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我顾不上他,赶紧的问老富水在哪里。

  老富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往外面指了指。

  我像火车一样冲出去,找到了一口水井,打水,把脸给洗了好几遍,又把衣服拍了拍,这才慢悠悠地走回去找老富。

  老富也没挪步,还在原地,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

  这会儿,渡船之人也回来了,手上提着烧锅炉的那人。

  这时我才想起来,烧锅炉的被我拍倒了,还在船上呢。

  渡船之人往地上一看,科学怪人也躺地上了,一时,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看老富,又看看我。

  我这会洗干净了,也意识到自己下手有点重,也有些愧疚,就想帮忙把人抬到房间里去。

  可是,科学怪人比我高,又比我重,我的小体格,实在是搬不动啊,只好玩命地往门里面拖。

  拖了半天,还是拖不进去,还把科学怪人的衣服给扯坏了。

  好尴尬。

  渡船之人看着我玩命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笑了起来。

  然后,另一只手把科学怪人提起来,就这么一手一个,像提棉花一样,就把两人提进屋子了。

  我在门口又狼狈,又惊讶,又愧疚,一时无解,就想着自己罚自己蹲地上,找根小树枝,画圈圈。

  一边用眼角偷瞄老富,心想,自己也太不省心了,给老富惹麻烦了。

  老富这才慢悠悠地对我说,

  那孩子,看起来高大壮实,其实,心智还停留在10岁孩童的状态。

  在他10岁那年,生了怪病,是他外婆,托了人找到华夏来的,山遥路远的,玄门高人也不是随处可见的,虽说后来找到了,给治好了病,还是留下了后遗症。

  那孩子,从小在国外长大,见到我们,是热情了些,却无恶意。

  倒是你,今天是让我刮目相看呢。

  我赶忙尴尬的抬起头,对老富说,

  我也后悔了,主要是,他的口水,弄我一脸,一时觉得恶心,就想把他扒拉开。

  老富哈哈大笑起来,指着那把柴刀说,

  万一,一柴刀把他拍死呢?

  听到老富问这个,我脸上挤出道歉的小表情,讨好的说,

  不会的,我用的是刀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老富又哈哈大笑一阵,对我说,起来吧,他们二人都好了。

  然后转身往屋子里去了。

  我赶紧跟上去,进了里屋,里面摆了两张木床。

  科学怪人躺一张床,烧锅炉那人躺一张床。

  两人醒倒是醒过来了,只是都把手放在头上揉啊揉。

  一边揉,眼神看起来好生困惑,似乎在回想着什么,却又想不起来。

  我站在房间里,看着这情景,有多尴尬就多尴尬,只好蹑手蹑脚地躲在老富身后,不敢露头。

  渡船之人却双手抱胸,靠着窗户,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老富看了我一眼,把我从他身后拉出来,拉到床前。

  对科学怪人说,怎么安排。

  科学怪人边揉头,边思考,对老富说,最后两个数据,第一阶段的结果出来了。

  老富点头,我带火火去8号院。

  然后对烧锅炉那人说,安排在7号院,有人带你过去。

  科学怪人忙起身,带着烧锅炉那人出去了。

  老富也往外走去,我赶紧跟着。

  又是弯来弯去,路倒是没走多远,就是眼睛绕来绕去的有点花了。

  而且,这里的路都长得差不多。

  房子,长得也差不多。

  越走,我越真心佩服这里的人了。

  这要是我,给我进来,我也找不到出去的路。

  这情形,让我想起了黄药师的桃花岛了。

  不懂阵法的人,肯定会迷路吧。

  想到这,我也变得越来越小心了。

  桃花岛,可是走错了会碰到机关的呢。

  一步走错,谁知道是什么后果呢,这个岛,在我心里,也越发神秘起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又走了一段,远远看到一个小院子。

