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02
  两周后再度造访月桂树总公司时,感觉到整个气氛都不一样了。
  在一楼进了电梯,按下十二楼的按键,没了密码的设定,省下不少功夫,谢天谢地。
  就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时候,一名身着工作服的男人飞奔进来。原来是岩切。
  “是你啊。”
  “哦……你好。”
  “这段期间真谢谢你了。”
  “哪里,我什么忙也没帮上。”
  岩切的脸色看来无精打采。不过一阵子没见,感觉上他头上的白发明显增加。
  “最近好吗?”
  她忍不住这么问道。
  “嗯,还好。”
  “之后要处理那么多事情,一定很辛苦吧?而且还有大批媒体蜂拥而至。”
  “非常感谢你证明了久永先生的清白。”
  岩切抬头仰望。
  “只不过,整件事让我忍不住怀疑,自己长期以来费尽心血投注在这个工作上,到底算是什么呢?”
  “别这么说,这是个很伟大的工作呢。”
  岩切摇摇头。
  “鲁冰花五号的设计理念,是希望能够联系看护人与被看护人的心灵。但是,我做梦也没想到,居然有一天会被当作杀人的工具……”
  “那并不是岩切先生的错啊。”
  电梯在十楼停了下来。
  “我不禁反复的想象……”
  岩切出了电梯之后按着电梯门。
  “当鲁冰花五号为了杀害社长,被命令举起社长的那一刻……”
  纯子不知道如何回答。
  “……如果,看护机器人也有一颗心的话,我想他一定也在哭泣吧。”
  纯子静静地目送岩切悄然离去的背影。
  在十二楼步出电梯之后,迎接自己的是河村忍。两人走进了会客室,这里是之前作为会长室的房间。
  “社长马上就过来,请稍等一下。”
  “看来很忙碌呢。”
  听纯子这么说,小忍微微一笑。
  “托您的福。”
  “你现在是社长秘书啦?”
  “是啊。不过,伊藤晋升为秘书课长,而松本沙耶加则已经辞职,所以,实际上秘书也只剩下我一个人。”
  现在已经不需要这么多秘书了吧。纯子也听说了,楠木会长等重要干部,大多都已卸任。
  “松本小姐是准备结婚吗?”
  “不是的,应该是去追寻舞台剧演员的梦想吧。她说了,因为之前的演出相当成功,才让她下定决心。”
  “这样啊。那么,该说……真是太好了。”
  坦白说,为什么那出莫名其妙的戏会吸引大批影迷,而且居然还有人会感动到哭,纯子实在完全无法理解。
  “不过,你看起来神采奕奕呢。”
  “真的吗?”
  小忍露出一口白牙。
  “现在告诉您也无妨,其实我之前曾想过要辞职,总觉得这份工作做起来很没成就感。不过,现在我决定再试着努力看看。”
  “是什么让你改变心意的呢?”
  “……这个嘛,该怎么说呢?大概是进公司之后,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工作能真正帮助别人,有种踏实的感觉吧。新社长虽然在公事上要求严苛,但却也给所有人公平的机会。”
  “的确,他很容易让人误解,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绝不是个冷酷的人。”
  纯子实在分不清这两者有何不同。
  等了十分钟左右,颖原雅树终于出现。
  “让您久等了。”
  “哪里,是我硬请您空出时间的。今天藤挂律师不在吗?”
  “我想我一个人谈起来比较省事。”
  颖原雅树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谈吧。你那边有什么样的要求?”
  眼见就要被颖原雅树的强势态度压倒,纯子也不甘示弱的崩紧了神经。
  “撤销对久永先生的惩戒解聘,以及损害赔偿的请求。”
  “这我无法同意。他盗领公款的后果,已经造成公司的损失。算一算他盗领的金额和利息,即使是回收的钻石,也不过只有六成左右的价值而已。”
  “不过,主导的是前社长,久永先生主不过是所谓的从犯。”
  “这要怎么证明?”
  “只要看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任谁都会这么想吧?”
