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二十一章 开始苦力
第二天,就听闻沙场老板离开了村里,搬去银川弟弟家住了,我倒是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发展,以往遇到的敌手基本上都是不会后退的,原来普通人是会逃跑的。



我并没有太多胜利的感觉,只觉得幸运,这一天上午小姑娘爸爸的木材到了,李大户也过来感谢我,知道我要盖房子,送了我两棵大树。



那树是他们老家院子里的,其实买买价格真不好说,就算要移植过来,也需要四五万的费用。还需要林业系统的专家帮忙,我想婉拒折算成现金,但胖子喜欢树,就应了下来,答应等我们需要的时候去挖。



据说他有林业系统的朋友,可以找几个学这个的学生过来给我挪树。到时候打营养液这些都一起做了,还便宜。



听起来那树很大,如果移植过来,那闷油瓶基本上就在树上了,他太喜欢上树了,我心说。要么到时候给他盖个树屋就好了。



我这代人,都有树屋的梦想,是因为小时候看外国电影看到过,自己又缺乏私密空间,所以对于小小年纪,就拥有自己的空间,特别的羡慕。这后来也延伸出来秘密基地的梦想,看日本的特摄片看的多了,认为一群小朋友觉得自己有特异功能匡扶正义,就要先建立一个秘密基地。平时上学但遇到危险来临,就去秘密基地开会。



没想到长大之后混起了江湖,身份复杂。但总算是成为了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检查了沙土,木料,石灰也定好了,今天会送回来,就是黏土还没有。



我们太知道优质的黏土在山的哪部分了,但私自开采黏土是犯法的,风险很大,幸运的是村长家里有一些之前他们用剩下的,据说是垃圾填埋厂里用剩下的,我们搞过来,今天不开门营业,便开始挖坑兑水做三合土。同时开始平整土地。



这些天,整个房子我大概都设计的差不多了,整个地基挖下去挖到了老土层,细节还有很大的时间可以思考,我们把土地平整之后,找了另外一个工地上的工人,给了三百块让他带仪器过来检测了地面下的地基沉降。结果这块地还是不错的,其实不需要打地基,但我还是找了四个点,打了8个桩基下去。然后沿着房屋的设计结构,挖了混凝土沟,把结构钢筋地基也打了。



这就各种地震都不怕了,而且整个隔断也有了雏形。



1500块一根,打了八个。12000块没了,私房钱都用上了。加上结构钢筋地基,一共用了21000元。



然后平整地基,三个人用绳子绑住一块石板,然后上下抖,让石板拍打地面,把地夯平。



这已经到了晚上了,这体力活让我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扶着闷油瓶就回了村里,大概三秒钟我就睡着了,这一觉睡得之甜美,就如同复活了一样。



第二天开业,赚钱,整个人浑浑噩噩,到中午就打烊了,继续睡,到了晚上精神了,继续开干,把地彻底夯平。



当晚又睡了一个复活觉,再起来,就是木炭一层铺在回填土上,继续夯平,都是用竹子烧的,然后在上面盖上聚乙烯防潮膜(5块钱一平方),把三合土往夯平的地基上堆,然后继续夯,夯到表面光滑的和水泥一样。



本来应该是用水泥的,但我还是希望尽量用古法,另外有八根桩在那儿,问题不大。



这样整个地基部分,桩基和结构地基双保险的设计就做完了,在结构地基上我们要铺设整个生活系统的管道,污水排放。



没办法,再好的建筑,也得有厕所。



整个管道工程的价格是30万,因为我要联通到主管道,这个费用都得自己掏。但我还是比较喜欢干净。



不过这是一个大工程。不用一次性付款。我估计了一下,应该问题不大,农家乐生意不错。而且我理财,这个家庭,还是有不少存款的。



看着整个地基,我有非常愉悦的感觉,亲手搭建房子的幸福感,远远超过直接买一套。



我的手几乎都破了,三个人都晒黑了,我提议我们三个人都剃成平头,闷油瓶没有复议。而这天晚上,在十几外的一个村子的村子,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我,有一样东西要卖给我。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22 藻井

