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四卷<黄道结界>-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盗墓笔记重启第三卷《东南亚探险》南派三叔
盗墓笔记2020番外篇《千面》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神秘森林》~假如有人能窥探你的秘密~杜辉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有没有遇到仙女啊

TOP

  讲一个道士下山,峨嵋女侠,石神,九九重阳的故事1
  前言
  这个故事对于看不懂的人来说有些难懂。
  对于能看懂的人来说,很容易。
  这个故事本来很长。
  作为短故事拆开来,写给大家看,我尽量压缩篇幅,很多内容就被一笔带过了。
  希望大家看了以后,不必迅速得出结论。
  正文
  今天的故事开头和我的第一个藏家有关。
  我的老藏家知道,我没有学过画,一天也没有。
  很多人问我画画的缘起,我回答不知道。
  这个回答通常会被骂,有的人在嘴上骂,当然,也有的人默默心里骂,不说出来罢了。
  通常会觉得我是故意推诿,不想回答,或者故意蔑视别人,才这么说。
  其实我说的是真的。
  只是问我的人,不信。
  事实上就是那天,突然想画画了,提笔就画,就是这样。
  ^_^^_^^_^
  那一天,阴雨绵绵,我有事去宝庆银楼,办完事出来,突然就变天了。
  阴雨停,乌云中,透出一道光,照射在太平南路上。
  有一个词叫拨云见日,大概就是那天的情形吧。
  一抹艳阳,拨开了乌黑的云层。
  照射这天地万物。
  艳阳一出,乌云退散,天地很宽。
  我就没有急着回去。
  想着,如此好的艳阳,既然赶上了,可不能辜负了。
  就想着,在艳阳下,走一段路。
  那会儿也是这样一个春天。
  南京季节里,夏天和冬天特别长,春秋两季特别短。
  有一种说法类似风衣在其他城市大概是可以穿三季,也不限于风衣,春秋外套都是这样。
  不过这类衣服在南京还是少买几件比较好。
  买了,通常还没等穿几天,漫长的夏天就来了,或者漫长的冬天就来了。
  所以在南京,遇到不冷不热又不下雨的好天气,是要格外珍惜的。
  既然让我碰上了,还是那么好的艳阳,那么,就不该轻易辜负了。
  我的性子,自然是笑眯眯的陪着艳阳压马路的,马路也大概没压多远吧。
  就走到古籍书店门口了。
  那一会儿,无意中抬头看了天上的艳阳一眼。那光芒,是那么的明亮,温暖。
  就是很突然的,突然有一种感觉,觉得我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我却形容不出来。
  如果非要形容,那有点儿像好像是生命中某个开关自动打开了吧。
  突然的,就想画画了。
  大家可能从我的文字中可以感觉到,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一个理性的人。
  我在那一刻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画画这件事。
  家里也没有人给我灌输过这类思想。
  我也没有拿过毛笔。
  所以那一刻,我心里的感觉是特别的。
  我,突然,想画画了。
  然后,我想的是,画画,需要工具。
  那一刻,我站的位置正好在古籍书店门口。
  古籍书店,就是原来的中华书局,座落在太平南路上,是一个很小的书店,里面很多老书,我也会来看书。
  所以,我知道,这里进门就是一个文房四宝的简朴柜台。
  这里是卖书的所在,文房之类许是为了顺带吧,所以没有品种都是最基本的款。
  就问里面的售货员,刚开始画画要买些什么。
  售货员很实在,推荐给我的都是最便宜的东西。
  就买了一支2块钱的毛笔,几张宣纸,学生砚,最便宜的墨汁,毛毡,笔洗,一盒马利国画颜料。
  然后,回家就画了。
  有很多人对我说,写字画画好啊,写字画画可以静心。
  我不这么觉得。
  我觉得是反过来的。
  是静心再去写字画画。
  而不是用画画来静心。
  一直以来,我都是静心再去画画。
  那段时间,画了画就发扣扣上,也没什么想法。
  ^_^^_^^_^
  没想到的是,我居然有了藏家。
  那时候,我的第一个展览,就是我的第一批藏家帮我办的。
  而我的第一个藏家,叫做小豆。
  其实,小豆很少和我联系。
  我也很少废话,也不和他联系。
  有些朋友就是这样,岁月流逝中发酵的友谊,越大隽永绵长。
  小豆,是家人和朋友对他的叫法。
  小豆当时的工作是文化艺术报上海地区执行主编和发行。
  当然,后来小豆告诉我,其实报社也市场化运作,这个其实也是普遍现象,我也能理解。
  其实除了体制内的媒体,大多数媒体都存在效益考量。
  小豆严格算起来也是这样,版面每个月上交多少钱,多出来的是他的效益,如果经营不好,那就得自己出钱来补,也就是亏钱。
  小豆是我的第一个藏家,偶然的机会之前我们加过扣,但是并没有聊过。
  那天,他突然扣扣上和我说,最近看我扣扣空间发的画,很喜欢,想收藏一幅。
  我就很好奇,他这是怎么了。
  要知道,做艺术媒体的人,他们这个行业,采访画家,评论画家,或者拿版面刊登画家作品,一般画家会送画给他们的。
  一般来说,采访的画家都是一些有名的画家,像我这种没学过画画的人,没名也没背景的人的画,媒体都不乐意给上。
  小豆说喜欢,要来收藏,那时候就让我特别惊讶,很有些好奇,就和他聊了起来。
  小豆对我说,他老家在巢湖边上,小时候,他总是爱在巢湖里玩,游泳,驾船,捞鱼,后来,他去了上海捡破烂。
  捡破烂其实是发行商自己开玩笑的说法。
  就觉得,这是个有趣的人啊。
  小豆说,他在上海结婚,有了儿子,不过,算不上发展的多么好,因为上海房子不便宜,每个月的大部分收入要用来供那个鸡屁股点儿大的房子。
  哈哈哈,我当时禁不住笑起来了。
  这形容词用的,捡破烂,鸡屁股……
  小豆说,在大上海这座城市里,整天忙碌的走在钢筋水泥的街道,路桥,房子里,忙忙碌碌,内心深处,也变得越来越荒凉。
  午夜梦回,总感觉到生命中有些东西在渐渐流逝。
  是什么呢?却也无法形容。
  那一天,他无意中看到我发在扣扣上的画。
  怎么说呢?
  很难准确的形容他的心情。
  小豆说,他想起了初恋时的小师妹。
  他想起了家乡的老人们,想起了小时候的巢湖,想起了松树山上等着他的院子和二亩地。
  然后,他对我说,想去买一条船。
  很多年过去了。
  我还记得小豆在扣扣上对我说的这些话。
  有一个人,隔着屏幕,对我说,他看了我的画,想去买一条船。
  ^_^^_^^_^
  后来,小豆真的买了一条船,还拍照片给我看了。
  还对我说,我有船了。
  后来,我的藏家越来越多了起来,也有其他藏家在经济上,资源上比小豆对我更关照,可是,我还是更喜欢讲小豆的故事给其他藏家听。
  小豆,也就成了我的藏家圈子里的名人。
  就有很多人,想去巢湖看看他的那条船。
  小豆却是拒绝了。
  他说,不是不欢迎,是那条船,太小了。
  也就能装着小豆自己吧。
  我看了那条船的照片,是的,确实很小。
  某宝上有那种,单人船,很小。
  然而那又如何呢。
  小豆说,那只是给自己买的。
  于他而言,能够让他喜欢,那就够了。
  后来,小豆收藏了我几幅画。
  一开始,我也让他不要收藏了,我一个没名气的人,收藏了,万一身边的人说不喜欢,怕会连累他。
  大家可能不太清楚,这个确实是一个普遍现象,就是如果你喜欢一个人的画,而别人说不喜欢的话,往往会说你不懂画,不懂艺术,甚至影响你的判断。
  小豆不管那些,他说,我踏马的花钱买画我自己看,踏马的别人凭什么指手画脚?以为我没见过名画家吗?
  所以,后来,小豆身边的人被他骂走了几个,也就没人再来说了。
  我也是后来听上海的画家朋友说的这事。
  后来小豆又假公济私,以我在文化艺术报挂职的名义,帮我上了一回头版头条。
  要知道,头版头条是很贵的,小豆是发行商,渠道优势,所以文化艺术报的发行量特别大,当时是上海文化类和商业类发行第一,覆盖所有大众发行渠道。
