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我正要请教老者,就听老者和旁边的一位大和尚说话,说的是,我这把老骨头,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能去多救几个人,死也值了。


  那大和尚点头称是,也对我们说赶紧回去,还不到你们拼命的时候,又对老者说道,人间正道,护佑众生,若得我的性命,换众生的性命,此生也是值了。


  旁边那个道士模样的人也凑过来说,对啊,你们赶紧回去,然后,接着和老者,和和尚说,小道对师弟们说了,若是死在那处,就在那处埋了,山头的坟也不用留了。


  我和小童子更加一脸懵逼了。


  这样会关心女子和小孩子的人,都是惜命的人啊。


  这样惜命的一群人,居然想着去那处,以命相搏,那处,到底是哪里呢?


  正这时候,一刀切的大门开了。


  少年招了招手,排门口最近的一位白发老翁进的门去,门又关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门又开了,白发老翁走了出来,手上却是托着一个大葫芦。


  众人看到这个葫芦,顿时跪下磕头,嘴里念念有词。


  白发老翁让大家起来,招了招手,门口的人跟着白发老翁分批上了几十辆车,徐徐开出了巷子。


  车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都摇下车窗,朝我们两点了点头。


  车都走了。


  就剩下我和小童子在门口。

  一会儿,门开了。

  我和小童子抱着木头和木盒进的门内。

  少年坐在上首。

  这回小童子不用我强按,主动和我一起磕了三个头,然后,把木头和木盒拿起来,放在了少年面前。

  少年也不说话,给我拿了一个小碟子,几块纱布,一根银针,一瓶酒精,就带着木头和木盒回后面去了。

  我拿过纱布酒精给小童子擦了擦十个手指,给我自己也擦了擦。

  对小童子说,不要怕。

  用银针给小童子的每个手指都放了血,在小碟内。

  小童子,不喊疼。

  一会儿,少年出来拿走了小碟子。

  又一会儿,少年拿出了那个木盒。


  我和小童子又跪下磕了三个头,这才让小童子从少年手中接过那个木盒。


  我和小童子很想问,那处的事。


  我也很担忧到底是什么样的事,能惊动到少年这样的隐世高人,门口那些前辈高人又为什么都要去那处,这么惜命的这些人捧着个葫芦,又是去干什么的呢?


  但是我心里知道了他是谁,却也不知道该怎么问。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少年看了看我,说:



  起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只是一个病毒,一场瘟疫,一个城市的封锁,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然而,这只是开始。


  火火,我该走了。

  我和小童子退出了一刀切,关上门。


  转身离开,却没想到,门口还有几辆车。


  其中一辆车窗摇开,朝小童子招了招手。


  师父!师兄!


  小童子飞奔过去,上了那辆车。


  另一辆车,车窗徐徐摇下。


  露出一场憨厚的笑脸。


  是老富。

  瘟疫,什么瘟疫?


  我抓着老富的胳膊不放,摇啊摇。


  老富嫌弃的把我的手扒拉下来,把我推下了车。


  然后,摇上车窗,疾驰而去。


  我沉默的蹲在地上,很想哭。


  却只是觉得血液里有什么东西在沸腾,心里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而等我站起身来,会看一刀切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小馆子所在的地方,什么也没有。


  对,这只是一场梦罢了。

  我回到农家乐,退了房,疯了一样往家赶,我要回去查一查,到底是怎么了。


  服务区我也没休息,一路高能,就这样中午1点我就回了南京。


  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正在播一条新闻。


  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我换了一个台,正在播另一条新闻。


  8人因网上散布武汉病毒性肺炎不实信息被依法处理。


  这时候,有人敲门。


  开门,原来是小文师傅找我。


  火火,我是来道别的。


  我想了想,说,好。


  我心里想着一句话。


  是该回去了,家里的人都快走光了。


  完结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2020年100个故事

  第四个故事

  今天,给大家讲发一个东北地区流传了很多年的老故事。

  本故事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也不奇怪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发生在东北的蛟龙的故事。

