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1935年,在贵州茂兰的山体里,有俄罗斯人地质勘探,在一个溶洞的深处,拍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颗巨大的树的化石,黑色的,镶嵌在溶洞的底部,大概有两公里长,张牙舞爪。



因为溶洞非常高,所以在高处有地方可以拍到整颗树化石的全景。但因为当时的照相技术像素低劣,所以如今在资料里看来照片里拍到的只是黑色的岩画一样的巨大图案。如同纳斯卡线条。



这颗树被同行的中国彝族巫师称为树祖,那个山洞的位置后来失传,并不知道如今是否还存在。这个事,是在当地土司的博物馆里,记录在土司草卷上的。



那黑色的岩石上的脉络,就如同龙脉一般,让我也有所怀疑,龙脉难道也是什么东西的化石么?



在草卷上还有让人觉得有些诡异的记录,说是那巨大的树化石上,树的形特别,巫师回来之后,长夜之中,就能看到窗外的树影,忽然变得和这颗巨树的形状一样。



但他每次推开窗,却发现外面并没有能够形成这种树影的大树。就好比这树是有意识的,从洞中出来之后一直在窥视他一样。



有一次他看到树影出现在窗户上之后,并没有马上推开窗户,而是直勾勾的看着它,他就发现树影会有轻微的扭动,像是动物一样。



巫师心生恐惧,就带着部落里的人,回到洞中祭拜。此时已经到了春天,巫师就发现,在黑色的巨树的化石上,出现了很多黑色的小突起。类似于化石叶子。



之前是没有这些东西的,似乎是这颗死去已经成为石头的树,还可以发出化石的芽来。



巫师在这里杀了十头羊,作为祭品。后来回到村里,晚上巫师就又看到那树的影子,这一次树似乎靠的非常近,巫师推开窗户,仍旧没有看到树,但发现自己的羊全部都死了。他意识到似乎是祭品的数量不够,于是联合了其他部落,再去祭祀。



此时有风水师路过这里,听说了这个事情,就跟着过去看了看,就说这不是树,这是条古时候的大虫子化石。于是在洞里给它封了神位。



那天晚上再出现在窗户外的影子,就是一个人形状,但长的非常奇怪,脑袋很大,脖子细长而且多须。



巫师仍旧不敢出门,但那夜就看到这影子靠近窗户非常近,而且,竟然伸手开始开窗户。巫师吓的缩在角落中,就看到窗户被一只似乎没有骨头的手给打开了,那手的手指非常多,起码有几十根。



等到窗户被全部打开,巫师才看到那人的脸,那人的脸根本不是人的脸,巫师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接着那人就开始爬进房间里。巫师此时就看到那个人的脸其实就是风水师的人皮包裹的。



后来说是因为那大虫子本来就是一个神,被风水师封神之后,觉得被冒犯,于是杀了风水师。但他为什么一直来找巫师,其实是因为,这不是一个他神,这其实是一个她神。她找巫师,有着特殊的用意。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第一章 夜奔

我大概有一分钟是迷糊状态的,只是看着他,但闷油瓶完全不停,抓着我的脖子直接一拨让我躲过一爪子,然后反手单手横刀一劈。



黑金刀和普通刀在他手里完全是两种状态,我就看到一个黑色的人直接整个肩膀被砍断,腥臭的血液瞬间炸开,但瞬间更多的黑色人影涌了过来,我就从迷糊的状态里惊醒了过来。看到犹如黑色潮水一样的黑色人形从石头庙下冲上来,第一批像黑浪一样几乎堆叠到了我的面前。十几只长指甲的爪子来抓我的面门。



因为光线暗,它们又黑,所以瞬间中确实看不到人形和人形之间的轮廓,只有它们的爪子发白,所以乍一看就是无数的爪子争先恐后朝我抓来。



但我此时已经清醒了过来,直接往后快速后退,这个后退几乎是靠后翻和侧滚完成的,但黑潮和无数的爪子爆炸一样的冲上庙顶,我用尽了全部力气的躲避完全没有拉开多一毫米距离,我翻到庙顶边上的瞬间黑潮就铺面而来。



