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钟会先召开会议!邀请前蜀汉公司管理人员和自己手下的管理人士列席。
       为了师出有名,他先为去年腊月故去的老板妈郭夫人发哀,接着声泪俱下地说:"各位兄弟,我其实早已收到郭夫人临终密信,郭夫人在信中请求我"清君侧",尽快废掉独断专行,即将倾覆公司的司马昭。苦于时间不合适,我一直没有宣布。"
  "大家也知道,我们一直忙于兼并蜀汉,这也是我们的头等大事,所以我当时收到密信后,就将此事压了下来,如今蜀汉已经拿下,公布密信内容的时机也就到了!"
        说罢,从身上掏出自己临摹的郭夫人字迹书信,递于会上众人传看!
         参加会议的胡烈等人见剧情来了360度反转,一时反应不过来,他们更无心去分辨书信真假,一个个低下头沉默无言!
  只有秘书羊琇反出异声,正言苦谏,说:"钟经理,不能这么干啊!"
  羊琇何人,其爷爷乃是东汉公司末年清廉派代表人物悬鱼经理羊续,母亲是曹魏高管辛毗之女辛宪英,曹魏公司如果评选公司最聪明妈妈,羊琇妈妈会全票当选。羊琇妈妈在曹丕当老板时,通过曹丕高兴地抱住她爸辛毗颈,说了一句,‘辛君知我喜不?’就预测曹魏公司可能开不长。当年司马懿发动公司政变后,羊妈妈通过一系列的分析,救了当时摇摆不定的羊琇舅舅辛敞;而这一次又在钟会入蜀前聘用其子做秘书,羊妈妈担心钟会要谋反,而让儿子去司马昭那儿推掉这份工作,司马昭没有同意。如今钟会果然背叛公司,可见羊妈妈是多么的有识鉴啊!不过老天很照顾这位舐犊情深、聪明绝顶的妈妈,儿子此行无恙!
        钟会没有听羊琇的苦谏,也知道这些不发声的公司头目是难以为己所用,只好大动人事!
        命亲信马仔换掉胡烈等手下的职位,将换掉岗的胡烈等人关押在蜀汉公司各部门办公室内,派人严加看管

    会后,姜维私下建议钟会:"应该杀掉这些关押的人,杜绝隐患。"这个话听起来好熟悉,没错,就是文钦当年在淮南时,建议诸葛诞的方法,文钦只是建议赶人,而姜维干脆一个字"杀",姜维更黑。
       文钦的建议迫于当时情况,便没有私心。而姜维的建议是有大大的私心的,他投降曹魏是其他想法的,他想通过钟会自剪羽翼,变成落毛鸡,再杀钟会这只光屁股鸡,最后坑杀曹魏人马,让倒闭的公司一键恢复出厂设置,刘禅再当老板。所以他看似为钟会服务,其实是为公司重新复业在做准备。姜兄为了让老板明白自己的赤胆忠心,还秘密写了封信给刘禅:"老板您忍耐些日子,我会让日月暗而复明,让公司重新开业。"刘老板收到信没有下文,估计看完后就烧了,此时的刘禅也没有再创业的??气了!他心中只是想着退休后无忧无虑的生活!
         姜维的阴谋,钟会还以为是好建议,但事关重大,曹魏公司的这些手下确实不支持他自立门户,却也达不到犯死罪的程度,钟兄犹豫不决。钟会私下决定找卫瓘商议,说:"有人认为胡烈这些人骄纵跋扈,建议干掉他们,你认为如何?"
       卫瓘闻言,严肃地回答道:"现在不能杀,杀掉会大乱的。"说完,诈称内急,要去上厕所,路上遇到胡烈曾经的手下丘建,说:"钟会要背叛公司,想杀掉关押的胡烈等人。"言罢,便溜进厕所。
请多指教!