  这是一个多年前的老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今年已经50多岁了。

  从多年前的穷小子到如今富甲一方,被当地人称为神人。

  既然讲故事总得给主人公起个名字。

  姑且就叫小楼吧。

  小楼一夜听风雨的那个小楼。

  小楼的名字其实是有故事的。

  小楼的父母都是大庆油田勘探队的工人,常年在外工作,无暇照顾小楼。

  所以小楼是跟爷爷长大的。

  爷爷家住在一座大山脚下。

  是那种泥土和着特殊的草盖起来的土房子。

  这种特殊的草盖的房子夏天可以挡蚊虫,冬天可以避蛇虫。

  传说中东北有三宝,人参鹿茸乌拉草。

  其实那个乌拉草从前得掺杂一些特殊的草一起用。

  避蛇虫驱蚊虫又温暖,才算得宝。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东北的人家,只要勤劳,黑土地种啥长啥。

  有收成,养点猪,养点鸡。

  靠山吃山再采点儿野菌子野蘑菇之类的,生活也是好过的。

  小楼那会几年见不到父母,也就习惯了。

  爷爷给小楼起了个小名叫狗蛋儿,意思是贱名好养活,家里是有好吃好喝的紧着他吃,长的骨骼壮实虎头虎脑,直到5岁这一年,村里出了一件怪事。

  这一年的冬天,大雪封山。

  南方的朋友可能不太了解东北的雪有多大。

  一般来说东北的大雪封山就意味着大半年出不去。

  天地间白茫茫一片。

  从深秋开始下雪,陆续下到来年春末。

  那会每家都有地窖存放大白菜,萝卜这类蔬菜。

  养的年猪只好提前杀了,不然也得冻死。

  条件好的人家,把一间小偏房,就是放杂物的那种小房子,收拾出来,给鸡住。

  这种情况下,鸡是舍不得杀的。

  杀了鸡就没鸡蛋吃了。

  条件不好的人家怎么办呢?

  那就只有忍了,把鸡养在灶房,或者烧炕的那屋里。

  鸡屎味太大也没办法啊。

  这都是为了鸡蛋。

  杀鸡是不可能的了。

  鸡蛋金贵着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那想吃小鸡炖蘑菇咋办呢?

东北人大雪天不吃小鸡炖蘑菇,总觉得缺点什么似的。

和现在吃饲料的鸡不同,从前东北的小鸡炖蘑菇的鸡有两种。

一种是家里养的土鸡,-种是山上打的野鸡。

蘑菇都是山上采的,那会蘑菇大山里漫山遍野都是。

土灶,山泉水,山上松针松果儿当柴火,小火炖两小时。

就放点儿盐和两片姜,其他啥调料都不用放。

那个香味儿能飘出十里地儿去。

  土鸡肉肥美,汤鲜味儿就差点儿。

  野鸡肥肉少,鲜味儿更美更滋补,有条件的人家自然是吃野鸡。

  那会儿野鸡是送给老人,病人,产妇,小娃儿补身体最受欢迎的礼物之一。

  通常大雪里,村里的老人们会挨家挨户串门,组织青壮年上山拔野鸡去。

  拔野鸡,是小楼大雪天最憧憬的事儿。

  东北的孩子,从小就喜欢冰天雪地。

  滚的像个球一样打雪仗,趴冰面上窝着不动钓鱼那都是寻常。

  几百斤的大鱼这里也不稀奇。

  拔野鸡为什么小娃娃们爱去呢?

  那是因为野鸡这种生物很奇特。

  被人赶的一生气,或者被人下了饵一吃醉,就会把头埋在雪地里放飞自我了。

  大有你大爷的老子不伺候了的气魄,只露出两只脚在雪地上。

  可野鸡给忘了这是大雪封山的季节,头一埋进雪堆里,就冻硬了。

  一拔就拔出来一只,冻得成了冰鸡,小楼每次都要想,这真是很奇怪的生物。

  爷爷每次上山都要碎碎念:

  狗蛋儿啊,你娃要记住,人,生在天地间,不是唯一。

  这山上的一草一木,山石动物,是和我们同时存在的。

  靠山吃山,山有山神,靠水吃水,水有龙神,各有各管。

  人不可贪婪多杀,只取家里够吃够用的程度就行。

  如今大雪封山,不得已才进山备些野味,咱们不可滥杀滥取。

  小楼从小听多了这话,虽说懵懵懂懂不太懂,也点头答应。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野鸡有很多种,有的看起来平平无奇,而有一些看起来是那么的鲜艳美丽。

  让小楼忍不住的想,是因为长得太好看,才爱生气的吗?

