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小山是做户外俱乐部的。
  说是户外俱乐部,不如说是登山爱好者俱乐部。
  因为他们的主要活动就是登山。
  我做了一个简单的小计划,就去找小山了。
  其实小山本来想叫大山的。
  那会儿说是有一个歪果仁,说相声的,知道的人特别多,叫大山。
  他说自己叫大山,老是被人提这事。
  就把大山改成小山了。
  小山的这登山爱好者俱乐部,并不赚钱。
  也就卖装备赚点钱吧。
  总有新会员加入,总得买装备,他也就赚点。
  我去找他,就是想让他帮我组织一个登山活动。
  小山一听是终南山,也没什么风险,也就同意了。
  提前几个月,他在俱乐部发布了这个消息。
  一时间,报名的人特别多。
  ^_^^_^^_^
  我帮单单也整了一套装备。
  时间过的很快,过了八月中秋节。
  我和单单说,准备一下,我们月底要出发了。
  南京在中秋节的前后,还是夏天。
  我和单单穿的是夏天的衣服。
  为了这次爬山,我和单单准备了两套冬天的衣服,就是从头到脚裹起来像球一样的那种。
  单单问我,为什么要组织登山俱乐部的人一起去呢?
  我和单单说,他们人多,有经验,这样遇到一些特殊的情况,能够借鉴他们的经验。
  比如,极端天气啥的。
  单单问我,极端天气?
  我说,对,比如飓风冰雹暴雪泥石流滑坡等等这些。
  单单一下听呆了。
  不要说单单,我都被自己的话惊呆了。
  大夏天的爬个山而已。
  做的应对计划详细到了暴雪……
  这真的好吗?
  哎,我摇了摇头,用不上最好。
  咱也不是常爬。
  咱也不是专业登山运动员。
  咱只是普通人。
  对普通人来说,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_^^_^^_^
  谁知一路辗转,到了山下,居然看到了几百个人在山下。
  寻常时候,但凡是有旅游开发的大山,山上,山下总是游客很多的。
  有人在山下,也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就算是有几百个人的旅游团,分十几个旅游小团体,拿着小旗子在山下等,那也算不上奇怪。
  但这群人,确实是算的上引人注目的。
  他们的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游客。
  有一本书,好像是写终南山隐士的。
  据说是终南山里面,有修习儒释道各门各派的隐士。
  这些人的衣服打扮,有古风,有现代,有一些道士模样,也有光头的和尚模样,有少年,也有青年,中年,老年,也有妹子。
  我和单单挺好奇的。
  就往他们这群人里面凑。
  我的性格好静又理智,凑过去,就拉着单单往里面挤,挤挤,却又不说话,哈哈哈,想着能不能听到他们说个一句半句的。

