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司马昭仿佛又听到父亲、哥哥临终的话语。
  这一刻,他变的沉默了,他不苟言笑的脸上透出了更多的坚毅和永不言弃的自信!
  他想到,只有穿过所有崎岖、踏平所有坎坷,才能通向未来成功的彼岸。曹爽、王淩、夏侯玄、毋丘俭,此时的诸葛诞,他们只是我司马家前行路上试金的砺石,当我一一磨砺后,才发觉我的佩剑锋利异常,什么吹发断丝、什么劈波斩浪,什么断金碎石,什么⋯⋯真的,都是小菜,它已经无所不能,媲美任何时代的宝剑。
        司马昭带上老板曹髦一人并不安心,顺便也捎上那个不肯将公司大印交给哥哥的前老板妈、如今曹髦名誉上的母亲郭氏。
       司马昭对老板说带50万人,那是浮夸了一倍,总部人马和各分公司带来的员工加起来26万,对于曹髦来说,人有点少,对于诸葛诞来说,人已经够多的了!
  青州、徐州、荆州、豫州各路员工齐聚,司马昭甚至还从西部防线关中抽来一些人马。各处分公司经理纷纷请愿打头阵,只有两位中层管理在这紧要关头,竟然生出害怕和坐视之心,这种消极负能量的人,司马昭不敢留下,他们当场被司马昭斩杀祭旗,关键时刻,心不能软,手也当辣!
  两位中层啥本事没亮,就被领导干掉了,正是:
  宁当战前冲杀死,不可无名祭旗中!

       东吴安排了三万人,加上诸葛诞发动的十几万人,似乎也够司马总经理喝一壶的,然而诸葛兄十几万人也多是临时拼凑,由于新手太多,工作能力还没考察过,在司马昭手下看来,他们极大可能如一群乌鸦聚在一起,一打便散,但事后证明,他们并非乌合之众,而是顽强之师。
  司马昭的26万人,可是专业的,也是吃公司粮,拿工资的,这些人的职业就是外业时拿刀剑说话的人,而诸葛诞纠集的人很多是扛着锄头的、拿着扁担的。如果双方在平原地带决战的话,拿刀箭就会把扛锄头的秒杀!但如果扛锄头的守城,占据有利位置,拿刀箭的也可能被锄头敲扁!
       司马昭到达丘头(河南沈丘境内),先命王基和陈骞二人率人马围攻寿春,在二人还未围成铁桶之势时,东吴的三万人在文钦、全怿等人带领下,从寿春城的东北山头狂冲突进,很快窜进寿春城内,他们与诸葛诞会合一处,准备死守寿春。
           王基和陈骞很快全面包围,寿春城真正成了围城,里面人想出来不让出来,外面人也没有想进去的意思,看着围城,王基这个武人,只想到了饺子,他很想快速吃下这个饺子,于是上书要求急攻。王基依然是以前的王基,他不会因为年龄增长而变得性格平和,他依然性急,上次打毋丘俭,他急着要求占领南顿,司马师不同意,这次又急着攻寿春,司马昭不同意,王基继续上书,领导还是不写"同意"二字,遇上这两位有些慢条斯理的司马兄弟,基哥有些无奈,没办法,人家可是领导。司马昭似乎害怕城上那帮扛锄头的,一直命王基围而不打,坚壁清野,搞好防守、注意对方偷袭。
请多指教!

TOP

  东吴三万人已经和诸葛诞的人马双剑合璧,龟缩寿春城里。
  孙綝在总部却坐不住了,他来到前线镬里(今安徽巢湖西北),亲自指挥自东吴公司成立以来,最有赚头的一笔买卖。他命高管朱异带三万人屯在寿春不远的安丰,准备和诸葛诞来里应外合痛击围军。
  司马昭听说朱异带人来了,他担心王基等会被内外夹攻而成敌人的汉堡堡。便下令王基迅速转移至北山,占据险要位置,等待机会。王基收到总经理的信息,与手下人商议,说道:"现在我们人马正是森严壁垒的时刻、人心正是众志成城的时候,只要日夜加强巡逻,做好防守即可,假如这个时候拆散队伍,到时人马混乱,对方趁势来攻,即便我是姜子牙、张良也控制不了那局势的!"手下人表示赞同。王基的说法是打死也不能在敌人眼皮子底下搬家,当年司马懿围襄平,暴雨将司马懿营地灌成了一片海,保安们觉都没法睡,司马懿依然坚定不搬家,最后攻下襄平,屠杀报复!在这关键时刻搬家,如果寿春城上人大叫,"王基败了,你们快逃吧",岂不混乱。再说曹魏的这些员工不是搬家公司出来的搬运工,搬家只是兼职,并不专业,大家的专业是外业打架。
       此时换个地方绝对不行!