  野鸡真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大雪封山期间,如果前一天下的大雪,第二天通常大太阳,无风,却又格外冷。

  俗话说霜前冷,雪后寒,冷的牙齿直打架,咯吱咯吱,说话都不利索了。

  爷爷带着小楼和村里十几个人,边说边笑,慢悠悠的往大山方向走去。

  。。。。。。。。。。。。。。。。。。。。。。。。。。。。。。

  这里到处都是连绵起伏的大山,几个人合抱抱不起来的老松树,往上看,松树的树冠遮天蔽日,空气里有清冷的松树香味。

  天暖的时候,这儿很容易找到清亮亮的小溪流水。

  水里有小鱼儿,小龙虾,还有特别漂亮的小螺丝??类,大雪这一封山,溪流水结成了厚厚的冰盖子,像水晶一样透明,那些可爱的小鱼们也看不到了。

  在冰层附近可得加倍小心,摔一跤可不是玩的,一不小心就像皮球一样滚下山去了。

  山脚处有一大片山地平原,老人们拿出准备好的黄豆,玉米??粒,开始向四处散开,形成一个包围圈,从高处石头上往下方洒黄豆,玉米??,然后躲在包围圈的边缘石头后面。

  爷爷对小楼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等了大半天,先是一些小麻雀飞下来吃,接着几只试探的野鸡从山下下来了,看到没危险,这时成群结对的野鸡下来了,有金色红色那样鲜艳羽毛的,也有灰色羽毛的,也有红色蓝色羽毛的。

  大概有几十只,等它们吃的差不多了,村里的人突然开始快速的从外往里赶。

  野鸡一开始使劲跑,当发现不管跑到哪个方向,都有人赶,野鸡们愤怒了,朝天鸣叫几声,把头插进雪里不动了。

  村里人赶紧把野鸡拔出来,用袋子装起来带走。

  每家都能分到几只野鸡,近黄昏了,大家都乐呵呵的往村子里走。

  小楼习惯性的牵着爷爷的衣角,闻着山里淡淡的松树香味,想着晚上美味的野鸡炖蘑菇汤多鲜,看着远处的荒野??。

  山上传来几声凄厉连绵的狼叫声,村里的人明显加快了脚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远处的雪地里,有一只落单的大雁。

  大雁这种生物,有很多都要飞到南方过冬的,如果要高飞就不能吃的太饱,否则身体太肥就不容易飞起来。

  这只大雁可能是太胖的缘故,起飞时,需要先助跑,现在雪太厚,它跑不起来,限在雪窝里,着急的叫嚷。

  小楼和爷爷说,咱们帮帮它吧,爷爷和村里人一说,大家铲开积雪,开出一条路来,把大雁使劲往空中抛去,大雁终于飞起来了,盘旋了三圈儿,向着小楼点点头,飞走了。

  天将黑,爷爷和村人回到了村里。

  十几户每家都炖起了野鸡蘑菇汤??,那味道香的,传出去怕不止十里地。

  小楼累了一天,吃饭喝足,很快就挨着爷爷在温暖的炕上睡着了。

  这是个美好的夜晚,家家都是欢声笑语,有喝二两酒唱起来的,有夸日子好过的,空气里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夜里,一轮明月。

  突然,村里的狗??一阵狂吠,爷爷批了棉衣,掌灯起来一看,糟了,野鸡被偷了,偷了就偷了吧,爷爷想,许是哪家人口多分的野鸡不够偷偷干的。

  再仔细一看,家里的大门上,用鸡血写了一个歪歪扭扭的数字10,爷爷一看,猛地坐地上
  了。

  小楼睡的沉,浑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这一闹腾,村里黑着夜各家都不敢出。

  天上一轮明月明晃晃的,比平时都圆,都亮,爷爷想着天大的事儿明早再说吧,这夜里头,谁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愁的爷爷抽起了大烟袋锅子,一夜到天明。

  天光乍亮时分,各家老人都串起门子了,大家心照不宣,面色晦暗摆摆手,意思进屋再唠。

  那时候所谓村子,其实就是屯子,爷爷家属于西屯也就十几户人家,有的人家一家几代人住一个大家院子,算一户。

  那会资源有限,即使在大城市里生活用品都得限量供应,在东北靠近山根的村屯子里,一大家子住一起算是抱团取暖,遇上事全家一起抗,总是容易过活一些。

  爷爷说,按说咱们都是屯子里的老山民了,现下里,从村西屯到村东屯只有一条路,山路,那路大雪封住了,不到来年春天是断断过不去的,可眼下遇到这样事儿,这,这,咋办呢?