TOP

  就听一位道士模样的中年人,问一个少年:
  你师父就让你一个弟子来了?
  可惜啊。
  那少年却是回道:
  师父交代,师兄们都想来,我在附近采药先行一步,师兄们能够赶来的,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边上另一位带着斗笠的老者,也点头微笑对中年道士说道:
  不错,我也带门下小徒来开开眼界。
  我和单单偷听了这些话,也听不懂啊。
  心里头着急,也不敢开口说话。
  怕被他们识破了给赶出来。
  只好继续偷听,看能不能偷听点别的。
  这时候,一位和尚开口对身边的一位少年说:
  小师叔的话,都要记牢了。
  师门这一代弟子中,你是出类拔萃的。
  这一趟,希望不虚此行。
  我更加听的云里雾里的。
  这些人也是来爬山的吗?
  可是他们啥装备也没带。
  这不合理啊。
  看这情形,这倒是像来开会的啊?
  就在这时,边上两个妹子也互相说起了悄悄话:
  师姐,师父出门前交代了,咱们这一门也许久不理会红尘俗世了,这一趟,来长长见识也好。
  另一个妹子也点头说道:
  不错,距离上一次九九重阳,已是99年,上一次你我还没出生,这一次能赶上,看看各门各派出了哪些出类拔萃的年轻一代,自然是不能错过。
  我听了这话,这才明白。
  想起在风凌渡的时候,我曾经听老富和白发前辈说起过这事。
  大概是有很多隐世不出的门派,为了让门下新一代弟子有一个交流学习的机会,就有了这每99年的一次登山。
  但是也不是都在指定的地方。
  这次终南山应该只是其中一个地方,就近的可以来这里吧。
  想通了这事,我也就不好再偷听了。
  毕竟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我赶紧拉着单单,装着往远处的超市走去,看起来像是买东西的样子,跑了。
  单单边跑边问我:
  他们说的是啥啊?
  我对单单说:
  没啥,他们不是坏人,也是爬山的。
  咱们和他们到山上还会见面的。
  单单朴实的笑了,对我说:
  这山真受欢迎啊,这么多人来爬山,还成群结队的。
  我忙点头,是啊,旅游景点就是人多。
  到了超市,我问老板,附近哪有农家乐,老板给推荐了几家。
  我和单单一路上也累了,找了一家看起来干净整洁些的先大吃一顿好的,安顿下来,这才把我的位置,发给了小山。

TOP

  第二天,小山的车队先到了。
  毕竟是专业的,愣是协商了一辆物资车,一个后勤救援小队,专门管理备用物资和应急救援。
  根据原先计划,后勤小队需要在队员登山前,到达指定后勤补给点,物资得先到位。
  本来小山是想自己人直接上的,这时,就听天气预报说天气有变,我心想不好。
  要知道,山下是夏天。
  半山腰可能是春天。
  到了山顶可能就是冬天。
  如果天气生变,能不能到山顶,到不到得了山顶,却也难说的很。
  这种时候,提前消耗后勤保障的体力,不是好选择。
  于是,我和小山找到当地的向导,请了一批专门给山上送食品的人,给我们送到指定补给点。
  每个补给点,已经提前定好了房间或者床位。
  这样一来,后面,队员们到了这边,小山可以接队员们,按计划登山。
  而我和单单,提前上山了。
  ^_^^_^^_^
  九月初一。
  算得上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
  我和单单一路走,一路看看风景。
  这一路走的就很轻松。
  想想也是,提前做了准备。
  也有向导带着,吃的喝的都有,想休息,到了补给点,还可以睡一小时再走,这种安排,向导说,这么多年他做向导,就没见过我这样的,这哪是爬山啊……
  我觉得也是。
  我确实太矫情了,哈哈哈。
  不过,我有我的理由。
  咱是普通人。
  普通人又没有三头六臂啥都懂啥都会。
  提前安排好,有备无患嘛。
  就这么的,一路走走看看,我们到了大爷海,住了下来。
  这里的床铺,摸起来湿漉漉的。
  还好,提前送了补给上来,我准备了电热毯。开了电热毯,把床铺被子先慢慢烘干,再和单单去看大爷海去。
  ^_^^_^^_^

