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基层员工如果想发达,只能走另一条路,就是一步一个脚印从最底层做起,像石苞、邓艾同志学习,但能成为石苞、邓艾的又有几人,多数在上升的途中就成了烈士,遇上好时期,发点抚恤金,非常时期,只能等同失踪人口。
       管理层很少会考虑到基层员工,他们当前考虑的是西晋公司已经成立了,红包里面应该是加股份、加工资、加奖金的条条,这才是他们翘首期盼的,也是能实现的小目标,憧憬着这个目标,他们变的异常兴奋!
        历史上所有公司换法人都意味着,管理层增加股份、增加工资奖金、提高福利,后来历史学家认为西晋公司开不长,是清谈家造成的,那只是继发性的病,其实真正病根他们没有掐到,是经济造成的,也是公司管理者未来一轮又一轮的给管理层加股份,加奖金,加福利,而底层员工却为他们的股份、奖金和福利买单,如此管理层愈来愈富足,而底层员工愈来愈贫乏。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最后在内外合力的作用下,西晋公司倒闭。其实历代公司的崩溃一定是经济崩溃后带来的社会混乱,从而导致公司瓦解!
请多指教!

TOP

   接下来,司马炎便开始追尊自己的爷爷司马懿、伯父司马师、父亲司马昭,为大晋公司前几任董事长!司马懿便成了历史上的晋宣帝、司马师为晋景帝、司马昭为晋文帝。而自己呢,将来会被追尊为世祖武皇帝!
       宣、景、文、武都是比较常见的谥号,谥号在周公司时期出现,历史上我们熟知的周文王、周武王、周宣王;汉朝公司有汉文帝、汉景帝、汉武帝,汉宣帝,谥号也是对人一生最简略的总结,周文王一生所表现的,可以用"文"来概括,周武王一生可以用"武"来定论,西汉时期的汉文帝、汉武帝也是这个道理。而汉宣帝宣字的意思为公开透明,汉景帝景乃令人景仰。
  公司老板们的谥号都是后继者找些恰当的、好听的字眼为祖宗装裱,但末代破产公司的老板,总是被后来成立公司的人贴上其他的字,那些字就不是那么熟悉和悦耳了,比如周公司末代老板被谥为"周赧王",赧是羞愧的意思,也就是说周老板丢了八百年公司基业,是有愧地下列祖列宗的;再如汉献帝,献是奉上的意思,汉老板守不住家业,把大汉四百年江山位子拱手送人了。从谥号上也可以看出建立公司的老板人人景仰,子孙不吝用上漂亮的字给他贴金,丢了位子的老板却是人人唾弃,继任公司者不惜找些形象的字去丑化,这也是历史成王败寇一种文字体现。

  公司老板们的谥号都是后继者找些恰当的、好听的字眼为祖宗装裱,但末代破产公司的老板,总是被后来成立公司的人贴上其他的字,那些字就不是那么熟悉和悦耳了,比如周公司末代老板被谥为"周赧王",赧是羞愧的意思,也就是说周老板丢了八百年公司基业,是有愧地下列祖列宗的;再如汉献帝,献是奉上的意思,汉老板守不住家业,把大汉四百年江山位子拱手送人了。从谥号上也可以看出建立公司的老板人人景仰,子孙不吝用上漂亮的字给他贴金,丢了位子的老板却是人人唾弃,继任公司者不惜找些形象的字去丑化,这也是历史成王败寇一种文字体现。
        追尊了亡人,便开始封赏活着的人,司马炎大封以司马孚为代表的家族内部人,这些人一一被授予公司名誉董事,有二十七名家族男士获得称号,这些人也就享受了"一人得道 鸡犬升天"的福利。当年曹家老板为了自己位子稳固,一直压制自己家族人,让他们的生活过的和普通员工没有区别。
  曹魏公司严格要求自己人的制度优越性,没有给曹家族人带来更多的自由和财富,却一直以胳膊肘往外拐的心态,让公司高管们享受了正常待遇,这也给司马家带来了可乘之机,从而窃取了曹魏公司的全部果实。曹魏公司真正做到了"皇帝轮流做 明年到他家"的民主作风,只是这种方式容易引起内部争权而混乱。如今大晋公司说什么也不能重演过去的故事,一定得加强宗族势力,来阻断将来可能会出现高堂隆所言的"鹰扬之臣。"西晋公司这些家族名誉董事除分发股份外,还可配置大量保安看家护院,如司马孚儿子司马望,史书载:封义阳王,邑万户,给兵二千人。这在曹魏时期是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但到了大晋就变了天,司马家族兄弟可以持股上万,拥有数千青壮年有战斗力的保安护驾。而曹魏老板子孙持股是不可能上万的,养的保安也多是百十位老年人,是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如此这般,曹家无奈成了"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的蜜蜂了。
请多指教!

