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四十三 铲除病根3
       司马师当年欣赏的文鸯迟到了,老师换了人,成司马昭了。
  人世沧桑、江山依旧!
      司马昭手下的人是恨透文钦,文钦和毋丘俭作乱,失败叛逃东吴,认贼作父,如今为了帮助反贼诸葛诞,公然引狼入室。害得公司一二在再而三的花大量人力财力来摆平,如果没有文钦,或许他们这个时候还在家睡着大觉、做着春梦呢?
  文钦这位曹老板同乡,在高管里眼中,他是对不起公司的!文钦的一生贯穿了三次惊险历程,第一次卷入曹操时期的魏讽谋反事件,文钦进了班房,被鞭子抽的皮开肉绽,后来曹操看在文钦死去的父亲面子上,饶文钦不死,按说文钦经过这件事情后应该变得成熟了,可是文钦没有,他依然再一次和毌丘俭合谋,第一次是不明不白,第二次却是主动入股,毌丘俭失败后,文钦大难不死,去了东吴,如今又帮助诸葛诞,重操自己旧业,不料这一次却死在了同行诸葛诞之手。
  第一次受人蛊惑,他并不知道那叫谋反。后两次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加入了别人的团队,文钦骨子里其实还是有正义感的,后两次反叛或许是为了报答曹操不杀之恩,而将大刀指向司马家,也许文钦选择让更多人卷入武斗而流血牺牲方式不妥,但文钦依然是文钦,一个忠于故主的人!
        文钦终究成了过去式,如今司马昭面对拜伏求生的文鸯、文虎,是杀还是留?


  司马昭先将二人关了起来,召开会议。
        昭哥手下们义愤填膺,大呼:"杀掉他俩!杀掉他俩!"
  文鸯兄弟就像两只手脚捆缚的羔羊,等待命运的安排!
        司马昭沉默了一会儿,决定驳回众人杀文鸯兄弟的意见,他对着众人说道:"文钦罪不容诛,他的儿子也跟着文钦作乱,杀掉他们也没有错,但现在他们是穷途末路,我如果杀了他们,我就真的错了。"
  "大家想一想,如今诸葛诞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外有强兵,内无粮草,只要我们再使使力,诸葛诞一定完蛋。诸葛诞能坚持到今天,其实也是诸葛诞这几年努力的结果,他的确收买了很多扬州员工的心。这时候我若杀投降我们的文家兄弟,岂不是在告之扬州员工投降也是死。既然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那他们岂不非要和我们拼个你死我活,我不仅不让他兄弟俩死,我还得嘉奖他俩,让他俩去寿春城墙下招摇摆风,非得把寿春城里的员工人心搅乱,让他们无心恋战。"
  "同志们,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望着日夜战死的兄弟,我寝食难安,我希望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利,公司会本着以人为本的态度为广大员工谋求最大的福祉。我的讲话完毕,大家认为如何?"
        既然领导热衷于搞人才试验,准备用文氏兄弟做个有利于公司的广告,手下们没有意见。大家从去年赤日炎炎的六月出发,本以为两三个月即能扫平的乌合之众,却拼到了隔年,拼到了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的二月,整整八个月!
  思乡之情,如同天上的纸鸳,风儿吹罢、只只北向!
       如果不再动武便能拿下寿春,何尝不是在座高兴的事呢?
        司马昭命人将文氏兄弟叫进会议室,对文氏兄弟说道:"本准备将你们兄弟就地正法,但念你们对公司还有一份忠心,本总经理决定赦免你们。"
        文氏兄弟大喜,急急跪下,说:"谢领导不杀之恩,我们愿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不需你们赴汤蹈火,也不需上刀山下火海,我只想救寿春员工脱离苦海,所以决定安排二位带人骑高马在寿春城下如新科状元游街一般,口中大喊:城上的兄弟不必担心,文钦之子,公司都不杀,你们还等什么呢?仅此而已。"司马昭说。
       这么简单!
  活下来本就不是难事!
  "一切听领导安排。"文家兄弟回答道。
          寿春城上的人看见文家兄弟带了一帮人在城下转悠,又大喊口号。大家心里也就有底了,看样司马昭玩的是"坦白从宽"的招式,我们只要不"抗拒从严",肯定死不了!
          司马昭用文氏兄弟做罢第一个试验,下一个试验决定用自己当一回试纸。手下们听说总经理要去寿春城下,纷纷劝说:"这种冒险的事还是不要做的好,万一有人放黑箭伤了领导咋办?"
           司马昭成竹在胸、一脸自信地说:"大家放心,他们不会射我的!"
         寿春城已危在旦夕,城上的员工何苦去射司马昭而换自己灭族的成果呢?
  杀一个人很简单,杀掉别人你活得很好才是最重要的!
          领导可是心理学专家啊!
  其实像司马昭这种后世追封的老板都是心理战高手!
          打架打的都是心理!什么三十六计?哪一个不是心理战!克劳塞维茨同志说:使敌人放弃抵抗力是战争的目标,战争就是大规模人参与的搏斗,所有将这场搏斗打赢的更多是心理战胜了对手!
请多指教!

