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话说当年曹睿老板给曹爽配了个叫孙礼的,让他当任总经理办公室主任,由于孙礼性格与曹爽不合,经常顶撞领导,曹爽心中不爽,便外放他去扬州当经理,后来又转任到冀州,临去冀州前,司马懿特意见了他,说了一下他冀州辖内平原、清河两小分公司争地界的事,希望他能秉公处理好此事。孙礼也答复懿哥,这个可以用曹睿老板时期关于平原有多大的地图决定,其实根本不需要去了再办,在总部就可以判定。
  后孙礼携了地图去冀州赴任,以水流等环境为参考,再以古时文献和地图所示,将争议地判于平原,清河人不服,将状告到总部,曹爽只相信清河人的说法,地图在曹爽心里似乎是孩子的一本图鸦画,是无效的!于是强行干涉孙兄的判决,重判清河胜诉,将那个争议地划归清河。
        孙礼见总经理公然违背科学、干扰司法,看样不重重将一军是不行了,于是上疏总部,大致内容是:"古代名总经理管仲气度不大,犹能审断当时土地类官司,而我作为一个大公司经理,管理的地方比春秋时期一个小国公司还大,我岂能断不了这种官司,再说了我当时并非"葫芦僧判断葫芦案",而是参考地图和文献,以及实地考察为依据的,可以说我判的即公平又合理,如果公司现在强行重判,只怕平原人不服从判决,以后会不听命于公司,那我就没办法了,到那时只能恕我软弱无能、尸位素餐了,如果公司怪罪,我只能提前退休了!"
  这是典型弃子入局,将不死对方自己必输的狠招!
  上疏信到了曹爽那儿,爽哥一看这是孙老头搞不定自己,开始赌气撒赖了!心中极不高兴,这么大岁数了,还和犟牛似的,看样不给点颜色是不行了!
  你不是想回吗?可以!
  曹爽一声令下,直接将孙礼判了个五年缓刑,让其窝在家里不准乱跑,后经公司人劝说,没待刑满,降级做了公司门卫头子。
        老孙为了公事输了这盘棋,以自己职务为筹码买了单,老孙是怨恨不已,原本共事的上下级关系就这么砸了,孙礼也不再视曹爽为自己的领导,而是仇敌了。
        过了一段时间,曹爽良心发现,觉得处理孙礼的做法有点过了,又重新启用,让他担任并州经理,并州此时正好有些外族鲜卑人捣乱,而孙礼当年在扬州打东吴还是有两把刷子,去并州也算人尽其才了!
         去并州之前,老孙又去拜访司马懿,孙礼这个人上次吃亏,虽然吃在自己性格上,但司马懿也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司马懿希望他按章办事,他又在懿哥那儿把话说的太满,结果事情向反方向发展,后来只能和曹爽"拼刺刀"。曹爽为了树立权威,也就让孙礼兄回家反省。谁知孙礼兄却不明就理,直接对抗曹爽了,毕竟人很多时候在恩惠和仇恨面前,人只记得对方给予的仇恨而忽却了对方的恩惠帮助,还会认为对方的恩惠不过是一种讨好,孙礼不会想太多,想多了他就不是孙礼了,他觉得司马懿比曹爽好,于是公然去靠近司马懿。
       司马懿见孙礼脸色不好又不说话,可是对面站的这个人以前是曹爽的手下,司马懿还是不放心,于是故意问道:"你是觉得并州小了不高兴?还是对上次分界的事不高兴?如今远别,应当高兴啊!"
        对一般性格温和的人也就不过是一句话,对孙礼这个大炮可是点燃了一根很好的导火索。
  这是典型的"揭你伤疤让你回忆伤疤是怎么来的!"
  司马懿的确够贼!司马懿的确是攻心战的高手!

      孙礼气呼呼地说:"不想哥们竟然这样说话,我虽然不才,但也不会因为过去这些小事而在意它,我只是觉得兄弟你应该上追伊尹、姜子牙,来匡辅曹魏,辉煌公司,才能对的起前老板的知遇之恩,现在公司奸佞丛生、危在旦夕,整个公司的人都摇摇欲坠,这才是我孙礼不高兴的原因。"
       孙礼倒也没直说公司现在的状况是曹爽造成的,但如果你司马懿再不出来主持公道,将来你也难逃别人的指责!
请多指教!

