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 第二十章 堂堂快跑

胖子打上去一颗信号弹,算好了角度,整个山体缝隙的顶部被照亮,犹如有一个小太阳一样,我叼着烟,用望远镜看那个放下,很快就看到金万堂的手,从缝隙里伸了出来。手上全是血。

他在几块巨大的乱石下面,腿部有一块大石头。

看到这里我内心已经很有数了,金万堂的腿并没有真正被压住,那块石头看上去并不是特别重。以我们三个的体力,其实是可以挣脱开的。

金万堂无法移动,是因为他的肋骨问题,他过于疼痛导致他无法用力。

如果当年的天授,可以有移动人体,催动岩石坍塌的力量,就根本不需要张家人游历人间去干涉人间的发展。天授是一种非常被动的力量,所以绝对不是有什么神力把金万堂移动到了这里,并且隔空移动石头把他压住。

这是一个人为的陷阱,人的力量有限,所以金万堂所处的乱石,所有的石头,都是一个人可以搬动的。有人打断了金万堂的肋骨,让他无法移动。如果金万堂是健康的,他其实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挣脱出来。

设置这个陷阱的人,一定就在附近,我轻了轻喉咙,开始用英文对金万堂说话,他整天在四九城忽悠老外,英文应该还可以。

这是几句以防万一的交代,说完之后,金万堂已经虚弱的只能发出哼哼声了,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胖子问我:“怎么开始拽洋文了?”

我做了一个隔墙有耳的手势,此时信号弹就熄灭了,我对闷油瓶道:“我需要一只冷烟火,落到堂堂那堆石头下面。”

100米,已经逼近人类投掷最远记录了,闷油瓶可能需要计算弹跳。
闷油瓶打起冷烟火,胖子再次打起一颗信号弹,闷油瓶几乎在四周亮起来的瞬间,扔了出去。

他的精准程度我是领教过的,冷烟火击中大概80多米外的一块石头,直接弹起,又飞了20多米,落到了金万堂手的位置正下方。那块区域照的非常亮。

那里有几块石头盖成三角空间,把他包裹在里面,目的是让他无法看清楚外面的情况,我看着那几块石头,力学基础学多了,你会有一种直觉,就是这几块石头,打碎哪几块,基本构架不会坍塌。

但这里也有很大的偶然性,如果因为震动导致我没有预料到的变化,石头会全部压下去,普通人是不会死的,但金万堂会一下肋骨刺穿肺部。

我对金万堂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接下来风险很大,我会尽力,但你也要做好准备。”

金万堂有气无力:“对不起,小三爷,我不该带那张复印纸过来找你。”

“现在道歉是不是有点晚了?”我开始检查子弹,找极度标准的,这种子弹打的准。现在我打枪已经比胖子要稳了。

金万堂就笑了起来:“最后时刻,就算我老堂,也要煽情。”

我的烟烧了三分之一了,我吸了一口,有点感慨,“说点实在的吧。”

“实在的啊?如果我这次没死,小三爷,我就和你说一个秘密。会颠覆你以前的一些判断,呵呵呵。”金万堂就笑了起来。

我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刚想问他是什么意思,金万堂开始剧烈的咳嗽,胖子按住我对讲机的手,没时间细问了。

我浑身冰冷,抖了抖手才恢复过来,看了一眼闷油瓶,他按照我刚才的吩咐,用绳子做了一个投石索,这东西可以把圆石轻松的投出去100多米,在原石上我们绑了一根尼龙丝,是从衣服上扯出的线头,

我开始屏息瞄准,挑了一块,我觉得最不可能是承重的石头,开始有规律的开枪,虽然我没有可能每一枪都打中一个弹孔,但我可以让所有的弹孔尽可能集中。

从第一枪开始,我的注意力中就没有了金万堂的安危,只有我自己的呼吸,我按照虎克定律,打出了一排孔,然后我拿出一颗子弹,把弹头切平,打在这些孔中间的一个位置上。

整块石头应声完全瓦解,就好像定向爆破的房子一样。

那一刻我才恢复意识,紧张起来,但石头没有坍塌,只是往里聚拢了一些。

我立即看到了金万堂的脸,那个口子,其实已经可以通过一个人了。金万堂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我对着卫星电话:“接下来要靠你了。”