  老人们抽上烟袋锅子,愁的直咋吧嘴,大雪封山,要说这鸡是外面人进来偷的,定是不像,哪有偷鸡??还在门上写血字的哟,老天爷啊,这可让咱们咋弄哟?

  小楼娃被烟味熏醒了,懵懵懂懂中听了个大概,村里进了贼了还偷鸡???小楼握了握小拳拳,心想,我是男子汉,男子汉保家卫国,好不容易拔的野鸡,敢来我就用小拳拳打洗拟……

  爷爷还不知道小楼已经醒了,磕了磕烟袋锅子,咳了两声,慎重地说道,老弟兄们,恐怕咱们得做好最坏打算啦,这事儿,恐怕不是人干的啊……

  一片死寂。

  小楼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大气儿不敢出一声,不是人,那是啥呢?

  要是大雪没封山,咱老弟兄几个一起去东屯请懂行的,该能过了这难关,可这路不通,硬过,是过不去的,现如今屋子里就咱这几把老骨头还算是见过世面,闯过风浪,不说别的……

  爷爷指着炕上的小楼,娃娃们还小,还得靠咱们呢,有压箱底的主意,法子,老弟兄们就唠唠吧!现下里,总是要先顾性命不是吗?

  小楼长大后想起那会,理解了大家的欲言又止,那会儿大环境稀奇古怪的事不好提,谨慎是对的。

  然而还是一片死寂。

  那大家伙回去再想想辙,明天咱们再接着唠吧!

  爷爷送走了各家户的老人,看看小楼,烧了锅开水,把门上的血擦干净,弄了点吃的,小楼起来边吃边问爷爷这到底是什么作怪?咱们又该咋办?

  爷爷说,这西屯是最靠山脚边子的,听祖上说,从前这里有几个猎户,用山上的松树??砍下来盖的房子,住的总是不安稳。

  先是房子被鼠打的到处是洞??️,后是遭了火??烧,所得猎物一夜之间也失踪了,这猎户后来就离了这里。

  后来在这定居的人,也想砍松树盖房子,当天夜里头做了个梦,梦里有山神传话,不要再砍??,拿着山上的一种特殊的草和泥土盖房子,夏无蚊虫冬避蛇虫????,祖上照办,果然相安无事。

  这儿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才有了咱们这个村西屯东屯这些后人……

  现如今,东屯过不去,那边有些懂行的会处理这些事,可大雪封路,咱们过不去,东边也进不来,没指望了。

  狗蛋儿啊,你知道东北的大山是什么山吗?

  小楼说,那谁不知道,长白山呗,东北的山⛰️,都是长白山一脉的。

  狗蛋儿啊,你娃娃还是不知道什么是长白山啊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对于东北人来说,长白山是一座神山。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长白山是一座古老的山,形成于1200万年前,在山海经中长白山叫做不咸山,又叫白山,太白山,长白山。

  长白山的神秘主要体现在他的独立上,神州大地上,通常有灵气的山脉⛰️,都会有修行人在此建庙,建立道场,有句话说的是“天下名山僧道多”。

  而长白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自古以来,甚少或几乎没有没有这种情况,东北地区的人,大多数不信佛道儒。

  东北人知道,神山上的山石草木动物生灵是先来者,人是后来者。

  那长白山上的天池之水,海拔2189米,最深处373米,是世界上最深的高山湖水,从高处流下,汇成三江源。

  三江之水,滋养了山下周边从古至今的人们。

  不只东北,还有朝鲜韩国,其他族群,世世代代,都受三江之水养育啊,受了长白山的恩惠的人世代不敢忘,在东北亚地区,长白山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神山⛰️。