TOP

  丘建本隶属胡烈,后骁勇善斗,胡烈就把丘建推荐给总经理司马昭,钟会知道丘建勇猛,也就请总经理下放丘建做自己的贴身保镖头头,司马昭同意,丘建就成了钟会的手下,钟会极信任丘建!
         丘建听罢卫瓘之言,内心有些纠结,胡烈、钟会都是自己的恩人,在二人之间做取舍,如同老婆和妈落水了,自己先救哪一个。其实他心里是多么希望这是一道双项选择题,然而现实却只有一个正确答案,思前想后,还是觉得胡烈曾经对自己帮助最大,他是在自己籍籍无名时发现提携了他,而钟会不过是在自己成名的基础上添了一把火,好像牛顿所言:我之所以成功,是因为站在巨人肩上。再者钟会的囚禁人的做法是有违道义,也是有违所有员工心声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胡烈的危险是需要及时出面解决的,钟会目前却没有危险。想到这儿,丘建也就有自己答案了,他可不想目见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人即将死于非命,于是趁着在某一方便时刻将卫瓘的话透露给胡烈,胡烈感动不已!
        丘建以胡烈等人孤独,向钟会提议安排一些曹魏员工,一对一负责照顾关押的曹魏管理人士饮食起居,钟会没觉得不妥,也就同意了。   
        自救的机会来了!
  胡烈开始编造谎言,来骗这位照顾自己的老实人,说:"丘建已经告诉我了,钟经理决定谋反,还挖了一个大坑,准备将忠于公司的这些不听他话的员工一一用棒敲死,扔入事先挖好的坑里埋了。"又秘密写了封信让此人交给在外面不知内情的儿子胡渊。
       很快胡烈的谎言便吹入了曹魏成都的精英员工耳朵里,谎言知道的人多了,便成了真理,员工们义愤填膺,一个个心里大骂钟会忘恩负义,狼子野心。他们恨不得剐了钟会!

    钟会的某个贴心马仔听闻些风声,劝钟会把关押的人和不是嫡系的中小管理全部扫除,钟会认为动作太大,也就没有动手,钟会以为局势还在自己控制范围内,他天真地认为自己的秘密除了卫瓘、姜维知道,其他底下人并清楚自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而卫瓘和姜维这些日子一直在自己身边,消息应该是天知地知,我们几个人知!外界的道听途说的风声不一定准确!
        钟会确实太相信自己了!也太相信自己聪明能干了!你囚禁那些人又不是和那些人玩"过家家"游戏,而外面的人会怎么想呢?他们只会想到身陷囹圄的人自由被限制,生死皆在他人之手,是非常危险的。钟会更不知道秘密外泄,胡烈已将秘密编织成一张大网,撒向外界。
  原来不管是被关押的人,还是那些看似自由的人,大家都处在死亡命运的共同体中!
        曹魏员工来蜀汉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兼吞蜀汉公司,蜀汉已拿下,大家还想平平安安回家和家人团聚、回总部再领赏金!他们可不想中途变卦,跟着钟会再一次感受武力的残酷、战争的残暴、互戕的残忍,想到这一切,他们对钟会的行为恨之入骨了!
       外面的人已经跃跃欲试,胡烈的儿子胡渊已经成了那些即将骚乱的头头了!钟会还彻底蒙在了鼓里!
  古人说"当断不断, 反受其乱",如果钟会真的先下手,灭掉异己分子,重用姜维的蜀汉员工,他能成功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蜀汉破产,人心已散,员工已无连续战斗之心,都想维持稳定,没有人想破坏稳定,这些司马昭早已料到!
  而钟会自跟随司马氏以来,一直以谋略闻名,他并没有任职过大区经理的经历,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培养过自己的嫡系人马,所以钟会根本不具备单干的基础,来蜀汉的人马除司马昭用三路互相掣肘外,其钟会的主力干将也多是司马氏的铁杆马仔,比如胡烈,他便是从司马懿时代就开始跟班的高管胡遵之子。
  再说了姜维这个人并不可信,他还想利用钟会来恢复蜀汉公司呢?
请多指教!

TOP

  这段时间,钟会一直逼迫卫瓘,让他做自己的副手,卫兄书法很好,一个与钟会相同爱好的人,钟会是不忍心用刀去砍他。他希望卫瓘往自己身边靠,可是卫瓘是有家有室的人,如果从了钟会,司马昭会不会让卫瓘变成钟会,光棍一条呢?
       卫瓘可不想从什么都有到一无所有,这样做不仅让人伤心,也会让自己活下来毫无意义!跟班司马昭我能得到我所要的,跟班钟会却要冒极大的风险才能得到自己所需要的!
      未来清晰的如一幅水墨画,除非自己疯了才会跟着钟会谋反!
      卫瓘和钟会关上门一直密谈,胡渊等人不敢冒然行动,他怕砍钟会的同时伤了卫瓘!
       而钟会拉拢卫瓘不成,姜维在一旁是恨不得先剁了卫瓘,他心中怨恨道:"这个卫瓘必坏我大事。"
       钟会好说呆说也搞不定卫瓘,只好让他去劳军,毕竟领导们几天闭门不出,也容易让下面人生疑。
       卫瓘心里是想快点逃出这个笼门,但又怕钟会是故意说假话,于是对钟会说:"你是经理,还是你自己去吧。"
       钟会说:"你是监事,应当先去,我随后便到。"
        "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卫瓘说。
       卫瓘刚出办公楼大门,钟会一想不对,出去了万一乱言岂不坏了大事,于是赶紧唤他回来。
         卫兄一听有人唤回,急中生智,立马来了个目眩倒地,对唤他的人说:"兄弟,我这段时间,头⋯头昏病复发,请扶我回房休息⋯休息一下。"
       来人大吃一惊,忙将卫瓘搀扶回房,服侍上床躺下,一人急急回禀钟会,另一些人继续看管老卫。卫瓘又趁上厕所机会,喝了些浓盐水,瞬间恶心不已,大吐不止,很快弄得自己发成团,脸结壳、眼生屎、衣成斑,精神萎靡,喘着粗气,卫瓘本来体形就瘦,一身排骨,如男版黛玉,风都可以吹倒的人,这么一吐更憔悴了,他就像一位龌龊不堪的乞丐、更像一位突发脑出血的病人!
  正是:莫觑人生排泄,厕所大有文章。