我们在傍晚到了那个村子,这个村子和雨村一样老,当年我过来看过,但我最终没有选择这里。



这里有非常多的80年代老宅子,很多都荒废了,放在那儿腐烂,里面会有极少的部件,是民清时期留下的,因为主体都已经改造过了,最多只有20年历史,都是普通建材,里面白蚁很多,并没有太多价值,而有价值的牛腿,花窗,早几年都被跑村口的古董贩子给收购光了。



但我要求并没有那么高,我要求古朴,不想古朴又精致。里面的一两根老木头,老窗架子,我还是可以用来搭配装饰的。



这次叫我是因为这个村子有一幢老宅子,已经是危房了,要整体拆除,一般就直接弄倒了当柴火,我和这个村长说好了,我7000块买下来,然后我负责拆除。这样我可以留下有价值的木材。



我曾经在其中一间发现过一根金丝楠木柱子,也看到了金丝楠木的门板,那门板我一眼还知道是棺材板改的,估计房主以前是同行了。



这两根东西现在也在我们村屋里,一根支撑着房梁,板子就是我们的门板。反正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都在,我不怕门板有什么邪性。



这件要拆除的老宅子,有一个特别漂亮的藻井在进门的地方。所以我一听要拆就来了,房子的其他部分,基本上已经在80年代全部用水泥修过了。



这个藻井应该全部拆卸,替换掉腐烂的木件之后,重新在我们的宅子门口搭起来。



这一次我拿梯子爬上去一看,不得了,这藻井里面,还有一个藻井,里面这个一看就是特别厉害的古庙里的东西,非常复杂华美,上面的图案都是佛家的元素。



这捡漏了,我和胖子说,胖子爬上来一看,直接拿手机一拍,发到他的朋友群里,群里立即炸开花了。



“这东西得有80多万的价。”胖子说。



我看外面这个藻井已经很漂亮了,但和里面这个没法比,感觉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担心这个里面的被破坏,在外面做了一个民间版本的保护。



但这玩意我拆不下来,这得找我老师联系古建筑系的学妹学弟。想着闷油瓶就也上来,用奇长的手指,划过灰层布满的几个榫卯构件,按住了一个位置,一推一抬,就把地下那个藻井的一个榫卯给拆了。



我这才想起他是拆机关的高手,拼一个藻井应该和玩似的。



“多层栽销。”他递给我。



我学过这个,接过来,记忆就开始回来了,他一手还撑着拆掉的那一边,我就招呼胖子帮忙。



第一个藻井拆下来大概有一百个部件,里面那个藏起来的,有非常多的小结构,闷油瓶找了很久,找到了气口,但他说,不能这么拆,得有脚手架,否则很容易塌。



我知道这东西不拆走,今晚放在这儿,一定会受损。这些老木头一旦完全暴露,就容易褪色开裂。就决心今晚一定要完成工作。



胖子就问我:“咱卖不卖,群里都疯了。”



我看着那藻井,对他道:“这种藻井一定有来历,我要查查这一代的古庙,这玩意估计值大钱。”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三章 木框架
基础打完之后,往上我就不用水泥了, 开始接木头柱子和隔断,从这个部分开始,就全部使用榫卯,说时候,最考验人的时候到了。



古代木工家族都是有传承的,对于榫卯的使用能力和想象力基本上就是工匠能力的体现。但如果你自己做过榫卯你就知道,那个技能考核的不是手工,而是几何和空间能力。



我们大学的时候时候,曾经有一个脑洞,叫做四维榫卯,尝试理解四维空间的榫卯结构,是怎么样的。



当然我并不想自虐,所以一切都使用最简单的榫卯即可。



拆下来的两个藻井,最终还搭了一个简易的脚手架,得以完美拆卸,闷油瓶太他妈酷了,我根本不知道他怎么拆的,除了动起来之外,我发现他那种极度的专注和熟练真的让人羡慕。



想到自己,自己到底擅长些啥啊?善于品相人心么,这个技能用起来并不能让人觉得帅。



我通宵编号木件,然后用板材做了两个临时的格子柜,把零件放进去。然后封上油纸保存。



看着整整两个柜子的老木料榫卯件,我十分怀疑他能不能装回去。



第二天下午一点多我才做完,胖子没帮忙,所以白天去开店了,闷油瓶也要去收银。所以这一天我就下午开始睡觉,到了晚上醒来。我知道再这么下去,会开始植物神经紊乱。而且发现一旦开始做事,我的生命中就开始出现各种意外,会让我心绪不宁。所以我强迫自己放下了藻井的事情。