  “俗话说死无对证。只要一死,所有责任都可以推给死者了。”
  “可是,只对久永先生请求损害赔偿,而对前社长的罪行完全不追究,这也太不公平了吧?再说,盗领来的钱,一毛钱也没落入久永先生的口袋啊。”
  “很遗憾,我们没办法对已故的人做任何请求。”
  “不过,他遗留下巨额的财产啊。”
  颖原雅树挑了挑眉头。
  “您的意思是,应该向继承人,也就是我和内人求偿吗?”
  “难道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原来如此。不过,就算不对特定加害人请求损害赔偿,这也是在我方的裁量范围之内吧。”
  “如果这是您的最后底线,那么,问我方只好提出损害赔偿诉讼。”
  颖原雅树嗤之以鼻。
  “贵方提出?我以为贵方只是加害者呢。”
  “我方同时也是受害者。既然久永先生持有月桂树的股票,当然可以针对疏于进行损害赔偿请求而造成公司损失一事,以股东代表的身份提出诉讼。”
  “……原来如此。”
  两人的眼神一时之间互不相让,僵持不下。颖原雅树看了看劳力士金表。
  “好吧,我下面还有约,先失陪了。”
  “您离开之前,可以先给我一个答复吗?”
  颖原雅树站起身来,冷冷的俯视着纯子。
  “对于盗领公款的久永先生,我无法同意他复职。”
  “那么,您是拒绝了我方的要求?”
  “不过,我可以接受他自愿辞职,并支付他法定的退职金。此外,我也撤销损害赔偿的请求。条件是,久永先生从今以后,不得对本公司进行任何请求,包括股东代表诉讼。”
  他的用词虽谦恭有礼,但口气却相当轻蔑。
  “好的,我方也能接受,感谢您这样的安排。”
  纯子语带讽刺的回应。
  “另外,我还想拜托另一件事。听说下星期颖原社长将举行公祭,您可以答应让久永先生出席吗?”
  “请自便。任何人都不会在葬礼上被拒于门外。”
  颖原雅树冷冷的回答。
  “那么,我先失陪了。”
  颖原雅树走出会客室后,又转过身来。
  “听说,你接受椎名章的委任?”
  “是的。既然久永先生的嫌疑已经洗清,也就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了。”
  “就算是穷凶极恶的人,也应该保障他辩护的权利。不过,以一个被害人的家属来说,近来常在法庭上看到过分夸张的辩论策略,让我深感疑惑。”
  “审判都是公正进行的吧,我只不过是尽一个委任律师最大的努力罢了。”
  “你所谓的最大努力,看来有点问题。恕我失礼,看到您的交涉手腕,我实在感到相当不安。只为了减轻杀人犯的罪孽,竟然可以使用玷污亡者名誉的手段,希望您多多节制才好。”
  “您在乎的应该不是亡者的名誉,而是公司的面子吧?”
  “两者是相同的。”
  颖原雅树的双眼闪过一丝光芒。
  “万一出现对本公司诽谤中伤的消息,我方将会循所有途径奋战到底,这点,还请您放在心上。”
  “铭记于心。”纯子语带挑衅的回答。
  “……凶手或许有他值得同情的苦衷。”颖原雅树静静的说。
  “不过,义父的心愿应该是在过世前能看到,以他一辈子心血成立的公司能顺利上市。这样的一个机会,竟然被如此自私的凶手夺去,我绝不原谅他,甚至希望他能被处以极刑。”
  看着颖原雅树大步离去的高大背影,纯子的内心是百感交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03
  “我先下班了。”今村拎着风衣外套对纯子说。
  “辛苦了。”纯子一面翘着键盘,一面含糊其词的应付。她正在针对椎名章的拘留延长一案,制作准抗告的书面资料。
  “你还不走吗?”
  “得在今天之内把这个弄完。”
  “这样啊……别太耗费心力了。”
  “谢谢。”发现今村好像不打算离开,纯子回过身去。
  “有事吗?”
