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四十九章 奇门八算

因为卦象的解释非常抽象,并不是像搜索引擎一样直接给你一个可阅读的答案,所以他们得到的结果,其实有很多种可能的解释。



但因为其中抽象的表达和之前我们经历的事情都有关系,所以这个抽象的表达对于夏温可能是抽象,但对于小花来说,非常具体。



卦象的意味非常清楚,它表达了:门里有东西已经出来了,非死非活,大凶。



这个门是什么门,我想过多的猜测都没有必要,我赌一条命应该是青铜门。传说万奴王是从青铜门里出来的,但万奴我们干掉过一只,我觉得也就这么回事。



卦象表达的有东西出来,其实不可以只论实物,卦书上表现成任何东西都有可能,甚至是一段信息,一个秘密,都有可能。这些都符合非死非活的迹象。



我追问了小花,了解了关于这个点的更多细节。



夏温用的所谓的奇门遁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占卜排盘,我现在才知道,他们一直以来说的奇门遁甲,其实是齐家的奇门八算,一种非常特殊的占卜方法。



当年的齐铁嘴经历了所有的事件,隐居山林,悲切之余,就给未来卜了一卦,那一卦,他应该看到了一个可怕的未来。他怀着巨大的震惊,破坏了祖宗的规矩,将自己的所有手艺,传给了非血缘的一个孩子。



在这里已经无法追溯他看到了什么了,但在那一天,齐铁嘴已经把那件事情前前后后全部看清楚。



二月红虽然没有占卜之术,但也预见到了某种可能性,两个人连同解家,制定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中有很大一部分,据说是奇门八算算出来的。



这个计划里精确的指出了天下第二陵是关键。小花认为,从青铜门后出来的“东西”,可能是一个怪物,可能是一段信息,可能是一个秘密,应该会在天下第二陵找到。



否则当年的计划不会指向这个陵墓。而当年的计划里,还有一个非常精确的规定,就是齐家人,红家人和解家人,执行计划的时候,三家人必须全部都到场,这么奇怪的规定,应该也是卦象的所定吧。



小花软禁了夏温,带着齐羽上路了,但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红家人,红家和解家的关系其实非常奇怪,红家老太爷还和小花交好,说起来他们还是平辈,毕竟小花是关门弟子,但往下就几乎没有交流了。



据说红家这一代是一个女孩子,但只有这个信息,其他再无线索。小花把消息传给了红家,对方没有反应,他也就认为,红家应该不想再管这些事情了。



这来龙去脉到了这里我总算是听懂了,只有一个疑问点,金万堂死之前和我做了那个手势,我不知道他是之前就是尸狗吊的成员,还是被夏温蛊惑了,还是说,这个姿势对于他和我的交流来说,更有深意。



但如今这些细节我也不愿意深究,小花的目的很明确,当年八爷占卜,怎么说也算是封建迷信,二爷的担心,也算是非常小概率的事件。但这些事情竟然似乎都应验了,奇门八算当年到底算出了什么,是否完全准确,是巧合还是骗局,我真的十分好奇。



瞎子是进来之后出的问题,细节我让他之后再和我说,便和他商量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小花就道:“我先来和你说说,这个悬崖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五十章 没有退路

小花他们的队伍分成两队,分别从两个方向爬上悬崖,想从天顶的入光口出去。其中一队已经全部死亡了,小花他们也遇到了和那一队相同的情况——队伍中会不知不觉多出一个人来。



他们已经在悬崖上困了一周多了,前三天,他们一直在往上爬,但始终没有到达顶部。按照这个时间来算,绝对已经超出了正常悬崖的高度。他们也试图想回到地面,往下爬了两天的时间。但他们只要尝试往下爬,队伍中就会有人死亡,似乎这座悬崖就是在逼迫他们往上爬到顶端。最后,他们只能停下来。



我问他道:“会不会是某种垂直的鬼打墙?”



他摇头,看着头顶说:“如果是鬼打墙的话,我们会不停地经过相似的岩壁。但我们一路过来,能清晰地看到不同高度岩层的变化,我们并没有原地打转。很明显,这里的悬崖就是那么高。”



“所以,真就是这里特别高,我们还没爬到顶么?”



