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请多指教!

TOP

     王经留了下来!他是为自己的道义留了下来!也是为老板未来的路上有人陪伴、不再孤独留了下来!
       曹髦束甲持剑,英姿勃发,率领身边的几个保安和办公室保洁员、以及服侍自己起居的人。摇着棋,喊着"打败司安昭",冲出了总部,曹髦开上老板的专车,向司马昭办公的方向杀奔过来。
         司马昭得到王沈、王业的消息,命自己弟弟司马伷带人去拦截老板,为了怕弟弟搞不定老板,又叫心腹贾充带了一帮铁骑尾随弟弟之后。
        司马昭安排好任务后,叹了口气,说:"这又何必!"
       曹髦一行来到东止门,遇上了司马伷的人马,曹髦手下人大喝:"当今老板亲自大驾,讨伐逆贼司马昭,你等还不让路!"
        司马伷手下人见曹髦提剑亲站在车中,如巡阅一般,他们没有见过这种阵势,不敢拦车,纷纷让道。
       曹髦剑往前方一指,"走!"
       第一波人果然拦不住曹髦,贾充等人很快赶到,手下人一看是老板亲自带队,大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也有让路的意思。
       这一波再被冲散,老板真的会冲到司马昭那儿了,问题可就大了,贾充部下成济兄弟急了,问贾充:"情况紧迫,怎么办?"
       在这关键时刻,司马昭的跟班贾充发挥了挡箭牌的作用,严肃地对成济说:"司马总经理好吃好喝养着你们,就为了今天,你们不去报答,还用问吗!"
        此时的状况就像课堂上老师出了一道难题写在黑板上,大家默不做声,而成济却大声喧哗,很显然老师会让成济作答。
  不过今天成济既便装聋作哑也不行了,因为老贾不可能亲自动手!
       成济在贾充训话后头脑持续升温,他以为司马昭就是天王老子、就是太阳、就是真主阿拉,能照射人间万物一切。
      有司马昭这个大哥照着,眼前那个人已不再是老板,而是一个楞头小二货。
  "干吧,成济,荣华富贵等着你呢!"成济脑袋已经成了一个热气球了,他腾飞了。
       成济驱马冲到老板车前,抽起长矛刺向老板。
       史书载:五月己丑,高贵乡公曹髦卒。
  诗曰:
  权
  有毒,生钱。
  喜宫阙,厌山田。
  得之乃醉,失之为颠。
  时时不甘味,夜夜难安眠。
  顺治心心向佛,秦皇处处寻仙。
  看取帝王生与卒,几人能至古稀年。

         所有的一切结束了,轮到曹髦的手下四散逃走。
请多指教!

TOP

     这种拿凶器公然在大街上捅死老板的行为,野蛮的春秋时代奴隶公司经常发生,史书说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不料它如今重复在高度文明的曹魏公司,只能说明野蛮不会因为文明进程而消失,野蛮只是换了一种更隐蔽的方式藏了起来,在需要它的时候,它会像撒旦一样蹦了出来!
  成济奉命的行为也让后世司马家的子孙被杀变得名正言顺,杀他们的子孙的人不过是帮曹家失去的要回来。也让后来的创建公司的老板们禅代前公司后,无不以冤冤相报的方式,杀掉前公司末代老板,司马昭的行为显然为历史开了个坏头,破坏了游戏规则。这种野蛮的屠杀悲剧,直到赵宋公司建立者赵匡胤上台,开始善待前任,终止末代老板不得善终的游戏!
        当司马昭得到老板死讯,大吃一惊,当着众人昏厥倒地。
       有点夸张,其实大吃一惊是可能的,倒地只是演给各位看的,司马昭派出两波人后,应该会想到两种结果,一是活捉老板,其二就是杀死老板。
        司马昭有没有想杀之心,可以肯定的是"有",一个用刀杀你的人,从心理正常角度肯定希望对方马上死掉,对方一死,危险警报立刻解除。但司马昭不一定希望在大街上杀死老板,杀老板,古代叫弑君,是大逆不道的罪行。司马昭有随时杀掉的曹髦的能力,却不想担负这种弑君的历史臭名,君不见曹操,杀了刘协两任老婆,对刘协一直不动刀子,弑君的沉重大名,曹操担不起,司马昭也担不起!
       从贾充的言论中,好像又有受司马昭指使痛下杀手的可能。贾充没有料到事态发展太快,他的话只是当机立断的一种处理方式。


