
        孙亮命人将老鼠屎剥开,内燥外湿,对左右大笑道:"老鼠屎在蜂蜜罐中时间浸的很长的话,一定内外全湿,如今外湿里面干燥,显然是才放进去的,哈哈哈哈!"
         中人赖一赖不掉了,只好供诉自己犯罪经过,左右人等对这个十来岁的老板纷纷竖大拇指点赞。
        孙亮聪明,但孙綝也不是傻瓜蛋,面对老板想掌权和总部内练兵,孙綝是凉风习习,交权有危险,执权需谨慎,不过对面站着的是个毛头小子,又不是成年人,孙綝决定赌一把。
  人的一生一直在做选择题,很多时候只是A和B两个答案可供选择,成功失败各占一半,所以古代这些政治人物都喜欢做这种简单的选择题!这类选择题其实就是判断题,谁对了谁掌权,谁错了谁一边凉快去,这种看似简单,却很需要谋略智商,因为双方虽是一对一的考试,其实也是两个团队,而正确答案总是没有标准,往往是谁的团队力量大,谁拳头更硬!
  正当东吴老板和总经理准备来一场暗中做题时,一封来自曹魏的书信打断了这一切!
       曹魏扬州大区经理诸葛诞派人送来一封求降信,顺便将儿子诸葛靓一并拉过来做人质,求救东吴公司。
请多指教!

TOP

  四十一 缘由
        诸葛诞这个曹魏大区经理当的好好的,为何背叛呢?这是什么原因呢?
  史书上说诸葛诞和夏侯玄,邓飏等人关系好,曹睿老板时代,他们一共十五人组建了一个辩论团队,人称四聪八达三豫,这些人经常窝在一起海侃,类同某些信教的人搞不定期聚会,他们侃的主题不是你家长他家短,你家钱多他家钱少,你小蜜漂亮他小蜜少。他们侃的就是前文提到的《道德经》、《庄子》和《易经》,因每个人都有自己读过后的心得,聚在一起就是分享心得,由于他们在一起不谈如何治理公司,不谈为老板员工谋福利,只谈宇宙、人心等,曹睿老板不喜欢这些浮夸不着边、吃公司饭不干公司活,还极有可能成立公司小山头的家伙们。
  "你们名气很大,但名气不能当饭吃。"
  于是干脆不予重用,这些人都是公司二代三代,不愁吃喝,既便没工作也能照侃不误,侃啊侃侃成了中国哲学的一部分-魏晋玄学,谈的东西和吃饭关系不大,很玄乎,对于普通一线忙碌的工人们来说,他们就是吃饱了饭撑的。
  普通员工们想:"我们干活没日没夜,吃了这顿愁下顿,而他们不需要面朝黄土背朝天,衣食还无忧,他们如果真的没事干,可以向马钧学习发明创造,整点对农业有益的东西,一天到晩光耍嘴,他们知道我们辛苦吗?他们那是什么理论?什么学问?"
  普通员工眼里穿衣吃饭就是人伦物理!什么"言不尽意""名教出于自然"和自己统统无关!
  曹睿老板死后,这些人终于被曹爽解放,陆续进入公司高层。诸葛诞虽是个侃大山高手,出了总部却也能干外业,司马懿比较欣赏,在灭王淩和毋丘俭时都立了功,但史书上说他因和邓飏、夏侯玄关系好,一直心不自安,其实和他曾在一起的邓飏坟头都墓木已拱了,夏侯玄的骸骨也磷火将尽了,这种心不自安是一种疑心病,他想到和这些人以前在一起玩耍过,假如司马昭哪天心血来潮,翻一下旧本子,自己下场会不会和他们一样不得好死?
  试想诸葛诞假如和后面上任的扬州经理石苞一样,在领导怀疑自己之前主动放弃扬州回总部,我想司马昭一定是双手欢迎的。可是诸葛诞不想那么干,他是宁做总部外一条狗,不做总部内一个人,一个外区大经理一直习惯在外工作,老板又不派人盯睄,诸葛诞工作起来自然可以随心所欲。
  人都喜欢自由,都喜欢没有约束,诸葛诞羡慕司马昭没有人能管的了他,但诸葛诞却不知道没人管得了的人其实是活的最没有意义的人!一份孤独的自由又是什么自由呢?
       司马昭这个人管理公司,整体来说比哥哥司马师宽松些,他深知将来司马家如果替代曹家做公司当家人,还是需要倚重这些曹魏高管,这种根深蒂固的门阀式领导班子,凭司马昭一己之力是不可撼动的,既便司马家所有老老小小一起助力司马昭,也只会是撼山容易,撼门阀难,无法撼动只能去适应。
  司马昭与曹魏其他高管的关系,可以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就是卖方和买方的市场供需关系,司马昭是卖货的,而高管们是老顾客,卖家会给老顾客以最优惠的价格出售商品,甚至在必要时候,会白送东西拉拢老顾客,而老顾客哪儿买也是买,不如买熟悉而又能占到便宜的商家产品。而卖家也是通过老顾客的人气带动买方市场,让自己的生意更红火,拥有老顾客的支持,才会让生意做的更长久,谁见过没有老顾客的店铺,生意能活下来的?没有老顾客,只能关门大吉!
  写的这儿,让人突然想到了战国初期齐国公司,本是姜姓董事长的公司,顾客全被管家田氏收买了,后来田氏一脚踢走姜董事长,霸占了公司。其实曹家也在重复姜家的故事,老顾客全让打工的司马家给抢了,他们争先恐后地买司马家出售的商品,而最让人恼火的是司马家并不想重新挂牌,甚至连生意的运营资金也是曹家提供的,而赚了钱后全往自己腰包揣?
  顾客是衣食父母,快没有老顾客了,老曹家离关门歇业也就不远了!
  生意只是一个形象的比喻!
请多指教!

