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二十 出师未捷身先死
  司马懿的成功学里有个装字、也有个等字,还有个忍字,这回对付诸葛亮,他用等字,等诸葛亮出事,毕竟诸葛亮以肉身之躯干机器人的活,他总会垮掉的。
       亮哥和懿哥相持的日子,曹魏的某些高管劝老板曹睿趁打败孙权的余威,去一趟关中,把诸葛亮吓走,曹老板却心有成竹地告诉大家:"孙权跑回家了,诸葛亮知道后已经吓破胆了,司马懿完全有能力搞定诸葛亮,大家放心,好好睡安稳觉吧。"
  亮哥胆倒没破,不过心早已操碎了!
      为了表彰此次对东吴的大捷,曹睿老板在淮南分公司寿春给打败孙权的一帮兄弟发奖状,加工资,加绩效。
       曹老板都觉得懿哥百分之百能胜,大家也就等懿哥好消息吧!
        懿哥等了没多长时间,诸葛亮累倒了,这一次不是普通的感冒发烧,而是足以致命的大病。刘禅知道情况后,心急如焚,赶紧派李福去五丈原看看。
        李福快马加鞭赶到五丈原,亮哥已经病的昏一阵醒一阵,李福传达了老板慰问的话,还咨询了下公司某些大事如何处理,说完后,李福就回去复命了。李福走了几天后,路上突然感觉不对,心想:"如果亮哥不行了,这个公司总经理应该谁当呢?于是赶紧回马再去亮哥处。"
         诸葛亮见李福又回来了,他心里也知道李福什么意思,毕竟上次话还没谈完,于是对李福说:"我也知道你回来的意思,但因为这几天身体太虚弱,有些话也没有交待清楚,至于上次提到我的职位,蒋琬适合。"李福见诸葛亮形神俱消,也知去日无多,便冒昧地问道:"以前不想问的太清楚,也是为了公司,如今见总经理身体太弱,只能冒犯了,假如您百年之后,蒋琬能做总经理,那蒋琬之后,谁能当呢?"亮哥微弱地回答:"费祎。"李福分明是一个想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孩子,继续问费祎之后,诸葛亮没有回答。
         事物都在变化的,诸葛亮不回答是对的!如果再回答,就没有底了,一直问一直答,西晋公司也开不成了,蜀汉成了一统公司了。
        不过李福的确想让蜀汉公司屹立不倒,因为每一个高收入的打工仔都希望自己上班的公司一直能经营下去,倒闭了对自己没好处,对世袭公司打工的自己子孙更没有好处!
         但最让人纳闷的,作为诸葛亮器重的姜维,为何不在候选名单中。有人认为姜维太年轻,资历太浅,还是一名外来户。
         其实维哥不在候选名单中也有亮哥保护姜维的一种方式,试想我诸葛亮后半生一直生活在"还我大汉"的标语之下,做一件后人不敢想不敢做的事,结果功败垂成,眼看要客死此处了,这一生除了助刘备开创蜀汉公司,其它也不值得所道。你姜维虽然某些方面像我,也深受我影响,但你依然是你,我依然是我,我搞不定的事,你也搞不定。既然搞不定,还是别连累你了,把你累坏了,没人心疼。
          亮哥也是够疼姜维这孩子的!不过姜维后来还是成了蜀汉总经理级别的人,姜维的升职离不开诸葛亮曾经的提携,更离不开姜维自身的努力!
         李福这一次走了,没有回头。诸葛亮也没有回头,史书上说:是月,亮卒于军中。诸葛亮死在办公室营内。
         司马懿终于等到了今天,你我相隔遥远,人事偷偷改变,亮哥去了遥远的天国,而㦤哥还在人间。前几天懿哥还写信给他弟弟司马孚,说:"诸葛亮志向远大,可是不会把握时机,多谋略却不能当机立断,喜欢带人打架却被手下人掣肘,虽然这次他带了十万人,但已经在我谋划之内,我很快将要打败他。"
         牛这么被马吹着了,亮哥去了,不战而败,懿哥没走,不战而胜。
请多指教!

