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朋友说,他们本地人,一年365天就切个面下熟了就行。

  给我换了这么多花样做面了,怎么还会不习惯呢……

  我心里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为了我,每天想着花样做面条。

  太麻烦他们了。

  我还是早点回去吧。

  只是画展一般三天才结束,时间都是提前发出去的,要是提前闭馆,后来赶来的人就白来了,肯定不合适。

  所以,我就和朋友说好,提前买了当天下午五点多的车票,这边下午一结束,就往回赶。

  朋友也只好答应。

  中午吃的是西红柿打卤面。


  。。。。。。。。。。。。。。。。。

  这次画展带的作品不多,基本都被收藏了。

  我自己留了几幅,装在行李箱里。

  想着留给陇西的几位老前辈,回头再找人给带过去。

  那几位老前辈对我特别照顾。

  第一次去定西的时候,还特地赶去定西我的画展,喊我傻娃娃^_^

  当时不知道傻娃娃是什么意思。

  以为是我看起来傻乎乎的样子呢。

  后来问本地人才知道,傻娃娃,现在没人那么叫了。

  那是上古时候,流传下来的叫法。

  是从前老人会对家里的得宠的小孩子的叫法。

  有溺爱,宠爱的意思吧。

  类似于,你这小娃娃,那么傻,可还是家里的宝贝疙瘩,是有人疼的小娃娃,类似这种意思吧。

  等到下午,我收拾了行李,告别了朋友和工作人员,开始准备往火车站赶了。

  。。。。。。。。。。。。。。。。。。。

  这次没坐飞机过来。

  因为飞机需要从兰州转,还需要去接机,一来一回也挺麻烦的。

  那几天朋友的美术馆还没结束另一场展览,也挺忙的。

  所以我来的时候是火车。

  回去,也是走的火车。

  就在我出了美术馆门时,面前来了一辆路虎,把我的路给挡住了。

  这不是我朋友的那辆路虎。

  我朋友开的也是路虎,不过我说了不用麻烦他送,自己打车走的。

  这辆路虎,款式和我朋友那辆不一样。

  这时窗户摇了下来。

  有人喊我,傻娃娃。

  我一看,是几张慈祥,亲切,清瘦的脸。

  原来是陇西的那几位老前辈来了。

  。。。。。。。。。。。。。。。。。。。。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我想这也好。

  反正我正好要把画带给他们,既然他们来了,就直接把画送到他们手上就好了。

  也省得我再回去找人再辗转带给他们了。

  老前辈看到我打开行李箱,递上来的画,看起来挺开心的。

  一边收起来,一边那出一个小盒子。

  对我说,傻娃娃,我们几个送你去车站,路上说。

  我上了车,变身好奇宝宝,问

  这个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啊?

  是糖葫芦吗?

  老前辈们笑而不语,让我自己打开看看。

  我拆了盒子一看。

  也没什么稀奇嘛。

  是玫瑰花茶。

  我想,这是要对我说,喝玫瑰花茶,可以美容么?

  只是又觉得,不会是这么简单的谜题。

  。。。。。。。。。。。。。。。。。。。。。

  司机开车很稳。

  其中一位老前辈,看了看我,笑了笑。

  又指了指天空,对我说

  傻娃娃,你知道这玫瑰叫什么么?

  我想都没想的说,甘肃玫瑰?

  老前辈听了摇头,说

  不,是,苦水玫瑰。

  我好奇的问,苦水玫瑰,那是什么玫瑰呢?

  好奇怪的名字。

  我只听说过保加利亚玫瑰,云南的玫瑰。

  苦水玫瑰,怎么名字这么奇怪?

  老前辈说,傻娃娃,这玫瑰,是华夏上古时代留下来的品种。

  在甘肃的土山上,种植了大面积的玫瑰。

  这些玫瑰,大多没通常的水源浇灌,只靠天下雨。

  那点雨水,自然是不够的。

  当地人,就会往山上打井取水。

  这井水,通常,打很深,才能取到水。

  即使取到水,也大多是咸水。

  我听了更奇怪了,忙问

  那咸水,和苦水有什么关系呢?