TOP

  司马昭驾着车来到了寿春城下,寿春城上的人看到司马昭在下面,果然不放黑枪,连诸葛诞也没有这种想法,或许诸葛诞被司马昭这种胆量折服了,还是觉得自己箭法不好,假如射不中会激怒司马昭,而让自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诸葛诞就像一位忠诚的彩民,一期不落地买彩票,总寄希望于下一次会中奖。他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站在城楼上远眺,他宁愿天上没有太阳公公,也希望不远处的八公山传来东吴那山呼海啸的声音,一次次失望、迎来一次次希望,诸葛诞没有绝望!也许明天?也许明天的明天?他不认为东吴永远不会来!
          司马昭见城上的人变得不再凶狠、残暴、杀戮、嗜血。原来他们也是肉身,在经历一系列的软战、硬战后,他们的内心变得反战了!他们已经从残忍的狮子退化成温驯的绵羊!内心的无法强大让寿春城变得不再坚不可摧!人心希望的是和平,而和平之前的那一段时光如黎明前,最黑暗!
         司马昭回马,手一挥,大喊:"攻城!"
          寿春城四面人如蚁集,在锣鼓助威下,曹魏人乘上云梯,很快登上了寿春城楼!
        诸葛诞绝望了!此时他并不想力战而死,而是单枪匹马想突城逃跑。
       领导,目标太大,即便割须弃袍,大家也认得他,曹魏高管胡奋发现了诸葛诞,领着人追杀过来,诸葛诞的生命和毋丘俭一样,终结在一个无名小辈手里!
       公司曾经叱咤风云的又一位武人高管死在了司马家手里,司马家成了名副其实的打老虎高手!
  诗曰:
  降旗三挂楚城头,诸葛王淩与毋丘。
  帘卷残阳缘血染,幕临荒冢把尸收。
  心怀天地还惆怅,手弄乾坤不自由。
  莫管江山谁作主,争来争去化为休。
  注:楚城头:寿春是战国后朝楚国的总部


   司马懿灭了公孙渊、曹爽、王淩,司马师杀了夏侯玄、毋丘俭,如今司马昭又干掉了诸葛诞,几只老虎打的极有份量,好像还缺一点什么?对,缺龙,想当老板,还必须屠龙,什么时候屠,时机未到!
         都说诸葛诞养了一批死士,下面我们见证一下什么是死士?
        古人有句话叫:士为知己者死。从前春秋晋公司智伯以国士之风相待手下豫让,智伯被赵公司老板襄子杀死后,豫让设心积虑为智伯报仇,两次刺杀赵襄子未遂,均被爱才的赵襄子释放,智伯为报旧主,依然实施第三次刺杀,仍然未能成功,后请求赵襄子,愿刺其衣以报智伯,襄子满足其心愿。豫让刎颈,临死叹言:"吾可以下报智伯也。"作为死士,豫让是蹩脚的,作为知己、豫让是成功的。豫让用自己的生命阐述何为"士为知己者死。"
       豫让是一位死士,其实古代所有的刺客都是死士,专诸、聂政、荆轲,还有《聊斋志异》中的田七郎。他们英雄事迹已传遍整篇史书,此处也就不需再道了!
        死士就是即便是死,也要报答别人的知遇之恩,永不背叛,他们的座右铭是:简父兄之尊而崇宾客之礼、薄骨肉之恩而笃朋友之爱。
       诸葛诞死了,身边的上百死士被抓了,司马昭见各位都是人才,想留下他们性命,于是问各位,可降服自己,众人便不说活,依然抬着高傲的头颅,蔑视曹魏在场所有人。
          司马昭决定震慑一下,看你们头颅硬,还是我的大砍刀厉害。于是拖出其中一人,当众斩首。问大家可服,众人依然不语,再杀一人,问曰:汝等可服?依然没人投降,如此,百人皆杀,无人磕头求生!
  正是:谁知诸葛死生士,争做田横五百身。
        诸葛兄得人心如此!怪不得毋丘俭坚持不到百日即亡,而诸葛诞挺了八个月。如果东吴真心来救,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请多指教!

