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七
  我住的地方不远,有一条巷子。
  那巷子里,有很多小店铺。
  有卖吃的,穿的,也有卖些精美的小饰品的。
  就是那种人们很乐意逛的小街啦。
  偶尔,我也会在附近逛上一逛。
  那时候,那条巷子里,有一家装裱书画的小店。
  我需要装裱书画,就会过去。
  八
  装裱店的老师傅手艺是好的。
  我带了那木盒前去,老师傅仔细端详半天。
  然后,摇了摇头。
  那意思,是修不好了。
  我沉默了一会儿。
  本想请老师傅再试试的。
  后来想了一想,也就没有多说话。
  强人所难,总是不可取的。
  要不,回去另想法子吧。
  走出装裱店,我心里琢磨这事儿。
  大家有过一边想事情,一边慢悠悠地,在街上走的经历不?
  其实很多人都有过那样的经历的。
  那天,我也是那样。
  边走,边想。
  漫无目的,在那条巷子里,走着。
  该找什么路子修复呢?
  本来,我可以找故宫博物院的老师傅的。
  从前,我也曾请那边的老师傅修复过东东。
  可是那期间却不合适。
  那几位老师傅,恰巧有事回家乡了。
  正琢磨着呢,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那家店门口。
  九
  那家店的门,不是透明的玻璃。
  那门,也是紧闭着的。
  是那种木头的旧旧的门,有些破旧了。
  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修理过了。
  没有招牌,也没有人在门口招揽顾客。
  在这条街道上,这样的一家店,显得格格不入。
  我站在门口,闻到了一阵特殊的香气。
  那香气,很轻,很淡。
  那香气中,有参天大树的香气,五谷丰登的香气,朱砂玉石的香气……
  这些气味,都是比较重的气味。
  能够把这些气味调和的宛如天生,浑然一体,还如此轻灵,淡雅的人,并不是随处可见的。
  于是,我推开了那扇门。
  吱~吖~
  门推开,我走了进去。
  店里的墙壁上,挂着一支银杏,一支稻穗??儿。
  我闻了闻,是了。
  在门口闻到的香气中,有一丝气味儿,就是从这两支上面散发出来的。
  这并不是寻常的银杏和稻穗儿呢。
  店内,也分前店和后场。
  前店的接待台,空空如也。
  后场隔着一张布帘儿。
  看样子,主人家是在后场了。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有一个人,推门进来了。
  今天先更到这,后面继续更。
  48完结。

TOP

  四十九:乾字地中空,坤字天龙舞

  一
  我一个人,站在这地方,显得有点突兀。
  特别是,主人不在的时候。
  更兼着,这店里,是个空空如也的地方。
  我是这么觉得的,一个店铺,主人如果不在这里,当然还是出去店铺外面等比较好吧。
  当然了,如果是有约定在店铺里面等,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在空空如也的店铺里,突然听到推门声,自然是要回头看一看的。
  可是,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儿。
  二
  那门被推开了。
  也确实有人走了进来。
  但是,我没看到。
  不知道我写的,大家看懂了没有。
  反正,当时我也是有点儿懵圈滴。
  我心想,这是……
  难道是……
  传说中的隐身术么?
  我正琢磨着呢,只见那道门帘儿掀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角,有一个盒子,从那门帘儿后面飞了出来。
  那盒子,稳稳地悬浮在了半空中。
  三
  那盒子上面,包裹着一个包袱皮儿。
  包袱皮包东西,我记得,那还是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母亲大人喜欢用包袱皮包东西。
  衣服啊,小物件啊,或者整理衣橱啊……
  包袱皮的作用,还是杠杠地呢。
  就连走亲戚,母亲大人也曾经用过包袱皮包东西。
  那时候的人们,对于包袱皮,还是不陌生的。
  现如今,包袱皮却是很少见到了。
  那个包袱皮的布料,大概是棉麻一类的。
  简单的打了个包袱结儿,也就很容易看出,包袱皮儿里面,是一个盒子。