什么时候去研究,或者做决定都没关系,反正我保存的已经很好了。我现在最主要的事情,还是把房子的进度拉起来。



于是半夜他们回来,我自己一个人回去,拉出来电线弄了七八个白织灯泡挂在柱子上,就开始做木工。



一开始很不熟练,但慢慢我找到了感觉,木结构承重的柱子,我自己就做完了,立了上去。此时已经觉得很累了,就想离开,就看到了一辆满身是泥的摩托车,开到了我的院子里。



开摩托车的人很奇怪,我看了一眼,才反应过来,竟然是陈雪寒。



他怎么来了?看这车,是从墨脱开过来的。



正想迎接上去,从他的车后座下来一个人,是一个喇嘛,就是当时我在墨脱招待我们的年轻喇嘛之一,如今已经长成一个中年人了,对我行礼。



那个瞬间我几乎感觉到墨脱的雪花扑面而来。



我过去回礼,在福建的竹林边上,我们有如在雪山之中初见。



“师傅圆寂了。”喇嘛平静对我道:“有东西留给贵客。我便带来了。”



啊,我心中松动了一下。是啊,到了这个年纪了。



“我带你们去。”我看到了他们车后面的一个大包裹。



三个人回到村屋,闷油瓶刚从外面回来,看到我们,停住了脚步。



喇嘛过去,对着闷油瓶行了大礼,就把包裹献上。并用藏语说了一段话。闷油瓶接过了包裹。



他们继续就立即离开了,西藏到这里不知道千山万水,但他们没有一刻停留。就回去了。



陈雪寒也如今就像一个出家人,毫不留恋。



我们拆开了画,就看到了一副画像。啊,我内心一暖。是那副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四章 温酒
以前不知道为何老人总是流连往事,如今明白了,人的未来并不是财富,往事才是你的本质。


当然这句话对闷油瓶不适用,未来和往事,他都取之不尽。


我把那副画替换了墙壁上的另外一副画,看着的时候,巨大的时空错乱感,仍旧逼迫而来。我的情绪一时间有些难以平静。


我和老喇嘛并没有那么深刻的友谊,但他死死的钉在我的记忆里,如此重要,以至于我现在非常想念他。


他如果能不朽,是不是我身边的一切都可以不朽,包括我。


他离开了,那么也是否代表着——


我没有继续想下去,在我们房间里,有很多的酒,房间里没有设灵位,一瓶酒代表一个离开的朋友。到了特殊的时候,我们会喝一杯,聊一个晚上他的话题。


据说人间有人记得,意识就永不消失,有些朋友真的生来孤独,需要我们这样的纪念酒会。


我们给喇嘛开了一瓶黄酒,烧缓和了。


画的下面,是一件喇嘛袍,我不知道是什么用意,也许只是老喇嘛想告诉我们,这一切都画成了一个圆,这件衣服,也终究变成了衣服而已。


喝了酒,晕乎乎的,我晚上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了雪山,梦到了我的结局。


那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之后我便知道,我会常常梦到这一刻。


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是一个圆,而闷油瓶是唯一一条永恒的直线,我们就像佛珠一样被串在这根直线上,走向佛祖能看到的彼岸,那是无限远的时空。


我知道世间一切法都会终结,这条直线不可能永远的持续下去,但它的尽头将是我无法想象的。


当然我知道这个礼物是给闷油瓶的,他和老扎西之间,有什么牵挂,已经是我不知道的了。对于老扎西喇嘛来说,雪山中的贵客一定比我这个驴友重要的多。


如果在墨脱我们会为他诵经,但是在这里似乎有些奇怪。


第二天之后我就没有看到那件喇嘛袍,但我看着那副画,有就如看到了一个奇点。


很多年前,从一份战国帛书中,产生了一次巨大的爆炸,炸出了好多好多的人和事,如今雨村似乎就是一个奇点黑洞,开始把这些炸出去的东西,一点一点地吸收回来。落回到这间小屋子里。


我画了一些精力,让我的意识从当年回归到现在,胖子就说:“你说老头怎么不把雕像给我送回来。”