闷油瓶直接拽着我,两个人凌空跃起,从庙顶跳了起来,跳向黑斑,跳向虚空。



胖子的信号弹还在不停的深空,那个瞬间我知道了为什么要那么多信号弹。



看样子整个天下第二陵整个都醒了过来,所有的尸体都醒了,闷油瓶必须从这些澎湃的黑浪和无数的利爪的空隙中冲到我的身边,那绝对不能犯任何一丝错误,只要有一丝迟疑他就会被黑潮吞没,这种数量无论是闷油瓶还是闷油赛亚瓶都绝对死球。



那必须要足够的照明。



这个庙非常高,我看不到下面,只觉得下面的黑暗中全是人影和爪子,那一刻我进入了黑瞎子之前和我说过的,人在极度紧张的时候时间全部放缓的情况。



我看着闷油瓶,我知道我的表情完全就是惊异失控的,但他凌空的时候仍旧淡然专注,只看着前面的黑斑。



在那种放缓的情况下,那个黑斑格外清晰,而且我发现我们竟然离那个黑斑非常的近。



虽然近,但也不至于能够跳过去抓住什么。我很快感觉到了落势,这要是摔下去,闷油瓶怎么样我不知道,我肯定摔成重伤瘫痪。



这时闷油瓶直接在我身后推了一把,里面特别大,我直接被推向那个黑斑,一下我的感觉恢复正常,我以极快的速度撞向了黑斑,一下就撞了上去。



我手脚乱抓,往下摔了六七米才抓住一条缝隙,手卡了进去瞬间我的手腕就脱臼了,但最终还是靠巨大的毅力让自己挂住。



我立即回头看闷油瓶,就看到在我们身下的最下方,有一个火人冲开了黑暗,是胖子不知道在身上绑了什么全点上火,他直接冲开那些人形来接应闷油瓶。



可以啊,他们是计划好了全部细节。



那个光让我能够感知高度,我觉得闷油瓶应该可以安全落地,稍微松了口气,转头看自己,我这才感觉到剧痛,这个时候我才去看黑色的黑斑表面,此时我完全和它面贴面,一点距离都没有。



我看着黑色的表面,能够反射我的脸,我的脸正在扭动。



这个时候我就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从黑斑里传出来,似乎有人在喃喃自语。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章 鬼卫星

我努力用脚去找岩壁上的突起,那黑斑还是算从天然岩壁上渗透出来,虽然导致岩面光滑但是还是有不少裂缝,我稳定住自己的双脚,非常勉强的趴在上面。还好岩壁光滑,我出了很多手汗很粘,可以把手掌做吸盘状,吸住维持平衡。



所有的信号弹全部落入黑暗中,四周回逼到黑暗。



黑暗中,我的脚踩的缝隙只有一厘米宽,可以说打嗝一下就会重新滑下去。整个稳定主要是靠我脱臼的卡在一个大缝隙里的手腕。



这时我就听到了岩壁之中传来了人的喃喃自语声,其实我看到这个黑斑的同时,耳边就开始出现很多奇怪的声音,你仔细听又听不清任何的细节。似乎那声音是来自于你的脑壳里面。



但我在这里听到的和那声音不同,这里是精确的人声,我把耳朵贴到了黑斑上,我就听到里面确实是人在说话,而且这话我还听过。



这是小花通过卫星电话对外的广播,怎么会在黑斑里传出来。



那是一种特别贵的卫星设备才有的功能,续航电池很长,可以对外不停的播放卫星无线电和语音三种波段。这野外探险的求救模块。



此时无法深究,我低头看下面,一片漆黑,胖子的火焰已经熄灭了,我心说完了。他们是不是被淹了。



如果是这样,我立即砍断我的手,下去和他们死一起,这样黄泉路至少统一起跑线。忽然又一发照明弹打上来,贴着我的边就射了上去。



我被滚烫的空气烫的缩了一下脖子,就看到四周被照亮,低头看,胖子和闷油瓶已经爬上了岩壁,那些黑潮似乎无法靠近这个黑斑,全部都在下面,想叠起来够到他们。



除了特别多的黑色的尸体,里面还有无数奇怪的东西,都不知道是什么。但胖子和闷油瓶已经爬的足够高了,应该是抓不住了。



我松了一口气,这时候手腕才开始疼起来,嘶牙了几下我就喊道:“什么情况?”



“你什么情况!你守夜守你妈,找头驴都比你能守!”胖子破口大骂。我看到他身上竟然背了一把枪,不知道是不是从下面的尸体里找出来的。



我立即解释:“我是被这黑斑引过来的,你他妈觉得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么?”