金万堂花了四十秒,才把手从洞里伸出来。

闷油瓶先用了很多杂物,抛过去找最完美的抛物线,确定了之后,他将圆石甩出去。

那石头精准的射进了金万堂的洞里,金万堂一下就有点精神了,他摸到了石头上的尼龙线,开始拉扯。

尼龙线的另外一头,连着100米长的标准救援绳,上面有一个死结,他用了15分钟时间,把标准救援绳拉了过去,把死结套在了自己的手上。

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开始小心翼翼的拉动他,他还有意识,稍微配合了一下,我们就把他拉出了石头堆。

一切如我所料,他的脚根本没有被压住。

我们让他背朝下,我们拉动他,一点一点往我们这里移动,中途有很多的碎石,每一块都是他的死穴,可能撞的不好就会内脏破裂,只能靠他的意志了。

拉出来10米左右,忽然就从金万堂躺的石头穴里,又爬出了一个人,那个人快速来到了金万堂的位置,直接把他举了起来,用一把蒙古刀顶在了他的脖子上。

就是那个白体恤的青年,我和他对视了一眼,他和我笑了一下,一下就要滑动蒙古刀,直接把金万堂割喉。

陷阱失败,他毫不犹豫的要处理掉诱饵。

我抬枪就发现他完全躲在金万堂身后,刀刺入了金万堂的喉咙,还没有滑动,金万堂忽然掏出了什么东西,往那人的脸色一喷。

那人立即翻出去,捂住眼睛,金万堂倒地,我毫不犹豫,“乒”一枪打中了那哥们的头,胖子立即加速拉金万堂。

这就是我英文的内容,闷油瓶其实根本不需要测距,他丢过去测试的东西里,有东西精确的落在了金万堂的手边,那是一罐辣椒喷雾。这种诱饵陷阱明显是传统猎人的手法,他们就在一边,如果猎物不上钩,他们不会放过诱饵。

那人摔进石头的缝隙里,看不见了,在这个距离,我明确的感觉到对方刚才偏头了,我可能没有打中。

这种反应速度在少数民族中不少见。

金万堂根本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竟然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捂住脖子,朝我们这里冲来,终于以极快的速度,连拉带拽的拖到了我们身边。

他一下摔倒,闷油瓶抓住后颈衣服让他不冲撞石头,我们立即上去给他止血。闷油瓶则看着远处的冷烟火,我转头看了一眼,那人显然没死,手从缝隙中出来,抓住冷烟火,拖进了缝隙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万山极夜 第二十一章 他走了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救援队员,把人从废墟里救出来之后,还要立即急救。



金万堂的脖子没事,虽然破口流血,但是没伤及血管。



剪开他的衣服,就能看到他两边肋骨都有凹陷,皮肤下全部都是发黑的淤血。他的肺肯定已经出血,所以咳嗽才会吐血。他已经意识涣散,我不停地拍巴掌,想问他呼吸的情况,如果他是肺挫伤出血,我需要把他的肋骨固定。如果他已经气胸了,那他就只能躺在这里不能移动了。但是他已经无法回答我。



闷油瓶过来,双手开始摸金万堂的肋骨,一根一根地,大概两边都有大量的肋骨断裂。一根肋骨都不是断一头,是断了一段,两边都有断口,卡进肺里。他看了我一眼,直接用标准绳绑着张家的断手当护板,给金万堂的胸口做加固支撑。



