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孙休自己并不种田,他是"时人不识农家苦,将谓田中谷自生,"他更理解不了有些员工视庄稼如己出的爱恋,他只觉得被李衡这么管着,就是李经理和自己过不去。才来丹杨因为野鸡多还高兴了一场,如今有鸡不让打,这么点娱乐爱好就被那不近人情的李衡剥夺了,都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其实怪不了李衡,那个时代就是这种背景,当不了老板的董事长儿子和普通员工差不多,曹魏是这样,东吴也是这样。
       但孙休是不会因为李衡的干涉而对自己的爱好而失去兴趣,反而愈演愈烈,俨然将自己的爱好如同某人爱恋某位姑娘,而将姑娘名字或相片刻在自己臂膀上,让其生死相依。
  爱好是什么?有人说爱好是自己生活中的最大乐趣,其实不如说是人类活下去的最好理由,很多爱好就这样被某些人深入骨髓变成了嗜好。
  孙休一边是摆不平李衡,一边戒不掉自己心中的爱好,他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上书老板,要求搬家,上面同意了,于是从丹杨搬到了会稽。
       孙休摆脱了李衡,如此无忧无虑、快乐地生活了几年,这期间他睡觉都觉得舒坦,某天晚上做了个梦:骑着龙飞上天。他觉得这个梦有点奇怪,人生本准备如此庸碌的活下去,难道真能发达起来?弗洛伊德说:梦是愿望的实现。我们中国人叫好梦成真。孙休作为老板儿子,如果说没有想过当老板,那是不可能的。

      此梦做了没多久,孙綝就派人来接孙休,邀请他去当老板,孙休大吃一惊,他觉得幸福来的有点突然,自己还没准备好。孙休缓了一下神,认为此事可能是一枚糖衣炮弹,他可不想用这种方式再搬一次家,弄不好这可是脑袋搬家!其实此时怪不得孙休怀疑,过去信息闭塞,即便那边天塌一块下来,这边要想知道已经是多少天以后的事了!
        孙楷、董朝将前因后果一起道出来,说:"放心吧,真是让您当董事长的。"孙休感觉此事也许在应验自己做的梦,是愿望的实现,于是对孙董二人说:
  "二位辛苦,先住两日我们再走。"
        孙休也是想缓缓神,这种中大奖的事也得冷静净静,万一太急是梦游咱办?再者还能和二位沟通两天,以确保信息准确无误!
        二人休息一天两夜后,孙休才决定出发,一路上走的并不快,会稽到建业,四百公里,孙亮九月戊戌日下台,孙楷、董朝便去请孙休,到十月戊寅日,一行人才到达曲阿(江苏丹阳,建业郊区),整整花了二十天,除去两日在孙休家休整,十八天,来回八百公里,一天骑马驾车才走44公里,过去马是20到60公里时速,按最慢20公里时速,一天走44公里,相当于他们一天才走两三个小时,而且这是平均速度。在孙楷和董朝去请孙休路上,不说用六百里加急,至少三四天肯定能到会稽的,而以后十三四天才走了四百公里,一天二三十公里,开车骑马比双腿11路还慢。
       孙休为什么慢?只能说明孙休是一个谨慎的人,万一听闻信息不对,还能掉转马头,如果急急跑到总部没有这回事,那自己的人生只会定格为欺负野生动物了。
请多指教!

TOP

   谨慎过头也不是什么好事,假如孙綝等不及,自己一屁股坐上老板椅子,岂不坏了,到曲阿后,有一个当地老员工告诉孙休:"还不快一点,再慢人心就变了!"
       果然在总部内的孙綝等得不耐烦了!
  孙綝见孙休迟迟不来,召开公司会议,说:"去请的人迟迟不回,等得花儿都谢了,我准备入居老板办公室,大家认为如何?"
       各位高管见孙綝欲当老板,想到桓彝的事,大家唯唯诺诺!
        在这关键时刻,有个叫虞汜的公司中层站出来了,说:"领导行使的是伊尹、霍光的职权,为的是公司前途和未来发展才做出这种废立的伟大事业,公司上下都认为您是伊尹、霍光在世,如果现在因为孙休迟到,而自己入居总部老板办公室,到时公司上下会一片沸腾,大家一定会认为领导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自己,那么所有的美名会一朝破碎、而难以千古流芳!"
      虞汜何人?虞翻之子,虞翻是一个敢经常当着大伙面对着孙权说真话的人,孙权一直服不住此人,怀恨在心,有一次公司聚餐,孙权耍起了酒疯,准备用剑砍了老虞,后多亏其他人抱了老孙腰,虞翻逃过一劫。而虞汜恰恰遗传了老爸不畏强暴的精神,在这关键时刻,他骨子里基因躁动了,决定站了出来!
       任何时候反对票一直都会存在,匿名时投反对票会更多。像虞汜这种当面投反对票的人、东吴公司并不多,前面那个叫桓彝的人投反对票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了,虞汜能逃掉被杀掉的命运吗?