小花点头,依然看着头顶,头顶现在一片漆黑。



我道:“那么高的话,下面应该看不到阳光。”



“那也得是阳光才行。”小花说道,“我觉得,我们头顶上的光,不是太阳光。”



小花认为,顶部必然是有一个开口通往上面,因为会有天葬的尸体掉下来,但这光就未必是阳光了。



对于黑暗中的人来说,这光就像一个致命的陷阱一样。



“不是太阳,难道是鮟鱇鱼么?”



鮟鱇鱼是一种深海鱼类,脑袋前面长了一个灯,可以在深海中吸引驱光的小鱼,把它们勾引过来进行捕猎。这上面的灯光会不会也是一个怪物用来吸引我们的陷阱呢?



“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只知道,现在要想下去,唯一的办法是跳下去。否则,不是死在往下的路上,就是在这里被困死。”



他默默地看着脚下的黑暗,眼神很冷静,没有丝毫狂热,深渊的邪物面对这样的人也很头疼吧,他绝对不会因为疯魔而跃下去的。



“我觉得这里的龙脉,既然邀请我来,应该不至于在这里就把我困死。”我道。并大概解释了一下我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可不是被邀请的,瞎子也不是。”他叹了口气,靠着山壁说。



“所以也许我可以下去。”



小花看着我,没有接我的话,隔了一会儿,他说道:“我需要休息一会儿,你可以替我做两件事情么?”



我看着他,丝毫看不出他有疲累的样子,尽管我的体感非常敏锐,但也看不出他的真实状态。



我点头,他道:“你帮我追问一下吧,小哥至少要给一点青铜门的线索,这里只有他进去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能说,但我需要这个答案,否则我们太被动了。”



我没有立即答应他,他继续说道:“我的队伍里有问题,帮我把问题找出来。”



“什么问题?”



小花看着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但我就是觉得有问题。”



他递给我一本他们的队伍手册,我还想继续提问,他又对我道:“谢谢你来救我。”



说完,我就看到他几乎一秒钟就睡着了。



他的脸埋在长发里,此时我才看到巨大的疲倦,从他身体里蓬勃地生长出来。



我叹了口气。



这时有手电在下面闪烁,我知道是胖子在招呼我下去,不知道是不是检查尸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突发事件。手电很急,显然希望我快点下去帮他。



小花一个人睡在这里是不行的,我就用手电招呼下面的人上来。很快,一个小个子男人上来了。我和他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忽然觉得很不安,于是我直接又让他下去,招呼了闷油瓶上来。



闷油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花,然后示意我下去,他看着他就行。




最近一直在出差,北京的交通情况太复杂,这三四章都是在比较着急的情况下更新的,导致行文有点问题,大家读起来可能觉得有点混乱,这些问题在出版的时候都会进行修订。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五十一章 打开睡袋

往下走之前,我特地找一下胖子的位置,我不想从任何一个小花的队员边上走过,直直的就朝胖子爬了下去。



爬到胖子边上,胖子问我聊的怎么样,我告诉他小花聊着聊着睡着了,胖子长叹了一声,问我道:“都不容易,有没有easy模式的人生啊?”



我曾经有过,但我也不后悔丢掉它,反正,人生就没有后悔这个选项。就别想了,问他:“堂堂怎么样?”



“确实有变化,你看看他们。”他指了指边上的小花的队员,所有人都如临大敌。然后用手电去照尸体。



他没有全部打开,我确实也没有做好准备看金万堂现在的样子,但我看到了尸体的手露了出来,严重脱水,已经干瘪了。



我先去看指甲是不是长长了,但胖子摇头,他握住金万堂已经干枯的手,我发现他的手的一些地方,竟然还有一些肌肉跳动,这些跳动非常奇怪,就像血管里有虫子在动一样。



如果是刚死的尸体,会有这种电反射,但这具尸体已经快成干尸了,细胞应该死的差不多了,为什么还有肌肉能跳动。



“我们得看看脸才行,你能做好准备么?”胖子问我道。



我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胖子直接就拉开睡袋,露出了金万堂的脸。



那一下我整个人的头皮就炸了,金万堂的脸完全脱水,头发都掉落的差不多了,但他的颅骨不知道为什么,变得非常的长,直接拉扯了他的脸部,把他的眼睛拉到了额头的位置。



但他的眼珠还在往下看着,就像俯视我们一样的表情,按道理现在的眼珠应该已经萎缩进眼眶了,但如今仍旧在,而且竟然是发灰绿色的。



太吓人,这种脸皮被硬拉牵动五官,我就没见过。



我被冲击的头晕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边上一个小花的队员就说:“他已经开始尸变了。”



