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五十四 钟会家的事
       古代高管们做这类大外业,会把家属和子女留在总部,表象是出门带家属实乃累赘,实则是自安和赢取公司信任。万一你有什么歪动作,家属便是人质。
       钟会一个公司二代,要钱有钱,要文化有文化,老婆却不娶一个,无儿无女,这种人就是个另类,在当时很少见,既便如今也不多,那他为何选择单身呢?
  想知道答案,还是了解一下他的出身。
        钟会父亲叫钟繇,老钟直到七十多岁时才生下小钟,其父子相差年龄直接跨过了儿孙,差不多是曾祖和曾孙的差距,钟会也算老天奖励给钟繇的最后礼物了。这份礼物历经了一番磨难,差一点钟繇没有收上。
        钟会的母亲张氏,年少时父母双亡,后来去了钟繇家打工当保姆,由于品行端正、言谈举止深受钟家上下人等称道,这么个好女子,就被老钟瞄上了,一树梨花压海棠,也就怀上了钟会。张氏从此就摆脱了打工的命运!
        钟家是个大户人家,老钟娶三妻四妾符合潮流,当时老钟正宠爱一个姓孙的女人,这个女人娘家条件好,老钟正房夫人已去世,于是孙夫人便代理老钟的"后宫",孙夫人有口辩,能把活的说成死的,死的说成活的,她见张氏贤惠,心生嫉妒,不过女人吗?总希望自己老公爱她一个人。但男人却是"恨不得天下美女供片时之趣兴",男人是无法理解女人的妒忌心,总希望自己的女人能理解自己博爱的胸怀,最好能像《红楼梦》里邢夫人那样,为自己老公物色美女。
请多指教!

TOP

孙夫人显然不是邢夫人,她没有那么大肚量,她觉得谁抢走自己老公,就得受惩罚,于是想到用毒药摆平张氏。张氏就这么吃了孙氏送来的有毒食物,吃下肚后,却也没撂倒,只是肠胃翻江倒海,上吐下泻,昏昏沉沉了几天。
        服侍张氏的丫鬟说:"夫人,出了这么大的事,应该向老爷汇报啊!"
         张氏却说:"正偏房相害,破国亡家之道,假如老爷相信我,但谁能做证呢?而且孙夫人在下毒的时候,已经想好了对策,事情都是她一手导演,我是被动的,是解释不清的,我以生病不见他们就是了!"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果然孙氏对老钟哭着说:"我听说她怀孕了,想让她生个儿子,所以配了附生儿子的药方,不料她上吐下泻的,反而有人疑心说我用毒药害她!"
       老钟看着孙氏哭得梨花带雨,娇艳异常,说道:"好了好了,想生儿子是好事,但把药放在吃的东西里,不符合常理啊!"
       老钟说完,也觉得事有蹊跷,于是犯起了自己职业病(老钟曾做过公司法律顾问),审问起家中佣人和保姆,查出孙氏实乃居心不良,蓄意谋害张氏,如此恶毒之行为,实是恐怖分子一枚,于是遣送孙氏。老钟处理罢孙氏,为了满足一下自己好奇心,便问张氏为何不言语自明,张氏把自己的想法又说了一遍,老钟大吃一惊,没想到张氏这般沉稳有度,有如此贤妻,必生佳儿!
         钟老七十六岁那年,老树逢春再发枝,张氏果然生了一个男胎,老钟希望这个儿子什么都会,取名钟会。