这已经无法处理了,只能先勉强固定住,维持现状,希望内出血不严重。



我转头看远处的黑暗,那边的冷焰火已经被搞灭,完全看不见了,这哥们肯定在黑暗中看着我们,或者直接跑了。



我把香烟屁股往黑暗中一弹,弹出一条火星。



瞬间,那火星就撞到了什么东西,我吓了一跳,直接掏出手电,就看到那青年举着刀猫腰就在我面前六七米的地方。



这哥们竟然抹黑直接过来了,这绝对是个狠角色。我立即大喝:“偷袭!”胖子和我趴下举枪防御,就看到那青年也不躲,直接冲了过来,他手里的刀也飞出来,要飞杀金万堂。



这刀丢出来的动作毫不迟疑,绝对是从小练就的技术。几乎是同时,胖子开枪,他拿的是冲锋枪,那小子直接往边上一倒,滚进了边上的缝隙里,不见了,胖子的子弹全部落空。



电光火石间,那刀已经直奔金万堂的面门,闷油瓶一拉金万堂,金万堂往边上挪了半掌,正好避过。刀射在石头上,火星四溅,弹到缝隙里。



“兄弟!”胖子喊道,“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缝隙里没有动静,胖子掏出荧光棒,我立即阻止,我们不可以再滥用照明资源了。就在这个时候,胖子身后的石头缝隙里,忽然探出来一张脸,朝我笑了一下,紧接着伸出了一只手,一下抓住了胖子身上的战术雷管拉环,还抓了三个,并立即把拉环拉了。



雷管导火线冒烟,胖子惊了,大叫:“我操,他在石头缝隙里!”同时拼命去解雷管的带子,没想到他本来就穿戴得很不规范,这一下忙中根本解不开。



这些雷管上的引线,都是短引线,我们平时用的时候要算时间,再接长了。这短的烧不了六七秒就要炸。胖子和我对视了一眼,他就要往外跑。



我冲过去,直接按住他,从他腰带里把三根雷管抽出来,嘴巴里含住两根,把引火吸灭,同时扯掉最后一根导火线。



那导火线直接在我手里烧尽,我一头冷汗,都没有感觉到灼烧感。



我跟胖子立即远离了缝隙,这里面的缝隙似乎是联通的,那小子可以在里面活动。



我吐了一口火药口水,对胖子道:“以后雷管倒着放。”胖子点头,眼睛有点红,显然是怒了,盯着缝隙抬枪。



“他走了。”闷油瓶说道。果然,我们在外面的黑暗中,听到了人的喘息声,接着,那个青年似乎在黑暗中弹起了马头琴,琴声越来越远。



我慢慢放松下来,心里后怕,如果刚才不是弹那个烟头,后果不堪设想。



这人无论是谁,其行动力都非常惊人。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在离我们极远处的黑暗中,亮起了星星一样的灯。我举目眺望,就看到那个青年站在几百米外的一块高大的黑石上,身后有树枝编制成的日轮装饰,上面全是彩带,就像佛像一样。他提着灯,背着马头琴。



刀已经回到了他的身上,我在望远镜里看他的表情,他丝毫没有失败的懊悔,反而有一种极度的自若,似乎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发展。



最可怕的是,我在他的背后,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轮廓,那似乎是一个巨大的石头建筑,但光线非常弱,实在看不清楚。



这时候,金万堂发出一声呻吟,他终于醒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好看好看:3_140:

TOP

第二十二章 往事

胖子守着看着那青年那边,那小子的灯没有再熄灭,似乎就在那儿坐了下来。



我们安静下来,整条缝隙显得无比的安静。



我坐到金万堂对面,看着他,问他怎么样。



他隔了好久才勉强点头,似乎有点缓过来了,看了看自己身上,有点疑惑。我说道:“未来几个月,你可能都得带着这个。”



“您的打算是什么,小三爷,我都配合。”他微弱的说道。我道:“我至少得把花儿爷和瞎子也救出来,然后我们一起往回走。”



这是一场特别惨烈的战斗,金万堂脸色惨白,好久点头,接受了现实。



“你怎么下来的?”我问他道。



他虚弱的摇头,表示不知道:“我上一个意识,还是在草原上睡觉。我就抱着那个石公痣研究。醒来就在这儿了。”



我叹了口气,看了看边上的石头,忽然意识到,那石公痣,是不是就是这里这种黑石头?普通的岩石被龙脉侵蚀最开始的时候,形成的小黑斑,挖下来是不是就是石公痣。



这东西难道是我们被天授的诱因么?毕竟以前只有张家人会被天授。



我们一路还带着,之后得把这东西丢了。



我想到我们这一路似乎是四个人,最后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他。但看他应该也么有记忆了。



“你刚才说,你如果没死,有一个秘密和我说。”我看着他:“现在能说不?”