“那摩托车不行吧。”我说道,而且,那雕像就留给雪山吧。我们这儿有生鲜的。


那一天之后的一周时间,我们先是搭起了一个塑料大棚,遮住工地,怕下雨腐蚀木头结构,一边开始铺设地板,架设隔断。有很多人慕名而来,看农家乐的建筑师老板发挥余热,搭建自己的梦想之屋。为了能够尽快改完房子,我们也开始了招聘。


小工这种东西,我有一些经验,胖子就贴出了招聘告示,也找了当地的劳动市场。我们第一个招聘的伙计,非常有趣。要说上一说。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五章 林六人
来我们这里应聘的第一个伙计叫做林六人。


这个名字我以为是个网名,他解释不是,当年他爸给他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正好是全国取名字特别飘,大家流行特别的那一年。现在网络上的那些奇怪名字,都是那个时候,比较无法把持自己的爸爸妈妈干的。


林六人的意思很简单,据说福建六个人中就有一个姓林,所以取名林六人。


我不是很能理解逻辑,但听上去这一家人兄弟众多的样子,林六人说由此从小没有人太敢欺负他。


林六人来应聘做洗碗工,三千一个月,最开始一周住在铺子里,同时在附近找房子租,他有大学文凭,但不知道是哪个野鸡大学,学的是文学。所以他入住进农家乐的时候,带了很多书。


大概有六大箱子书吧。


在雨村买书不是很方便,我们村屋中的书很少,第一天晚上,林六人据说在通宵整理自己的书。第二天我就看到所有的书都摆放到了农家乐的各个地方。


说实话,书这种东西,一下让这个地方变的更像是某个贵族庄园的工作房。


林六人还有一个特别好的爱好,就是喜欢收集瓶瓶罐罐,他在第三天的时候,已经收集了很多的瓶瓶罐罐,并且用我本来打算刷家具的漆,给罐子涂了颜色。


罐子里种的是各种附近的野花野草野荆棘。


但他的审美很好,所有这些在杂草灌木堆里看上去杂乱的东西,被他一弄,就变的和一个小花园似的,这些罐子和花,看上去大概价值得十几万吧。


我和胖子就开始合计,这林六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我试探问他,要不要换岗位,比如说做我们农家乐的艺术总监如何。他拒绝了,还是坚定不移的要洗碗。


我和胖子就疑惑,胖子说,这种人一般都是民间故事里的神仙吧。是来奖励我们的。


我说能不能派财神来,不要派洗碗神来。


胖子就说,可能是附近的妖怪,志怪故事里都这么写,要的少,干的多,其实半夜露原形是洗碗机成精了。


我摸着下巴,我看着那人的手臂和身材,我开始强烈怀疑,这个人是张海盐或者张海客假扮的。


怎么了?我心说,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就近监视他们族长有没有瘦了,有没有被逼迫做工么?


我仔细的看着,就非常不爽。


后来第四天的时候,我就忍不住问他,是不是对我的审美有意见。


林六人摇头:“不,我觉得这里很漂亮。只是我有装饰癖。”


后来我尝试了几次,想看看他脸上有没有人皮面具,但都没有得逞。


林六人到底是不是张家奸细,我没有来得及盘查,因为后来工作非常忙,我因为木材不够的事情,又跑去镇上买木头。


那今天生意也特别好,我相信如果是来监视的,也应该忙着洗碗,觉得自己入了坑了。


也好,我心说,先在这里洗一年碗。反正便宜。


结果,一周后,第二个员工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想错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六章 退役运动员
林六人是退役运动员的事情,我是第二个员工到了才知道的,第二个员工叫薛达宝,个子不高,年纪也不大。但有一种和年纪不符合的圆滑和事故。


他来应聘的时候,一副绝对能把我们三个老板吃透的样子,但我知道,但凡露出这种表情的,都是战五渣,我稍微压迫一下,就会进入到脑子无法转动的状态。


我用他的原因是,他烧的一手好菜,特别是当地菜,胖子虽然也学了不少,但毕竟当地人吃新鲜菜吃多了,还是会吃当地菜。


鸡汤汆海蚌,尤其鲜美,但中间这个字胖子念不出来,他觉得小薛在耍流氓。我道那字没问题,你有问题。


就是他说林六人是个运动员,他说运动员走路的方式和其他人不一样,一般都有一边身体和另一边不对称的情况。我说难道不是做体力活么,他说不仅只有一个痕迹。


还有就是林六人吃饭的样子,上厕所的样子,都是运动员,而且是省队里出来。很可能是划皮划艇的。


胖子看着洗碗的林六人,就道:“难怪那么坐的住,专业的。”