"你他妈的年纪大了,开始吴三省化了,我看你们家品性都有问题,一到年纪就发作。气死我了!我操你叔叔你个狗天真,以后还让你守夜我就是两头乌。"



他一说我就饿了,但岩壁非常陡峭,黑斑光滑,他们爬不上来。有一瞬间那堆东西几乎就要抓到胖子,胖子直接开枪把它们打落。



看样子要在上面困一段时间了。我心中暗骂,还好这么看黑斑没那么可怕,我深吸了几口气对抗手腕的疼痛,又听到了岩壁里传来小花的声音。



我努力去看黑斑,有一刻我觉得这是块巨大的琥珀,是不是小花他们被封在里面了,但这确实就是一块石头,我敲了一下。



我再用耳朵贴上去听,确实确定那就是小花卫星设备广播的声音。本来明年过生日小花打算送我一套的,我的回礼是我抄的300张帖子,现在也不知道明年生日还过不过了。



我心中涌现出一种极度的不安全感,说这黑斑会吃尸体,难道小花他们已经——然后那设备是小花临死之前启动的?可这里是岩洞内部,卫星信号传不去,启动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会的不会的。他们八字都那么硬。我心说,忽然胖子就在下面叫我:“天真,快看!”



我低头,看胖子指着我跳下来的那石庙的顶部,抬头望去,就看到石庙的顶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黑铁包牛角石棺。应该是从石庙下方被机关推上来的。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三章 奇尸1

虽然一直称呼这儿是天下第二陵,但到底葬的是谁,仍旧没有定论。只知道是元朝的皇帝。一路过来,我还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测,如果这个黑斑就是五山龙神,从昆仑山长过来的龙脉,那么此处的山脉之前必然不存在,是修建这个陵墓的设计师,利用了特殊的尸体,将龙脉吸引到这儿来的。

在最古老的术数中,以奇尸引龙,以群尸养龙,虽然我们一路过来,看到了太多奇奇怪怪的尸体,但那些东西基本都是忽悠的摆设,用来营造这个地方为神居所在。最多算是自娱自乐。

那些尸体没有一具是可以吸引来这条龙脉,而任何皇帝的尸体,都不能算是奇尸,否则他们葬在哪里,哪里就有高山起,就不用去找龙脉了。所以必然还有一具特殊的尸体,会用作引龙的引子。

如今在黑斑之前这里出现了一座巨棺从石庙中升起,在如此诡异狂乱的情境下,我不由就想,这会不会就是那一具奇尸所在。是我们触发了什么机关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胖子就在下面叫道:“天真,有奖竞猜,那里面他妈到底是什么的尸体?这黑斑就杵在这儿看着这里,这尸体真有那么大吸引力?”

我喊道:“龙脉走势和星斗有关,难道这是颗星星。”

我也算受过高等教育,说出这话我自己都不可置信,天上的星星如果掉下来,地球已经变成渣渣了。

“你说龙都是跟着珠子走的,这里面会不会是龙珠啊?”

龙珠其实就是月亮,双龙戏珠是天象运行图演变而来,正想着,胖子大叫:“看着看着,来了!”

我抬眼就看到那棺材的盖子,竟然移动了一寸。

这时候照明弹再次熄灭,我对胖子大叫:“再来啊。”

胖子就回我:“妈的你以为我搞批发的啊,没了。”

说着从胖子处就有手电射向石头庙的顶部石棺,那光线就几乎只能看一个轮廓了,我就看到,从那巨大的石棺中,似乎伸出来一根细长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手臂,还是说,那尸体本身就是细长形的。

胖子完全不死心,就如同学校里看到草丛里有情侣,就手电怼上去照的那种衰人。手电丝毫不抖,不停在那边搅动。

但无奈光线实在不给力,我看着那从棺材里出来的东西越来越长,就意识到这尸体不是人形的。到底是什么?

此时我的手已经开始剧痛,巨大的灼烧感从关节四散到我的小臂,我调整姿势心说一定要想个办法把手抽出来。这个时候,我就听到了一声人声,从对面的棺材方向传了过来。

我楞了一下,声音还不小,我凝神去听,我发现那也是小花的卫星录音。

再听黑斑里,我发现黑斑里的声音竟然消失了。

我想了想,心说这是怎么回事,感觉那卫星录音设备,从黑斑里面被拿了出来,放到了前方的棺材方向。

难道那棺材下面,和黑斑的内部,是相通的?