    其实我们可以从成济的话分析,成济才开始也没有杀曹髦的想法,只是在贾充的胁迫下,不得不去干,成济夹在曹髦和司马昭之间,闷的不行,他很为难,假如不出头,这边贾充给压力,司马昭饶不了他,出头,难道不知道杀老板的后果,既使事后狡辩属于冲动激情杀人,但又有多少杀人犯不是头脑发热干了杀人的事?
        成济的矛盾想法也是司马昭的想法!司马昭是介于杀与不杀之间,他更希望把老板打晕后,再废了他!
        成济如果是个聪明人,应该去绑缚老板,而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炫耀自己的长矛水平。
        司马昭应该也没有完全料到,成济这个二货会杀老板,但坏事已经发生,为了显示自己无辜,只能演一出倒地的戏!
        司马昭倒地后,他的叔叔司马孚,一个八十一岁的老汉不顾自己年迈,奔跑到曹髦尸体旁,枕着曹髦的大腿,手捶地哭道:"都怪我啊!都怪我啊!"司马孚就像一位善良的父亲,他宁愿揽下所有罪责,也要姑息自家犯错的孩子!
        老板已死,司马昭倒地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他迅速站了起来,先安排后事,再召开公司会议,高管陈泰未出席,司马昭见临危不乱的陈玄伯没来,心头一震,于是赶紧叫陈哥的舅舅荀顗去请。
       荀顗急匆匆地来到外甥家,可是陈泰不想参加这种会议,说:"舅舅你好糊涂啊!"
  荀顗说:"别怪舅舅我,箭在弦上,岂能不发,外甥啊,参加吧!"
请多指教!

TOP

  陈泰说:"世人都说我不如舅舅,如今看来,舅舅不如我啊!"说完叹了一口气。
  荀顗说:"外甥,现在不是谈论谁不如谁的问题?而是家族生死存亡的问题,如果意气用事能当饭吃,能让家族兴旺发达,我也就不会来了!"
  是的,在强大的对手面前,你如果想保命,唯一能做的不是硬碰硬,而是学会妥协。
  两个年龄相差不大的甥舅两问两答,家中儿子,兄弟们开始劝陈泰,这个会不参加势必会得罪总经理,对家族不利,陈泰没办法,只好参加。
        公司一片缟素、人员披缞着绖,上哀下恸,哭泣不断,陈泰见此场景,想到已亡之人,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见司马昭后,两人更是涕泪交下。司马昭哭着问道:"玄伯,你帮帮我吧?"
       陈泰似乎已经在家想好了今天司马昭会问他的问题,他不参加会议,是因为他的答案,司马昭不会同意,但陈泰依然要说,他不说对不起曹家列祖列宗,更对不起一生忠于曹魏的父亲。
       陈泰收下眼泪,严肃地看着司马昭,愤恨地说道:"唯有斩贾充,方能以谢公司上下!"
          此语一出,司马昭沉默了!
  司马昭心想:"贾充跟我们司马家这么多年,功劳苦劳很大,极忠心于我,如果这次不是他当机立断,可能还有后续隐患。我如果连贾充这样忠心的人都杀,以后谁还会这么忠诚于司马家呢?我岂不让公司上下的管理人士变成左右摇摆,意志不坚的人。到时没有人死命于我,我还能掌控公司吗?贾充不能杀,不能杀,他是忠于司马家的一支直立向上的标杆、一面永远不能倒下的旗帜!"
        想到这些,司马昭又问道:"你再想想其他补救措施?"
  陈泰预料的情况果然发生了!
  他更严肃了,双目炯炯,闪着太阳的光芒,说:"我只有这句话,没有其他的补救方案。"
        司马昭不再说了,谈论到此为止!


