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本帖最后由 black白夜 于 2021-3-29 10:17 编辑

雨村笔记 11 放灯

跟着胖子随着山路上去,来到临村,再往山上走,到了我们经常钓鱼的地方。就看到竟然人山人海。下午的那群女孩子,还有更多不认识的人,都在溪流的边上,制作纸灯和纸船。

她们把蜡烛放入纸船中,一艘一艘的随着溪流放下,因为人数密集,又都穿着汉服,所以颇为好看。所有人都在拍照。

我看了一眼胖子,就看到有几个姑娘给胖子打招呼。

“你什么意思?”我问胖子。

“她们下午问我,哪儿有可以放船灯的地方,我就推荐喽。”

“在森林里放火是要坐牢的。”

“这些蜡烛都是用电的。”

“那钓鱼怎么办?”我看了一眼溪水,今天能钓的到鱼就有鬼了。

“我们钓不到,村长儿子也钓不到。”胖子恶狠狠的说,他和村长儿子之间一直不对付,我心念一动,就意识到他干了什么,村长儿子在这里钓鱼,他就特地把这里给这些女孩子,让她们来放花灯,然后鱼肯定就吓跑了,明天村长儿子在这里估计啥也钓不到。

胖子于是开始给所有人发农家乐的名片,一边说:“偶遇,真巧啊,明儿来吃饭啊,我们今晚钓鱼,特别新鲜,明天给你们做石锅鱼。”

我对看漂亮姑娘没什么兴趣,看了看上游还有一个钓点,就给闷油瓶使了一个眼神,两个人继续往上。来到了上游。

这里能看到下游的各种船灯,形成一条火溪,但人声已经听不到了,我和闷油瓶下钩。

此时就看到有一盏船灯,从我们更上游漂了下来,有一个女孩子,估计十七八岁,叼着香烟跟着船灯下来。在溪水边的石头上蹦蹦跳跳。

这应该是一个很喜欢与众不同的女孩子,与众不同可能是一种刚需,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总归是不同于普罗大众。我在那个时候,也在追究这种孑然于世的感觉。

没有人可以真正孑然于世,除了我身边这位。

那女孩子忽然发现了在黑暗中钓鱼的我们,惊呼了一声,然后立即问:“这儿还能钓鱼”。说完她就蹲到了闷油瓶边上,并且快速把烟头熄了。

她提着一个小小的电灯笼,灯光刚刚够照亮她的花衣服。我就发现她年纪很小,根本不到17。

现在的小鬼抽烟那么早的么?

我靠在树上,我和闷油瓶是面对面的两个窝,我就看着他们,就像一对父女一样。

小女孩看了一会儿就走了,大概那一夜有十几个女孩子,都路过我们,蹲下来看了一会儿。

我们和这里的山水,其实已经是一样的背景了,对于她们来说,我们好比在两个平行时空中。

我钓上来六七条鲶鱼和鲤鱼,胖子说的没错,今晚钓鱼是个正确的选择。提着鱼,路过坐在溪边,看着船灯唱歌的人们。我们三个人回到了雨村,我把鱼养在我们门口溪水的鱼篓里。然后简单梳洗,睡觉。

已经三点了,睡床的话,起不来,我们三个人的习惯是今晚就打盹短睡了,就躺上竹躺椅,盖上毯子,点起炉子取暖,直接打盹。

这时候闷油瓶忽然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皱眉看了一眼,我奇怪,过去接过来我就意识到,那女孩子是偷偷塞了纸条到闷油瓶的口袋里。

什么时候干的,闷油瓶没发现么?哦,闷油瓶当时的衣服是挂在树枝上的。



他完全没有兴趣看,我接过来,躺到躺椅上展开,就发现是她的烟头,她直接用餐巾纸包了,估计不想丢山上,就塞边上衣服口袋里了。

我直接用手指一弹,把烟头弹到院子中间。

现在的女孩子,怎么没一件事的逻辑,我能猜的到的。

算了,明天除了农家乐,还是专注自己的三合土吧。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12 失踪

三合土这种东西,丧葬基础知识之首,如果是个新的陶沙贩子,那么最开始找斗基本上全靠找三合土,三合土很多时候也被用来制作超出尺寸的巨大棺椁。上思有一口血棺就是“土木木”结构,外面整体都是三合土夯成,尺寸大的像半间房子一样。



当然我见过更大的,用料更考究的。



所以三合土是基础,也是比较容易在山中找到的建筑材料,按比例使用黏土,石灰和河沙搅拌,就可以当做基础混凝土。



我的宅子必须和地面是挑空的,我没有财力去搞金丝楠木,不,任何一种木头我都买不起。所以古法是搞不定的,就先找挖掘机挖掉两三米的松土,然后把沙石硬土夯下去,把地基打结实了,然后现浇混凝土桩。搞一个现代化的底盘,之后把三合土夯在混凝土桩的表面,让它形成古法的效果。



之后挑空半米,架空铺设地板,胖子问我为什么要这么设计,不怕有人半夜爬在下面听床么。我说我喜欢脚悬空看院子的感觉。



在这个基本的架构完成之后,所有的基础表面,我都打算用三合土来夯,那个工艺我们三个人拿个铁板和木锤自己就能完成,能节约不少人工钱。胖子担心的问题,也可以用三合土解决。