   可是总经理的话不听,也得说个理由吧,否则总经理治你一个"不听号令,擅自作主",后面就不好办了。
  王基和大家商议结束,很快写了一封信传给老板和司马昭,内容是:"与敌方对垒,当不动如山,搬迁会使大家一心二用,难以御敌,如果这个时候因为害怕他们里应外合而将员工迁到其他险要地方,对方会趁乱打劫,内外夹攻,那真的坏了,现在我们众心一致,深沟高垒,防守已加强,不需要迁移的!"
       司马昭看了信后,认为有道理,火速回复:"按你的意思办。"
       王基见上面同意了自己的办法,于是将自己的人马驻地全面增防,靠近城外的挖深沟,城内垒高壁,自己的营地像一条穿着铠甲的长蛇牢牢地裹住寿春城。
       城内的文钦看着这条长蛇极讨厌,几次带人想砍断,都被王基打了回去。
        寿春城被王基等人围紧,围军外又有朱异围住王基,寿春城已被围成两匝,司马昭决定再添一匝,命石苞、州泰、胡质带着人马在朱异外围游走,以切断朱异与孙綝的联系,同时防范东吴救援队继续扑进这个包围圈!
       朱异想到先把游击的那些家伙赶走再围王基,却被州泰瞅准一个机会扁了一下,死伤两千人,朱异被打散,消息传到东吴,孙綝决定继续增援。让朱异带上丁奉、黎斐等五名高管,连同人、粮草一起拉过来,势要在寿春决一死战!
      如果双方再这么增添人马,寿春这儿很快会演变成凡尔登,全世界饺子馅都会足够!
请多指教!

TOP

     曹魏依然不变应万变,不主动下手,他们的粮食充足、准备充份,享受东道主优势。而东吴却不然,他们是客场,什么都得准备,长时间耗下去,粮草必出问题。朱异为了急救寿春,没有带辎重,和项羽救赵相似,只是携了三日粮,以破釜沉舟的姿态,欲与曹魏一决雌雄。
         大家或许会觉得朱异有点盲目,其实救人如救火、任何抱着救别人的人,他的心不会想那么,想多了,被救的人早就死了,还救什么救!
          但曹魏的战术一直打防守防击,对付诸葛亮,战辽东、打毋丘俭、都是用这种招术。防守反击一般都是弱队用的招式,强队用这招,大家可要小心,君不见意大利作为世界足球强队,一直喜欢用防守反击,获得了四次世界冠军,只比足球王国五星巴西少一次。
         司马昭是深深折服这种防守反击,简直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啊!
        围而不急攻,围而不急打,先把外围那些救兵驱走,后面一收,非勒得寿春城全面窒息!


  司马昭的耐心很快收到回报,太山经理胡烈探得朱异辎重所在地,偷偷放了一把火,如山的物资化为灰烬。东吴人马很快出现粮食危机了,这边寿春虽有粮,但没有飞机空运,朱异兄急了,既然打不破王基的铁桶阵,必须在饥饿来临之前,将外围嗡嗡乱飞的游击军消灭掉。负责游击的石苞、州泰拼命防守,朱异无法突破,只能后撤,过了两三天,石苞、州泰料知对方粮已吃尽,火速下令,急攻朱异,朱异人马一触即溃,试想饭都吃不饱,谁还有体力打架,员工们四散往东吴方向逃命。朱异为了保存实力,只好收集余众,撤退。
  这些逃命的败军没粮食吃了,只能咬葛根叶,啃树皮,挖野菜,朱异好不容易领着这些鹄形鸠面的人,摆脱了死神的威胁,来见总经理孙綝。
        孙綝见这些饿莩们,去时强壮有力,精神饱满,如公鹅一般,而如今面黄肌瘦、血色全无,如一个个被剐掉肉的鸡壳。这种剧烈的反差让孙綝气的一浪一浪的,但在这关键时刻,又不能惩罚,如在平时,肯定是砍了这些人。
  杀掉他们也解决不了寿春之围!这些人死罪虽免,活罪难逃,逃回来人路况熟,再去寿春速度会更快!
        孙綝下令:"命朱异戴罪立功,带着这些人去死磕对方!"
       朱异不干了,说:"总经理,没有粮食不能再打了。"
         孙綝大怒道:"粮食准备很充足,只怨你战术有问题,让对方抓住漏洞,粮食烧成灰了。"
       "此时正是你"此时无功变有功"的好机会,如果再不听命令,别怪我刀剑无情!"孙綝大吼道。
        朱异说:"既便我死,我也不能带着大家去白白送死!"
        没有办法了,这个时候当着这么多人违抗命令。就是佛祖也保不住朱异了。
       孙綝下令,杀了朱异!
       史书载:朱异曰:"我吴国忠臣,有何罪乎?"乃拉杀之。(古代大力士生拽硬拉杀法)
请多指教!