我道:“他没说你别问。”


胖子道:“怎么可能,我就是想知道他为什么来洗碗,发生了什么。。”


我摸着下巴,心说难道是受伤了,自暴自弃?电视里演的那种。


林六人这个年纪,应该是运动员的黄金时候,小薛就说,左腿有问题。


那就不是张家人了,我心说。


我仔细观察了左腿,我觉得林六人的膝盖确实是有问题的。他也确实只能尽量坐着,洗碗特别适合他。


小薛就和我说:“小心他讹你工伤。”


小薛就是那种有一种自信的人:就是他一定是老板最喜欢的人,所以他会努力去营造这种氛围。


我不喜欢他,但我知道有些品质是人与身俱来的东西,小薛也喜欢偷懒,但他的菜确实好吃,而且用心,在做菜上,他有一种尊严。


我看着他的眼睛,点头。他特别开心,觉得和我的关系变近了。


我过去和林六人坐到一起,林六人看着我,我弹了一下他的膝盖:“怎么伤的?”


他抬头看了看我:“没事。”


“你有故事,可以和我说说,不说也罢。”我对他道,他抬眼看了我一眼:“意外,别问了。”


我点头,看来确实有故事,而且心里伤很重的那种,我起来找到胖子,把事情来龙去脉一说,胖子道:“人家痛苦,要洗碗,你管那么多,不要干预人家的因果。”


我道:“不干预,但你觉得他坐那儿,能做一辈子?他就不属于这儿。”


“3000块,是不属于啊。”胖子说道:“涨到三十万一个月试试。”


“那我就不在了。”


胖子拍拍我,我对他道:“我们是普通人,普通人,会有限的管闲事的。”他点头,走了过去。勾住那人的肩膀。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胖子就回来了,和我道:“小薛说的没错,但不是皮划艇,是搞田径的。膝盖受伤了,本来他的比赛机会没了,等了三年,膝盖一直好不了,就绝望了,就走了。也不打算回去了,绝对对不起父母,也对不起自己。”


“膝盖能好么?”我问道:“膝盖到底怎么了?”


“我看了一下,我觉得够呛了,队医应该没和他说实话。其实他也自己知道,自己往国家队是不可能了,就是想全运会比一场。告别自己运动员的岁月,但老天挺残忍的,就是不给。”


人世间的不如意,真的压过来,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我点头,表示明白了,胖子问:“你怎么想。”


“过去的岁月,不会没有用的,即使他没有生效在你想的方向上。”我说道,岁月这种东西,极度强大,林六人总归会知道的。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七章 学弟学妹来了
有了两个人帮忙,农家乐一方面越来越漂亮。一方面也轻松了不少。


林六人有审美,所以我会买一些花草,本来是要装饰我的小宅子的,因为装修还没有涉及到庭院部分。所以暂时放置在农家乐里,结果被他一处理,农家乐已经不是农家乐,而像一个非常正规漂亮的花园餐厅了。


或者说是一个植物园餐厅,加上他自己从各处挖来的植物,十分漂亮,我有点舍不得破坏现在的布局,可能宅子里要重新买一批花了。


第一个月的营业额最终达到了20多万,抛去成本,其实赚了有10万左右,我觉得这算是一个非常成功的餐厅了。主要的客户越来越多是小朋友游客,学生。墙壁上和顾客的合影,也越来越多,我和胖子暗自较劲,看我们谁的合影多。


也有人给忙碌的我们三个人拍照,其实大家很容易分清楚,三个老板和两个伙计,其实状态是不一样的。


我们比较帅。


宅子非常缓慢的装修,木材又补了一批,终于把结构和隔断做好了。接下来就要把顶给做好。顶是唐代风格,其实很讲究。


这个我自己做不了,所以找了学校的老师,介绍古建筑系的学生一起帮忙。


这对于学科教育有很大帮助,所以学校同意了,大概会派八个人来。今天就要到了,胖子爱热闹,早早就去接人了。而我则有点忐忑。


我不是一个好学长,不知道和学弟学妹们说些什么,要装成功人士,还是单纯**。


还是单纯**吧,我想了想,这个比较简单。


第一批来了三个,两女一男。三个人站在我现在盖的雏形上,就表达了不满。觉得我的设计太简单了。男生表达说,还以为多厉害呢,这不是做个简单的木结构别墅么?


