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听到后面我才明白。
  原来,有一年这个美女参加户外旅游,去了一个山村。
  这个山村,到了那里,那美女就看到了一些过去的事。
  不知道怎么的,等美女回来后,就和家人说,她前世是这个山村的人。
  还说这里原来发生过屠村。
  就是日本人那会儿,这里由于地形复杂,易守难攻,那时候很多人家到这里避世,很多人都躲在这里。
  说是附近的十里八乡的人都躲在这里,那时候这里都是祖辈几代土房家院子一起住,这里也有百来户人家,上千人口。
  美女说,她看见了过去发生的事。
  来了几千日本兵,屠杀了这里的上千人。
  而她的前世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人。
  于是,和家人闹着,非要回到这里,寻找前世生活过的痕迹。
  可能是她说的匪夷所思,家人不信,她又坚信,就和家人闹的有些不快。
  她本是个美女,由于看到的前世经历又太凄惨,她就长久的陷入悲伤。
  人悲伤久了,吃饭不香,睡觉也不香,一段时间后,身体就不好了。
  家里人也着急,但是劝她也听不进去,家人又能怎么办呢?
  只好送她去医院,去医院她又不配合,还是回家来,一来二去,身体就越来越差了。
  ^_^^_^^_^
  大家见过明星们变丑的样子吗?
  会不会感慨岁月是把杀猪刀?
  我就感慨过。
  看一个美女变丑,是挺难接受的。
  那美女如果不美了会如何呢?
  那也挺惨的。
  这个美女啊,原来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就是大家看到就会羡慕的那种。
  后来,身体也不好了,精神也不好了,总是失眠,又不肯好好吃饭,慢慢的,越来越丑。
  对,从肤白貌美大长腿,变成了皮黄肉厚胆固醇。
  体重上,也突破了160斤大关。
  ^_^^_^^_^

  她的家人也就很着急,好好地大姑娘成了这模样,能不着急吗?
  家里本来条件还挺好的,生活安稳。
  家里女儿长的漂亮又聪明,啥都挺顺利的,一直受人羡慕。
  自从女儿身体不好了,家里家外,亲戚朋友都说三道四的,连说是未婚先孕流产导致的都有。
  家里人好面子,本来就为了宝贝女儿心急如焚,再见天的听风言风语,冷嘲热讽,哪里受得住这个?
  好在经济条件还好,生意也多,就搬家换了一个环境。
  这才躲过了闲言碎语。
  ^_^^_^^_^
  这家人的心情,要说也能理解,给谁家摊上了,能不急呢?
  家人也给她找了心理医生。
  钱没少花,可是一两年后,还是没有起色。
  后来,就找了学习佛法的人给她讲佛法,开解一番。
  这开解却是很有效。
  只是从此,她又变成了另一番景象。
  整天说自己前前世是做了什么恶,导致前世被杀,又导致这一世要受精神折磨,倒是变得心态平和。
  念经,放生,也有坚持做。
  想着积累点功德,修个好来世。
  家人一看,这样也好,只要女儿能够恢复正常,就好。
  可是如此过了几年,这美女身体却是还没有起色。
  吃的少,但是体重还是没下来。
  身体还是不好,老失眠。
  原来追求她的人,见她总也恢复不了从前的风采,都跑了。
  她见了这些世态炎凉,也不言语。
  整天的不说话,有些逃避现实,心灰意冷了。
  家里人又着急了,这可怎么办呢?
  那时,机缘巧合之下吧,这个美女的事,被风凌渡知道了。
  也恰巧,那时候风凌渡正在研究这类病例。
  就联系了这家人,家里人也同意试试看。
  于是,这个美女,就被接到了风凌渡。
  ^_^^_^^_^

TOP

  我听了,也在心里默默思考一些问题。
  就问科学怪人:
  如此说来,这个美女,是认为自己是再生之人了?
  科学怪人点了点头,反问我: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前世吗?
  我想了想,说:
  这是个好问题。
  只是,你问错了人。
  有前世还是没有前世,这个我很难回答。
  如果我回答相信有,那么这个美女的经历,也许可以推翻我的相信。
  如果我回答没有,那么如果真有能够证实的前世之人,前世之事,也许可以推翻我的没有。
  有还是没有,应该由制定这个世界规则的那个存在来回答。
  而不应该由我来回答。
  我的回答,没有参考价值。
  但是这个美女所遇到的事,听起来离奇神秘,却有很多漏洞。
  我却不信,她看到的真是她的前世。
  科学怪人点了点头,对我说:
  火火,你的思维去做什么都会成功的,做科学研究,也会出彩。
  然后继续讲后面的事。