  老前辈说,我们这个世界的水,大多数是咸水。

  海水,也大多是咸水。

  而只有在这里,人们还保留着这样的称呼。

  上古至今,很多人已经不知道了,咸水,就是苦水。

  所以用打出来的苦水浇灌的玫瑰。

  叫做苦水玫瑰。

  我想了想,又问,那苦水之上呢?

  老前辈点了点头,对我说

  苦水之上,是香水。

  我眯起眼睛,对老前辈笑了笑。

  心想,原来如此。

  送我玫瑰花茶,原来是想告诉我这个啊。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几位老前辈看我笑了,也相视一笑。

  车站不远,这么一会儿,到了。

  我对老前辈们道了谢,说

  我会去退票,买到西安的票,让他们放心。

  老前辈们说,傻娃娃,临洮的热凉面不错,下回来吃。

  我说好,挥手作别不提。

  。。。。。。。。。。。。。。。。。。。。

  改了票,夜里到西安站。

  下了车,先找了个酒店住下,先睡一觉再说吧。

  这一路也是累了,洗了澡,赶紧的就要把床扑倒。

  床啊,我来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了早饭,就找了个车,往终南山赶去。

  辗转到车也不能上去的地方了,我只好手脚并用的自己爬。

  爬着爬着,看到了一只绿色的鸟。

  和那只鹦鹉有点像。

  我往地上一躺,休息会。

  对着绿色的鸟说,傻鸟,是你啊?

  那鹦鹉就学我的话。

  傻鸟。

  傻鸟。

  傻鸟……

  。。。。。。。。。。。。。。。。。

  我也是太累了。

  一般爬山到累了,我都是干脆就找个干净大石头躺下先眯一会儿。

  天大的事,也不管了,其他的再说吧。

  要能睡,那就睡一会儿好了。

  山石松风,白云青鸟。

  偷得浮生半日闲。

  也,不错。

  。。。。。。。。。。。。。。。。。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一会儿,等我缓过来了,站起身来,鸟却不见。

  只见边上,出来一个小村子。

  大概十几户人家那种。

  不大的小村子。

  我拍拍身上的泥土,往村子那边走去。

  这里很是安静。

  空气中,弥漫着云气。

  那云气,似乎踏步而行。

  我每走一步,就向被一层淡淡的云气裹住一般。

  远处,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水声。

  走近一看,那水,只在山石间有。

  那是,一湾,浅水。

  有一家门口,有一只极其漂亮,又精壮的黑狗守着。

  还有一只很威武的大公鸡站在墙头上。

  那黑狗,用好奇的眼神看我。

  也不叫唤。

  大公鸡倒是不搭理我,自顾看天去了。

  很傲娇的样子。

  。。。。。。。。。。。。。。。。。。

  这时,村子里有人出来打水,挑着空桶。

  是个中年男子模样。

  我也就跟在后面,到水边帮打水,手忙脚乱的就帮起来了。

  其实我也不会打水,水又浅。

  我想反正不行我就抢着把水挑回去就是了。

  这时,水桶装满了。

  我抢着把担子挑肩膀上了。

  只是我的体格,挑水也不太熟练。

  有些歪歪扭扭的。

  村里那人冲我微微一笑。

  就背着手,自顾自的走我前面了。

  。。。。。。。。。。。。。。。。

  我也不说话,龇牙咧嘴地坚持着。

  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大石头上那睡干了的一身汗,刚清爽了一会,这会子就又满头大汗了。