TOP

  大爷海,看起来像宝石一样,真美。
  传说大爷海的深度是个谜。
  到目前为止,国家队来测,也没测出来具体深度究竟是多深。
  这么美丽又神秘的一湾碧水,我和单单没事就去看看。
  大爷海边上也有人在附近扎帐篷,据说这样省钱,还可以看星星。
  也有人在附近说着游泳啥的,我想着,游泳啥的我可不敢。
  不是说,有人偷偷游泳被抓进来了吗?
  我可不想被抓起来啊。
  就赶紧躲回自己的房间了。
  大爷海的住宿条件一般。
  有通铺,也有高低床。
  我们准备充分,提前给钱预定了。
  我和单单,就住一个通铺,这里房间条件简陋些,一个通铺住8,9个人呢,还好我们提前定了。
  电热毯烘干了湿漉漉的床铺被褥,我点了消毒香。
  房间里的门,墙面,地面,都是活动板房搭的,我用除霉剂处理了一遍,再用自己配的特殊水处理一遍,用吹风机吹干,这才放心。
  单单本来是个朴实孩子,不会挑挑拣拣的。
  不过,一开始进到房间,闻着床铺上的湿漉漉的霉味,也有些脸色微变。
  是啊,不过是没有选择罢了。
  能够选择,谁不想在一个干净整洁的地方生活呢?
  谁想在湿漉漉发霉的地方生活呢?
  单单看我忙呵呵的一阵子,房间里也看起来干净整洁多了,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我有带被套,床单,把这里的床单被套也都换了。
  打开食物储备,开始和单单吃起了自热米饭和小火锅。
  这时候,窗外狂风大作。
  我的天,说出来没人信。
  九月初一那天,大爷海居然下雪了。
  那雪,比鹅毛大雪还要大。
  像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棉花一样。
  连带着天空之中打起了雷。
  那雷声,倒是算不上多么的响。
  只是天空中布满了雷电的痕迹。
  一会儿是蓝色闪电,一会儿是紫色闪电。
  配合这漫天飞舞的暴风雪,倒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从小就喜欢太阳。
  看到太阳就觉得温暖。
  我从小就喜欢打雷。
  看到打雷就觉得浑身充满力量。
  别人家的小孩子看到打雷会躲在大人怀里,会躲在被窝里害怕,我会跑到阳台上去,多看几眼天上的电闪雷鸣。
  这时候,南京应该还穿夏天的衣服。
  这里居然下雪了。
  山上没有信号。
  手机这会也没用了。
  还好,向导还在,后勤保障小组有一个人在,补给也都在。
  我们就在山上呆着吧。