TOP

        说完后,痛哭流涕起来,司马懿看他是真情流露,不再是对自己的一种试探,于是安慰他:"不要哭了,你不能等一等、忍一忍。"弦外之音是不要急,但也没有说我要干掉曹爽。毕竟如今的曹爽已经不是才上台时的曹爽,他已经由当年的一只小鸡,发育成一只红冠子花外衣的大公鸡了,拿下他还得找机会啊!
  二人就像武林中的高手,互相点到为止!
         连孙礼都开始怀恨曹爽,一个曾经的曹爽副手,本听命于爽哥的人,如今也背叛了。司马懿盘算着,公司里的所有高管,除了那几个马仔是极拥护曹爽的,其他人不过是墙头草,哪儿风大哪儿倒,只要掌握主动权,那些人必然向自己靠拢!
        但曹爽一直提防着司马懿,自上次对蜀汉动武时,他们已生罅隙,将老板他妈迁出公司总部之事上,裂缝已经不能修补了,他们外合心离,互相提防,曹爽知道这个公司对自己最有危胁的也是司马懿,司马懿也知道曹爽和他有矛盾了,如果真要拿下曹爽,必须麻痹他,让他认为自己毫无作为,放松对自己的警惕,才好下手。
        司马懿感觉最好办法是装病,这不是年轻时装病骗曹操,难以掩人耳目,如今年过古稀,生病是自然规律了!
         司马懿病了,由于此人有前科,曹爽不放心,于是派马仔李胜以外任荆州经理名义,去向司马懿请别。
        司马懿听说李胜来了,本是站立姿式的他,赶紧脱衣后往被窝里缩,还把头发弄的乱糟糟。李胜悄悄走到懿哥床前,揖身问好,便告之要去荆州任职的消息,司马懿见来客人了,便示意身旁的丫鬟扶他起来,两个丫鬟把懿哥扶起,服侍穿好了鞋子,轻轻架起他的胳膊,帮扶下床,懿哥身子和头似乎像刚涂上墙的烂泥,时不时立一下后便垂了下来,披的衣服掉地上了懿哥也没感觉,只是手指着嘴巴说:"口干的。"丫鬟们赶紧端上粥过来,喂他,他就像"八十岁老太太靠墙喝稀饭-背壁下流无齿",胡须、胸口沾的都是粥水。
        李胜见此场景,内心也感叹道:既便是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人,也逃不过岁月那风刀霜剑,人手中的刀或许能砍杀别人或其它动植物,但岁月的刀剑更像一把无情的雕刻家,会将所有年龄大的人刻的全身沟壑纵横,就像受过磔刑的人,直到某一天,再慢慢死去!
         李胜不觉动情地说:"都说老领导是过去风痹病复发,不想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按常理平时看人病情,总是安慰,不料李胜却道出内心真话,这也是李胜见到懿哥如此状态后脱口而出了!
        司马懿听到这话,心基本上就放下了,但为了将戏演的让观众忘记这是一场戏,而是真实生活,司马懿发挥老戏骨的敬业精神,于是气喘吁吁地吐出:"年纪大了又得了病,起都起不来,看样子熬不了多长时间了!"
         接着又说:"你去并州啊,并州那儿靠近外族,要做好边防,唉,只怕下回我这身体⋯⋯下回是见不到你了,我将儿子司马师、司马昭托付给你,希望你和总经理照顾照顾他俩。"
  说完,指了指身旁的两个儿子。
请多指教!