五万块钱的三合土,应该够我的野心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久远悠长的三合土之梦,第二天醒来,开店营业,倒也没有太多时间去完善这个想法。胖子昨天的推销很有成效,第二天的生意非常好。我们忙的不可开交,小哥收钱都开始有点忙碌起来了。



胖子还把昨天的蜡烛都回收了,放着打算日后重复出租使用,到了晚上,营业额上了五千。我们分掉了他们每人一千,自己留了四千,这四千是准备开始三合土的事业的头批款。



关门之后,胖子让我直接回家去画图,觉得我在这里不自觉,我想起昨晚的事,拿着手电,就来到了昨晚看到竹子人的地方,这里并没有什么痕迹能表明昨天我看的景象是真实的,我开始觉得这完全是我的幻觉。



又大概看了一下我打算建房子的地方,我们打算回去,就看到六七个女孩子,忽然又走了进来。



“还有尾单。”胖子得意的笑:“可惜开水都凉了,否则还能再炒几盘。”



胖子是真喜欢干活,人生中有这样的朋友,我真的是幸运。我礼貌的对她们说:“打烊了。”就看到几个女孩子都在哭。



其中一个比较冷静的,就过来说道:“大哥,能不能帮忙我们找一下我们朋友,她不见了。”



“怎么说?”我有点警惕起来,她道:“今天我们上山,她上到一半说她大姨妈来了,肚子疼要先下山,就分开了,结果下来之后我们酒店没看到她,问了一路,都没有看到,后来我们查了山口的监控,发现她根本没下山。”



女孩子递给我看照片,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那个抽烟的姑娘。她失踪了?



“警察怎么说?”



“已经组织人去巡山了,但是警察让我们来找一下你们,说你们如果肯帮忙,那找到的几率会高很多。”



“哪个警察那么多嘴?”我心说,我们这儿的片儿警都知道闷油瓶巡山厉害,但这么推销是不是有点过了。



“这女孩子最近有什么古怪么?”



“是什么意思?”



“上下山其实道路很清楚,这里治安很好,如果她自己没有意图,那么很难迷路。”