金万堂就笑了一下:“小三爷,我这不是下个套,想让您来救我么?哪有什么秘密。”



我看着金万堂的眼睛,知道这小子现在往回找,是在说话,刚才他说的肯定是真心话。就道:“你大概率还是活不了,你知道的,有什么话要告诉我的,你还是说吧。”



金万堂也看着我,想了想,终于说道:“你还记得不记得,你无论怎么问你三叔,你三叔都么有把真相告诉你。他变着法子骗你,你有没想过,他对你那么好,为什么就是不肯和你说真相呢?”



“因为只有我无意识的进入那个计划,才能起到搅混水的作用。”我说道:“汪家人必须认为我是清白的。”



金万堂看着我:“小三爷,真相不止于此。但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都结束了,已经和你和小哥没有关系了,你已经赢了,我能告诉你的只有一件事。”



我看着金万堂,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做了一个特殊的手势。



这个手势和我之前看到的青年手势很像,我有些纳闷,金万堂继续看着我:“你过往的经历中,应该有好几次,在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些自己都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看着金万堂,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内心有一股巨大的情绪,他讲话那么大喘气,如果是之前我肯定就揍他,但如今我有点下不去手。



金万堂说的对,我梦到过齐羽,也在地下写过一些匪夷所思的数字。我确实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梦到这些。



金万堂说道:“我知道为什么。”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三章 齐羽

我对于那些事情,有自己的一些判断,我觉得在当时,应该有汪家人在我昏迷的时候,测试了我是否对蛇毒敏感。有一段时间,我甚至都怀疑秦岭所有的经历,是不是都有问题。



金万堂有些激动,似乎要讲出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他自己镇定了一下,就说道:“有一天,我记得是一个下雨天,花儿爷来找我,他在我面前模仿了一个人的体态,让我去调查,当年老九门圈里,谁是这样的体态。”



我安静地看着金万堂,他现在的状况不好,如果我打断他的话,去问一些问题,很可能会增加他的疲劳程度,所以我打算先等他说完。



“那个圈子里的人很多都在台湾和美国,大部分都去世了。当年他们出去的时候,都带着古董,子孙逐渐没落之后,这些古董都流到市场上。我因为海外卖家多,大部分都被我买走了。我也因此认识了很多老权贵的下一代,我就在他们中寻找,看他们记忆中,在当年老九门的各种交往之中,有没有见过这种体态的人。”



因为小花开价很高,金万堂其实很快就找到了关键的人,那个妇人大概有七十多岁,看到小花做的那个体态,直接就说了出来。



小花找的这个体态的主人,名字叫做齐羽,是齐家的后人。



关于这个人的资料极其少,金万堂就一直问小花,为什么要找这个人的资料,小花并不告诉他,只是给金万堂比了一个手势,说:“给你足够的预算去查,不管你查出了什么,只要有看到这个手势,你就把资料告诉他。”



那个手势就是刚才他比的那个手势。



金万堂后来逐渐感觉到,在行业里,有很多人在替小花查齐羽的事情,但所有的人都互相不知情,他们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这个手势。



齐羽仅存的线索,都和西沙以及我三叔有关系。西沙之后齐羽的线索极其少,连照片都找不到,就算有照片,也都是侧面,然后金万堂就听到一个八卦,就是齐羽大部分时候非常抗拒拍照。



金万堂在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冒险的同时,也没有闲着,他也有自己的人生,他孜孜不倦地为了小花的奖金努力着,慢慢的,他开始摸索出一个奇怪的雏形。



具体细节证据如果要列举,需要很长时间,这里只讲简单的结论。



金万堂后来发现,齐羽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没有人知道,而且,在某一个时间之后,齐羽所有存在的线索,似乎都有问题。