  当时的报纸内页被开发成了上海地区的商业广告栏,一条内页黑白通栏就要几千块,出报厚厚的几十张一份。
  我那时不知道这些,以为是个很便宜的版面。后来上海的朋友在报刊亭看到我在头版头条上,告诉我,我才知道这个报纸发行量那么牛啊,上海所有报刊亭,包括火车站,汽车站,和你能想到的有售卖的渠道,都有售卖这个报纸。
  对,那时候,是售卖,不是很多艺术类杂志是免费送。
  第二年,小豆退出了文化艺术报上海的版面承包,我也不再挂职,这也寻常,一般这类社会头衔都是一年一更新,有些几年一更新。
  小豆,等到他退出了,才告诉我实情。
  他是想,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一帮我。
  小豆说,风水轮流转,趁当时他在那个位置上,帮一帮我,等哪天他不在那干了,也就帮不了我了。
  后来我知道了,提这事,小豆,还让我不要放在心上。
  因为帮我上头版那天,小豆只是说是江湖救急,没内容登了,临时找我救他一救。
  我其实知道,头版他给别人,起码几万块是有的,而头版头条,从来都不会没内容的,并且他身边围绕着的经常去找他,去请他吃饭喝酒书画家艺术家,特别多。
  而我和小豆,不曾谋面。
  后来,小豆还自作主张,帮我在故事会啊,今古传奇啊,国际艺术博览杂志啊等等上面帮我上过封底内页。
  也算不差的位置了。
  我知道的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故事会我从小也看,上面出现画家作品合适不,哈哈哈,不过,我还是很感激他的。
  很多年了,每次想起我刚拿起画笔以后的故事,第一个想起的人,就是小豆。
  虽然我们依然很少联系。
  然而,小豆是我的藏家,也是我的朋友。
  我很高兴,当我拿起画笔的时候,遇到的第一个藏家,是小豆。
  ^_^^_^^_^
  多年以后,有一天,又是一次看太阳的时候。那一天,太阳是那么的温暖,美好,照亮了我整个人。
  照着照着,突然地,我就想写故事了。
  然后,我就写了。
  小豆突然又冒了出来,在微信公众号上给我留言,说,某人开始写童话故事了。
  我看到了,很是开心。
  马上微信上找小豆,对他说,我会把他给我讲的故事,写进故事里,小豆也许是喝酒了吧,又想起小师妹了,也就和我说了两句就不理会我了,哈哈哈,反正他同意了。
  ^_^^_^^_^
  小豆的家族,和武林有些关系。
  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写一写武林故事。
  小豆为什么叫小豆呢?
  据说,由于小豆天生不足,小时候长得像个伸不直的豆芽菜,蔫蔫地。
  家里人就把他送去学武术了。
  小豆的家族,很多长辈都和武林门派有些关系。
  也因此,小豆想学什么,都能找到门路,一说起来,都是沾亲带故的。
  家里人看他太弱不经风,怕他以后受欺负,觉得学点儿总是有好处。
  不过小豆也没怎么用功,也就是学了点防身技能。
  有次小豆喝了酒给我留言说,小师妹当初没看上他,也许是嫌他矮吧……
  我想,也有可能。
  小豆确实不太高,大概1.5米,很瘦小。
  也许是小豆小时候没用功的关系吧,那时候小豆爱喝酒,爱听长辈们说故事。
  武林人士么,见面,聚会,总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他们啊,酒量本来就很大,喝酒却也不容易醉倒。
  小豆那时候虽然人小,却也爱吃好吃的。
  武林人士,吃的比普通人要好一些,这也是维持高强度体能的需要,是以小豆每每总是爱凑到桌子上蹭点好吃的。
  大家都喝酒,小豆也就学着喝起来了。
  一开始,小豆酒量也不行。
  后来,小豆暗恋上了小师妹。
  就总是偷偷练习酒量。
  因为个子不高,小豆总是希望自己能够在喝酒上表现出英雄气概,吸引小师妹多看自己几眼。
  小师妹的家人都觉得小豆喝起酒来很有气概,小豆的酒量也越来越好。
  只可惜,小豆一直没有吸引来小师妹的目光。
  直到小师妹后来嫁人了,也不知道小豆暗恋她的故事。
  而小豆,也一直没勇气表白。
  小豆后来就心灰意冷的去上海捡破烂了。
  武林人士的见面,聚会,也会切磋,也会讲一些故事,小豆有时候也会听了故事感慨一番,也会偶尔隔着屏幕和我讨论一番那些故事。
  因为我画里的主角,看起来是渔樵耕读,其实是隐士。
  小豆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也和他聊过,隐士,不是苦哈哈跑去山里躲起来的那种啦,不是逃避现实,心灰意冷的那种啦,也不是穷困潦倒或者犯了事躲起来那种啦。
  士,当出则出,当隐则隐,来去自如。
  小豆看了我说的,想了想,就对我说,那他的一位道士长辈的经历有点像隐士。
  就讲给我听。
  只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小豆讲的故事,后来,又有了下文。
  这名道士,是小豆的长辈的长辈的长辈。
  由于上山修道时间太久,辈分太高,也就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辈分了。
  那一年,道士长辈下山了。
  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
  ^_^^_^^_^
  那是一个硝烟弥漫的时代。
  有一位叫做林则徐的人,正在禁烟。
  华夏大地上,有一个叫做清政府的时代,即将面临瓦解。
  天柱峰。
  金殿门口。
  一名年轻的道士行了大礼。
  又与几位年轻道士行礼作别。
  这才,往山下走去。
  这位道士看起来很年轻,很有精神,样貌大概20岁的样子吧。
  这位道士,就是小豆的长辈。
  不过按照小豆的说法,那个时候,这位道士长辈应该是有70岁左右才对。
  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位道士,一直保持着20岁的样貌。
  待得到半山腰,却见到几百名从各山赶来的道士早已在此等候。
  众人一一见礼。
  然后,一起往山下走去。
  待到得山脚,远远的却是乌央央一大片人在此等候。
  走近些,才发现,这些人的衣着神态很是精干。
  体魄强壮,看起来不像普通百姓。
  再一看,却有些像行武之人。
  道士们似乎早已知道这些人在这里等候。
  这些人,也似乎早已知道等待的是道士。
  于是,乌央央的人群中,井然有序的走出一群人,这群人,各自上前与熟识的道士见礼,又将熟识的道士迎回自己所在的人群之中。
  一会儿功夫,这些人就四散开来,下山离去。
  ^_^^_^^_^
  这时,山下就剩下两个人了。
  一位,是小豆的长辈,那名年轻道士。
  另一位,是一名少女。
  那少女穿着朴素,看起来,像是十七,八岁,正是最好的年纪。
  只见那少女对道士说
  你50年没动,这一动,却是惊动了半个武林。
  这天,是要变了吗?
  道士看了看天,又看了看地,也没看少女,说道:
  华夏古时候的战场,也曾经惨烈过。
  由于历史的久远,现如今的人,已经无法想象了。
  如果用几千年为一个小时间段来看,华夏这片土地,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分久必合罢了。
  未来的战场,将是浴血奋战的战场。
  华夏这片土地上,终将由无数忠骨志士去终结那遍地腥云,满街狼犬。
  也终将有人,了断战乱,覆手乾坤。
  ^_^^_^^_^
  说完,这才看了少女一眼。
  那少女听了这话,展眉一笑,对道士说道:
  我晓得,事了拂衣去,身藏身与名嘛!
  那道士又对少女说道,那个娃娃的事安排的如何?
  少女漫不经心地说,不就是小狗儿嘛?
  急爪子喔,他出生在多年以后,还早呢。
  两人一边往山下走去,一边继续说着。
  少女似乎有些被看轻的意味,酸溜溜地对道士说:
  你可别多想,如果世上有妹儿想坏了你的千年道基,那人也不会是我。
  所以说嘛,你也不必防贼似的防着我。
  要不是师祖命我下山助你,我还不乐意看着你这张冰块脸哩。
  道士听了这话,也笑了,说道:
  华夏此次终结乱世,将再一次重回文明巅峰,当破除山门之见。