  那个美女到了风凌渡,经过一年的时间,身体慢慢恢复了健康,自然的,容貌身形也慢慢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肤白貌美大长腿,家庭出身也不错,发展也不错,这样的美女,自然是有点儿小小的优越感的。
  再加上,这个封闭的岛,是科学怪人投资的。
  所以,美女就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也能理解。
  科学怪人条件不错,美女想着科学怪人救了她,又对比了之前弃她而去的那些追求者。
  有句话叫做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自然两相比较一下,科学怪人无论是人品,经济条件,还是人才条件都比原来的追求者要优越。
  就想着,以身相许,做岛主夫人。
  科学怪人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就是对这个美女爱搭不理。
  美女呢,一开始也婉转暗示。
  后来发现科学怪人不懂啊。
  就改变了策略,直接生扑。
  希望用行动来把以身相许落实。
  所以,科学怪人每天晚上睡觉,都要换房间,不然,那美女总是到房间里等着科学怪人。
  那段时间,科学怪人一到晚上就躲在房间里瑟瑟发抖。
  岛上那段时间的守门大将军大鹅,都被征用到科学怪人房间门口,在科学怪人每晚新换的房间门口守门呢。
  ^_^^_^^_^

TOP

  我听了这段,这才明白,原来还有这段经历,这也算得上是可以载入风凌渡趣闻的事件了。难怪,科学怪人言语中总是透露着尴尬。
  所以,需要拉上我做挡箭牌。
  哈哈哈,这个事情,变得好玩了。
  科学怪人见我理解了他的尴尬,忙打岔,转移了话题,和我说起了那个美女的一些资料。
  根据当地有据可查的资料,包括地方志,包括民间调查走访的结果显示,当时那个山里,并没有发生过屠杀。
  而附近的日本兵也没有出现过几千个那么多,包括曾经路过的日本兵,也没有那么多。
  究竟有多少呢?
  真实的数据是,当时的镇上,也只有几个日本人驻守。
  也就是说,那个美女看到的几千日本兵屠杀上千村民,在现实中,并没有发生。
  那么,那个美女看到的所谓前世,到底是什么呢?
  科学怪人对我说,根据风凌渡册录中研究的病例分析,这类再生人的身体在那个阶段出现了一些问题,导致他们的身体,可以看到一些图像或声音片段。
  而这些图像和声音片段,他们肯定的认为,和自己的前世有关。
  如果是靠近别人,或者看别人的照片,看别人的物品也会看到一些图像或声音片段。
  他们肯定的认为,看到的图像和声音片段就是所看之人的前世。
  我听了科学怪人的讲述,对他说:
  果然如此。
  那么,后来那个美女恢复健康以后,还能看到这些图像或者声音片段吗?
  科学怪人摇了摇头,说道:
  恢复健康以后,她就看不到了。
  好像是无意中打开了一扇门。
  那扇门随着身体恢复健康,自然也关上了。
  我思考了一会儿,想通了里面的关节。
  这时候,远处一位美女穿着高跟鞋,踏着猫步轻盈的走了过来。
  我抬眼一看,真是如花一样的美女。
  那美女,身高大概170,穿着高跟鞋,显得更加高挑,皮肤特别白,一头瀑布样的长发,如同黑色绸缎,眼睛大大的,像是会说话,一笑还有两酒窝。
  等那美女走到近前,就用手拉住了科学怪人,对他说,大家都到了,等你吃饭呢,就拉着科学怪人走了。
  科学怪人的脸,不知什么时候红了,一直红到脖子根。
  浑身的力气好像被抽走了,一幅软绵绵的样子,就这么被美女像牵小羊羔一样牵走了。
  我心想,这两人还真是天生一对,那还让我帮什么忙呢。
  就这么在一起,看外形,也挺般配。
  科学怪人长得也不错,美女更是不用说,何况美女还有个以身相许的报恩一说,于情于理,都是说的过去的。
  既然如此,我也就省心了,这一趟,能跟着见见世面就挺好。
  ^_^^_^^_^
  我也就看着,没啥表示。
  前面,科学怪人不时的回过头,用可怜的眼神看我,那眼神,再加上那通红的脸,看着却是让人觉得更加尴尬。
  这哪里像是需要挡箭牌啊。
  这分明是久别重逢,半推半就嘛。
  也许是科学怪人也想和美女叙叙旧。
  这情形,我也帮不上忙啊。
  我也就只好不管了。
  ^_^^_^^_^