我看着金万堂的脸,我意识到这可能也是尸狗吊的尸体,但我不太相信老金是尸狗吊,这哥们锦衣玉食,绝对不会吃死人肉的。



老金啊老金,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你也有秘密么?还是你被人害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说话的人。



“小三爷,我叫金星伞。”对方立即点头哈腰,是个会来事的人。



“朝鲜族?”



“对。”



我看着他的眼睛:“如果不处理这具尸体会发生什么?”



金星伞犹豫了一下,看了一下其他人,我对他道:“怎么,这种时候还要搞神秘主义?”



他道:“头会变的更长,皮从上嘴唇撕开,会露出另外一张脸。”



“什么意思?”



“小三爷,这里每一具尸体都不一样,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它尸变的进程脸皮肯定会被撕到上面去,从上嘴唇其实可以把皮掀起来,露出整张没有皮的脸。很多整容手术就是这么干的。然后它就会活过来。”



“有什么办法?”



“人死不能复生,丢下去吧。”



我看着金万堂,其实已经认不出来了,让胖子把睡袋合起来,我的手指在发抖,我不是一个对于这种事情不能杀伐决断的人,但老金的尸体丢下去了,他是不是就会被永远困在这里?



我知道自己是一种臆想,但我在草原上看到的那一幕,久久不能挥去。



“还有多久?”



“应该还有几天时间。”他道。



我松了口气,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在胖子的身后,闷油瓶正在闭目养神。



我楞了一下,我操,闷油瓶不是在上面看着小花么?看闷油瓶的神态,似乎他从来没有移动过。



“小哥?”我叫了一声,他睁眼看着我,眼神中是一种询问。



我想了想,冷汗狂冒,心说糟糕了,立即往上爬去。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五十二章 开枪

走了几步,我皱眉了一下,我用极快的速度,问了自己一个问题。



虽然刚才的速度很快,但我会不会认错闷油瓶?



我对于我的反应速度是绝对有信心的,这么多年了,我对于异常情况有着野兽一样的直觉。但刚才我对上来的那个闷油瓶,熟悉地完全没有察觉出任何的异常。



胖子和下面的闷油瓶跟了上来,我转头看了看胖子,其实我是在看闷油瓶。



从之前的笔记中,我知道如果有什么东西混了进来,我们队伍里的人是感觉不到的。那个蒙古女孩发现异常是因为她有画素描的习惯,她是从逻辑分析分析出问题的。



这说明进来的蜂人一定有某种迷惑人的情况,蜂人这种现象玄之又玄,说实话就在几分钟之前,我都不太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但如今不仅似乎发生了,而且这一次还出现了新的情况。



我盯着下面的闷油瓶,立即发现不对,因为这个下面的闷油瓶并不和我对视。



我叫了他一声:“小哥?”



他再次看向我,我看到他的眼神非常淡然,但我意识到这不是他。



这种意识根本无法解释,这个张起灵,我觉得他几乎就和真的一模一样,他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我就是立即知道,这人不是。



不仅是我,胖子也立即就察觉到了,他看了我一眼,也回头看着闷油瓶。



这个闷油瓶没有问我们怎么了,只是也看着我们。



我对他道:“你们只能模仿到这种程度么?”