我凝神看着棺材的方向,那伸出来的东西似乎一个特别瘦长的站立怪尸,最起码有四米多高,小花的卫星录音就从它的身上传过来。胖子的手电照过去,就看到那怪尸探头跟着胖子的光过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四章 阴谋家

我在胖子上方,那东西往我们伸过来一些,忽然那东西的头上就亮了。

我愣了一下,以为那他妈是具安康鱼的僵尸,这是它的灯笼伸过来了。但随即我发现亮的是一盏灯。

这应该是一盏电子风灯,被绑在了什么竹竿一样的东西上,而竹竿上又绑了很多的彩带。所以黯淡中看着就好像是什么尸体的脖子。

那灯笼就缓缓的递到了胖子的面前,似乎是照一下胖子的脸。那一刻我忽然就意识到,这是新月饭店里见过的场景,灯奴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把天灯挂上来,但那天灯的杆子没有这根这样,上面有无数的彩条,好像旌旗一般。

接着那杆子往上一抬,电子风灯就顺着杆子往后滑去,撸过上面的彩布条,落回到杆子的根部。虽然光线也不是很强,但是还是把石头庙的顶部给照亮了。

我就看到了一个人,是一个非常年轻的青年,站在那口大棺材上,一手提着电子风灯,一手把竹竿像钓鱼竿一样扛在自己的背上,竹竿非常长,彩带逐渐散开,就形成了牧羊人用的那种旗一样的状态。背上的另一边的还背着胡琴。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T恤,下半身是蒙古的马裤,我甚至看到他带着耳环,脸上还画了什么图腾一样的东西,微笑着看着我们。

他应该很久没有理发了,头发有一些长,但整个人看上去一点都不野性,而且极白,感觉在地下生活了很久。

胖子就叫:“我曹,哥们你是谁?”

对方却只是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他从身后拿出一个东西,那就是小花的卫星电话,放到棺材上。

然后他对我做了三个手势,这是宗教手势无疑,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接着,风灯被拧灭,他完全消失在了黑暗中。胖子的手电再扫过去,那儿已经没有人了。

胖子就朝我大喊:“天真,认识嘛?那么白净是不是你们小白脸界?”

“他比我年轻多了。”我说道,这人最多20多岁,我心中满是震撼,心说这人是谁,他似乎完全不犯怵这里的情况。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中立即就有一个直觉跳了出来。

也不能算完全的直觉,是从他嘴巴笑容上的嘲讽感觉出来的。

之前一直觉得金万堂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和胆子组织这件事,一定还有一个人在金万堂背后。

这个人,难道是——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五章 退潮

这个人和这里的黑暗是融为一体的,他显然不是误入的蒙古牧民,也不是金万堂找来的探险队。因为在这种地方这两种人都笑不出来。

那笑容非常明显是一切都在掌握的人才能有的。

会不会是金万堂背后的那个人,他设局勾引我们过来。

但是这个人颇为年轻,我不是那种以年龄论智力的人,我年轻时候就挺能琢磨的,但年轻人往往没有那么大的执念,要一次毁灭那么多东西。

胖子继续喊我,我低头看到下方的尸潮,竟然开始往后退去,很快,这些尸体都退入了黑暗之中。

是不是那人走了,这些尸体也被他驱走了,两者有没有联系?

胖子他们先回到了地面上,我看到闷油瓶在下面点了一个临时的炉子,可以用来照明,然后闷油瓶重新爬上来,把我背下去。

整个过程非常艰难,因为需要非常熟悉裂缝的分布,我的手完全肿了,根本无法帮忙,全靠他一个人。

落到地上,这黑斑的下方都是碎石,有胖子打碎的尸块还在,我们搞出了一个干净的区域,我躺在一块巨石上,浑身发软,极度疲倦,迷迷糊糊的从下往上看那个黑斑。

我能看到那个黑斑的中心,其实有一条裂缝,裂缝非常粗,应该是可以开飞机出来。但因为也是黑的,所以看不清楚。

忽然我的手一阵剧痛,闷油瓶已经把我的手腕接上了,我整个人弓起来,蜷缩了好久没缓过来,胖子已经把小花的卫星电话拿了过来。

我坐起来,胖子就看着闷油瓶问道:“那人到底是谁啊,小哥,既然不是天真一路的,那牛逼轰轰的样子,是不是张家人。”