TOP

  李胜见司马懿错把荆州听作并州,于是解释道:"老领导,我是去荆州。"
         司马懿继续打马虎眼说:"你是才到并州。"
        李胜又说:"是去荆州。"
        司马懿说:"年龄大了,听不清,不管去哪儿,好好干,为公司建功立业。"
        两个人就这么完成一场答非所问的历史对话!
          司马懿这一招,三十六计中叫"假痴不颠"。这也是司马懿惯用的招法,屡试不爽。
         李胜见此情况,觉得今天不虚此行,他想很快把这最好的消息告诉他的老大曹爽。
       于是赶紧以老领导好好休息,会慢慢调养好、不再打扰等客套话,急急告退!
         司马懿望着走出家门的李胜,推开身旁的丫鬟,挺起腰板,脸上扬起了诡异的笑容……对着两个儿子说:"曹爽必不疑我了。"
  司马懿就像一条守在洞口的毒蛇,等着自己的猎物从洞口经过,它不会浪费毒液,只用一口,便可致命!
         李胜似乎和群英会中的蒋干一样,虽然他不姓蒋,姓李,但都中计了,蒋干中计,曹操却没有完全中计,而李胜中计后,曹爽却完全在圈套中玩起呼啦圈,李胜也不用得意,用不了多久会发现他的名字是一个谎言。
            胜哥快马加鞭去了爽哥家,说:"司马懿只有呼出的气没有吸进的气,形神俱消,已经不足为虑了。"曹爽听了是极高兴。
       过了一日李胜又向曹爽猫哭耗子般:"司马懿的病是好不起来了,让人伤心啊!"
       曹爽听后更是大笑!
        爽哥马仔们很快都得知司马懿不过是"身如五更衔山月,命似三更油尽灯"。只要懿哥走了,公司就是我们的了!
       他们实在太高兴了,于是想到未来的人生之路是否会青云直上,开始算起命来了!
请多指教!

TOP

  人事部经理何晏将公司第一算命先生管辂请来,当时邓飏兄弟也在场,管辂还没有吱声,邓飏却先卖弄起来,高声说了几句关于易经的话。管辂含蓄地回答:"夫善《易》者不言《易》。"意思是一桶水不响,半桶水晃荡,你邓飏就是个半桶水。何晏连忙称赞管辂道:"要言不烦。"管辂微微一笑。何晏便问管辂:"听说先生卜筮很牛,我想卜一卦,看我能当上公司董事否?"又继续说:"这几天晚上一直梦见屎苍蝇(青蝇)歇在我鼻子上,赶也赶不走,究竟是何原因。"

         管辂听罢何经理的疑惑,说道:"过去周公司总经理周公是以谦恭和惠得到福祐,卜筮占卦是测不出这些东西的,现在经理您位高权重,也是高处不胜寒,所以行事应当小心谨慎些。鼻子是天中之山,高而不危才能长守富贵。现在屎苍蝇聚在鼻上不走,经理应该注意啊!愿您能清心寡欲,非礼勿用,非礼勿听,到时董事位子可来,而梦里的屎苍蝇也会走的。"
        何晏或许才开始通过《诗经.青蝇》,这样改篇解释这个梦的:
  营营青蝇,
  止于鼻。
  恺悌君子,
  三公可求。

  待到何晏听完管先生的解释,表情很失望,脸色也渐渐变得难看了,他不再说话!管辂的话不是在打脸?而是句句在打何经理的心!如果真按管辂所说的那么做,一定能当公司董事吗?苍蝇一定能走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升不升职又不是管辂说了算,而是公司,确切的是自己的老大曹爽,也许再熬上几年,资历老了,升职就水到渠成了!
请多指教!

TOP

  可是事情并非随人心愿的!明天和意外不知谁会先来!何经理也不另外!
  而别人只会好奇这种屎苍蝇的梦是否每夜都来搅何经理⋯⋯直到某天他离开这个世界,如果每夜都会做这种同样的梦,那么何经理真的很可怜!白天是一个快乐自由的人,到了夜间却是被恶心的梦缠绕的人!
       邓飏见何晏不说话,于是发扬主人翁精神,大叫道:"这是老生常谈。"
        由于自己是个有身份的人,邓兄克制住了脏语,如果是田间地头、市廛烟井,下一句肯定是:"这都是屁话。"
       管辂也不想让这个半吊子占上风,说道:"老生者见不生,常谈者见不谈。"
       二位,请猜吧?
       三位本想高高兴兴地聊聊其它事,但何晏非要在这非正式会议中很功利地谈起工作、谈升职。而管辂不知道马屁精神,不配合聊天。邓飏又从中乱插杆子,结果卦也没卜了,大家不欢而散。
        管辂回去后,一股脑地把谈话内容告诉他舅舅了,都说外甥像娘舅,老舅一听就明白,于是责备外甥说话太直了,有危险。管辂却说:"跟死人说话,有什么好怕的。"
        他舅舅火了,骂道:"你小子真是狂妄之徒!"
        舅舅舅舅你别急,未来的事情发展会证明你外甥是个高人!
请多指教!