  四十八 重新开始      
  司马昭没有说话,不代表公司人集体沉默。逝者已去,生者本当节哀,可是在司马昭的无声压力下,节哀已经演化成了声讨罪状。曹髦走了,他名誉母亲郭氏以公司总领导的名义下发文件,内容是:"我本来以为曹髦这个孩子适合当老板,谁知道他当老板后,游戏无度,不听管教,我一直劝他,他不仅不听,还嫌我多嘴多事,竟然想用箭射杀我,我很无奈,认为这样发展下去,公司没有未来,于是我不下十次告诉总经理司马昭,要将这小子废掉。这小子知道罪孽深重,于是贿赂我身边的人,想用毒药谋杀我,事情败露后,他认为我和总经理皆是碍眼钉、拌脚石,欲率领手下党羽将我和总经理一并屠戮,幸亏王沈、王业提前告诉司马总经理,让我等免予不测之祸。只有王经知情不告,坐观成败,如此凶逆异常之人,应将其和家人收监处置。曹髦之死实为咎由自取,废曹髦为普通员工,葬礼从简。
   "  
       后经司马孚、司马昭等人请求,以曹髦虽恶贯满盈,但贵为前老板,葬礼以普通员工不合礼数,应以老板子孙名誉董事礼葬之。郭氏表示同意。
  曹髦被害的场景犹如一部电影,The.and了,导演:司马昭,主演:曹髦。配角:贾充、司马孚、成济、王经、王业、王沈、郭氏。摄像:广大曹魏员工。编剧:陈寿。赞助商:西晋公司。
请多指教!

TOP

     剧情简介:主角曹髦深陷众人包围之中,无人援手,只有王经用精神去挺他,曹髦力战而死,主角挂了,于是编剧在导演和赞助商的压力之下,开始捏造故事情节,又一起"天下之恶皆归焉"的事例出现了。
  这一切怪不了任何,只能怪人性,人在苟且活下去的那一刻,所有违心的事很容易变的天经地义!
  曹髦一个知书达理的人,因生命中一次冲动,在追求自由和权力时翻车,失去生命后,洗脚水全部泼了过来。曹操、曹丕、曹睿等列祖列宗在天有灵,也不会保佑司马家的。
        曹髦走了,王经一家皆被带上镣铐,王经没有苟同二王去告密时,就已经知道会有这种结果,只是觉得连累了满头银发的母亲,心里很惭愧,于是跪在母亲面前说:"儿子不孝,害了母亲。"
        这位伟大的母亲拉起了儿子,面含微笑地说:"儿啊!人谁不死,就怕死的不得其所,如今我死得其所,又有什么可惜的呢!
  真是"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为道义而死,不贪生、不苟且,重于泰山也!
         曹髦并不孤独,至少你的人生里有懂你的人、支持你的人!有自始自终一直陪伴你的人!王经你好!
       王经死后,他曾经的手下向雄在他的遗体旁大哭,很多曹魏的员工看到此景也为之流泪,王经活的不孤独,死同样不孤独,道义的力量太强大,它超越了生死,与日月同在!司马昭没有为难向雄,任其所为。

  王沈、王业保护总经理有功,划分股份,增加奖金,史书载:王沈封安平侯,邑两千户。救了总经理的命,不多。
  王沈因告密而获得重大奖励,公司总部某些人有些不齿,老王感觉整个公司总部人都在鄙视他,晚上睡觉也常常梦到王经骂他,他有些受不了,再这么下去疯人院可能会派专车来他家的。于是要求司马昭外放他去分公司,司马昭收到老王要求下放的请求书,正合心意,毕竟大家看不到王沈,也就会把杀曹髦事掩耳盗铃掉,很快就调老王去豫州做经理,王沈去了豫州,如拨云见日,心情一下好了很多,想到以前卖主求荣的事,确实不地道,但蝼蚁尚且偷生,何况自己是一个比蝼蚁大千万倍的人呢?到了豫州,他想到为公司努力工作,以弥补自己的过失。于是拟定了一份通告,欲传达豫州境内,内容是:@所有人,若能从民间推举隐逸的贤才、指出分公司奸佞小人、说出分公司管理者得失、提出普通员工的忧患等,情况属实,一经录入,奖励此人谷五百斛。如果他的话在某一方面很有价值,比如能评说经理的得失,公司政策的宽严,能让公司政策刚柔得当的,奖励谷一千斛。"
请多指教!