  孙綝可以杀桓彝,因桓彝在孙綝眼里并不是土生土长的东吴员工,是一名外来户,桓彝的哥哥叫桓阶,就是当年孟达结交的那位曹魏高管,此人早年曾在孙权老爸孙坚手下上了几天班,后转靠长沙分公司张羡门下,劝张羡投靠曹操,惹怒了当时荆州公司刘表,刘表心想:"长沙自古隶属荆州,老张竟然不臣服我刘表,反去投奔我刘表死对头曹操,这种分裂分子,灭你没商量。"荆州实力雄厚,很快吞并长沙,张羡生病已死,桓阶害怕刘表找他麻烦,躲起猫猫了。刘表倒也没追究桓阶,是桓阶杯弓蛇影了,时间一长,刘表还邀请桓阶去荆州上班,工作后才发现此人是个人才,欲将自己小姨子嫁给桓阶,因桓阶一直有跳槽曹操公司的想法,是不合适和刘表连襟,他以有老婆理由拒绝,后又称病辞职!
         过了不久,曹操吞了荆州,听说了桓阶的事,认定此人有先见之明,便聘了桓阶去自己公司上班。桓阶遇上了明主,桓氏父母兄弟就这么移民曹魏了。只有桓彝想通过自己奋斗证明自己,留在了江南,任职东吴公司,如此没有父母兄弟家族依靠的桓彝,更像单位没有后台的员工,如果公司裁员,肯定是第一个。孙綝杀这种人,没有什么顾忌的,孙綝杀了桓彝可以加一条,此人外通其他公司,泄秘!杀他更可以变得名正言顺!
  桓彝的经验告诉我们,哪怕再有能力的人也不能离开家族的支持!
        虞汜却不一样、根正苗红的公司二代,兄弟十一个,家族势力放在那儿,如果因此事杀虞汜,第一没有合适的理由,第二失众人之心,第三,一定会有人劝阻,如若再强杀,孙綝强权得罪这类公司世家,既便以后强上台,只会给自己的老板桌椅下埋下炸弹!
      有些人能下岗,而有些人绝对不能下岗。有些人能杀,有些人动它毫毛都得注意!桓彝和虞汜区别就这么大!
       史书上说:綝不怿而止。意思孙綝不高兴,打住了自己僭越的想法。
        虞汜的这段话挽救了孙权老板家族血统纯正的位子,让混乱的东吴公司少了一件更混乱的事。也让地下的孙权低着头,紧紧地握了一下虞翻的手!
请多指教!

TOP

  孙休差不多以步行的速度来到了建业,公司很多人终于松了一口气,既然未来的老板已到,孙綝也就彻底断了非份的念头,便让弟弟孙恩带上总部高管们,备上专车,以最高礼仪,迎接新老板的到来。
        孙恩先奉上公司老板大印,孙休推手辞让,孙恩再奉,再推手,好像送礼收礼的人一般,如此三个回合,孙休才捧住大印,乘龙之梦果然灵验!
        孙休坐上老板专车,众高管跟在后面,孙綝带了一千仪仗队在半路上列队欢迎,孙休下车挥手致礼,孙綝回敬!孙休非常高兴,至此才领悟刘邦"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的话语!
  孙綝工作做的很到位,安保和形象两不误。
        进了总部办公室,孙休坐在老板位子上,宣布:"大赦!"改元永安。
       孙綝为了让自己的工作做的更到位些,自称:草莽武夫一个,愿交出所有公司权力和职务,让贤能的人做总经理。
         在这举公司欢庆的日子,大家都得同乐,岂能让孙綝坐冷板凳,再说孙綝这种“玉在椟中想加价"的故意行为,孙休岂能不知。
        孙休下文书:孙綝拥立老板有功,总经理继续干,增加持股,为公司真正二号人物。孙綝一帮兄弟全部提高待遇!
        新老板舍得付出,果然不同凡响!
  孙綝兄弟皆大欢喜,一个个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可是有人欢喜就有人愁,丹杨的李衡听说孙休当了老板,是坐卧不宁,寝食难安,这个当年得罪孙休的人,他没想到孙休这只落毛凤凰不仅毛能长全,如今还基因突变,羽化成龙了。
       李衡首先想到移民叛逃,他对自己老婆说:"当初不听你劝告,一意孤行,酿出苦果,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我想带着你和孩子们去投奔曹魏,你认为咱样?"
       李夫人是个很有胆略识鉴的人,她给老公分析道:"切不可有这种想法,你本来就是个普通员工,因前老板赏识,让你做了个中层,而你又数次得罪新老板,现在又害怕老板找你麻烦,如果因这种怕死怕事的精神叛逃曹魏,曹魏公司一定会认为你是一个不忠不义的小人。"
       李衡头发皮都急的发麻,跺着脚问道:"那咱办?"
      李夫人想了一下,说:"我听说,新老板孙休是个好善慕名的人,如今才上台,他正要表现一下自己的优点,他不会因前嫌而动了狭隘的心肠,你可以写上自己当年的罪过,然后负荆请罪,这样他会感觉有人给他面子,他也可以借此事宣传一下自己,向世人证明他是一个宽宏大量的老板,如此家一定能保的住。"
      李衡按老婆的话照办了,毕竟叛逃风险很大,万一逃不出去就死定了。
        孙休果然不计前嫌,下文书:丹阳分公司经理李衡,因往事与我有矛盾,现在自愿认错。当年齐桓公不计管仲射杀自己之仇,晋文公不计寺人披砍杀自己之仇,我如今是东吴公司领导人,当为全公司员工服务,岂能因小事而计较呢?你回丹阳继续当分公司经理,不要再因过去事而纠结了,好好工作!"为了证明往事一笔勾销,孙休破例给李衡增加了出行仪仗用具,让他威风威风。以此向公司上下证明,本董是个胸怀宽广的人!
请多指教!