TOP

   何晏他们想到算命,而司马懿只相信命运永远握在自己的手中。
       这么多年的隐忍,为了什么?这期间,司马懿的夫人张氏去世了,这个小自己十岁的老婆却走在了前头,都说老夫少妻生聪明儿子,的确他们在一起生了两个极能干的儿子!
  司马懿为了让别人觉得自己不过也是个平常男人,他也爱好美色,曾宠爱小老婆柏夫人,开始讨厌自己的结发张夫人。有一次自己生个小病,张夫人看他,他竟然气地大骂张夫人:"这个老太太实在太丑了,不要再来了。"张夫人又气又惭愧,想想以前为丈夫做的一切还是敌不过逝去的青春,《诗经》上说"忘我大德,思我小怨"却出现自己身上!这能怪谁呢?只能怪该死的时间、自己父母吝惜给予的颜容,以及令女人讨厌的-一夫多妻的婚姻制度!
  都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美色的诱惑,这种美色没有任何功劳,却能俘获男人的心。
  女人越老越不值钱,此时的张夫人在司马懿眼里就是个男人婆,实在不想再多看她一眼!司马懿喜新厌旧的态度挂在脸上,让张夫人觉得自己的人生受到了极大的欺骗,原来自己曾经做出的一切是一种被利用,当自身价值全无时,自己只是一块烧火的朽木而已!
       想到这一切,她决定不想吃喝,用死亡来做最后一次抗争,司马懿似乎真的不再需要她了,也觉得她死不足惜,听到她绝食的消息,他是无动于衷!而他和她生的儿子司马师和司马昭是爱母亲的,决定和母亲站在一条战线上,见母亲不吃不喝,他们也不吃不喝。
请多指教!

TOP

   老婆死了可以重娶,而儿子却是自己的私有财产,也是未来家族发展的保障。司马懿感觉事态严重,无奈之下,只能在张夫人面前认错。可是认完错还死鸭子嘴硬,出家门后继续以大男子汉主义地说:"老太太死不足惜,我是怕我两个好儿子受牵连了。"
        张夫人五十九岁死的,估计抑郁而死的。史书上记载司马懿这位追封的老板有九个儿子,有四个老婆,张夫人和司马懿生了三个,没生儿子的老婆应该还有,司马懿的生育能力是不如曹操的,曹操是二十几个儿子,不过曹操记载的老婆更多,反正都不用计划生育,他们又有钱养活,那就生吧。
  司马懿在对待原配态度上是不如他老领导曹操,曹操没有门第之见,不看重女方出身,史书载老曹正房老婆卞夫人出身倡家。而司马懿思想却很顽固,认为原配应当满足门当户对的条件,张夫人娘家门第是低于司马家,她父亲只是一个中低层的公司管理者,史书记载为:父汪,魏粟邑令。也就是说这个位子还在曹魏公司成立后才混上的,张夫人进司马家大门时,还是东汉公司时期,他爸或许那时在温县修地球也是很有可能的?而后来这个位子极大可能是女婿司马懿升入曹魏公司高层后,通过关系运营的产物。张夫人的母亲姓山,是山涛的从姑奶奶,山家在东汉、曹魏时期也是默默无闻。相反司马懿家族虽不如杨修、荀彧等大家,但好呆也是个中层,司马懿和张夫人的结合,对于张家来说,是一种高攀,当时也不知道司马懿老爹是怎么想的,也许是自己八个儿子,在当时乱世来说,娶老婆也不容易,抓一个是一个,免得儿子光棍了,落得别人讥笑。也就制造了司马懿大自己老婆十岁的情况。这种包办、类似童养媳的婚嫁,也让司马懿男尊的架子更大,可是司马懿的家庭背景也不足以让自己娶一个公司高管的女儿,司马懿内心也许有点失望,待到自己做稳公司高管后,也迫不及待地与公司高管大家族联姻,儿子司马师娶了夏侯玄的妹妹、而另一个儿子司马昭娶了董事王朗孙女,自己没有完成的任务,儿子达成了,司马懿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当然这种政治联姻,另一方面也是稳固自己的政治利益!
  司马懿原配更改不了,更不能用制造车祸、雇凶等犯罪的方式灭掉原配,他只能娶妾娶色来弥补一下曾经失去的过去,他宠幸美丽的柏夫人,这位柏夫人后来生了个儿子叫司马伦。此子应该极娇惯,以后我们会说说这个娇惯的宝宝。
请多指教!