  “没什么啦,只是想想我们还没庆祝吧?漂亮的让久永先生获得无罪开释说。”
  “哦……那个啊,已经是过去式了。”纯子回答的满不在乎。
  “我得向你道歉才对。我从一开始就漠视久永先生无罪的可能性,看来,我已经忘了律师最基本的要件,就是必须信赖委托人。”
  “不过,其实他根本是个不值得相信的老头。所谓的无罪,只不过是碰巧而已。”
  “等工作告一段落之后,请你喝一杯吧。”
  “我很期待,不过近期之内大概没办法吧。”
  纯子又转过身,面向电脑。
  背后传来事务所的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纯子伸了个懒腰,走到咖啡机旁,在马克杯中注入刚煮好的咖啡。
  恰巧就在回到座位的同时,电话铃声响起。
  纯子放下马克杯,眼睛盯着荧幕,伸手接过话筒。
  “您好,这是rescue法律事务所。”
  “抱歉,这么晚打扰。请问是青砥律师吗?”
  \本的声音,原本还想假装听不出来的。想想真麻烦,还是算了。
  “今晚也外出工作了吗?”
  “没有,我在店里。这阵子防盗咨询的案子应接不暇,到这么晚还得整理杂物。”
  “生意兴隆真是可喜可贺。请问有何贵干?”
  “嗯,请说你接受了椎名章的委任?”
  “是啊,不知该说是顺水推舟还是骑虎难下。”
  陪同椎名章到警局自首时,当然还没想那么多。只不过,把椎名章交给书记官以后,总不能装作一无所知。依照先行的制度,嫌犯在起诉之前,是没有公设律师陪同的。也就是说,在整个侦讯过程中,椎名章将陷入孤立无援的状态。
  就在代替值班律师向椎名章提供建议的过程中,纯子觉得接受他的委任。不管他犯下了多么骇人的罪行,都应该有接受充分辩护的权利。何况,这个案子自己已经调查到许多细节,光凭这一点,相信没有人比自己更适任。
  “其实,关于这个案子,我听到了一些风声……”
  \本说话的口气从来没这么暧昧不清过。
  “什么事?”
  “听说椎名章在口供中表示,背后还有共犯。就是因为遭受地下钱庄的威胁,才不得不犯下凶杀案。”
  纯子手握话筒,陷入一片茫然。全身的血液就像虹吸式咖啡机一样慢慢地沸腾,直往脑门上冲上来。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事?”\本似乎察觉到纯子的怒意。
  “也不是有人特意泄露啦,不过是我偶然听到的。”
  这个男人到底和警方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情啊?
  “这件事情你告诉谁了?媒体吗?”
  “没有。我没和其他人说,只不过,想提醒一下青砥律师。”
  “什么意思?”
  “椎名章的口供,是假的。”纯子用大拇指拨弄着手上的自动铅笔。
  “你怎么知道?”
  “如果幕后黑手真是地下钱庄的话,应该没有必要杀害颖原前社长才对。在钻石得手之后,只要这些是见不得光的资产,也不必担心被举发,相反的,还能当做恐吓的把柄。”
  “的确,我也觉得这点有些可疑……”
  “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想减轻罪行,而是想对地下钱庄进行报复吧。反正自己已经完蛋了,干脆拖他们一起陪葬。”
  纯子想起面会时椎名章一脸毫无犹豫的坚毅表情。
  “但是,这却是个没用的计策。其实,警方老早就准备揭发他所说的那个地下钱庄。罪状还包括涉嫌杀害多人。”
  “……杀人?”
  “被害人是椎名光泉、椎名照子、以及铃木英夫三人。”
  纯子哑然失声。
  “请椎名章撤销他的口供吧,那个地下钱庄,可是日本国内最大的黑道集团成员。别说告发时说的是真话了,还用假证词来陷害他们,简直就是让他们颜面扫地,丧尽尊严。想必会进行惨不忍睹的报复行为。”
  “……我知道了,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纯子将马克杯端到嘴边。
  “不过,\本先生居然这么担心椎名章,倒让我有些意外。”
  还以为这个男人满脑子只想着钱呢。
  “我担心椎名章?”
  \本嗤之以鼻。
  “老实说,我完全不在乎他会怎么样。倒不如借黑道的手解决掉他,也省的日后麻烦。”
  “……这么说不会太过分吗?”