  现在的东北人,大多是后来迁徙到来的。

  而另一个原因,是因为长白山有很多成精的仙家传说。

  一类是草木成精说,传的多的是人参精,人参娃娃这类的,当然也有松树成精,山石成精的传闻。

  一类是动物成精,有鼠,黄鼠狼,狐狸,刺猬,穿山甲,蛇,虎豹熊等,其中又以胡黄白柳灰五家传闻最多。

  而爷爷要给小楼讲的,却是另一桩事。

  日本人当初占领东三省那会儿,几个兵团的人到处找石油。

  每次当就要找到的时候,就会遇到一些奇怪的事情,阻止他们继续找石油,直到日本人认为东北没有石油,放弃了。

  而小楼的父母就在勘探队工作,有一天,在大庆古时候的一个叫萨尔图的地方,萨尔图,是古时候的话,意思是,月亮升起的地方,发现了石油。

  狗蛋儿啊,你娃要相信,咱们生活的地方,是有神仙护着的啊,石油啊,那是咱们国家顶要紧,顶宝贝的东西呢,咱们的神仙不给日本人找到石油,他就得不去呢。

  你娃的父母不得回来,就是在为国家挖石油,为国家做贡献呢。

  传说中,长白山不仅仅有仙家,还有保佑村里人的山神一族,大雪封山,往东无路,咱爷俩今夜就请山神保佑吧。

  爷爷带着小楼把家里的猪肉蔬菜??,粮食,鸡??,鸡蛋,猪肉全部清点整理好,弄点好吃的和小楼吃了一顿,早早的躺炕上闭目养神。

  是夜,屯子里其他家关门闭户不敢出声。

  爷爷家房间里多点了几个小油灯,家里比平时亮堂了许多,小楼穿的厚厚的,和爷爷把家里的桌子放院子里,摆上香,摆上粮食??猪肉,大开院门,大开堂屋门,院子里燃起6把松油火把,待到明月当空之时,拉着小楼跪下磕头。

  小楼边嗑头边说,山神大人,爷爷说咱们靠山吃山,要敬山神,靠水吃水,要敬龙神,我从小不敢忘。

  昨夜村里遇上事,爷爷说也许是仙家上门了,不知我们做错了什么,若是山上仙家需要吃的,我和爷爷可以把家里的粮食全部拿出来,还请山神大人保护我们村平安。

  我父母在月亮升起的地方为国家出一分力,我相信月亮上的神仙会听到我说的话,会保护我们平安的,小楼就反复念叨这几句话,反复磕头,直磕到香燃尽,才站起来。

  突然,村子里一阵狗吠??,一阵鸡叫,各家大门上出现了一个歪歪扭扭的血写数字9,而爷爷家,桌子上的食物全全整整,鸡??在工具房里也好好的睡着了。

  这是个怎样的夜晚呢,冷,却无风,明月比平日里大了好几倍,像一个大大的圆盘,温柔极了,小楼觉得自己说的话,月亮上的神仙一定听到了。

  爷爷拍了拍小楼的肩膀,狗蛋儿啊,你娃是男子汉,是福是祸,就看今夜了。

  地震一刻不停,声音越来越近,小楼想,难道是老鼠大仙??大家子都来了,还是黄鼠狼大仙一大家子都来了?还是狐狸??大仙一大家子都来了?

  突然一头斑斓猛虎出现在爷爷家院子门口,那种一人高的东北虎,爷爷和小楼吓的浑身哆嗦,谁半夜家里进了一只老虎??不害怕呢?

  可是马上又进来了第二只老虎,比第一只还大。

  接着是第三只。第四只……好在从前那种自己家盖的土房子,院子都特别大,即便如此,这??也太多了呀……第107只老虎??排排座进了爷爷家院子,分别排排座在中间道路两旁。

  小楼两只手不知该往哪儿放,捏着自己的衣角反复的柔搓,这是老虎要住这了呢?

  老虎看上爷爷家了,以后长白山的老虎都在住了么?那也没事,我帮爷爷再盖个新房子就行啦……

  正胡思乱想呢,所有老虎突然起立,整齐的向院门口转去,同时,仰天长啸一声。

  老虎一啸,地动山摇。

  如果是107只老虎仰天长啸会如何呢?