他没有回答,这是正确的反应,我觉得这里的某种力量并不能读取我们的大脑来学习如何欺骗我们,如果假装闷油瓶,所以它应该是让我们的大脑对于异样感产生免疫,让我们对于谎言极度不敏感。对方无论说什么,我们的大脑都会自动相信。



所以也许这个闷油瓶的所有举动其实都不正常,但我们看上去都认为是正常的。



其实我也确实没有觉得这个闷油瓶是假的,我觉得他完全就是真的,我只是觉得他不是他。



那几乎就是一种直觉,越过我大脑里理性的部分,直接得出了答案。



我们对视了一会儿,他开口回答我:“什么意——”话音未落,我直接抬手开枪,一个点射。



子弹擦过胖子的耳边,后面的闷油瓶一下躲过,整个闪入了一块岩石后面。



我直接一手抓着攀登绳,一下越过胖子,凌空荡了过去,手电一照,岩石后面一个人都没有,完全是空的。



我撞到崖壁上,仔细看了几眼,确实如此,不由皱起眉头再蹬腿荡回到原地,胖子就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我摇头:“不见了。”



这人要么摔下去,要么就是进到石头里去了,我速度很快,他绝对不可能悠闲地爬开。



小花的人全部都拿起了枪指着我,我没有理会,让胖子背上金万堂和石头,就往刚才我和小花聊的方向爬去。



金星伞还在问:“小三爷,你们怎么内讧了?”



胖子也问:“你动手也太快了,我还在犹豫你就开枪了,那小哥是假的?”



“假的。”我说道,爬到上面,我就发现小花,闷油瓶,都已经不在那个位置了。



还在出差中,飞机又延误了,急匆匆更新了一章,抱歉。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五十三章 大脑防御

我看着空荡荡的崖壁,有一些瘟火,但好在我见过市面,马上就恢复了冷静。

小花队伍跟上来的人都积在我们身后,我挥手让他们下去,对他们道:“没事,应该是去执行计划了?”

“什么计划?”金星伞问道。

我心说我怎么知道,随口就来是为了稳定一下军心,但我也知道不好好骗人,是达不成效果的,就道:“想出去就别问,这儿的石头,能听懂人话。”

这句话也是瞎说的,金星伞他们面面相觑,小花的人也不是白痴,半信半疑,但无奈我的名气太大了,等我回头逼视金星伞,他就不敢再问。

我用手电盘了一下刚才小花所在的崖壁,那块青铜也被带走了,我稍微安心了一点,这说明他们是主动离开的,至少他们离开的瞬间,闷油瓶是有时间带上那块青铜的,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要没有被天授,这两个人在一起,应该是对方倒霉。只不过他们没有合作过,不知道会是什么局面。

我仔细上上下下检查,没有看到四周他们的身影,和胖子也爬上去到处找了一下,同样什么都没有。

我回忆了一下,从刚才小花睡着到我下来看胖子,总共不超过10分钟,接着我就发现不对劲开枪了,只有又爬回到这里。

攀爬在这个地方,十分钟走不了多远,怎么样应该都可以被手电照到。除非他们也跳下去了,或者他们也被石头给吃了。

跳下去我们肯定会感觉到的,那就是被石头吃了?

我招呼所有人回到下面,此时我才看明白这里的设置,这应该是小花精心设计的一个垂直营地,没有用繁复的悬挂床和帐篷了,所有人都是找了一块岩石的突起,在上面休息,石头缝隙里塞满了安全扣,零食的包装纸和便携登山灯——这种灯的尾巴上就是一个安全扣,所以可以随意插入岩石的缝隙,就变成路灯了。

然后在区域之中,挂着很多的包,里面都是青铜,都是从那个张家的自杀庙那儿取的青铜。

这些青铜应该形成了一个磁场,在保护这块区域里的所有人。

金星伞就问我:“小三爷,接下来怎么办,你的计划里,我们做什么?”

我让他别说话,我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脑子里快速在计算。

说实话,我的思维方式非常简单,因为这里发生的事情太奇怪了,竟然会忽然从悬崖的黑暗中,生出一个人来,这个人还会让我们觉得,他一直以来就和我们在一起。

从刚才发生的事情来看,他甚至可以是任何样貌的,甚至和我们其中一个人一样。

我的第一个要确定的就是,我的敌人是谁?

这个蜂人如果是幻觉,那我的敌人就是我自己,有力量影响了我的大脑神经,我要靠自己去克服,这个蜂人如果真是一个人,我真是得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但如果是人就应该能打死吧。

“你们是怎么知道蜂人的事情的?”我问金星伞,有一些细节需要核实,他楞了一下:“什么蜂人?”