  纯子忍不住大叫。
  “会吗?”
  “没错,他是个杀人犯。但也不能因此就把私刑甚至黑道制裁合理化啊……这一点我是绝对无法认同的。”
  “对被害人的家属而言,犯下这么残酷的杀人罪,却要不了几年就能获得假释出狱,这一点才让他们比较无法认同吧。”
  “被害人家属希望凶手得到报应的心情,也是理所当然。不过……”
  她一时困惑了起来,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我至今看过好几个少年案件的嫌疑犯,他们的家庭环境几乎都有严重的问题。我想,他们在成为加害人之前,早已是大人暴力之下的被害人。”
  “如果这个理由成立的话,几乎所有的罪犯都非免责不可。”
  纯子叹了一口气,许许多多的想法在脑中盘旋激荡,但就是无法化为语言。
  “所谓的年轻族群,不论在哪一个时代,都有着无可奈何的矛盾。虽然他们具有足以改变社会的爆发力,但却也极度容易受伤害。一些小事,换做成人想必可以承受,但却足以让年轻人毁灭……他们就像是玻璃做成的凶器。”
  “或许吧。不过,问题就在于,即使是玻璃之槌。一样可以置人于死地。”
  \本的声音毫无抑扬顿挫。
  “对被害者来说,是没什么不同的。”
  “你说的没错。正因为如此,才需要再教育,而不是复仇啊。只要他们还有重返社会的一天。”
  纯子用力强调。
  “……玻璃做成的槌子其实是在破碎之后,才会变成真正危险的凶器。”
  “原来如此。”\本平静的说。
  “那么,你所谓的再教育,到底该在哪里进行呢?”
  “嗯?当然是在监狱里啊。”
  “真的吗?全日本的监狱,有哪一所是真正实施矫正犯罪倾向、落实进行再教育课程的?”
  “这个嘛……”
  “据我所知,没有这种监狱。所谓的徒刑和监禁,不过就是让受刑人在一定的期间内与社会隔离罢了,而狱方费尽心思,只要求这段期间别发生任何问题。说得极端一点,出狱之后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当然,也没有任何人为此负责。正因为如此,现在的再犯罪率才会这么高。不是吗?”
  “你所说的我都同意。可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把他们全部都杀光吧?”
  纯子做了个深呼吸,试图让自己的心情平复。
  “把官僚主义所造成的缺失,全让人受刑人买单,这太不公平了。”
  对话陷入短暂的空白。
  “……最后,我们除了祈祷之外,别无他法。只希望他们在几年后出狱时,能重新自力更生。”
  说得没错。纯子在心底暗自思量。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有默默的祈祷。
  “不过,\本先生说根本不关心他,我看是骗人的。”
  “此话怎讲?”
  “你看,你为了救他还打这通电话啊。”
  “我打这通电话,不是为了椎名章。”
  “什么?”
  “那是因为黑道的报复,有可能波及青砥律师。”
  纯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自己竟然完全没考虑到这一点。
  这么说,\本是因为担心自己,才特地打电话来的?
  一时之间,纯子安静的啜着咖啡。而\本也沉默不语,只听到他点了一根烟。
  “……对了,有件事一直想问你。”
  过了一会儿,纯子终于开口。
  “什么事?”
  “在椎名章的住处找到的六百一十九颗钻石中,有二十四个不是真钻,而是白皓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纯子换了个语调问道。
  “是吗?该不是颖原社长受骗了吧?反正,我看他应该也是在黑市买的吧。”
  “不过,那二十四颗假货,全集中在同一包里面,怎么会这样呢?”
  “应该是同一批买的吧,大概是那次被骗的。”
  “你在潜入椎名章的住处时,应该有充裕的时间掉包吧?”
  “对耶,当时完全没想到呢,真是太可惜了。”
  果然,就是这家伙干的好事。
  “……总之,谢谢你的种种忠告,让我受益匪浅。”
  她淡淡的说完后,正准备挂上话筒的同时,听到另一头传来声音,便再次将话筒附在耳边。
  “你说什么?”