TOP

  司马昭更深知自己不过是曹家老板无法掌控公司,而被众人推选的一个利益集团代言人而已,仅此而已!只要某些人不公然反对他,司马昭也不去找某些人碴,曹魏这些高管都盘根交错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司马昭也不会头脑发热去挑他们的刺。坏就坏在前几年二进扬州时,诸葛诞满脑子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哲学想法,一是谁?王淩,二是谁?毋丘俭,二人起事都失败,自己是三就当变了,别人失败,那是在作铺垫,轮到自己一定会成功。诸葛诞并非武夫,诸葛三兄弟,孔明为龙,诸葛瑾为虎,他为狗,与龙虎为伴,此狗也差不到哪儿去,狗虽然不好听,却也和龙虎一样是十二生肖之一。
        有时候还要怪扬州水不好,喝了扬州水比喝了杜康酒还让人陶醉,扬州过去是个大地方,后来晋公司统计有三十一万四千多户,人口百万以上,不过曹魏扬州辖下的主要是现在江淮一带,曹魏叫它淮南郡,面积不大,人口却多,扬州驻地寿春毋丘俭时都有十多万人,在当时战乱年代,曹魏公司总人口才三四百万的情况下,十多万人口的城市应该算是大城市了。
  扬州自曹操时代一直大力发展农业。史书载:以沛国刘馥为扬州刺史,镇合肥,广屯田,修芍陂、茹陂、七门、吴塘渚堨,以溉稻田,公私有蓄,历代为利。后来邓艾同志向司马懿建议:令淮北二万人,淮南三万人分休,且佃且守,水丰,常收三倍于西,计除众费,岁完五百万斛以为军资。六七年间,可积三千万余斛于淮土,此则十万之众五年食也,以此乘敌,无不克矣。司马懿采纳了老邓的意见。自从淮南经过刘馥、司马懿两位大佬悉心照料,已经不再是千里无鸡鸣、万姓以死亡。而是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一幅南国水乡似锦的画面,难怪几位扬州大佬经理都有想法,扬州这水土太美,聚人聚粮。
         诸葛诞是有人有粮,又喝了扬州这种类似贪泉的水,陶醉了,生异心也正常,何况这儿位置又是两公司交界处,万一搞不定司马昭,跨过长江,就可学文钦。
         诸葛诞只是有想法,从想法到行动还需要一个人助一下力,助力的人是谁?就是司马昭的铁杆马仔、跟屁虫、李丰的前女婿贾充。贾充这个人史书上评价不高,那是因为他爸的光辉形象把他照的丑陋无比,他爸贾逵效忠曹魏公司、刚正不阿,在豫州经理任上,为了发展公司战略,挖了一条二百多里的运河,当地人为了颂扬他、铭记他,将这条人工河称作贾侯渠,贾逵俨然是一位水利专家了。贾充不像他爸,是因为他爸死的那年贾充才十二岁,还未完全懂事,贾充没有时间从老爸那儿学到忠于曹魏,他成年后一直跟着司马家混,老爸忠于曹家的那一套在他的成长年代已经过时了,人往高处走,如今高处在哪?当然是如日中天的司马家!司马师病重的时候,贾充可是监事,可见他那时已经是司马家红人了。司马昭上台,直接担任机要秘书,很多事情司马昭也是委派贾充去办。
请多指教!