“我们刚出现的事情,不是你们直接开火,不让我们靠近么?还有人冒充了我,是哪个人?你们开火不是因为蜂人的事么?”我看着他们一群人。

金星伞迷惑的看着我,显然不知道蜂人是什么,我只好解释:“你们没有经历队伍中忽然多出来一个人么?你们都觉得认识,但其实这人是在悬崖上忽然混到队伍里的,没有任何来历,凭空出现的?”

金星伞仍旧非常疑惑,我继续道:“我和花儿爷对了微积分的题目之后,才互相相认,你记得么?”

金星伞点头,说道:“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花儿爷交代的,我们不知道逻辑,只是照做而已。我们不知道什么蜂人,不过花儿爷说,我们必须有两套身份,这里的奇怪现象才不会发生,其实我们不知道是什么现象。”

“所以是花儿爷告诉你们,这里会有奇怪的现象发生,让你们这么做?”

金星伞点头,“我们每一个人有两个身份,一个是自己的身份,一个是我们虚构的身份,就用了日常生活里江湖上的名人。比如说这哥们就是小三爷你。”

他指了指队伍中的一个人,那人和我打过招呼,点头了一下。

我品了一下,小花的这种办法叫做信息阻断。

我就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所有人的那个第二个名人名字,是小花给你们取的,对么?”

金星伞点头,我看了看胖子,胖子脑子也非常快,对我眨眼他也明白了。

小花取名字的时候,肯定暗藏了逻辑,这个逻辑只有他知道,而且会非常细小,只要这里的力量没有办法读取他的大脑,这个逻辑就不会被人知道。


小花教过我这个思维防御的试验,是用来对抗幻觉的,这个逻辑下的名人名字,会有一个数量限制。

那么,如果有东西混进来了,进来的东西也需要两个身份,那么他也必须起一个名人外号。

假设外号的第一层逻辑是:所有12个欠我钱的人。

他一共就借了12个人钱,那他已经把所有欠钱的人的名字都用完了,那个怪人要混进来,他就必须生造一个人,而且他还得让小花认为,对方欠自己钱。

这勉强可以完成,如果怪人有一种能力,可以让我们对他的话不起疑心。

但小花内心设置的逻辑会非常复杂,不止一层,比如说第二层:欠我钱,并且和我在2007年之前认识的,且在2012,2013年一起去过杭州,在2015,2016年还过一部分钱的人。

第三层,这些人的年纪差按照从小到大排列,然后后面的人减去前面人的年纪得出的数字,符合一个冷门的有限数学数列。

第四层,。。。。。。

当这个怪人要让小花觉得自己就是随队而来的,必然就要设计一个极端详细的谎言,每一层逻辑封锁,都有这一层特殊的封锁方向,小花的幻觉制造者需要博览群书,文理双修。

比如说第三层,有一种特殊的数列,你没法在中间再插一个数字,你能往前放多一个,或往后放多一个。

但因为数列有自己的逻辑,所以你往前放一个,数字会特别小,你没法说你自己是三岁吧,所以你只能往后放一个,但后面的数字又会非常大,你可能就只能承认自己是200多岁。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讲明白,总之,通过心理陷阱,是可以把很多的幻觉恐怖片桥段搞破产的。

数学可以毁灭戏剧桥段。

而小花的脑子可以很快的设计一堆这种东西。

所以,当有了这样复杂的设计之后,他们在这里,没有遇到蜂人。

蜂人没法来,每次临睡前大家报一下自己第二名人身份的年纪,一定有一个傻逼报的年纪,不符合数列,小花也许不会觉得奇怪,但他会意识到这个人不符合数列,他就会怀疑自己为什么没有把这个人放到数列里?

只要他一开始这么思考,那怪人就跑不了,且如果对方真的那么厉害,能够报出符合数列的年龄,那不是3岁,就是200岁,也是立即暴露。

我们此时都能判断对方没有能力可以直接让我们糊涂到忘记自己的计划,那小花的这种思维陷阱,就绝对是一种巨大的威慑。

但现在小花失踪了,我看着他们一群伙计,内心感觉,人数其实从刚才开始,应该已经不对了。

蜂人已经出现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五十四章 一个谜题

我的目光扫过没一个人的脸,他们长的都很不起眼。没有小花的逻辑,我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发觉是否多了一个。

金星伞还是那么殷切的看着我,我轻声问他:“你们出发之前有没有合影?”