  那样子,估计是,有点狼狈的。

  但是我心想,不管怎样,我也要坚持啊。

  加油。

  那湾浅水,距离村里那人家,也就几十米远吧。

  其实,一会儿,应该就到了。

  可我,硬是走了很久,还没到。

  眼看着村里那人已经到门口了。

  我还在那湾浅水那使劲往前走呢。

  我心里琢磨,这样不行。

  就朝村里站门口那人,说

  步步踏云深,湾湾取水浅。

  那人听了我的话,微微一笑。

  再挑水时,我感觉好像就很轻松了。

  。。。。。。。。。。。。。。。。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好像挑了两三步吧。

  就到门口了。

  到了门口,村里那人把我一拦,我赶忙退后。

  那人接过水桶担子,自己把水挑进门去了。

  我也是累了,也就乖乖站着。

  那只黑狗看我的眼神,好像有些玩味的。

  大公鸡这会可能看天看无聊了,也开始端详我起来。

  只是我这会披头散发,满头大汗。

  满脸通红的,一定狼狈的很。

  又过了一会儿,村里那人出来了。

  问我,你想问什么?

  我老实的回答,想问,阳。

  那人点了点头,说

  阳气生一分,等于阴气灭一分。

  我点头答,是。

  那人又问,还有什么想问的。

  我想了想,答,穴。

  那人摇了摇头,说

  此事不必问我。

  世上自有教你之人,却不是我。

  。。。。。。。。。。。。。。。。。。

  我赶紧眼观鼻,鼻观心。

  躬身作礼,诚恳的说

  末学愚钝,还请指点。

  那人笑了笑,说

  太白之巅,九九重阳。

  我听了连连致谢,等得站起身来,一看。

  村庄所在一处,那房屋看不见了,到处都是厚厚的云层。

  像飞机上往下看那种云层。

  很厚很白很软。

  像棉花糖一样。

  我只好转身下山了。

  一路辗转回到南京不提。

  。。。。。。。。。。。。。。。。。

  那天过了不久,老富正好来找我。

  我就把那人和我说的,阳气生一分,等于阴气灭一分,这句话和老富说了。

  也和老富说了我的一些浅见。

  天地之间,能量守恒。

  上天一层为纯阳,入地一层为纯阴。

  人居中间,身负阴阳。

  人若想修行,就要先提升自身阳气。

  阳气提升一分,阴气就减少一分。

  阳气生一分,就等于把阴气消灭了一分。

  阳气,于人身而言,可以理解为:

  向上的,感恩的,积极的,乐观的,明亮的,健康的,正直善良的,坚定不移的,此类。

  阴气,于人身而言,可以理解为:

  向下的,抱怨的,悲观的,绝望的,痛苦的,忐忑不安的,缺德邪恶的,自我怀疑的,轻易放弃的,此类。

  人若能懂得感恩,强健体魄,孝顺父母,照顾好家人,乐观向上,正直善良,提升智慧,坚定不移的信念,这样的人,即使在人生低谷,也能把一手烂牌打成好牌。

  人若是不懂感恩,常常抱怨,缺德邪恶,悲观放弃,有一手好牌也会打成烂牌。

  老富憨厚地笑了笑,说

  普通人若能做到如此,也是人间翘楚了。

  比如呢,我问老富。

  老富说,比如关云长,忠义做到极致,不也封神了么。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可是,人是普通人,没什么力量啊,普通人真的遇到阴气的鬼怪妖魔之类的,人的那点阳气,有用吗?

  老富憨厚的又笑起来了,说

  人,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能量罢了。

  如果人没有能量,那鬼怪妖魔还来抢夺人身做什么?

  正是人身太过宝贵,那些阴气属性的存在,才会来扰乱人间。

  人,若是时时提升阳气,正直善良,这种阳刚之气,是天生克制鬼怪妖魔,根本近不了你的身,天生自带好风水法阵。

  人若是不懂感恩,自我怀疑,抱怨,忐忑,缺德邪恶,悲观放弃,就等于在这个人的心上,打开了一扇门,妖魔鬼怪一看,主动开门了,当然要进去吸取你的能量了,就是再有权,再有钱,改风水也无用。

  其实人不知道,三界之中,人身提升一分阳气,就等于给三界中护佑人间的力量加了一分能量。

  反之,人提升一分阴气,就等于给祸乱三界的力量加了一分能量。

  很多人,天天喊着神仙保佑自己,却天天在做着打开门邀请妖魔鬼怪进自己家里来祸乱自己的事。

  偏这样的人,还会责怪神仙为什么不来保佑自己。

  这样啊,那修行人以此来打基础,能摸到那扇门么?