        钟会别的本事还没学会时,会说话的本领异乎常人,有一次老板召见高管钟繇,顺便让老钟带上两个宝贝儿子钟毓、钟会一起过来,两个宝贝儿子高高兴兴、蹦蹦跳跳去见老板,到了总部办公室,看到那张似乎全世界都欠他钱的板脸,两个天真烂漫的孩子紧张了。
        老板见钟毓满脸是汗,于是问他:"钟毓,今天天不热,你为何满脸出汗?"钟毓回答道:"战战惶惶,汗出如浆。"
      老板又问钟会:"你为什么不出汗?"
      钟会回答道:"战战栗栗,汗不敢出。"
      两个孩子回答完毕,老板那幅板脸就像爆出的玉米花,大笑起来!对老钟说:"姜是老的辣,茶是嫩的香,老来得的儿子果然牛啊!"
      这一段钟会兄弟见老板出自《世说新语》,说他们见的该老板是曹丕,其实有误,钟会出生在公元225年,老板曹丕在公元226年就驾鹤了,钟会再神童,一岁也不可能说出这种话,如果老板是曹丕儿子曹睿也不符,史书载:钟毓年十四为散骑常侍,机捷谈笑,有父风,曹睿老板上台之初,便向老板提过重要建议,如果钟毓对着老熟人还吓得汗流满面,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世说新语》这则故事时间上是不符合的,也许钟毓见到的是曹操,而钟会遇的是曹睿,反正二位都在小时候见过老板,于是就这么一阵去了。
        钟会六岁时,钟繇八十岁,寿终了,儿子的未来父亲不知道,其实不知道是对老钟最好的安慰!
请多指教!

TOP

  钟会的出生经历应该对钟会的个人情感有很大影响,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钟兄的独身主义。
        心理学家分析,凡是父母离异的单亲家庭对孩子将来择偶都有很大影响!而钟会作为一个在家庭宫庭剧斗中差点失去生命的主角,又年少失怙,长大后还得处理与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纷繁复杂的关系,这让钟会对组建家庭的排斥超乎想象,也许他要学习他父亲老来得子?还是学习霍去病"匈奴未灭,何以为家"?
      总之一个将近不惑之年,事业有成的人不娶妻室,养哥哥的儿子,做自己子嗣的举动的确让人看不透。
      这种人不仅邵悌不放心,公司其他人也是不放心的。如果真的除去自身生理问题外的因素,钟会不成家的做法让人看不懂,更看不懂的是男人四大不良爱好"吃喝嫖赌",钟会一样不沾,这种极聪明又无不良嗜好,难道会有更高的追求?更大的野心吗?
       然而不管是钟会的个人问题,还是钟会个人的想法,最终都会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邵悌的疑问正是公司广大员工的疑惑!
      司马昭为了展示一下我为什么能担任总经理,决定对着邵悌解开这道众人不解的方程。
        司马昭笑着说:"我难道不知道,蜀汉数次骚扰,已经人财溃乏,公司岌岌可危,我今吞并,如翻云覆雨,公司内部皆言不能吞并,那些人胆怯不能用,只有钟会说这笔生意能做,钟会有胆有谋,又与我想法相同,所以派他去,蜀汉这次必能拿下。"
       司马昭又说:"你们所担心的是钟会拿下蜀汉后,因无家庭牵拌,会生作恶自立门户之念。这一点大可放心,蜀公司瓦解后,蜀人丧胆,必不会为他所用。而我们公司去的人,都想着胜利后,急急回家和家人团聚,又想着回来领赏金,哪有心思和钟会再单干。"
       "所以他光不光棍,留不留人质关系不大,你不用担心,但也希望你不要把我说的话传出去,切不可走漏消息。"
        邵悌听完,说道:"总经理高见,属下明白。此事关系公司将来,我一定保密。"
  司马昭果然站的高看的远,任凭你钟会摈弃一切爱好,成全某一个不为人知的特殊爱好,也只是徒劳无用;当然既便钟会装出一副声色狗马的样子,也仅仅是白费心机耳!
       其实派卫瓘出发,正是司马昭几手准备的高明之处。
       事后证明,钟会、邓艾只是司马家上位的另两块垫脚石而已!