TOP

  亮哥病亡的消息是上下封锁的,只有管理层几个人知道,他们害怕传播开来,自己方员工失去主心骨,人心不稳,不战而乱!如果敌方得知,会乘丧袭击,自己方不利!
         亮哥手下杨仪,姜维面对经理去世,只想到一件事-赶紧想办法撤退。动静有点大,亮哥去世的消息还是传到司马懿耳朵里,司马懿认为机会来了,说:"兄弟们,给我追!"
         面对司马懿的追击,姜维倒也不慌张,反而要杨仪扛着旗鸣着鼓,带着人马向司马懿的方向来了,司马懿有点吃惊,不是说亮哥没了吗?怎么这些人还这么胆大,难道是散布的假消息,诱俺出来再打俺。司马懿越想越不对头,于是对手下说:"兄弟们,别冲了!"
        杨仪见司马懿没有逼过来,反而让自己人摆出阵式,踢着正步大摇大摆地回去,到了安全地带斜谷,才告之世界,亮哥去了。
        真是兵不厌诈啊,当时曹魏和蜀汉底层员工们还笑话司马懿,编了个谚语叫"死诸葛吓走生仲达(懿哥字号),懿哥听闻后,也笑了起来,摸了摸头,说道:"我只能料生,却不能料死。"反正我赢了,管他什么生死的。
         蜀汉人马退走了,司马懿以前只顾工作,从来也没时间看看诸葛亮的营地堡垒,他这次决定像考古队员一样细细探查一下,说不定能学点什么?懿哥不看则已,一看大惊。说了一句:"天下奇才也!"司马懿心里可能在想,如果我俩互换老板,见不到明天太阳的也许不是诸葛亮了!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高手过招,其他普通员工估计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可是就这么个奇才,外业不断,却一直讨不到曹魏什么便宜,让人难以理解。其实我们可以简单几句话,总结一下亮哥这份悲催的外业报告:一是蜀汉公司人少、二是蜀汉经济实力弱、三是人心厌战,追求和平。
        亮哥走了,司马懿很安心地回公司,这回他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以前在外不算太累,但精神还是很紧张的!
       可是蜀汉公司内部却没有放松消停,他们没有主将,管理层内讧了,杨仪和魏延打了起来,他们俩本身性格不和,连千里之外东吴老板孙权都知道,可见二人水火不容之势有多出名!诸葛亮在日,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地互殴,如今亮哥去了,两个家伙齐刷刷地跳了起来,一不打二不骂,脸上却是一副生吞活剥对方的狰狞样,还各送章表给老板刘禅,都恶人先告状般说对方要叛变。
        刘禅也被两人搞的像真假唐僧一般,分不出孰是孰非,但公司总部人员都押保杨仪,无人担保魏延。魏延没办法啊,本来势单力孤,而手下人又被杨仪派的人骂的逃散了,他只能带着儿子往汉中跑,后来被马岱砍了,首级送到杨仪处,老杨竟然踩着魏延血淋淋的人头骂道:"蠢材,还能作恶吗?"人都死了,还这么践踏死人,仪哥做人也实在没底线,你就不怕魏延灵魂咒你吗?其实魏延哪有什么背叛公司行为,如果背叛,诸葛亮一死,就可以投奔司马懿,他只是借亮哥的死作下文章,把杨仪踩下去,谁知一脚打滑摔倒了,被杨仪反踩了,魏延确实有勇无谋,不过杨仪这种踩死人做法也没什么好结果的。
请多指教!

TOP

         魏延就这么跟诸葛走了,至少在那儿有人管着,估计也不会乱蹦乱跳了。
       杨仪间接杀了魏延,认为自己功劳大,得瑟起来了(其实这种窝里斗算什么功劳),以为总经理人选肯定是自己无疑了,诸葛亮和李福当时谈话,杨仪一定是不在场,否则杨仪怎么还梦想着总经理交椅,杨仪能力是有的,就是心胸不宽,总经理肚里是能撑船的,杨仪肚里只能放个纸叠的玩具船,不适合。
         刘禅不会按杨仪心灵感应来,他还是遵从诸葛亮的临终遗言,任命蒋琬为总经理,任命书下来的当天,杨仪气的厉害。
  "我当年在公司当高管时,蒋琬不过是我手下一名抄文件的,如今蒋琬竟然爬到我的头上,实在难以接受。"杨仪就像一只发飙的公羊,怒道。
  公司管理层也知道杨仪什么人,没有人缘,也就没人过来安慰,只有费祎这个和事佬来了,准备和杨仪谈谈心、解解结。杨仪正在气头,没等老费开口,先劈头盖脸地把费祎一顿数落,还说:"早知道今天这结果,当时亮哥去世时,我应该把人一起拉到曹魏去,日子也比现在好混多了,如今真是追悔莫及。"
        杨仪这种混账话魏延都不敢说,他也太把费祎当自家人,和事佬登门诣在和事,不料杨仪如此生事,别怪我费祎给你脸不要脸了。费祎急急拱手回了,此时不告密,更待何时?仪兄,这可是你自找的,如果不回去向老板交待,万一隔墙有耳,被别人逮住机会去老板那儿告发,我也会吃不了 兜着走,老板到时会说我包庇纵容,那我岂不跟着你一起完蛋。
         费祎写个折子密密送给老板刘禅,刘禅大怒,原来此人和魏延一路货色,怪不得二人互相诬赖,原来都有此心。老板一声令下,废高管杨仪为基层一线员工,下放偏远地区的汉嘉分公司。
         杨仪当了基层一线员工,也不长记性,并不消停自己那张大嘴,依然胡乱指责,而且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样子,老板实在忍无可忍,让分公司把杨仪收监,最后杨仪觉得出头无望了,自己也追随诸葛亮去了,魏延也没料的这么快他就赶来了,死了还要和自己作对。
         蜀汉公司本来人才也不多,就这么一下损失了三个高管,也算运气很背了,不过刘禅也不觉得什么,可能还觉得安静些,因为最吵最闹的几个人都走了!