  美女看科学怪人那样,也回头冲我们笑了一笑,对我们说:
  大家都在等你们吃饭,快点来吧。
  就把科学怪人的头给转回去了,继续牵着走。
  我和渡船之人,跟在后面,转过走廊,有两个包间。
  美女和科学怪人单独一个包间,把我和渡船之人让进了另一个包间。
  我们这个包间里,早有十几个人入座。
  见到我们,也起身问好。
  我看向包间的墙壁上,也挂着朱一龙的照片,看来那个美女老板很喜欢朱一龙啊。
  我是吃货,先看了一眼这里的菜,大概是冷菜热菜都上了,看情形,是大家边吃边聊,也以为我们有其他安排,也就没有先等我们一说。
  ^_^^_^^_^
  这些人中,刚出门相迎时,走在前面的那位米色长衫之人,继续说着:
  那一年,最大的事是,武则天哭了。
  边上穿海魂衫那位笑着问道:
  怎么武则天哭了,也算那一年的大事了?
  为什么哭呢?
  其他人也纷纷摇头。
  我却点头,起身为米色长衫之人,倒了一杯小酒。
  然后,给其他人把酒加上。
  再把冷了的茶水换成热的,换一拨吐碟,添加适当的餐巾纸。
  这包间里没有服务员,有方便处,也有不方便处。
  想来这些人也没有带弟子过来,我年纪小些,这种时候,做些服务工作,正是合适。
  悄悄忙一圈,悄悄落座,这才吃起来。
  这里的菜还行,我也饿了。
  这会儿,边上一人继续问那米色长衫之人:
  那武则天哭什么呢?
  长衫之人却没有回答,指了指我的方向,说:这你们还不知道啊?连这小娃娃都知道。
  我正低头吃着呢,就感觉到一桌子的人,眼光朝我看过来。
  也就不好意思继续吃了,擦擦嘴,喝口茶水,向长衫之人点头示意,说道:
  那一年,狄公去了。
  长衫之人推了推左右的人,笑了,大家也笑了,然后,在座的人纷纷对渡船之人点头。
  长衫之人和大家交换了眼神,对我说:
  小娃娃,明天的庚子年茶会,我们几个老家伙喝喝茶,讲讲庚子年的故事,你也来吧。
  我听了很高兴,庚子年的故事,我当然想听啦。
  饭后收拾,各自回房间不提。
  ^_^^_^^_^
  天渐黑,一轮明月升起。
  我站在窗前,想起风凌渡册录里看到的再生人数据,又想起今天这个美女的再生病例。
  不由得想起,在我小时候,曾经也有一个人,问过我的一句话:
  花有重开日,人能再生否?
  我回答的是:
  花有重开日,人无两度少年时。
  明天的庚子年茶会,会听到什么故事呢?
  我有些期待了。
  第十二个故事完结

TOP

  第二天,山里的清晨,我在一阵清脆悦耳的鸟鸣声中醒来。
  太阳极好,微微松风。
  我拉开窗帘,推开窗户,往外看去,却是被外面的情形惊呆了。
  赶紧的,一溜烟儿加速从房间里冲出去。
  那天的天空之上,颇有些不寻常。
  漫天皆是彩色云霞,云霞之上,还有很多美丽羽毛的鸟。
  有的鸟很大,估计有老鹰那么大吧,有的鸟很小,估计有麻雀那么小吧,反正我也没见过这些鸟,也叫不出名字来。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鸟围绕着太阳升起,围绕着彩色云霞在飞过,一时,看的呆了。
  从前有句老话,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
  说实话,朝霞,我也常常见到,而那天所见到的朝霞,并不是我曾见到的朝霞。
  那天的空气中,还伴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
  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敬畏天地之感,那是什么寓意呢?
  难道是说,今天的庚子年茶会,会有前辈高人前来吗?
  又会是哪位前辈高人将至呢?
  我心中虽然有这样的猜测,却也不敢轻易把这种猜测写在脸上,胡乱揣测前辈,也是不敬。
  这么一想,我才发现,自己这会子披头散发的就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不用想,也知道模样凄惨得很,刚才只顾着看天上不觉得,这会儿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内心觉得大大不妥。
  赶紧的用手遮住脸,低下头,贴着墙根,快速移动往房间方向移动。
  好在这会儿山庄的工作人员刚上班不久,还在忙着准备早餐的阶段,也没人注意到我。
  总算没把我那披头散发的凄惨模样打搅到别人。
  哎,辣眼睛啊,辣眼睛。
  ^_^