TOP

  第十一个故事
  讲一个道士下山,峨眉女侠,石神,九九重阳的故事2
  除了国外的提前布局,狗儿命中还有劫数需要佛门相助,你我走一趟吧。
  那少女也就点头。
  两人自去佛门安排不提。
  ^_^^_^^_^
  多年以后,一名小娃娃在川地出生。
  家人不知听从了谁人的建议,给小娃娃取乳名为狗儿。
  小娃娃在一些人的默默看护下,成长的很好,后来曾在危难之时被佛门所救。
  也曾被送往德国,苏联进修,在国外也曾遇到麻烦,被默默看护的人所救。
  小娃娃是华夏那个时期最早的出国留学深造的将军,后来成为了元帅。
  据说,元帅后来也曾寻访过佛门救他之人,想感念当初的救命之恩。
  不过,元帅不会知道,还有一些人,在他还没有出生的时候起,就已经提前安排,未雨绸缪,国内国外,一直在他不曾留意过的地方默默看护。
  这些人,不被人知道,也没有姓名。
  ^_^^_^^_^
  战争结束的那一天,道士和少女默默不语。
  道士看起来还是20岁模样。
  少女看起来,也还是少女模样。
  少女似乎是见惯了生死,并不觉得这很残酷。
  反而多了一种淡然。
  有一天,道士和少女路过一处,听到几个学生模样的人在大声争吵着什么。
  有一个学生大声嚷嚷着:
  这世上就没有鬼神,如果有神仙,那为什么南京大屠杀30万人,神仙不来救?
  如果有神仙,神仙驾着七彩祥云直接把日本鬼子干死,不就行了?
  如果有神仙,神仙把30万人直接转移出南京城,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不就行了?
  可是神仙为什么不来?
  那个时候,神仙在哪里?
  另一个学生也大声嚷嚷起来:
  你说的我很赞同。
  你刚说了神仙,我来说说鬼。
  不是说被杀的人,如果心中有怨恨,就会化为厉鬼找仇人索命吗?
  如果鬼是存在的,那南京大屠杀那30万人,被虐杀,屠杀,如果这都不能算是被杀时,心中有怨恨,我却不信。
  如果有鬼,那么那些日本鬼子,为什么没被30万冤魂缠死?
  如果有鬼,那么那些日本鬼子,为什么没被冤鬼报仇?
  俗话说的好,死了化身厉鬼,也不会放过仇人,难道30万冤魂不想报仇吗?
  边上另一个学生模样的人思考了片刻,站出来说道:
  听说,古时候逢年过节要放鞭炮,鞭炮里面有一些成分是鬼怪怕的。
  我听老人说过,日本兵身上有火药,弹药,那东西里面有一些成分和鞭炮类似,比鞭炮更厉害些,也是有可能的。
  如此说来,那么鬼也许是存在的,只是日本兵身上有这些东西,不得近身报复,也是有可能的。
  要按这个说法,那么冤有头,债有主,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罢了。
  我等也不必此刻就下铁论。
  后排的一个小个子学生也挤出到前面来,说道:
  那要这么说,我们寻常人,身上只要带着鞭炮枪炮里有的那成分,不就可以辟邪了吗?
  30万冤魂,都怕的东西,那咱们也是长了见识。
  想来,古时候就传下来的变鞭炮,逢年过节家家都放的,竟然是这么好的辟邪之物。
  不管是不是有道理,今天的讨论,也算一个思路。
  有一个身材挺拔的学生,摇了摇头,对大家说:
  大家也不要激动,我们是学生,有理不在声高。
  大家也不必嚷嚷,心平气和的说出自己的看法即可。
  刚听了大家的看法,我想的都是另一件事。
  我家有个亲戚当时就住在南京。
  听亲戚和我提过南京的事。
  我那位亲戚是南京城里走的最后一批人。
  当时南京的政府官员和军队(包括他们的家人)是最先走的。
  接着,社会上有些名望的富裕之家,文化人也走了。
  一些会看风向的普通人家,也跟着走了。
  最后,才是我那亲戚家那一批人。
  小个子学生,似乎听了有不明白的地方,追问身材挺拔的学生:
  你亲戚,为何是最后一批走的呢,可有什么说法么?
  身材挺拔的学生似乎也在思考,到底怎么说合适,言辞间有些犹豫的说道:
  我亲戚的祖上是个书香门第,算是书香传家。
  在南京城里,也不算富贵,其他倒也罢了,只是藏书众多。
  我等读书人,谁舍得抛下藏书逃走呢?
  如此一拖再拖,亲戚家始终不舍得离开。
  后来有一夜间,却是接到先祖托梦。
  要知道,先祖,也只是有画像,虽然亲戚家一直供奉,却是不曾有人梦到过先祖。
  传到亲戚这一代,就更是不曾想过先祖托梦这回事情了。
  俗话说的好,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是寻常。
  可是亲戚从没想到过先祖托梦,却梦到了,这才算的上一件大事。
  那一夜,亲戚梦中先祖说的明明白白,交代说第二日赶紧收拾细软离开南京城。
  亲戚醒来,也不敢自做主张,赶集召集家人,说明此事。
  家人也很重视,当时的时局本就不明朗,家人意见也就统一,也就只有割舍了家中藏书,扶老携幼,收拾细软,第二天往城门口走去。
  那时候却也巧了,城门口却是同样一批人,看起来却也都是认识的人。
  这些人,大都是家族有些根基,却算不上富裕,有些书香气息的人家。
  亲戚也就上前见礼,大家也就一起往城外赶路。
  路上休息的时候,却是另一户人家主动和亲戚家攀谈起来。
  这一聊,才知道。
  原来,另一户人家也是昨夜先祖托梦。
  这些人家,这才互相打听起来。
  有些人家供奉的是观音菩萨,说是昨夜观音菩萨托梦。
  有些人家供奉的是文昌帝君,说是昨夜文昌帝君托梦。
  有些人家供奉的是城隍爷,土地爷,说是昨夜城隍爷土地爷托梦。
  这一批人,这才擦了一把冷汗,嘴上是不敢说出口,心下却是在想,南京城,也许是真要有大事了。