   此时东吴老总孙权自收购公孙渊被反咬一口,兼并新城又被曹魏弄的损兵折将,一下子损失了不少人口,有点怅然若失,又想到自己境内丹阳分公司一直像个独立王国,每次派人去打曹魏,抽调丹阳这地方普通员工,他们仗着山林地形的优势,又凭着三句话没说完,就开始亮刀子的作风,一直不听上头命令,上头弄急了,他们就占着自己是本地人,熟悉地貌,跑到山上和公司玩捉迷藏,公司拿这地方人毫无办法。这一次似乎好日子要到头了,因为诸葛瑾的儿子诸葛恪主动向老板自荐,要去丹阳当经理,还放出大话,三年内,我将在境内收三万甲士。孙权觉得虎父无犬子,批准了,诸葛恪父亲诸葛瑾气的要死,丹阳这个地方就不是领导们呆的地方,几十年一直搞不定,你这小子能搞定?叹了口气说:"恪不兴吾家,将赤吾族也!"意思是儿子不兴隆家,还会被灭族。
请多指教!

TOP

    父亲很悲观,儿子很乐观,因为他父亲只想到了灭族,诸葛恪却看到了兴家。
        诸葛恪是个有能力的人,也正因为认为自己太有能力才害了诸葛家,《庄子》书中不是说:山木自寇,膏火自煎吗!可惜诸葛恪不喜欢看这本书,他喜欢看《孙子兵法》和《三十六计》。
        诸葛恪到了分公司,派人各自看管好自己守护的地方,丹阳听话的底层员工先安排住在一起予以重点保护,那帮不听话就让他们呆在山里,还派人做篱笆栅栏圈起来,反正你们不是喜欢在山里玩吗,你就好好玩吧!等到粮食快要收割时,诸葛恪先把那帮不听话人种的粮食割掉,也不给留下一粒种子。反正你们喜欢玩,看你们没得吃还有心思在山上捉迷藏吗?结果那帮人吃完以前储粮,这边又没有新粮供给,准备去抢听公司话的人家粮食,而那些听话的人家全被诸葛恪保护起来了。
        捉迷藏的人没有挖草根、剥树皮坚强活下来的勇气,他们闹起了饥荒,史书上说:山民饥穷,渐出降首。
        大家没得吃了,只好从山里逃出来了!好办了,诸葛恪把其中冥顽不听话的头目灭了,大家见诸葛恪并没有要饿死大家的意思,于是纷纷归顺,公司果然得了数万人。
        孙老板几十年没解决的问题,诸葛恪两三年就搞定了,还一下凭空增加了这么多人口,真是令人欣慰啊!
       孙老板决定奖励诸葛恪!
  兴家梦正在开始,诸葛瑾当心赤族的事只能无限期往后推迟!
        东吴增加了不少人口,蜀汉也没人再去骚扰曹魏了,三方无事,曹魏老板曹睿才觉得公司太平是一件很愉快事,至少可以实现一下所有当老板人的梦想⋯⋯