TOP

诸葛诞和他的死士们全完蛋了,东吴的王祚和唐咨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投降曹魏,而另一位并不出名的东吴中层管理于诠却像变法未成功的谭嗣同一样,愿意流血牺牲,他说:"大丈夫忠于一主,领着人马过来救人,人没救活,如今陷入敌营,应当舍生忘死而不是束手投降,这种数典忘祖、贪生怕死的事俺做不了。"于是他把盔甲脱了,兵器扔了,直接在双方战事未结束之前,冲进曹魏阵中,被曹魏员工砍杀。
        历史上忠于职守的往往是一些小人物,而某些所谓的大人物却常常会看风向!


   扬州自王淩打牌开了个坏头,"抽老千"被打死后,一连串玩了三次。司马昭手下的人再也忍不住,这以后万一再来一次咋办?虽然这些反叛的头头们最后都被阎王请走了,但公司为了让阎王把他们快点带走,花去的银子、死去员工都可以堆成山了。这些手下们实在不想在自己公司内部事上大费周折了,他们想让总经理免除后患,把扬州叛根挖了,建议:"将这次东吴投降的员工,用大秦公司白起对付赵公司员工招术,挖坑活埋了!"
        杀戮在他们眼里犹如播种覆土,够残暴!

    司马昭摇了摇头!
  他想到:"干这事有什么好下场,白起后来被老板逼死,临死前还忏悔当年屠夫行径,而大秦公司也没有经营多少年,这一切还不是残暴所至,历史叫大秦为暴秦,大秦公司不把普通员工当作人的一家公司,寒了员工心,后来暴政逼的员工全起来反抗,大秦就快速倒闭了。"
       司马昭为了以德服人,语重心长地对手下的同志们说:"古代公司之间用武,保全公司为上,只需要把首要作乱的人砍了就可以,不杀东吴这些降人,正可以显示我大魏公司宽宏大量。"

  司马昭一无所杀,将这些东吴员工像安置移民一样,迁到河东、河西、河南(今山西、陕西、甘肃等)地带,司马昭一举两用,即可以增加公司人口,又能让这些降人创造劳动成果。杀了只会做负面广告,让吴蜀员工觉得曹魏公司只是个渣渣公司,下次开打,非和曹魏来个鱼死网破。
       这种温暖的处理方式让吴蜀员工羡慕:"大公司管理确实不一样,两个字:人道!哪一天双方再次开打,趁着机会,直接偷渡曹魏算了!"

        司马昭讨平诸葛诞,见唐咨、王祚等人请降后,脑海里冒出一个想法,什么想法?
        就是趁平扬州之威,让唐咨、王祚引路直下江南,吞并此时上下构衅的东吴公司。
       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王基后,王基很平静地写了一封信交给司马昭去思考,内容是:那一年东吴诸葛恪乘东关之胜,尽发东吴员工狂攻新城,没有吞下,死伤惨重;蜀汉姜维也曾在洮西大胜后,轻兵冒进,在上邽被邓艾狂扁。两人都是大胜后轻敌,头脑发热,酿成大败,诸葛恪也因新城之败掉了脑袋,姜维也因上邽失利差一点歇菜。我们去年从总部出发至今已有八个月,员工们今年春节都是在营地里过的,如今拿下扬州,大家紧张的心情已经放松下来,就等着上头发话,放假回家,如果这个时候再说去灭了东吴后再放假,大家会不会觉得这个班加得时间太长了呢?"
请多指教!