  服侍人员赶紧向钟会报告,钟会听闻后,便派医生和亲信探看,两人看了看老卫垂危的样子,脉也不搭、舌也不察、话更不需问,回去急急告诉钟会,可能要安排一下卫瓘的后事。
       钟会没料到卫瓘未死于邓艾之手,却被突发疾病害得客死异乡,真是人生无常、世事难料,也渐渐对这个尸居余气的人放松警惕。
      傍晚时分,卫瓘趁身边人松懈,不再盯睄自己,于是抓住机会,从床上跳了下来,迅速写好讨伐钟会的檄文,赶趁着夜色溜到胡渊那儿,随即召集曹魏精英员工,宣读檄文,众人热血沸腾,急着想把钟会拉下马来!
       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中午,胡渊带着大家敲鼓打锣,手执武器来到钟会办公大楼门外!
  钟会正准备给姜维的部众分发武器,听闻外面鼓噪之声,还以为外面哪儿可能失火了,跑上城楼一看,胡烈的儿子胡渊带着员工们持刀执矛,握剑搭弓,要往自己大门这儿冲来。
  乱兵来了!
请多指教!

TOP

    钟会大惊,赶紧回去对姜维说:"员工准备造反,攻击我们,如何办?"
       姜维很冷静地回答:"那就杀呗!"
  此时钟会才意识到最先该杀的是那些囚禁的人,这些被关押的人才才是祸乱之源,于是当机立断,命人干掉这些家伙!
        这些被关押的人已经早有准备,他们用案几把门顶的死死的,钟会的人根本杀不进去!
       外面胡渊的人有的火烧大门,有的架上云梯,争先恐后地冲进办公大楼,一时间他们如发现食物的蚂蚁,密密麻麻地冲了进来!
         钟会的人这边杀不了囚禁的人,外面胡渊等人又杀了进来,他们成了铁板烧上的鱿鱼,等着被夹被烤。
        骚乱的人越来越多,火光冲天,箭矢乱飞,很多人被射成了串串。
       囚禁的人听闻外面人已经杀了进来,他们门也不守了,抄起案几、卸下桌腿,冲了出来,与外面人来个里应外合,将钟会的人从铁板烧变成肉夹馍。
       姜维握上剑,带着钟会贴身保镖与众人大战,作乱员工太多,虽砍死砍伤五六人,但终是寡不敌众,被众人所杀。丘建见姜维已死,想阻止大家杀钟会,说:"留下钟经理性命,交给总经理处置。"众人早把丘建推倒一边,乱箭齐发,钟会遂亡。众人已经杀红了眼了,在他们心中,苍蝇蚊子都是碍眼的,飞鸟也是讨厌的,凡是有生命的生物都得死!
       姜维、钟会已死,这些作乱之人也不停息,他们将怨气全部撒了出来,抢掠的抢掠、砍杀的砍杀、放火的放火,繁华似锦的成都弄的乌烟瘴气。
       死于这场骚乱的名单有:姜维、钟会,刘禅儿子刘璿、姜维妻与子,以及数百保安和员工。
  诗曰:
       洛城冬才去,成都春未醒。
        姜维情失尽,钟会魂飞清。
        梦忆家乡水,恨听角鼓声。
        乱花凝血碧,筑得晋宫成。
请多指教!