TOP

         司马炎大封宗室的办法让老板家族势力加强了,似乎有复辟西汉公司的做法,其实这只是相似,并没有全等,西汉公司早期老板家族股份和保安相比大晋多的不只是一点点,而是很多倍,当年刘邦儿子刘肥就拥有七十多座城,而大晋老板子孙最高也只是万户侯的标准,像司马炎后来有个宠子司马柬达到八万户,显然属于特例。
        奖励罢自己家族人后,又开始奖励公司以石苞为首的异姓高管。史书记载:石苞封为乐陵公、陈骞高平公、贾充鲁公、裴秀钜鹿公、荀勖济北公、郑冲寿光公、王祥睢陵公、何曾朗陵公、王沈博陵公、荀顗临淮公、卫瓘菑阳公,其余增封进爵各有差,文武普增位二等。说到这儿,不得不简单说一下管理层封爵知识。
  管理层拥有爵位,就有食邑,意味着就拥有股份,在王朝这种公司层面上,他便成了小股东,哪怕是一百户,他也是小股东,子孙还可以继承。而他们的收入也是特别可观的,假如某人拥股千户,按西汉公司三十税一,一户百亩,亩产一石半,那此人的一年收入就是五千石。折算一下,汉代一石相当于如今60斤,五千石是30万斤,按当时人主食为谷子(小米)的话,如今谷子收购价三元左右(应该是最低价),那30万斤,就是近一百万了,这可是光明正大的阳光收入。所以历来打工仔所挣的薪金只是基础,而获得爵位才是打工的终极目标。

   古代的爵位有王、公、侯、伯、子、男。周公司时代老板称王,手下最高的爵位为公爵,也就是当时的诸侯的爵位,周时代诸侯里宋国的老板就是公爵,这个公爵是周武王吞掉商公司后,把土地和人口分发给功勋高管和家族人后,有点对不起死去的商公司,良心发现,就封了商人后裔微子于宋,享受公爵待遇,而周公司老板子侄和创建公司元勋们只享有侯爵,如有家族血缘关系的晋国,卫国,分公司的领导就被称为晋侯、卫侯。还有姜太公,年纪超大,功劳也大,也只弄了个侯爵。至于其他功劳不大,关系有些疏远的,只能享受伯、子、男,如秦国老总就是伯爵,楚国老总只混了个子爵(楚国后来不承认,自封为王),还有个不知名的许国,老总压根儿就没份量,戴了顶男爵帽子。而这些分公司老总收入,已经属于独立公司,所以不好统计,富可敌国是他们的统一答案。
  周公司在周幽王姬公涅这个衰哥老板当政后,玩了一连串"裂帛、烽火戏诸侯"等著名的骚操作后,宫涅哥失信被外族打死,其儿子把总部迁到洛阳后,周老板彻底成了衰神,从此不仅控制不了下面各分公司老总,反而受下面老总们欺凌,于是某些大分公司老总纷纷打着"尊王"的旗号,撸起袖子申声张正义代行周老板权力,然而他们的目的其实是以大吃小,搞兼并,玩霸权,于是乎春秋时期出现了五霸,也就是说先后出现了五个著名的代周老板行使过权力的分公司老大,如此老总们爵位也就成了虚名了。到战国时期,他们认为周老板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于是各分公司先后称王,就是那个囊尾式宋国也敢称王,周老板是干脆被他们踢到一边去了。各分公司老板都晋升成王了,那手下们爵位也就自己看着给了!
请多指教!