也就是说,某一个年份之后,所有齐羽还活着的痕迹,似乎都是人为伪造的。



即齐羽大概率死了,但有人不希望世人觉得他死了,就不停地制造他活着的证据。



这里有几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是有人希望局面变得足够复杂,一种可能性是齐羽可能非常厉害,有着极大的威慑力,所以他还活着的信号,可以增加某一方的虚假实力。



金万堂说着说着就看着我,道:“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我查到了一个没头没尾的线索,我发现有一个人高价收购过一个空墓,但不是为了骗人埋雷,而是在里面还原过一个海底古墓。这件事情发生在你小时候,做那个假墓的人,是你的三叔,而你,跟着他去那个墓里玩过。”



我皱起眉头,金万堂继续道:“你可能已经忘记了那件事情,你们当时在那个墓穴里,玩了一个游戏。当时你扮演一个考古队员,名字就叫做齐羽。”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二十四章 孤山路的名侦探

这件事情,我完全没有记忆。当然我和三叔之间的羁绊非常庞杂,他带我去搞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了。我不仅没有这事的记忆,很多其他事情的记忆我也只有一个大概的主题。比如说好多个夏天,抓各种虫子,在我脑海里最终统一成了抓蟋蟀。



我没有打断金万堂,只是安静地看着他,说实话,我已经把自己训练到,对于这样的秘密和线索,仍旧保持一种无所谓的心态。我不敢轻易执着。



他继续说后面的事情。



当时的那个游戏,类似于过家家,大家都假扮成考古队员,就很像现在扮演海贼王里的角色来打斗。因为我的年纪过小,所以几乎没有记忆。



金万堂认为,当时三叔正在尝试还原西沙海底的真实情况,而齐羽这个人,在整个故事里并不重要,所以直接拿了我来凑数。



那一次重演,其实得到了非常重要的线索。因为我全程都参与了,所以我留下了一些零碎的记忆。



而那个重要的线索,恰恰和我扮演的齐羽是有关系的。而所有对于我的那些和齐羽有关的培养,也是从那一次游戏之后开始的。



金万堂的推理过程并不严谨,没有必要重复,我在这里只记录他的结论。



首先,有人希望齐羽还活着,那么培养我去学习齐羽的笔迹,本质上,是不是有人希望以为,齐羽就是我。



但我是一个小孩子,即使笔迹一样,为什么别人要强行以为齐羽就是我?



除非,别人有可能相信这件事情,也就是说,有很多人认为,齐羽可能会变成小孩子?



那么为什么一个人变成小孩子这件事情,会有人相信呢?



考虑到当时他们做的实验,不得不怀疑,除了永生之外,可能当时的他们还有一种欲望,就会恢复青春。



也就是说,是不是当时他们本来有一个荒谬的计划,三叔可能对别人撒了谎,说齐羽吃了太多丹药,返老还童了。然后圆不了这个谎,就开始偷偷训练我,让我身上有齐羽的痕迹,从而让别人觉得我可能就是儿童化的齐羽。



胖子看着我,就说道:“天真,想不到你是江户川柯南,外表看似小孩,其实却是孤山路的名侦探。”



我觉得这个说法很好笑,但此事似乎有一些可能。我问金万堂:“既然如此,齐羽应该已经死了,为什么小花还要找呢?”



“关键是真的齐羽到哪里去了,小花要找的肯定不是你这个替罪羊,那他要找的是真的齐羽,是不是说明,花儿爷认为真的齐羽其实没有死呢?”



那是什么意思?



我有点找不到逻辑,金万堂说道:“我不知道花儿爷最终找到了没有,但有一个问题,我们可以好好思考一下。”



他咳嗽了几声,嘴边有一些血丝。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妙。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继续道:“你三叔要骗的那些个人,是不是相信这件事情?”