TOP

  这雪一下,就是几天。
  这几天,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人上到大爷海来。
  大爷海的工作人员说,这种情况可能是山里某些路段发生了山体滑坡,泥石流,山石崩塌之类,管理上一般会封山,不让人上来了。
  再加上突然的暴风雪,如果游客出了啥事儿,救援人员也上不来,所以一般这种情况都会封山。
  这种情况下,也有人曾经绕远路绕上来过。
  不过,那是在好天气。
  暴风雪天气中,也没有人非要绕上来。
  到了这里也是受罪,来爬山的人都是为了看风景的,
  这天气,来了也没啥风景可看。
  我想也是。
  不过,九九重阳,99年才有一回。
  虽然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我想山下那些人,肯定会上来的。
  于是,我和单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事的时候,就提前把高低床那些床铺的被褥,也用电热毯烘干了。
  把我们定下来的房间,处理了一遍。
  被套床单没带那么多,也只能简单处理一下。
  点了消毒香,总之房间比原来是好多了。
  ^_^^_^^_^
  九月初八这一天,暴风雪还是没停。
  天上的雷电确是越演越烈。
  连着有些飞沙走石的感觉了。
  大爷海却突然听到了人的声音。
  有很多人在走来。
  我和单单提前准备好的热乎乎的吃的,荤素都有,还有开水,在门口等候。
  山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头走上来了。
  我和单单早已穿上了冬天的衣服,包得像个粽子一样,又在山上好吃好喝的以逸待劳,自然是精神养的还好。
  这一群人,却是夏天的衣衫。
  这一趟山路爬上来,想来是不太容易的。
  不过,出乎我的意料。
  这一群人,除了看起来被风雨吹的发型衣衫有点凌乱外,看起来精神却是还好。
  也看不到什么惊慌失措。
  也不是我那种怕冷裹成球的形容。
  不由得心里好生敬佩起来。
  ^_^^_^^_^
  这一行人来到门边,我和单单将准备好的热水毛巾递上。
  本来准备了上百条备用毛巾,可惜队员没上来。
  这会子倒是没浪费,全用上了。
  也许是一路爬山涉雪确实辛苦了。
  这一行人也没有推脱,接过来暖暖手。
  等他们擦过脸,喝上一杯开水。
  我这才开始安排床铺。
  再把准备好的吃食,端到床铺上。
  大爷海这里的大房间就是高低床,可以住百人的高低床大开间。
  和他们说过,荤素习惯上,自己调配。
  那几个妹子,我就请她们到我和单单房间凑合了。
  我们房间收拾的更干净些,还有电热毯。
  ^_^^_^^_^
  这一路上究竟是怎么上来的,又发生了什么,我也没有问。
  等他们一行人吃了东西,我和单单自去收拾干净。
  一会儿,回到房间,就看我们房间的几个妹子在说些什么。
  就凑过去听。
  一个妹子说:
  我听师父说过,上古时期,有个开山一族。
  大禹治水那时候,山体巨大。
  靠普通人,难以撼动,那时候是有神力帮助搬山治水的。
  不过,那会儿还有开山一族,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边上一个妹子说:
  开山一族,就是开山挖山吗?
  另一个妹子说:
  开山,挖山,搬运山石之法,那时候遇到小山,都是开山一族处理的。
  之前那个妹子问道:
  那我们上山那段被山石封住的路上,那些出现的人,是开山一族吗?
  边上那个妹子说:
  可能就是了。
  传说中,开山一族隐入山川。
  曾经传授有缘之人一二。
  那有缘之人,后来去了崂山。
  曾处理过开山采石的疑难之事,被人称为石神。
  只是,石神,并不神。
  用今天的人眼光来看,上古时传承的开山一族,倒也算的上有些神了。
  另一个妹子点头说道:
  也是,这样才说的通。
  我们困在山腰上不来,那些人一到,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那些滑坡的山体,堵路的巨石,就挪开了一条路,应该是开山一族的本事。
  我们这趟,也算是涨了见识了。
  上古时期的神人,不知道又是怎样的风采呢?
  边上那个妹子说道:
  其他山门也有长辈们相陪,可惜都送到山脚就走了。
  据说,这99年一次的机会,长辈们也是如此过来的。
  也许,路得自己走,山得自己爬吧。
  好在总算上来了。
  明天的九九重阳之约,总算没有耽搁。