TOP

  孙休此举是在学习韩信,老韩发达后,没有杀贫贱讨饭时侮辱自己的人,反而以德报怨,给那人安排了好工作。
      李衡能够活下来,不需要感谢老板,他得感谢老天,让他娶了个智慧的老婆。
        老李位子算坐稳了,而孙綝总经理却坐的越来越不踏实,他想试探一下,看看这个新老板对自己的态度是真心还是假意,某天他带了牛肉和酒,献与孙休,以此感谢老板奖赏之恩。孙休认为那不过是公事公办,没有必要私下接受手下人小恩小惠,于是打发孙綝说:"总经理心意领了,这个酒肉请带回吧。"
       孙綝给老板送礼,老板竟然不理,如此热脸贴了冷屁股,孙总内心有点窝火,却又不敢当面发作,自己退下后,便将牛肉、酒转送到高管张布家。
        张布一直跟班孙休,孙休当上老板,在封赏孙綝兄弟后,便以张布辅导勤劳(跟班时不离不弃)的名义,给老张升职加薪,配发股份。
        如今的张布可是老板身边的红人!关系户的代表人物!一步登天的偶像!
        孙总带牛酒上门,老张也不敢怠慢啊!
        "总经理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如今厚礼相赠,我也没什么可回礼的。"张布笑道。

        还是张布够朋友,不像那个老板给脸不要脸。
  "甭客气,过来解解闷,顺便来老哥这儿蹭一顿饭。"孙綝笑道。
  "哪里,哪里,孙总客气了。"一边说一边安排酒宴。
         老张拿出压箱底的食材款待,宴席虽无烹龙炮凤,却也熊膰豹胎,孙綝没有想到老张这样尊重自己,酒桌上就放开了,老张一直用美酒劝:"孙总喝。"孙总晕头转向。
        不一刻,孙总醉也!因送礼吃了闭门羹,本很失落,不料张布如此看的起自己,于是吐出真言:"废前老板时,有一部分人也劝我当老板,我以当今老板贤明,才迎立他,他如果没有我,他有今日,我今天客客气气给他上点礼,他竟然不收,把我当普通人一样看待,等有机会,看样还得再换一个听我话的老板!"
         张布听完,惊出一身冷汗,为了圆场,说:"孙总,喝酒,喝酒。"
        待到散场,老张亲送孙綝回家。
       孙綝第二天酒醒后,也不知昨天说了些什么醉话,他是说者无心,张布是听者有意。
       孙总、年轻人,贪杯可不是好事?
  关于喝醉酒乱说话的事多了去,谁叫"酒逢知己千杯少"呢?可惜老张不是孙总知己,他是老板心腹马仔!