TOP

        秦公司统一后,秦老板嬴政兄认为王已经被前面人玩滥了,体现不出老板的尊贵,于是用上了皇帝的称号,封建二千多年,皇帝就成了集最高爵位和职位于一体的称号,如此王便成了秦以后马仔和小弟们的爵位了。秦公司员工们依然享受着商鞅封爵的办法,以功劳大小划为二十个等级,最高为彻侯(如秦公司总经理吕不韦封为文信侯、范睢为应侯等),而那滥掉了的王爵,秦老板并没有给下面人发放。
  待刘邦成立西汉公司,当上老板后,为了发扬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的精神,便将王爵授于各异姓灭秦、杀项羽有功的大区分公司经理(如韩信被封为楚王,英布为淮南王),而公司总部内高管多为侯爵(如萧何为酂侯、张良为留侯)。待到刘邦剪灭异姓那般王爷后,便将自己的子侄陆续封王,还说了一句"非刘姓而王者,天下共击之。"王便成了老板家族垄断的爵位,即便功劳再大的公司高管也只是侯爵。末年外戚王莽执政时,为了突显王莽的尊贵,扔进历史垃圾桶的公爵又被拾了出来,王莽就成了安汉公,王莽后来簒班夺权成功,成了新公司老板,公爵也就被他开始滥用,他一上台,便封了十一个人为公爵,为应天承命,其中有一个是卖饼子叫王盛的人,中了头彩,一跃升天,被封为崇新公。
        王莽公司倒闭后,东汉延续西汉封爵制,老板子弟为王或公,高管为侯,侯爵也开始细化,被划成若干等级,有县侯、乡侯、亭侯。比如前文说的诸葛亮,就是武乡侯、关羽便授过汉寿亭侯。到了东汉末年,曹操由于功劳甚大,兼并了北方数家不听号令的公司,晚年被授予魏公的爵位,后来又晋爵为王。汉魏时期,对于老板外的异姓,公爵都是未来老板的爵位,是不能轻易授予的。

   曹魏以王、公、侯为管理层爵位,王、公是老板子弟独有,公爵也被细化成,国公、郡公、县公、乡公等,前文曹髦就是高贵乡公,曹奂就是常道乡公。司马懿干掉王淩后,也被封为安平郡公,司马懿没有接受,公爵依然是异姓高管不能轻易染指的,如果接受,就是将来当老板的人选,曹魏末年,司马昭便接受了晋公的爵位,而司马孚因资格老,又是司马家族人,也授了个长乐县公。后来司马家果然取代了曹家。
        从以上可以得知,从西汉开始,王、公爵位都是老板家族特有的帽子,是有特殊标签的,异姓高管也不会轻易持有的,如果持有,那就是这位高管将会成为历史上又一家公司的创建人。
        曹魏末年,司马昭也曾接受了爵位改革,也就是恢复周公司五爵制、历史上叫"始建五等爵位",其实换来换去一个样,公爵不可能授予司马氏、曹氏外的异姓高管了,剩下是侯、伯、子、男。来取代县侯、乡侯、亭侯。
       司马炎上台,为了推进爵位改革制度,决定给在座的高管发一项前所未有的大红包,也就是将公爵帽子(除国公外)一一发给大家,让公爵成了常态的爵位,如此一直延续到明清公司。这项爵位上的改革似乎比九品中正影响更大!九品中正只存在了三百多年,而它存在了一千多年。
  公爵的滥发让人想起前几年一句俗语叫"经理多如狗、总监满地走。"
  这种滥发公爵,也给各位高管过了一把瘾,也是一项意想不到的福利,过去王莽拼掉老命弄到的爵位,现在老板却将它像六一儿童节给孩子们发放糖果一样,人人都可能有份。
请多指教!