  五十五 兼吞蜀汉2
        钟会带着十多万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姜维的担心现实中出现了。既然对方动真格,蜀汉也得应付,总部于是派廖化带人先去增援姜维,又命张翼、董厥在外围协助各分公司抵抗外寇进入。
        刘禅依然很乐观,他也许认为钟会可能是曹爽。兴势一战,曹爽想并购弄的丢盔弃甲,差点回不了家,钟会这次也不会捞到什么好果子,用不了多久,钟会只会钟情于开会,研究如何撤退。
      为了给蜀汉公司上下员工鼓劲打气,刘禅决定将蜀汉景耀6年改为炎兴元年。因大汉公司老板姓刘,公司五行属火德,刘禅为了公司火力更大,后劲更足,用两个火来猛猛地兴隆一下蜀汉公司,刘禅却也不考虑火力太大、烧的太快就化为焦土了,而曹魏可是五行属土的,还有老刘丝毫没考虑到司马昭儿子叫司马炎,你这炎兴到底是啥意思?
请多指教!

TOP

   刘禅下发公司命令:坚守不要主动出击!
  刘禅的意思是以逸待劳!这个在老板位子上坐了四十年的人,外业一直下放总经理的人,如今却喜欢上自己发布命令,这种行为很反常,反常可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刘禅发布的命令不过是姜维在兴势之后,根据公司形势,重新发布了一项公司重大改革措施,并无新意!
  以前刘备诸葛亮时代是在秦岭布防,指导思想是"无汉中则无蜀",尽量把曹魏人堵在秦岭山中,既便先头部队进入汉中,也会因粮草溃乏而撤退,但兴势之后,蜀汉大败曹爽,曹爽只是两个肩膀夹个头跑出包围圈,其他粮食、武器、衣甲等物资顾不上携带,全留给蜀汉了,蜀汉公司也借机发了一下战争财。于是姜维就重新制定了一个策略,其实这种策略也是蜀汉公司外业搞不上来的一种歪招,其意思是纵敌深入,让敌方轻松突破秦岭,如此敌方必带大量物资进入汉中,我方几面合围痛击敌人,关门打狗,让公司的汉中地区成为敌人入侵后的大坟场,敌人亡了,大量物资和设备也就留给自己的公司了,所以只要对方入侵,就是一笔好生意。
  后来有人认为姜维这种改革害了蜀汉,其实任何改革都有正反两面,如果蜀汉能够像以前一样上下同欲,齐心协力,姜维的办法何尝不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好事儿,可惜的是蜀汉已经不是以前的蜀汉,这是一家内忧外困,风雨飘摇的公司!

  钟会先派许褚儿子许仪为前部,让他带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这可是一项苦差,吃力还不讨好,许仪情绪一直有波动,于是将情绪带到工作中,做的工程有些豆腐渣。有匹马踩穿了许仪搭的木桥,钟会很火大,按这种工程质量做下去,估计人没到汉中,都摔死在秦岭了,于是下令砍了许仪。
        许仪一个有功公司的二代都被杀了,一时间人马震栗。大家如果报着消极怠工、不认真干活,许仪就是榜样!
         人都有畏死之心,谁都明白死在自己人手里是毫无价值和报酬,唯有拼命向前,既便被对方所杀,至少也是个烈士,家属还能领些抚恤金!
         由于蜀汉策略是缩小防守面积,纵敌入汉中,很快钟会的人马穿过天险秦岭,前方就是蜀汉的汉中。
       刘禅老板已经下令,大家要以逸待劳,于是蜀汉人马也不再打游击骚扰曹魏人,而是全力退防至汉城(陕西勉县)、乐城(陕西城固),这种纵敌深入,好像重复兴势的故事,这一次钟会能成为曹爽吗?
请多指教!