闷油瓶摇头,他抬头也看着那条裂缝,我就把我的怀疑说了,胖子把小花的卫星电话递给我,问道:“那三个动作我看到了,我来给你们做一下。”

胖子把三个动作重复了一下,这肯定是宗教动作,类似于某种宗教的手势。

“是不是我爱你。”胖子问我。

我摇头,这显然是一种祝福,宗教手势里没有诅咒的话,或者是一种咒语,他是看着我做的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

我非常疲倦,脑子转不动,看了看小花的卫星电话,又看了看天穹,这里是山洞,信号出不去,卫星信号是怎么传到草原上的。这电话的电池质量真好,这么久了,他还在不停的重复发送。

我把卫星电话的自动广播关掉,然后按了一下接收,这电话很贵,拿在手里很舒服,我不由四处张望了一下,就想顺走。

结果一按接受,一下就听到了里面有人在呼叫。

胖子几乎惊坐起来,我们对视了一眼,我再次按了接收,并且调频了一下,就听到里面有人在说:“在山里的人注意,黑色的岩脉可以传送信号,不经过卫星,使用无线频率就可以。”

我一听就能听出来,那是黑瞎子的声音,心中大喜,和胖子击掌疼的我又蜷缩了起来。

胖子也不管我,对着卫星电话问:“瞎子,你在哪儿!”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六章 谜语

我和胖子互相看了看,我发现闷油瓶似乎并不惊讶,他还是抬头看着那条黑色的缝隙。



胖子就问对面在哪里?



黑瞎子反问:“这里一片漆黑,我们不知道走了多深了,说了你们也没法知道位置,反倒是你们,你们在哪里。”



胖子抬头看了看巨大的黑斑,就说道:“在黑斑的面前。”



卫星电话里就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我觉得有点奇怪,对于瞎子来说,这个一片漆黑是很高的褒奖了,他只要有根火柴就像活在夏天的白天赤道一样。



就听到瞎子叹了口气:“哑巴呢?”



胖子道:“在我们边上。”



对方道:“你们两个现在有信心把他打晕拖出去么?”



胖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哥,摸了摸手里的枪——这枪奇形怪状的,似乎是这里的牧民经过了多次改造的土枪——说道:“我舍不得打我家宝贝。”



瞎子发出了轻微的笑声,说道:“徒弟你为什么就不听你发小的呢?”



我道:“为什么?你们到底在哪里?这里对小哥到底有什么危险。可以分享情报么?”



瞎子沉默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巧克力锡纸剥开的声音,接着他嘴巴里有东西说道:“你们看到那条缝了吧,我们就在那条缝里,但离你们应该有一百多公里远,这条缝隙和黑斑的走势是一样的,我们往前已经前进了很久了。”



“小花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他的钱够了吧,金万堂给他下了什么迷药。”我抱怨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进去干什么?你们又不是我。”



“哎呦喂,我徒弟长大了,这话我以前就想送给当年的你。”瞎子又吃了一口巧克力:“这条缝隙,跟着龙脉一直会到昆仑山底下,整条路线都在岩层里蔓延,要经过一万座山的底下,你没兴趣么?”



“我要是有那么多钱,我肯定没兴趣。”



“是,但他也有一个自己的执念,我不好说,你应该知道。”



我不知道,我心说,老流氓才和发小聊执念,正经人谁聊执念啊。



“你们听着哈,等一下你们就会进这条缝隙,有几点一定要注意,首先,你们要保护好哑巴。那条缝隙是一张龙嘴,哑巴进来之后你们先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充分休息,不要深入。第二,你们现在用最快的速度,在外面收集装备和食物,这里面什么都没有。第三,你的卫星电话只要有龙脉的地方,都可以用,这黑色的部分能传导信号,但是你如果离开了龙脉,就会完全迷失,这里面非常复杂。”



胖子看着我:“怎么就进去么?咱们不出去召唤救援让派一万个人过来?”



“你们到了黑斑的前面了。那你们已经出不去了?”瞎子说道:“如果不是黑斑有自己的企图,你们是见不到它的,你们中一定有一个人被邀请了。”



“我。”



瞎子就笑:“知道。”



“为什么出不去?你们试过么?”



“你看看那道缝隙,仔细看,你不觉得,你特别想进去么?”瞎子就说道。



我抬头看那道缝隙,缝隙巨大而幽深,和之前我被勾引到这儿来的时候,看的那道门里的黑暗很像。



我不敢多看,心说难道等一下我们都会产生巨大的,要进入缝隙的冲动?