TOP

  四
  那盒子飞出来,悬浮在半空之中。
  这时,盒子旁边,很突然的就出现了一个人。
  怎么说呢……
  应该说,那个人本来就是在那里的。
  只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
  因为我的眼睛没有看到那个人。
  虽然看不到那个人,我能感觉到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站在了那个位置……
  是不是很绕?
  是的,我的语言表达能力很有限。
  希望大家能够谅解,凑合看吧。
  五
  那个人,穿着天水碧色古风交领长袍儿。
  背后,背着一支长笛。
  脚上,是一双米色云鞋。
  头发高高挽起成一个简单的发髻儿。
  那束发的发簪儿,像是竹子的。
  再看时,又太像竹子的,更像是玉的。
  这个装束吧,我觉得不太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常见的装束呢。
  六
  那个人具体长得什么模样,今天的我已经不记得了。
  故事里交代过,我的记忆出了问题。
  很多人的脸,我都不记得了。
  老富也是。
  我总是想不起来,具体的五官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还好,大概的美丑形容我还记得。
  回忆起来,那天见到的那个人啊……
  如果是单论容貌,我觉得很多明星比不上他。
  如果是单论气质……
  emm……
  我觉得,也比不上。

TOP

  七
  那个人吧,有一种出尘脱俗的气质。
  和我们在红尘里讨生活的人,是不一样的。
  只听那人,以流风回雪一般潇洒的姿势,一只手上前,拖起了那个悬浮在半空中的包袱皮。
  另一只手,潇洒地打开那包袱皮。
  又打开了那个盒子。
  呃……
  原来,盒子里,是一个古老的罗盘。
  八
  那罗盘,和现如今我们常见的罗盘,有些不太一样。
  那个人看了盒子里的罗盘一眼,对着后场说道:
  “小文,好久不见。”
  话音刚落,后场传来了脚步声。
  有一个人,从帘子后面,轻轻走了出来。
  掀开帘子的那一刻,一阵淡雅的香气也传了过来。
  那是一个白净的少年。
  看年纪,大约16,17岁样子吧。
  九
  那个少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那个人。
  接着,走到那个人旁边。
  对着那个盒子的某个位置,点了一下下。
  似乎是为了演示什么给那个人看。
  就在那个少年点了一下之后,那个盒子里的罗盘,立刻,发生了一些变化。
  原先是平放在盒子里的罗盘,变成了上中下三层。
  那每一层,又变成了上中下三层。
  以某种奇特的运行方式,飞速地进行着运转。
  那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快到成为一束光韵一般。
  我看着这番演示,脸上不动声色。
  心里却是有些震惊滴。
  罗盘,还可以这样啊……
  那个人看着这番演示,看了看那个少年,说道:
  “乾字地中空,坤字天龙舞。”
  “小文,又长进了。”
  今天先更到这里,后面继续更。
  49完结。

TOP

  五十:传说中的木函秘盒

  一
  那位叫小文的少年,微微笑了笑。
  就是那种抿了抿嘴,嘴角很轻微上扬的那种。
  少年的眼睛里,透露出一丝欣慰。
  那眼神隐约之中,还有一丝遗憾的意味。
  只见叫小文的少年对着那件光影一般的罗盘,快速打出一个手决。
  那罗盘,好像被遥控一般,慢慢地开始恢复原状。
  二
  看着那恢复原状的罗盘,我心下是有些感慨的。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是不会相信一件罗盘还能变换成三层,三层又三层,还能快如光影一般运转的……
  是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是不会信的。
  大家知道我这个人,是比较保守的。
  对待很多事情的态度,都是比较保守的。
  说实话,那一天,看着恢复如初的罗盘,我还是有些恍惚的。
  心里也会问自己一句:
  这是刚我看见的那件罗盘吗?
  然后在心里再回答一句:
  是的。

TOP

  三
  叫小文的少年,把手指在那件罗盘的某个细节处,说道:
  “可惜,还缺一件东西,这里,终究是无法修复如初了。”
  那个身背长笛的人,听到这话,看起来倒是很洒脱,回少年道:
  “一千多年的东西了,修复若此,已然很好。”
  然后,看了那少年一眼,对那少年说道:
  “天地本不全。”
  “小文,有缘再见了。”
  话音刚落,那位身背长笛的人,再次从我眼前消失了。
  四
  这一次,门没有被推开。
  我想,也许,一开始进到店内的推门,是出于礼貌吧。
  那位叫小文的少年,见来人告辞,也点头致意。
  我很怕这个少年把我当成空气,又继续回后场忙他自己的事去了。
  于是我赶紧取出那件木盒。
  拿在手上,想请他给看一看。
  我的本意,他能看上一看,给一点意见,也是好的。