TOP

  爵位发完,便是废除地方保安队长质任制度,何为质任,反过来念是任质,确切叫人质,就是公司赴外地任职保安队长们,可以带老婆孩子去任职,但必须留一些家族子弟住在总部,外职听话好说,不听话就干掉你的子弟,所以外任的保安队长们为了家族子弟们平安,就不敢生异心了。如今废掉这种制度,确实也是公司文明在进步,毕竟领导当得像孵化罢的老鸟儿,害怕幼鸟受侵而不敢长时在外寻食,也是慌恐不自由。不过说实话,这些保安队长能有多大权力和能耐,既便闹也闹不出名堂,公司应该试试废掉外业高管或大区经理质任制度,显然这种大手笔司马炎还是不敢干的。然而这项小改革因关注更多人家庭幸福,所以还是让很多人欢欣鼓舞的。
  以上可见,大晋公司不是一个吝啬的公司,他是一个舍得为管理层谋福祉的公司,大家还是好好干吧,这将是一个全新的公司,也是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公司。
  司马炎所发放的福利,司马炎心里最清楚。他知道曹魏公司为什么只开了四十五年,法人就变更了,这和曹魏前两任老板吝啬有很大关系,曹丕不用说了,为了一百匹绢,不惜要拿刀砍了他爸的救命恩人曹洪;曹睿呢,公司挣了点钱,只知道给自己修房子、养小蜜,年纪轻轻把自己玩死了,结果家业也就这么转手了。这些对于司马炎就是前车之鉴:一是做人不能太抠,有钱也得大家一起帮你花;二,作贱钱可以,别作贱自己身体。第一条司马炎是知道的,第二条,司马炎也知道,可是后来当上大一统的老板后,也忘了这一条。
请多指教!

TOP

       二 不走寻常路
        司马炎给管理层发完福利后,下一个礼包便是准备给已经成为过去式的汉魏老板家族,给他们的礼包里没装糖、没装钱,也没装官帽子,但是远远比糖甜、比钱有效,比官帽子更提精神。这个礼包就是给曹魏公司和汉公司老板家族人员解禁。
        原来礼包里装的是一把自由的钥匙啊!
  人在拥有自由时,只会觉得其他东西比自由重要,而当失去自由时,才发觉自由其实是人生最需要的东西!
          曹魏公司的曹丕、曹睿老板对家族人管理较紧,到司马懿掌控曹魏后,管的更紧了,如果说曹睿只是给他们套上了枷,那司马懿就是在枷的基础上,配了一把锁,曹家的老板子孙圈在邺地(河南安阳),被严加看管,没有任何自由可言。而和他们享受同样待遇的,是前任汉公司的老板刘协和他的族人,在曹魏成立之初,就被曹丕配了副镣链,铐在了河内山阳(今河南焦作)。
       司马炎决定卸掉这些前老板族人颈上的枷、砸掉他们手脚上的镣铐,让他们享受自由,让他们欣赏着大晋公司天上那一片蓝天、那一片白云,呼吸着升起的艳阳下光合的新鲜氧气。司马炎是一个相信自己人,他相信自己是一名合格的老板,是一个人人都会拥戴的老板,也相信他是这个时代大家唯一选择的老板!这是一种文化和思想的自信,也是大晋公司对内暂时的自信!
       这种自信是曹丕不具备的,也是司马炎父祖不曾有的,在这一点上,似乎司马炎更具有创建公司老板的气宇和心胸,的确后来这些享受自由的汉家、魏家老板子孙不仅不会对大晋公司制造麻烦、构建障碍,反而他们还很感恩,甚至像曹植儿子曹志还把新公司当作自己的家,为公司发展出谋划策。相反却是司马氏家族的子孙把新公司当成了别人家经营的,他们并不爱护公物,更不觉得祖宗创业的艰难,大晋公司后来被他们插手后,管理的很糟糕,当然这是后来的事,后来的事司马炎实在难以料到,更难料到是,西晋公司的后两任老板竟然死在外族人手中,而东晋公司最后两任老板会被刘裕置成傀儡!当然自己的自信只属于自己,在那样乱世环境,这种自信的确难能可贵,生在西晋初年,公司高管们还挺安全、挺幸福!
请多指教!