TOP

  这时候,单单却是忍不住了,问那几个妹子道:
  崂山,有石神么?
  我就是从崂山来的。
  那几个妹子却是奇了的表情,看向单单。
  一个妹子对单单说:
  你从崂山来,没听说过当地人讲石神的事么?
  当地的石神,只是当地人的一种称呼。
  因为曾经用古法开采过巨大的山石,而被石匠等人如此称呼。
  听说,几十年前,还开采过一块心材。
  就是帝都那块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心石。
  你在当地,居然不知道么?
  单单听了,一件懵逼的说:
  从来没人和我说过这些,我是在村子里吃百家饭长大的……
  那几个妹子听了,也觉得不好意思,忙七嘴八舌的安慰单单。
  有的说,别难过啦,石神也只是当地人的称呼,并不是开山一族的人,算是曾经得到指点,我们言谈中也不是故意,若是触及到你的伤心处,对不起啦。
  有的说,你不知道也是自然,谁没事和妹子说这个啊,你别难过啦。
  有的说,看你长得多好,健健康康的,百家饭也没啥,别难过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把握现在和未来要紧。
  我看她们几个七嘴八舌的安慰半天也没安慰到点子上。
  就切了一个火龙果,烧上蜂蜜,再浇上温水泡一会儿,拿给单单吃。
  单单吃了一会儿,开心了。
  吃货的逻辑就是这样的简单。
  母亲大人说过,吃饱吃好的孩子不想家。
  那几个妹子看我的神操作,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表情好像是在说:
  我们安慰了半天,你弄点吃的就糊弄过去了,这也太狗血了吧……
  我就给她们也如此准备了一份火龙果。
  她们吃了,也冲我笑了。
  我也笑了。
  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
  窗外风雷暴雪依旧。
  这一路上,这些人也辛苦了。
  对于明天,每个人都是未知。
  今夜,希望每个人都睡的香甜吧。
  ^_^^_^^_^
  第二天清晨4点,我起床给大家准备了简单的早餐,交代后勤补给的人等这一行人起来了,给送过去。
  然后,悄悄的拉着单单和向导,先走了。
  我们要去附近找一片叶子。
  那叶子,平时并不难找。
  只是这风雷暴雨之下,就难找了许多。
  又没有亮光,我们三个人虽然有照明工具,奈何风雪中,深一脚,浅一脚的,总是不太容易。
  是以,须得提前出发。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却是到了5点才找到一片叶子。
  单单看着我,又看看叶子,一脸懵逼。
  可惜她裹得跟个球一样,脸上带着防风镜和特制厚围脖,把嘴捂得严严实实,就露出两鼻孔。
  手指着那片叶子比划着,那表情似乎是不敢肯定,又似乎是想问我:
  是这个么?
  这是个啥东西?
  那大老远的就为了这个?
  我也是裹得严严实实的啊,也不好说啥,也只能点头。
  然后做了个手势给向导,向导就带着我们上山了。
  这会儿,天也有些亮了,脚下能看的见,路也就好走了很多。
  大概半个小时吧,太白之颠,到了。
  我们到了的时候,那一些人也已经到了。
  我抬眼看去。
  只见拔仙台上,有一个石台。
  石台上却是空着的。
  而那些人,还是穿的单薄,或站,或坐,似乎在等什么。
  可是,这漫天飞雪,紫电风雷,在等什么呢?
  ^_^^_^^_^
  向导是怕了,却是想走,我比划着手势威胁他,要是走了,钱可就别想了。
  向导赶紧抱头做出可怜状。
  我对单单指了指那个石台,让她过去。
  可是单单有些害怕,不敢过去。
  我想,那我拉着她过去吧。
  就做了手势,让她别怕,然后拉着她一起过去。
  那一行人看着我们悄悄地往石台方向走去,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却也没有阻止。
  等到了石台边上,我和单单摘下手套,然后,我让单单拿出那片叶子,把叶子,放在石台上。
  按说大风雪的天气,一片叶子,放在外面,应该被吹吧,这才符合常理。
  单单手里的这片叶子,却是稳稳地定在了石台上。
  我再往天上看去。