    四十六 老板的胜利
         张布很快将孙綝的酒后百字真言,暗地里告知孙休,休哥很紧张,孙綝的前段话没有任何问题,没有孙綝的努力就没有孙休今日的富贵,但后面的话实在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人吗?功劳别常挂在嘴上,那样会被认为恃功自傲;害人之心也别挂在嘴上,否则就会成插标卖自己首级的通行证。
       孙休为了避免自己成为第二个孙亮,他选择不挑矛盾、扬善隐恶,让自己心甘情愿的被孙綝所傀儡,借此麻痹对方。
       为了以防孙綝突发变数,孙休依然用赏赐、奖励的方式,先缓解孙綝可能有快速废掉自己的想法。
       将欲取之,必先给之,这也是孙休这位成年老板和孙亮这个未成年人的区别。
      隐忍、待机而动!毕竟对方掌控公司全部武力安保权。
请多指教!

TOP

  孙綝废孙亮,是因为孙亮不听话,此时若再废孙休,好像也没有充分的理由,除非自己强行去当老板。但这种硬坐上老板座椅,风险太高,孙綝不可能不去考虑,试想诸葛恪因一场外业失败,都会丢掉性命,而更改公司法人可比外业失败危险百倍。
         还有一种可能,废掉孙休,再选一孙权子孙来做老板,这种说法可以成立,事实上实施起来也不简单。历史上某总经理连废两任老板的例子不多,连伊尹、霍光这类名总经理都不敢办这种事,除非你有宇文护的不怕天掉下来,三次屠龙的胆量,或刘裕之类十足的篡逆之心,所以孙綝只是有想法,至于行动,应该仅存于想想而已!
       但孙綝酒后乱喷的话如同一幅春宫图,深深刻印在孙休脑海里。因为他的位子是孙綝给的,如果孙綝继续喝酒,某天被酒精烧得不顾后果,那他岂不和孙亮一样倒霉,那"愿生生世世不要生在帝王家"可能会成为自己的名言了!
  防人之心不能没有啊!
      孙休为了表示体谅孙綝,让更多人知道老板是爱惜总经理身体的,为了减轻总经理负担,史书载:"大将军掌中外诸军事,事统烦多,其加卫将军、御史大夫恩侍中,与大将军分省诸事。"
       意思是孙綝工作繁重、人太累,将担子也让他弟弟孙恩挑一挑。
       这一步棋看似减轻孙綝负担,实则是分孙总的权力,可是老板没有把担子分给其他人,而是自己兄弟,孙总经理还是很满意的。
  第二步棋下的更是恰到好处。
       也不知道公司哪一位,吃了熊心豹子胆,上书老板:说总经理埋怨老板,准备谋反。
       孙老板看完此人的上书言论,就没有让那人回家,直接命令人把他铐起来,押上此人连同他的污蔑罪状一起送到孙綝那儿。还特意写了几句:"这个人离间公司高层关系,罪大恶极,特交给总经理查办。"
      孙綝二话没说,便砍了此人!
       此人是谁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公司可能有很多这样的人!
        也许此人是孙綝故意设的圈套,看老板愿不愿跳?
       还是这个人属个人意愿?反正这个人已死,这一切对于孙休已经无关紧要了!
       孙老板处理此事极具有大局观,小人物的死,对于总经理、老板们并不重要,在双方博弈的时候,小人物极大概率成为棋盘上的小卒,一颗不明不白被吃掉的小卒。但某些小人物如果大难不死的话,它将会成为"过河的卒子赛大车",而历史也终究会有他展现的一块舞台!所谓成功不成仁,成仁者不成功!
  孙休弃子入局战术成功!
请多指教!

TOP

  后面的棋,孙休下的得心应手!
       因孙綝经过此次小风波后,深怀危惧,为了让自己心里更踏实,他就像一个想锁住自己男票的女人,不断地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来捆住对方。孙休的方针是:凡总经理提出任何要求,均予以满足,只要不涉及摘星星、偷月亮这类科幻不允许的⋯⋯东吴公司能办到的,一律照办!
        孙綝的要求很多,动作很大,涉及公司人员重要岗位调整,武器装备提升等等。
  孙休是:照办!照办!同意!同意!
       公司广大员工又不是瞎子,这些动作过多,只能证明你有不安或有谋逆之心!
         下面有些人已瞅准了时间,开始暗中向老板反映总经理有谋反之心。这次孙休没有沿袭上次将上告之人交付孙綝的做法。他没有声张,悄悄地把弹颏材料压了下来,他已经清楚,第一个上告的人也许受总经理指使,来测测水的深浅,故而不敢相信。如今却不然,总经理一系列的排兵布阵,已经让很多人知道,总经理已经不是以前的总经理,而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这种想法极大的危害了东吴公司和自己。