TOP

  这一次贾充代表司马昭去扬州考察诸葛诞:一是有人打小报告,说诸葛诞散财收买人心,养数千死士。二是诸葛诞上报说东吴准备进攻徐堨(安徽含山境内),诸葛诞要求征十万人筑城,保卫寿春,防备东吴入侵。
        司马昭本来有点不放心诸葛诞,又接到几方报告,便特意让心腹马仔贾充好好去考察一下,贾哥到了寿春,诸葛诞不敢怠慢这个司马昭身边的红人,好酒好菜招待,二人先说些客套话,酒至半酣,贾充想到了这次任务可不是来吃喝的,于是谈起公司事务,为打探诸葛诞现在是不是有不轨于总经理的心,贾充故意说道:"现在总部的贤才们,都愿意让司马总经理禅代曹魏做董事长,你以为如何?"这是一句本来探路子的话,如果诸葛诞同意说法,可能也就没有后面的事了,但诸葛诞可是有想法的人,于是大怒回答道:"你难道不是贾逵的儿子,你从小吃的是曹魏饭,如今还要把曹魏卖给其他人。如果总部有难,我一定死力保卫曹家!"诸葛诞其实在骂贾充"吃家饭、拉野屎"了!
  吃家饭,拉野屎:在过去肥料紧张的年代,人们在自家吃饭,上厕所不能胡拉,必须得拉在自家茅坑。
        贾充被诸葛诞骂的灰头土脸,气不出一声,路子已探出,诸葛诞和我们是两条平行的铁轨,交集是不可能的了。
         贾充回总部后,也不便把诸葛诞骂自己数典忘祖的话道出,只是捡了些重点,报予司马昭:"诸葛诞在扬州,得人心,如今召回总部,一定不会来,但现在不召,将来他做大做强就不好办了,不如立马召他回总部任职。"
  贾充的建议就像一帖良药,司马昭服下后,很快发文:召诸葛诞回总部当任公司董事。
  诸葛诞拿到调令,默念道:
  "去总部绝对不行,以前酒桌上放过爆炸性言论!人身已经得不到安全保障!"
  诸葛诞见调令是一个武士送过来,而不是总部人事部门的文员,调令内容是:诸葛诞回总部,扬州安防权暂交给手下乐綝。
  读罢书信,诞哥也不再怀疑是贾充告密,而怀疑是和自己有些矛盾的乐綝,认为是乐哥使了坏招,诸葛诞怒火中烧,先带人砍了乐綝。
  乐綝在不明不白之下,变成了诸葛诞嗑药的引子,不知是司马昭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反正这事做的怎么看都像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诸葛诞马不停蹄,将辖下屯田的十余万员工集结起来,又在扬州本地聚了土著员工四五万,备了一年粮食,他不学毋丘俭、文钦两位离开老巢,开车狂飇,而是窝在据点,守株待兔,同时向东吴公司求救。
请多指教!