  二十一 荒唐的老板

            老板的梦想是什么,一权在手,放纵无忧。一权在手,此生无愁!
  拥有大房子、无数人伺候自己、可以花天酒地,无忧无虑的生活!
         这也是古代人为什么冒着砍头,灭族的危险也要争当老板!既便后来民国,袁世凯还有想法,老板梦也算生生不息了。
         曹睿觉得四境无事,已经感到太平来袭,享乐就成了头等大事了。当年刘邦打败项羽,坐上老板第一件事便是让萧何修了套豪宅,刘邦这个土豹子看到萧何修的房子太豪华,怕大家说他是暴发户,于是佯怒萧何。萧何不愧是曾经到过阿房宫的人,说:"且夫天子以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后世有以加也。"意思是老板是以四海为家的,不修豪华些如何体现您的威仪,只要后世不要再扩建就OK了。"是啊,给你修个草房子办公,而手下们住在大房子里,看你怎么领导公司。刘邦一听,高兴了,当老板不就是为了挣个家大业大,尊贵一生、辉煌一生!锦衣夜行又有什么意思!
         曹睿不是刘邦那种创建公司的老板,他是守成的板三代,他的血液经过几代滤清,已是正统老板血,不像刘邦前半辈子还流着流氓的血。
        刘邦当老板时都五六十了,曹睿青春正年少,如今刚过而立之年,年龄上的优势似乎让曹睿能享更长时间的福。
        曹睿决定先在以前公司总部许昌修套宫殿,又在现在总部洛阳做两套更大的房产-太极殿、总章观。洛阳本来就是东汉公司总部,办公楼修的也挺豪华的,但被操蛋分子董卓放火烧掉了,假如不烧,曹睿也就不用修了,能凑合着办公。
请多指教!

TOP

  曹睿将曹魏基层员工调动起来,大家不用去打东吴、蜀汉,如今修房子喽,至少当烈士概率没有了,好好干吧。由于修的房子太大,工人需求量也成正比,一时员工们如雨前归巢的蚂蚁,忙碌的不可开交。史书载:力役不已,农桑失业。以前吞人家公司没有出现的局面,如今修个房子弄成这样,早知道这么累,员工们想到:还不如上前线。
        曹老板也不知晓今日修个大楼,一个月主体就起来了,如果知道,只怕穿越到现在引进技术了。他只是觉得自己修个房子,面积规模和以前公司老板比,小很多了,竟然也能把下面搞得怨声载道、鸡犬不宁,这也太夸张了!老板只会对比过去房子的大小和豪华程度,却没有去考虑公司员工人数,自东汉后期以来,大小公司互相玩武力吞并,加之瘟疫、洪水、旱蝗等各种自然灾害,人口已经锐减的厉害,东汉桓帝老板时,户是一千六百七万九百六十,人口是五千六万六千八百五十六人,到曹魏吞并蜀汉时,曹魏和蜀汉总户口九十四万三千四百二十三,人口是五百三十七万二千八百九十一人。曹睿时代,公司应该不上四百万人,还不及如今一个大城市的人口多,十去其九,这么多人成了自然灾害和战争的炮灰,让人伤感,正如曹睿爷爷曹操所道:"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就是这么点人,还要在无武斗的情况下,大力发展老板家的房地产,员工们也觉得快暗无天日了!
         高管陈群看下面情况严重,于是上了个折子,内容是:以前公司老板怎么节俭,怎么听劝?而且现在吴,蜀两家公司还虎视眈眈自己公司,这种大修大建的做法无疑是弱自己、强敌人,类似自宫。曹睿却不以为然,狡辩道:"公司的发展是以房子来体现,楼越豪华,公司实力越大,等灭了那两家公司,俺不修不就行了吗!"
  陈群见此言无效,话锋一转,说到了君舟民水,又通过汉明帝老板如何纳谏说了一通。
  "公司最怕的是什么,是公司下面最基层的员工 。"
  陈群的话戳醒了老板,最基层的人惹恼了可不是好事,毕竟平时福利和工资一直轮不到他们,还一直征他们税,每年还有若干天义务劳动,搞狠了,再出现什么黄巾公司也不奇怪了。
       无奈之下,曹睿减省了一些工程量,房子面积还是有八千平米,曹魏这种总部房子布局对后世影响比较大,后来公司都是参照它的图纸修建的,比如现存的故宫。只是后世修的房子更大,员工们更辛苦,其实打架累,修房子也累,张养浩管这事叫:兴,百姓苦!
  工程缩减后农桑失业事也就平息了不少!
  后来西晋公司吃了一下现成饭,也不用给老曹家出租金,直接占用,曹睿修房子为西晋公司作嫁的事,多数人不买账,只有个叫杨骏的人特别怀念,此是后话。
       大房子修好了,得有人住,老板也就安排了上千名女子住在大房子里,服务他一个人,毕竟自己才三十来岁,荷尔蒙肾上腺激素还正是时候,也得发扬一下古代老板生儿育女的好传统!但曹睿虽然天天播种,却没有种子发芽,传言他没有子嗣,儿子都是兄弟们的儿子,显然曹老板享受的是过程,结果变得并不重要!
请多指教!