  回到房间,收拾停当,这才再次往窗外看去。
  这时候,天空之中的霞光飞鸟皆已退去。
  一片碧空如洗。
  今天,是个好天气啊。
  敲门声响起。
  我打开门,是科学怪人和渡船之人。
  科学怪人看起来脸色不错,对我说,火火,今天有一个茶会,我听说了,也邀请了你,那你一同去吧。
  我听这话,话里有话啊,就问科学怪人道:
  你有别的安排,是也不是?
  科学怪人一脸奇怪的表情看着我,又抓了抓头,问我道:
  火火,我还没有说,你怎么就知道了,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么?
  大早上的,还没吃早饭呢,这科学怪人就这么说话,我一时觉得有点恶心。
  赶紧的岔开话题,关上房门,和他们一同往餐厅走去。
  边走,科学怪人边和我说,这次凑巧国外有几个朋友来找他。
  和他打听一些事,明天过来。
  科学怪人邀请我一起参加,听一听。
  也好,我想。
  是什么样的人,又是什么样的事,不能邮件里说,不能电话里说,非要大老远的,跋山涉水,翻越国界,找到科学怪人,才能说呢?
  说是,就为打听一些事。
  那么想来,也是要紧的事。
  再想来也不是私密的事。
  是外人也可以听上一听,出出主意的事。
  既如此,那我听上一听,长些见识也好。
  ^_^
  早餐时分,昨天包间里的那几位也在。
  见到我们三个进来,忙招呼我们过去一起。
  餐厅也有大些的圆桌,我们也就端了餐盘,坐了过去。
  昨天那位米白长衫老者,看着我们三位,说了今天的安排,茶会从下午开始持续到晚上。
  又说明了如此安排的缘由是还邀请了一些人陆续在赶来的途中。
  我们点头。
  用过早餐,各自回房不提。
  我在房间内,把这段时间遇到的事,理了理头绪,心中有了一些计较。
  待得中午时分,山上陆续来了很多车,下来很多人。
  看这情形,粗略估计也有几百人了吧?
  这些人,从年纪,衣着上来看,像是学生模样,有小学生模样,也有中学生,大学生模样。
  其中有一辆车,上面写着某研究所字样,看起来,下车的人衣着,举止,像是科研人员的模样。
  还有一辆车,下车的人衣着像是农民伯伯模样。
  后面还有一辆车,下车的人像是亲子旅游团,为什么这么说呢,这辆车下车的都是妈妈带着孩子的模样。
  奇怪的是,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各不相同,进入山庄以后,却是素质很高,不曾大声喧哗,举止很是有礼貌的样子。
  大家接触过亲子旅游团吗?
  我有一个藏家是做旅游的,我曾听他说起过亲子团,旅游中,亲子团,是不太好带的。
  主要是孩子不好带,小孩子嘛,一会儿要吃的,一会儿要喝的,一会儿要闹着回家,一会儿随地就要……
  确实很难带。
  所以我看到这些妈妈带孩子的人,把孩子带的那么好,我确实是很佩服的。
  虽然庚子年茶会还没开始,却是细微处可见一斑。
  参加的人也许从事不同的行业,有些不同的社会分工,却都是素质很高的人。
  这些来客,进入山庄那一刻起,早有工作人员上前迎接,一一接待,给他们安排好房间休息,给他们安排午餐不提。
  ^_^