  到得门口,却已有人出来相迎,请入门内。

  我跟着老富也看个稀奇,却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之前念诗哭苍生的那位中年男子。

  中年人这会子,却没有哭。

  只见一位闭着双眼的白发老人,在给中年人把脉。

  屋内有人请老富坐下,我站在老富身后,这样等了很久。

  把脉还在继续,中间我见白发老人点了点头,却是久久不言。

  房内的人,都安静的等着。

  我也大气不敢出一声,憋着自己把呼吸声放轻些,再放轻些。

  终于,白发老人,把脉结束了。

  我想,这会白发老人的眼睛,该睁开了吧。

  没想到,白发老人还是闭着眼睛。

  就见白发老人挥了挥手,屋内随从随后上前,礼送中年男子往门外走去。

  白发老人把脸转向老富,笑了笑说道,

  3号院半年后,封院。

  老富点了点头,也笑着说道,7号院刚收治一位,晚间你给看看。

  我很奇怪为什么白发老人还是闭着眼睛,心里很疑惑,却不敢表现出来,又隐隐地想起,传说中有一位前辈,也是如此。

  难道,是那位前辈吗?

  若果然是,就不难理解,这个岛上,并不需要一般医院那些扫描机器设备了。

  传说中,那位前辈双目失明,因广修善功,机缘之下,开了天目。

  此后,不仅能扫描五脏六腑,直指病灶,还能看到此人的生平之过去,现在,和未来。

  正想着呢,老富起身告辞,我也只好跟着走了。

  ^_^^_^^_^^_^^_^^_^^_^

  回去路上,我鼓起勇气,问老富,

  那个心心念念苍生的男子,看起来只是为了苍生悲伤不已,似乎不像生病了啊?

  怎么也会被邀请到风凌渡来呢?

  这里不是只邀请感兴趣的病例吗?

  那位男子,又是何缘故来此呢?

  老富看着远方的路,慢悠悠的和我说

  他本是一位书生,身子孱弱,诸事不顺,自己网上找了术法电子书,强学硬记,后偶然开了阴阳眼。

  因他从前就时常忧心世间,认为愁苦无解。

  又没有师门看护,指点,开了阴阳眼后,整日里看到的都是,阴间地狱之门大开,魔道进攻人间这类。

  此人本就身子孱弱,加上整日里忧心苍生,日夜颠倒念苍生,却又手无缚鸡之力,所以身体就越来越差了。

  偏他想着,他应该站出来,出来做事。

  于是,把自己看到的幻象,又发到了网上。

  看的人,也因他此事而起,担惊受怕,夜夜难眠,忧思惊恐,生病的不少。

  是是非非,一派悲苦。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我听了很认同,不错,生活很难。

  可是,生活很难,人人都知道。

  也不需要到处去说生活很难。

  普通人生活很难到处发发牢骚,也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修道之人,看到难处,自己无能解决难处。