TOP

  拉杀之。(古代大力士生拽硬拉杀法)
  诗曰:半壁江山似月残,
  欲吞曹魏竟何难?
  寿春无限春风去,
  留得此身学鲁桓。(鲁桓公,春秋鲁国国君,被大力士彭生拉杀。)
        名门之后的朱异没能战死沙场,而是被自己人干掉了,孙綝的确够狠!
  孙綝激情杀了朱异,让东吴的高管寒心不已!
  这种连司马昭不敢干的事,孙綝干了,孙綝不惜以自己年轻气盛的代价对抗东吴管理层,也为孙綝后来悲惨的命运埋下了地雷!
  朱异的失败经验告诉我们,在家有个好爸爸,不如在单位遇一个好领导!
        管理层面面相觑,心惊胆颤。没有人再想着去寿春为公司卖命了!
  在孙綝心里:失败者坐牢流放只会浪费粮食,掉脑袋是节能的最好方法。


      孙綝想:"寿春不可能不救,自己又不能亲自上阵,若派其他人,他们学习朱异,那诸葛恪会不会在他的坟前向自己招手呢?"
  孙总胡乱想了一通,突然脑中闪出"打虎还得亲兄弟"的古训,弟弟孙恩可以的。"
  孙总急急返回总部建业,又重新挑选一帮员工,让自己弟弟孙恩带上,去解救寿春!
  司马昭听说孙綝杀了朱异,内心没有窃喜,很平静,和众位说:"朱异不想再救寿春,他做的并没有错,而孙綝这个没有战略眼光的人竟然将他杀了。孙綝只是为了向诸葛诞证明,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帮诸葛诞到底,坚定诸葛诞好好守住寿春的心。"
  既然孙总有稳定诸葛诞的心思,我司马总经理此刻也正有此心,为我们心心相印干杯!
  司马昭开始实施稳定诸葛兄的三个方案:一、围城继续;二,向外传播东吴增援的人马很快就会来到;三,围城的曹魏人马为了节约围军粮食,会将老弱病残的员工转移至淮北一带。
  第一条诸葛诞能体会到,第二条诸葛诞看不到,能想到,第三条,诸葛诞不用想到,能看到,王基那儿果然每天都有人撤退。
  诸葛诞于是深信不疑外界的舆论,东吴肯定会派人来,而围城的曹魏人又不是吃土的,他们也是吃粮的,这么长时间一直"风雨不动安如山",稳坐在自己的壁垒里,又不见外面往里头送粮,还见他们的人分批往外撤,都说坐吃山空,可见缺粮无疑。
  所有的一切看似往诸葛诞有利的方向发展。以前一直害怕粮草不够,为了做打持久战的准备,包括诸葛诞、文钦等在内领导都勒尽裤腰带吃饭,如今,大家可以放开肚肠,吃饱喝好,过不了多久胜利就属于我们的了!
请多指教!

TOP

  人饥饿过后饭量是极大,哪怕宰了一头牛,也会认为能一顿吃掉!
  寿春城内人口本来就多,后又凭空添了东吴三万人,坐吃山空的不仅是王基,诸葛诞比王基更败家,明明能支撑一年的粮草三四月都不够了,其实过去预计吃一年,只是在每人喝稀饭的基础上,一顿二两粥。如今一顿半斤米饭,很快粮仓将空。
  寿春人民经历一场从粥到饭又回到粥的过程,而外界传言的东吴援军,连个人毛也没看见,城楼眺望,远远看到的依然是王基那条讨厌的长蛇盘旋在城外。
  没有救兵心焦、没有粮食心慌。寿春城内员工心焦又心荒!五脏六腑都在翻腾!