TOP

  下午,山庄会议厅。
  科学怪人,渡船之人,我,来到会议厅门口。
  奇怪。
  这个门口,居然没人登记。
  大家如果参加过各类室内活动,也许会发现,大多数的时候,只要是有组织的会议类,特别是邀请不同行业来客参加的室内会议,通常是会在入口处设置接待人员和登记的。
  登记,类似于签到吧。
  组织方,也会通过接待和签到,来登记到场人数,人员情况,也便于事后总结。
  如果是商业活动,还会增加一些搜集名片,扫码关注,抽奖,领取礼品等额外内容。
  这里,却连接待人员都没有。
  登记人员也没有。
  我挺好奇的,这也算的上是几百人的活动啊。
  无人组织,无人管理。
  如此随意,能行吗?
  不禁有点儿担忧起来。
  走进会议厅内,心下却是暗暗吃惊。
  这阵势,真是有些奇怪啊。
  怎么说呢?
  我从没见过如此开会的情形。
  大家记得小时候读书,班级到了期末放假的时候,那会儿放假之前的保留节目,就是茶话会。
  形式就是把班级里的桌子围成一个长方形。
  中间空出来。
  然后,所有人围桌而坐,桌子上,放着茶水,瓜子,花生,糖果,水果,糕点之类。
  老师就总结一下大家这学期成绩如何,表现如何,然后大家边吃边聊。
  偶尔也有同学表演个小节目什么的。
  会议厅里,大概就是这种情形了。
  我们到的晚,先来的人把前面的位置都给占了,只有最外围还有少量位置。
  我们只好在最外围一圈,找了位置坐下。
  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进来送热水瓶,放在会议厅后排自助区。
  自助区糕点水果小吃若干,均可自取。
  我是吃货,先打量了一番吃的,糕点做的挺精致鸭,于是给科学怪人拿了一块。
  科学怪人吃了一块,连连点头称赞,我对他做了个点赞的手势。
  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脸蹭的一下又红了,一直红到脖子。
  这可是科学怪人女朋友准备的呢。
  所以我得鼓励科学怪人,有这样的女朋友,我们其他人都是沾光了的。
  ^_^
  看科学怪人满脸尴尬的模样,我也只好装作看不见他了。
  赶紧的,拿过热水瓶,给渡船之人的杯中倒上茶。
  就在这时,茶话会开始了。
  我们坐的太靠后,前方中心处就看不见人,只听到话筒中声音传来。
  庚子年茶会即将开始,本次茶会为非公开小范围内活动,不可录音录像拍照,入场手机及电子设备信号自动屏蔽,如不能接受,可自行离去。
  我真的很好奇。
  自动屏蔽设备,我是知道的。
  用在非机密的茶话会上,却是没听说过。
  现场有十几个人听了这话,似乎犹豫了片刻,自行离去了。
  我想了想,这样也好。
  门始终开着,愿意留,有留的规矩。
  愿意走,就不用遵守这里的规矩。
  看各人自己的选择,自己决定。
  也不需要强迫自己。
  更不会有人强迫于哪一个人。
  ^_^

  中心处,话筒声音再次响起。
  这次的庚子年茶会,邀请了社会各界人士参与旁听。
  旁听者均可用桌上纸笔写下对庚子年的预判,看法,或者祝福,感想。
  我们将从中选出一个回答,这个旁听者可以实现一个愿望。
  什么?愿望?
  现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掌声。
  我的眼睛也亮了!
  是啊,那可是愿望啊!
  谁不想要啊?
  我有好多愿望啊!
  要是我被选中了,我要说哪一个呢?
  哎,好想我被抽中啊……
  科学怪人这会儿脸也不红了,脖子也不红了,看着我两眼冒光的样子,反而努努嘴,嘲笑起我来了,一副我没见过啥世面的表情。
  我也不管他,哎,他这种大家族公子哥儿,哪里能懂我们普通人的理想啊……
  我们普通人的理想就是走路也能遇到天上下的都是黄金雨,从此钱多的花不完,网上遇到高人随手就给个仙丹长生不老啥的。
  哈哈哈,正是因为这些愿望普通人难以实现,所以才叫愿望嘛,不然叫啥愿望。
  我笑的合不拢嘴,有意思。
  前辈们弄个茶话会,居然特等奖是愿望。
  这愿望,居然还没限制愿望的条件。
  我的天,我还没听故事呢,就开始期待了。
  我正胡思乱想呢,茶话会开始了。
  ^_^
  中心处似乎是换了一位发言的前辈。
  话筒中,另一个声音响起。
  公元前7601年,是一个庚子年。
  这个时期,根据现有可查证的资料显示,女娲娘娘采石补天,捏土造人,开创人文之始。
  这时,有一位老者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正在发言的那位前辈的声音:
  您好,我来自某某大学历史系,您所讲的庚子年太过遥远,且后世难以考据。
  这难免让旁听者无法切入。
  您能否从历史可考可证,大众广泛认知的庚子年开始?
  并简要介绍一下何为庚子年?
  这主要是缘由,在座的有些旁听者,对庚子年并不能深入理解。
  我是初次参与此类活动,能够被邀请很荣幸,自身却也是不太懂,冒然打断发言,还请您谅解。
  台上发言的那位前辈听了此话,倒也没有生气,直接接着讲了下去。
  ^_^