TOP

  手下高管又针对老板包养太多小蜜事情发言,但这个事和修房子不一样,修房子上瘾的老板不多,而这种事上瘾却很简单,老板如蜜蜂一般,天天飞在花丛中,不采粉酿蜜是不可能的,这种瘾在当时的医疗条件和生活环境下是很难戒掉的,不像后来老虎伍兹幸运的遇到了现代发达医疗。戒不掉这种毛病,也为曹老板三十六岁结束生命埋下隐患。
        当然这一切对于司马懿还是有帮助,司马懿会想:"老板越昏,老夫越喜欢!曹睿如果向乾隆学什么养生之道,老夫我还怎么混!"
        曹睿当老板的最后几年,一直折腾,像鬼上身一样,修房子,养太多小蜜,用能工巧匠做珍玩伎巧,建动物园、植物园,还将秦始皇时代铸造的铜人也从长安拉到了洛阳。唐代李贺针对曹老板拉铜人还写了一首《金铜仙人辞汉歌》,其中有句"天若有情天亦老"被司马光认为奇绝无对。其中"忆君铅泪如清水"句,的确让人感觉曹睿玩的有点过了,铜人都看不下去,拖拉它的时候都哭了!
          曹睿大兴土木在古代虽能拉动一些经济和消费,却也滋生公司管理层吃回扣,贪污贿赂,让曹魏老板陷入失去更多人支持的地位,也为后来司马家夺权踢了一脚助攻。
         就在曹睿如火如荼的建设中,顾命高管陈群兄,前段时间还有心提意见,如今也无心再欣赏少东家的荒唐,他决定追随曹丕而去,陈群活了多大,不知道,应该花甲以上了。
  鉴于陈群同志创新了一套选人制度,为公司稳定和世家门阀做出重大贡献,很有必要推断一下他的年龄:
  陈群的爷爷陈实生于公元104年,卒于187年,陈群的父亲陈纪生活在(127-197年)左右,史书载:建安初,袁绍为太尉,让于纪,纪不受,拜大鸿胪,年七十一,卒于官。
  陈群和父亲陈纪都和孔融有交集,史书载孔融在二人年龄之间,陈纪生于127年左右、孔融生于公元153年,如果正在他们之间,陈群应生于179年左右,如按此年推断:陈群在几岁时,还曾在爷爷面前,大谈特谈父亲功绩,未免太神童了?而建安元年、公元196年,在刘备幕下提建议时陈群18岁,应为年少,史书却没提年少未被采纳,再说其父到五十多岁才生陈群未免有些太老,从以上三点可以肯定陈群出生在公元179年之前。
  史书载陈群之子陈泰为荀顗之甥,荀顗是荀彧儿子,也就是陈群为荀彧女婿,荀彧生于公元163年,荀彧的女儿怎么也应该是个80后了,陈荀两家为世家大族,两人祖辈就开始交往,陈群自小就和荀彧相识,陈群去曹操那儿上班也是荀彧介绍的,娶朋友的女儿过去情况很正常,东吴张昭儿子张承就娶了自己朋友诸葛瑾的女儿,老牛吃嫩草情况古代很常见,这些世族大家衣食无忧,并不担心因家庭琐事而把两家关系搞砸,不像如今朋友之间儿女结亲都很少,就是怕亲家做不好,朋友关系也会丢。
请多指教!

TOP

  可以肯定荀彧年龄比陈群一定大,《世说新语》德行篇有一节说他们皆幼,好像只是略大,但那一段记录有误,《汉书》载荀彧的爷爷荀淑卒于公元149年,而荀彧出生在公元163年,荀淑生前是没有见过这个孙子的,但那一节却把荀彧和陈群都穿越到荀彧爷爷时代,不过《世说新语》本是一部小说,时间混乱也是正常。荀彧年龄具体大陈群多少,不知道,但通过以上事例可以证明陈群应该是个70后左右的人,去世时不会超过70岁。以后建议史书这样记载陈群(公元170?年-236年)。总比(?一236年)这样好。陈群为几百年门阀世家作出重大贡献,却没有一家门阀去好好研究老陈,老陈也算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代表人物了!陈群生年不详,让儿子陈泰年龄也成了未解之谜,陈泰活了多大也是未知数。
  又鉴于陈家父子年龄成了未解之谜,还是提个小建议:每个认为自己可能会成为名人的还是写份自传吧,一百字小结也行!别让后世为了研究你的年龄而浪费太多的脑细胞!
  陈群走了,曹丕安排的顾命也就只剩司马懿一根独苗了,好像大家都想好了,只做曹魏公司的临时搬运工,到了下班时间绝不加班,即便走了,也不会带走一片云彩,大家都不给司马懿添麻烦,未来曹魏公司所有的一切元元本本交给司马家族。
  曹魏公司本来就是东汉的一部分,曹操通过重新整合后,换了法人,仅此而已。曹操当年拼命节约省减,不料孙子帮他把失去的捡回来,真是"钱是用来花的,不是用来攒的,你不花有人帮你花。"