TOP

骚乱持续多日,卫瓘用面包和刀剑相结合,才稳定了局势!
        真是不在沉默中死亡、便在沉默中爆发,只是这种爆发伤了不少无辜的人。
        钟会已死,邓艾的手下突然想到邓艾是受害者,是无辜的,不能让他再去买单,应该把他从槛车里救出来,让他回成都统领大家。此时的邓艾已经走出成都多日,快马追回来也是可能的。
         营救邓艾消息传出,卫瓘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妥,邓艾可是自己亲手抓的,而邓艾的罪行,自己也参与核定,如果这个时候,再放他回来,邓艾会不会埋怨自己,而展示刀法呢?再者即便老邓不亮家伙,将来领导面前对质,自己也是不利的,小则丢职位,大则掉脑袋。放出邓艾就是放出老虎,说什么也不能放,最好还得和钟会下场一样,就死无对证了。
        但派谁去做掉邓艾呢?卫瓘想到田续,一个差点被邓艾砍了的人是最合适了!
        卫兄将田续叫来,说出任务,同时说了一句:"可以报江油被侮辱之仇了。"
        田续心中的炸药包被卫瓘这根导火索点着了,很快邓艾和儿子的人头献给了卫瓘。
         钟会的秘书杜预认为卫瓘的做法极失风度,对大家说:卫伯玉一个大名士,身望挺高,对下属不用正招交待,而是用小人的方式,他就没个领导样,这种人将来只怕⋯⋯!"
  杜预没有继续说了,潜在的台词是老卫将来下场不会好的!
  杜预何人,钟会秘书、司马昭的妹夫、司马懿女婿,一个刚刚摆脱死亡游戏的智慧人物!杜预之所以叫杜预,也是名不虚传的,他的预测也是很正确的,卫瓘后来结局正如他所料,也死在自己手下人的刀下!
         可是邓艾必须得死,又不能卫瓘亲手去杀,只好用这种仇杀方式了,老卫也是迫不得已啊!
         卫瓘杀邓艾,并没有站在公司角度,是处于自己私利的行为,可是司马昭总经理也没有觉得不妥,他反而很支持卫兄的行径,在他心中,卫瓘的行为就是公事,为了证明卫瓘的做法完全正确,还命人把邓艾留守在洛阳总部的其他儿子斩草除根,将邓艾的老婆和孙子辈迁徙西城(陕西安康)分公司。


  五十九 乐不思蜀
        卫瓘这把大砍刀,一下砍了三个顶呱呱的人物,这三人也算老虎级别,卫瓘就这么偶然地当上了打虎英雄,杀掉这三人,总经理的专车还没到长安,恰如司马昭自己所料,蜀汉就稳定了。老卫干的不错,不需要老总亲自出马,这种人才,未来升职之路一定是平坦而光明的!
       钟会死后,由于是反贼,大家看到他的尸体只能绕道,收尸专业户向雄看不下去,再一次登场,上次他以王经手下的身份,葬了王经,这次又以钟会下属的名义,将钟会殓殡而埋。司马昭生气了,召见向雄,怒道:"上次你为王经之死大哭,后来又收葬他,我当时认为你是个仁义之士,没找你麻烦。谁知你还越干越有理,这次公然为一个叛贼收尸,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坐牢?"
        向雄见司马昭怒气冲天,也不害怕,而是义正辞严地回答道:"过去仁德的周文王掩埋无主的骨骸,他是想把仁德浸入朽骨之中,也没听说他先问这个死人有什么功过,再去考虑埋还是不埋?如今公司法律已经处理了钟会,我收葬钟会出于道义,是道义让我这么做的,法令在上,教化在下,为什么让我违背生则理、死则葬的常理呢?如果你真的仇视死人让他们尸骨喂野狗,来体现自己仁德,岂不让人惋惜!"
          司马昭听完后,转怒为喜,对向雄说:"向兄,吃完饭再回。"
请多指教!

TOP

   司马昭兼并了蜀汉,威望大增,公司股份随之上调,职位继续上升一级,自此距董事长的位子只差半步,司马昭的事业已至人生巅峰了,史书载:进晋公爵为王,增封十郡。
       司马昭成了东汉公司末年的山寨版曹操,这个山寨货质量很高、地盘也大,比正版还有杀伤力和创造力,他兼吞了曹操一生没有吃下的蜀汉公司!
  司马昭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收购东吴公司,完成天下公司一统的大业。
      当务之急,得先把刘禅这个金字广告牌安放好!
  刘禅没有想到自己交上公司大印后会发生这么多事,幸运的是自己没有摊上。他无法去理解自己的职位是如此的唐僧肉,明知吃了并不能长生不老,还可能早死,甚至灭族,可是那些人还要拼命尝试,这一切到底为什么?刘禅不想再去多想,他已经从职位上退休了,他的公司已经被更大的一家公司收购,退休养老金已经有负责收购的这家公司支出。
       刘禅带着自己的家属迁往洛阳,经历了一场骚乱变故后,刘禅曾经的下属们已经不再把他当作老板了,那些人各寻各的高枝儿,只有卻正和张通一路上陪着刘禅,还以过去的礼仪尊敬着这位没有任何权力的老板,刘禅很感动,此时他才体会"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这句活的真正涵义。只是在危难时刻才能看出人的真心,所谓"一死一生,乃见交情;一贵一贱 ,交情乃见。原来多数人都是势利的,当年我拥有权力和财富时,他们靠近我,如今我无权无钱时,他们就"众鸟高飞尽"了!
       刘禅来到洛阳,司马昭划了一些公司股份,他曾经的手下也安排了工作,分发些股票。司马昭给刘禅接风,宴请蜀汉公司老板和高管,宴会上特意安排一栏蜀汉民族风情的歌舞,高管们"故国不堪回首",不忍观看,刘禅却津津有味地欣赏着!