TOP

    曹爽当年和夏侯玄只有一路人马突入汉中,而如今除钟会进入汉中,邓艾和诸葛绪也从陇西杀进来了,三路人马抢行进入并购。
  此时的情况和当年是有很大的不同,当年蜀汉公司上下团结一致,拼命御敌;曹魏公司曹爽司马懿争权夺利,互嫉其功。如今恰恰相反,曹魏上下团结一致,势取蜀汉,而蜀汉管理层勾心斗角,不能同仇敌忾。
  更重要的一点是,当年一路人马,如今三路人马!
      如果蜀汉上下同心,守好每一个道口,凭借"山从人面起,云伴马头生"的地利,曹魏是难以突破的。可是事实情况是万夫莫开的地方也是需要一夫当关的,假如这个一夫不想当关,万夫就会像潮水一样涌进来!
       钟会先派一部分人围攻汉城,又派一部分人围攻乐城。他不知是为了表明对诸葛亮老先生智谋的崇拜,还是想让诸葛亮改变信仰保佑他吞并蜀汉,钟哥特意派人去祭奠诸葛亮墓。
请多指教!

TOP

  其实都不是,钟会此举实乃收买蜀汉员工之心,旨在证明诸葛亮不仅属于蜀汉,也是属于曹魏的,更是属于全天下的。历来公司之间兼并,胜利者总会安排员工看守失败方老板的坟茔,当年刘邦一统天下后,便实施了此事,史书载:十二月,高祖曰:"秦始皇帝、楚隐王、陈涉、魏安釐(音西)王、齐湣王、赵悼襄王皆绝无后,予守冢各十家,秦皇帝二十家,魏公子无忌五家。"钟会一个高度自信聪明的人,何尝不知道古来圣贤:"恩泽及朽骨,况于人乎"的道理!所以钟会祭奠不仅仅是诸葛亮,更多是在表明曹魏立场!
       然而大敌当前,不是害怕对方人多、对方主将有多聪明,而是最担心自己人要当叛徒!
       姜维就是策略再牛,也有漏洞,漏洞就是自己人放水!
        为曹魏放水的人出场了,他叫蒋舒!
       蒋舒这个人才能一般,曾当任蜀汉武兴地区(陕西略阳)小经理,平常公事不多,日子过的很潇洒、一直酒不离口、肉不离手,就这么酒肉了很长时间。
       谁知总部来了一纸调令,让他协助傅佥守阳安关口,而自己这个位子将有别人来坐!
  蒋哥将调令攥在手,心想:"关口现在正被曹魏人一轮又一轮的攻击,去那儿上班,那将是一份没日没夜,天天要加班的苦差,甚至万一不注意对方远程弓箭,小命都会丢。而且这一次听说曹魏司马昭并非曹爽式以打立威,而是铁下心要吃掉自己公司。"
  蒋舒这个潇洒惯了的人有了想法,又吃不下这个苦,可是又不得不接受命令,他只能心中愤愤地说:"有你们好看的!"说完,很不情愿地背上行李带了一帮人去关口报道。
  傅佥一看帮手来了,大喜,关口有救了!
        钟会的手下胡烈又带着人来攻关口,蒋舒笑着向傅佥建议:"对方打来了,如果我们一直不打而拼命防守,我看不是什么好策略!"
  蒋舒的意思有两点,一是试探傅佥有没有投奔曹魏的想法,二是否定防守,看老傅什么态度。
       傅佥可不敢陪笑,很一脸正气地说:"老板已发布命令,让我坚守不出,只要不丢一山一水,就是成功;假如我违命出击,丧师失地,既便我死了也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蒋舒见傅佥就像一位忠贞的烈妇,思想已经顽固的不会考虑未来幸福的生活,看样蒋舒只能自谋出路了!
  "你以保城为功,我以出击为功,我们各走各的路,反正这一切都是为公司找想!
  "蒋舒说完,拉了一帮人要出城单干。
       傅哥也没有阻止,也许他心里在想,一内一外,能攻守兼备。
       蒋舒出了关口,便趁着夜色带着自己那帮人去胡烈那儿投诚!
       胡烈大喜,于是安排蒋舒回关口赚开门后,自己带人夺关。
  当傅佥打开城门后,发觉蒋舒是带路党后,一切已经迟了!
        蒋舒劝说自己曾经的战友能换一身工作服,傅佥拒绝领情,大骂蒋舒后被杀。