TOP

  ^_^
  也好,先说说此次茶会的缘起。
  虽然距离下一个庚子年,还有几年的时间。
  华夏内外,已经提前出现了很多崩溃论,末日论的声音。
  这些声音,大多是说下一个庚子年是华夏的大灾难,将会颗粒无收,饿殍遍野,山河破败,战乱迭起,华夏崩溃论,会再来一次八国联军,也预示着华夏气运终结。
  这类研究历史的专家,提的非常好,确实,这次邀请的旁听者有很多来自各行各业,既然如此,我先用简要的语言,给旁听者,简单普及一下庚子年的小知识。
  注意,这是给非专业人士普及讲述的简述。
  专业人士,请会后单独讨论。
  庚子年,是干支纪年的一个年份,干支纪年是十天干和十二地支相互配合的一种纪年方法。
  从天干甲配地支子,天干乙配地支丑,如此,阴阴阳阳分别组合,所产生的六十个组合,叫做六十甲子,也叫六十花甲。
  干支纪年法自女娲时代到黄帝时代均有采用。
  至秦汉时期广泛采用。
  直至汉后期至今官方通行之纪年法。
  由于干支纪年法理论上可以上推下推,顺推逆推,以至无穷,所以理论上我们可以说,干支纪年法可以上推至宇宙起点,下演至世界的消亡。
  庚子年这一干支,生肖属鼠,五行纳音为壁上土,其天干庚属阳之金,地支子属阳之水,是为金水相生。
  而地支之水为天干庚金十二长生的死位,也就是说,这个庚子年为庚金坐死地,金水相生之相。
  由于庚子年地之子属水,所以崩溃论推导出庚子年克火冲马刑兔破羊害鸡,推导出崩溃论和末日论。
  以上是给旁听者做的庚子年简要介绍。
  听了以上简述,大家可能会问,那么庚子年是否必然代表着华夏将会再次重回八国联军入侵,再次饥荒遍野,必将崩溃呢?
  今天的茶会,把大家请到这里,那么就让我们都看看古往今来的那些庚子年。
  ^_^
  崩溃论,不是现在才有,古时候,也有。
  那么,古时候的那些庚子年,是否真的就等同于必然崩溃呢?
  让我们来听听易学老人的说法。
  这时候,中心处的声音又变了,看来是又换了一位前辈。
  这个前辈的声音是如此的厚重沉稳。
  那沉稳的声音缓缓响起。
  相不独论,没有哪个相师会只拿你五官中的一官,轻易断言,所有凶吉。
  同理,没有哪个研究周易的大师和研究命理的达人会只看流年,就铁口直断,一整年间之所有祸福。
  由于干支纪年上推下演以至无穷,因此,庚子年的数量也是数不胜数,古往今来的这些庚子年里,有清平盛世,也有战乱不平,而散播崩溃论的声音往往只选取最近几个庚子年。
  1960年:华夏大地严重的自然灾害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乱,攻陷帝都
  1840年:鸦片战争,炮火纷飞
  根据这三个庚子年,推导出崩溃论理论成立,庚子年似乎等同于华夏末日。
  但是崩溃论故意不再继续往前推了。

  因为上一个庚子年1780年,正是康乾盛世,国力鼎盛之时。
  这个庚子年,天下太平,而乾隆也进行了他第五次南巡。
  这个庚子年,没有崩溃,也没有世界末日。
  崩溃论必然不会把这个庚子年提出来。
  昨天小聚,我们几个老人也提过公元700年,那一年也是庚子年。
  连一个小娃娃都知道,那一年最大的事是,狄公去了。
  武则天泣曰,朝堂空矣。
  我们几个老家伙想来也觉好笑。
  古往今来,如此多的人热衷于崩溃论,末日论。
  那一年,没有崩溃,也没有末日。
  我在最后一圈。
  老前辈提到我了呢。
  被表扬了,哈哈哈。
  又一想老前辈说的话,不由得深思,确实如此。
  插一句,在我天涯帖子里,也有粉丝提过1998年,1999年,2008年,2012年有很多人说崩溃论,末日论。
  特别是2012年,今天的人们可能忘记了2012末日论的可怕了,那会儿可是人心惶惶的呢。
  就连我身边,就真有一个朋友把房子卖掉,存款花光,等待末日来临的呢。
  那个朋友后来后悔的不要不要的。
  可是有啥办法呢,从头再来吧。
  这确实是个有深度的题目。
  古往今来,回看过去。
  如果有人,在太平年代,还如此热衷于散播崩溃论,那他们图什么呢?
  他们又是为什么呢?
  这些热衷于散播崩溃论的人,又都是什么人呢?
  这些人散播如此蹩脚粗陋的言论,又为什么那么多人相信呢?
  听到此处,我陷入了沉思。
  我正努力思考着如此重要的问题呢。
  这时,门口进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一进来,我大吃一惊。
  赶紧行礼,端茶倒水往里让坐。
  而渡船之人看到此人,也罕见的行礼,站了起来相迎。
  未完待续,后面继续更新。