  孙綝一系列蹦哒行为,已经惊醒公司上下,如今应该找个机会、找些人让他消停消停!
         解铃还须系铃人,找张布,某个夜晚,孙休密会张布,说:"老张,孙綝逆谋已久,你可有妙招搞定?"
        张布说:"老板,孙綝虽年纪不大,但公司武力安保掌控已久,我一人可能不好办,我怕坏了老板大事,我想推荐一个人与我合作?"
        孙休问道:"何人?"
        张布说:"高管丁奉,此人年纪大,虽不知书,但谋略过人,能断大事。"
         张布继续说道:"孙氏兄弟轮流任职总经理后,因怀疑他是诸葛恪的人,孙家兄弟一直不敢重用他,这几年来,他一直闲赋在家,听闻他平时对孙綝所做所为也颇有微词。"
      孙休闻言,高兴地说:"我也早有耳闻,有丁奉在,此事必能成功。"
  说罢,握紧拳头提了两下。
         孙休深知,成大事者不谋于众,只要任用一两个能干的人便可干成大事,当年孙亮就是不得其人,让秘密外泄,遂败其事,如今自己绝不能重蹈历史。
        孙休很快暗中召见丁奉,说:"丁老身体可好?"
      丁奉道:"托公司鸿福,硬朗着呢!"
       孙休又说:"当年东兴一战,若无丁老赤膊上阵,诸葛经理未必能立下盖世之功啊!可惜后来诸葛经理不听人劝,死于非命啊!"
       丁奉一听,老板话中有话,很有风向。昨日只闻张布交待,老板有事相商,今天果然有事。
       丁奉说:"丁某一个粗人,说话也不知绕弯,我受前老板赏识,才在公司有一席之地,以前侥幸立功,也是老天垂青和公司垂爱,丁奉能有今日,还是得感谢先老板的栽培,只要公司不嫌弃我这个老朽,我当万死不辞。"说完,双腿一跪。
      孙老板听完,一阵心喜,果然还是这种元老靠的住。
       孙老板赶紧过来相扶,眼含热泪,说:"老高管不愧是东吴脊梁,可惜现在像你这样的人不多,东吴公司上下皆是趋炎赴势之徒,我有心振兴东吴,却受制于人,今日得老高管,实乃天助。"
       "愿一切听董事长吩咐!"丁奉目光坚定、腰板挺直地说。
         孙休见机会成熟,便撂出重点。
        "如今孙綝专权,老高管可有什么法子教我?"孙休直言道。
         丁奉说:"总经理兄弟根系庞大,如果一网打得干净比较难,还是擒贼擒王,趁公司腊月份年终聚餐,在总部用董事长手下保安捉了总经理。"
        孙休觉得办法可行,于是躬下身感激地说:"有劳老高管了,请注意保密。"
        丁奉也揖身回礼道:"老板放心,我身家性命也押在此事上,但为了东吴公司未来发展,的确需要老板亲政,剿了孙綝,这几年东吴公司业务一直难以展开,也是孙氏兄弟自私自利,任人唯亲,鼠目寸光所至,除去此人后,东吴必将再创辉煌!"
       孙休满意地笑了,仿佛明天的太阳更红,更炽热!未来的天空更蓝、更澄澈!
请多指教!

TOP

  一切都在暗地里准备着,就等着年会了!
         东吴公司热闹非凡,这次年会是新老板上任的第一个年会,得搞得隆重些。
      总部外打扫的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迎接公司高管们的红色地毯也铺了起来!
      然而就在年会的前一天,传出了一个:"明天的宴会不利总经理"的谣言。孙綝听到外界的消息,他没有诸葛总经理当年赴会的从容,他心中忐忑,很不舒服。而当天夜里,风刮的极大,地上的细沙都被刮飞上了屋瓦,沙沙作响,这种沙尘天气竟然从塞外空投到东吴,孙綝似乎觉得天要谴责他了,内心是极害怕,一夜也没合眼,满脑子是明天的事情,他想用装病来躲避明天的年会。
        第二天一大早,老板派人请孙总经理,孙经理说:"我今天不舒服,去不了啦。"
      来人说:"您不去,这年会开不成啊!"
      "今天真得不舒服。"孙总继续说。
     屋外又进来一波人,说:"董事长已经说了,今年他刚上任,孙总若不去,这聚会就没意思了,所以今天必须劳驾总经理,过了今天,一定提前给总经理安排年休。