我只好拿出藻井,让他们跪下。


女生非常喜欢花园农家乐,表达这样的花园是她们的人生目标,男生再次嗤之以鼻,说男人的浪漫应该是由石头和水泥组成的。


胖子就问我:“要不要我让他变成石头和水泥的一部分?”


我反而挺开心的,因为我觉得现在的孩子都很生动,即使有些讨厌,也讨厌的生动,人世间的生动,其实非常让人充实。


他们很快开始了房顶的设计,开始研究藻井。闷油瓶做了一下指导,从此之后,闷油瓶变成了张教授。


这引起了我久远的回忆。


我预计再有一个月时间,宅子的硬装部分,就要完工了。从目前来看,会是非常舒适的一间木制宅邸。这些天的日子,规律的我都以为自己是在大学里。


就在我以为一切都会顺利的完成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沙场老板再次来到了我的农家乐,他整个人几乎是枯萎了,被李大户领着,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着他:“你怎么了?”


“我是来道歉的。”沙场老板说道:“我认错了,我改邪归正了。”


我就好笑:“你可以详细说说。”


他道:“我有些事情,关于这块地以前的事情,要告诉你。”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八章 小故事
我相信不相信人可以悔改?我是相信的,我也曾经鬼迷心窍,事后觉得后悔。


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有测试自己食物链地位的需求,快成年之前有一次,或者经过努力终于获得社会地位之后有一次,那时候有强烈的欲望,想看一看自己在社会的哪个阶层,如果总是得逞,身边多是忍让之人,就会有自己是食物链顶端的错觉,就容易成为恶霸。


事实上过早碰壁容易让自己自卑,对自己评价过低,过晚碰壁容易过度自信,飞扬跋扈。


我大概知道沙场老板属于哪种情况,但我不是他爹妈,也不至于要去拯救他。他是不是真心明白了自己行为的问题,我也不关心。


我们坐下来,他离开和回来,这里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样子了,多少让他更加震惊。他递烟给我,似乎想拉近一下距离,我拒绝了。


“我们家在这个村里也六七代人,解放前我们家房子就在这块地上,后分宅基地的时候,这块地分给其他人了,我们就移到河边去了。当时我们家阿公,就是祖先公,和村里就有矛盾了。”沙场老板说道:“到我爷爷的时候,问村里说过,想搬回到这里,但是村里不让。当时我们家成份不好,就没有敢再争取。”


我看着他,有些莫名其妙,这有什么特殊含义么。


“当时闹的特别不愉快,我爷爷心情很差,他是个教书的,因为要这块地又被扣了帽子,一时间想不开,他就到这块地里,找了个竹林吊死了。”他顿了顿:“我没有爬在竹子上吓唬你,我当时在竹林下面蹲着,你说我在上面,我想了想,可是是我爷爷。”


我眯起眼睛,你的意思是你爷爷显灵了。


“我爷爷死的很早,我没有见过。但我爷教书先生,很严格的,我爸爸常说我爷特别善良,我觉得我爷爷肯定很失望,孙子是这样的。”他道:“后来我就不是和您干上了么,您和我聊完,我就知道您不是普通人,我就想先避避风头。”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我往外地走,到了第二天,我就和亲戚出去玩,我就去当地一个庙里拜佛了。然后我们就合影,结果回来看照片,就看到了这个。”


我接过来,就看到他们几个人,都是平头大金链子的中年人,在一个寺庙前合影。那寺庙有一棵颗大树,在他们身后的大殿的后面,非常高大,树冠高于大殿的顶部。


在那棵树——其实已经是属于远景了——树枝上吊着一个人。


很模糊,但绝对是人,衣服都看的很清楚。


“我爸说,这人就是我爷,衣服和我爷上吊的时候穿的一样。”淘沙老板脸色发白:“我爷不满意我。所以,我来道歉,我想我爷安息。”


