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后来有史学家认为,西晋是用屯田灭了东吴,其实也是很有道理的,西晋的扬州、荆州都成了天下粮仓,到处都有公司粮食储备库,粮食足了,西晋就有时间和东吴玩消耗战。
  东吴粮食主产区都在江南,江南多山多丘陵也多水,耕地不能集中成片,难以实施大规模种植,而江南又多雨,经常有水患,东吴公司的粮食储备能有一年都是万幸了。《三国志.吴书贺邵传》载:今国无一年之储,家无经月之畜。可知东吴公司从上到下就没什么"存款"。相比曹魏十年之储,简直是贫农和地主的差距!
  众所周知,自古北方多为旱地耕种,而南方多是水田耕作,据《中国农学史》得知,中国经济重心南移后,才促进了南方水田农业技术体系形成。如成书于北魏时期的中国早期农学书《齐民要术》,便是一本旱地农业耕作技术的总结。因此在西晋时期,如曲辕犁等利于南方水田耕种的农具还未诞生,北方旱作耕种技术是先进于南方水田农业技术的。当时北方主要种植粟(小米),而南方种植水稻,粟是耐旱植物,相对于种植水稻,是非常省力省功了,首先粟不需要育种移秧,而水稻不仅需要移秧,还要经常灌溉,古代种植一亩水田所花费的时间是远远多于旱地,而水田收成有时还不如旱地,所以过去南方人在种粮花费的时间远远多于北方,这也是为什么古代公司一统,总是北方往南方统一好办,而北伐很少成功的原因之一。
           羊祜荆州地区屯田,因地利位置原因,水田居多,旱地较少,和东吴情况相似。可是曹魏人口相对于东吴多,耕种能力必然大于东吴。羊祜荆州屯田也算集中力量办大事,办一件重要的大事,即为后来吞吴打好坚实的后勤基础。
  羊祜带人在荆州一边种田,一边收买东吴人心,日子过的既太平又逍遥,而他的前任胡烈却要去危机四伏的秦州!
        原因何在:"秦州已经被外国公司鲜卑老板秃发树机能瞄上了!"
请多指教!

TOP

      六 我先登场
  鲜卑,读武侠小说的人马上想到了《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慕容复就是鲜卑老板家族慕容氏的后代,不过慕容复早已等同汉家刘备,其血液经过N代清滤,丝毫看不出高贵血统,已经完全演变成普通员工,然而刘备经过努力,在乱世之中,成立了一家上市大公司;而慕容复虽有血统,前期即无创业资本和土地、又无关羽、张飞、诸葛亮式人才,还想在非大乱世的环境中去搞分裂,为了创建公司他不惜抛弃美人,自认为功败垂成,最后整成了精神病。
  正是:道不尽红尘奢恋,诉不完人间恩怨,这个条路漫漫又长远⋯⋯
  古人说成事在天,也就是说,凡事必须遵循天时,昔诸葛亮隆中与来访的刘备说:将军可占人和。人和只是刘备做事的一贯宗旨,拥有人和的人多了去了,他们都能成大事吗?成大事这玩意就像烩菜,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样东西得烩在一起才能吃出味,试想如果没有汉末分裂,没有荆州立足、没有刘璋暗弱这种老天付予的大环境,以及蜀中四塞之地利,刘备想干大事,估计只能偷渡国外的份儿。
  所以任何能干一番事业的人,都必须占据天时地利人和!
         闲拉一下,至于慕容家族,我后面会说,今天要说的是鲜卑秃发家,也是当时的一个小老板家族。
请多指教!