       孙綝没办法,冷静了一下,看样方案一不成,只能实施昨晚上第二套的备用方案了,于是硬着头皮,对来人说:"好吧,我去,你等先回,我整整衣装马上就到。"老板手下人见邀约成功,便高兴地先回了。
       孙綝手下一帮马仔们还是不放心,毕竟谣言并非空穴来风,劝说:"总经理不要去,以防万一。"
      孙綝说:"你们觉得今天不去能行吗?那些人不把我家门槛踏坏才怪,天亮到现在才几个小时,就来了十波人了。"
      孙綝又说:"不过我已经想好了,我赴宴后,你们到时在我家厨房那儿放把火,最好放些狼粪,把烟雾搞大点,我家失火了,老板总会放我回吧!"
       说罢,指了指厨房,大笑。马仔们也大笑,说道:"还是总经理高明。"第二套方案不错!
       孙总很高兴地去赴会了,他吃饭是假,等自家失火是真!
        孙总认为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他又不去贪总部沙发软,坐着舒服不忍离去,他去只是和大家照一下面,打个招呼,马上就回,那些人又不是变活人魔术的,能把他变进班房?
       可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孙休等人早已想好了,今天进了总部,就是进了笼子。外面就是把孙总家烧成瓦砾场,也不会让孙总回的。总部之门就是地狱之门,为孙綝敞开的,直待主人公进入,便会合上!
请多指教!

TOP

总部高管悉数到场!
      "总经理,请坐!"孙休道。
      "谢董事长。"孙綝说完,一屁股坐下。
        孙綝刚一坐下,剧情如序开展!
         "报告董事长,孙总经理家着⋯⋯着火了。"门外一个保安向老板汇报。
         因孙总来报火警的人被拦在门外,由保安代传消息。
        孙綝佯惊,大叫一声:"啊!"
       于是向老板请假,要去救火。
       孙老板却稳如泰山,说道:"外面那么多人,这种小事不需要你亲自出马的。"
       孙綝一听,知道大事不好,准备强行冲出。
     丁奉、张布将铜酒杯一扔,"嘡"的一声金属共振音,几个保安瞬间冲了进来,一根麻绳把孙綝捆的像粽子一样。
      孙綝腿一软,跪地求饶,说:"把我送到交州(广西、越南一带)分公司吧!"
       孙休脸色一变,翻起旧账,说:"你为什么不把滕胤、吕据送到那儿。"
       孙綝见自己要求过高了,于是下降档次,再求道:"愿做一名永远为公司服务的奴仆。"
       孙休说:"你怎么不让滕胤、吕据做奴仆。"
       孙綝不再说了,既便再退化成虫豸,也只是浪费口舌。此时只恨自己为什么不先动手,还被孙休很听话的假象蒙在鼓里了,这个曾经那么听话的家伙原来和自己一样,也是喜欢权力的。
  这种大当上的太愚蠢了!他试图挣扎、挣脱。然而麻绳将他的手反捆的太紧,所有一切努力只是徒劳!
  缚虎焉能不紧!
  随后一幕幕印入孙綝脑海,孙峻临终托权、杀滕胤,杀孙异、杀桓彝、废孙亮等场景犹如电影快镜,以极快的速度回放了一遍,暴力、血腥、哭声、咒骂声,图像声音交融着,孙綝似乎觉得自己死有余辜,他不再挣扎,不再愤怒,面色安然,嘴角微微上扬,散乱的头发只有一缕划过脸庞,远望恰似一道小小的鸿沟将孙綝的脸割成两半!
  任何人也逃不脱"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千古定律。你杀滕胤、废孙亮,你应该会考虑你也有今日的。

  孙休手一挥,手下人押孙綝出去,砍了!
       账面上孙綝好像是为滕胤、吕据等人的死买单了,其实更像是为孙休掌权做了一个肉质的上马石!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有些人失败的结局却是某些人成功的开始!
       公司用孙綝的首级号令其马仔,下发文书:"与孙綝同谋的一律赦免。"
      大家高呼万岁,看似铁的团队,因孙綝的死亡变得一盘散沙,原来大家只认得大活人孙綝,如今谁也不会听命于死人孙綝!孙綝亲兄弟是不在赦免名单中,灭三族。
        还有孙峻,因参与杀害小老虎姐,虽死却被剖棺,还好没有戮尸,只是换了个小号棺材,以普通员工身份重新垒了个小坟,虽浪费些人力,却为公司节约了土地。
      孙休又下令为诸葛恪,滕胤、吕据等人平反,牵涉三位而遭流放的人,一律召回,公司继续任用!有人见公司风向大变,准备顺水推舟,建议为诸葛恪立功劳碑。孙休打住了,说:"大夏天去做外业,死了那么多人,一点便宜没占到,他的能力何在?作为托孤大高管,死在孙峻那无名小子手里,丝毫看不出他的智慧。这种人值得称赞吗?"分析比较中肯,骄傲的诸葛恪再也没想到后来人这样评价他,地下有知,可以暝目也!