TOP

  五
  毕竟我暂时也不知道该怎么修复。
  也不知道,能够去找谁来修复。
  看着刚刚那有些不真实的罗盘,听身背长笛那个人的言语之中,那罗盘也是一千多年前的东西了。
  这位叫小文的师傅,能够把一千多年前的东西,修复的那样的精妙,想来是修复这方面的行家里手。
  这样的人,如果能够帮我看一看那件木盒,给一点意见,是再好不过的了。
  六
  我本想开口,对那叫小文的少年说,师傅,请帮我看一看这木盒,又觉得那样说不太好。
  又想说,老板,你看我这木盒能修吗?
  也觉得那样说,不太好。
  思来想去,就是觉得怎么开口都有些别扭。
  我正在思考怎么开口的那时候,那少年看了我手中的木盒一眼。
  眼睛中,却是有一些惊讶的样子。
  那少年又仔细看了木盒几眼,这才对我说:
  “你……这是……木函秘盒。”

TOP

  七
  我点了点头,果然是行家,居然认得。
  于是,对他说:“是的。”
  那少年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对我说:
  “吃饭。一起吗?”
  我点了点头。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小文师傅。
  八
  那条巷子里再拐几个弯,有一家专门做羊肉汤的小馆子。
  每年秋天开始,到来年开春,这个小馆子会开门做生意。
  其余的时间,门都是关着的。
  我偶尔不想做饭的时候,也会去这家小馆子。
  酒香不怕巷子深。
  虽然开在巷子中不起眼的角落里,到这家小馆子喝羊肉汤的人却不少。
  这家小馆子,忙里忙外,都是老板一个人。
  那老板,是一位练家子。

TOP

  九
  要说到底有没有功夫,功夫怎么样,这个我是无法知道的。
  不过,那老板,每天站在店门口招待客人,都是一件t恤。
  有时大雪纷飞,我也曾去喝过羊肉汤。
  我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帽子围巾厚棉鞋裹成了一个球呢……
  可是那老板啊,在店门口,还是一件t恤。
  我曾听小豆给我讲过,武林中人,要论入没入门,寒暑一件单衣,几斤白酒不醉,那都是基本的。
  天冷了,小文师傅说去喝羊汤,我想不用问,肯定是去那家了。
  一路上无话。
  到了小馆子,我跟老板要了一份羊汤锅子,点了些素菜,涮着吃。
  那炭火还是挺旺的,烧的羊肉锅子里咕嘟,咕嘟地上下翻滚。
  许是我们来早了吧。
  那一天,店里就我们三个人。
  老板,小文师傅,我。
  咕嘟~
  咕~嘟~
  羊肉汤仿佛在说:
  孤独~
  孤~独~
  某个瞬间,让我想起很多年前,第一次和老富吃大鱼锅子的情景了。
  那时候,我才17岁。
  正如小文师傅如今这般年纪。
  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不再是少年了。
  而当初和我吃鱼锅子的老富,却没有老。
  君生我未生,我老君未老。
  岁月,真是一把杀猪刀啊。
  从那天开始,小文师傅给我讲了一些有关罗盘的事,有关木函秘盒的事儿。
  后面的故事里,陆续给大家更吧。
  50完结。

TOP

  五十一~五十三:悬崖绝壁上的家族
  51:
  一
  小文师傅看着热腾腾的锅子,有些发愣。
  我是想起了17岁的自己,也有些发愣。
  老板看我们发愣,以为是味道不好,或者是缺少了什么,特地过来看看。
  我这才回过神来。
  哎,过去的已然过去。
  时光总是,太匆匆。
  再如何,我的17岁,也不会再来了。
  二
  岁月啊,是这世上最为珍贵的东西。
  这东西,人们寻常时,不会留意它。
  失去时,方知它有多么珍贵。
  偶尔,我也会想一想曾经的岁月。
  遗憾,是有的。
  总有一些事,当时并不觉得那样选择有什么不好的。
  然而,回头看时,会觉得有些傻气。
  三
  我不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
  大多数的时候,也就随遇而安吧。
  偶尔回头看时,总是放电影一般慢慢回忆。
  不论如何,往日不可追。
  希望今后的岁月,能被好好的对待。
  如此,多年以后,回忆之时觉得那段岁月不曾辜负。
  也就是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