  蜀汉公司重要的关口丢了,曹魏再也不会重蹈兴势悲剧,钟会当不成曹爽了。
       "关口已拿下,我们已经成功一半了。"钟会感慨地说。
       东面战况略有进展,西面的邓艾不堪示弱,直接向蜀汉姜维发动了攻击,邓艾命手下王颀带人攻姜维驻地,又命牵弘诱姜维出洞,还派杨欣直接攻击甘松。姜维听说钟会的人已夺阳安关口,他也无心在陇西和邓艾拼刺刀了,他决定回撤,堵住钟会。
      杨欣听说姜维往东方向溜跑,于是亲自带人跟踪追击,在某一隘口,占据有利地形,发动攻击,老姜人马大败。但老姜依然不会组织人马反攻杨欣,他仍然认为西路的邓艾不是重点,重点是钟会的东路,他是拼着老命带人往东赶,曹魏的诸葛绪的工作就是负责堵姜维东归,可是姜维是本地人,熟悉地形,经过左拐右绕,甩掉了诸葛绪,姜维落落魄魄如丧家之犬般纠集了一些余众,继续往东,在逃跑的路上又遇上廖化、张翼、董厥,几人合兵一处,守在剑阁,以堵住钟会的东路军。
请多指教!

TOP

     姜维自出道以来,从没有如此狼狈过,以前都是他在曹魏地盘上兴风作浪,如今却被曹魏逼的在自己地盘上到处乱窜。姜维意识到这次公司有些凶多吉少,毕竟对方没有讨了便宜要回去的意思,好像真正铁了心要吞并自己公司了!
        曹魏公司总部频传捷报,公司总部内的高管再一次坐不住了,他们以总经理领导有方,继续劝进总经理晋升副董事长。司马昭看着众位如此恳切,又见蜀汉公司即将倾覆,恭敬不如从命,不再像以前那般数次推让了,而是一屁股坐上副董事长位子。史书载:复命大将军昭进位,爵赐一如前诏,昭乃受命。
        司马昭已经进化为东汉公司末年的曹操了,他完成了化国为家的第一步,等待他的将是一份厚礼,一份曹操都不曾收到的厚礼。相传劝进的册文是阮籍所作,阮籍写下此文后,没多久便找嵇康去了,他用文章感谢了司马昭的知遇和不杀之恩,又用死来报答自己的一生是属于曹魏公司。
        钟会的主力人马和蜀汉正面对峙了,钟会决定用心战打垮蜀汉,于是下了篇檄文告蜀汉上下人等,内容是:曹魏公司实力强大,老板员工都有混一之志,也有能力吞掉蜀汉。蜀汉公司势单力薄,经营已很困难,蜀汉人等应该懂得大丈夫相机而动,趋吉避凶为君子,来我曹魏上班,我们公司工资高、福利好、年终奖金也丰厚,希望尔等快速做出决定,不要等到人马压境,弄得玉石俱焚,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写完后复印了很多份,天天宣传张帖,弄得蜀汉公司人心惶惶。