TOP

   秃发树机能,姓秃发,然秃发根本不像个姓,而是在描述人掉头发。树机能的先祖本没有姓,像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这种数字式的叫法也轮不到。因树机能爷爷是其曾祖母睡觉时突然生在被子里,这种虽不同于小老板郑庄公式的"寤生",却也让其母觉得儿子非同寻常,于是就让儿子以"被"为姓,"被"他们土著发音为"秃发",如此这般,也算是俺老孙有姓名了!这个姓虽不美观,却和北魏老板姓氏"拓跋"有谐音异曲之妙!
        秃发家既然属鲜卑族,那鲜卑出自哪儿呢?史书记载,鲜卑出自东胡,东胡大家知道吗?东胡在秦末汉初也是很辉煌的一家外族公司,历史上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匈奴公司还对它有所忌惮。不过其公司后来还是倒闭在匈奴之手。
         事情是这样的,匈奴公司冒顿(音末椟)杀父自立,东胡得到消息,认为占匈奴便宜的机会来临了,于是派使者来找冒顿,来者说:"听说先老板去世,我们特来吊唁,又听说先老板有一宝马,如今闲置,特来相求。"冒顿见使者狂妄的表情,知其吊唁是假,趁火打劫是真,此时恨不得一刀劈了他,可回念一想,这一刀劈下去固然爽快,但势必立马结仇东胡,而东胡实力强劲,冒然得罪,打起架来,也无必胜之算。想到此,冒顿只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暂压胸中怒火。
请多指教!

TOP

  冒顿针对此事,迅速召集手下。冒顿说道:"东胡索要我老爸骑的马,给还是不给?"手下人说:"这是我们公司宝马,不能给!"冒顿却说:"为了一匹马伤了两家公司和气,不值得,让他们牵走吧!"
  冒顿,一个后来打的刘邦差点回不了老巢的人,怎么如此软弱呢?其实老冒心中在盘算着一句话,就是"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取之,必固予之"。
       东胡公司人笑眯眯的把马骑回了,东胡老板大喜,笑着对手下人说:"冒顿这小子是个窝里横的主,杀他老子不手软,见到外面人吓得恨不得磕头。"
        过了几天,东胡老板又派人去匈奴,让冒顿送一身边小蜜给自己做小老婆。
         冒顿又和手下人商议,手下人怒道:"东胡也太不识抬举,上次送了宝马,他们以为我们是软柿子,捏上瘾了,这回公然索女人,他难道不知道我们都缺女人,这是什么无道公司,老板,打吧,给他点颜色瞧瞧。"
        冒顿见众人恼怒的样子,却漫不经心地说:"为了一个女人,伤了两家公司和气,不值得,送!"
        东胡老板宝马美人都到手了,笑得合不拢嘴,对手下们说:"冒顿就是个败家子,匈奴公司快歇菜了。"
        东胡老板幸福快乐生活了一段时间后,便又派手下去找匈奴公司,索取匈奴公司与自己公司相邻的一块千里弃地,东胡老板此举,不是把匈奴当成他的"提款机",而是彻底把自己化妆成春秋晋国的智伯了!
请多指教!

TOP

  当年高管智伯掌控晋公司,晋公司营收好的分公司都划到他的名下,但他并不知足,还向晋公司其他三家高管韩魏赵三家索取土地,韩魏两家惮于智伯,一人上交了一万户的城池,可是赵家赵襄子怒而不给,智伯便联合韩魏,准备干掉赵襄子,再兼吞老赵家资产。不料赵襄子暗通韩魏,反过来灭了智伯,三家瓜分了老智的资产,老智的贪婪,被后人贴上"小人"的标签而千古留名!
         东胡成了智伯,冒顿也就立志要成为赵襄子,不过冒顿没有韩魏式的帮手,他的帮手,就是出奇不意!
  冒顿为此事召开会议,手下有一部分人说:"那地方牛羊难入,鸟都不想去拉屎,给他们也无妨!"
         冒顿大怒道:"地乃公司之本,没有土地了,我们又没长翅膀,我们还活不活!"
        "来人,给我把这几位说送土地的家伙拖出去砍了!"
         砍罢,冒顿亲自上马,手执大扛刀,命令道:"公司青壮年携上武器一起跟我冲,后出徘徊顾望者斩!"
        冒顿带着大队人马向东胡袭来,东胡老板和手下们还沉醉于:过不了几天,千里之地不费吹灰之力即可到手的美梦之中。他们丝毫不作防备,待到冒顿杀来后,一个个人头都滚成了西瓜。
        骄傲强大的东胡就这么破产了!公司普通员工们四散乱跑,各奔东西,有一部分退保乌桓山(乌丸),改为乌桓族,乌桓在东汉末年和袁绍家族合作过,后被曹操揍的鼻青脸肿,最后一任老板被老曹手下张辽干掉后,其族中青壮年被老曹收编,整合成了一支强大的武装,这支武装成了老曹的王牌打手,哪儿不平就让他们去踩!而其他人也被老曹迁到东汉公司的境内,乌桓就这么被老曹搞的解散了。而东胡的另一部分人躲到鲜卑山,化成了鲜卑族。鲜卑在檀石槐做老板时期(后面会说)也曾辉煌了一阵子,不过很快分裂了。
请多指教!

