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此刻寂静的只有虫声与鸟鸣,嵇兄问钟会:"你听到什么才来的?看到什么才走的?"
      钟会见这位铁匠不再是个哑巴,他更希望此刻他是个哑巴!
      "这种问话对自己就是一种耻辱,一种刻骨铭心的耻辱。我钟会拜访你不是听你打铁声、看你打铁。而你明明是让我听打铁声、看打铁,我不是铁匠,更不是来格物的,我是上门求学的,我的另一个身份,是一个位公司的知名人物。"钟会想道。
      但钟会还是把怨气藏了起来,只轻描淡写地回答:"听到所听到的才来,看到所看到的才走。"
      说完,树上一片枯黄的落叶不偏不移,不歪不斜,正好飘飘遥遥地点在嵇康的头顶上。
       此时钟会已经抛去了当年扔《四本论》的可爱!
  那时候的钟会就像一个好学的小学生,写完《四本论》后,想让嵇康看看,但又怕当着嵇康面,被嵇康揪出文章毛病,说他写的不好。为了避免这种尴尬,钟会决定学 些夜间通报重要消息的人,将自己的文章落了款后从门外扔进嵇康院内,自己急急跑走。
      文章扔进后,不知嵇康看了还是没看,这篇从天而降的文章,我想嵇康看了,只是没当回事,也就扔一边了。幸好钟会留了份底稿,四本者,才性同、才性异、才性合、才性离。
  可是扔出去的玩意,人总是想到不是什么好东西,此文章还是失传了。
        如今的钟会是怀着满满的崇拜,来看自己的偶像,而偶像并不理他,只抛出"来去"之言论,钟会仿佛一位怀春的少女得知自己的意中人喜欢的是别人,心中所有的爱化作愤怒的源泉,一起浇向了意中人。
  正所谓:
  爱极都成恨,情深转似痴。
  旁观明若镜,当局几人知!
      嵇哥就这么伤害了钟会,自己却浑然不知!

  此事不久后,吕安家出事了,吕安哥哥吕巽这种怂包淫棍,兔子吃起窝边草了,喜欢上自己的弟媳(吕安老婆)徐氏,还强迫得了手,吕安知道后,想告发吕巽,为了做的稳妥,决定邀好朋友嵇康商量,嵇康认为这是家丑不可外扬,建议内部冷静处理。吕安听从嵇康建议,冷静下来。可是吕巽做贼心虚,冷不下来,他怕弟弟早晚会告发,于是先下手为强,去司马昭那儿恶人先告状,说吕安曾殴打其母,是个不孝之子。
       兄弟阋于墙,没有外侮,先自相残杀了!
      殴打父母禽兽所为,这还得了,历代公司都以孝治天下,这种不孝行为是公司所不耻,公司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调查吕巽触犯公司法律,或许公司认为他只是"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至于吕安帽子是红是绿在殴打父母罪行面前已经黯然失色。公司决定先将吕安收监,一审判决后,准备将其流放。吕安为了自明,邀请嵇康为他作证,嵇康出庭实话实话为其明言。还写下了《与吕巽绝交书》,递给吕巽,他公然和不孝子吕安站在一条战线上。
      总经理司马昭心中清楚了,整肃公司纪律到时候了,于是老账新账一把算,还是不问吕巽的问题,而是将嵇康一并收监。
     领导只是做了自己的事情,如果下面人不针对此事兴风作浪,或者有人说点好话,也许在当时公司人治的环境下,大事化小也是有可能的!
      可是吕安、嵇康恃傲的性格,得罪了太多的人,而吕安公然殴打自己母亲的事即使被诬,也是有违孝道的,如此公司旁观不介入的人占多数。
       不介入不代表没人插手此事,司马昭身边的红人,钟会站了出来,此人一出,二人霉到家了!
请多指教!

TOP

      钟会对司马昭说:"嵇康乃卧龙,一定不能让他抬头翻身,你天下无忧,为有嵇康让人顾虑。"
      司马昭听完后,颔首不语。
      钟会又说道:"当年嵇康准备帮助毋丘俭,多亏山涛劝阻。过去姜子牙杀华士,孔子杀少正卯,就是华士、少正卯是个异类,造成恶劣社会风俗影响,圣贤才把他们铲除掉,如今嵇康、吕安言论放荡,不遵公司法度礼仪,乃世所不容,应该趁这个时候除掉他们,正好可以杀一下公司的不正之风!