TOP

  第十三个故事:庚子年茶会(二)

  如果你喜欢我的故事,求赞

  如果你不喜欢我的故事,求忽略

  下面继续更

  第十三个故事:庚子年茶会(二)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渡船之人行礼。
  从前在风凌渡的时候,也不曾。
  这自然不寻常。
  这个人青年模样,儒雅之风。
  有人见过早晨的朝阳吗?
  清晨,第一缕霞光拨开迷朦夜空。
  慢慢地整个天空开始变亮。
  接着,太阳一出,黑暗退去。
  会议厅门口。
  这个人一进来,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会议厅都被照亮了。
  因而,我觉得极不寻常。
  要知道,会议厅内光线是比较暗的,光源都开的是辅助灯,壁灯,地灯,中心区的射灯等等。
  中心区自然是需要亮度的,其他大部分区域,却是不够亮,够用就好。
  而这个人进到门口之时,我却感觉到整个会议厅像被太阳照亮一般。
  我从小喜欢太阳。
  还特别喜欢晒太阳。
  对我来说,太阳是温暖的,是明亮的,是熟悉的。
  而我见到这个人之时,那种感觉,就像见到了太阳一般。
  因而,赶紧行礼,请入座。
  接着看到渡船之人也起身行礼相迎。
  在那一瞬间,中心区的多位前辈也同时转过头,向门边看过来。
  之后,中心区的多位前辈就转过头去,继续着后面的发言。

  此时此刻,这个人坐在渡船之人身侧。
  而我们几个人所在之处,似乎有了不同。
  如何形容呢?
  大概像是被什么透明的东西隔开了一般。
  类似玻璃吧。
  但是也不像。
  因为玻璃虽然能够看清楚外面的情形,外面说话的声音却总是听不太清楚的。
  这种透明的东西却是能够看见外面的人的情形,也能听到外面的人的声音的。
  同时,我们所在的区域发生的事,外面却像看不见,听不见一般。
  比如说科学怪人吧。
  科学怪人看到我大吃一惊的模样,就想嘲笑我一番。
  又看到渡船之人行礼相迎,又愣住了。
  科学怪人本就和我坐的近。
  看到我端茶送水忙半天,又坐下来,就忍不住对我说道:
  火火,这是你邀请的客人吗?
  火火,你也给我倒一杯茶好不好呢?
  火火,你是觉得我长得帅还是他长得帅?
  ……
  我心想,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又觉得尴尬无比。
  要知道,这是公共场合,台上正讲话呢!
  科学怪人的声音虽然不算大,这接连几个问题说出口,也难免让其他人侧目吧。
  但是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科学怪人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闲话,竟然没有人回头看我们一眼。
  这就说明,没人听到科学怪人的讲话。

TOP

  我那会儿就觉得心里暖暖的。
  特别开心。
  怎么说呢,如果用科学来解释,也许可以这么解释。
  这是一种新材料。
  这种新材料既有玻璃的透明质感,又没有玻璃的实质。
  它无形无色,可以双向调节。
  可以设置成能看到外界的图像,听到外界的声音。
  可以设置成看不到外界的图像,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可以设置成让外界看到内部的图像,听到内部的声音。
  可以设置成外界看不到内部的图像,听不到内部的声音。
  它可以设置成允许自由穿过。
  也可以不允许穿过。
  这种新材料,科学啥时候能实现呢?

  我心下正思考着呢。
  科学怪人打断了我的思绪。
  火火,我是这么的帅。
  火火,喜欢我的美女那么多……
  我:然后呢?
  火火,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呢?
  我:……
  之前的故事里我和大家提过,此地的美女老板喜欢张贴朱一龙的照片。
  我看到的有大厅,包间,客房……
  那是因为科学怪人长得有些像朱一龙。
  那美女老板可能是很喜欢朱一龙吧。
  也可能是喜欢科学怪人而喜欢朱一龙。
  这些都无法知晓。
  如果我和美女老板很熟悉,那倒是可以问上一问。
  主要我和她也不熟悉。
  不熟悉,自然是不好去打听这些。
  毕竟那是美女老板内心深处的想法。
  不过,美女老板张贴朱一龙照片啊,也有特别之处。
  每张朱一龙的照片旁边,还写了一首诗。
  据说是美女老板为这诗曾花大价钱呢。
  特地的,请易学前辈给朱一龙算过命。
  然后,根据所算的结果写的一首诗。
  对,就是下面这首。
  朱颜紫帅红正好,
  十年磨剑战今朝。
  左边家剑右胡杨,
  遇御姐又看萧郎。
  此子岂是池中物,
  一遇镇魂便化龙。
  浮生吹落英雄梦,
  知否一路与君同。