  四十七 冲动是魔鬼
       东吴自孙权老板死后,公司高层动荡不安,直到孙綝被杀后,才进入暂时稳定期,公司管理层内斗消耗着公司实力,东吴公司综合实力已大不如前。再转眼看看曹魏,它也经过那么多风风雨雨,公司却没走下坡路的意思。
       曹魏公司这几年在司马氏掌控下,虽有内斗,但一直以司马氏获胜而告终,他没有东吴那样你方唱罢我登场,血腥暴力屠杀两任总经理。曹魏公司人心绝大多数一直顺着司马家的,曹魏公司人口、地盘都大,即便偶尔的失血,加强一下营养很快恢复体力,恢复后的曹魏似乎比以前更强壮。
        扬州三次失败让曹魏的凝聚力彻底以司马家为核心而构筑了!
         曹家彻底成为龙套!
        曹家小老板曹髦很想扭转这种臣大于君的局面,西汉贾谊曾叙述这种局面犹如"一胫之大几如腰、一指之大几如股",把这种状况形象地比喻成患水肿的病人,其腿肿的比腰粗,手指肿的比大腿还壮。其实曹魏的情况是四肢和躯干正常,只有脖颈水肿的厉害,已经发展到脖颈远比头更大的险情,水肿的脖颈是司马昭,头是曹髦!
        试想曹髦仅想瘦下脖颈何其难也!
  四肢水肿可以用泄水之药治疗,真不行,用针可以放水。脖颈水肿,如药剂不生效,颈部神经血管那么丰富,是不敢用针戳的,这种水肿如庞大的瘿瘤,裹覆颈上,死死缠住,试想曹髦这个头头有多难受啊!
       曹髦内心在东吴孙亮密谋废掉孙綝失败后,有些绝望,他想他这一辈子或许命中注定是一位有名无实的老板,一个和周赧王、汉献帝比肩的老板!
      自己没有独立团队、没有贴心的跟班、甚至没有自由的一片蓝天。只有案上那一卷卷书籍和自己脑海中想冲出牢笼的梦想!
       书籍不能成为人,冲出去的思想也不能化成武器!
       现实总是在每一天早晨醒来而变的异常残酷!哪怕夜里流下晶莹的泪珠,太阳依然晨起夜落,月亮还是昼伏夜出,他们感受不到曹髦的痛苦,也不会因为曹髦的苦恼而改变行径!
请多指教!

TOP

   唯有夜里的梦让人陶醉!
       一大群人在自己面前下跪,山呼万岁,享受着那万邦来朝、唯我独尊的喜悦!
  可是那是梦境!
      记得才当老板是如何兴奋,惭惭无奈、焦虑、愤怒,好像满头乌发的人渐渐掉落成了葫芦头!
       所有的一切在孙休铲除孙綝后,曹髦黑夜的人生迎来了微弱的曙光,他决定用这一丝曙光寻找艳阳!
  权力真的是个奇妙的东西,有的人拼死追求,有的人拼命不放!
        公元259年,就是东吴孙綝死后的第二年,曹魏甘露四年,这一年好像神仙施了法术似的,天上的龙经常被人在井中看见,曹魏下面的宁陵、顿丘、冠军、阳夏这些极小的分公司屡屡向总部上报:见龙了。以前只听司马昭老家温县出现过,如今遍地开花了。
       谁见到了?曹髦和公司高层都没见到。那些上报人见到过龙没有?谁也不知道,他们完全可以把蛇说成龙,因为龙只是个传说,在当时没有摄像机取证的情况下,只要三人成虎便能让假消息变作真消息,如此以讹传讹,讹到公司高层,老板和总经理高兴了,大笔一挥,弄些资金,小公司项目就有着落了。
  这一切只是假设!更真实的想法再后面。
       这些小公司希望传播这些虚无缥缈的消息,为了制造公司祥瑞,从而拍拍领导马屁,也是在告诉全天下人,看咱们公司司马总经理治理的多好?龙都不想呆天上了,要尝人间烟火了。
       其实制造这种祥瑞背后主谋,明眼人都能看出是司马昭和他的马仔们,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效仿当年曹丕"黄龙见谯"出老板的符瑞。
       青龙早已在司马氏老家温县出现过,这一次他们假借其他地方,也旨在告诉公司上下,大家做好准备,公司将来要换老板了!