TOP

  王基又在信中比了个例子:"当年曹操老板在官渡打垮袁绍公司,认为收获已多,不再急扁老袁,他也是怕万一穷寇急追了,老袁回过头来咬他一口,岂不得不偿失。"
        司马昭看完信,认为老王说得有理。
  "我不能做薛万彻,不是大胜就是大败,我可是未来老板级别的,武夫的事我不干。"司马昭想到。
         于是下令:全军休整三日后,回总部领赏。
  既然王基你如此有勇有谋,那就先委屈你留下来镇守寿春,过段时间再找个合适的人来换你的班。司马昭给老王升职加薪,增加股份。
        司马昭回老巢的消息传出,在关中等机会的姜维害怕了,他担心司马昭增援关中,让自己陷入困境。
  此处不宜久留,久留只怕要被捆住重回老家了!姜维兄撤退时念道:"诸葛诞,你咋这么不禁打,你到底是不是俺师傅的堂弟啊?"
        司马昭带着老板回总部了,总部各级头目见总经理指挥有方、得胜而回。一起联名上表老板,要求公司嘉奖总经理。
        老板没办法,自己也是亲自出马,功劳簿上,却没人说老板领导有方,都是总经理知人善用、善于抓住机会等等。
        迫于压力,曹髦发文:升司马昭为副董事长,增股一万户。史书载:诏以司马昭为相国,封晋公,食邑八郡,加九锡。
        司马昭对副董事长职位不敢觊觎,根据《公司法》第一百一十条规定:副董事长协助董事长工作,董事长不能履行职务或者不履行职务的,由副董事长履行职务。
  如今董事长丝毫没有交权的意思,总不能逼宫吧!
  司马昭还是当总经理吧?毕竟现在机会不成熟,等成熟了再当,因为这个副职也不是董事长曹髦愿意给的,而是大家逼曹髦这么干的。
       公司下了九次文书,司马昭辞了九次!
        那就算了吧,下一届吧!
        司马昭上奏老板录用以前对公司有大功人的子孙,随才安排上岗。
        老板无奈又同意了,这些好人好事又被司马昭揽了。司马昭其实在玩釜底抽薪,让新录取的人才感恩司马昭,将来为司马家所用。
         司马昭所做所为,让曹髦感觉自己这个老板当得极窝囊,公司里不管大事小事、好事坏事都被司马昭揽了,曹髦的内心像一团烈火在燃烧,燃烧、再燃烧,终有一天会火山爆发的!
         曹髦你也别火,此时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困惑者与你同在,他的名字叫孙亮,他是东吴老板,他心中的小宇宙会提前爆炸!
请多指教!

TOP

  四十四 小老板提前退休
        东吴在诸葛诞事上偷鸡不成,反蚀了一筐米,老板孙亮和孙綝不得不重拾二人恩怨和矛盾,外面摆不平,公司内部得把对方搞定!
        孙亮自孙綝收购曹魏扬州失利后,经常在公司会上出难题问候总经理孙綝,孙綝感觉老板这次显然是青春期上来了,摆明和自己公然过不去了,孙綝不好发作,但如果这般呆在公司总部,当着众人被老板软刀子训话,自己面子早晚像田埂上的沾了草甘磷的草-一扫光的。
         孙綝决定用司马懿习惯玩的招式-称病。过去不像如今医学发达,感冒顺带咳嗽,在没有现代医疗设备介入下,也能说生了大病!