       司马昭听罢,稍稍斟酌了一下,认为钟会说的有道理,也就不再麻烦"董超、薛超"陪吕安走一程了!
      直接下令干掉嵇康和吕安!
      嵇康被押往刑场,嵇兄个名人,除通晓诗书外,精于音律,弹的一手好琴,是曹魏公司第一流的音乐家,公司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曲《广陵散》只有他一人能弹,公司如今要杀嵇康,那《广陵散》这种音乐里的《兰亭序》岂不埋入地下,永世不得翻身,有识之士很心焦,特别是公司学院的三千学子,他们争相要拜嵇康为师,学习《广陵散》琴曲。
       《广陵散》琴曲来的很神奇,传说是嵇康当年夜宿华阳亭,百无聊赖,弹琴自娱。有位客人闻音,特来相访。此人纶巾羽扇,身衣鹤氅、素屐皂绦,躬揖之间飘忽轻盈,深观此人,似仙多傲慢,似人却出凡、似神形有余,似鬼气多足。
         嵇康仿佛是蒲松林笔下的男主人公,也不吃惊、更不害怕,如久别重逢的朋友,与此人大谈特谈音乐,此人言论高调,俞伯牙钟子期不足以喻其才,师旷蔡邕不足以闻其道,嵇康感觉自己音乐才能在此人面前不足道哉。此人聊罢,为了证明自己非纸上谈兵之人,弹起嵇康之琴。
      正是: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
  又曰:此曲天上有 ,人间岂可闻。

   此人弹罢,告之曲名曰《广陵散》,随即传授嵇康,此人授罢,让嵇康诅咒发誓不能传授其他人,也不告诉自己姓甚名谁。
       嵇康的这位师傅应不是古人,却是一个怪人,既然欲毁此曲,为何非要传授嵇康;既然传授嵇康,为何非要嵇康不准传授别人?
       此人怪异的行为很像天㡳下最美丽、最聪明、最孤傲、最绝情的女人,日日行走在繁华的大街上,却永远不会嫁给任何一个男人!
         此种怪稽的故事是一个难以揭晓的谜底,或许这是嵇康编的一个故事,《广陵散》作曲人就是嵇康!如果是嵇康所创,为什么他非要故弄玄虚呢?这是解不开的谜,只有谜更能让人浮想联翩!
        如此声势浩大的自发组织的学习活动,公司是不敢批准的,因为这些人如果学成琴曲后,嵇康便是他们的师父了,到时争相请愿,请求刀下留人,如若不同意、再杀嵇康,显然有违人心和道义。
       嵇康看了看人群,人群中有人沉默、有人落泪、有人激动、有人紧张。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影,想到今天将是人生中最后一次见自己的影子了。虽不能满足众人拜师之愿,但听琴之望还是要得,于是大呼:"将琴拿来!"
       人生中最后一个要求,没有人想怠慢,看守得到领导同意,递了一把琴给嵇康。
       嵇康一曲弹罢,落叶尚飘零,人群已忘了今天是嵇康人生中"最后一课",嵇兄望着人群,并不想打破人们沉浸于音乐的另一个境界之中,却不得不留下人生的遗言,说道:"昔日袁准想学此曲,我吝啬不教,如今只能广陵绝响也!"
请多指教!