TOP

  司马炎安排好公司事务后,东吴公司张俨、丁忠来了,他们是奉孙皓老板来吊祭司马炎父亲司马昭,东吴信息似乎太闭塞,司马昭早在去年八月便如桂花落去,数来已去了七个月了,如今已是桃花盛开的三月了,这份迟到已经跨年了。而曹魏公司变更法人,东吴好像还蒙在鼓里,他们的使者就像航海家哥伦布一样,带了一份交给蒙古老板的信,哥伦布和他的领导认为蒙古是一家日不落公司,然而蒙古老板早已在漠北放羊百年,公司也从元更名为明。哥伦布终究没有把信送到中国,但孙皓的使者送给曹魏的书信却来到了洛阳。哥伦布当年从海路寻找东方,是因为奥斯曼土耳其兴盛后,切断了陆上丝绸之路,欧洲人没办法,才冒着被鲨鱼咬食、海浪吞噬,从海上开启另一条贸易通道。而东吴和曹魏一不跨海、二不跨国,两家毗邻的公司信息还这么闭塞,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孙皓真的没有关心自己的邻居;第二就是故意这么把喜事当丧事办。
        如果是第一条,那证明孙皓相对司马家的确有点糊涂蛋,当年孙休七月底去世,孙皓八月初当上老板,司马昭便在当年十月派人抵达东吴,致书孙皓,双方"保境安民、天下一家。"司马昭两个月时间,便对东吴情况略知一二了。而孙皓呢?显然是后知后觉了,司马昭去世七个多月后,派去的使者才到达大晋总部洛阳。而大晋公司已经在去年十二月成立了。如按史载:皓遣使之时,未知国庆。也就是说使者去年十二月之前就从东吴出发了,然而从东吴建业到洛阳七八百公里走了两三个月,一天一二十公里,使者们如果不是路上车接二连三地抛锚,那就有故意怠工嫌疑了。然这种乌龟都嫌他们慢的速度,也有理由说的过去,冬日人冻马寒,朔风吹雪,路况又不佳,车又无减震,开快了,颠簸起来身子骨都会疼的,再说了这只是吊唁,又不是加急的事,快一点慢一点不要紧。
请多指教!

TOP

   第二种孙皓故意干也是可能的,大晋公司成立之日,便是曹魏公司关门之时,他派人吊唁,一是吊唁司马昭,二是为曹魏公司灭亡烧点纸,按孙皓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暴老板性格,此行为也是完全可能的,因为孙皓得知晋公司成立,完全可以再派一支庆祝使团追上这支吊唁团!或许孙皓不想这么干,当年孙皓杀徐绍,司马昭也没把他怎么样,这一次,司马炎也不会有招!
        晋公司的高管见东吴人带了一大堆清明节上坟的玩意来了,心中很是不爽,自己公司刚刚撤了白布,换红布,你们又带着这些晦气东西来,是什么意思,大家一个个对东吴人没有好脸色使,只有司马炎依然体现他怀柔四海的一面,隆重招待东吴使者,还向本公司高管们解释:"他们来的时候,只知道先父去世,不知道我们公司成立。"
         司马炎善于和事,不喜欢制造矛盾,肚量也很大,在以后的故事里,我们通过他的行事和语言,会看出他的肚会是弥勒佛拷备出来的另一只。
       东吴的孙皓没有司马炎的心胸和肚量,他是一个狭獈自私、刚愎自用,自以为是的人,他在上台之初,为绝后患,干掉了濮阳兴、张布,接着又逼死了自己婶母朱夫人,还将孙休两个稍大点的儿子也灭了。孙皓的做法相对于司马炎就是另一个极端,他的人生字典里没有知恩图报、没齿难忘这些词,他满脑子都是"斩草除根、无毒不丈夫、量大非君子"的思想。他对权力的欲望比嗑药的人看到毒品还要痴狂,他就像一条科莫多龙,任何一具腐尸他都能嗅到,他不仅难以容忍手下人擅权,手下高管长的帅、说话声音大,他都嫉妒。
请多指教!