“啊,她最近很喜欢看竹林子。”有一个哭的女孩说道:“她说她老看见竹林子里有东西。”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三章 失踪
说实话,虽然显得无情,但我最开始的几秒钟,内心里有一丝无法专心思考三合土问题产生的烦躁。这种烦躁让我心生警惕,我一向觉得对于自己问题的过分投入从而厌烦这个问题之外的一切事情,是避世的后遗症,是必须正视而且重视的。
我们处在一个所有人都可能给四周惹麻烦的时代,即使我努力和一切融洽和自洽,但麻烦还会不时的冒出来。
闷油瓶作为族长,其持有巨大的能力而旁人皆无法做到的情况下,他的命运就很容易变成不停的去解决问题。即使那些问题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不处理也无法伤害到他。
胖子则完全没有这样的问题,他热爱突发事件,热爱危险和事故。
我们三个人带上手电,上了女孩失踪的那座山,山口有四五辆警车,来找我们的女孩子继续往前走,去召集更多的人手。我看到警察小林A,和小林B就在山口用对讲机和山上的人沟通。
我们过去,这里因为姓林的人太多,所以胖子特别损的给他们都编了号,核实了一下情况。女孩确实是不见了。
这座山,山上是一座老庙,山路大概要走一个多小时,么有岔路,但有很多土路联通到两边的竹林,茶田,土路非常狭窄,只有当地村民走。如果顺着土路继续往里走,会有坟地,再往里走,就开始进入野山了。
野山里也有土路,都断断续续,有些石板路都是唐代的,科举的时候,书生走的就是这种路,你说能不遇到聂小倩么。
说实话,这座山就算跳山都不会有危险,坡度非常平缓,山上没有任何野兽,唯一的危险就是过山峰。
福建山里毒蛇多,但福建人吃蛇,蛇看到人就跑,上次一条一人高的眼镜蛇看到胖子直接跳进了粪坑里。
如果是被过山峰咬了,那现在肯定已经凉了。但我觉得不太可能。
我们也上山开始找,我就想到了竹林子我看到的那个特别长的人影子。
日本有一种动画片,就是拥有特殊体质的人,会慢慢结识当地的各种妖怪怪物,并且成为好朋友,这种故事往往是从某一些神秘事件开始的。
我以为我开农家乐会结识各地的奇人,是武林外传那种,结果现在是不是串戏了?我怎么就不信呢,我们在村子里还能见到妖怪,那玩意是什么,竹子娘娘么。
我们一路爬山,别人大概一个小时的山路,我们三个半个小时可以跑一个来回,有些土路已经有人找了,我们就找了一条我个人认为比较有可能的。
那女孩子抽烟单独一个人放船灯,是一个性格比较孤僻的人,这种一个人的时候才好集聚能量,才觉得自在。但又害怕估计,所以昨晚船灯会,有一团人在边上十几米处,自己在黑暗中一个人呆着,是她最喜欢的状态。
那么一起爬山,她爬到一半,忽然要离开,也估计是想自己一个人玩会儿,但四周的土路,并不是女孩子喜欢玩的区域,只有一个地方,女孩子看到了,有可能深入。
就是一个亭子,那个石亭是两个石头人,那亭子后面,就是我说的,有一段唐朝的石道,那条道一路进去,里面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竹林。
非常漂亮,漂亮到可以拍电影,竹子非常粗壮,胖子的意思,那里的竹子,也非常适合上吊。
这一路胖子都是用手电照树,他觉得那女孩可能吊在树上。
我们很快进入了那片竹林,这片竹林大概有几公顷,我们往里走,胖子忽然拍了拍我,我一下出了冷汗。
我不喜欢看到任何姑娘吊死在竹子上。
顺着胖子的目光看去,我就看到有一根高竹的上端,大概有十五六米高的地方,吊着一只包。
四周并没有什么,我眯眼,心说这怎么上去的,就算抛也抛不到这么高。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四章 顿悟
我以为闷油瓶会像李慕白一样踩着竹子上去把包拿下来,但是他只是折断了这根竹子。
小腿粗细的竹子应声而倒,我们顺着竹子找到了包,我偷偷看了胖子一眼,胖子点头,意思是咱们两个虽然已经很强了,但是闷油瓶弄死我们可能还是就用一只手。
不用一只手,我心说,吐口痰就死了。
包是一个无纺布做的单肩包,里面有烟,打火机,一堆女孩子的东西。我翻了翻,没有遗书,就把手机拿了出来,把包背上。
手机已经没有电了。
“胖子,说说你的看法。”我对胖子道,这事情确实比较诡异,我需要胖子给我一点启发。
胖子看着四周的竹子,说道:“毫无疑问,这女孩子是想爬到竹上去找方向,但是她爬上去了之后,体重太大,竹子就被压弯了,然后她就挂在竹梢一直压到了地面上,她就正好爬下来,但是包被竹梢挂住了,她爬下来松手的瞬间,忘记了包还在上面,也忘记了竹子的弹性非常大,一下竹子就弹上去了,把包像弹弓一样,直接射了出去。包划过半空,落到了这根竹子上,再次挂在梢头。”
我看着胖子,觉得实在太***,天衣无缝啊,这匪夷所思看似闹鬼的情况,被他一说极度合理。
“**,为何你最近智商开始回升了。”
“嗨,这种傻事谁没干过。”
哦,我看着胖子,忽然想到有一次我的耐克的包被他背走就没背回来,说是被人抢了。说这话的时候,胖子的眼神一直看着天际。
是被竹子送上天了是吧。
“那女孩子现在可能的方位是?”
“你刚才取包的时候,是在竹梢的南边,说明包是从南边射过来,那女孩子应该是在南边搞的幺蛾子。距离应该有100多米。”
我们三个人往南边走去,走了一会儿,闷油瓶一把拉住我们。
这竹林里全是落叶,其实很多竹鞭藏在下面,不好走,但我们三个人都已经有经验到,可以直接凭借脚的感觉,知道下面竹鞭的分布。所以其实走路的时候是不太看路的。
那一下我就看到,在这个竹林的地上,竟然有一条山体的裂缝。我差点就滑下去了。
那裂缝挺宽的,而且非常深,手电往下就能看到下面很多竹鞭交错,那女孩子就卡在竹鞭里面,位置很深,因为穿着汉服,如此看来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最牛逼的是,那裂缝下面,竟然是空的,似乎是喀斯特地貌的地陷缝隙,估计下面有一个山洞。
我用手电照了一下那个女孩,女孩子醒着,避开了手电。
“受伤了么?”我问她。
她张了张嘴,发出了极度虚弱的声音,几乎听不到,看样子她求救了很久,嗓子已经坏了。
竹鞭其实很结实,她如果手臂肌肉够是能爬上来的,但现在的女孩子,个性归个性,就是吃的少。手臂肌肉不够吧。
闷油瓶拽住我的手,把我往下放,我一手抓着闷油瓶,一手够下去,勉强能够到下面的竹鞭,然后爬下来,爬到女孩子边上,这个时候,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我错误估计了这个女孩子的体重。
所以说,任何可以掩盖体重的服装,都不应该在冒险的时候穿,我把她拉到我背上,准备往上爬的时候,忽然我抓的竹鞭就断了。