TOP

     东汉公司时代,打的东胡有心理阴影的匈奴早已解散分裂为南北,北匈奴一部分人往西跑,他们未来准备去欧洲大干一番,而南匈奴则留了下来依附东汉公司。还有少数北匈奴人不想西天漂泊,为了避嫌,在人口普查部门一不会"审其生出本末"、二不抽血验其基因的前提下,改头换面,将户口簿民族一栏填上鲜卑(匈奴鲜卑肤色相同),鲜卑就这般变得人口众多,强盛起来,如今再次证明自己机会的时候来了!
       他们的机会,对胡烈来说就是噩运!好像炒股票,你挣了大钱,别人却亏了大本!
    新组建的秦州就是雍、凉、梁三个大区,各分出数家小分公司重组而成,史书载:以雍州陇右五郡及凉州之金城、梁州之阴平置秦州。如此新建的秦州,类似三个大蛋糕,一个蛋糕切一块,切出的三部分捏出另一个蛋糕。高层早已得知此处种族小冲突不断,为了安抚绥化,特意派熟悉西部风土人情的胡烈来镇守。


    公司安排胡烈去新组建的秦州,也是一项擦屁股工作,而在秦州拉屎的人是谁呢?他是邓艾,如今怨死在阎王那儿,还在地下力争呢?据《傅玄传》载:本邓艾苟欲取一时之利,不虑后患,使鲜卑数万,散居民间,此必为害之势也。当年邓艾把投降自己的这些鲜卑和其他外族人(统称胡人)安置在雍州、凉州,让他们繁衍起来,其目的是以夷制敌、以夷制夷,对付那时的蜀汉、同时也可互相牵制不同种族。邓艾的想法就和现在某些公司经理,见手下有不服管教的员工,不好搞定,于是想到再招聘一些不服管教的人,来和那些难弄分子杠精一下,达到以毒攻毒之效,如此再捏住各人把柄,从而好管控。邓艾当时做好和蜀汉打持久战的准备,因此他当年并不赞成司马昭强并蜀汉。谁知蜀汉公司不经折腾,一下就被曹魏公司吞了,这些鲜卑人也就没用武之地,但他们却也不想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而是在雍、凉一带和汉民及其他民族杂居。不过如果要邓艾来背树机能后来造反的锅,邓艾肯定会说他背不动。少数民族内徙自古有之,东汉公司时期就曾将愿意归顺的羌人迁至甘肃、关中,予以同化;而曹操丢失汉中时,也曾将氐人安插在武都一带,来阻挡蜀汉。邓艾只是在山寨别人的成果,并没有创新!到西晋时代,公司便有匈奴、鲜卑、乌桓、羯、羌、氐、賨(音从)、丁零、夫余、高句丽等外族的常住员工,可见西晋也是一家多民族融合的公司。
       按说住在秦雍凉一带的外族还是能混口饭的,总比在塞外喝西北风、放羊牧牛强,可是他们为什么还想搞事情呢?其实任何人都不想打架,打架很容易冲动,冲动就是魔鬼,死生在一瞬间,人都是在万不得已,自身受到危胁时,才想到拔刀。
请多指教!