    司马昭对着身边的贾充笑道:"人之无情,乃至如此啊!即便诸葛亮在世,也没有用的,何况姜维!"
        贾充回答道:"如果不是这样的人,领导如何能吞并他的公司呢?"
        司马昭大笑,说:"是啊,刘禅果然是传说中的庸才!"
  过了一两天后,司马昭又宴请刘禅,会上问道:"刘兄,来洛阳多日,想家吗?"刘禅回答道:"在这儿挺快乐的,想什么家啊!"
        司马昭大喜,这种人简直就是快乐的源泉啊!
       司马昭看似以人为乐,认为他不如自己,可以逗自己开心,好像某些嘲笑耍弄智力低下的人。其实他也是在试探一下刘禅可有其他想法,不料刘禅全无心肝,如此配合。刘禅的搞笑的行为让司马昭乐的揩眼泪,却让刘禅过去的手下郤正(郤:音隙)心里滴血,一个曾经的董事长如今成了一个戏台上的小丑,实在难以接受,于是悄悄对刘禅说:"假如下次总经理再问,你就闭着眼睛作悲伤样说,先人坟墓在蜀地,天天思念,好想回去。"
        过了几日,司马昭又一次问刘禅可想家,刘禅用郤正教的话去回答,司马昭说:"这话有点熟悉,是不是郤正告诉你的。"刘禅没等司马昭落音,说道:"正是正是。"宴会上曹魏的众高管大笑,有人入口的酒直接喷出、有人吃下的肉差点卡住喉咙,刘禅这个开心果点燃了宴会高潮。
请多指教!

TOP

   后人认为刘禅为了保命,才不得不装作智力低下的人,来躲避亡国之君难以善终的悲剧;但大多数人认为刘禅就是个蠢材,比如罗贯中是这么说刘禅:追欢作乐笑颜开,不念危亡半点哀。快乐异乡忘故国,方知后主是庸才。还有搞笑的人认为刘禅小时候被他爸刘备摔坏了脑子,长大后进化成这种吃喝玩乐很在行的人。总之刘禅乐不思蜀的故事让人叹息,其实我们从刘禅生平事迹来分析,刘禅并不傻,他是个平常的人,是一个老实人,是一个会照顾自己生活的人,偶尔有一丝亮点的人!
       刘禅的结局不算太坏,在洛阳有的吃有的喝有的玩,做了个闲人!东吴老板孙休可不羡慕刘老板现在的生活,他在刘禅投降时,撤走了援助蜀汉的人马,后得知邓艾、钟会在内讧中而亡,他又命人调转马头,准备兼吞蜀汉!
       东吴的人决定从刘备去世的永安进入蜀汉,永安的经理罗宪此时已收到老板刘禅的手谕,令其归顺曹魏。
       罗宪对着手下们说:"我们公司已经停业了,东吴公司不体恤我公司的关门之苦,反而落井下石,这样做有意思吗?我们宁愿听从老板命令归顺曹魏,做一个有情有义的降人,也不屈服不仁不义的东吴!"
  说完,一边命人去曹魏求救,一边加强防守,抵御东吴入侵。
  东吴第一轮进攻被罗宪打的大败,孙休大怒,小小的永安,刘备葬身之处,岂能拿不下,再命陆逊之子陆抗调集精兵强将,协助前一轮人马继续猛攻。