我一下往下坠,此时我还能保持镇定,立即去抓边上的竹鞭。
但我一抓竹鞭,那竹鞭一下就断了。我连抓了三根,断了三根,整个人一下就滑入深渊。
那个瞬间直接闷油瓶飞身下来,踩着缝隙边缘一下冲到我边上,直接拉住我的领子,把我拽住,一边手指变成爪直接抓紧边上的土里固定自己。
我再抓竹鞭,这才抓住,心中疑惑,怎么这里的竹鞭那么脆。
忽然我脑子里闪过了一个特别可怕的念头。
**,老子是不是胖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五章 不完美见义勇为
三天后,小姑娘的爸爸带着女儿来朝我们道谢。送来了锦旗,上书见义勇为四个大字。
小姑娘的爸爸应该是个大老板,还送来了十万块钱谢礼,我婉拒了,问了对方的生意是木材,于是索要了二十万的木材,用来搭建房子。此外警局也奖励了5000,很愉快。
小姑娘在爸爸面前很腼腆,但父亲面相看上去是有些控制欲的,中国的原生家庭多少都有问题,但大多数都是基于爱,我觉得世间一切的问题,基于勇气和爱的,都是温暖的。有人以爱之名给予控制,你可以勇气之名留爱而去制。你是有主动权的。
如果你做不到,多数是因为肌肉无力,再弱的小个子,骨骼肌达到40公斤的时候,也没有太多人敢来伤害和精神控制你。我自己是很有感触的,我还是一个鸡贼的小老板的时候,做事风格多数都很取巧,避免冲突。但当我开始锻炼,肌肉开始可以单手挥刀100下之后,我遇到很多问题,第一反应就是直接踩着别人脚尖贴脸冷笑。
一定不要小看体力在社会中的意义。
小姑娘后来单独在后厨向我道谢,她觉得父亲的道谢太过强势和不真诚,这让我很有好感,我心说没事,我也不真诚的kang了你们家20万的建材,我也不是一个完美的见义勇为者。
我把她的烟拿回给她——在给她父亲她的包的时候,我把里面的烟拿了出来,当时她还在做检查,我觉得这样可以让她事后少一些吵闹。
她接过来,直接在后厨点起一只抽,我拿出手机给她看了我肺病时候的CT片。
未来是她自己选择的,监护是她父母的责任,作为一个路人大叔,最大限度只是告诉她,吸烟危害健康。
“如果我是你生的,你是不是也不让抽烟。”
“啊,不知道,但你半夜摔进地缝,我没有这种夜盲的女儿。”我看了一眼闷油瓶,闷油瓶靠在门上看着我们两个,表情好像在说:“你们两个都摔进地缝了,有什么好讨论的。”
小姑娘鞠躬走了,下午生意特别好,我知道我要红了,在年轻人中,我们这会成为一所圣堂。需要马上招临时工了。
而胖子洗碗的时候,我就站上称菜的落地称,看自己的体重。
重了三公斤。不知不觉。不知道会不会是走太多肌肉增加了。
“那小姑娘说,是看到竹林子里有一个人影子,害怕了逃跑才掉下去的,是不是这儿的竹子真的有问题啊?”胖子洗碗很快,我事后都得重新刷一遍。
“无所谓了。”我叹气,心说得稍微注意点了,最近确实试菜吃的太多。得和闷油瓶一起早起锻炼了。
“按小哥那个练法,我们能被练死,我看还是去镇上健身房吧。”
闷油瓶正好把账本递给我,我再次分账,这一次是六千多,这已经是我们劳动力的极限了。闷油瓶一千,胖子一千,我四千多。
收工之后,胖子借来了一台拖拉机,村长就开到门口,胖子上去接过驾驶位,我和闷油瓶坐到斗里,胖子看了油表,我们就在夕阳下,在村道上往临镇开去。
临镇有黄沙卖,今晚先买黄沙,得来回二十多车。我们三个都带着劳工手套,自己去沙场铲。这样能省三百块。
两边是水稻田,风吹稻苗,想到我盖的小宅子,二楼能看到夕阳下的水稻田,我就开心了起来。
放个歌吧,打开手机,随便找了一首,就放了起来。这时候胖子停下了拖拉机,原来夕阳正红,非常壮美,他看的呆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六章 三十
因为看夕阳太过沉迷了,导致我们到达沙场的时间迟到了,沙场老板很有个性,已经关门了。老子本来心情很好,但是对于刚刚见义勇为的我竟然没有收到温情的回馈就很生气,于是直接拖拉机撞开门冲了进去。
沙场里面只有沙子,也没人看管,我们三个进去,铲了一拖拉机就走。当晚我们十几个来回,就这么嚣张的把我预订的量全部带走,最后一车的时候,看了看那沙山,一点都没有被人铲过的痕迹。
我摸着下巴,就在想,这里老板明天能看的出来,沙子少了二十车么?
不过我走的时候,还是在他办公窝棚的写字台上,放了钱。放了钱之后,我又觉得不对,我们已经开出去一公里多了,我又折返了回来。把钱拿了回去。留了纸条,让他明天上门收账。
回到家里,泡脚的时候盆里全是沙子,我们三个人躺着,我浑身酸痛,就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胖子,从海洋法系来看,我们把钱放在了别人的桌子上,算不算已经完成了交易,这些钱是不是已经是沙场老板的了?”
“算啊。”
“那我又重新把钱拿走,算不算偷窃?”
“你这么说,似乎逻辑上就是偷窃。但你干嘛把钱拿回来呢?”
“我是觉得如果他明天和我们说,他没看到钱,没有人能证明他把钱藏起来了,这事就说不清了。所以我觉得还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好。”
“他赖皮的话就直接埋沙子里给我们打地基用。有什么好担心的。”
“法治社会,不要把合法的事做非法了。”
“那你现在已经偷窃了,但没有人看到你这个过程,所以其他人还是觉得你是拿了沙子,留了条子。所以没事。”
“那如果他明天说他没看到条子,然后报警呢?”
“你是不是吃坏脑子了,小哥,你快给他脑浆子掏出来洗洗,肯定进沙子了。我都听到齿轮冒烟了。”
我坐起来想了想,胖子就看着我道:“我告诉你,你怎么想都不会有结果的,你唯一能做的合法的事情,就是把沙子给铲回去,把纸条拿回来,然后明天再去一次。”
“那不是**么?”
“不,那叫犯罪中止。”
我重新躺下,想了想二十几车沙子也罚不了多少,也就释然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发现自己多虑了,沙场老板带了二十几个人,提着被我撞断的门锁,到了我们屋外。哐哐砸门。
看来报警的成本还是高,大家都流行自己解决。
沙场老板想说话,我摆了摆手:“我懂,这是尊严的问题,不是沙子的问题。”
沙场老板直接骂:“**的,这锁是我太爷爷留给我的,赔钱!”
我看了看那锁,这不是不锈钢链条锁么,你太爷爷那时候就用不锈钢了?就问他:“多少?”
“你农家乐1成股份。我也不要多。”
“那是我灵魂寄宿之地,1成都给不了,我这里三十,你要就拿走。”我从口袋里掏出三十。
沙场老板冷笑道:“我动手了。”这哥们比大户虎,一巴掌就直接呼过来了,我往后退了一步,他打空了。