  身材挺拔的学生说完了,学生们很久一会儿,都低下头做思索状。
  有想批驳的,又觉得不合适开口。
  批驳什么呢?
  批驳迷信吗?
  可救了人,还是迷信吗?
  那时候有坏人拍花子的说法。
  拍花子,据说,是坏人用特殊的迷药,迷住了人。
  那被迷住了人,在药力没散之前,就跟着走了。
  民间把这个现象,叫做迷住了。
  后来也曾有学者引申为迷信。
  以及更高层次的封建迷信。
  这些言语,都是建立在迷,骗的基础上的。
  那么,身材挺拔的学生讲的南京城最后一批离开的人的事,如果是真的,那么批驳托梦救人骗了谁呢?
  批驳,用迷,骗的方式,是迷信,成立吗?
  能救人,难道是坏事,难道还要批驳吗?
  批驳救人的方式应该用七彩祥云而不应该用托梦吗?
  显然更不妥。
  哪种方式,都是救人。
  救人,难道还要挑挑拣拣哪种方式吗?
  那难道不救人反而正确,救人反而错误吗?
  一时间,似乎这个话题谁都无法接上。
  又似乎学生们聚会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一会儿,这群学生们,也就纷纷道别,散去了。

  道士和少女只是这场争论的看客。
  现在争论散了,也就继续赶路。
  可能是太过沉默了,少女似乎是想没话找话吧,故意的展了展眉毛,对道士说:
  你其实可以给学生们指点一下迷津 r>  道士却是笑了笑,对少女说:
  留给学生们做思考题吧。
  少女似乎不满意这个回答,又继续说:
  你就告诉他们又爪子喔?
  道士摇了摇头,说道:
  娃娃们,总要自己长大。
  少女的表情,似乎并不在意道士的回答,只是没话找话罢了,继续问道士:
  你觉得华夏这次立国如何?
  道士却没有说话。
  少女见道士不回答,却也不生气,又问:
  这些枯骨,多年以后,几人记得?
  道士沉默很久,对少女说:
  山,会记得
  大地,会记得
  天地,会记得
  然后,道士对少女说,该去帝都了。
  ^_^^_^^
  新中国建国前一天,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
  据说,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位置特殊,座落在中轴线之上,受龙脉滋养,没有加盖,没有宝顶。
  据说,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特殊,那是为了纪念,自1840年开始为华夏复兴而牺牲的人民英雄。
  据说,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浮雕图案都是最普通的人民,没有一个是领导人,干部,将帅。
  ^_^^_^^_^
  小豆的故事讲完了。
  我却有些不懂。
  于是问小豆,后来道士长辈又回天柱峰了吗?
  小豆说,没有。
  道士长辈说过,道家将有劫数。
  据说,这次下山之时,就提前在国内国外做了布局。
  所以,和少女双双隐去容貌,化为老者,隐入红尘一段时间。
  大概是在小豆十几岁的时候吧,道士长辈和少女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恢复了容貌。
  又收养了一个女娃娃,那女娃娃据说也是英雄后人,寄养在石神那里。
  我问小豆:
  那道士长辈是回天柱峰了吗?
  小豆说:
  不是,这都多少年过去了,现在的道士证那些手续,道士长辈都没有了。
  我想这倒也是,然后我又问小豆:
  可是如果找回去,说明情况,难道不能重新登记续上吗?
  小豆说:
  你想的其实家族里有长辈也问过同样的话。
  道士长辈曾说,回去做什么?
  道家人,乱世则出,太平年代则隐。
  太平年代,去享受供奉吗?
  我听了,想了很久。
  也是,这般人物,启是贪图供奉之辈?
  这般人物,不论在何处,都能生活无忧。
  ^_^^_^^_^
  我又问小豆,那那个少女呢,也是道家人么?
  小豆却说:
  那少女可不是普通人啊。
  那是峨嵋女侠。
  你不是武林人士,你不懂。
  那可是真正的轻功水上漂,身法能躲子弹的人。
  我顿时惊了,还真有这样的人啊?
  那不是金庸武侠小说里才有的人吗?
  小豆说,不不不。
  你要分清楚武侠小说和现实。
  武林中人即使在睡梦之中,闭着眼睛,身体的综合反应也是很灵敏的。
  小豆说,比如我吧。
  虽然说起来,只是练习了一点儿防身技能。
  但是如果睡梦中有人靠近我的几米范围内,身体的自然反应,也是能够迅速醒来的。
  如果有人说,他练习的武术子弹打不死,那难说是不是吹牛。
  但是如果说轻功练习到一定境界,能够飞檐走壁,水上漂,能够凭借强大的视觉,听觉等综合反应,提前预判子弹打来的方位而用轻功躲过,那不是吹牛。
  那是曾经有武林人士达到过的境界。
  而这样的女子,通常也会习练道家的固身之术。
  可以理解为另一种形式的金钟罩铁布衫吧。
  这样的女子,往往在15岁之前斩落赤龙,从此容颜不老。
  所以那少女才会对道士长辈说,不用担心她会破了道士长辈的千年道基。
  也就红尘里打滚的人才会幻想那些有的没的阴阳采补那些事儿。
  你把人家和红尘里打滚过生活的人比啊?
  人家自己的固身之本自己还宝贝的紧呢。
  原来是这样啊。
  难怪。
  ^_^^_^^_^
  小豆的故事讲完了,我却有了很多谜团。
  想问小豆,小豆却说:
  其实你想问的,我也想问。
  只是,再后面我也不知道了,这毕竟是长辈的长辈的长辈,辈分太高了。
  武林家族特别讲究辈分,我也只是听说过这个故事。
  道士长辈的面,家族里想见的人多了,也没几个人曾经见到过,见过的后来也都陆续去世了。就连下山的时候是70岁左右,也许也是长辈说的一个虚数。
  究竟多少岁,又哪能轻易说出来呢。
  小豆说,他曾经闹着想见一面,也没能见一面。
  我想想也是,我也不好再多问什么了。
  我没画画之前,早年的时候做创投。
  画画以后,也偶尔和做创投的朋友聚。
  有一年,上海的一个创投的一个朋友,是个妹子,来南京投一个项目,顺路来看我,我正好约了一个做猎头的朋友,就一起约了玄武湖草坪上躺着晒太阳去。
  那一天,太阳也是极好,我们都是吃货,就买了很多吃的,一边躺晒太阳,一边说些生活艰辛啊,工作中的奇葩事,奇葩人啊这些,一边胡吃海塞起来。
  正吃着聊着呢,就听我们旁边的草皮上有一个妹子也躺在地上晒太阳,也在吃着带来的吃的,那野餐垫的边角,压着的几块石头,却是有些怪。
  我仔细一瞧,却是看出了有些门道。
  那些石头中间都用金漆写了一个心字。
  那个妹子,边吃东西,还哼哼唧唧的唱着一首歌。
  我听的那歌词是:
  山记得我
  大地记得我
  天地不会忘记
  不会忘记我
  ……
  我的心里就乐了。
  于是,对那妹子说,你也是吃货啊,我们几个也是,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妹子很是朴实,就笑着对我说,我叫单单,不是善善,是丹丹,很多人都会念错。
  我就问她:
  是在南京工作吗?
  单单就对我说:
  是的,家人让她来南京找工作,不过她只有初中文化,只找到一个保洁工作,好在这工作也不需要多高学历,还包吃住。
  我就问她:
  单单,你的家乡在哪里啊?
  单单对我说,青岛。
  我想,这是我的机缘了。
  我就把我的朋友介绍给单单,也把单单介绍给了大家。
  我这个人,比较理性,不爱咋咋乎乎的,一般不多事,如果介绍,必定有其缘由。
  所以,朋友们看我这样,也重视起来。
  后来,我一个朋友的公司,需要招一个行政综合主管,条件不错。
  我和朋友说好,这个职位,留给我,而我今后会还他一个人情。
  又拜托猎头的朋友,给单单开了小灶。
  给她补了基础电脑课,能够快速做出办公软件的日常表格。
  能够处理简单的电脑杀毒,重装系统,遇到硬件问题知道到珠江路找哪几家换配件。
  也包括办公室电话,传真,品牌打印机,复印机,门禁系统,门锁管理,水电,空调的简单处理和报修。
  补了一些管理日常,比如新人培训,前台培训等。
  然后,把她推荐到了朋友公司。
  虽然不算太好的工作,也能让单单在南京,有不错的宿舍,有人照顾,衣食无忧了。
  朋友帮她报了基本会计课,让她学会看账本,学点简单出纳的账,也让她去慢慢进修,将来拿个远程大专之类的。
  单单再见到我的时候,拿出了一张小卡。
  我一看,嗯,是财神小卡片啊,放钱包那种,小小的。
  我就让她收好。
  单单说:
  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我从小总是被很多小孩子说,我是野孩子,是野种。
  所以,我一直很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
  村里人让我来南京,说让我带上财神卡。
  说,财神爷爷会保佑我的。
  然后我就遇到你了。
  我对单单说:
  感谢财神爷,却不用感谢我。
  我又问她,那首歌,是谁教她的。
  单单说:
  小时候,我家人就这么唱,听习惯了。
  虽然后来听别人唱歌词不一样。
  她也习惯这样唱了。
  我问单单:
  你为什么叫单单,你知道吗?
  单单说:
  我不知道。
  不过村里人说,有一天,我到南京,会遇到一个人。
  会带我去一座山上,采下一片叶子,带我去一个地方。
  到了那儿,就知道我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了。
  可是,那是什么山呢?
  那是什么叶子呢?
  我不知道。
  我想了想对单单说:
  单单,我带你去。
  单单问我:
  那是什么山呢?
  又是什么时候去呢?
  我对单单说,终南山,九月。
  心里却是轻轻地对自己说:
  太白之颠,九九重阳。
  我们来了。
  未完待续