  曹魏的救兵好像在考验罗宪的忠心,迟迟不来,永安被东吴人马团团围住了六个月,可是围城方面的确不是东吴的特长,昔年诸葛恪几万人围新城几千人,围了三个月也拿不下来,而今也是几万人围永安六个月,也攻不下来。东吴真的要交点学费,好好学习攻城专业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东吴的水军是三家公司里的顶级的,如果再把这项技艺学好,那曹魏还怎么混呢?
  人都有长处和短处,公司也有专长和弱项,就像你有矛,他有盾,你的矛锐利,他的盾坚固。
  这其实是一种生存平衡,一种耐以持久的平衡!
  救援久久不来,永安城里的员工在外围被困的情况下,食物和水供应紧缺,员工们半饥半饱、神情紧张、体力透支,渐渐出现大面积的伤病!
  永安城变得危在旦夕,有人劝罗宪经理弃城逃跑,罗宪说:"要跑我还等到现在吗?兄弟们都仰仗着我,才能坚持到现在,我若只顾自己安危,弃了大家逃跑,我岂不成了天底下无耻的小人了。"
  "城在我在,城亡我亡。"罗宪坚定地说道。
  这种抵抗到底的精神颇有田单存齐的决心!
  司马昭得知罗宪被围,面对困境,坚守岗位,也不投降东吴公司,是大赞罗宪忠义,于是命荆州经理胡烈带人相救,东吴见曹魏援军到来,机会已失,只好撤退。
  正是:蜀中若有永安志,刘禅无须去洛阳。
  孙休见小小的永安、刘备葬身之地都吞不掉,本是龙体欠安的他,一时狂怒暴躁,继而突发中风,卧倒床上,话也说不出声,示意下属手书召总经理濮阳兴。濮阳兴急急来到孙休床前,孙休手指自己儿子、公司未来的继承人孙某(孙休几个儿子名字很生僻,打印不出来,这个儿子是雨字头,下面一个单字),示意其向总经理行下跪礼,礼毕,拽着濮阳兴胳膊、再指儿子,用哑语相托,似刘备托孤诸葛亮。濮阳兴感动的赶紧下跪,眼中流泪,说:"一切听董事长吩咐!"
  孙休体会到什么是孤家寡人后,含恨驾崩!时年三十岁!
请多指教!

TOP

  六十 孙皓来了
          孙休这位老板,上台搬倒了孙綝,后又减轻了普通员工税负,也算意气风发了一下。不过他更多的时候就像一位坐在台阶上的老人,望着夕阳西下。他公元258年冬季上台,公元264年夏季去世,执政公司不足六年,这期间只干了两项重要外业,一是在蜀汉公司快瓦解时骚扰了一下曹魏、二是想吃蜀汉未能成功;其他时间更多热衷于公司内业!然而曹魏公司在这六年里,办了很多事,公元260年杀曹髦,262年杀嵇康,263年吞蜀汉,曹魏公司办的大事是一件接一件,司马昭还没机会试试孙休当政的公司外业能力,孙休"拜拜"不说一声,长眠休息去了!
       孙休这几年享受着太平时光,这也是守成老板的福气,在吃喝的同时,也看看书,却依然戒不掉自己打野鸡的爱好,公司高管们不太理解老板这种怪异的嗜好,说:"野鸡这种小动物,有什么好在它身上浪费时间的?"高管们的意思是如果老板喜欢打猎,去射杀山中白额虎,才能彰显老板雄风,偷杀野生小动物不算什么本事。孙休却说:"野鸡虽然是小东西,但它比人还耿直,所以我喜欢!"孙老板把野鸡和家鸡混为一谈,似乎也准备将鸡的五德贯名给野鸡了!
       可是你把耿直的东西都射杀了,怪不得如今东吴公司佞幸丛生。
  总经理濮阳兴本是会稽分公司经理,因孙休当年曾住在会稽,两人关系玩的不错,孙休当董事长,濮阳兄就当总经理。而另一高管张布灭孙綝有功,又早年跟班自己,孙休没有忘记这位鞍前马后、出生入死的兄弟,张布也在公司当任要职。
      这两个人有权力后,也不想着怎么振兴公司,他们只想着如何讨好老板,如何让公司一团和气,东吴公司员工对二人佞幸庸碌的行为表示失望,可是老板却喜欢他们,因为老板孙休是个不忘本,懂得感恩,是个怀旧的人!