  不是说救兵要来吗?不是说王基要撤退吗?一切都是骗人的,你们中了司马昭的反间计了!
  谁叫你们吃粮不当兵,你们吃饱饭的那段日子为什么不下来冲锋一下,还异想天开和东吴救兵再来里应外合!
  孙恩同志是带了一帮人,由于动员时间太长,待寿春城粮食快吃完时他们才出发,孙恩胆子小,跑步速度很慢,他必须等到寿春城破的答案,再写信告诉总经理:"寿春已陷,还救不救?"
  然后孙綝回信大骂:"你可以试试吧?救你个大头鬼。"
  其实我们可以分析一下孙綝为什么第一次出动那么快,而第二次这么慢呢?
  其一是东吴保安有限,文钦的三万人加上朱异的几万人,已经是东吴扬州和总部的全部家产了。
  其二,第一次粮草被烧毁后,第二次筹备就慢了,筹备粮草其实和单位捐款相似,第一次捐款大家掏钱速度即快又豪气,第二次为同样的事再次募捐,掏钱不仅速度变慢,金额还会缩水,假如此事还会有第三次募捐,没有多少人再会抠腰包了,捐的钱能买一箱矿泉水就烧高香了!
  其三,东吴在赶不走司马昭,诛杀朱异后,内部厌战情绪加重,动员大会不好开展。
  其四,老板和高管对孙綝不满,孙綝不得不一心二用。
请多指教!

TOP

        四十三 铲除病根2
     
         诸葛诞天天站在城头上看,早上东方升起的太阳就像蒸熟的南瓜饼,中午朵朵白云慢悠悠地飘在天空,时而变成羊、时而化作白鸽,更多是像鱼鳞一样贴满天空,诸葛诞看的一阵饥饿。傍晚的残阳似一幕染色的绢布,势将乾坤卷去。夜里的星星,如同水洗后的珍珠,嵌在深蓝的地毯上,诸葛诞数着星星,心情好了很多。
        天上的风景在没有阴雨时一直如此美好,诸葛诞更多不是在欣赏风景,而是在等,等那望眼欲穿的援军。
       日复一日,始终不见,寿春城里的人在王基的用力下,有些呼吸不畅,更为难受的不仅仅是呼吸,还有腹内的饥肠,有些漉漉了,如果援军一直不来,他们会饿死在寿春城内!
        诸葛诞手下的两名心腹马仔蒋班、焦彝坐立不安。
  "东吴的第二波援军怎么还不来呢?"
  他们开始怀疑东吴的诚意,于是向老大诸葛诞建言:"朱异带着人冲不进来,后被孙綝害死了,而且听说孙綝早已回东吴总部了。我等觉得孙綝现在是坐观成败,没有第二次援助的想法了。靠人不如靠己,现在人心虽焦燥,尚能团结一致,我们应该带人从一个点冲杀出去,虽然不一定能打败他们,但总比窝在这里等死强。"
        二位的意思是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诸葛诞默不做声,但文钦反对这种说法,他说:"诸葛兄你可是带了十多万人投奔东吴啊!而我和全怿、全端等三万人不惜冒死与你们会合一处,这些人父兄子弟都还在东吴,既便孙綝不来救,我们公司老板也不能坐视不管,何况全氏兄弟可是老板家亲戚啊!你也知道曹魏公司这几年内部一直出问题,如今他们精兵强将都被我们调动到这儿,只要我们再次挺胸、收腹,勒紧裤带,再坚持坚持。曹魏内部有些高管以战事太久,必生厌战之心,就会有人跳出来反对司马昭,到那时就一切0k了,如果我们抱着侥幸心理,舍命从寿春城冲下去,死伤太多,又冲不出重围,岂不坏了大事!"
请多指教!