TOP

  内容拟好后,备了一堆粮食,准备按商鞅变法立木为信的方法办,看样老王是真的要来豫州大干一场了。手下两个人听说王经理准备这么搞事情,很吃惊,也发现这么办事情漏洞很大,于是向王经理说:"领导的想法是好的,也是旨在用奖励的方法听到真话良言,但好多廉洁正派的君子极大可能不屑于这种奖赏,从而不会提出问题,而贪小便宜、不正经的小人会因为有奖励就乱说问题。不过这也是某些人的正常心理,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其结果只会是,领导用奖赏买了些无关痛痒的话,对公司发展毫无用处。"
  君子爱财 ,取之有道。所谓君子"先义后利者荣,先利后义者辱",而小人显然不会考虑那么多规矩了!
  王沈似乎一直在老板身边干活,不接地气,和王经在雍州一样,沉迷于书本理论之中,丝毫不觉得自己在纸上谈兵。他不接受二人泼过来的冷水,反驳道:"君子都知道上面兴旺,下头人受益,这种简单的道理,那些正派人难道不知道?"
  二人为了说服这个读死书不知变通的经理,继续言道:"过去尧、舜、周公为什么能听取下面人忠谏,是因为他们有款诚相待的心,如果自己本身是忠直正派的人,时间长了,那么正派的君子一定会围绕左右,提出建设性的好意见,如果品德不足以比肩古时这些圣哲,就是一个字出一万块钱,也买不来一句忠谏有良心的话。"
  王沈听完后,打住了自己念头,他心想:"看样凡事是急不得,老板太急,如今死了。我现在急着想证明自己,却被二位这样蒙面打脸,意思要我学圣贤,我的行径有圣贤的基因吗?唉,我老王这辈子看样会被人定格在隔壁,这张脏脸是洗不干净喽!"

  王沈很懊恼,懊恼人生不应该在老板身边任职!其实懊恼不仅是他,将来他儿子王浚也会被父亲的懊恼所传染,儿子的懊恼我们以后会说!
  王经、王沈,两个人都姓王,差距很大,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曹髦已死,董事长位子空了,公司决定迎立曹宇的儿子曹璜为老板,曹宇在曹睿去世前差点成了公司二号人物,后曹宇认为自己才不匹位,推辞不干,才成就了曹爽当总经理。
       谁知道过了二十多年,经理位子不想干,老板位子还是轮到他们家,儿子当老板了,曹宇一个淡泊名利的人,偏偏名利喜欢他。这也应了隋代杨素的语录:臣无心富贵,但恐富贵来逼臣。
       想要的得不到,不想要的偏偏来,人生就是这么充满哲理味,不过曹璜继承了父亲淡泊的性格,他对权力不来电,这也让曹璜成为历代亡公司老板,很少得以寿终的一位。
       曹璜这个名字很应身份,但郭氏却认为这个璜字不仅不利于避讳,更觉得不吉利,璜,《周礼》曰半璧为璜,一种弧形的玉器,作为老板,弧状不足以喻其尊、半璧不足以喻其贵,而且给人感觉会不会像曹髦一样半途而废。这个很细心的女人,翻遍了整本字典,给这个15岁的孩子找到一个"奂"字,奂:盛大、多的意思。从此曹璜便更名曹奂了,让曹奂的名字刻在史书上。郭氏再也没想到翻了半天字典,竟然找了谶字,奂音换,未来要改朝换代了。可惜郭氏没有等到谜底揭晓的那一天,她在曹奂当老板的第四年,就去世了。
请多指教!

TOP

  总经理拥立新老板有功,高管们又有游戏玩了,继续要求总经理兼副董事长,司马昭依然没有同意。
       司马昭为了证明自己才是宰衡天下的那个人,为了体现自己正直无私,同时又为了避开自己有杀前老板的嫌疑,他决定拿刀作为封口费,送给成济。
       成济这个二货本在王经死的时候顺便给他一刀,司马昭没有这么做,而让他像一只关在笼里的公鸡,多活了几天,多活了几天并不能证明他一直能活下去。
  成济杀掉曹髦后,脑袋一直是嗡嗡响,得知王业、王沈举报有功后,他觉得自己功劳更大,也许事业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外界传言司马昭可能会杀了贾充,又得知公司文件说曹髦死不足惜,他的心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经历这一段精神高度紧张的生活后,他已经不想要任何奖励,他只想他和他的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曹髦死后的这段时间,公司没有要求他去上班,让他在家等消息,直到某天早晨,成济家的院子被公司安保人员团团包围,成济大吃一惊,等待的竟然是这种消息,完了,一切都完了。当他听到公司文员当堂宣布:曹髦董事长之死乃成济一人所为,判处成济死刑,诛灭三族。成济感觉天都塌了,原来他不仅是捅死了曹髦,而是捅灭了自己家族!他大骂贾充、司马昭,一切已经迟了、晚了,成济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族灭的代价。
  成济用鲜血告诉后人:有些生意是不能做的,有些活是不能接的,有些人是不能动的!