“傻子才会信吧。”胖子道。



我觉得不尽然,首先我自己就有一段时间,非常疑惑,为什么我会有一些奇怪的记忆,为什么我的笔迹会和前人一样。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当事人直接讲出来,其实隐隐约约地,还是挺唬人的。



这件事情一直存在金万堂的心里,一直到最近,有一个人来找他,告诉他自己非常擅长奇门遁甲,那个人当时站在金万堂的铺子里,那个体态,让金万堂觉得非常熟悉。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二十五章 后世

毫无疑问,金万堂认为这个人就是齐羽,甚至这个人的年纪也和我二叔相仿。只是缺乏齐羽相貌的资料,所以不好立即判断。

金万堂没有来得及和小花立即汇报这件事情,因为这个齐羽,我们暂且称呼其为齐羽(他找金万堂用的名字是夏温),带来了几件冥器,都极有来历,其中有两把青铜剑,是水坑的极品,金万堂被震住了。

这夏温就和他讲,自己是奇门遁甲的高手,之前给自己起了一个盘,看自己晚年要做什么,那盘就忽然让他来找金万堂。

他生活在马来西亚,和国内已经没有太多往来了,但这盘让他觉得有大事要发生,于是就找来了。他自己也是毫无头绪,就问金万堂的想法,这几把青铜剑就是见面礼,都是打了火漆的,就此送给金万堂。

这人讲的十分诚恳,两个人就开始聊起了奇门遁甲,之后金万堂就让夏温给他起了一盘,算自己的货里,哪一个东西,其实价值被低估了。

夏温起盘挑出了几枚金代真书折二型“天眷通宝”,在一堆烂古币里,硬是找出了七枚,那一枚就是200多万,如果不是这么找,这一麻袋金万堂56块钱一斤就直接卖给潘家园的菜里虫了。

金万堂彻底给折服了,夏温走了之后,他想着夏温那个体态,看着金代真书折二型“天眷通宝”,就陷入了巨大的思想斗争。

一来他知道齐羽事件最后的水极其深,二来,这依靠体态来判断是不是一个人,本来就很微妙,金万堂看着那古币,心态就被影响了,他越回忆,越觉得体态还有一些区别的。他觉得明天他要好好看看,不能武断。要是不是,自己就少了一个财神爷。

第二天他带着夏温去潘家园,按照奇门遁甲的排盘,夏温在东北角一堆假象牙制品里,捡漏了一件象牙佛,虽然也没有那么值钱,但是如今在潘家园能买到这种品相,已经很不容易了。

此时金万堂也知道奇门遁甲有一些事情,是不能算,不可算的。有意无意的,他们两个就聊起了前世的事情。

夏温晚上和金万堂喝酒,就和他说起了,自己不顾祖师爷的劝阻,去奇门了自己的前世,结果发现自己的前世,可能是一个特别有名的明朝风水师,做了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

他一开始还不相信,于是开始调查,越查越觉得准,并且,他忽然意识到,这个前世不是普通人,似乎算到了,会有这一天,自己的转世投胎,会和前世产生连接。

夏温在当时算了一个其实根本不会有答案的盘,本来他以为会是一个糊盘。

他算了,如果他的前世,知道自己会转世,那前世有没有给自己的后世,留什么信息?

结果盘排出来之后,竟然不是一个糊盘,而是一个极其精确的指向。

夏温这就去了,在吉林的一个山体大墓里,他发现了一座空坟,坟里什么都没有,早在明代就被人盗空了。但在墓的幕墙上,在明朝的时候,有人留下了一长段话。

“吾后世到此,应通奇门,吾年岁已尽,有夙愿未了,地下十七尺留有钱财宝物,后世即我取之,其中前因,尽刻于金板之上,当成我千古大计。”

也就是说,他的前世知道自己投胎之后会找到这里,所以留了非常多的财宝和一个计划,要求这个自己的后世,看到这个计划之后,继续履行,务必要完成。

夏温觉得十分神奇,并往下挖去,果然挖出了一块金板,金板上的内容告诉了金万堂之后,金万堂就觉得通体生凉,差点被吓背过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这扣子留的太巧了