TOP

     临别,将十岁的儿子嵇绍托付山涛,虽然以前还声辞俱烈地要和山兄断交,但关键时刻,思前虑后,还是得"好马当吃回头草",他觉得山兄这种混公司的牢靠些,比嗜酒的阮籍、刘伶靠谱,嵇康或许也考虑了将儿子交给向秀,可是向秀的性格又和自己有些相似,而向秀家境和自己打铁发出的声音是一样的。只有山兄的家庭环境和背景更能让嵇绍健康地成长。
        山涛心中很悲痛,却无法改变现状。他唯一能做的只能好生抚养嵇康的孩子,他也很欣慰,这么重要的事竟然还是交给了我,山涛想:"嵇康,你这是面不和心和,下辈子我们还是兄弟!"
         嵇康和吕安携手走了,应了孙登的"你才多识寡,怕你难免被世俗所误啊"的话!
  人终究要死的,只是人间从此少了一对知音。
  打铁的炉火早已熄灭,炉墙透满了青苔,菜园地里舀水瓢已经烂掉,草色掩盖了菜色,只有那一抹残阳先划过菜园、斜射到火炉旁后,渐渐消逝了!
      嵇康走后,向秀哭了一阵,他的生活也开始捉襟见肘了,他无法一个人再去重拾炉灶,他的技术顶多只是个副手,而司锤手嵇康看似被谮而死,其实他的死和不去公司上班,得罪公司总经理有密切的关系,向秀如果还不去公司上班,以司马昭一个敢对老板下黑手的人,下一个极有可能是他!
  向秀又想到:"都说成功的人生,离不开人情世故,现在自己已经无法做到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还是上班吧!"
        向秀很快去报道,他不需要参加任何考试和面试,直接凭自己名字,曹魏任何分公司都会安排他就业,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和司马懿一样,做一名分公司的汇报员,向公司总部汇报分公司业务经营情况。

    向秀去洛阳总部见到司马昭,司马昭听说向秀过来汇报工作,很是得意,看样自己杀鸡儆猴的做法有效果了,于是故作淡定地问向秀:"听说你一直有呆在箕山不想上班的想法,为何如今跑到这儿来了?"
       向秀听出司马昭的活淡定中带些嘲讽,向秀一个顶级聪明的人何尝不知道司马昭心中需要什么?
          他需要尊重,特别是我们这类人的尊重!
         既然想要,给你一些,于是迎合道:"巢父、许由隐居箕山,实乃狷介之士,未达尧心,岂足多慕。"
     意思是我认为巢父和许由隐居箕山,实乃狂妄不懂变通之人,他们不理解老板尧先生的良苦用心,此二人不值得羡慕!"
       司马昭一听,高兴地眼睛眯成一条缝了,心想:"尧老板还不如我啊,我这个时代隐居的人都跑出山来上班了,而尧老板连老板位子让出来,都没人干!"
        向秀无奈啊,尧也没有让位不成,而杀了许由,司马家却不行,你不上班,嵇康就是例子!
       向秀的人生之路改变了,但他的思想却定格在嵇康死去的那一天,他想念嵇康,想念以前二人"相对欣然,傍若无人"的打铁时光。过去快乐的生活如流逝的黄河之水一去不复返矣,为了怀念过去的生活,向秀写了一篇《思旧赋》记之。其中有"悼嵇生之永辞兮,顾日影而弹琴。托运遇于领会兮,寄余命于寸阴。"伤感和无奈跃然纸上!
        嵇康死后,向秀上班了,七贤队伍从数字上彻底解散,成了过去式。但所有的清谈家不会因嵇康死了而闭口不言,他们依然一边工作一边谈论。大家心里清楚,只要不明着和司马昭玩思想对立和抵触,司马总经理也不会闲着没事找大家麻烦的!
         大伙好好工作吧,未来会给大家一个更大的舞台!
       司马昭整死了嵇康和吕安,公司万众一心,账面上也没有思想异己分子了,司马昭决定完成父兄未尽的事业,也是曹操没有完成的事业,吞并吴蜀两家公司,建立一家大一统的公司!
请多指教!

TOP

  五十三 兼吞蜀汉1
       司马昭本着考试做题先易后难的原则,将蜀汉先摆在桌面上,拿它开刀,因蜀汉公司管理层内部不和的新闻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这是个机会,不能错过!
       在司马昭准备发动吞并蜀汉公司之前,有个叫路遗的人提议用刺客方式,去蜀汉暗杀姜维,刺客是谁?就是他自己,他是一个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人,他已经做好随时为公司献身的精神!
      当年郭循同志在刺死费祎后英勇献身了,但刺客这个行业不会因牺牲概率近乎百分之百,而没人去从事,相反刺客这个行业一直很吃香,其一是一刺可天下皆知,史上留名;其二自己虽死,为家族谋求了类如股份等很好的福利。如此名利双收,死又何恨?毕竟人都会死去的,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事又能获得巨大名利,何乐而不为?
       前有聂政荆轲为精神导师,后有郭循为实际操作者,想当刺客的梦想,曹魏公司并非只有路遗一个人。