TOP

   高管王蕃长的高大英俊,声音洪亮,人才一流,平时公司开会,经常对孙皓所说的话不顺从,还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如此反复数次,孙皓心里也就讨厌老王了,而孙皓心腹马仔万彧、陈声也对王蕃的行为不满,二人私下经常在孙皓前说王蕃的坏话。孙皓心想:"原来讨厌老王并非我一人啊,看样这种人还是得尊重一下民意,撵走为好。"便制造了一个机会,也就是趁丁忠从晋公司回来,特意在某个早晨为丁哥安排了一场接风party,宴请总部大小高管,大家你一杯来我一杯去,王蕃也就喝高了,趴在桌上便不言语。孙皓一眼瞅着喝趴了的王蕃,心想:老王人高马大,平时一向善饮,今天就没喝一小阵就倒了,是不是装醉?"便先命令手下用车送他回家醒醒酒,过了一会儿,又叫人把王蕃再拉回来,孙皓就这么像耍猴一样折腾这个酒喝高了的人,经过几番来回运动,老王体内的酒精在肝脏的作用下,已经解得差不多了,也就是说,如果让老王对着酒精测试仪吹气,一定从醉驾转变成酒驾了。
  果然老王再跨进大门,只是面红而已,气宇轩昂的他在酒精的作用下,愈发精神饱满、神采飞扬。孙皓一看,妒忌心如火山一样喷发了,大声说道:"来人!"
       随即闯入几个保安。
      "将王蕃给我拿下,门外正法。"
       不等王蕃开口,保安就前拉后推,簇拥至门外,随即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被盘子端了上来,众高管失色,一时酒醒大半!孙皓却若无其事,嘻笑自若,继续劝手下们,说:"来,满上,咱们再干一杯!"
         高管们已被血腥场景弄得无心再饮!孙老板也看出来了,于是便邀大家把酒临风,趁兴去爬一会儿山,到了山顶,命手下保安,将打包上山的王蕃的人头,从袋中取出扔在地上,众人又是一阵大惊,这种人头宴会竟然延续到"登山节"了,老板这一出戏唱得太恐怖。孙皓今天只是针对王蕃一人,身首异处似乎对王高管客气了,死无全尸才是孙老板今天的终极想法,于是命手下保安像狼虎一样,以四肢作爪,地上爬行,再去争抢王蕃的首级,口啮手捶、王高管的头颅就这么玩碎了,山顶就这般演变成古罗马斗兽场!
请多指教!

TOP

        后来历史学家都认为孙皓是比肩夏桀、商纣的暴老板,其实他对手下管理层残暴行为确实有过之而无不及,东吴公司在他的领导下,一步步走向关门,孙皓难咎其责,他的暴虐行为近乎变态,也是他人格分裂的一种表现,一权在手,就视人如草芥了!历史上魏晋南北朝时期,暴虐老板极多,孙皓只是开了头而已!以后我还会从多角度去分析十六国南北朝暴君为何特别多的原因!
       丁忠看到老板今天玩的特别高兴,竟然忘记明年的今日就是王蕃的忌日了,于是向孙老板建言,说:"董事长,如今晋公司守备不严,我们可以袭取他们的弋阳分公司(河南潢川)。"丁忠出了一趟差,他可不像徐绍那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他这一趟差可是学 干,去探北方虚实的,怪不得走了几个月,原来是边走边瞄,到处摸底,他吊唁是假,刺探情报是真。
         弋阳是晋公司边界,战略位置一般,驻守人少也正常。
       孙皓在外业事上,并没有像杀王蕃那样,独断专横,他还是很谦虚的,于是在第二天的公司会上将"袭取弋阳可否"的方案扔出,让高管们议一议。陆逊的旁系侄子陆凯说:"三家公司鼎立已来,年年武斗,并无宁日,如今晋已吞并蜀汉,后又派人来通好息兵,其意思并不是他们公司实力不济,而洽洽是他们公司比以前更强大了,开始养精蓄锐了,我们如抱着侥幸心理攻下弋阳,从根本上看也占不了什么便宜,再说了,武力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才用的!"
       陆凯的意思是,那点便宜不值得讨,讨那点便宜还不如让大伙在家好好睡睡觉,养好精神,将来再找机会!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