         老板孙亮是巴不得,谁也不见谁双方心情能好点,很快批准了孙綝的病假条。
  公司政务、人事权孙綝可以暂不管,但安防、护卫这种权力绝对不能放手。孙綝走后安排四个弟弟掌控包括老板安保在内的所有公司军事武力。
        离了总部,孙綝去总部外朱雀桥边别墅住下了,他一边欣赏欣赏野草花,一边溜溜狗、放放马",一副"引壶觞而自酌,眄庭柯以怡颜"不想管理公司的样子!
         看似一切风清云淡,其实暗流涌动!
       孙綝不放安防权,监视老板的行为如同上罢厕所不冲便池般Shit,擦过的便纸不入篓般不讲卫生,公司弄得和公厕一样,孙亮是异常讨厌,心中的怒火更像一块烧红的烙铁,急切想把孙綝烫下台去。
        可是孙亮又不能直接去孙綝家掀桌子,他决定先从孙峻的旧账开始翻起,因传言当年小姐姐孙鲁育是大姐姐孙鲁班谗言致死的,于是孙亮某天在总部召见嫌疑人孙鲁班,孙亮也不拉家常,直入主题,问责大姐。孙大姐见弟弟不依不饶地追问鲁育如何而死,这个外号叫大老虎的女人无法凶猛了,因他的姘头、自己的堂侄孙峻已死,她没有权力依靠;而雪上加霜的是自己的儿子全怿又完全置亲情于不顾,抛弃老娘公然投奔曹魏,如此权力亲情双失,她更像是被拔去爪牙的纸老虎,孙大姐甚至认为自己是天㡳下最不幸的女人。
请多指教!

TOP

  都说女人是老虎,此时的孙鲁班还不及病猫,她不得不被迫远离公司政治中心。
        这个曾经强势的女人,婚姻并不好,早年嫁给周瑜的儿子,本以为男才女貌,白头偕老,然大老虎姐犹如白虎星下凡,婚后不久,周瑜儿子便死了!老板女儿不愁嫁,孙权很快把她二嫁给死了老婆的全琮,老夫少妻,枯杨生稊,也没什么不妥,二人生了全怿,如此生活了十几年,公元247年,全琮也死了。大老虎姐年龄已大,孙权也就没有再增加女婿数量的心情了,让她孀居全家、做好全职妈妈,大老虎姐性格一直很强悍,权力欲强,孙和继承人位子被废,也有她的一份功劳,公司的事务当年她是经常插手。
       孙权死后,孀在家的大老虎姐年已四十,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和掌控公司的侄辈孙峻鬼混到一起了,她不惜吹风孙峻,借刀杀了与自己有过节的亲妹妹孙鲁育。
         孙鲁育小名小老虎,试想孙权也挺搞笑的,这个属狗的老板非让两个女儿变老虎,可见孙权是多么宠爱这两个公主啊,孙权行为是应了"女儿是上辈子情人"这句新语录。两只老虎的妈妈步夫人非常美丽,极受孙权老板宠幸,步夫人死后,孙老板决定将余下的爱补偿给两个女儿,孙权的行为又验证了一句"爱屋及乌"的老话。


    孙鲁育嫁的男人叫朱据,也是老父少妻组合,按史书推断,朱据是个二婚,和前妻有子嗣,他和小老虎姐在一起生了个女儿,老板孙权为了亲上加亲,将这个外孙女嫁给了自己的六儿子孙休,也就是以后要出场的东吴第三任老板。这种盆地婚姻不仅发生在过去讨老婆难的偏远山区,还会发生在娶媳妇并不费劲的老板家族。孙老板也不考虑他们结婚后,生出的子女是否生理正常,在他的心里,那是属于遗传学领域,不属于公司政治范畴,当然孙老板并不享有这种舅舅娶外甥女的奇特专利,早在西汉公司时代,刘邦老婆吕雉就让自己亲儿子娶了自己亲外孙女。专利权早已注上了吕雉的名字了,孙老板只是山寨,并没有超越!
        朱据在拥护孙和时,被孙权所杀!孙权为了让两个女儿心态平衡,抱着好女一定得嫁二夫的意念,将小女儿再嫁给了刘纂。
        大老虎姐反对孙和,小老虎姐支持孙和,小老虎姐在老公朱据被杀后,彻底和姐姐闹翻了。
          后面的事就是大老虎姐伙同孙峻,大老虎咬死了小老虎!孙鲁班暂时胜利!
请多指教!