  风雪停。
  雷电止。
  拔仙台,气息陡变。
  ^_^^_^^_^
  天似乎变的很低,低到让我觉得我伸手就能够摸到。
  气温也上升了。
  这里的天气,似乎从寒冷的冬天,到了温暖的春天。
  一轮红日,万道霞光从天际映照而出。
  霞光之中,伴随着一种特殊的香味。
  这一切,似乎是一瞬间发生的。
  我也说出来是什么香味。
  现在回想起来,只记得是很是神清气爽的那种。
  天际中,却是落下一片云头。
  那云头之上,是一名小童子模样的人,手上提了一只篮子,却是快速的按下云头落在石台边上。
  到了石台边上,却是看了看石台上的那片叶子也不言语。
  却是手上做了一套动作,看起来,像是在空中摘着什么。
  那些站着,坐着的人,都自发的站了起来,却是纷纷行礼。
  ^_^^_^^_^
  只是那小童子,也不言语,还是一手提篮子,一手在空中摘着什么。
  等一会儿,似乎是篮子装满了。
  可能是小童子要走了吧,走之前,看着还在行礼的人们,开口说道
  我的事已了。
  你们的想问的事,师祖交代,却是得你们自己领悟。
  然后,只是站着看着大家,却又不说话了。
  我一看,这不行啊。
  就从兜里拿出來一張紙,上面有我提前写好的一句話。
  递给了小童子。
  因为我和单单本来就站在石台边上,离的近。
  有便利条件。
  小童子也就顺手接过去看了。
  看了以后,小童子对我说道:
  摘下仙台一片云,书到用时方恨少。
  我听了,笑了笑,对小童子说:
  白云深处有人家,书到今生读已迟。
  小童子听了,哈哈大笑,然后点头对所有人说道:
  既如此,师祖交代,请诸位一看。
  然后,挥了挥手。
  ^_^^_^^_^
  ^_^^_^^_^
  我们所处的位置,是终南山的最高处。
  太白之颠,拔仙台。
  而此时,似乎却处在比更高还要高的位置。
  终南山,也似乎和我们从前看到的不一样了。
  从如此高的角度看下去。
  终南山似乎变成了一个特殊的位置。
  都说山川龙脉之走向,这时候,我才真正能够理解一二。
  后来,我把当时看到的这幅景象给画了下来,叫做龙脉密码。
  然后,我们所处的位置似乎变成了漫天星河的所在。
  那山川龙脉在不断的旋转中,变成了宇宙星河顺时针转动的那幅图景。
  我不由得惊叹,原来如此。
  然后,漫天星河又化作漫天星雨,化入人间的每个人身上,化为人体经络上的一个小点点,融合之后,消失不见。
  这个图像的过程,我用语言很难描述。
  如果非要描述,我也只能借一段话来用:
  血气已知,荣卫已通,五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
  然后,图像又走了一遍所有的山,昆仑,喜马拉雅,泰山,莫不如是。
  所有的山脉之巅峰处,往下看到的,都是那幅龙脉密码的图像。
  当那幅图像沿顺时针转动之时,是宇宙星河转动的图景。
  是佛像身前的万字符。
  是太极图景。
  是人体每个穴位每时每刻都在转动的图景。
  这时,小童子对所有人说了一句话:
  天有九星,地有九州,人有九窍。
  之后,天光大亮。
  拔仙台恢复如常。
  小童子不见了。
  ^_^^_^^_^
  我还在回味小童子说的话。
  待想通了里面的关节,却是默默不语。
  是啊,那将是怎样一个未来啊。
  若能如此,此生能生在华夏,能遇到一路同行的这许多人,何其有幸。
  那片叶子,还是好好的躺在石台上。
  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_^^_^^_^
  我好好的拿起石台上的那片叶子,好好的包起来,让单单收好。
  对单单说:
  走,该去帝都了。
  单单许是被这些事被惊呆了,还是一脸懵逼状态。
  我只好拉着她,一起往山下走去。
  其他人和我们也不熟悉,可能也不好上来说话。
  那几个妹子倒是围上来,问我和单单:
  这是要到哪里去?
  我和她们说:
  我们还有未完成之事,要去帝都。
  她们目光中却是有些失望。
  就对我们说起,她们是南方海边一山中的御蛇一脉,这次是师父让她们来长见识的。
  本来她们以为我们是为99年一次问道提供服务接待的服务人员,所以之前没有和我们聊过。
  希望有机会,可以到南方一聚,她们会做蛇肉来招待我们。
  ^_^^_^^_^