  却想着做事,以为把难处讲给普通人听,那只能让普通人侧夜难眠,悲观绝望,就是做事。

  这。。。。。。

  修行任何一门,都需要打地基。

  地基不能坚实,稳固,即使开了阴阳眼,学会了道术,也终究是空中楼阁,自我幻想。

  老富听了我的话,点头说道,

  火火,烧锅炉那位,也是如此。

  修行之人,往往是,万中无一。

  这万中无一,并不在出身。

  乞丐和帝王,都有平等的机会。

  只是,肯把人先做好,再去修行的人,古往今来,总是不多。

  古时候不论入那个山门,会无数困难考验你的心志,需要几年时间让你辛苦劳作,这些都是考验你人之根本。

  加上你那个迷糊大姐,这三个人,都是身体孱弱,心志不坚,却眼高手低,好高骛远的。

  这类人,不打地基,不论遇到什么机缘,最终,都是空中楼阁,自我幻想。

  你不知道的是,你那个大姐,若是机缘巧合之下,开了阴阳眼,看到的,也会是书生那类幻相。

  这是他们人的根基,没有打好,造成的必然结果。

  人不知,人若修行,遇到的难处,比做人要难上千万倍。

  没有打好人的根本,冒然闯入,所承受的折磨,也必将比具备基础的人,再难千万倍。

  我听了老富的话,停住脚步,默默行了一礼。

  老富当作没看见,继续往前走。

  我也只好跑步跟上。

  看前面,回到岛中心的大院所在了。

  科学怪人在大院子里忙来忙去的准备晚饭,我看了,也赶紧跑过去帮忙。

  毕竟我是女子,做饭做菜,还是比他们几个男子顺手些。

  这里是一排土灶,我看着他们准备的倒也齐全,就煮了一锅米饭,炒了几个素菜,还煲了一锅鸡汤。

  做饭的时候,我和科学怪人聊了起来。

  他看起来是人高马大的,其实,心性还真是个小孩子。

  特别喜欢看我做饭,我也就抓紧机会,问他,对风凌渡最初的想法。

  他却是挤眉弄眼对我说,

  火火,我们国外,拥抱,亲吻,那是礼仪,你手也太狠了,不过你做的饭菜闻起来好香,我原谅你了。

  我想了想,对他说,

  我会补偿你的。

  他听了好高兴的样子,眉飞色舞的对我说,

  怎么补偿啊

  我笑了笑,让自己笑成一朵小花,说

  我留下来做饭给你吃,直到风凌渡封岛,这补偿够没?

  科学怪人一下跳起来,手舞足蹈的说,哈哈,你是要留下来给我做媳妇么?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我抄起锅铲就往他头上招呼,这回,他有经验了,一阵风一样逃走了,我就开始追,边逃边喊救命啊,火火要杀人啦。

  屋子里老富,白发老前辈,渡船之人,书生,烧锅炉的人,都出来看热闹,一看我抄着锅铲,围着围裙,追着他打的模样,都笑起来了。

  我也笑了。

  开心的笑,再吃饭,总是吃的更香一些。

  一桌饭菜,烫好小酒,满上。

  请他们入座,我一会儿照顾这个,一会儿照顾那个。

  这些人,这时候,才活脱脱的有了些许烟火气。

  这时候,一轮明月升起。

  我觉得渡船之人好像在看我。

  我笑了笑,对他说,

  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

  他的眼睛笑了。

  却又看向月亮。

  温文尔雅的饮了一杯酒。

  又看向我。

  我看着月亮,又说了一句话。

  不入玄门终生误,入了玄门误终生。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科学怪人突然把头伸过来,用手挠了我头发一下。

  我连连摇头,不给他挠。

  真是,看他这么大人了,心智还是个孩子啊。

  这也,太皮了吧。

  调皮捣蛋,一刻也停不下来。
  ^_^^_^^_^^_^^_^^_^^_^
  不过,想到科学怪人小时候吃了那样的大苦头,虽说命保住了,现在这样,也总有缺憾的,也不能真的和他计较。

  我想了想,拿定主意,以后,把他当小孩子一样看待吧。

  就想着,用手拍拍他的背,和他说话:

  你的家人,都在国外,背井离乡来到这里,会想家吧?

  没想到的是,科学怪人居然突然把表情做成了认真脸,认真的看向我,又摇了摇头,说
  不,我小时候,外婆就教我中文。

  外婆还常常给我讲,很多关于华夏的传说,很多故事。

  这些年,虽然,我的人在国外。

  可是,我的心。

  是华夏人的心。

  我的身体里,有华夏的血脉。

  我的命,是华夏人救的。

  我热爱这片土地,爱这里的人,我愿意,为这片土地,去做我能做到的事。

  小时候,外婆总是给我唱一首童谣,哄我入睡。

  我听到这里,也觉得他除了举止太过热情,太皮,却是真的热爱这片土地。

  他的眼睛,刚说那些话的时候,仿佛,能看到星星。

  我刚想问,是什么童谣呢,给我们唱唱吧。

  他小孩子心性,已经把筷子拿手里,当成麦克风。

  手舞足蹈地,唱起来了:

  儿时的摇篮,摇着那,闪闪的,煤油灯花

  灯下的妈妈,为我缝着,那布娃娃

  每一针,都缝进去,一句话

  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快快长大

  长大别忘了,这盏灯,照亮过我们的家

  童年的身上,沾满了黄土,又沾满了沙

  爸爸的手,总是拿起,又放下

  爱和骂,都只为了,一句话

  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快快长大

  长大别忘了,这片黄土地啊

  离开了黄土,就离开了家

  少年的书包装着,沉甸甸,许多的话

  那老师,磨碎的粉笔末,像春雨洒

  就像,永远说不完的,一句话

  快快长大,快快长大,快快长大

  长大别忘了,肩上担着,我们的家

  一样的摇篮,一样的书包

  一样的黄土,和泥沙

  太阳升起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家

  ^_^^_^^_^^_^^_^^_^^_^^_^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快快长大,长大别忘了,这片黄土地啊

  这句话,是那么质朴,粗糙。

  却又那么的柔润,动人。

  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

  再看科学怪人的时候,他一幅求表扬的表情,我赶紧鼓掌。

  好棒,唱的真好!

  科学怪人看起来好得意,拿起筷子呼呼呼的夹了好几筷子菜,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所有人。

  我突然觉得,他也有让人觉得可爱的一面啊。

  看他吃的满嘴流油,大家也像看小孩子一样看着他。

  这会,我想起锅上还炖着鸡汤呢。

  赶紧盛出来,每个人盛了一碗。

  又把鸡肝,鸡心各切一半送到书生和烧锅炉那人碗中。

  给大家分了鸡肉。

  这时,8号院的白发老前辈似乎朝我点了点头,表示赞许。

  我心中一动。

  对老前辈点头,说道:

  前辈请喝汤,今天没见香菇木耳菌子,下次我定会加到汤内。

  老前辈和老富坐一起,用手拍了拍老富。

  老富也笑了。

  我看这情景,心内的猜测又增加了一分,顿时心安,看来,我猜想的方向是对的。

  这才给自己盛了一碗,此地的鸡,煲出来的汤,很是清新可口。

  火火,你煲的鸡汤好喝哦!

  科学怪人看着我说。

  我笑了笑,美味,有时只需要最简单的方法。

  那你是怎么做的呢?

  教我呢?

  我以后,可以做给外婆喝呢!

  我想,这是个知道孝顺长辈的孩子啊,告诉他吧。

  好,听好了。

  清水一盏,生姜二三。

  科学怪人惊讶极了,又把鸡汤喝了一口,问我:

  就这么简单啊。

  我点头微笑,是,倒也不难。

  回头,你试试吧。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科学怪人又低下头喝了一口说,好喝,可是,这没道理啊?

  火火,你说,这是个什么道理呢?

  我想这怎么解释啊,三言两语,也说不清啊。

  就丢了一句话给他,大道至简啊。

  然后,他就惊呆了,缠着我喋喋不休说起来。

  火火,你说,华夏人怎么做汤还能和道扯上关系啊。

  火火,你说,大道是什么道啊?很大吗?

  火火,你说,大道简单起来就是一碗鸡汤吗?

  我。。。。。。。

  赶紧跑吧!

  赶紧放下碗,和大家点头致意。

  大家慢用,我吃好了。

  然后,躲到厨房。

  收拾,去也。

  没想到,科学怪人还是一路跟到厨房来了。

  看我在厨房收拾这,收拾那,他好像也找不到话头来和我继续说下去,又想反复追问我那几个问题。

  我想,这哪行啊,得赶紧转移话题啊,琢磨了一会儿,把话题转到风凌渡来了。

  之前,他和老富说的第一阶段的数据,到底是什么呢?

  这里的存在,又是为什么呢?

  我想,总能从他这里知道,他的一点想法。

  于是,我脸色一正,笑眯眯地问他:

  你的数据,得出了什么样的结论呢?

  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听了我的话,转身一溜烟跑了。

  过了一会儿,拿了一本装订好的书册过来。

  书册封面上有几个字《风凌渡册录》

  他与我,也不避嫌,就打开书册,让我看了。

  我也不好多看,装作随意的,翻了翻。

  却被里面的数据和结论,震惊了。

  一时,即验证了我之前的某些猜测,又有了新的发现。

  赶忙收敛心神,问他:

  所以,你最初的时候,你看到这些人,是觉得他们是神仙吗?