     孙休看书时,是和公司里饱学之士边看边探讨,文学博士韦昭、盛冲经常伴读。这两位博士文化高,性子直,高管张布怕二人在和老板独处的时间里,关起门不好好学习,搞背后说自己坏话的小动作,于是劝老板不要让这两个人陪读。
       孙休似乎知道张布的心思,说道:"我是一个爱玩的人,也是一个爱学习的人,我恨不得博览群书,韦昭他们二位主要讲些书上的事,也没有什么不妥啊!如果你害怕他俩说公司有奸匿小人,这些事犯不着他们说,我也清楚!"
        张布听完老板的话,赶紧陪不是,回答道:"我也没私心,我害怕他们从学业中说出公司用人不当,影响公司人事,从而妨碍公司大业。"
       孙休说道:"学业和公司大业虽说不一样,但也不互相妨碍,你认为有妨碍,那是你个人见解,你没有错;但我认为不妨碍,是我的个人见解,也没有错。可是亲,其实你没必要以你个人想法去剥夺别人想法!"
  此语一出,犹如篮球比赛读秒时段三分绝杀!
       张布闻言大惊失色,不再说话,迅速下跪磕头。
        孙休继续说:"我只不过把话说明白些,你磕什么头啊!公司上下谁都知道你忠诚,我今天能坐在这个位子上,也是你的功劳。至于以前就不用说了,就拿今天这事就能看出你还是以前的你,你没有变,希望你能发扬善始善终的赤诚精神,为公司发展一如既往!"
        张布心里想:"我捧了老板碗,受着老板管,我哪敢得罪您啊!"
       张布说道:"我一路跟随董事长,略有微功,我一定会保持自己状态,为公司的发展添砖加瓦!"
         张布的确害怕那两人在老板面前揭自己短,时间一长,公司红人地位不保不说,说不定还得提前内退,到时权力没了,工资奖金也会下调,那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了。
        孙休也知道张布是忠心无二的,至于能力又是一回事,其他贪点、拿点也不算什么。一个忠心平庸的高管比一个有野心的高管让人放心多了,东吴这几年野心高管之间内斗,把公司搞得人心惶惶,实力大减,现在公司绝不能让野心高管上台,公司现在需要的是听话、不需多大的作为的管理层,当前公司最需要的是稳定!
请多指教!

TOP

        孙休为了让张布彻底把吊着的心放下来,暂停了让人陪读功能,看书时也不再让韦昭和盛冲过来帮忙说书了!
        张布的危机在老板无限信任的基础上化解了,他在孙休时代也算是个有福的人,他跟对了人,干对了事,可是他没有想到更大的危险会向自己袭来,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
         如今孙休已死,临终托孤于濮阳兴,让濮阳兴像诸葛亮一样辅佐自己儿子,可是濮阳兴除了姓氏是和诸葛亮同为复姓,其他诸如能力、智力方面是相差十万八千里。很快濮阳兴会做出他不是诸葛亮的第一步,也只有这一步!
       孙休儿子是个儿童,立一个儿童为老板,东吴在蜀汉已亡、内部交阯分公司搞分裂的情况下,极为不便,公司管理层认为必须立一个成年老板,成年老板能处理公司事务,而儿童老板除了尿床拿手,处理公司事务实属天方夜谭。
          公司中层万彧想到了自己的好朋友孙皓,于是向濮阳兴、张布建议,立孙皓为新一届董事长。
  孙皓何人?其爷爷就是东吴第一任董事长孙权、父亲孙和。孙和孙霸两人为争老板继承人,弄得一死一伤,孙权临终前昔,追悔自己在儿子身上犯下错,为了弥补过失,又准备立孙和为公司继承人,后经孙峻、孙弘等人强烈辩驳,才让孙亮安全接班,孙和后来被迁到长沙分公司辖区内。因孙和娶的媳妇是诸葛恪的外甥女,民间谣言孙和还会复出,孙峻剪灭诸葛恪后怕再生祸乱,顺便把诸葛恪亲戚孙和也铲了,孙和媳妇张氏也就自杀了,孙和死的那一年孙皓才12岁,孙和的几个儿子都是孙皓亲妈何氏抚养长大,可见孙皓是年少失怙,他是公司内斗的受害者。