TOP

  娶老婆生儿子是男人的职责,但如果自己不行,不仅连累老婆孩子,还会连累家族!
        前面插了一段懿哥私房家事,毕竟司马懿人生所做的一切,也是历代老板所做的一切-家即是公司、公司也是家。
        懿哥已经再也不能容忍曹爽!
  他下定决心,要除掉阻碍自己发展的曹爽!
  此时的曹爽就像一只去鳄鱼池边喝水的羚羊,丝毫感觉不到危险向自己靠近,他依然做他自己,他的人生没有恶意,也没狠心,更没有杀害对手的任何意图,他遵循的法则是自然规律。司马懿老了、退休了,然后就离开世界,他没有必要去以任何罪名去杀害一个夕阳西下的老人。
       可惜爽哥错了,错的一塌糊涂!后世的绝大部份的文人和历史学家都在爽哥的人生历程书上打上大大红叉,历史上的成王败寇哲学似乎浸入某些人的骨髓,他们无法公正客观地评价某些历史人物和事件!
  有时候笔者也曾思考过自己,假如现在自己不做生意,自己还能干什么呢?似乎什么都不会!而有些上班族可能也会反问自己,假如他不上班,他能干什么呢?他同样也会觉得除了他自己本质工作以外,其他都是空白!其实司马懿和曹爽也是这样的,他们所从事的公司政治管理其实是一条不归路!
  除非他们不想爬到公司上层。公司是不允许有任何其他思想杂念的,特别是他们这种身居高位的人,你死我活的斗争一直存在着,对立双方才开始就像一个天平,有一个平衡点,当矛盾加大后,一边加入的砝码越来越多,而另一边却没有添加物品,天平只能往一头坠了!这一点司马懿清楚,而曹爽却很糊涂。
请多指教!

TOP

  曹魏嘉平元年,公元249年,一个载入史册的一年。正月甲午,老板曹芳带着曹爽兄弟去拜祭老板他爸曹睿的坟-高平陵。
       司马懿看着曹爽兄弟一起跟着老板出了总部大门,大喜,机会终于来了!
       司马懿先让儿子司马师招集收买的人,不到一顿饭工夫,三千人息数到齐,又立刻上奏老板妈郭夫人:"应废掉曹爽公司总经理职务。"郭夫人权衡后,认定曹爽必败,批准此事,让司马懿全权代理公司事务,司马懿以郭夫人名义,发号施令:首先关闭公司总部城门,派人占领公司兵器库,派公司董事之一的高柔带人去曹爽那儿,又派公司高管王观带人去曹爽弟弟曹羲那儿。自己和儿子带着人列阵公司大门外,在经曹爽家门时,曹爽手下保镖头子严世,准备用大弩去射杀这位人前一套、人后又一套的卑鄙者,却被另一位叫孙谦的人制止了,孙谦说:"事情还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情况呢。"严世犹豫了,没有动手,司马懿就这么逃过一劫!
        司马懿又命人写了封曹爽罪恶书,让人快马加鞭上呈老板。内容是:"我司马懿当年从辽东回来时,前老板就捏着我的手臂,托我照看公司,这也是大伙都知道的事,我也在他面前承诺,万一有什么不利公司的事,我一定拼死立争。"
  "总经理曹爽,背弃当年顾命高管的职责,还败坏公司典章条规,专权窃位,掌控公司对外对内安保工作,当前公司要职,都是他的亲信,老板您身边的保镖也是他的耳目,他们互相盘根交错,咨意妄为。还将老板身边的中人张当作为内应,离间老板和您母亲的关系,弄得全世界都知道了。"
  "老板您不过是暂时坐在这个位子,这个位子便不安稳的,曹爽是违背当年前老板‘总经理必须忠于公司’意愿的,我虽然已经老朽年迈,但也不会忘记往日前老板的临终嘱咐‘让我誓死维护公司利益’!现在公司董事蒋济等高管认为曹爽没有一点尊敬老板您的意思,也没有将公司利益放在第一位,他们联合上奏您的母亲,要求曹爽兄弟不再掌管公司安保任务,您母亲已经同意让我来实施方案。高管们意见是一致要求曹爽兄弟立刻退出管理层,股份分红照拿,不得拖延迟留,如果拖延迟留,就当法办。我已经派人屯驻总部外洛水浮桥,以备非常。"
        话说了一大通,其实简明内容是:我司马懿值的信任,曹爽不值的信任,曹爽不再管理公司就可既往不咎,而老板您应当站在我们正义这一面。
请多指教!