胖子就问道:“瞎子,刚才我们看到一小伙子,特白像黄喉一样白,拿着根灵幡一样的东西,你认识不?”



瞎子啊了一声,“你们看到他了啊,我们也见到了,但只看了一眼。”



我还想继续问,忽然闷油瓶过来,接过卫星电话,说道:“你是谁?”



对面瞎子就笑了起来,我楞了一下,瞎子的笑我很熟悉,刚才说话的时候,笑的很正常,但闷油瓶一问,他再笑就不是很正常了。



但确实是瞎子的声音,闷油瓶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七章 谜语2

我们都正坐看事态会怎么发展,但是卫星电话里的瞎子只是笑,笑了几分钟,卫星电话就挂了。



四周一片安静。



我们面面相觑,胖子问我:“不是瞎子?我听着这肯定是瞎子啊。”



我和瞎子的熟悉程度,对于他讲话的用词,呼吸节奏,都是有着体感的,这讲话的人肯定是瞎子。但闷油瓶为什么会质疑他,而且他怎么就挂了。



我问闷油瓶怎么回事,闷油瓶看着那条黑色的缝隙,说道:“不是他。”



“这个,有什么依据么?”我虽然绝对相信闷油瓶,但我也非常相信我自己的体感。



闷油瓶看了看我,“是他在说话,但说话的不是他。”



我皱起眉头看胖子,胖子也皱起眉头看我,我们两个都努力皱起眉头,胖子轻声道:“小哥最近在学rap么?”



我想了想,闷油瓶和瞎子一起做过很多事,如果他认为这个瞎子是假的,我应该相信,他说是他在说话,但说话的不是他,这其实非常精确。在中文中只有一个意思。



“你是说他被什么东西控制了?”我咬了咬下嘴唇,心说之前小沈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也有这种感觉,她好像是被什么力量控制着。



在这里的草原上,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在这里死了,恐怕连灵魂都出不去。



难道有什么力量,什么意识,在通过他们的声音经由卫星电话,把我们引到这里来?



我抬头也看着龙脉,这东西看着就像一个死物一样,但会不会其实它不是死的。



进入其中,被它吞没的人,都会成为它的一部分为它所用。那如果是这样,小沈,瞎子,小花他们,现在是什么状态?



我不敢再想了。



闷油瓶站起来,开始往后走,我和胖子立即跟着他,发现他来到石头庙前面的尸体堆边上,开始翻动尸体的背包。



这里的尸体都是新鲜的,都是金万堂队伍里的人,我真没想到,最终都可以在这里重聚。



我和胖子互相看了看,也跟着收集,很快我们收集了一堆干粮和装备,尸体中有很多人配枪,胖子的枪就是从里面拿的,我挑了一把短冲锋,备好了十三个弹夹的子弹,胖子雷管,信号弹继续拿满。



胖子就问道:“如果这瞎子是假的,我们为什么还要听他的,收集这些东西。现在咱们出去不好么?”



我则有极度不好的预感,果然,我们收集的差不多回到黑斑面前的时候,卫星电话又响了。



里面传来了小花的声音,但不是真人,还是之前的循环广播。就是警告闷油瓶不能进入的那一段。



那声音却比之前要尖锐很多,充满了白噪音,完全就是一种挑衅的感觉。在非常安静的环境里,那声音非常的刺耳,把我吓了一跳。



我把卫星电话关了,发现自己手心都开始出汗,闷油瓶对我道:“要来了。”



什么?



我抬头看向那条裂缝,忽然我就发现那条裂缝变得无比的幽深,不知道为何,我从心里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我要进入的欲望。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八章 谜语3

我很难形容当时的感觉,如果一定要说,那么比较精确的描述就是我们刚才在这里休息讨论的时候,看这块黑斑只是一块黑色的岩石。但现在,我似乎能看到更多的东西,更多的细节。



当我只能看到一块黑色的岩壁的时候,它十分的混沌,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但现在,我似乎能看到整块黑斑在我面前展开。这种全局视力其实是一种幻觉,我觉得是我想象出来的,但它产生了一种巨大的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我们三个人没有任何人提出理性的质疑,背起装备,我们甚至都没有互相对话,就开始往那个缝隙爬去。那卫星电话的声音一会儿又出现,一会儿又出现,竟然无人理会。