      钟会这边对峙着,没事就加强宣传,等待机会,看看有没有蒋舒之流来投靠,毕竟现在粮食和钱财并不缺,等一等事情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结果,此时情形就如同下象棋,双方胶着时,走一步老将,未尝不是一着好棋!
       钟会被姜维顶在汉中,邓艾认为机会来了,他发现了一条小路,此路可以绕道蜀汉总部成都。这条小路就是阴平小道,也是当年夏侯霸窜逃入蜀的道路,长度是七百里。
         这条路荆棘丛生、曲折坎坷,很多地方还是悬崖绝壁,其实根本就不是路!邓艾却认为这是一条通向成功的康庄大道!
       邓艾心想:只要心中有路,就一定有路!路一定是人走出来的!
       于是他不顾儿子和手下们的反对,毅然向公司总部上书:"我决定抄阴平小路,为了出其不意 ,攻其不备。"
        司马昭收到邓艾的书信,拍了一下桌子,说道:"此奇功必属这年近七十的老汉了!"
        有决心便是成功的一半,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也阻挡不了内心的那份前进的动力!
       邓艾联合诸葛绪,希望他加入自己团队,陪同自己一起走小路,偷袭成都。诸葛绪拒绝了,诸葛绪是位极听领导话的人,也是个思想比较保守的人,他认为领导交待的任务是牵制姜维,姜维到哪儿,我就得到哪儿,如今姜维已经跑到东面了,那自己就得向东,而不是向西陪同邓艾去探险。
        诸葛绪是正常思维,但他的两位同伴钟会、邓艾,如今立功心切,思想不能用简单的正常来表达了,他们为了能立盖世奇功,已经不择手段了。
请多指教!

TOP

    当阳安关口被拿下后,钟会是恨不得风卷残云般,杀奔成都。而邓艾得知姜维东走,更是希望双肋生翼,飞奔成都。只有诸葛绪面对未来,略显平淡,他的目标不像二位眼珠里满是刘禅的投影,他眼里依然是姜维!
  诸葛绪带着人奔向东方,和钟会合兵一处,共敌姜维。
       姜维这块硬骨头相当难啃,体力也极充沛,五六十岁的年纪了,依然像个小伙子,姜维就像足球队里的前锋,临时改踢后卫,只要不冒进,防守还是绰绰有余。钟会万万没想到那个听领导话的诸葛绪,带了那么多人,竟然没有拦住姜维,而让姜维东窜几百里,如今挡了自己的发财道路。
        钟会武斗搞不定姜维,决定文斗,于是写了封信给姜维,内容先大大夸奖姜维一番,自己是崇拜至极,又以姜维本是曹魏公司人,回归必受礼遇。
       针对这封信,姜维没有回答,不管文斗还是武斗,姜兄很明确,你送的包子我不会吃,我也不会回老家,而是逼你回老家!
        钟会就这么被姜维堵在路上,进不能进,退又难退,加之自己粮草运输长途跋涉,颇费劳力,他有些困倦了!


  五十六 兼吞蜀汉3
  可是疲劳只是暂时的!困难也是暂时的!所有事业的成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
        此时钟会的内心如平静的水面,在风的作用下,微起涟漪,随着风势越来越大,渐渐生出波澜来,这一切他身边的诸葛绪浑然不知,而远处的邓艾却管不了那么多,他毅然带着自己的人偷渡阴平小道(今甘肃文县至四川平武境内小路)。
      邓艾把自己的队伍开进了无人区,史书载:艾自阴平道行无人之地七百里,凿山通道,造作桥阁,山高谷深,至为难险,又粮运将匮,频于危殆。
       邓艾走了七百多里的无人地带,那地形是太复杂了,说是小路,其实和没路一样,估计邓艾他们都是带着绳、飞爪、飞钩之类搞攀缘,这条路只要迈入,就没有回头的可能,邓艾就这么带了几千人,好像登山探险队一样,终于走出了无人区,前方便是蜀汉的江由(四川平武境内)!
       钟会被姜维像山一样堵在剑阁,一步也挪不动,想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钟会于是派手下田章带了少量人试着从剑阁西绕掉姜维这座大山,田章走了一百里,先破了蜀汉一个关囗,继续前行,竟然像捉迷藏一样发现了邓艾。
        "邓经理,你好。"田章说。
        "田兄弟,你怎么也来了?"邓艾吃惊地问道。
         "钟经理让我试着抄小路绕过姜维,经过千辛万苦,不料碰到你们。"田章说。
          "一切都是为了公司,田兄弟你先行吧。"邓艾说道。
  "是的,田经理。"田章说。
           二人合兵长趋直入蜀汉腹地。
        钟会初闻邓艾可能从阴平绕向成都,一阵大笑,认为邓艾是自讨苦吃,这老汉太愚笨了!当得知邓艾人马已渡过无人区,钟会非常焦急,自己顶住了姜维,未来可能会为邓艾作嫁衣裳,这老汉太坏了!
请多指教!