这时候闷油瓶再一次早练回来,沙场老板的手下看着他走过他们,其中一个看样子是还没毕业的小鬼,上去就蹬闷油瓶的后腰。
闷油瓶瞬间让开,那小鬼肯定没练过,一下下盘不稳,就从闷油瓶边上冲了过来,一下抱住了我。
场面很尴尬,他一下蹦起来,就要打我的脸。我又让了一下,他又打空了。
这几下,他看上去就像喝醉酒跳骚骚舞一样。那小鬼脸憋的通红,大叫了一声,似乎这是人生最大屈辱,就朝闷油瓶扑了过去。
闷油瓶以肉眼根本看不清的速度,扶住对方的脖子,直接硬拍到地上。
那小鬼几乎是从站立的状态,直接被拍趴在地,头撞在地上。瞬间不动了。
全场静默,沙场老板的智商肯定不高,对着闷油瓶就吐了一口痰,闷油瓶拿衣服挡了一下,沙场老板一个跃起,用泰拳打头的动作,去攻击闷油瓶的头。
他动作太慢了,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慢放。
闷油瓶转身让开,老板打了一个空,落到我面前,闷油瓶已经进屋了。
老板的动作很帅,但因为打空了,所以特别尴尬,他维持着那个动作,就像周星驰电影里的配角。
胖子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雷管,直接点了,抬手递给他。
沙场老板此时才意识到气氛非常的不对,他看着雷管,胖子塞进他的脖领里。
沙场老板立即要掏,他的手下四散而逃,胖子捂住耳朵,问他道:“说吧,三十要不要?”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七章
沙场老板彻底就疯了,为了把雷管弄出来,他直接撕开了自己的鳄鱼立领的Polo衫。
中国的中年男子,一度非常喜欢把自己衣服的领子立起来,相信很多人都百思不得其解,觉得审美上为何能够成立,事实上非常容易理解,立领是穿衣服的中间状态。体现一种没有“完成”的感觉。
我听一个服装厂的老板说,男人正经穿衣服的时候,他衬衫扣子没有扣完的时候,领子没有放下的时候,或者袖口的扣子没有扣上的时候,这种没有完成的感觉,在那个几分钟里,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但很多男士会觉得那我就不完成了,带着这种魅力出门了。
事实上这种魅力就存在于那几分钟里,如果时间结束之前,你没有把领子放下来,把扣子扣上,那你就必须长的特别好看才行了。
沙场老板撕掉了polo衫之后,雷管就落到了地上,导火线已经快烧完了。他转身就往外跑,胖子抓住他的头发,不让他离开。
“炸了!兄弟!”沙场老板大喊:“没必要吧,就几车沙子,我送你们了。”
我捡起雷管,把导火线从里面拔出来,在自己的手里烧完,对胖子说:“胖爷,要是炸了,我们厨房就没了,你能别开那么大么?”
胖子看了看身后的厨房,啧了一声:“太久没欺负人了。胖爷我饥渴。”
我把雷管递给沙场老板,他脸色极度苍白,浑身哆嗦。我对他道:“这根三百块,给你了,锁钱就抵消了,你挂门上,以后没人敢撞门。”
沙场老板拿着雷管,直接就没拿住落到地上,开始往外跑。
我内心是觉得不妙的,如果能杀掉他是最完美的,但我们又不能这么干,但这哥们不是九门中人,我们对他的威慑,他不一定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闷油瓶已经洗完头出来了,把刚才穿的衣服直接丢在地上,这是不要了,我对他道:“我觉得这哥们可能会举报我们非法拥有雷管。”
“我有执照的。最多批评教育。”胖子说道。
我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那个,对他道:“别睡了,你老大已经跑了,你跑吧。”那哥们一下爬起来,拖着鼻血也开始跑起来。
“我们恶人先告状吧。”我对胖子道,胖子点头我们就直接去村口借摩托车,我和胖子就先去了警局,诬告了沙场老板用雷管威胁我们。
但是即使如此,这梁子也算结下了,我知道这个沙场老板,应该是我盖宅子这件事情里的反派了。
也许他还会和李大户联合起来,因为我觉得他对于我开农家乐的事情还挺了解的。
回来之后,闷油瓶让我们跟着他往村子的上头走,我有些纳闷。
村子上面很多古村屋,瀑布就在上面,现在是枯水期,水不是很大,能看到古村屋屋顶上很多的水性杂草。
雨村是特别漂亮的一个村子,我们往下看,看到了村口的大树。
闷油瓶双手插兜,看着那几条瀑布,虽然水量不大,水声也很惊人,我心中的怒气也开始消弭,这些瀑布是我来这里的理由,在外面忙农家乐,再回到这里,瀑布又变回了我当年初见时候的惊艳。
我都快忘记这是一个多么特殊的地方了。也许闷油瓶发现了。
这是世外,雨村不同于一切的意义,在于她似乎凝固在了一个过往的时空当中。
而我们在外面做的事情,其实是替代着,我们之前世俗间的那些冒险。
比起之前每一次都可能会死亡,如今我们的冒险,已经非常日常和温馨,也许过于日常和温馨了,但那也是我们在每次临死之刻,会幻想的生活。
如果无比的平凡,又该是如何。当年每一次都会想,没有一次付诸于行动,如今我们却真的在做了。
而当我们真的开始做的时候,也许我们的内心,就真的会有一些不一样,闷油瓶让我们在这里,往下俯视,我就真的看到了,一条世外和世内的分界线,以前这条线是模糊的。如今变得特别清晰。
闷油瓶站的比我和胖子高,他的视线里,有雨村,有我们,也有下面的镇子县城。
在我的视线里,有一个我在村口,有一个我在县城里,有一个我在杭州。
在闷油瓶的眼睛里,有一个自己在我们中间,有一个自己在雨村,有一个自己在县城里,再远,他一定有无数的自己,在各个时空。
而他的现下的自己,就在我们上方,看着无数个自己,在无数个过往,我们现在是离他最近的,但我也知道,那只是最近而已。
大概有六七步吧,这六七步,在我们和他之间,是出世和超然的区别,甚至我的这些想法,都是臆想,这也是他无论是刷牙洗漱,锻炼,睡觉,一起吃饭休息,一起发呆听风声虫鸣,你都会觉得他是在不同的时空中,做这些事情。
用文字记录下来的闷油瓶,是会有烟火气的,但真实的他,看着我的时候,那眼神中极致的淡然,会让我瞬间回到和他初见的时候。
这我和胖子也讨论过,胖子说,我也是特别的,因为我能感同深受这种淡然,虽然我只活了这么点年份,却也越来越像闷油瓶一样。
但我知道,共情永远无法到达完全的感知,我只能模仿而已。
闷油瓶朝我们走来,一步,两步,三步,六七步。
他走到了我们身边,我回头看刚才他的位置,他已经不在那里了。
不纠结了,我心说,我们走不上去,他便走下来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八章 线索回勾
我心情特别好,这一天沐浴在阳光下,但这一天生意不怎么样。我靠在收银台上看外面冷清的门面,就老是傻笑。