哦,神鬼之力,确实容易导入向善,比起人的劝解,举头三尺有人看着,天地间有善意严苛的法则,这种说法更容易规范人的行为。


但真的有鬼么?我看了看外面的竹林,按他这么说这里真的闹鬼,我是完全不害怕,但会不会对生意有影响,会不会是这个沙场老板的深度计谋。


小薛给我倒了杯茶,我就说服自己,这是普通人的世界,不要想的太复杂。


“你应该道歉的不是我吧。”我说道。他真正的恶意,是在那个女孩子身上的。


“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我真的想动手。”沙场老板说道:“但我当时就看到那小女孩子跑的时候,林子里有一个人影子,在朝我招手,我以为林子里有人来了,我才走的,现在想想,那就是我爷,我爷让我别干这事。”


我看着他,他对我道,他会去道歉的,如果被小女孩的爸爸打他也会去的。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去,不过他临走的时候,我还是基本上放下了对他的敌意。


傍晚的时候,我点了三根烟,对着那片竹子。烧了几个菜,摆在烟的前面。


胖子问我怎么了,我说不知道沙场老板说的有几分真,这事是真的灵异事件还是有人在恶作剧——如果有张家人在附近监视,那么他们可能做这些事情。但老爷子真的如果魂魄在这里,那值得尊敬的。


鬼救人,多大的善的执念,得喝一杯。


胖子就开了啤酒,我们一堆人在这里,有的讨论藻井的搭建位置,有的讨论屋顶材料,有的讨论闹鬼,林六人和闷油瓶默不作声,而我则对着竹林发呆。


那个影子没有出现,老爷子脸皮薄么,还是其实就在我们其中。


我无法想象,有一天我会如此平静的思考之前那么害怕的事情,我好像活到了我无所畏惧的境界了。


明天开始制作屋顶,做最后的收拢了,还真的似乎能做成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雨村笔记 29 三千世界

制作屋顶用了整整一个月,搞错了两次,最终才完成。但完成的很完美。当然我们的木质不是亚光色的,是比较普通的木材,所以没有唐代的飞扬雄伟感觉,觉得少了一丝味道。

我从来没有想过木色带给人的观感会差那么多,古人选择木料已经深刻考虑了审美,我似乎唐突了。

藻井也重新拼接完成,两个藻井,一个用在院子里搭的小亭子里,一个用在了客厅。非常考究,压迫力惊人。

整个宅子做完之后,没有我想的那么大,但格局特别好,我们在外面种了爬山虎,到了明天秋天,深山雅居的感觉会更好。

之后就是铺路,整顿院子,然后移植那颗大树。

也是请了园林系的同学帮忙,将大树移到了院子里,这颗大树增加的极大的纵深,让这件宅子非常隐蔽。

之后就是软装,前前后后大概又过了两个月时间,终于临近完成了。

此时的喜来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花园和植物园,里面还有各种石雕像,都是胖子的朋友从山西大同这些地方运来的,我看着都很古,一座一座排列在植物中间,已经长满了青苔。虽然我们的菜还是没变,但是看着非常的休闲惬意。我在餐厅里坐着,看外面就像在热带一样。阳光好的时候,庭院的感觉特别好。

而宅子的庭院和喜来的庭院已经连接到了一起,我们通过各种植物,小石雕,穿过一个竹林,就能看到大树,和树后的宅子。

没有围墙,除了少数迷路的游客,很少有人会穿过竹林,那片竹林,似乎就是隔绝里外的结界屏障。

我没有想到我真的完成了,也花了比我预计更长的时间,所以到最后的情绪非常复杂。

宅子的后面就是后山了,后山可以直接通往雨村的村屋。当然我们走起来会稍微有点吃力。

虽然在小宅子里设计了卧室,但我们还是大多数时间躲在雨村的屋子里。那里摆放了越来越多的老酒,和老物件。我也会越来越长时间,不想离开。

而那个宅子,在朋友来的时候,就可以当客房居住,吃饭也非常宽敞,不会那么的局促。里面胖子在中间设计了一个炉子可以取暖,四周有舒适的沙发和桌椅,我在里面有自己的书房研究拓本,张家文献,我也终于一卷一卷的整理出来,找出版社的朋友打印成书,放到书架上,竟然也有了一面墙那么多。