  科学怪人摇了摇头,又严肃的说道:
  我的生命是华夏高人救的,那位华夏高人,如果按照传说中的标准来判断,说是神仙一流,也不为过。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正因为我见过那样的华夏高人,所以我知道,传说中的神仙一流,是存在的。

  我很赞同的点点头,对他说:

  不错,神仙一词,古来有之。

  但每个人对神仙的看法是不同的,这要看你怎么定义。

  如果你接受,在这个世界上,有在各个方面,远高于你的存在。

  那么,他们站的比你高,经过的岁月比你多。

  那么,他们如果,不想让你看见,你可能就不会看见他们。

  人们把这样的人,称为高人,也不为过。

  高人之上,还有高人。

  有些高人,能够解析世间运转的密码,突破我们现有的规则,从而,不受现有规则的影响,而长久存在。

  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有人,把这样的高人称为神仙一流,也不为过。

  科学怪人看我明白了他的意思,连连点头,继续说:

  正是如此,人们往往根据自己对已知世界的认识,来理解世界。

  古往今来,也有很多人一直在系统的传承一些知识。

  让具备条件的人,也能提升自己,有机会踏入那个境界。

  同时,古往今来,也总有一些人,在不具备传承条件的情况下,想不学站,不学走,不学跑,希望直接开始飞。

  这样的人,无量多啊。

  也有很多人,在机缘巧合之下,突然拥有了一些特殊的能力。

  因为他是直接接触到这些人的,比我能理解具体情况,所以我合上册录,问他:

  那照你这么说,他们应该是以为自己成仙得道了吧?

  科学怪人突然笑了起来,边笑边说:

  对,一开始,他们很兴奋,他们以为自己做了神仙了。

  我却笑不起来了,继续问他:

  那他们应该过的很潇洒啊,拥有特殊能力,在人间潇洒自在,又怎么会接受邀请,出现在风凌渡呢?

  科学怪人反复摇头说道:

  他们虽然在某些意外的情况下,拥有了特殊的能力。

  但这些能力,和神仙一流却是不同的。

  神仙一流,是在根基牢固的基础上,领悟了天地万物的规律和法则,从而证道。

  神通一类,只是证道而伴随的副产品。

  证道之人,能知过去未来的脉络,知道哪些事能做,哪些不能。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而意外拥有特殊能力的人,往往不知道过去未来的脉络。

  只是能看到一些片段。

  比如有的人意外拥有遥感的能力。

  能看到过去的片段,未来的片段,鬼怪空间的片段。

  这些片段,在时间长河里,在更高,更广阔的空间里,究竟代表了什么,他们却不知。

  然而,他们还以为自己开了天眼,窥得天机。

  按自己的想法去干预,却遭受到天道反噬。

  在风凌渡的数据里,这样的人在人前是受人遵崇的。

  其实,他们往往失眠,痛苦,精神恍惚,被病痛折磨,却又不敢告诉别人。

  因为,他们在别人眼里,是神算,是高人,甚至拥有无数信徒和追随者。

  他们如果告诉别人,就会把自己推下神坛,那是他们无法接受的结果。

  所以,我们的数据里,这样的人,其实不是神仙。

  我好奇的问,那在风凌渡的数据里,把这样的人怎么定义呢?

  科学怪人沉默了一会,说:

  他们是病了。

  我更加好奇了,问他,病了?

  科学怪人点头肯定的说,是的,病了。


  他们其实一直在默默忍受普通人都不知道的痛苦,往往伴随有精神恍惚,重度失眠,无名疼痛,但是又不敢让别人知道。

  科学怪人又补充了一句:

  神仙和神经,往往只有一字之差。

  我想说,你抢了我的台词了。

  但是,还好,我还有一句更合适的。

  偶开天眼窥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