很多事情想的特别通透了,就会开心,我也忽然更加清晰的知道,这个农家乐意味着什么。我们要盖的宅子意味着什么,我的内心很安定。这些就是雨村的门户,事实上并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入到雨村的情景中去,那他们可以在这里止步。也可以大醉一场。



人各有志,不是每个人都要像我们这样。但随着夜色的降临,我也知道今天有一件事情,要去处理了。这件事情在我心里萦绕了很久,也做了很多试验,虽然我有些厌烦,但总要有人去最终解决。



沙场老板当天晚上,一个人从沙场下班,他叼着烟回到车上,已经没有了早上的惊魂未定。但脸上的戾气,还是非常明显。



这种人其实记不住恐惧和敌人的强大,满脑子都会是自己的屈辱和报复,这也是我觉得不舒服的原因,我不喜欢被人惦记。



他发现我在后座的时候,吓了一跳,但是也瞬间恢复了冷静了。



“你还想怎么样?”



“找你聊聊。”



“你不会真的动手的,但我也知道你不好惹,就算了怎么样。”



“你不会算了的。”我对他道:“聊聊清楚吧。”



沙场老板就冷笑开车,我对他道:“去喜来眠。”



喜来眠没有其它人,他应该以为闷油瓶和胖子都在,但并没有,我们已经打烊了。闷油瓶和胖子已经回去了,不过胖子没有收拾完桌子,我清出了一张桌子台子,拿出两盘冷菜,开了啤酒,给他倒上。他看着我:“这是要交朋友?”



“有些问题要问你。也有一个故事要你和说说。”我靠在座位上,组织了一下语言。



他非常镇定,如果遇到任何一个不是我们出身的人,都很容易最终被他心理压制,但我现在只觉得麻烦。



“先说个事吧,几天前我在这里做设计的时候,看到前面的竹子里,有一个人影子,像一个竹子做成的人,在黑暗中看着我。”我喝了一口啤酒:“那东西,如果普通人看见会特别吓人。不过我不是很在意,因为我见的多了,但很快我朋友来接我,那东西也不见了。



“第二天我去那个位置看了一下,发现一种可能是闹鬼了,鬼能控制这些竹子扭成人的形状,要么就是有一个臂力惊人的人,爬在几根竹子之间故意吓我。以我的经验,我觉得这种事情,大概率是有人在搞鬼,也许有人想吓唬我,然后在镇上传播农家乐闹鬼的消息,让我生意开不下去。”我说道:“这是挺幼稚的想法,但也说明一点,就是搞这事的人乐在其中。”



沙场老板看着我,不说话,我继续道:“所谓乐在其中,就是这种人内心里没有边界,恶作剧装鬼吓人,让别人的生意开不下去,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娱乐。这种想法甚至是随心产生的念头,只是在找乐子而已。他也不怕被拆穿。



“我觉得当时他是这么设计的,就是先装鬼吓唬我一下,我心理防线破防,有点害怕了之后,他就从黑暗里出来,直接威胁我,让我给他利益。但是他没有想到我根本不害怕,那他跳出来就觉得有点愚蠢,所以他最终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之后我朋友来接我,他本来以为我是一个普通人,后来就对我产生了兴趣,就跟着我们的摩托,去了我们村里,他一路跟着我们,偶然看到了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子年纪小,抽烟有个性,很漂亮,这哥们就忘记了要搞我的事情,开始被那个女孩子吸引注意力了。