那缝隙在黑斑的重心位置,我忍着手腕的剧痛,没有丝毫觉得异样,就这么爬了上去。



从缝隙的口子往里看去,缝隙非常高,有几层楼的高度,内部岩石的黑色是我见过的最黑的颜色,手电往里照去,里面的黑暗似乎是在旋转。



“这里面会发生的事情,应该会超出我们所有的经历。”我说道,说完之后我就后悔,是不是能超过青铜门后的经历,我也不好说。



和以往顺着地下河往里走不同,当时我也预判,地下河的尽头,应该是极度神奇的地方,人类不可到达的空间。但我多少能猜,尽头可能有神庙,古墓,地下人生活的城市,或者是不可言说的遗迹?或者是美轮美奂的水晶石英岩洞。



但这一次我不知道我会看到什么,我没有任何文明体系的知识支撑我去推理。



我回头看了看,这一看,我就看到我们进来的缝隙口,能看到很多黑色的尸体在对面的石头庙顶看着我们,但它们似乎不敢靠近这个黑斑。



闷油瓶往里走去,里面全是碎石,很不好走,我的手电照着这些黑色的石头,对他说道:“你到我身后来,这一次你比较特殊,我和胖子保护你。”



闷油瓶看了看我,开始在一块石头上,雕刻记号。那记号不是留给我的,是留给最后的张家人的。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九章 前行略记

我们没有马上前进,而是在闷油瓶刻记号的地方开始休息。



胖子提出了一个天问,就是:如果这里是龙脉直通祖龙,那我们在里面上厕所,会不会有什么大不敬的事情发生。



我心说那应该不至于,那么巨大的能量,岂容你一坨粑粑就能破坏,但确实感觉也怪怪的。好在我这一路吃喝都很少。



看其中的黑暗,此时那种巨大的进入的冲动,又减弱了。我们三个快速吃了点东西,然后准备毫不犹豫的开始打瞌睡,我还想自告奋勇守第一班,闷油瓶拍了拍我,爬到一块大石头上,让我踏实睡觉。



我知道自己失去了信任,心中暗叹,也不好争论什么,直接裹上从下面尸体包里弄出来的睡袋,就开始睡觉。不睡不知道,这一觉就直接睡死了。



人从来就不知道自己的疲倦程度能有多夸张,我中途醒了两次,都只清醒了三秒钟就接着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嘴角全是口水。



转头看了看就看到已经换胖子在守夜了,闷油瓶也睡死在我边上。



我没敢吵醒他,小心翼翼的爬起来,到胖子的边上,就发现胖子一直看着裂缝的深处。



“宝友,这不兴看啊。”我对胖子说道。



胖子看了看我,说道:“你知道刚才我看到了什么?”



我摇头,胖子道:“咱们进去肯定得出事。”



“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到了云彩。”胖子点上了一只烟,示意我走远点。我楞了一下,也看着面前的黑暗。



“是幻觉么?”



“我从来不幻觉云彩。这就是电影里的惯用桥段,有东西在勾引我们。”



“云彩怎么了?”我说道:“她朝你招手,还是其他什么?”



胖子没说话,脸上的肉抽动了一下,张开了自己的手,让我看。



我看到他的手心里,有一颗生锈的子弹。



我看着他,喉咙发紧,意识到胖子可能不仅是看到。



“她来到了我的面前,把这个递给了我。”胖子说道,脸色发白。“然后她就走进了黑暗,不见了。”



我接过子弹,那货真价实就是一颗子弹。这是什么意思?



胖子看着我,说道:“即使是这样,胖爷我也没有跟过去,天真你明白了,这才是守夜。”



我看了看胖子,他显然情绪很不好,努力在压抑。我过去拥抱了一下他。



“这龙脉可以复活人么?”我不相信,以前所有的这样的情况,都被证明是错觉或者阴谋。



或者是其他更扯淡的理由,但我有点记不清楚了。



胖子狠狠的抽了一根烟,对我道:“云彩已经死了,就算有一个活灵活现的人走在我的面前,那也绝对不是云彩,你体质特殊,我希望你能明白,你未来在里面也许也会遇到相同的情况。不要感情用事。”



我看了看缝隙的深处,又看了看胖子的表情,我知道他隐瞒了东西,他刚才看到的绝对不仅仅是他说的部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