  二十二 兼并辽东
         曹睿老板所做的一切,远在辽东的公孙渊觉得曹老板是黔之驴,是个外强中干,吃喝玩乐的主,当年我把两家公司玩的团团转,他们也拿我没办法,回头再想到了自己,不觉脸上挂着无奈,只可惜生错了地方,如果我坐镇魏、吴、蜀任何一家大公司,估计早三家归一了!公孙渊经常在自己公司与手下们指点江山,嘲笑嘻骂三家公司,很是夜郎自大,颇有宋康王之风。
         曹睿也知道这个土皇帝很让人讨厌,才开始还隐忍,毕竟辽东那地方除了夏天凉快能避点暑,其他时候都比自己这儿温度低太多,冬天下起雪来,干脆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如果渊哥能听话,估计曹老板也不想动他,可是渊哥活的太腻,大嘴一直不停地恶语中伤曹魏。
         曹睿耳朵受不了啦!决定收拾公孙渊,将荆州分公司经理毋丘俭,调到幽州分公司任经理,让毋丘俭去吞吃辽东。毋丘俭是曹老板的腹心马仔,他为了节省外业费用,时时刻刻从老板和公司角度考虑,他决定用少量自己人混杂大批外族人去讨伐辽东,史书上说:聊可以此方无用之士克定辽东。想法颇好,好比做生意投资,竟然不想动自己老本,去外面融资,玩借鸡下蛋方式。别人家鸡轻易就借过来了,但下不下蛋可是决定在鸡身上,如果人家鸡就不愿下,不是白忙一阵。
         史书上说:使俭帅诸军及鲜卑、乌桓屯辽东南界,玺书征渊。老板让毋丘俭带了一些本公司自己人和外国鲜卑、乌桓公司的人屯在辽东的南面边界,还不忘下发书信让公孙渊回总部。
  打架总是有伤害,如果对方接受和平处理,既不费钱又不伤人,何尝不是曹魏公司最好的解决方式呢?
请多指教!

TOP

  公孙渊见曹魏玩"听话好说,不听话就打"的小孩子把戏,想到:"这是典型的恩威并重!如果回到曹魏总部,必成笼中之鸟,自不自由不言,将来某人一谗言,小命可能都不保,哪有在辽东当土皇帝自由!"又看毋丘俭带了些七拼八凑的外国雇佣兵,公孙兄心里也就有底了,那帮老外不过是混点工资奖金什么的,哪里有为曹魏公司卖命的心!
        公孙渊分析很到位,只能一条路走到黑,反了!
         公孙渊派人阻击毋丘俭,老天又出面了,上次帮蜀汉,这次再帮辽东,一连下起了十多天大雨,辽河大涨,水势湍湍,毋丘俭客场作战,又带了一群几国联军,在这种恶劣天气和陌生的地理环境下,那帮雇佣兵原形毕露,他们的确是为了混饭吃,丝毫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很快大败,毋丘俭只好收拾残兵败将回了。
         公孙渊深深为自己好谋善断喝彩,于是下令,辽东公司更名燕公司,不再隶属任何其他公司,我就是老板,上面没有人,只有老天。还以老板名义自刻印章、连同礼物送给鲜卑老板,诱鲜卑老板去骚扰曹魏北部边界。此时辽东有两个人反对老板做法,一个叫纶直、一个叫贾范,他们天天在渊哥面前说真话,唱衰公司,此时的公孙渊已经成了真正的宋康王,哪能听的下去,于是下令杀了二位!
  从此可以掩耳盗铃了!
        毋丘俭失败的消息传来,曹睿觉得胜败是常事,他依然该吃该喝该玩该乐,还因宠幸某个小老婆,把自己老板娘都赐死了。曹睿有点像单位某些受训的员工,搞不定骂自己的人,回去家暴老婆。曹睿也真是太忘乎所以了,杀不了公孙渊倒拿自己老婆撒气了,不过公孙渊的事情他觉得还是得摆平,时间久了,有失公司威信和自己老板尊严。这次他要派一个更合适的人去一趟,此人是谁?
    就是搞定诸葛亮的司马懿!
         司马懿是四大顾命仅存的一位硕果,如今年至花甲,还没有退休,还在关中当经理,此时还兼公司安保一把手,也算位高权重了,曹老板将懿哥召回总部。
         曹睿对懿哥说:"本来这个事不想劳驾你,但这次我想把公孙渊辽东公司铲了,为了确保成功,还是麻烦老经理了,请问你有什么高招?"
  懿哥说:"为公司效命是属下本职,我们去讨伐辽东,公孙渊弃城逃离其总部是上策;集结他所有力量对抗为中策;他龟缩总部实乃下策,也就逮他个死乌龟!"
         曹睿又问道:"那你觉的他会怎么应付?"
         懿哥说:"如果他能静下心来分析,会用上策,但他也许不会,毕竟放弃总部心里很难受的,他可能会想到我们千里用武,客场作战,后勤保障都是问题,推断我们难以打持久战,我觉的他极可能是用尽全力去阻击我们,实在不行,还会回总部作困兽犹斗。"
  司马懿分析的头头是道,老板曹睿很满意。
        曹睿继续追问:"解决辽东多长时间?"
       懿哥道:"去一百天,打一百天,回一百天,六十天休息,一年差不多。"
        曹睿说:"好,给你四万人,吞掉辽东。"
        毋丘先生带了一帮外国人去打,也没用多少人,如今懿哥带四万人,后勤供应也是麻烦事啊!
         曹睿这次是铁心要拿下辽东,否则公孙渊这小子会把他这头老虎当病猫,后面就麻烦了!钱是小事,今年一切内外业都可以停下来,唯平辽东乃重中之重也!
请多指教!