  老富哈哈大笑起来,说

  火火啊,你不是,已经站到门边了么。

  可是,那个村子里的人,还有一个问题没有教我呢。

  你应该也知道,那你教我吧。

  老富说

  世上自有教你之人 ,却不是我。

  好吧。

  看来,只能等太白山上才能知道了。

  完结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讲一个风凌度,迷糊大姐,阴阳眼,科学怪人的故事

  前言

  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奇怪的人,奇怪的事。

  有的人,看起来很聪明,很积极,很努力,很漂亮,却能迷糊到把自己的生活过的很糟的地步。

  还有一些本是研究科学的人,他们本该呆在实验室里,对着数据发呆,却偏偏为了好奇心,接触到那些科学目前还不能解释的,神秘未知的世界,却在这过程中,爱上了玄学,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今天给大家讲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少有人知的渡口。

  这个渡口的名字叫做,风凌渡。

  不是大家知道的那个渡口。

  风凌渡,是一个很小众的渡口。

  这个地方,有点像研究所,有点像医院。

  也有点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

  传说中,只有去那里治病的人才会知道。

  而那里的病人,却是被邀请的。

  需要你的病例,他们觉得很感兴趣。

  他们觉得,有研究这个病例的兴趣,会邀请你。

  和很多故事不同的是,他们也不会强行带走你。

  如果他们邀请你的时候,你不愿意。

  他们也不会继续邀请你。

  因为精力和经费都是有限的。

  如果你拒绝,他们就会邀请其他人。

  而被邀请的人,就会有幸被带到这里。

  从过去的数据来看,来这里的病例,后来都治好了,并且,没有再复发过。

  所以,听过风凌渡这三个字的人,都会心怀感激的。

  毕竟,费用全免,获得了新生,也没有后遗症。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五个故事里讲过,人的身体阳气阴气共存。

  如果你心里想的是提升阴气能量的事,同时接触到这类,就会越来越往下走。

  人的身体是非常宝贵的。

  你不珍惜,就容易导致健康问题。

  身体,会生病。

  生病,身体会越来越衰弱。

  阳气越来越弱。

  如果你提升阳气,积极向上。

  阳气生一分,阴气就会灭一分。

  而如果你阴气重,又放飞自我。

  类似反正已经很衰了,破罐破摔的心态。

  那样,就会越来越衰。

  生病,会消耗你的生命,钱财。

  你会变得越来越让人讨厌,失去朋友。

  家庭不宁,事业不利,财运亏损,诸事遇阻。

  这种时候,你以为不会再衰了。

  其实,如果你不提升阳气,衰,是没有底的。

  苦海无边。

  很多经文,寺院,道观,世间的道理都在劝这样的人回头。

  然而,很多人还是不肯回头。

  这让我想起多年前,我认识的一个大姐。

  那个大姐,是一个家庭幸福,有房有车有存款,比较富裕的那种。

  为人也很热情,看见人,就想和人讲道理。

  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那个大姐涂抹星子在我脸上喷了一个多小时。

  非要给我弘法,讲佛家道家的道理。

  我在工作室,要下班了。

  那大姐说,喜欢你,咱们有缘,一定要到家里吃饭。

  我说我要回家,她就不让,硬是被她拖回家去了。

  我想着也许是她比较热情,住的一个单元,确实很近,就想去认认门也好。

  一进大姐家,家里一股浓浓的臭味扑面而来。

  我鼻子有些敏感,就觉得无法接受,推说家里有事,赶紧走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后来知道,她家里养了一只狗,那狗性子太闹,爱拆家,每天都要上演这场闹剧。