TOP

        面对孙亮的质问,孙鲁班也知道妹妹事情过去已久,死无对证,但自己必须摆脱嫌疑人身份,于是对着弟弟孙亮哭诉道:"这个事情我也是受害者,都是朱据和前妻生的两个儿子朱熊、朱损向我报告,说孙仪伙同鲁育妹妹谋杀孙峻,我一时紧张,才告诉了孙峻,谁知那个没人性的孙峻,竟然连妹妹一起害了!我是冤枉的啊。"
         孙鲁班为了把戏演的更真实,扑通一跪,眼泪鼻涕哈喇子一起流出。
        看着姐姐无辜可怜的样子,孙亮扶起了姐姐,说:"我知道了!"
       朱据的两个儿子如今都拥有公司安保权力,听命于孙綝,朱损还娶了孙峻的妹妹,东吴这种你娶过来,他娶过去,亲戚辈分弄得很乱,这些亲戚们平时在一起聚会喝酒,按辈分或亲戚称呼是没办法叫,比如朱损,他叫孙峻大舅哥,叫孙峻堂弟孙綝也是舅哥,但朱损继母是小老虎姐,叫孙亮应该叫舅舅,可是孙綝有个堂姐是孙亮丈母娘,如果依这双重关系,朱损在老婆这方还长孙亮一辈,而父亲这方却低孙亮一辈,那边长一辈,这边低一辈,是不是很混乱,估计大家还得用笔划一划,理清这种关系比解死结的绳还麻烦。盘根错节的关系不仅属于曹魏公司,东吴这种盆地乱娶媳妇的的事也是错综复杂。所有制造混乱的根源都是两个字-利益,利益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不过时,为了利益,东吴公司不惜肥水不流外人田!
请多指教!

TOP

       朱氏兄弟俩似乎对后妈的死没有一点哀楚,他们不但不去求孙峻开恩,手下留情,事后反而去投靠杀自己后妈的合伙人孙綝,这种为虎作伥、自甘堕落的逆子行为,是必须要用血来教训一下了。
  孙亮小宇宙爆发:
        干掉二位!
         消息传出,孙綝出面干涉,干涉无效,朱熊、朱损两个衰哥追随父母而去!
        孙綝紧张了,老板动真格了,开始下手了,杀二人就是卸我左膀右臂!
        但老板终究没有剑指孙綝,孙綝也不敢冒然动手!毕竟人家是老板,动手打老板得有理由!
        孙亮灭掉朱氏兄弟后,暗中与老虎姐孙鲁班、手下刘丞密谋,准备拿下孙綝。
  刘丞本是孙綝的手下,是杀滕胤的刽子手,有一股二杆子劲,后来和孙綝闹翻了,才决定跟班老板。
        孙亮为了让自己团队力量更大,将舅哥全纪也邀上,把怎么除掉孙綝的想法单独告诉了舅哥全纪,让全纪转告他父亲,也就是手握公司安保权的全尚。
        孙亮说:"孙綝独断专行,一直小觑我,在诸葛诞和全氏兄弟被围在寿春时,我一直督促他去救围城中的人,他一直不听命令,总呆在镬里不出,朱异失败后,还将责任一股脑的推到朱异头上,也不向我汇报,擅自作主,杀了曾经有功公司的朱异。而今他又在朱雀桥南做了豪宅,窝在家假装生病,他认为公司安保权在手,无所畏惧,一天到晚逍遥自在,我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决定拿下此人。你回去告诉你老爸,秘密准备人马,我找准时机,定下时间后,我带上我的护卫保镖,你爸带上他的人,来个里应外合,包围孙綝老巢,到时我再当众下放赦免书,让孙綝手下那帮人不敢动手,如此大事可成。你回去,一定与你爸秘密谈此事,切不可泄漏!"
       "还有切记,此事万不可让你母亲知道了,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她又是孙綝堂姐,不得不防,此事非同小可,千万千万!"
         全纪听完后,连连点头称是!
  孙亮的小宇宙彻底爆发了!