TOP

附件: 您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加入星虎  
请多指教!

TOP

   钟会心想:邓艾现在是搞不定,也控制不了,肯定是要抢自己功劳了,至于诸葛绪,得先把此人搞定摆平!
       此人没有完成公司分配牵制姜维的任务,钟会密信总部,以诸葛绪胆小怕事,延误战机,造成公司巨大损失,直接用槛车把诸葛绪拉回总部。至于诸葛绪手下的人,也没有打发他们回老家,而是划归自己门下。
       诸葛绪一个公司高管,虽然没有很好地完成拦截姜维东去的路,却让蜀汉西面空虚,邓艾借此抓住了机会,偷渡阴平小道,假如诸葛绪将姜维堵在了西面,那邓艾肯定走不了阴平,那钟会就有可能突破剑阁。诸葛绪功劳其实挺大,可是如今他却成了一条夹在两只狼中间的狗,他的命运已经不受自己主宰。邓艾和钟会这两只狼已经争相把蜀汉当成大肥肉,诸葛绪这条狗已经多余了!
       钟会以"将在外, 君命有所不受"的方法,私自处罚诸葛绪,充份暴露了他的野心,远在洛阳总部的司马昭看的很清楚,此时蜀汉尚未拿下,钟会便玩起了内讧,如果拿下蜀汉,钟会玩翻天概率应该极大!
         诸葛绪坐在槛车里,憋屈无自由,他恨钟会,心里骂道:"你这见利忘义的小人,没有好果子吃的。"
          也许过不了多久,以诸葛绪的性格会感谢钟会,谢谢他用槛车送他回家,因为后面的一团浆糊的浑水不适合诸葛兄淌,它比壶口的黄河水还要浑,比松潘的沼泽还要泥泞!
       这边诸葛绪还没进蜀汉总部就被钟会送回家了,那边邓艾过了阴平小道,带着他的兄弟们来到了江油城外。

     蜀汉江油的分公司经理马邈某天早上还睡眼惺忪,欲去盥洗,就被手下们告之:"马经理,不好了,曹魏的人就在城下。"
      老马急急脸也不洗,口也不潄,跑到城楼上往下一看,果然城下那面"邓"字的大旗,在刚刚升起的冬日的阳光下,异常醒目,老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用手背擦了擦,不仅有"邓"字旗,还有"师"字旗,更有一行写着魏征西大将军邓艾的竖旗。
      "神兵天降啊!"马经理大惊道。
        "邓艾人不是在陇西吗?曹魏的主力不是在剑阁吗?他们怎会飞跃崇山峻岭?"马经理心里念道。
        下面的邓艾大叫道:"蜀汉公司人听着,我先头部队已达江由城下,随后还有几十万人陆续进入,尔等此刻投降,接受收编,我将不戮一草一木,还会加官晋爵,如若不降,大兵压境,全部碾为齑粉!"
        马经理害怕了,想到自己带的那几千人如何能抵挡住敌方数十万的虎狼之师,又想到老板昏庸,公司员工分崩离析,与过去刘璋公司已无区别,公司员工未来跳槽概率极大,晚跳不如早跳。马哥于是发扬蒋舒的投降精神,派人向邓艾送表投诚,如果说蒋舒是足球队里前锋、那马邈就是后卫了,前锋离自家球门比较远,放水顶多自己进不了球,而后卫放水打假球,这支队伍就麻烦了!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