  那狗还有一个习惯,就是爱吃屎。

  现在家里都用冲水马桶了,没有这种条件。

  那狗就自己拉屎给自己吃。

  所以每天回去,她家里都臭哄哄的,即使打扫了,总有残留的气味。

  可能她自己习惯了臭味了,不觉得味太大。

  但是我还是觉得,以后不要去她家为好。

  后来大姐又经常来我工作室找我。

  她总觉得我很可怜,她来度我,她有弘法的义务。

  每次她来,都要对着我脸上喷一个多小时的口水。

  我婉转拒绝,她也当听不见。

  更加觉得我是迷途可怜人,需要她来度。

  然后来,就喜欢抱着我哭。

  说她其实很可怜,身体不好,孩子不听话,先生不信这些,她想把他们都度了。

  可是家人都不信,她很愁苦,自己在家也老是哭。

  我就开导她,对她说了一些公案。

  她发现我懂的还挺多的,就想拖我去她师父那里去。

  见我不肯,就跪下抱着我大腿哭。

  师兄啊,你要和我一起去啊,以后就靠你度我啦。

  我说我是个普通人,你自己去吧。

  大姐就拿出诚心,跪在我工作室不走了。

  我想算了吧,见到她师父,把情况反馈下,让她师父管管她,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大姐的师父,在一个山里苦修。

  听说,曾经一个人磕长头去普陀山,还曾得到观音菩萨的点化。

  那个山里,条件很艰苦的。

  只有她师父,和一个随从。

  这个随从,是个保定人。

  这个随从,祖上积德,从前家里有一位动物仙,主动来做保家仙。

  那位动物仙,是个善修,一心想求仙道。

  曾经到泰山拜求碧霞元君大神,表达自己的诚心诚意。
  还主动发下誓愿,杀生害命,口业纠纷,都严格远离,还主动庇护附近的人。

  在保定当时,这位动物仙,不附体,不要吃喝,也不求回报。

  默默在人间积些阴德,寻找机缘,据说,也有千年道行了。

  后来有一天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个师父就去保定有事,遇到了这个随从。

  当晚动物仙就托梦给随从,让她追随这位师父去了。

  据说,善修的动物仙,自己也跟着去了,据说帮着守门户。

  我们去山里的时候,那个大姐见到她师父,真是感人画面。

  那个大姐一见到她师父,痛哭流涕起来。

  抱着她师父大腿就哭了一个多小时。

  似乎是感情太好了,我想。

  后来她师父居然要考教我,我有点震惊了。

  就问为什么,她师父说,她说我是来踢馆的,说我读过佛学院,道学院之类的,是来论高低的。

  我就解释了前因,其实我是被拖来的。

  我来,是为了让师父管管她。

  她师父和我说,没用的,她就是这个样子。

  而且她有很多师父。

  有道长,也有活佛,还有儒家的。

  反正看到觉得有点见识的,她就会诚恳的去抱着喊师父,哭的稀里哗啦的。

  然后师父让她回去做功课,她也不做。

  就是喜欢再多处找师父。

  还喜欢给人去弘法,然后带人来。

  她师父给她说了很多次了,她也不会听。

  总是一副对师父情深,又可怜的模样。

  却从来不肯努力。

  师父们有的也认识,时间长了,也就知道了这个爱哭的弟子,就也统一观点,觉得她也就这样了。

  大姐每次来到师父面前,都要说,师父啊,我没有钱,可是我还是要来出50块钱,师父不要嫌少。

  她师父说,每次都不要,让她先把家里照顾好,大姐还是继续这样。

  其实不是钱的事,主要每次她总要到处宣扬,说她没钱,但是还是要给师父50,她有多么诚心诚意,意思里有一点儿别人都比不上她的感觉。

  时间长了,师父也听到这些话了,又看她没什么长进,也就摇头。

  也就连让她做功课都不提了。

  我就请师父管管她,毕竟她老是跑我那哭,不像样子。

  可是她师父说,没用的,她就这样,别人说的她也听不进去。

  所以后来,我也就找各种理由,不见她,或者躲不过遇到了,保持距离,赶紧走了。

  大姐就觉得好委屈。

  她觉得,她那么善良,对我那么好,我这样对她,我良心大大的坏了。

  哎,我成了坏人了。

  。。。。。。。。。。。。。。。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