  司马昭为了让更多的反对声变更,来融入自己的想法中,对众人说道:"自平定诸葛诞叛乱已近六年了,公司一直厉兵秣马,从未懈怠,一直保持战斗精神,就是为了吞并吴蜀两家公司。东吴公司地盘大,加之长江天险和江南潮湿之气,不利于我们现在去吞并。只有蜀汉公司窝在巴掌大的地方偏安,他们想仗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天险,以为天下无忧,其实他们的想法太单纯,因为蜀汉空有地利却无人手,我抱着多算胜少算不胜的态度,向大家公布一下蜀汉人数情况。"
      "蜀汉公司成立之初,普通男女员工共有20万户左右,90来万人(不包括隐瞒人口),诸葛亮姜维连年搞侵略,人口不仅增长不起来,还下滑严重,除战死之外,也包括他们公司边境逃亡人囗。如今他们满打满算只有9万安保人员,其中蜀汉总部成都以及周边有四万人,外面分公司不过五万人。"
      说完,司马昭命人拿出地图,往会议桌上展开,众人争相围过来,司马昭用笔作棍,指着姜维现在蹲守的沓中,继续说道:"我们先派人牵住姜维,让他不能往东方向逃窜,我们的人马从骆谷趁虚冲入汉中,以刘禅这位庸才,听说外围已破,一定害怕,到时估计想急急投降!"
       说完,大家还在一片狐疑之中,司马昭也等不得大家思考了,随即任命钟会为关中地区经理,带领人马全力讨伐蜀汉。又找了两人协助,一个人叫诸葛绪,另一个就是常住西部的外业经理邓艾。
       邓艾同志由于先前屡次上书反对兼备蜀汉,司马昭将自己秘书师纂亲自下放至邓艾处,让他宣布总经理命令,邓艾没有办法,只好同意。
  由于邓艾同志前面一直客串多次,如今终于轮到他做主角了,还是有必要把他的简历给大家抽出来。
请多指教!

TOP

  楼层被抽,补发一下昨天的内容:不过想当一名刺客需具备几个要素,一是仪表堂堂、二是要有口才、三要有一定武术基础和力量,四要有牺牲家人和自己的精神。满足以上四个条件,方能成为刺客,仪表堂堂和口才是为了迷惑被刺者,相信自己,让其放松警惕,;武术和力量是万一对方识破自己,可以强行突破下刀子;而牺牲家人可能是投奔刺杀对象之前,赚取对方信任的筹码;牺牲自己那是所有成功与否的刺客统一归路。
        刺杀能否成功,还得靠天意,弄成荆轲那样图穷匕见就白忙乎了!
       姜维这个人蹦了三十多年,着实讨厌。司马昭准备接受此人的建议,毕竟以一人和若干股份换得姜维这座蜀汉长城倒塌,还是极划算的。手下马仔荀勖表示反对,他说:"总经理是宰割天下的人,应该正大光明地去吞并这种不服从我公司管理的其他公司,而不是用刺杀这种下三滥方式,即便刺杀成功,搞垮了人家公司,天下人也不会心服口服。"
        司马昭沉默了一会儿,他想到:"偷偷摸摸的搞暗杀的确会影响自己声誉,何况现在自己实力不一定打不赢姜维?"
       于是召开公司会议,发布通知,准备光明正大,全力兼并蜀汉!
       会上高管们认为机会不成熟,反对票较多,只有钟会兄弟赞成蜀汉可伐,全力支持总经理的工作。
  司马昭深信,成大事者不谋于众。假设蜀汉公司逃得只剩刘禅和姜维两人,也有人会反对兼并,反对意见永远会存在的,任何事没有百分之百成功,当然也不会百分之百失败。有反对声并非坏事,有时恰恰是一种鞭策,一种逼着走向成功的催化剂!
       司马昭为了让更多的反对声变更,来融入自己的想法中,对众人说道:"自平定诸葛诞叛乱已近六年了,公司一直厉兵秣马,从未懈怠,一直保持战斗精神,就是为了吞并吴蜀两家公司。东吴公司地盘大,加之长江天险和江南潮湿之气,不利于我们现在去吞并。只有蜀汉公司窝在巴掌大的地方偏安,他们想仗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天险,以为天下无忧,其实他们的想法太单纯,因为蜀汉空有地利却无人手,我抱着多算胜少算不胜的态度,向大家公布一下蜀汉人数情况。"
      "蜀汉公司成立之初,普通男女员工共有20万户左右,90来万人(不包括隐瞒人口),诸葛亮姜维连年搞侵略,人口不仅增长不起来,还下滑严重,除战死之外,也包括他们公司边境逃亡人囗。如今他们满打满算只有9万安保人员,其中蜀汉总部成都以及周边有四万人,外面分公司不过五万人。"
      说完,司马昭命人拿出地图,往会议桌上展开,众人争相围过来,司马昭用笔作棍,指着姜维现在蹲守的沓中,继续说道:"我们先派人牵住姜维,让他不能往东方向逃窜,我们的人马从骆谷趁虚冲入汉中,以刘禅这位庸才,听说外围已破,一定害怕,到时估计想急急投降!"
       说完,大家还在一片狐疑之中,司马昭也等不得大家思考了,随即任命钟会为关中地区经理,带领人马全力讨伐蜀汉。又找了两人协助,一个人叫诸葛绪,另一个就是常住西部的外业经理邓艾。
       邓艾同志由于先前屡次上书反对兼备蜀汉,司马昭将自己秘书师纂亲自下放至邓艾处,让他宣布总经理命令,邓艾没有办法,只好同意。
  由于邓艾同志前面一直客串多次,如今终于轮到他做主角了,还是有必要把他的简历给大家抽出来。
请多指教!