TOP

         司马懿领着手下牛金、胡遵,带着四万人马出发了,老板亲送总部西明门外,还让懿哥儿子、兄弟、耆老故旧一道饮酒送别,颇有"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的场景,只不过这次是反方向,也是成功的方向。
         懿哥喝了几口酒,已是微醺。想想如今场景,既像荆轲入秦,更像当年秦始皇老板命王翦带六十万人伐楚,当时也是李信伐楚失败,秦始皇以举国兵力付于王翦,王翦害怕秦王疑心他,于是当面向秦始皇索取美田豪宅释疑。
          秦王曰:"将军行矣,何忧贫乎?"王翦曰:"为大王将,有功终不得封侯,故及大王之向臣,以请田宅为子孙业耳。"秦王大笑。
         秦王说:"将军此番为国家出征,还怕贫困?"王翦说:"为大王的将军,有功劳也捞不上侯爵,现在大王向着我,我正好请求点土地、房子为我子孙作家业。"秦王大笑,笑的很开心,因为王翦未来一切不过是富家翁的心态!
         王翦为了让自己的表演更真实、更精彩,出征后,还命手下找了五个善于相田肥瘦的人,去给他参考田地去,有人不明白,问道:"你也是太急了些吧?"王翦说:"老板把公司六十万人全给了我,我不用此方法释疑,难道要老板怀疑我有上位思想?"
        王翦分析很到位:老板心里最担心的永远是别人想当老板!
         懿哥虽没有带六十万,但四万人也是曹魏很丰厚的一笔人力财富,懿哥感古叹今,见今日之场景,激情与伤感并存。不觉诗兴大发,歌咏道:天地开辟,日月重光。遭遇际会,毕力遐方。将扫群秽,还过故乡。肃清万里,总齐八荒。告成归老,待罪舞阳。
        曹操当年写《碣石》篇,字数要多些,司马懿作为员工,因上面还有管他的老板,自然要含蓄不少,天地开辟,日月重光还是起句不凡的。后八句似乎和曹老板建安十五年铜雀台之论相同,然待罪句颇有自谦、自释的想法,毕竟带了这么多人,不学王翦要房子要田,唱首歌表明心迹还是要得。
         曹睿不是秦始皇,也没太在意此人酒后唱歌,只要不酒后驾车,去辽东翻车什么都好说。
        公孙渊在辽东得知司马懿带了几万人过来,还是有点紧张,毋丘俭带了一群外国人不可怕,司马懿可是带的纯种曹魏精英人马。
        渊哥一边布防,一边还想到东吴。渊哥不愧是皮厚心黑的代表人物,竟然还有脸派人去东吴求救,希望东吴帮他一马。东吴上次都被这小子卖了还帮忙数钱的事才过几天,你渊哥假装忘了也就算了,如今你还想把健忘症传染给东吴,岂有这种道理!
         东吴上下没有一个患老年痴呆,他们恨不得生吞活剥掉辽东派来的人,一个个磨刀霍霍。在辽东使者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东吴公司羊衜(音道)站出来对孙权说:"杀这个人不过是匹夫解恨的方式,不是大公司谋划方式,我们应该先款待他,让辽东使者作向导,引领我们的人去辽东坐等成败,如果曹魏败了,我们帮帮辽东,到时辽东肯定感激我们雪中送炭,如果双方打的胶着,趁辽东人在和曹魏火拼,我们就在他们后院多抓些人带回来,那时就报了昔日之仇了。"
请多指教!