TOP

  小山是做户外俱乐部的。
  说是户外俱乐部,不如说是登山爱好者俱乐部。
  因为他们的主要活动就是登山。
  我做了一个简单的小计划,就去找小山了。
  其实小山本来想叫大山的。
  那会儿说是有一个歪果仁,说相声的,知道的人特别多,叫大山。
  他说自己叫大山,老是被人提这事。
  就把大山改成小山了。
  小山的这登山爱好者俱乐部,并不赚钱。
  也就卖装备赚点钱吧。
  总有新会员加入,总得买装备,他也就赚点。
  我去找他,就是想让他帮我组织一个登山活动。
  小山一听是终南山,也没什么风险,也就同意了。
  提前几个月,他在俱乐部发布了这个消息。
  一时间,报名的人特别多。
  ^_^^_^^_^
  我帮单单也整了一套装备。
  时间过的很快,过了八月中秋节。
  我和单单说,准备一下,我们月底要出发了。
  南京在中秋节的前后,还是夏天。
  我和单单穿的是夏天的衣服。
  为了这次爬山,我和单单准备了两套冬天的衣服,就是从头到脚裹起来像球一样的那种。
  单单问我,为什么要组织登山俱乐部的人一起去呢?
  我和单单说,他们人多,有经验,这样遇到一些特殊的情况,能够借鉴他们的经验。
  比如,极端天气啥的。
  单单问我,极端天气?
  我说,对,比如飓风冰雹暴雪泥石流滑坡等等这些。
  单单一下听呆了。
  不要说单单,我都被自己的话惊呆了。
  大夏天的爬个山而已。
  做的应对计划详细到了暴雪……
  这真的好吗?
  哎,我摇了摇头,用不上最好。
  咱也不是常爬。
  咱也不是专业登山运动员。
  咱只是普通人。
  对普通人来说,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_^^_^^_^
  谁知一路辗转,到了山下,居然看到了几百个人在山下。
  寻常时候,但凡是有旅游开发的大山,山上,山下总是游客很多的。
  有人在山下,也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就算是有几百个人的旅游团,分十几个旅游小团体,拿着小旗子在山下等,那也算不上奇怪。
  但这群人,确实是算的上引人注目的。
  他们的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游客。
  有一本书,好像是写终南山隐士的。
  据说是终南山里面,有修习儒释道各门各派的隐士。
  这些人的衣服打扮,有古风,有现代,有一些道士模样,也有光头的和尚模样,有少年,也有青年,中年,老年,也有妹子。
  我和单单挺好奇的。
  就往他们这群人里面凑。
  我的性格好静又理智,凑过去,就拉着单单往里面挤,挤挤,却又不说话,哈哈哈,想着能不能听到他们说个一句半句的。