沙场老板的脸色开始有点变化,他想插话,我对他道:“你最好按照我的节奏来。”



我看着他,我知道此时自己的表情非常难看,因为我没什么耐心。



沙场老板看着我,几次想用气势把我压过去,但他内心已经松动了,所以这种把戏就不太灵了。



我继续道:“于是第二天,这个女孩子爬山的时候,他跟踪了那个女孩子,并且在女孩子落单的时候,用装鬼的方法吓唬了她。



“他那个时候的欲望是很明确的,之所以选择了吓唬而不是猥亵,其实是因为他知道如果对女孩子下手,他在这儿是逃不掉的,这里的人际关系太简单了,他很容易会被查到,但在这种求而不得的欲望下,他选择了吓唬那个女孩,这是一种变态的发泄,但女孩子被吓到了,失去了注意力,离开的时候,不小心失足掉入了缝隙。



“然后,那个**的就走掉了。”我看着沙场老板的眼睛:“那个缝隙非常难以寻找,掉下去要么直接摔死,要么就可能被困死,我觉得只要是个男人,即使是被下半身冲昏了头脑,此时也应该冷静下来,假装是巡山队员,把人带到缝隙的边上救人,也总算是有恻隐之心的,但是这个**的,直接就走掉了。”


沙场老板看了看我,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我问他道:“现在问你第一个问题,你觉得,他还算是个人么?”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九章 ohmygodfather
破绽是什么?我是如何意识到这些事情前后都有逻辑的。



和诡异的奇妙冒险不一样,现实生活的逻辑,一般都是直线。现实生活中所有一切发生的事情,如白纸黑字一样清晰。



首先是有人不希望我开农家乐,这是其一,第二,我开业之后,店里就开始闹鬼,第三,我们是在当晚闭店之后,见到的那个女孩,见鬼和见女孩是同一天。第四,这个女孩第二天就出事了,出事之前和朋友说老看到竹林里有东西,第五,女孩出事的时候也看到了竹林里有鬼影,并且受到惊吓。



如果这真是个竹子鬼,那就是一个注意力特别涣散的鬼。



但如果是一个人,逻辑就非常清楚了。有人大概率因为我,注意到了那个女孩子。这个事实我一旦认定,那前后推理是否绝对的正确,也不重要了。



我们目光交战了一会儿,他就忽然笑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沙场老板并不紧张,似乎是想到了即使如此,我也没有太多办法对付他,所以他就笑了起来。“我不怕你,你说的是真的又怎么样?这事又不是大事。”



“当时李大户来找我谈判,说过一句话,开餐饮黑白两道都要摆平,基本上这句话是指黑道。女孩子的烟我拿出来看过,和我朋友衣服里的烟头,不是一个品种,你跟踪我们的时候,把烟头随意丢弃,那女孩子看到了烟头,以为是我朋友抽的,她包住烟头丢到我朋友衣服里,作为恶作剧报复,那烟头上,手指夹的部分,有很少的黄沙,我是学建筑的,我知道这种沙子是河沙。”我喝了一口啤酒:“后来一查附近做黄沙的生意的,就知道了你的名字,你手臂强壮,而且是这里的地头蛇,三次斗殴进拘留所,一次猥亵洗脚店的店员,那么巧出现在小姑娘失踪的山上,而且和李大户是股东关系。”我看着他:“李大户也未必是真的愿意和你合作吧,是因为你威胁他入的股,所以他看到我,就几乎不敢再和我对视了,因为李大户在你身上吃过一次亏了,这人比较懦弱,害怕恶霸,他来威胁我,也是你让他来的。”



沙场老板就看着我,皱起眉头:“你到底是什么人?”



“女孩子现在没事,但你的行为非常恶劣,所以我来找你买黄沙,想顺手教训你一下,但你竟然没等我,我本来想算了,那天心情好,毕竟女孩子没事,但我又想了想,在我这里吃饭的小姑娘很多,你如果老是盯着我找麻烦,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喝多了,又看上我的顾客,那我这个农家乐就开出孽债来了,所以——”我看着他:“可惜不能直接宰了你。”



沙场老板就笑,他此时已经特别放松了,放松的让我生气:“是啊,你又宰不了我。我现在还什么都没干呢,你啥也做不来,但你也说对了,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每每最放松的时候,我就会来找你麻烦,我就不信你吴老板,一辈子都能那么警惕,我烦死你我也开心,我知道你们城里人,就是来散心的,我让你散不了,你要么滚走,要么你就和我耗着,我乐在其中。”



“所以我改变主意了,引你到我们家来。”我把最后一口啤酒喝完,“让我朋友吓唬一下你,看你是不是那种被惊吓了就会收敛行为的人,但你不是啊,哥们,你是个纯萃的**。我今天请你吃饭就是来再次确认这一点的。”



沙场老板就笑,似乎这是褒奖,我问他:“那个姑娘,如果没有掉进缝隙里,你那天会动手碰她么?”