   然而有的人被某物所伤就会惧怕某物,比如孙休的夫人朱氏(小老虎姐的女儿);而有些人被某物所伤却想着去征服某物,比如孙皓。年少的孙皓虽然被权力害的父死嫡母亡,但他似乎对权力产生一种特殊的癖好,当某一神棍相他面相大贵时,他是暗地里大喜却不敢泄露,为有他住处的经理万彧知他非常人,两人关系是极好。万彧后来调离乌程,任职总部,如今机会来了,他决定拉一下曾住在自己辖区内的好友孙皓。
        孙皓能具有当老板的潜力和能力吗?答案是肯定的,一他是孙和的儿子,二孙皓面相极贵。三,孙皓才识明断,像他大爷爷孙策。四,好学,遵守公司纪律。五,他是成年人。
      万彧的第一次推销,没有成功,万彧就像一位推销保险的人,把孙皓当作自己心爱的产品,一而在再而三的隆重吹嘘,如此反复数次吹,濮阳兴耳朵被万彧口中的热风吹软了,他也就忘了他的初衷。他的确不是东吴诸葛亮,他叫濮阳兴,是兴隆公司的,不是照亮孙休儿子的,于是他和张布合计,向老板娘朱氏提议孙皓当老板。朱氏这个人一点不像她妈孙鲁育,她妈热衷权力,却不幸死在权力斗争中,如此经历,也让她厌恶了公司人员之间的勾心斗角,她对权力的杀母之仇相当不爽,她厌恶了权力,厌恶了管理公司。朱氏说道:"我一个寡妇,不知公司安稳危机的,假如立孙皓对公司未来发展有帮助,那就立他吧!"
        二位就等着朱氏发话,朱氏说立谁就立谁,其实公司立个小老板,公司以后的权力还不是掌握在他们手里,可见濮阳兴、张布权力欲望并不强。他们没有独断专行,还是具有民主精神,当然他们的初衷也是想让公司能一直开下去,立一位年轻有为的老板更是符合广大民意的!
        三个人都同意立孙皓,只是辜负了地下"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的孙休!
请多指教!

TOP

     他们已经管不了曾经的诺言了,因为他们宁愿负孙休,也不能负公司!
        可是濮阳兴、张布再没有想到他们接受万彧推销的产品试用后,竟然让他们连同万彧、朱氏都倒了大霉!
  人吗?眼睛都长在同一平面上,是没有前后眼的!
         大家决定迎立孙皓,孙老板时年二十三岁,正是青春无限日,活力四射时!
        上台第一件事,便是嘉奖公司管理层,给予普通员工恩惠。史书载:发优诏,恤士民,开仓廪,振贫乏,科出宫女以配无妻者,禽兽养于苑中者皆放之。
       这可是一派贤明老板的作风,可惜好景不长,很快风向突变!
        孙皓八月份上台办了些实事后,九月份后,员工们才发现孙老板上台做的一切并非他心甘情愿,他的内心深处原来有一个很大黑洞,这个黑洞足以吞噬东吴公司的一切!
       孙皓很快将朱氏恢复以前称号,他可不想让自己这个有老娘的人认自己婶母为妈,朱氏从太后变成了前皇后,也让孙皓在家族这一处自由了。为了安抚朱氏失落的心情,又将孙休的四个儿子全部做公司名誉董事。
  孙皓接着追任他爸孙和为老板,如此也让自己位子名正言顺,同时告诉所有人,现在的一切并非你们送的,而是我不过将父亲丢失的东西找回来而已。我可不是我叔叔孙休,是公司管理层拥立才做上董事长的,我是孙家第三代嫡系传人,这个老板位子本来就归我!
           位子坐稳了,孙皓便发扬自己的纨绔精神,粗暴骄横,小酒天天有,美色天天收。
        原来所有的隐忍只是为了今天的放纵!

      濮阳兴和张布见新上台的老板行事,从励精图治变成骄奢荒淫,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弯,二人追悔莫及,想着和以前孙休相比,简直是蚯蚓和龙的对照,一个地下,一个天上。这样下去,东吴公司只怕也像蜀汉一样经营不长久,此时他俩也不想孙皓能成为高配版的孙策,他们只希望孙皓能成为低配版孙休。
  人的要求总是在梦想期望中会越来越高,而在现实失望时会越降越低!
  可是孙皓呢?他才不管二人有什么想法,因为他谁都不像,他是孙皓,一个权力欲极强、一个六亲不认、一个充满杀戮的公司机器,一个此肩桀纣的暴君!
        濮阳兴、张布二人祖上好不容易积了点德、烧了柱高香,保佑自己贫寒子孙爬上了公司高层,遇上了孙休这个懂得感恩的老板,他们过了几年好日子!
        如今孙皓上台,决定终止二人快乐时光!
        十月份,孙皓收到公司某人密报,说:"张布、濮阳兴深怀怨望,对老板不满。
    "
       十一月初一,濮阳兴、张布依然像往日一样列席公司朝会,孙皓"嘣咚"一声拍了下老板桌,立马冲入几个保安,将二人绑缚,二人相视苦笑!
        孙皓下令:"罢免二人公司高管职位,废为普通员工,迁徙广州分公司,不得有误!"
        保安们像牵牛一样,拉着二人缚绳拽了出去。
        二人以为还能活下来,谁知孙皓为了证明自己是历史上狂暴之君并非浪得虚名,决定干掉二人开启自己别样的人生之路!
请多指教!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