TOP

  就听一位道士模样的中年人,问一个少年:
  你师父就让你一个弟子来了?
  可惜啊。
  那少年却是回道:
  师父交代,师兄们都想来,我在附近采药先行一步,师兄们能够赶来的,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边上另一位带着斗笠的老者,也点头微笑对中年道士说道:
  不错,我也带门下小徒来开开眼界。
  我和单单偷听了这些话,也听不懂啊。
  心里头着急,也不敢开口说话。
  怕被他们识破了给赶出来。
  只好继续偷听,看能不能偷听点别的。
  这时候,一位和尚开口对身边的一位少年说:
  小师叔的话,都要记牢了。
  师门这一代弟子中,你是出类拔萃的。
  这一趟,希望不虚此行。
  我更加听的云里雾里的。
  这些人也是来爬山的吗?
  可是他们啥装备也没带。
  这不合理啊。
  看这情形,这倒是像来开会的啊?
  就在这时,边上两个妹子也互相说起了悄悄话:
  师姐,师父出门前交代了,咱们这一门也许久不理会红尘俗世了,这一趟,来长长见识也好。
  另一个妹子也点头说道:
  不错,距离上一次九九重阳,已是99年,上一次你我还没出生,这一次能赶上,看看各门各派出了哪些出类拔萃的年轻一代,自然是不能错过。
  我听了这话,这才明白。
  想起在风凌渡的时候,我曾经听老富和白发前辈说起过这事。
  大概是有很多隐世不出的门派,为了让门下新一代弟子有一个交流学习的机会,就有了这每99年的一次登山。
  但是也不是都在指定的地方。
  这次终南山应该只是其中一个地方,就近的可以来这里吧。
  想通了这事,我也就不好再偷听了。
  毕竟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我赶紧拉着单单,装着往远处的超市走去,看起来像是买东西的样子,跑了。
  单单边跑边问我:
  他们说的是啥啊?
  我对单单说:
  没啥,他们不是坏人,也是爬山的。
  咱们和他们到山上还会见面的。
  单单朴实的笑了,对我说:
  这山真受欢迎啊,这么多人来爬山,还成群结队的。
  我忙点头,是啊,旅游景点就是人多。
  到了超市,我问老板,附近哪有农家乐,老板给推荐了几家。
  我和单单一路上也累了,找了一家看起来干净整洁些的先大吃一顿好的,安顿下来,这才把我的位置,发给了小山。

TOP

  第二天,小山的车队先到了。
  毕竟是专业的,愣是协商了一辆物资车,一个后勤救援小队,专门管理备用物资和应急救援。
  根据原先计划,后勤小队需要在队员登山前,到达指定后勤补给点,物资得先到位。
  本来小山是想自己人直接上的,这时,就听天气预报说天气有变,我心想不好。
  要知道,山下是夏天。
  半山腰可能是春天。
  到了山顶可能就是冬天。
  如果天气生变,能不能到山顶,到不到得了山顶,却也难说的很。
  这种时候,提前消耗后勤保障的体力,不是好选择。
  于是,我和小山找到当地的向导,请了一批专门给山上送食品的人,给我们送到指定补给点。
  每个补给点,已经提前定好了房间或者床位。
  这样一来,后面,队员们到了这边,小山可以接队员们,按计划登山。
  而我和单单,提前上山了。
  ^_^^_^^_^
  九月初一。
  算得上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
  我和单单一路走,一路看看风景。
  这一路走的就很轻松。
  想想也是,提前做了准备。
  也有向导带着,吃的喝的都有,想休息,到了补给点,还可以睡一小时再走,这种安排,向导说,这么多年他做向导,就没见过我这样的,这哪是爬山啊……
  我觉得也是。
  我确实太矫情了,哈哈哈。
  不过,我有我的理由。
  咱是普通人。
  普通人又没有三头六臂啥都懂啥都会。
  提前安排好,有备无患嘛。
  就这么的,一路走走看看,我们到了大爷海,住了下来。
  这里的床铺,摸起来湿漉漉的。
  还好,提前送了补给上来,我准备了电热毯。开了电热毯,把床铺被子先慢慢烘干,再和单单去看大爷海去。
  ^_^^_^^_^

TOP

  大爷海,看起来像宝石一样,真美。
  传说大爷海的深度是个谜。
  到目前为止,国家队来测,也没测出来具体深度究竟是多深。
  这么美丽又神秘的一湾碧水,我和单单没事就去看看。
  大爷海边上也有人在附近扎帐篷,据说这样省钱,还可以看星星。
  也有人在附近说着游泳啥的,我想着,游泳啥的我可不敢。
  不是说,有人偷偷游泳被抓进来了吗?
  我可不想被抓起来啊。
  就赶紧躲回自己的房间了。
  大爷海的住宿条件一般。
  有通铺,也有高低床。
  我们准备充分,提前给钱预定了。
  我和单单,就住一个通铺,这里房间条件简陋些,一个通铺住8,9个人呢,还好我们提前定了。
  电热毯烘干了湿漉漉的床铺被褥,我点了消毒香。
  房间里的门,墙面,地面,都是活动板房搭的,我用除霉剂处理了一遍,再用自己配的特殊水处理一遍,用吹风机吹干,这才放心。
  单单本来是个朴实孩子,不会挑挑拣拣的。
  不过,一开始进到房间,闻着床铺上的湿漉漉的霉味,也有些脸色微变。
  是啊,不过是没有选择罢了。
  能够选择,谁不想在一个干净整洁的地方生活呢?
  谁想在湿漉漉发霉的地方生活呢?
  单单看我忙呵呵的一阵子,房间里也看起来干净整洁多了,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我有带被套,床单,把这里的床单被套也都换了。
  打开食物储备,开始和单单吃起了自热米饭和小火锅。
  这时候,窗外狂风大作。
  我的天,说出来没人信。
  九月初一那天,大爷海居然下雪了。
  那雪,比鹅毛大雪还要大。
  像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棉花一样。
  连带着天空之中打起了雷。
  那雷声,倒是算不上多么的响。
  只是天空中布满了雷电的痕迹。
  一会儿是蓝色闪电,一会儿是紫色闪电。
  配合这漫天飞舞的暴风雪,倒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从小就喜欢太阳。
  看到太阳就觉得温暖。
  我从小就喜欢打雷。
  看到打雷就觉得浑身充满力量。
  别人家的小孩子看到打雷会躲在大人怀里,会躲在被窝里害怕,我会跑到阳台上去,多看几眼天上的电闪雷鸣。
  这时候,南京应该还穿夏天的衣服。
  这里居然下雪了。
  山上没有信号。
  手机这会也没用了。
  还好,向导还在,后勤保障小组有一个人在,补给也都在。
  我们就在山上呆着吧。