TOP

第二十六章 你会对你的来生说什么

有什么样的计划是需要两辈子去执行的。



那块黄金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是用锉刀一笔画一笔画刻下去的。



首先,留下这些的人,根本并不能肯定自己是否有来世,甚至对来世的概念,都抱有怀疑态度,所以他其实有更加精细有效的其他办法,保证他的计划完成。



这一个给来世的礼包,只是一种玩笑。因为此人精通术数,推出来了这么一个结果。于是随手做了一个准备。



这件事情还是因为他在当朝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奇遇,学来的办法。



他的本意用现代的话说就是,如果你有一个敌人足够强,强大到比一个国家还要强大。那么你不得不需要足够的时间,去赢得最后胜利。



这种时间常常要超出人生很长。



而人类极难去做自己看不到结果的事情,如果你需要几个100年,去完成一些事情,最终才能在几千年后完成你的计划。



那么任何一个100年中都有无数的可能性,会让你的计划破产,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不得不去思考人类亘古不变的品质,用以作为你所有计划的基石。



而人类一路过来从来没有变过的品质,就是如恶鬼一样的贪婪。



他就有这么一个敌人,需要很久很久才能被打败,他利用了人性的贪婪做了一个计划,和他对抗,在这块金板被发现的时候,也许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也许他的计划还在进行当中。



而夏温既然到了这里,只要做一件简单的事情,就能知道,计划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



这件事情就是向天下散播一个消息。



天下第二陵的消息。



如果散播消息毫无反应,说明天下第二陵早已经现世,那么说明他的计划已经彻底成功了。



如果天下第二陵并没有现世,那么说明他的计划还在进行当中。



金万堂是知道我的故事的,听到这里,他通体生凉,因为在我的故事里,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夏温明显是在暗示自己是汪藏海的来世。



天下第二陵并没有在我的故事里出现过。



但按照夏温的说法,如果是这样,说明汪藏海的计划还没有关闭。



还有事情正在进行当中。



这种极其复杂的阴谋,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往往代表着以往的推理可能全错。



以往的逻辑可能只是一个表面逻辑,而真实的逻辑,还在隐秘处不停的进行着。



这种恐惧是惊人的,以至于我听到这里,也条件反射的起了冷汗。



但我对于事情完结的推理,并不是浮躁的表面梳理,那是十多年的时间,我穷尽我的脑力,就算是不久前还会拿出来复盘的极度严谨。我坚信我已经完全获得了胜利,在那艰苦卓越的十年的末期,我获得优势的短暂周期中,我没有留下任何一丝给人翻盘的可能性。



除非你和我和我说,我所面对的战场,根本不是正面战场,只是无数战役计划中的一部分,那我服,如果我连谜团都没有看到全部,那我确实不可能感知到汪藏海那狗日的宏伟巨著的全部。



但即使如此,我也在我的战场上全胜了,其他的战役我不准备再打,我已经没有时间和能力,再面对同级别的斗争了。



而且我压根就不相信会有更复杂的阴谋,所以我对于金万堂两三句话就想推翻我的过去,持完全不理会的态度。



我经历过实际的世界,到了这个层面,它无法被推翻。



整件事情里,唯一的我没有解决的问题,就是三叔的死活问题,如果他死了,那整件事情肯定是封闭了,如果他没死,那他在做什么呢?这是一个我的心病。



他有什么理由不和我团聚。



金万堂也不是傻子,他在听完这些话之后,首先意识到的是,这个人说的前世故事,肯定是一个借口,因为过于传奇而没有细节,他只是借了这个由头,打了一个机锋罢了,他要说的,其实就是天下第二陵的事。



但是这人敢说汪藏海的计划没有封闭,这不是一般人敢说的。



那么这个齐羽到底想干什么呢?为什么三叔在推演了西沙之后,就开始把他和我混淆,三叔想要骗谁?让他们以为齐羽没有死?为什么齐羽又要忽然出现,和金万堂说天下第二陵的事情。



聊到这里,金万堂实在忍不住了,他把齐羽出现的消息,直接发给了小花,然后当面就直接问了夏温:“你认识不认识一个叫做齐羽的人?你和他的体态很像。”



夏温毫不惊讶,说道:“啊,我知道他,体态一样是有原因的,其实,他和我一样,都不是真正的人。”



夏温说到这里的时候,看了金万堂一眼,那眼神之妖冶,金万堂冷汗直冒,忽然就觉得这夏温怪异异常,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赶上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