TOP

  胡人不仅限于迁徙秦雍凉,幽州、并州公司同样也住了不少。这一切缘于两个方面,一是东汉公司也喜欢玩以夷制夷的套路,如鲜卑、乌桓、匈奴等曾充当过东汉公司打手,胡人和公司之间是亦战亦和、亦臣服亦背叛的局面,效忠听命于公司的胡人也就允许进入公司大家庭内。其二东汉后期中原割据公司互相兼并,人口锐减,一时"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很多分公司都是地广人稀,土地闲置,胡人便大量内迁,填补空白,来完成公司耕种大业,他们的身份渐渐从游牧转成半耕半牧,甚至成了自耕农,《三国志.梁习传》载:部曲服事供职,同于编户。也就是说公司承认这些胡人为公司员工,发放绿卡。可是这些胡人在很多公司管理层眼里只是汉人的备胎,是"非全尺寸"的,故而他们对备胎的管理也是很严格的,总是以种族之论来对待胡人,这一点《阮种传》中有记载:“自魏氏以来,夷虏内附,鲜有桀悍侵渔之患。由是边守遂怠,障塞不设。而今丑虏内居,与百姓杂处,边吏扰习,人又忘战。受方任者,又非其材,或以狙诈,侵侮边夷;或干尝啖利,妄加讨戮。夫以微羁而御悍马,又乃操以烦策,其不制者,固其理也。"前文已经说过,魏晋公司都是门阀世家式的,他们都是公司实际上的土地拥有者,在他们心中,胡人只是土地上的打工仔,是一种外族农奴,地位比汉民低,各分公司管理者对辖下的胡人动不动征粮要马、兴徭使役,如此横征暴敛,胡人的收入得不到保障,人身得不到安全。
  所以说秃发树机能恢复鲜卑大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对西晋公司管理的不满。
请多指教!

TOP

  而秦雍凉一带,自西晋公司成立以来,雨水一直偏少,饥馑严重,公司却也不积极赈灾,反而还想从员工身上捞油水,如此矛盾就变得不可调和了!
       可见树机能造反,也是被逼的!假如公司管理层没有民族歧视,各民族平等互惠互利,增强合作关系,公司又能善待底层员工,树机能也许不会造反,但西晋管理层的地方经理们很多不愿这么干,他们非要强行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
     其实被逼的何尝只有鲜卑的树机能一人,历史上像树机能这种造反派哪一个又是天生的好乱乐祸分子呢?
        树机能趁秦州重组混乱之时,决定重振民族大业、自立门户,叛变西晋公司!
        胡烈初来乍到,也不安排赈灾,抚恤员工,而是先命保安在辖区内转悠,监视大家是否有非常举动。如此这般,境内是一片哗然,员工们本盼着新成立的大区,会给自己带来免税、免役、提供衣食等福利,谁知不仅福利没领着,只看到胡烈手下到处耀武扬威,似乎像某些肉食动物一样宣示领地,大家也就没什么盼头了,干吧!
  某天,胡烈正在研究境内地图,便收到下面人汇报:"胡经理,大事不好,鲜卑秃发树机能公然作乱了!!"
        胡烈怒道:"量一下膻腥小儿,何必紧张如此?"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灭了他!"
        一面纠集人马,一面派人送信给雍、凉大区经理司马亮,让他派人过来与自己合剿树机能。