  四十九 不能内讧
        曹髦死后不久,东吴的前老板孙亮也死了,他死于会稽的谣言,内容是:"孙亮会二进宫当老板。"老板孙休自然很紧张,在贬黜孙亮的路上备上了一杯毒酒。
  权力大于一切、稳定才是重中之重。
       曹魏和东吴的两位失意的前老板相逢地下,只有蜀汉的老板刘禅这些年越活越滋润,一个本是脸上长斑的年龄,却填满了胶原蛋白,刘禅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他脾气很好,姜维一个外来户,如在其他公司,本应当排挤,而在蜀汉,却深受刘董信任,蜀汉公司外业是姜维的职责,这种糟糕、吃力不讨好的外业多年来表现一直毁誉参半,刘禅不戴有色眼镜,不是以肤色、出身相论,自始至终信任他。可惜蜀汉公司地方太小,实力一直不能提升,姜维常年在外负责公司外面业务,蜀汉公司总部内政事越来越不清明,中人(宦官)黄皓在正直高管董允死后,爬了上来。
       董允生前一直害怕东汉公司十常侍电视剧在蜀汉上演续集,所以一直打压黄皓,在老董心里,"中人雄起很可怕,因为东汉公司倒闭中人占了一半的功劳。"而另一半功劳就是外戚,也就是老板的舅舅们,既然说到中人和舅舅,那就简单叙述一下东汉公司倒闭的情况:东汉自汉章帝这位老板去世后,高层就陷入了外戚和中人无休止争权缠斗中,你上他下,他下你上,好像压翘翘板一样。其主要原因是自汉和帝开始,上台的老板都是儿童,甚至有婴儿(殇帝,死时不足一周岁),小老板登场,肯定管不了公司大事,小老板他妈(嫡母,太后)机会来了,叫上娘家兄弟来管理,公司就这么被外戚操纵了。等小老板长大了,想收回经营管理权,于是联合身边中人和失意的高管去打击外戚,外戚垮了,中人雄了,老板自己有权了。但过不了几年,老板总会年纪轻轻驾崩,小老板又上位了,外戚觉得中人碍事,一脚踹走。老板长大了……好像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剧情重复,毫无新意地在东汉上演,东汉公司就这么一直内斗着,那些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高管也想展示自己才华,却始终斗不过这中人和外戚集团,这种高管们的悲情命运被后来史学家定成"党锢之祸"。
请多指教!

TOP

  历史上为何对外戚专政和中人专权不感冒呢?因外戚是亲戚,其一能力不强的亲戚管理老板家公司事务,他担不起责任感,因为这个公司不是他家开的,他只会看中利,他可以用少量钱去采购劣质货,再以优质货标准报高价,吃中间回扣。又通过权力承包公司大量工程,偷工减料。他还会任人为亲,而提拔上来的人多是能力不强,重利忘义之徒,极易作为作福,欺负没后台的公司员工,造成管理混乱。这也是现代好多公司的老板们都不用亲戚管理,亲戚管理的结果会养一大帮蛀虫,非得把你公司吃倒不可。其二能力太强的外戚,会把公司当作自己的家,势力做大后,很可能管理层不变,而变更法人代表,也就是连锅端了,王莽当年就干了这事,因为王莽是个好亲戚,是个优秀的管家,大家都认为王莽也一定是个好董事长,好法人代表,在得到西汉管理层一致拥护后,西汉公司就这么改成新莽公司。王朝这个层面上的公司,能力强亲戚会抢你饭碗,能力弱的亲戚会蛀你保险柜,所以亲戚管理是不可行的。