TOP

  孙老板一拍大腿,是啊,杀这几个人纯粹只是为了过一把报仇的瘾,从根本上无法解决问题,我们带人去辽东帮公孙渊是假,弄他几万人回来是真,就这么办!
         于是隆重招待辽东来使,还将公司派去辽东的人马在辽东使者面前演习一番,任命羊衜为援辽东总司令。临行时,孙权修书一封与公孙渊,内容是:"请俟后问,当从简书,必与弟休戚。"写完后便不解气,后面再添了两句:"司马懿所向无前,深为弟忧之。"
        前面内容是与兄弟休戚与共,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始刻关注事情发展动向。后面是说司马懿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深深为兄弟处境感到忧愁不安。
         孙老板在东吴有吃有喝,而公孙渊即将在水深火热的公司办公,孙权的凉风吹的也够及时,公孙渊混世界这次总算被孙权打了一闷棍,孙权这回是头不昏眼不热,上次上了你这小子当,再不会上第二次,至于上次亏本的生意,这次连本带利赚回来。
         孙权派人去辽东的事情传了出来,曹睿担心孙权会真的拉公孙渊一把,于是问高管蒋济:"老孙会不会救辽东?"
        蒋济说:"孙权这个人关键时候连自家人(侄儿孙泰之死)危险都不管,何况远在十万八千里的公孙渊,而且公孙渊上次还耍了他,他派人去不过是为了扬一下威,假如我们吞不下辽东,公孙渊到时就会感激他的助威、听命于他了。"
  蒋济接着说:"孙权知道派的人太多去辽东是他公司实力不允许的,如果派的人太少,估计又赚不到好处。我猜他是在我们和公孙渊交锋时会偷袭,这种事概率较大!"
  曹睿听完后,嘴角微扬,沉思着:
         "孙老板怎么偷袭也偷不到曹魏,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曾经耍他的公孙渊。公孙渊这回是人为刀俎,他为鱼肉了,谁叫他辽东海产多呢?"
  公元238年农历六月,曹魏景初二年,懿哥人马来到辽东,也许是这次毋丘俭也带了人马加入懿哥团队的原因,公孙渊信心很足,没有变套路,依然用对付毋丘兄弟的办法对付司马懿,派手下卑衍、杨祚率万人在辽隧挖了二十多里长的濠沟,等着懿哥人马。他想用这种人工天堑,来以逸待劳,盼着懿哥出错。
         既然来了,大家总想快速干完活早点回,懿哥手下急着要攻。
         懿哥便不急躁,依然发挥自己老谋深算的性格特点,说道:"贼所以坚壁,欲老吾兵也,今攻之,正堕其计。且贼大众在此,其巢窟空虚;直指襄平,破之必矣。"对方之所以坚守不战,是在等待我们锐气全销,如果现在我们在不占地利的优势下疯狂进攻,正是对方所喜欢的结果,对方精锐人马屯积在此,他们总部必然空虚,我们应该直接围攻他们公司总部,一定能搞定。"
         于是懿哥悄悄北面渡河绕过了对方"马其诺防线",急进襄平。卑衍急了,我都在这儿等你,谁知你像地鼠钻到那边了,保卫总部要紧,回撤!
        懿哥人马来到首山,公孙渊命卑衍在此地和懿哥打一场,懿哥抖擞精神,几个回合,将卑衍人马打的落花流水,懿哥借势围攻渊哥襄平总部!
        公孙渊呆在襄平没有逃走,果断用了懿哥中下之策,渊哥看样完蛋了!
        公孙渊困守襄平,谁知老天又下雨了,上次毋丘俭覆辙之事难道又要重现?公孙渊在城中大喜。
        大喜的是雨一直下,气氛和上次很融洽,就这么下了一个月,渊哥名字里有水,命中和水结缘,就等着此水化龙了。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