    各位也许会想,为什么孙亮不能一个人带队去包围孙綝?非拉上他老丈人,岂不知,人越多越容易节外生枝。
        孙綝其实很精明,在朱氏兄弟死后,他已经感觉危险逼近自己了,公司总部上班也变得遥遥无期,孙綝心里想:"不是不想去上班,实在是那三千伴老板成长的愣头小子太恐怖,俺可不想当鳌拜,去和那三千小子比试武艺,到时被擒住了,可就进笼子了,没自由喽,哪有现在赏花看草、提笼架鸟,悠哉游哉,现在即便老板带人从总部出来,外面我耳目人马众多,老板到不了我家门就会被我拿下,外面可是我孙綝的天下,轮不到老板放肆!"
        老板孙亮如果有带人出城灭孙綝的想法,请休住!后面有个不相逢只听说的人干了这件事,其结果是自己牺牲了!
          全纪带着特殊的秘密回到了家,趁着夜间悄无他人,将老板白天所交待的内容在昏暗的油灯下,小声地告诉了父亲全尚!此事只有天知地知老板知,父亲知我知。
       全尚认为事情重大,自全怿他们一家出奔曹魏后,他已经成了全家在东吴的独苗,为了保存独苗,他不得不阿奉小舅哥孙綝,而讨好自己的老婆。这种机会,他如果不告诉老婆,他会睡不着觉,于是在夜间就寝时和老婆道出老板要灭孙綝的秘密。
请多指教!

TOP

  秘密知道的人越来越多,就不是秘密了,六个人已经知道了,他老婆和老公聊过后,决定把秘密变成七星高照!天知地知, 你知我知、老板知儿子知,弟弟也得知!这个女人没有考虑自己老公将来的处境,可能她是一个只顾娘家而忽略自家的人,便悄悄将秘密传报孙綝!
        孙綝知晓后,秘密不再是秘密,而是废掉老板的理由!
  其实这种事不需要理由,孙綝需要的是借口!
        孙綝为了以防全尚帮老板打自己,决定先下手,先带人将全尚家包围,控制住全尚,派弟弟孙恩干掉那个叫刘丞的二杆子。
       天明,孙綝亲自带队,人马团团包围总部!
        孙亮听闻孙綝这家伙竟然先动手了,知道自己秘密已泄露,大怒,欲执弓背箭,上马而出,说道:"我乃前老板嫡子,董事长位子已坐了五年多了,我出去看看大家听孙綝的命令,还是听我的召唤!"
       这个时候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外面的刀箭是不长眼睛的,孙綝既然敢带人围总部,这支安防人马绝对是他的亲信、死士,这些人眼中也不会有老板,他们就是一群豢养的狼狗,眼里心里只有他的主人-孙綝,而没有老板孙亮!

    孙老板的保姆拦住了他,另一人赶紧抱住老板腰,说:"老板,这个时候出去,那群人就是疯狗,他们不会认你的。"
         孙亮被抱住不能出门,口中发出一阵阵叹息,看到自己老婆,联想到自己昏庸无能的老丈人,孙亮的怒火再次被点起,对着老婆大骂道:"你老爸昏愦不明,坏我大事。"骂过后,又命人将全纪叫来,又一阵大骂。全纪羞愧难当,对孙亮跪着说:"我老爸做事不谨慎,有负老板重托,我已没有面目见您了!"遂拔剑当场自杀!
  事已至此,孙亮如一叶扁舟卷入风浪之中,已经命不由人了,只能任孙綝宰割!
         公司各位高管已经陆续来到总部门外,准备参加公司晨会,见老板办公楼已被手持刀剑的无数保安包围,便知道今日已发生大事,大家默默地列席会议室等待结果。孙綝先派人去孙家祠堂,烧香告慰:"废董事长孙亮为名誉董事,配发公司股份。"然后立刻召开公司会议,很快孙綝便总结出此次会议精神,孙綝高声说:"老板孙亮荒唐昏乱,已无资格再任董事长了,为了东吴公司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代表东吴公司废掉此人,此事我已经烧香上告孙家列祖列宗了,大家可有异议,如有异议,我们还可再议!"
        各位高管见事情已不可逆转,又见孙綝刀剑在手,人马无数,早也是废、晚也是废,何必等到下次,如若再议,惹恼了孙綝,一刀砍过来,小命都没了。
        众位都很害怕,异口同声的说:"一切听总经理的!"
        "既然大家已经同意,废董事长就在今日!"孙綝说道。
        孙綝命人将公司老板大印抢夺过来,又命人写下老板孙亮罪状,让大家署名按手印,谕告东吴公司上下。
         大家纷纷撸起袖子,潇洒地写上自己大名,只有一个和东晋桓温爸同名的桓彝拒绝签名!
        孙綝问:"大家都签,你为何不签?"
        桓彝说:"荒唐!"说罢扬起脖颈。
       "来人,拖走砍了!"孙綝怒道。
        高管们预测准确,今天如有异议会当场横尸。
        真理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而谬误总是能屈服众人!
请多指教!