      司马亮收到胡烈送来的书信,便安排手下刘旂(旗)带人协助胡烈平叛。
        胡烈身为高管胡遵之子,又是吞并蜀汉的功臣、还曾在荆州大战过东吴。
       他的眼里是没有树机能的,鲜卑树机能的人马在胡烈眼里就是散兵游勇、乌合之众!
        胡烈并不知道此时的树机能就像一颗发芽的种子,迸发出的能量是惊人的,是难以阻挡的,正是:今年流寇走陇东,强吞虎豹势如蜂。烈率天兵思剿灭,一战再战不成功!
         胡烈亲帅人马来到万斛堆(宁夏固原),进入树机能的包围圈,大战,身死!!
  可见习俗一旦确立,偏见一旦生根,不仅改变是徒劳的,还可能把自己陷入不利的深渊。
  而猪队友刘旂为了保存实力,观望不进。
       胡烈没有死在汉人钟会的手上,却死在了外族树机能的刀下。胡烈只是树机能成名路上试验的小白鼠,树机能的刀还会砍向西晋的其他高管。
       胡烈的死讯传到公司总部,司马炎大惊,便追究司马亮失职之罪,干掉了其手下刘旂,接着摘了司马亮官帽子,将帽子给司马骏戴上,再调高管石鉴坐镇秦州。
请多指教!

TOP

  石鉴,出身寒微,当年在曹魏公司上班是个小职员时,还曾去山涛那儿蹭吃蹭喝,有一天晚上,留宿山涛处,山涛半夜蹬了一下熟睡的石哥,说:"兄弟,如今什么时候了,你还睡的着?你知道司马懿称病卧在家什么意思吗?"石鉴打了个哈欠,说:"总经理不上班,给个尺把长的老板诏书就让他回家了,你操这份心有什么用。"山涛听完后,说:"你小子将来会为工作的事来回奔波了。"山涛知道司马懿装病想干什么!而石鉴才不想左转右转地去想,对于寒门出身的石兄来说,谁当总经理,跟他关系不大,因为他目前只想拿份工资,生活下去。
  石鉴虽没有多少识鉴,可是人比较正直,运气还不错,凭着自身能力,工作也蛮顺利,没有为升迁跑断腿,更没有三起三落,人生道路平平稳稳,直至坐上了公司高管!
  因以前当过并州大区经理,在管理匈奴等外族的方面有工作经验,于是调任秦州。
  高层怕石鉴一个人搞不定树机能,又安排副手杜预协助老石。
        因杜预曾在工作中得罪过石鉴,这份任命,有人认为不合理,可是高层却不管这些,杜预还是被老板安排做石鉴的手下。
  古人说冤家路窄,其实路很多不是天意安排,而是人为!因为有些人喜欢看热闹,喜欢看人和人之间斗争,就像看两只斗鸡打架一样!
        老石为了配合某些人想看戏的心情,他决定修理下杜预,便急令杜预即刻带三百人去干掉树机能!

  树能能可是数万之众啊,三百去打万人,这三百人莫非是从巨人国来的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不是羊入虎口,而是羊入虎穴!
       老石够狠,玩借刀杀人也玩得太赤裸裸了!
       杜预一个深谋远虑的人,他岂不知道这种阴谋,但在公司台面上,也不便将私恨抛出,只是说:"现在树机能势头正盛,而我们粮草还缺乏,只有等明年春天粮草储备好后,再进讨!"
       石鉴大怒道:"敌方干掉胡烈后,正是轻视我们袭击之日、放松自己戒备之时,此时不进,更待何时!"
        杜预反驳道:"切不可冒然进击!"并说出"五不可、四不须"的理由。
       老石彻底火了,这家伙纯粹是茅坑里石头又臭又硬了,只好叫道:"来人,杜预不听命令,延误战机,给我把他绑了,送回总部,交给老板发落!"
       杜预在秦州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囚车拉回了,石鉴还捏造了些杜预莫须有的罪名,揣在杜哥口袋,让其捎上,递呈老板!
        石鉴撵走了杜预,在秦州开始一手遮天了,然而手只能遮住自己的眼睛,却无法掩盖树机能的大刀,老石是经常被树机能打的灰头土脸。但老石向公司汇报时,总是说自己干掉对方多少人,树机能在他给老板书信中是越来越不堪一击,扑灭只是时间问题。可是周边经理却不敢瞒报,他们纷份上书说:"树机能势力越来越大,已经带动氐、羌等其他外族人,全面搞单干。"
        司马炎原谅了报喜不报忧的石鉴,只是黄牌警告了一下,慌报军功换来一纸调令,让石鉴任豫州经理,老石在豫州任上,又老病复发,故伎重演,只是在文字上把鲜卑改成东吴,其他内容不变,依然冒功领赏。
        一二在再而三的欺骗上司,司马炎再不治罪,石鉴会把自己当三岁小孩了,到时拿树桩漆成脑袋也未可知,司马炎只好掏出红牌,怒气冲冲地将石鉴撵回了老家,并发誓一辈子再不用他了。
请多指教!