TOP

  四十二 铲除病根1

           东吴收到诸葛诞送来的求救信和他做人质的儿子诸葛靓(音jing,四声,别读亮,否则和他叔诸葛亮同了,就有点不像话了),孙亮和孙綝都非常高兴,此时二人各自放下准备内斗的心,在公司对外上他们就像家庭有矛盾的夫妻,在闻听外人光临,立马收住各自的秽语和拳头。何况这是一笔成功率已经达到了50%买卖,做成了对双方都是特大利好。这是东吴公司建立以来,没有做过的一桩生意。当年王淩叛魏时,东吴没来的及插手,王淩就中毒身亡了。毌丘俭求救过,但此人不禁打,很快被曹魏打挂了,毌丘兄失败后,剩了个文钦如丧家之犬般过来投奔。王淩叛魏,公司也没捞到油水,毌丘俭叛魏,公司只是增加了些人口红利。但这次却不同,诸葛诞是铁下心来投奔东吴,还带了个分公司,一个营收极高的分公司、一个战略位置重要的分公司。
        东吴公司不敢怠慢,人家儿子都送过来当人质了,而诸葛诞在酒桌上和贾充闹翻的事早有耳闻。
        必须去帮诸葛诞,打败曹魏、夺取扬州!
  东吴派老板外甥全怿、领着全端、唐咨、王祚,伙同文钦带上三万人,去援救诸葛诞。
       当司马昭收到乐綝被杀、诸葛诞背叛的消息后,大怒,说道:"这个诸葛诞纯粹找死。"
        司马昭立即召开公司内部会议,将诸葛诞叛变的事扔在桌上商讨,公司开会人员一致认为必须马上讨伐。司马昭见大家意见一致,说道:"诸葛诞总结了毋丘俭失败的原因,这次他公然勾结东吴,引狼入室,把自己的事上升到两家公司的战略之上,此事不容小视,我当与大家同心协力,以全新的姿态剿灭此人!"
       说完,立刻上表老板,内容是:当年黥布谋叛时,刘邦老板是亲自出马,隗嚣违命时,刘秀老板也是亲自出场的。我们曹魏前老板曹睿也是个外业高手,他每次一出手,胜率也是百分之百。这次诸葛诞反叛事情重大,老板您也得亲自出马,一可提升我方士气、二可灭掉敌方威风。"
  上表内容继续说道:
  "为什么非要您亲自出马呢?因为员工见老板都不顾个人安危,以公司利益为重,亲自上阵,他们岂有不拼命的道理,所以这次老板一定得和我一起去征讨诸葛诞。老板大可放心自己安危,我们员工五十万、诸葛诞才几个鸟人,我们人多打人少,灭诸葛诞是very easy!"
         司马昭为什么非要劝老板和自己一起出门呢?难道他真的想狐假虎威吗?其实非也,这只是司马昭防范曹髦的手段,假如曹髦在总部,自己在外,曹髦模仿司马昭爸司马懿,内部搞政变咱办?到时内有曹髦抽被子,外有诸葛诞掀桌子,司马昭岂不寢食不安!以前司马师在世,一人在内控制老板,一人在外作业,后顾无忧,百战百胜!
       司马昭心里想:"如今哥哥已死,叔叔也老,很多事情得一个人揽了,又得控制老板,又得去灭诸葛诞。只能委屈老板与自己走一趟,假如哥哥在世,我才不想让小老板抢这份功,我司马兄弟就足够了,带上你还不是怕你没人看,到时不听话,乱七八糟事就多了。老板啊!这些人打着反我司马家的旗号,你也不要高兴,这些人如果胜了,你别以为你能咸鱼翻身把歌唱,他们照样傀儡你,你啊,就是傀儡的命!"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