TOP

  这雪一下,就是几天。
  这几天,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人上到大爷海来。
  大爷海的工作人员说,这种情况可能是山里某些路段发生了山体滑坡,泥石流,山石崩塌之类,管理上一般会封山,不让人上来了。
  再加上突然的暴风雪,如果游客出了啥事儿,救援人员也上不来,所以一般这种情况都会封山。
  这种情况下,也有人曾经绕远路绕上来过。
  不过,那是在好天气。
  暴风雪天气中,也没有人非要绕上来。
  到了这里也是受罪,来爬山的人都是为了看风景的,
  这天气,来了也没啥风景可看。
  我想也是。
  不过,九九重阳,99年才有一回。
  虽然我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我想山下那些人,肯定会上来的。
  于是,我和单单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事的时候,就提前把高低床那些床铺的被褥,也用电热毯烘干了。
  把我们定下来的房间,处理了一遍。
  被套床单没带那么多,也只能简单处理一下。
  点了消毒香,总之房间比原来是好多了。
  ^_^^_^^_^
  九月初八这一天,暴风雪还是没停。
  天上的雷电确是越演越烈。
  连着有些飞沙走石的感觉了。
  大爷海却突然听到了人的声音。
  有很多人在走来。
  我和单单提前准备好的热乎乎的吃的,荤素都有,还有开水,在门口等候。
  山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头走上来了。
  我和单单早已穿上了冬天的衣服,包得像个粽子一样,又在山上好吃好喝的以逸待劳,自然是精神养的还好。
  这一群人,却是夏天的衣衫。
  这一趟山路爬上来,想来是不太容易的。
  不过,出乎我的意料。
  这一群人,除了看起来被风雨吹的发型衣衫有点凌乱外,看起来精神却是还好。
  也看不到什么惊慌失措。
  也不是我那种怕冷裹成球的形容。
  不由得心里好生敬佩起来。
  ^_^^_^^_^
  这一行人来到门边,我和单单将准备好的热水毛巾递上。
  本来准备了上百条备用毛巾,可惜队员没上来。
  这会子倒是没浪费,全用上了。
  也许是一路爬山涉雪确实辛苦了。
  这一行人也没有推脱,接过来暖暖手。
  等他们擦过脸,喝上一杯开水。
  我这才开始安排床铺。
  再把准备好的吃食,端到床铺上。
  大爷海这里的大房间就是高低床,可以住百人的高低床大开间。
  和他们说过,荤素习惯上,自己调配。
  那几个妹子,我就请她们到我和单单房间凑合了。
  我们房间收拾的更干净些,还有电热毯。
  ^_^^_^^_^
  这一路上究竟是怎么上来的,又发生了什么,我也没有问。
  等他们一行人吃了东西,我和单单自去收拾干净。
  一会儿,回到房间,就看我们房间的几个妹子在说些什么。
  就凑过去听。
  一个妹子说:
  我听师父说过,上古时期,有个开山一族。
  大禹治水那时候,山体巨大。
  靠普通人,难以撼动,那时候是有神力帮助搬山治水的。
  不过,那会儿还有开山一族,也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边上一个妹子说:
  开山一族,就是开山挖山吗?
  另一个妹子说:
  开山,挖山,搬运山石之法,那时候遇到小山,都是开山一族处理的。
  之前那个妹子问道:
  那我们上山那段被山石封住的路上,那些出现的人,是开山一族吗?
  边上那个妹子说:
  可能就是了。
  传说中,开山一族隐入山川。
  曾经传授有缘之人一二。
  那有缘之人,后来去了崂山。
  曾处理过开山采石的疑难之事,被人称为石神。
  只是,石神,并不神。
  用今天的人眼光来看,上古时传承的开山一族,倒也算的上有些神了。
  另一个妹子点头说道:
  也是,这样才说的通。
  我们困在山腰上不来,那些人一到,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那些滑坡的山体,堵路的巨石,就挪开了一条路,应该是开山一族的本事。
  我们这趟,也算是涨了见识了。
  上古时期的神人,不知道又是怎样的风采呢?
  边上那个妹子说道:
  其他山门也有长辈们相陪,可惜都送到山脚就走了。
  据说,这99年一次的机会,长辈们也是如此过来的。
  也许,路得自己走,山得自己爬吧。
  好在总算上来了。
  明天的九九重阳之约,总算没有耽搁。

TOP

  这时候,单单却是忍不住了,问那几个妹子道:
  崂山,有石神么?
  我就是从崂山来的。
  那几个妹子却是奇了的表情,看向单单。
  一个妹子对单单说:
  你从崂山来,没听说过当地人讲石神的事么?
  当地的石神,只是当地人的一种称呼。
  因为曾经用古法开采过巨大的山石,而被石匠等人如此称呼。
  听说,几十年前,还开采过一块心材。
  就是帝都那块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心石。
  你在当地,居然不知道么?
  单单听了,一件懵逼的说:
  从来没人和我说过这些,我是在村子里吃百家饭长大的……
  那几个妹子听了,也觉得不好意思,忙七嘴八舌的安慰单单。
  有的说,别难过啦,石神也只是当地人的称呼,并不是开山一族的人,算是曾经得到指点,我们言谈中也不是故意,若是触及到你的伤心处,对不起啦。
  有的说,你不知道也是自然,谁没事和妹子说这个啊,你别难过啦。
  有的说,看你长得多好,健健康康的,百家饭也没啥,别难过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把握现在和未来要紧。
  我看她们几个七嘴八舌的安慰半天也没安慰到点子上。
  就切了一个火龙果,烧上蜂蜜,再浇上温水泡一会儿,拿给单单吃。
  单单吃了一会儿,开心了。
  吃货的逻辑就是这样的简单。
  母亲大人说过,吃饱吃好的孩子不想家。
  那几个妹子看我的神操作,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表情好像是在说:
  我们安慰了半天,你弄点吃的就糊弄过去了,这也太狗血了吧……
  我就给她们也如此准备了一份火龙果。
  她们吃了,也冲我笑了。
  我也笑了。
  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
  窗外风雷暴雪依旧。
  这一路上,这些人也辛苦了。
  对于明天,每个人都是未知。
  今夜,希望每个人都睡的香甜吧。
  ^_^^_^^_^
  第二天清晨4点,我起床给大家准备了简单的早餐,交代后勤补给的人等这一行人起来了,给送过去。
  然后,悄悄的拉着单单和向导,先走了。
  我们要去附近找一片叶子。
  那叶子,平时并不难找。
  只是这风雷暴雨之下,就难找了许多。
  又没有亮光,我们三个人虽然有照明工具,奈何风雪中,深一脚,浅一脚的,总是不太容易。
  是以,须得提前出发。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却是到了5点才找到一片叶子。
  单单看着我,又看看叶子,一脸懵逼。
  可惜她裹得跟个球一样,脸上带着防风镜和特制厚围脖,把嘴捂得严严实实,就露出两鼻孔。
  手指着那片叶子比划着,那表情似乎是不敢肯定,又似乎是想问我:
  是这个么?
  这是个啥东西?
  那大老远的就为了这个?
  我也是裹得严严实实的啊,也不好说啥,也只能点头。
  然后做了个手势给向导,向导就带着我们上山了。
  这会儿,天也有些亮了,脚下能看的见,路也就好走了很多。
  大概半个小时吧,太白之颠,到了。
  我们到了的时候,那一些人也已经到了。
  我抬眼看去。
  只见拔仙台上,有一个石台。
  石台上却是空着的。
  而那些人,还是穿的单薄,或站,或坐,似乎在等什么。
  可是,这漫天飞雪,紫电风雷,在等什么呢?
  ^_^^_^^_^
  向导是怕了,却是想走,我比划着手势威胁他,要是走了,钱可就别想了。
  向导赶紧抱头做出可怜状。
  我对单单指了指那个石台,让她过去。
  可是单单有些害怕,不敢过去。
  我想,那我拉着她过去吧。
  就做了手势,让她别怕,然后拉着她一起过去。
  那一行人看着我们悄悄地往石台方向走去,似乎有些不可思议的表情,却也没有阻止。
  等到了石台边上,我和单单摘下手套,然后,我让单单拿出那片叶子,把叶子,放在石台上。
  按说大风雪的天气,一片叶子,放在外面,应该被吹吧,这才符合常理。
  单单手里的这片叶子,却是稳稳地定在了石台上。
  我再往天上看去。
  风雪停。
  雷电止。
  拔仙台,气息陡变。
  ^_^^_^^_^
  天似乎变的很低,低到让我觉得我伸手就能够摸到。
  气温也上升了。
  这里的天气,似乎从寒冷的冬天,到了温暖的春天。
  一轮红日,万道霞光从天际映照而出。
  霞光之中,伴随着一种特殊的香味。
  这一切,似乎是一瞬间发生的。
  我也说出来是什么香味。
  现在回想起来,只记得是很是神清气爽的那种。
  天际中,却是落下一片云头。
  那云头之上,是一名小童子模样的人,手上提了一只篮子,却是快速的按下云头落在石台边上。
  到了石台边上,却是看了看石台上的那片叶子也不言语。
  却是手上做了一套动作,看起来,像是在空中摘着什么。
  那些站着,坐着的人,都自发的站了起来,却是纷纷行礼。
  ^_^^_^^_^
  只是那小童子,也不言语,还是一手提篮子,一手在空中摘着什么。
  等一会儿,似乎是篮子装满了。
  可能是小童子要走了吧,走之前,看着还在行礼的人们,开口说道
  我的事已了。
  你们的想问的事,师祖交代,却是得你们自己领悟。
  然后,只是站着看着大家,却又不说话了。
  我一看,这不行啊。
  就从兜里拿出來一張紙,上面有我提前写好的一句話。
  递给了小童子。
  因为我和单单本来就站在石台边上,离的近。
  有便利条件。
  小童子也就顺手接过去看了。
  看了以后,小童子对我说道:
  摘下仙台一片云,书到用时方恨少。
  我听了,笑了笑,对小童子说:
  白云深处有人家,书到今生读已迟。
  小童子听了,哈哈大笑,然后点头对所有人说道:
  既如此,师祖交代,请诸位一看。
  然后,挥了挥手。
  ^_^^_^^_^
  ^_^^_^^_^
  我们所处的位置,是终南山的最高处。
  太白之颠,拔仙台。
  而此时,似乎却处在比更高还要高的位置。
  终南山,也似乎和我们从前看到的不一样了。
  从如此高的角度看下去。
  终南山似乎变成了一个特殊的位置。
  都说山川龙脉之走向,这时候,我才真正能够理解一二。
  后来,我把当时看到的这幅景象给画了下来,叫做龙脉密码。
  然后,我们所处的位置似乎变成了漫天星河的所在。
  那山川龙脉在不断的旋转中,变成了宇宙星河顺时针转动的那幅图景。
  我不由得惊叹,原来如此。
  然后,漫天星河又化作漫天星雨,化入人间的每个人身上,化为人体经络上的一个小点点,融合之后,消失不见。
  这个图像的过程,我用语言很难描述。
  如果非要描述,我也只能借一段话来用:
  血气已知,荣卫已通,五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
  然后,图像又走了一遍所有的山,昆仑,喜马拉雅,泰山,莫不如是。
  所有的山脉之巅峰处,往下看到的,都是那幅龙脉密码的图像。
  当那幅图像沿顺时针转动之时,是宇宙星河转动的图景。
  是佛像身前的万字符。
  是太极图景。
  是人体每个穴位每时每刻都在转动的图景。
  这时,小童子对所有人说了一句话:
  天有九星,地有九州,人有九窍。
  之后,天光大亮。
  拔仙台恢复如常。
  小童子不见了。
  ^_^^_^^_^
  我还在回味小童子说的话。
  待想通了里面的关节,却是默默不语。
  是啊,那将是怎样一个未来啊。
  若能如此,此生能生在华夏,能遇到一路同行的这许多人,何其有幸。
  那片叶子,还是好好的躺在石台上。
  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_^^_^^_^
  我好好的拿起石台上的那片叶子,好好的包起来,让单单收好。
  对单单说:
  走,该去帝都了。
  单单许是被这些事被惊呆了,还是一脸懵逼状态。
  我只好拉着她,一起往山下走去。
  其他人和我们也不熟悉,可能也不好上来说话。
  那几个妹子倒是围上来,问我和单单:
  这是要到哪里去?
  我和她们说:
  我们还有未完成之事,要去帝都。
  她们目光中却是有些失望。
  就对我们说起,她们是南方海边一山中的御蛇一脉,这次是师父让她们来长见识的。
  本来她们以为我们是为99年一次问道提供服务接待的服务人员,所以之前没有和我们聊过。
  希望有机会,可以到南方一聚,她们会做蛇肉来招待我们。
  ^_^^_^^_^