TOP

  我听了,告诉她们,我们都是普通人。
  这是巧合罢了,我带单单来采一片叶子。
  让朋友组织的登山队员因为暴风雪没能上来。
  又碰巧碰上她们一行人问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就照顾一二,算不上什么。
  大爷海的物资,和其他补给点的物资自有补给队处理,我不用管,自此一路顺利下到下脚,和小山交代了几句,却是遇到了麻烦。
  那几个妹子,可能是听说我和单单要去帝都,也不知道从哪里就找来了两辆车。
  说是顺路,就要送我们去。
  我却是不想麻烦她们。
  她们南方人,根本不顺路。
  小山说,要不他开车走一趟得了。
  正在这时,又来了两辆车,横着就把路堵上,停我面前了。
  我正要发火呢。
  就看车上下来一个人。
  这个人,许久未见,还是那么的衣着古朴,神情内敛,仪容典雅,气度卓绝。
  是他。
  哈哈哈,火火,我也来啦,我来带你去帝都吃烤鸭去。
  另一场车上,也下来一个人。
  俗话说的好,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个人啊,我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果然,是科学怪人。
  我对单单说:
  单单,这是我朋友,是来带我们去帝都的。
  到了帝都,你就能知道你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了。
  我们上了一辆车,空着一辆车。
  这么两辆车,就走了。
  ^_^^_^^_^
  到得帝都也是晚上了,啥也不说了,科学怪人说要带我们去全聚德吃烤鸭。
  我说咱们去便宜坊吧,科学怪人还嘀咕说帝都全聚德最有名嘛,你这个吃货怎么还去小地方吃烤鸭了。
  我就悄悄对他说,因为这里便宜。
  哈哈哈,科学怪人好感动啊,对我说,火火,我就说你对我好吧,还给我省钱,你做我媳妇吧!
  我只好对他实话实说:
  便宜坊比全聚德正宗,吃货懂的人都来。
  科学怪人:……
  吃饱喝足,这一路上太累了,酒店大家每人一间,我选了朝南大窗阳光房,收拾好,喊着床啊也来了,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4点,我起床喊了单单和大家。
  单单问我,又要爬山吗?
  我说,不,咱们看升旗去。
  我们一行人到了天安门广场,天还没亮。
  这时候,一阵歌声从远处传来。
  不渴望你记得我
  不需要你报答我……
  歌声越来越近,是国旗卫队。
  单单哭了。
  参观了升国旗,单单还在哭。
  我把单单扶着,转了一会儿,转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不远处。
  单单看到那块写着人民英雄纪念碑几个金色大字的碑心石,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我对单单说,单单,你的父母,是人民英雄。
  单单还是嚎啕大哭。
  我对单单说,单单,那片叶子。
  那片叶子在单单的口袋里包着。
  单单一层一层的打开,拿出那片叶子,放在地面上。
  却是认真的朝着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心磕了四个头。
  这时候,科学怪人身边那个一直给我们开车的那个司机,脱下外套,披在了单单身上。
  又递了一块手帕给单单。
  那手帕上,绣着一个叶字。
  第十一个故事完结

TOP

  第十二个故事:
  花有重开日,人能再生否?
  前言
  你听说过再生人吗?
  你有过前世记忆吗?
  这个故事里的再生人,只是风凌渡治疗过的一个病例。
  写这个故事,是因为风凌渡册录收录过这个案例,正好第十一个故事里又讲到了科学怪人。
  而这个故事,是科学怪人在离开帝都那天给我讲的。
  故事也就正好接着往下讲。
  正文
  帝都一行事了。
  科学怪人对我说,他们有几件事要处理,也有事需要我帮忙。
  于是,两辆车,司机送单单回南京。
  科学怪人,渡船之人,我,一辆车。
  科学怪人开车,渡船之人在前排副驾驶的位置。
  我一个人在后排,昏昏欲睡。
  ^_^^_^^_^
  科学怪人一边开车,一边和我没话找话。
  火火,你就不好奇我们为什么出现在终南山下吗?
  我:好奇。
  火火,你就不问问我们为什么来找你吗?
  我好困,有一搭没一搭的回他:
  那不是我该问的。
  科学怪人:……
  顿了一会儿,科学怪人又接着说:
  火火,便宜坊的烤鸭真好吃,下次我们再去吃好吗?
  火火,你说这个季节风景不错是吧?
  火火,你想去哪儿玩,我带你去好不好?
  我好困,车上空气不如外面,眼皮子打了好一会儿架,科学怪人还在继续说:
  火火……
  我只好迷迷糊糊又认真地对科学怪说:
  能让我睡会吗?
  科学怪人:……
  ^_^^_^^_^
  我确实是困的很,睡了个香甜的觉。
  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车已经到了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山青水秀。
  我们一路往山路附近开去,很快,到了一处木屋形容的院落,看起来,像是个小型山庄,度假村那种。