   那中人行不行,中人本是公司里打杂服务人员,干男人的事,做不了男人,是典型的当兵不吃粮,说白了就是老板的佣人、奴才。权力给了他们,不好意思,他虽没有儿子,但他有兄弟姐妹,还有干儿子,这些兄弟姐妹、干儿子会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是瞎吃瞎喝瞎耍的家,不是劳动光荣的家,他们有了今天没明天,毕竟公司是老板的私有财产,他们不过是佣人的身份,公司发展的再好,将来好处轮也轮不到自己,所以他们是月光、日光公司的那一种,就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群体!
         可见外戚中人管理的东汉是多么烂摊的一家公司,公司内部管理争权夺利,狂榨普通员工剩余价值。公司入不敷出、寅吃卯粮,又摊上了地震频繁(后汉书载地震五十多次,不含地裂,延光二年京都、郡国三十二地震,东汉共有一百零五个郡国)、洪水泛滥(大水二十六次,延平元年,郡国三十七大水)、蝗灾肆虐(蝗灾十九次,永兴元年,郡国三十二蝗)。这家百足之虫 ,死而不僵的公司谁都知道快倒闭了,就差堵公司门的人了,不堵不等于没有人堵,公元184年,一个拿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有甲子,天下太平"封条的人带了一大帮讨说法的,开始封堵东汉公司,东汉公司从此名存实亡,后来就这么分裂成大大小小数十家独立公司,直到公元220年,换了公司法人,彻底倒闭。此后相继成立的魏蜀吴三家公司不敢重复昨天的故事,在外戚和中人管理上颇严格,直到两大势力抬头时,再回首已是数百年后的隋唐公司了。
请多指教!

TOP

   老董这么打压着黄皓,黄皓也无奈,谁叫他是一个少了一样男人绝对不能少的残疾人呢?老板曾想为黄皓说句好话,换个岗位提高待遇,老董就把东汉公司的事翻了出来,拒理力争,兴浓时咬牙切齿,刘禅看老董那瘟神的表情,也就算了,刘禅心里清楚老董脾气坏,但没有坏心,一直为公司前途着想,终董允一世,黄皓不过是老板出门时,负责出行清障、举旗子的人,岗位可有可无,极平凡。董允一死,像黄皓这种从小跟班老板的发小,又兼具拍马溜须的高手机会就来临了,因蜀汉公司军政自诸葛亮后,一直是分开的,姜维虽是公司二号人物,但一直在外,公司总部内也得委托一个经理人,费祎时代,是董允,董允死后,有个叫陈祗人上台了,陈祗和黄皓就是身体上的左右两个巴掌,拍起来极吻合,黄皓在陈祗巴掌产生的能量驱动下,开始涉足公司事务,陈祗死后,黄皓职务上调,薪水上涨,开始掌管老板刘禅出行,俨然成了老板心腹司机。公司领导的司机由于天天服务老板,被称为"二号首长",权力一直很大,找领导办事不如直接去讨好司机,让司机耳语老板,事情就好办了,史书上说:皓从黄门令为中常侍,奉车都尉,操弄威权,终至覆国。
      其实说黄皓奸佞,不如说老板刘禅后来变的昏庸,刘禅的这个人脑袋并不差,东吴和曹魏在总经理位子争夺上你杀过来,他砍过去,而蜀汉公司却没有,蜀汉公司总经理没有曹魏和东吴权力大,也总是一直做外业,他表面上是一个总经理,实际上是内外两个总经理,外总经理掌管安保、内总经理负责人事。两人是相互制约的,谁也压不了谁,无法一人独大而架空老板,刘禅也就能安稳坐好自己的位子。黄皓在总部呼风唤雨,难道刘禅就是木偶吗?其实刘老板变得昏庸是因为骨子更喜欢自己当甩手掌柜。陈祗死后,便是黄皓行使了内总经理的职责,由于黄皓是个不完全的男人,成份出身不好,才有了大家的异议,如果陈祇不死,蜀汉在陈祗这个内总经理的领导下,也会出大问题。