“那小腰。”沙场老板就笑起来:“我不会说的,我不知道你在不在录音,我说了我可就有罪了,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喜欢她的腰,如果她是我的妞,我就用两只手在后面掐着她的腰办她。”



我看着他,他站了起来,做了一个很猥琐的动作,然后往外走去:“***还以为你要做什么事呢?浪费我的时间,咱们慢慢玩,吴老板。”



他坐回到车里,还没发动,忽然就开始尖叫,我夹了几口菜就笑,刚才我让胖子在他的副驾,放了一句民国时期的鞣尸,这具尸体是巡山时候在一个山洞里发现的,保存的很好,但没有什么价值,通报之后本来应该火化,但我没预算。



他冲下车,看着车里,头发都炸了起来。



我翘着二郎腿看着他,这种事情,我也乐在其中,从今天起,每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身边都有可能会有精彩的礼物。



难以入眠,就很快就陷入失眠的疲倦当中,人一旦失眠,就会改过自新吧。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章 生活的不同意义
第二天天气格外的好,我早早的农家乐开门,擦桌子,摆开椅子,有村里的农户送菜来,我挑选购买,堆到厨房。


我本来做好了沙场老板会连夜砸我店的准备,事先装了监控探头,但并没有发生。看样子沙场老板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产生了比较大的恐惧。


活到现在,我真正的成长就在于对于死亡的释然,可大部人活人,却怕尸体。


胖子和闷油瓶随后到的,胖子就问我如何,我摇头:“暂时没事。”


沙场老板的生活相对优渥,普通人有各种各样的烦恼,他发迹很早,也没有太多抱负,所以他的烦恼很少,时间也很多,普通人和他争斗,他的韧性更强,普通人生活被骚扰,容易产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


但这种生活优渥也是他的缺点,在真正的斗争中,他是否愿意拼掉拥有的一切和我赌气。午夜梦回的时候仔细想想,也没有那么好玩。


而且我们是三个人,三人一龙,我们三个绝对信任,不分彼此,互相配合。本质上就不是他配来骚扰的。


三个人坐下来晒太阳等客人,上午一般是没有的,果然客人没来,快递就先来了。我接过来一看,是那个小女孩寄过来的。


“怎么还没完没了?”胖子说道:“别是要过来打工,千万别,小孩子太闹了。”


我拆开快递,发现里面是一本书,一封信。


信上是这么说的:


两位可敬的叔叔和英俊的哥哥:


你们好,再次感谢你们的救援,救了我这条狗命。


和你们相处的时间不长,觉得你们都很有故事。虽然你们做着平凡的工作,但我觉得你们有一颗不平凡的心。


在这短短的相处中,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年纪还小,所以也许只是我小朋友的幼稚猜想。说错了不要见怪。


我觉得你们在很努力的营造生活,但似乎并不会真正的生活喔。


我觉得住在一个优美的地方,生活中应该至少有一半的时间,最好在进行一些无效的事情,但开农家乐,是一件“事情”,它很具体,但是过于具体了。


生活是流淌在细微处的,比如说,做一瓶果酱,第二天就吃完。装饰一面墙壁,买颜料去画一些自己记忆中的画面在墙壁上,没有计划,数量,完成时间。就只有“觉得做起来很开心”这样的念头。


真正要享受生活,只有没有对于未来的恐惧,才能实现。否则只能是努力生活而已。


我买了一本书送给你们,里面是各种可爱点心的做法。作为我的报恩。这只是小小小小的抛砖引玉。希望你们喜欢。


——竹林困娇龙


这应该是网名。我递给胖子看,胖子冷哼了一声:“两个叔叔和一个哥哥。现在小姑娘浅薄啊。”


我翻开她送我们的书,发现信里面几句话是书的扉页上写的。


生活难道不是去做一件事,把事做成么?我心说,我其实从未想过生活到底是什么,从一开始,我就一直在思考我是一个什么人,今生我能做到什么成就,不能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到后来就是真相真相真相,结果结果结果,设局设局设局,抉择抉择抉择。


但是我也想象不出,不是这样的——另外的生活,是不是对的,是如何样子的。


说来也可悲,我刚才脑子里,是沙场老板在竹子上的样子,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心里还是有所疑问的,因为我看他听这一段的时候,并不惊讶,似乎是我推理错了,另外就是,之前挖出来的奇怪故事纸条,我觉得那些白骨的故事,似乎隐喻着什么。


但我也不会去抵抗内心的惯性,我从不觉得自己想的多是错的,因为毕竟我过去的习惯和经历,已经是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放下是一种态度,不是任务。


还有就是,对于未来的恐惧。


我看着天,天气已经开始转暖,寒来暑往,时光一直在流转,现在感觉一年都不如之前的半年长,我早已不纠结,却真的不恐惧么?


我合上书,就去农家乐后面的野地里遛弯,我之前记得这里有很多“寒莓”,也就是土话说的酸泡,是一种野果,我摘了一些,拿回去,看着书上做果酱的方式,做了一瓶果酱。


我摘了不少,酸泡生长的地方非常多带刺的植物,受了不少伤,搞完也只够一瓶,晚上收工的时候,三个人看着这瓶果酱。


“这就是生活?”胖子看着我。


我点头,胖子从身后拿出啤酒,我从灶台下抬出烤鸡,又随手拿出一盘烤板栗,我们拧开果酱,开始吃了起来。


竹林沙沙响,今晚有月亮,待会可泡澡,岁月当如是。


小姑娘其实说的是对的,但生活还有一种解释,就是和你一起的人组成的时空。


我也得感谢她,我看着这本书,把它放到了我的建筑书籍旁边。细节,我也是要的。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