TOP

        诸葛诞觉得文钦之言有理,这么多年来,司马氏掌权,先有王淩、再有夏侯玄、李丰,后来又有毋丘俭,反对声此起彼伏。等一等何尝不是好办法呢?如今诸葛诞这个外患已起,就等着总部和其他有想法的人搞内忧。内忧外患一起来,司马昭到时会顾头顾不上尾,顾尾又顾不头,既便化身八臂哪吒、飞天大圣,也不好解决!
  每个人都会以自己的想法去考虑别人,诸葛诞、文钦再也不会料到他们其实是阻挡司马家上位的最后一道防火墙,此时总部是夏侯玄之后再无夏侯玄,李丰之后再无李丰!
  等待也许不是最好的机遇,但一定是一种最无奈的选择,因为寿春城下的那条铁蛇不是没有去冲?而是实在是冲不断啊!
         诸葛诞遂不听蒋班、焦彝的建议!但蒋、焦二人一直认为自己的主意是对的,隔三岔五在老大跟前说"打打打"。搞得寿春城头上布防的员工都思想分裂了,诸葛诞很恼火,认为二人祸乱军心,准备拔剑斩了二人。
         这二人就像张飞手下的范彊、张达,在领导的逼迫下,前途未卜,生死难料。二人见四下无人,便坐下来相商:"如今跟着老大混,已经没有出路,老大现在只听文钦的,长此下去,我俩必有生命危险,要不我俩投奔司马昭吧。"
       他们没有做忘恩负义的小人,没有学范、赵二人去谋杀老大。而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从城墙上拴了根麻绳,顺着绳滑溜而下,逃出围城,投靠司马昭。
        没办法,人各有志!
  诸葛诞耳根虽清静不少,内心却不能平静,二人可是连着机密一起出逃的!
  如果说蒋焦二人出逃是两军交锋可以预料的事,那后面东吴公司总部出的问题,似乎是天亡诸葛诞了!
         就在这相持的关键时期,东吴全怿、全端家出屁漏了,早不出晚不出,偏偏敌我双方相持阶段后院起火了!全怿的侄儿全辉、全仪在公司总部闹出了官司,害怕孙綝找他们麻烦,带着老娘和手下的数十家一起逃奔曹魏!
         司马昭先收到蒋、焦二人,把寿春城内底细摸的一清二楚,什么粮草多少?人口多少?哪儿防守人多,哪儿防守人少?哪儿城墙薄?哪儿城墙厚?诸葛诞爱好是什么?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喜欢什么类型的小蜜等等?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在司马昭眼里,寿春已经不再是长寿的春天了,而是萧瑟短暂的三九寒天。
       如今又从东吴收到全辉、全仪。东吴的秘密也全盘知晓:孙綝果然只是三板斧,杀了朱异后,已经没招了,他不敢亲自来,是有所顾忌他的老板和东吴某些高管会趁他出门,背后搞动作,派他弟弟朱恩不过是掩人耳目,虚张声势,东吴如此蛇鼠两端、蝇蝇苟苟,哪有心思帮诸葛诞。
  诸葛诞、文钦、你们太天真了,太傻了!
  诸葛诞,文钦就像怀春的少女,痴情地等待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却不知道白马王子是个始乱终弃的渣男!
请多指教!

TOP

  司马昭手下钟会见东吴人来了,开始发挥其小诸葛的聪明才智,向司马昭建议:"总经理,破寿春机会已到,为何不用?"
       司马昭说:"钟兄弟有何妙算,不妨直说?"
       钟会见左右人太多,向司马昭使了眼色,司马昭会意,凭去左右。
        钟会说:"全氏兄弟已经来了,破敌之策正在他们身上,可先让全氏兄弟作一封书信,内容是东吴孙綝恼怒全怿、全端和文钦一干人等一直不能破敌,准备灭了这些外出高管的家族。全辉、全仪逃奔曹魏,正是避祸。"
        "作好书信,让全氏亲信送给寿春城内全怿、全端,二人收到此信,心如乱麻,寿春城内必出分裂分子。"钟会继续说。
        司马昭听完后,捋须微微一笑,说道:"不愧吾之子房(张良)也!"
       寿春城内全怿、全端收到家信,怒道:"孙綝欺人太甚,为这种公司卖命不值得了!"二人很快做出行动,公然将寿春某个城门大开,带着家族和手下数千人大摇大摆地出城投降曹魏。
        全氏兄弟真是无愧他的姓氏,全然不顾寿春城里其他员工的感受,当着这么多人面搞叛变,不仅寒了诸葛诞、文钦的心,也让寿春城内员工变得无辜和绝望。
        这只是前戏,让寿春员工更绝望的是后续的报道:这些叛徒很快被曹魏安排工作、提高待遇,全氏兄弟还分得公司股份。
        出了围城,有的吃,有的喝,有钱花,有约会,怪不得有些人不惜拳脚相加,也要吵着出来。