TOP

  这里地方开阔,我们把车停在停车场,正要往正门走去,就看到一群人从门口出来相迎。
  远远看去,这群人穿着很有特色。
  有的人穿着海魂衫,就是蓝白条纹的那种,穿着蓝色运动裤,运动鞋,很有一种复古运动风。
  有的人穿着类似唐装那种薄外套,身上挂了好多挂件,一看就像高人。
  有一位穿着米色麻衣长衫长裤,披头散发,身上背着个葫芦,脸上笑呵呵的,很有亲和力。
  还有几位在后面看不真切,无法形容。
  这些人出来相迎,科学怪人说,今天这儿有一个小聚,我们先安顿下来,再说其他。
  如此,我们走上前去,相迎的一群人打过招呼,帮我们迎入大厅,我一看这大厅里挂着好几幅朱一龙的照片啊。
  我们安排好住处,拿了行李,各自收拾不提。
  ^_^^_^^_^
  为了这趟爬山,我前前后后,赞助小山的登山活动,准备物资,颇费了些心力,好在不虚此行。
  给我安排的房间有很大的窗户。
  房间里也挂着朱一龙的照片。
  服务员笑说,这是老板娘的偶像。
  阳光很好,也干净。
  我还是那个习惯,赶紧的,收拾一番。
  一时神清气爽。
  这时候,科学怪人来敲门,对我说:
  火火,有件事,想找你帮忙。
  我正想,我能帮什么忙呢?
  科学怪人做了一个尴尬的小表情对我说:
  火火,这个小山庄的老板是个美女。
  这个美女,曾经因为再生人的问题,去过风凌渡。
  在风凌渡的时候,总是追求我……
  哈哈哈,其实也没什么好笑。
  可能是科学怪人的表情和语调古怪又尴尬,我忍不住笑了。
  这一笑就有些收不住,直笑到肚子疼,才停下来。
  那不是好事么?
  我对科学怪人说。
  追求你,你就接受了,不就行了。
  科学怪人用手捂脸,又皱眉道:
  这次有聚会,我有点怕这个美女再那样,就想着你帮我挡一挡。
  我想,敢情是让我棒打鸳鸯啊,就很犹豫。
  俗话说的好,宁拆一座庙,不破一门婚。
  我觉得庙拆了也不好,婚破了也不好。
  就对科学怪人说:
  你和美女的事,让我去拆,这……
  再说我也没干过这个啊!
  科学怪人看着我,一副拜托了的表情。
  这时候,渡船之人走了过来,看了我一眼。
  那眼神,别有一番意味。
  我想,那就帮他看看也行。
  不过,我和科学怪人先说好,我也不懂怎么帮,只能看具体情况了。
  ^_^^_^^_^

TOP

  于是,科学怪人给我讲了这个美女的情况,也听了也觉得颇为奇特。
  之前讲过风凌渡的故事。
  风凌渡,去那里的都是被邀请的病例。
  这个美女,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
  从小学习成绩就挺好,又聪明,又漂亮,家庭条件也好,家里有很多生意,比如这个小山庄,就是家里产业之一。
  这里常免费接待修行之人。
  是以,接触到的修炼信息就比较多。
  这个美女也很好学,也不知怎么的,就拿到了几本修炼方面的书。
  由于智商高,也给她修出了一些功能。
  比如说,能够看到一些人的过去什么的。
  一时,在小圈子里颇为有名。
  很多人找她看前世。
  说实话,前世,大多数人会好奇吧。
  听科学怪人这么一讲,我也好奇了。
  既然如此,这个美女又是怎么到了风凌渡了呢?
  要知道,风凌渡的人,大多数都是出了啥问题的人啊,听起来这美女风生水起,这说不通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