TOP

  邓艾,字士载,荆州义阳人,年少父亲就去世了,曹操当年吞了荆州后,把荆州一部分人迁移汝南,邓艾就是移民之一,邓艾为了生活,成了一名给他人放牛的童工,十二岁那年跟着母亲去了颖川,看了一下陈群爷爷陈寔碑文,见文章中"文为世范,行为士则"(蔡邕作陈太丘碑文序为"文为德表,范为士则"),邓艾深深喜欢这句话,于是把自己名字改名邓范,字士则,谁知宗族中已有一个人抢先注册了"士则"商标,邓艾无法侵权,只好把"则"改成"载",也就叫士载了,不过事后证明士载比士则更能体现邓兄一生。
  从邓艾十二岁那段经历,可以看出邓艾出生时的家境便不差,不说是个土豪,至少也有书香的,那邓艾应该是小公子哥,为何轮落成给他人放牛呢?他的家境直线式的衰落,其中之一应是他父亲去世的太早,其二是曹操的那项移民政策。父亲去世的早,可能会造成家庭资产被同族侵占,而曹操的移民政策,才是邓艾家庭破产的重要因素。有句俗话叫:"火怕三翻,人怕三搬",移民其实就是一种搬家,搬迁新址,不仅仅是人适应新环境麻烦,更多是资产的流失。古代移民对最底层员工影响不大,反正这些人不管去哪儿,公司也是给你"一亩三分地"。而有土地的中产,就麻烦了,搬到新的地方,不可能连着土地一起搬,而公司也不可能在新的地方"照价赔偿",何况像邓艾这种来自四战之地的荆州,经理今儿姓曹,明天姓刘,后天说不定姓孙了。老曹的荆州移民的政策更像清公司对付郑成功,所实施的迁海令。其实是抢人口的政策,至于其他的,曹操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君不见曹仁当年荆州撤退时,带不走的统统放火烧!可见强制性的移民,家中有些资产的员工也是倒霉的!