     此前文钦料曹魏内部时间长了会出问题,果不其然,是出了点问题,但不是曹魏内部,而是来自曹魏和蜀汉的交界。
       蜀汉的姜维得知司马昭带了大量的员工去征讨诸葛诞,还将自己的垂涎的关中公司也抽走一部分人去了,这种好机会来临,姜维再一次坐不住了。
         由于曹魏关中布防员工不多,姜维率数万人马不再从陇西绕着走了,而是直接从关中骆谷侵入。姜维想:"曹魏驻防人马不多,绕远了费粮。"
  姜维人马精气神十足,很快到达沈岭(陕西周至南),负责驻守关中的经理是司马孚的儿子司马望、副经理邓艾,二人见姜兄又来了,想到自己人少,粮食多,依然用防守的方式,窝着不出,任姜兄问候他们祖宗十八代、送女人衣服、小孩子尿布。司马望和邓艾就像吃了扑尔敏,瞌睡的不想理睬。
         姜维又碰到了一群缩头乌龟,对于在外摸打滚爬这么多年的姜兄已经是太习惯了。此时姜兄心中最大的埋怨不是那两个龟缩的家伙,而是自己公司那一群混工资、混绩效、永远不想冒险的高管,如果公司再有一个像我这样的人,此时去攻击曹魏陇西,这边由我扯住他们,十拿九稳做妥并吞陇西这桩买卖。可是公司没有这种人,他们不仅不思进取,还时常背后捣乱,诋毁我为公司"还我大汉河山"的一片苦心,他们中的典型就是老板身边的中人黄皓、还有天天夜观星象的谯周。
        谯周竟然写什么《仇国论》,杜撰什么因余国小,肇建国大,两国相争世为仇敌。谁都知道老谯含沙射影,以因余作蜀汉,肇建比曹魏。再搞两个文人在文章里面像说相声一样,问来答去,最后得出"射出很多箭,没有一个能射中目标,还不如瞄准目标,谨慎发射箭。"
        "这一切都是在说我,意思我一直出征,也没有给公司带来大收获。我以前功劳簿好象是铅笔写上的,被他们用橡皮擦的一干二净。他们所做这一切,我想到古人一句话叫:"腐儒宦官误国。"将来坏我蜀汉公司的,必是腐儒谯周、人妖黄皓也!神对手代代有不可怕,猪队友处处走让人伤感!"姜维想到这儿,不由自主地呆立木然。
        司马孚,邓艾,你们下来,我们好好打一场。
       二人不会下来,他们现在任务不是打架,而是目送姜维回家!
请多指教!

TOP

    姜维等的很焦躁,依然用骂战试试,二位还是充耳不闻,姜维很无奈,只能等。
        西面姜维和司马望、邓艾擦不出火花,东面已经点燃了导火索,蒋班和焦彝不相信老大诸葛诞能胜,改换门庭跟班司马昭。全怿兄弟害怕全家遭殃,也去巴结曹魏。
        想到了这些逃兵,文钦又向诸葛诞建议了:"诸葛兄,如今司马昭收降了我们一些人,正在乐着呢?防备应该有点懈怠,咱们可以找个他们防守弱的区域冲下去。"
       诸葛诞和东吴唐咨兄都认为文钦说的有道理,诸葛兄便命人开始针对城外铁桶阵,大做破敌工具。一切准备就绪后,看南面防守较弱,诸葛诞带领人马如猛虎下山,疯狂突破南面围城,六七日昼夜不歇,而曹魏这次显然有备而来,他将当时最先进的武器统统捎上,其中有马钧的专利产品-连续发射石块的发石机,还有沾上火的箭矢。史书记载:逆烧破其攻具,矢石雨下,死伤蔽地,血流盈堑,复还城。
  辞曰: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曹魏的围军太坚韧,六七天也攻不破,双方伤亡不计其数。这种硬扛硬的打法,拼的就是人数,诸葛诞人太少,还没人帮他。曹魏人太多,而曹魏围军外已无东吴人马,州泰、石苞可以随时增援,物资给养也能源源不断运给围城的王基、陈骞。
       这种打群架硬实力是拼人,软实力是后勤保障、奖金。
       诸葛诞软硬实力不如司马昭,冲不出去是正常,冲出去倒是反常。
  这种公司之间正面竞争,犹如一场古董拍卖会,曹魏用天价方式誓在必取,而诸葛诞和东吴公司口袋里钱太少,当价格超过自己心理底线时,只能放弃。
        六七天是一场消耗战,寿春城里粮食更少了,出门冲锋的员工消耗大量粮食,很多做了饱死鬼。没有冲锋的只能挨饿,有些人不想当饿死鬼,夜间纷纷挂麻绳,偷跑出降,几天时间寿春流失数万人口!
        破不了敌军,自己的人口反而负增长了,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请多指教!