TOP

  曹芳扫瞄了一下信,这封信好像一盆泼在头上的冷水,浇的他突然顿悟,曹老板很快将曹爽的恶劣行为在脑海里回放了一遍,便命人将信送给了曹爽,明眼人都知道曹老板这次要放弃曹爽,准备和司马懿合作了,曹芳这孩子脸变得够快,早上还和曹爽一路有说有笑,高高兴兴出来,如今还不到傍晚,脸先黑了起来!
        曹爽读完信后,大吃一惊,才知道司马懿这个老狐狸是旧病复发,假装糊涂,如今联合公司那些曾经自己不待见的人,来老板这儿告了他一状,现在又堵住回总部的路,而让自己露宿野外!此人的确不厚道!
  曹爽焦急万分,但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应付,真正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了。最后想想还得自救一下,对方那么多人,我也得弄些人壮壮胆,于是招了些种田的临时工防卫!
         我曹爽又不是哄大的,你司马懿在老板那儿三言两语就想把我踢下台,我才不干呢?
         就在司马懿关闭总部城门时,智囊桓范也被司马懿分配了一份安保任务,桓范也准备接受,但桓范儿子却说:"现在老板在外头,不如出门去找老板,不接受这份任务。"事后证明桓范的儿子是个熊儿子,硬把老爹往火坑里推。
  桓范听儿子这么一说,犹豫了,但儿子一直劝说,他把他爸当成八卦炉里的孙悟空了,显然他爸不过是肉体凡胎,是无法炼就一双识别人妖的火眼金睛。
  桓范是忠心大于违心,毕竟老板和总经理都在外头啊,于是听从了儿子的意见,急急骑马出门,但门卫已经关闭城门,所有人不准外出,一切如关门捉贼似的。桓范见守门的人是曾经的下属,计上心来,于是亮出自己经理牌子说:"老板有事召我,赶快开门。"守门人问道:"有没有老板手谕。"桓范怒着大叫:"你难道不是我的下属吗?你难道不知道老板在外面吗?怎么这么大胆!"守门人没办法,他不想落个不忠的名声,便放他出门了!
         桓范在这关键时刻,认定了老板和总经理,他不知道总经理平时吃喝玩乐很自信,在生死抉择的事情上却很懦弱。桓范真的不了解曹爽,总经理的爽快总是用在无关紧要的时候,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不仅会无法爽快、还会极度郁闷。
         桓范刚一出门,便拉着守门的手下说:"快跟我走吧,司马懿背叛公司。"桓范没有忘记他的恩人,他希望带上这位恩人去曹爽那儿过好日子,守门人没有骑马,也就没有跟着桓范走,而是像某些授受不清的女子一般躲到了一边。桓范无奈,想到事情结束后还可以报恩,为了不耽误时间,只能自己先溜!
       
        司马懿听说桓范溜出城外了,很失望也很害怕地对蒋济说:"智囊跑了。"蒋济却不以为然地说:"桓范很聪明,他的聪明不一定能用上,因为曹爽不过是一匹劣马,他不会去外面寻草,他只会贪恋马棚里的豆子。"
       司马懿并不放心,一边让高柔、王观武力施压,一边派陈泰等人游说曹爽,让曹爽认错,交出管理权,为了取得曹爽信任,还派爽哥亲信尹大目去安稳:"公司高层没有任何要你命的想法,只是交权,其他工资奖金分红之类照常发放。"还指着洛水发誓,至于万箭穿心、天打五雷轰常用词句不知道用上没有。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