  “什么时候方便?”
  “什么意思?”
  “吃饭啊。我不是说过要请你好好吃一顿吗?我现在手头可是相当阔绰呢!”
  把\本的一番话前后想了一遍,纯子惊讶的合不拢嘴。
  “你之后不是说过,要我全都忘掉的吗?”
  纯子毅然的挂上了话筒。一分钟之后,电话铃声再度响起。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动机决定方法

  欧阳杼
  就我个人的阅读顺序来说,我是先看的《鬼火之家》,然后再看这本《玻璃之锤》,两本书的阅读感受都很美妙。在我个人对密室小说已经趋于绝望的现在,阅读到贵志v介独特的密室观,实在是意外之喜。
  其实《玻璃之锤》的故事构架很简单,在大厦顶楼,一家公司的社长突然在密室中死去,而这层楼的安保条件可谓是达到顶级水准。门口有摄影机、窗玻璃也是特制的防弹玻璃,加之在案发的一段时间,楼层外面还有几名秘书在看守,否认当时有人出入。这一次,青砥纯子和\本径首次合作,联手破解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密室。
  在前人已经写出大量密室推理小说的情况下,如何写出自己的新意,这是《玻璃之锤》面临的首要问题。密室的类型可能已经写得差不多了,那么剩下道路中,最能创新的地方就是密室的实现方法。或许读者会从《玻璃之锤》中看到以往密室的影子,比如发现者说谎、或者房间有暗道之类的解答,但贵志v介把这些方法都现代化了,再辅以各种各样的细节,让这些解答变得真实可信。
  折原一在《五具棺木》中借书中人物之口定义密室:“所谓的密室杀人是指,发生在无法从外头进入并且上了锁的房间里,现实生活中不可能会发生的杀人事件。”当然,最后半句话值得商榷,《玻璃之锤》肯定有虚构成分,不过在阅读本书的时候,你会有一种“觉得书中的解答完全可以实现”的感觉。尽管门依然是门,窗依然是窗,但这几十年来,门和窗的具体构架都有了很大改变。巧妙运用新出现的科技事物,便可以造出不一样的密室。
  现代社会有分工化和标准化的特点,这种特点完美地在本书中体现出来了。玻璃的质地、摄影机的类型、机器人的型号……都和密室的解答有着莫大关系。这种对细节的把握尤其值得我们注意,因为要实现这些细节,作者势必要花费不少精力。而且,考察各种型号之后,便可以让推理小说脱离闭门造车,进入真正现实的世界中。
  贵志v介在《玻璃之锤》中给予我们诸多启发,他的密室思路,基本是先罗列所有可能性,然后再逐一排除,最后剩下的就是真相。所以,在这件装备了高科技防盗措施的密室中,基本上每一样器械都有可能用来犯罪。器械是人造的,无论设计多么巧妙,也难免会有漏洞。如果把这些高级刻防盗措施当成盾,其实攻破密室的矛,从它们建造使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潜伏在内,等待别人发掘。实话说,想到一种解答并不难,难能可贵的是贵志v介给出了四五种很合理的方法,让本书的密室在三维空间上极大丰富起来。可能每一种密室解答都可以写成一个长篇,但贵志v介硬是把这些解答糅合在一本书里,在不断否定,不断肯定的转折中,让本书的可看性大为增加。
  贵志v介的密室思路极为清晰,而且对细节把握极好,他这种独特的密室观,相信能给想写密室推理小说的朋友很大帮助。密室的单一解答其实已经不新鲜了,而构建复杂的多维密室,制造多种解答,或许能更贴近当代科技的发展潮流。把握细节,尽可能考虑更现实的情况,才应该是密室推理小说新的发展方向。
  当然,除去种种高科技的细节,贵志v介还在本书中加入了大段大段的社会派元素,用以解释作案动机。尽管分为上下两部的方法让有些读者对本书颇有微词,但或许这种手法表明了贵志v介的思路:对密室来说,动机是最重要的。
  而作案动机,与科技无关,而与实现密室的方法有关。可以这么说,怎样的动机决定了怎样的密室解答方法。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