TOP

        老板已废,孙綝看着老板座椅心痒痒,恨不得一屁股坐上去,但废了老板是为了自己当老板,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公司上下人等只怕是口服心不服,再者自己威望还不能达到做老板的条件。手下施正兄弟建议:"前老板孙权六子孙休人不错,可以立此人当老板。"
       孙綝无奈同意,孙权七个儿子,四个已死,一个如今作废,只剩五子孙奋、六子孙休,孙奋这个人野心满满,经常不听公司号令,因擅杀手下被废为一线员工,后孙亮顾及手足之情,才恢复了一点公司股份,孙綝不可能让这种暴戾的人上台,这种人上台只会是背石头上山-自找麻烦。
  而孙权孙子辈是死的已死,小的又太小。孙休其实成了公司唯一适合当老板的人选。
  孙綝也不再等待了,即刻便命孙楷和董朝去会稽把孙休接到建业总部,当任新一届老板。
       一山不能存二虎,前老板孙亮被剥夺董事长资格后,被迫换了一身员工马甲,送回会稽。孙亮孙休二人就像教室里的学生,互换了一下座位。
       孙綝安排好二位后,决定把自己的堂姐夫全尚也重新安置一下,总部是不让呆了,让他去荒蛮的零陵(湖南永州)反醒反醒,全尚认为还不错,去永州捉捉蛇至少能活下来,可是走到半路,被孙綝派人咔嚓了!
        这种两面派的姐夫留下来对自己就是个危险分子!
  全尚一个尊重老婆的人、一个顾家的男人,不明不白死在了路上!这个正史上默默无闻、一句话也没说的人就这么毙掉了。
        全尚有了归宿,下一个就是大老虎姐了,为了怕她以后在公司总部指手划脚,影响公司发展,孙綝派人将这尊女菩萨送到了豫章(江西南昌),命保住了,大老虎姐再也掀不出淘浪,这个野心的女人,老公死了,儿子移民不归,余生只能和孤独相伴了!

  四十五 美梦成真
        孙权六子孙休正式登场!
  孙权死后,孙亮老板年龄小,当时顾命总经理诸葛恪为了防止孙权其他儿子有抢老板位子的野心,将他们的家从发达地区分公司迁到经济落后的分公司,也就是从东吴的沿江地区迁至内陆,当年为了这桩事,孙权五子孙奋还愤愤不平,不愿搬家。后诸葛恪写了一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恩威并用的信,孙奋有点害怕,才答应搬家,去了豫章。
       孙奋去了豫章,而孙休搬到了丹杨,丹杨曾经是块不听总部号令、民风彪悍的地区,是块难搞定的硬骨头,后被诸葛恪这个更难搞定的人搞定了,员工从此变得好说话了,诸葛恪做好这道难题后,孙权又嘉奖又晋升,调离丹杨,孙休去丹杨时,经理早已换了一个叫李衡的人,此兄正直无私,是"木奴"一词的发明者。唐刘禹锡有"木奴千树属邻家"说的就是李衡。
       孙休去丹杨,由于有先例,老板儿子无需去分公司上班,只要去分公司报个到,证明老板儿子已经来到你处,经理们有时间照顾照顾就行。此事换作其他人,巴结还来不及,李衡却不这么干,他是只认公司制度不认人,他不仅不巴结,反而经常用公司规章制度约束孙休和他的手下马仔。他老婆劝他不要去得罪老板儿子,那样会惹麻烦的,李衡并不听劝,反而变本加厉地和孙休过不去,一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架式。其实孙休也没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工作,就是遗传了他老爸孙权的爱好-打野鸡。李衡认为孙休带着人打野鸡,踩了这家稻田,踏了那家菜园,干扰当地普通员工生活,当地员工有点反感,他们惮于孙休是老板儿子,敢怒不敢言。作为经理的李衡只是为普通员工代言,向孙休表示抗议并付出行动。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