  总之爷爷和小楼直接就坐地上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一道光,一道金光,似乎从天而降。

  又进来一只??,第108只老虎。

  慢慢的走进来。

  虎背上坐着一位金光闪闪的小菇凉。

  老虎们突然口吐人言:“恭迎虎师”!

  小楼也不敢看[委屈],小楼也不敢问[可怜]。

  坐地上也不敢动,心想小拳拳太小了,谁也打不过呀。

  时间仿佛凝固了。

  就听空中扑索索,似乎是往下掉东西,是什么东西呢?

  扑……扑通……啊!乌乌乌~~~

  小楼忍不住抬头朝天上望,老天爷啊,天上往下掉野鸡呢,还有活的家鸡,还有一只橘灰色的??狐狸。

  那狐狸??摔地上打了个滚儿,抖抖身上的毛,趴到中间的老虎??面前,开口说话了。

  “恭迎虎师”

  “我知错了,这里的人烧的鸡??汤太香……我只想吃点鸡??,没想伤人”

  “鸡还回来了,还请虎师手下留情”

  虎??背上的小菇凉开口说道“你去做一件事”。

  ??狐狸说“一定办到,都按虎师说的办”。

  “28年后你迁居月亮河畔,守护这个娃娃20年平安,你可愿意”

  狐狸??忙满口答应“愿意愿意”

  小菇凉看着小楼说“莫怕,起来吧”

  爷爷忙拉扯小楼慢慢站起,小声对小楼说,狗蛋儿~来,站,站起来嘿。

  小楼踉踉跄跄站起来,却不敢正眼看,只看到金光耀眼,不由得心生敬畏,威严无比。

  小菇凉说“你对着月亮说,相信月亮上的神仙会保护人们,现在你怕么”

  小楼说“不怕,月亮照亮夜里的路,月亮上的神仙保佑夜里的人,等我长大了要做个有用的人,让很多人吃饱饭”。

  小菇凉说“1000年前,我有一个朋友,叫小怪兽,那时候她也和你一样大,我已经1000年没有见到她了……”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我给你赐名小楼,你要记住今日之言,28年后,月亮河畔,盐碱地变良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爷爷赶紧拉着小楼跪下不停磕头,在磕头声中,大地开始震动,??们排排齐整,慢慢往外走。

  小楼也不敢抬头,只知道不停磕头,直到地震声音没有了,大地恢复了平静,一轮明月依旧是那么的明亮,温柔。

  院子里除了堆了一堆的??,有丢失的冻野鸡,也有装死的土鸡,爷爷赶紧带小楼把装死的土鸡拿到工具房里。

  那土鸡一到房里,立马活了过来,抖了抖鸡毛,一幅劫后余生的感觉。

  爷爷和小楼收拾好院子,关上院子门,灭了火把,又关上大门,这才觉得浑身散了架一样,累啊,绷了一天了,啥也不管了,睡一觉吧。

  小楼心里是美的,从此他不叫狗蛋儿了。

  他想告诉所有人,他的名字,叫小楼。

  太阳刚升起来,爷爷家的门就被拍的邦邦响。

  屯子里的人们火急火燎地伸头张望。

  爷爷和小楼睡的香甜,伸个懒腰,爷爷批棉衣跑去开门。

  才让进院子来,拖家带口的一堆人都让进来了,爷爷摆摆手,让进屋子里。

  大家七嘴八舌的问起昨夜咋回事,爷爷说仙家想吃鸡,山神帮还回来了,野鸡在院角落里各家领回去,土鸡在工具房鸡,各家带回去,这事儿外面就别传了,慎重些没坏处,东北人乡野故事没少听,见消灾免难得了平安,大家听了也都点头。

  过了年小楼6岁,开春大雪一化,小楼被爷爷送到城里上学??,爷爷说,你娃要记得啊,27年后,你得把那大片的盐碱地变成良田,让更多人吃上饭。

  小楼那一天起一直没敢忘。

  转眼间,小楼长大,工作,结婚,到了33岁这一年,他工作的单位在种畜场,他工作的地方,叫肇源,古时候叫做郭尔罗斯,意思是河,所以这地方古时候叫月亮河。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