  当时邻居东吴公司早就知道蜀汉公司问题大大的!
          东吴和蜀汉贵为同盟公司,经常派使者加强双方合作关系,有一年东吴派了个叫薛珝的使者去了一趟蜀汉,此人回来后,东吴老板孙休问薛珝:"蜀汉公司如今怎么样?"
  薛珝答道:"老板昏庸不知自己的过失在哪儿,打工的怕得罪人,只想混口饭吃,公司里听不到一句真话,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路过其总部外分公司,普通一线工人活的很艰难,脸上一看就知道饿的营养不良了。"
       薛珝接着说:"我听说燕子麻雀在堂梁屋檐下筑巢,享受天伦,以为这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它们并不知道房子马上会发生火灾,也丝毫不去考虑万一灾难来临怎么办?如今蜀汉公司就是这种情况!"
        总结一下此人的话:蜀汉公司上下情被中间管理层阻隔了,老板了解不了下面情况,下面有情况反映不到老板那儿,老板以为公司欣欣向荣、生机勃勃,普通员工却衣食无着、饥寒交迫。蜀汉公司开不长了!
     孙老板听完后,认为是危言耸听,只到两年后,蜀汉公司倒闭,东吴上下才佩服此人的先见之明!
请多指教!

TOP

   刘禅把公司开成这个样子,责任也不能完全怪他,一怪公司地盘小,窝在四川和陕西汉中,四周全是山封住了。二怪公司人才少,姜维当年带了几个兄弟投奔蜀汉,这些人在曹魏估计是埋没的份儿,来蜀汉公司全成了人才,一一进入中高层(梁绪官至大鸿胪、梁虔大长秋、尹赏执金吾),虽有广告成份,但也不至于不付广告费,全都上镜吧,显然还是蜀汉公司人才太少了。有句俗语叫:蜀中无大将 廖化作先锋。廖化都是公司不入流的人才,到蜀汉后期,也不得不拿出溜溜了。三是公司野心太大,这一点姜维有责任,不过姜维一身武艺,总不能娱乐至死吧,干点事,公司又吃不住消耗,不干吧,公司业务像一潭死水。姜维的人生有时候挺困惑、挺茫然的。其实就是刘备和搭档诸葛亮在世,也难以振兴蜀汉的,何况是刘禅、姜维!
        这不,话没说完,姜维又准备去干一票了!
       廖化同志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发话了:"公司一直用武不停止,对外用武如同放火,稍有不慎,就会玩火自焚。"
  "和对方斗智,曹魏公司已经提前考虑到,斗勇吧,自己的力量又不如对方,还一直这么硬干下去,将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廖化自言自语,姜维装作没听见,老廖最后"唉"地一声叹了口气。蜀汉公司厌战情绪一直存在,从上到下士气低落,只有姜维这个人在对外事务上像喝了浓咖啡一样,从不瞌睡。


     姜维带了人马这次瞄上了曹魏洮阳(甘肃临潭),在半路上碰到邓艾的人马,邓艾没怎么费劲,三拳两脚打败了姜维,姜维也习惯了,下令撤退,来到沓中(甘肃舟曲)。姜维吃了败仗的消息传到总部,黄皓认为废姜总经理的机会来了,于是在老板面前谗言姜维,提议用自己关系好的副经理阎宇取代姜维。
       姜维听闻消息后,快马加鞭赶回总部,秘密会见老板刘禅,刘禅肯定了姜维的忠心,让总经理在外放下心来,好好工作。姜维见老板相信自己,没有追究责任,于是抱着自己在蜀汉三十多年的工龄、赤胆忠心于公司的份上,提出了一个建议,他向老板诚恳地说:"黄皓奸巧专权,对公司发展极为不利,应该铲除此人。"姜维在蜀汉上了三十多年班不假,但黄皓可是和刘禅一同成长,陪刘禅一起慢慢变老的那个人。关系孰重孰轻!
        刘禅静下心听完后,心里想:"老姜啊,你要我干掉黄皓,你啥意思?"
         刘禅没有将心里的话吐出来,吐出来姜维只能晕厥,他只是不以为然地说:"黄皓不过是个公司小人物,往年董允处处压制黄皓,我都觉得老董有些过了,如今你又来说干掉他,你们又何必苦苦相逼黄皓这个残废人呢?"
       姜维一听,老板是决定和黄皓一条战线了,试想一个和自己日夜相处的人亲密?还是和一年照不了几回面的人亲密?不言而喻,老板只会相信朝夕相处的黄皓、而不会信任远在天涯的姜维。老姜竟然提出杀黄皓这种非份之想,验证一句"姜不一定是老的辣,有可能透芽了",如今黄皓也不是小黄了,他是大黄苦寒,专治湿热、泻火,老姜性热,其解表温胃一套正被大黄所克!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