TOP

  我当时看到这首诗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啥。
  今天,提笔写故事时回头来看……
  一细想,似乎这首诗也是有些内涵的。
  所以,不要以为美女老板只有钱。
  人家除了有钱,还有美貌。
  人家除了美貌,还有才华。
  所以科学怪人长得有些像朱一龙,那么自然是帅的。
  只是,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他,自然是这个人帅。
  科学怪人就不乐意了。
  努努嘴做了一个失望的小表情。
  我看他这形容,也是自恋的很啊。
  也不分什么场合。
  就瞪了他一眼,做了一个嘘声手势。
  然后,用眼神示意他看前方中心处。

  中心处,已换了一位前辈在发言:
  我们老一辈有时也想偶尔换一种形式和年轻人对话。
  今天的活动形式,也是开放式。
  如果大家对庚子年有疑问,也可以提出来。
  也不要有顾虑。
  大家一起品茶,吃些小食。
  有问题可以提出来。
  由我们这些老人来解答。
  这时,台下学生群体中,有一个小学生站了起来。
  工作人员递过话筒。
  小学生先是给中心区前辈们行了一礼。
  然后说道:
  请问老师们,既然那么多人说庚子年就等同于瘟疫,战乱,洪水,地震……
  那么问题来了,
  非典SARS那一年,是不是庚子年?
  新中国建国前八年抗战,是不是庚子年?
  唐山地震那一年,是不是庚子年?
  汶川地震那一年,是不是庚子年?
  1998特大洪水那一年,是不是庚子年?
  2008全球金融危机那一年,是不是庚子年?
  2012末日论,那一年,是不是庚子年?

  我听了这个小学生的提问,不由得在心中默默地点了个赞。
  是啊,如果回望过去,那些年里发生的苦难之事,难道都是庚子年吗?
  这确实是个值得称赞的好问题。
  现在的小学生,不简单啊。
  也许我们还以为他们是小孩子呢。
  其实,看世界怎么说呢。
  也许,小孩子看的反而更简单直接。
  也许,大人反而有时眼花撩乱。
  又也许,无关年龄。
  那么,又和什么有关呢?
  这确实值得思考。
  中心处老前辈的声音传来:
  这,是个好问题。
  小娃娃,如你愿意,我们几位老人,你可选一位拜师。
  哇……
  现场一片掌声。

TOP

  这时,我才有些明白几位前辈们此类活动,并非是随意邀请旁听之人的。
  这种活动,能够被邀请参加之人,本就是综合素质非常高的人。
  这从他们来到山庄下车那一刻开始,就能够看出来。
  步入会场,更是如此。
  几百人的活动,没有人窃窃私语。
  没有人随意走动。
  每个人都自觉遵守这里的规则。
  如有不能遵守的人,也没有抗议,没有不满,没有影响其他人,只是自行退去。
  现场井然有序。
  其实,这并不容易。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些人,是从多少想参加本次活动的人中选出来的。
  能来这里的人,是普通人。
  却也不是寻常的普通人。
  至少是综合素质见识等,远超过普通人的普通人。
  其实,我见过很多人,到处找高人。
  也见过很多人,到处找修仙群。
  我写过的风凌渡的故事里,迷糊大姐也到处找师父。
  然而,作为普通人的基本素质具备了吗?
  到一个陌生的场合,当遵守这里的规矩,能自觉遵守吗?

  何时该发言,何时该止语,能够做到吗?
  如果知道关键词,能够认真对待吗?
  能够提前做好功课,提前花时间去思考,深思熟虑再提问吗?
  如果你提问的高人,提点一句半句,你能够珍惜吗?
  也许旁听者来自不同行业。
  他们也来自于不同的地方。
  性别不同。
  年龄不同。
  身份不同。
  ……
  但在前辈们的眼里,自有一番考量。
  这考量的标准,却和年龄身份等无关。
  这个小学生听到前辈的话,行了一礼。
  然后将话筒递给工作人员,坐回原位。
  举止很是得体。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