不过仍旧很空,因为我们真的没有太多身外之物。去装满这里。

空间真的不大,我的书房,张家文献和拓本一堆,再加上研究的各种古建筑的资料,手稿,就很充实了。书房有一个小窗户,能看到外面的大树。闷油瓶的树屋结果没有搭起来,但他确实如我所料,有时候会躺着树上。

同时还能看见宅子露台,胖子裸体晒太阳的地方,我们三个人能互相看见,距离也很近,一块面包丢过来丢过去,都能接住。

这感觉很奇妙,秋天落叶,屋顶上也飘了不少,我曾经在深山老林中见过不少这样的破败古楼,屋顶都被连年的落叶压塌了,但我总觉得很美。如今在这里,似乎就住在深山之中,我内心特别的平静。

所有的一切冒险,以及我所感兴趣的谜团,我如今似乎更愿意记录下来,放到书架上,而不是自己亲自去尝试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雨村笔记 30 ——

正式把房子落成的消息,通知到大家,又过了很久。

我没有邀请大家聚会,人太多了,要凑齐已经不容易了。只是发了照片到各个群里。

我期待大家的惊叹,但大部分只是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表情。

不过会有礼物送来,小花送来了一套俄罗斯套娃。而且是特别多层的那种。那东西套起来之后非常重,简直就是一枚炮弹,我就拆了很多只,放在房间各个地方。在胖子房间,胖子就用来放瓜子壳了。瞎子送了一包红肠。

都是俄罗斯的东西,胖子就奇怪,他们两位是在俄罗斯么?但微信不回,似乎是在办什么大事。

红肠就吃不习惯,煮在砂锅里卖给顾客了。

金万堂送来了一个巨大的娃娃,大概比我还高,是一只有袋的考拉,那袋子里可以坐一个人进去,我听说他最近在倒腾一个毛绒玩具店。我觉得应该是靠毛绒玩具作为物流的套子,暗地里运古董。这礼物特别不走心,但胖子还挺喜欢的,没事就躺在上面睡午觉。

其他人的礼物是不是在路上,不清楚,不过倒是有三个意想不到的客人,亲自来看了这栋房子。

黎簇他们三个什么都没带,来了之后,喝了两瓶酒,还带走了我们一些老装备。他们是来探死水龙王庙的。我嘱咐他们小心,那地方邪性很重,但杨好的身体素质非常强悍,已经成为他们几个里最厉害的一个。他表示他会控制风险的。

小鬼们大了,基本不听我们的,闷油瓶打算护一程的,但是黎簇拒绝了。

现在他们的脸孔青涩已经很少了,几乎就是当年我拿到战国帛书的样子,对待未知充满了好奇。

临走的时候,他们说今年年底的时候,很多客人会到这儿来,给我惊喜。虽然年底还早,但他们就让我们好好攒钱,年底特别会破费。

胖子看着他们的背影,就问:“是不是一代不如一代?这三个,没咱们有名啊。”

我叹气,黎簇太像我了,步上我的后路只是时间问题,只是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没有汪臧海这样的对手,可以供他过瘾了。

当天晚上我在书房整理一篇新进有关张家人的县志的时候,看到了黎簇留在我房间里的烟头。

他到过这里,看着书房里的东西,抽了一根烟。

烟头丢在小花的套娃里,我站在那儿,模拟抽烟,发现他在看着书架上的一卷卷轴。

那是我和他在沙漠中的一段记录,里面有很多照片。我拨动了一下,卷轴插的很结实,他并没有拔出来。他应该只是看着书脊。

闷油瓶走进来,敲了敲门,三个人要回村里了。

我把烟头放到嘴边,象征性的抽了一下,那是我在沙漠里,极度熟悉的动作。如今已经生疏了。

丢入垃圾桶,我下楼,胖子就道:“最后一个到的烧水!”就往后山跑去。

我和闷油瓶完全不理他,跟着后面走着,天色已黑,夕阳就剩下一条线。


====未完待续

雨村上已经完成,接下来要去治病一段时间,然后请期待雨村下,庭院篇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