TOP

  我听了,告诉她们,我们都是普通人。
  这是巧合罢了,我带单单来采一片叶子。
  让朋友组织的登山队员因为暴风雪没能上来。
  又碰巧碰上她们一行人问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就照顾一二,算不上什么。
  大爷海的物资,和其他补给点的物资自有补给队处理,我不用管,自此一路顺利下到下脚,和小山交代了几句,却是遇到了麻烦。
  那几个妹子,可能是听说我和单单要去帝都,也不知道从哪里就找来了两辆车。
  说是顺路,就要送我们去。
  我却是不想麻烦她们。
  她们南方人,根本不顺路。
  小山说,要不他开车走一趟得了。
  正在这时,又来了两辆车,横着就把路堵上,停我面前了。
  我正要发火呢。
  就看车上下来一个人。
  这个人,许久未见,还是那么的衣着古朴,神情内敛,仪容典雅,气度卓绝。
  是他。
  哈哈哈,火火,我也来啦,我来带你去帝都吃烤鸭去。
  另一场车上,也下来一个人。
  俗话说的好,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个人啊,我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果然,是科学怪人。
  我对单单说:
  单单,这是我朋友,是来带我们去帝都的。
  到了帝都,你就能知道你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了。
  我们上了一辆车,空着一辆车。
  这么两辆车,就走了。
  ^_^^_^^_^
  到得帝都也是晚上了,啥也不说了,科学怪人说要带我们去全聚德吃烤鸭。
  我说咱们去便宜坊吧,科学怪人还嘀咕说帝都全聚德最有名嘛,你这个吃货怎么还去小地方吃烤鸭了。
  我就悄悄对他说,因为这里便宜。
  哈哈哈,科学怪人好感动啊,对我说,火火,我就说你对我好吧,还给我省钱,你做我媳妇吧!
  我只好对他实话实说:
  便宜坊比全聚德正宗,吃货懂的人都来。
  科学怪人:……
  吃饱喝足,这一路上太累了,酒店大家每人一间,我选了朝南大窗阳光房,收拾好,喊着床啊也来了,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4点,我起床喊了单单和大家。
  单单问我,又要爬山吗?
  我说,不,咱们看升旗去。
  我们一行人到了天安门广场,天还没亮。
  这时候,一阵歌声从远处传来。
  不渴望你记得我
  不需要你报答我……
  歌声越来越近,是国旗卫队。
  单单哭了。
  参观了升国旗,单单还在哭。
  我把单单扶着,转了一会儿,转到了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不远处。
  单单看到那块写着人民英雄纪念碑几个金色大字的碑心石,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我对单单说,单单,你的父母,是人民英雄。
  单单还是嚎啕大哭。
  我对单单说,单单,那片叶子。
  那片叶子在单单的口袋里包着。
  单单一层一层的打开,拿出那片叶子,放在地面上。
  却是认真的朝着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心磕了四个头。
  这时候,科学怪人身边那个一直给我们开车的那个司机,脱下外套,披在了单单身上。
  又递了一块手帕给单单。
  那手帕上,绣着一个叶字。
  第十一个故事完结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