   这种玄乎的消息很快传遍公司上下,公司高管开始恭贺曹髦,说:"老板,这是吉兆啊!龙不去东吴、不去蜀汉,偏偏爱上我们曹魏,这是天大的好消息啊!"
       曹髦并不吃这种马屁,撂了一句:"龙象征着老板,上不在天,下不在田,老是窝在井里,这是什么龙,这简直就是泥鳅!"
       司马昭闻听,这小子果然不听话,纯粹和我唱反调!
       曹髦嘴上说罢,觉得不过瘾,为了将反调唱的像高音喇叭一样,他决定写一首诗,来表达一下龙在井里的心情,诗曰:
       伤哉龙受困,不能逞深渊。上不飞天汉,下不在乾田。
       蟠居于井底,鳅鳝舞其前。藏牙伏爪甲,嗟我亦如然。
        诗篇传出,司马昭更是气的面如金纸,怒道:"这小子想法太多,诗中带刺,自以为龙,我为鳅鳝,真是岂有此理!"
         曹髦对《易经》烂熟于心,自然知道潜龙勿用的道理,但他却不知道如何隐忍,如何像孙休那样等待时机。曹髦性急不掩饰,这也是曹髦的人生酿成一场悲剧的重要原因。
        曹魏公司经过司马氏父兄三代经营,公司经营权已被司马昭牢牢掌控,这一点东吴的孙綝是无法比拟的,孙綝当总经理才两三年,东吴公司很多人只是嘴上屈服孙綝,心里并不服从,孙綝一死,树倒猢狲散。而司马家就不是如此的简单,试想即便司马昭突然暴死,曹魏高管们也不一定听命于曹髦,他们还会在司马家寻找经理人,也许是司马孚、司马望,更大可能是司马昭的儿子司马炎。
         曹髦的对手不仅仅是司马昭一个人,而是司马家,甚至是吃着公司的饭,而为司马家效命的高管群体,也怪不得他们,每个人总是只认得给他饭碗的人,而不考虑粮食从哪儿来!
请多指教!

TOP

    曹髦面临的困难就是当年东汉公司刘协的困难,而制造困难的人也是和自己曾祖曹操一样的司马昭!
        曹髦《潜龙诗》写的悲愤,让自己悲伤的人生多了一份悲哀!
       也让对手司马昭在小心的同时多了份谨慎,司马昭显然不会再用文字上去压倒老板,他的文才不足以匹配曹髦,他想:"斗笔有什么用,又不是参加诗歌大赛。"他选择继续调动人事,为将来可能会发生的冲突做好准备。

        将荆州分公司划成二块,将多谋善断的王基从事故多发的扬州调出,与勇猛的州泰分治荆州,又将心腹石苞调到三次作乱的扬州,陈骞调到豫州。
       安排好这些重要的人事后,曹魏公司的高管们又开始玩上次没有过关的游戏-劝进司马昭,继续上书让他当副董事长。

  高管们丝毫不去考虑曹髦老板的感受,他们好像更需要新人新气象,既便司马昭年长曹髦三十岁,高管们似乎觉得司马昭更年轻,而曹髦却是一个老不中用的吃闲饭人。
         当一波一波劝进的材料如雪花一样飞来,曹髦再也忍受不住了,公元260年的一个夏天,曹髦坐在老板办公室里,侍坐的有王经、王沈、王业。
        王经是个老熟人,不用介绍了,王业这个人史上也没有留下多少笔墨,只是和思想家王弼爸同名而已,还是简单介绍一下王沈。

     王沈字处道,这是一个不花哨,很平常的名字,后来却被心存不轨的儿子王浚利用,最后也害了王家,此是后话。

  王沈年少时父亲就去世了,寄养在堂叔王昶家,他以孝义名闻公司,字写的不错,很有文采。曾在曹爽手下做过事,曹爽下台后,停职失业了。

  司马家见王沈是个人才,于是又重新给他安排工作,曹髦爱好文学,老王也爱好,从此成了老板的伴学,他天天和老板在一起学习、溜达,老板也就不把王沈当外人。

       虽是夏天,洛阳却不热,老板办公室还有些凉意。曹髦今天不想谈《四书五经》、《老子》、《庄子》,天天谈,有点腻,今天他要谈的是如何潜龙变飞龙。
       曹髦看着三人,脸色有些阴沉,自去年写罢《潜龙诗》后,老板脸色再也没有晒出阳光灿烂的笑容了,神色一直凝重,好像讨不来账而等米下锅的人,更像雨雪后上了冻的原野。
         三人见老板没发话,也不敢先发话,他们静静地如三棵室内的盆景。曹髦率先打破寂静,声音不大,却如同原子弹的威力!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我不能坐受侮辱,我想和你们去讨伐他!"曹髦道。
        此言一出,王沈、王业脊背就像放了一块冰疙瘩,双腿瞬间不由自主地像筛糠一般!
       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只有王经异常冷静,他自陇西调到老板身边后,经过五年的相处,他太清楚这个少年老板的想法,虽然暗地里提醒他多看《老子》,以此磨磨老板急躁的性格,可效果却一直是"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他就知道老板有忍不住的这一天,如今说出来,他的心里会更好受些。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