TOP

       七 公事与家事
  牵弘走马赴任,雍州、秦州、凉州辖内各外族人已是群魔乱舞,他们在树机能干掉胡烈后,纷纷揭竿,处处展旗,一时西晋公司西部烟尘弥漫、烽火连天!
      面对到处燃烧的火势、牵弘这位历史上的龙套再也等不及,他急急卸下套袍、换上戎装,加入战斗!
       很快,牵弘便陷入重重大火的包围中,史书载:众胡皆内叛,与树机能共围弘与青山,弘军败而死!
        胡烈、牵弘两位公司高管皆死在树机能的手上,树机能一下成了外族人民的英雄,外族人决定以树机能为精神偶像,和西晋公司对抗到底!
       牵弘的死讯传到洛阳总部,司马炎召开公司紧急会议,可是他只是宣布一下开会,接着便一言不发沉默起来!
       司马炎想到:"父亲当年吞并蜀汉那么一家大公司,都没有费太多力,更没有牺牲公司高管,如今撵一个小商贩树机能,竟然死了两位公司高管了!"
        可是司马炎却不知道,商贩经济实力虽小,却也被人呼为"老板。"

  手下们见司马老板不发话,却没有沉默,而是窃窃私语开来,为了方便谈话,贾充、荀勖、荀顗、冯紞四个人组成的小团体窝成了一个圈,他们就像在玩手心手背游戏,小声议论起来;任恺和庾纯的两人帮也交头接耳。高管们好像教室里的学生,趁着老师瞌睡,打破了课堂纪律。
        随着司马炎一声:"大家别吵了!"
        众人赶紧各就各位!
        司马炎说道:"近来公司多事,也是我任人不当,众位如对公司人事、经营等状况有虑,不妨直说,我会虚心听取接受!"
       既然老板发话了,大家就别私聊了,直接群聊吧!
       但贾充等四人依然不发话,脸上也无表情,有些面瘫。也许他们心中在想:"这个时候发话,是公然得罪人,又何必呢,有话我也得等会后,再找老板单独谈!"
  贾充等人也是习惯于这种方式和领导沟通,他们只有在某人当堂指责自己或自己一定能搞定对方时才会话如水流!
        如果大家都不说,今天这会就得提前散场了!
        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啊!
       高管裴楷站了出来!
        裴楷,字叔则,公司N代,河东裴氏家族中的一员,此人长的风神高迈,容仪俊爽,当时人们称他为"玉人",其实魏晋公司这种"肤白如玉"的人很多,后人研究他们都是嗑五石散,漂白成功,脱胎换骨而成。
       裴楷兄长的高大英俊,又被人称之"玉山",《红楼梦》中,老曹曾形容尤三姐殉情场景,用了"玉山倾倒再难扶",三姐的玉山对于裴哥,是小山凸凸对华山,是不值一提的。裴哥走到哪儿,人见到他,本是嘻哈的笑脸,会迅速收敛肌肉,立即整成严肃的面容,毕竟人突然见到大帅哥,是发自内心由衷的赞叹和敬佩,自然脸上就不会挂笑容了!
       司马炎当董事长之初,也曾问卜算卦,曾当着大伙面预测他的西晋公司会出现多少任老板。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