  邓艾家产受了损失,但年少学习的文化还是装在肚里没有丢失,如此也就被推荐去小分公司上班,由于邓艾口吃,不适合任职重要岗位,领导便安排他看守公司稻草的一类小职位,也算能吃点公家饭了。
  邓艾这个人职位虽卑,志向却有,每遇见高山大泽,第一件事便想到如何排兵布阵,那儿适合屯驻,哪儿适合作战等等。和他在一起干活的人便笑话他,说:"邓老弟,别纸上谈兵了!"邓艾也不用"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的标准答案回复,只是笑而不语!
  后来任职分公司农业处,和石苞同志也有交集,工作一段时间后,转让分公司汇报员。也就是司马懿,向秀曾任职的岗位。职务不高,但汇报的对象都是公司实际掌权者。司马懿见的是曹操,向秀见的是司马昭,而邓艾呢?是司马懿。
  司马懿作为老板级别的人,识人功夫也是一流,一看邓艾,便知他是个人才,于是直接留了下来,任职总部。有大领导赏识,邓艾人生开始转变,他凭着自己的才能一步步升职,直到如今任职大区经理。
  可以说邓艾能有今天,也是司马懿给带来的,所以说邓艾也是司马家忠诚马仔!
  以上是邓艾的简历!
请多指教!

TOP

        随着曹魏欲吞蜀汉的消息很快传出,沓中的姜维坐不住了,他赶紧写了封加急信给老板,说:"听闻钟会在关中有动作了,我们应该加强防范,可派张翼和廖化二人分别带人增援阳安关口和阴平的桥头,守住这两个要道,确保对方无法突破。"
       老板刘禅接到信,看罢,随手就递给了黄皓,黄皓大致瞄了一眼,不以为然,对老板说:"姜经理是疑心病犯了,上次怕我害他,反过来要杀我,如今不知从哪儿得到钟会要来,让公司派人去增援那两个地方,这纯粹是劳师动众,再说了,曹魏自曹真、曹爽几次来袭蜀汉,最后还不是偷鸡不成反蚀米,他们是打不进来的!我昨夜让巫师为公司卜筮了,师傅告之公司当养精蓄锐,莫轻举妄动。此言的确不虚,如若乱分兵力,物资粮草四处分发,运输开销会加大,消耗公司经费,这是公司上下员工不愿意看到的⋯⋯"
       刘禅觉得有理,于是将姜维的书信就这么截下,也不在开会时议论此事!刘禅当了四十年的老板,如今年近六十,快到退休年龄了!
请多指教!

TOP

        曹魏具体分配任务是,命邓艾带三万人从西面狄道出发,杀向甘松(四川松潘)、沓中,以牵制住姜维,又命诸葛绪带三万中路军堵住姜维往东增援之路,司马昭深知搞定了老姜便成功了一半,所以才安排两路人马陪姜维玩,而钟会带领东路主力人马十多万,从斜谷、骆谷、子午谷三处进入汉中。
       这么多人分配给手下,司马昭也没有从总部出发的意思,按司马昭以前办事循迹,似乎不是他的风格,很快,事态就正常了,总经理不上前线,代理的人得有,于是派了个叫卫瓘的人做各路人马监事长。
       司马昭用卫瓘做监事,的确证明司马昭不仅会识人,还能证明司马昭是多谋善断的代表。
       卫瓘的工作,常人看似多余,但对于司马昭来说,他的工作比邓艾和钟会更重要,他未来要充当杀手的角色,杀手的大砍刀不能有总经理司马昭扛,只能交给卫瓘去驮上!
        卫瓘是位书法家,更是个公司二代,十岁时老爸去世,便继承老爸的公司股份,年轻时其母担心儿子上班的岗位会触犯公司法律高压线,卫瓘为了让母亲少一些担心,多一些安心,于是自请任职公司风险系数较低的岗位,史书载:弱冠为魏尚书郎,时魏法严苛,母陈氏忧之,瓘自请得徙为通事郎,转中书郎。曹爽、司马懿两派争权期间,这小伙是两派都有交集,不论亲疏,不党于任何一方。这一点对于公司大部分人来说,是做不到的,大部分人都是两面通、骑墙看风向,比如以前介绍的李丰;也有坚决党于一方的,比如双方跟班的马仔;也有看情况不好应付,辞职回家,比如山涛。卫瓘显然是"不偏不党,王道荡荡"坚决执行者,他的中立行为让曹魏公司很多人敬重,也吸了不少粉丝,当时高管傅嘏说他是曹魏的宁武子,宁武子何人?孔子评价宁武子是"邦有道则知,邦无道则愚,意思是公司有道时,他显得聪明,公司无道时,他显得愚蠢。这种人伸缩似弹簧,如孟子笔下大丈夫,可见卫瓘是极智慧的。
  卫瓘处事是站在中间角度上,从公司利益出发,没有趋炎赴势、更没欺弱凌小的心态,司马昭也认为卫瓘是心目中最理想的监督员。
  监督员就是执法为公!如果谁有私心,就会被拿下!
请多指教!