TOP

  针对日益逃亡的人口,文钦再次想出了一招,文钦在曹魏可没有这么多想法,有人说人在饥饿贫困状态下脑洞会大开,文钦也许喝了几个月稀饭后变得聪明了,点子接二连三的来了,但精明的想法用完了,文钦依然是那个文钦,依然是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文钦!
  都说当浪潮退去,会发现谁在祼泳,诸葛诞即便老眼昏花,也能分清谁穿了衣服?谁没有穿衣服?

  文钦这一次提出的办法是让诸葛诞不能容忍的歪招,也是他这辈子的最后一招!
         文钦说:"诸葛兄,事情危急,我们每天都有人去投降司马昭,而且这些投降分子已调查出,全是以前曹魏的正式工,在如今粮草不济的情况下,我建议将寿春城里剩下的以前曹魏籍员工一起赶出城外,让东吴公司人守城,一可节省粮食,二可⋯⋯"
  文钦兄彻底暴露自己才是裸泳的那一个人!
       诸葛诞挥手打断,说:"够了,如今大敌当前,哪有什么东吴曹魏之分,我们都是东吴公司人,你这等同种族之论不要再说了。即便将来粮仓剩下一粒米,我也得煮成一锅粥,一人喝一口。"
  文钦语塞,不悦而退!
          文钦这种言论如果传出去,就是爆竹店放火-炸翻天了!


       文钦在曹魏上班时,本来就和诸葛诞关系不好,只是在大敌司马昭面前,不得不团结,而今文钦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之际,突然发出这种让诸葛兄大吃一惊的奇谈怪论,诸葛诞无法理解文钦这种馊主意是脱口而出还是蓄意已久,反正这种主意只要实施,一定会将自己推向深渊!
  诸葛诞想到:"假如全把曹魏籍人撵走,我诸葛诞岂不是成了阉人、自废武功。到时我诸葛诞手下一个贴心人都没了,直接成光杆司令,蚂蚁都能咬死自己。再说,这些曹魏籍员工虽有投降分子,但不代表全部,如此眉毛胡子一把抓,定会发生内乱。"
  诸葛诞和文钦就像两个人合伙做生意,生意好的时候,双方在钱的面子上尚可容忍对方某些不逊的言行,继续合作。生意亏本,入不敷出的情况下,两人还得继续掏老本,不散伙才怪!
       文钦在这关键时刻提出这种不经大脑思考的办法,文钦肌肉男名号彻底坐实。文钦却不认可自己的名号,他认为他的办法是宇宙第一好办法,也是唯一能够自救的办法。
  其实他的好办法更像是生意已经开始亏本,让诸葛诞一个人抠老本垫资!
  文钦觉得诸葛诞已经不是以前的诸葛诞,而是不识大体、独断专行的诸葛诞。诸葛诞也觉得文钦不是以前单纯的文钦,竟然能提出这种宫刑自己的馊主意。双方互生罅隙,为了以防万一,某天,诸葛诞先下手,将肌肉男文钦直接变成骨灰男!
        文钦的一生就此划上句号!文钦死的时候两个儿子文鸯、文虎不在身边,当他的两个儿子听说父亲死了,先是大哭,接着便是大骂诸葛诞。准备带人为父报仇,宰了诸葛诞,手下人认为杀诸葛诞是犯上作乱,不愿跟班,四散跑了,杀人的消息已传出,兄弟二人就像背对着悬崖的人儿,已经没有回头路,他们只能冒险赌一把,决定再次回到以前公司怀抱。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