TOP

        大队人马出发前,总经理司马昭发表了一番激情澎湃的演说,说完,又将奖金奉上。
      司马昭继续说道:"平定蜀汉后,大家回来还有重赏。此番希望大家努力工作,为曹魏公司未来发展做出更大贡献,在此,我代表公司谢谢大家!"
         员工们拿到奖金,又经司马总经理一番激情助推,一个个变得热血沸腾、士气高涨,仿佛胜利近在眼前。
        然而此时,有一个不识时务的中层邓敦站了出来,他竟然当着数十万人拨起了冷水,说:"不能兼并蜀汉。"
        这种人司马昭没有多说话,扰乱军心,只好借用他的颈血祭旗了!
         改变历史时刻到来了,有人欢喜有人忧,欢喜的是钟会,领导这么多人,他大展鸿图的机会来了;忧愁的是姜维,人少粮少,还得抵抗外敌,蜀汉公司的前途变得更渺茫了!
     
       钟会是个牛人,也是个不甘为下的人,自小聪明过人,比东吴诸葛恪还要厉害,诸葛恪的聪明是外露的,钟会的聪明却是内敛的。诸葛恪胸有大志,钟会腹有良谋。
         钟会在公司一直以谋略为司马昭赏识,如今要独当一面,去吞并蜀汉公司,这么一笔大生意,不说司马昭没有做过,就是他爸司马懿也没有染指过。
请多指教!

TOP

  在吞并蜀汉的公司会上,只有钟会一人同意,不派钟会又能派谁?但钟会的才能又那么高,万一吞并蜀汉后搞独立,司马昭能否控制住钟会呢?答案是能!
        司马昭虽是曹魏公司的最高级的打工仔,其实他行使的是老板权力,司马昭严格意义上就是曹魏的幕后老板,凡是老板必须有识人之鉴,如果不会识人、不会用人,那么你就不是一名合格的老板。
        司马昭在解决公司一系列问题上,具有老板的所有潜力,他也自信能做一名像曹操一样的总经理式的老板!
      他有这种思想和能力,曹魏公司的一切似乎是孙悟空,而他便是如来佛,什么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事业走到今天,司马昭是成功的,然而成功的男人背后也必有一个聪明的女人,这一点司马昭也和他爸一样,条件完全符合,司马昭的老婆是王肃的女儿,也是曹魏前董事王朗的孙女。王朗王肃父子二人皆是曹魏公司的大学问家,这样家庭出来的子女,如果不聪明只能说明子女不是亲生的,而是抱养的。
       司马昭夫人是如假包换的王氏血统,未成年时便能像《红楼梦》里王熙凤一样管理王家了,爷爷王朗是极喜欢这个孙女,说道:"能兴隆我家族的,必是这个孙女,只可惜她不是个男孩。"
        其长大后嫁给了司马昭,果然应了她爷爷的话,只是没兴隆娘家,倒先把夫家生意和产业弄得更大了。
        这位司马夫人默默地贡献着自己的力量和青春,在为司马家繁衍生息的同时,也常常给老公提提建议和看法。
       在钟会问题上,她曾私下对老公说:"钟会这个人见利忘义,容易生事,宠爱过度会出乱子,不能让他独自担起大任务。"
        司马昭完全同意老婆的看法,可是吞并蜀汉不重用钟会,又怎么能完成这项历史性的工作呢?
       钟会固然是一头桀傲不驯的烈马,但司马昭却握有铁锤和尖刀的,司马昭有足够的信心驾驭钟会,这在他和心腹邵悌的谈话中可以看出。
      邵悌和总经理私聊,邵哥说:"如今让钟会带十几万人去吞并蜀汉,这个老光棍无牵无挂,孑然一身,我觉的不妥,应该派其他人更合适。"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