金星伞拿出手机给我看,我看到他们确实是有合影,但队伍人数太多了,人头密密麻麻,其实这些人现在经过风吹日晒都变了,我让金星伞标出每个人在合影上哪个位置。

他去干这个和手下沟通,胖子就蹲到我边上,看着我的烟,我弹出一根给他,他点着抽了起来,把烟吐向虚空:“胖爷我要是被人换了,天真你也能直接认出来?”

我没有接他话,只是拍了拍他。他继续道:“这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蜂人的目的是什么?这东西是个鬼,还是什么恶灵?”

“胖子,不能天然的把刚才出现的小哥当成是蜂人。”我说道:“那个蒙古妹妹在笔记里写的事情,和刚才发生的事情不一样。”

“你是说,刚才那假小哥,不是个蜂人?”

我不能肯定,这是一种直觉,我觉得这里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看着面前的虚空,黑暗中似乎有什么力量,让我越发觉得浑身发冷。

金星伞把照片标好了递给我,我一一对应了人脸和照片的关系,就明白这没用,每个人都标识了自己,但照片和人的对应没有那么绝对,这里的队伍人数只是合影中的一部分,如果有蜂人找一个和自己相貌相对相似的,标记出来,我也很难识破。

我又了问了一些基础问题,比如说队伍一共是多少人,他们都探出了手臂,手臂上写着13,显然小花的措施非常全面,我稍微放心了一点。

再次看了看上方,并没有人回来的迹象,金星伞就给了我一个手台,他们队伍每个人都有一个。

我问道:“怎么刚才不拿出来。”

队伍里所有的人的表情都发生了变化。

“你用一下就知道了。”金星伞说道。

我打开手台,开始呼叫小花。

所有人都看着我,这片悬崖一下很安静。

呼叫了几次,没有反应。

我看着金星伞,希望他有什么解释,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害怕,这个时候,手台里传来回音。

“我是乌尔梅,你们在哪儿呢?”是一个带口音的女人的声音。

我楞了一下,乌尔梅是谁?用手台问道:“小花?”

“我是乌尔梅队,需要归队,你们在哪儿,给我们一个手电光。”对讲机里再次传来声音。

我回头看了看金星伞,他木讷的看着手台,不做解释。

“这里黑的,我真觉得我跳下去能漂起来。”手台对面忽然说道。

“不用管这个声音。”金星伞说道:“这是之前我们和其他队伍沟通的信号,它一直在这里循环。你直接呼叫花儿爷,声音可以叠加。”

我纳闷的看着金星伞,他身后一个带厚厚眼镜的人说道:“这里的悬崖,好像把无线电信号都困住了,这些信号在这里一直循环。”

“你认真的?”我问。

手台里又传来了一声奇怪的声音,还是那个女的:“我们队伍里多了一个人,金星伞收到么,莫名其妙。说是你派进来的,他当时在乌兰巴托是跟着你进队伍的,叫邓朴景,是这样么?我核实一下。”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五十五章 啪啪啪啪

有这么一个声音在,我很难呼唤小花。

等最后一句声音说完,手台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我才喊了一句小花。

没有回音,但乌尔梅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金星伞,为什么不回复我?你们在干什么?”

我问金星伞:“当时你没有回复么?”

“我回复了。”金星伞说道:“但那边听不到我说话。好像我的信号被单向屏蔽了。”

胖子吐了一口烟圈出来,开始对黑暗中大喊:“塞班!在哪?”

我按住他,这个时候手台在我手里转动了一下,同时对方又说了一句话:“金星伞,别那么小家子气,回答我。”然后停顿了一下,我就听到手台的背景音里,传来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那个声音听上去就像是虫子在不停的开合自己的嘴发出的打板声。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此时乌尔梅的手台按钮应该是没有松开的,所以所有的声音我们都能听到,接着乌尔梅说了一句话——这句话明显是对着他队伍里的其他人说的——“你别急,不是我不相信你,你偷偷进到队伍里,连通报都没有,我肯定要核实,金星伞这么做事,我绝对不认同。”

接着,又传来一阵:“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

乌尔梅又说:“那一天我画了素描了,你不在素描里,那天你肯定不在,你不是那天入队的,你别扯。”

接着,又是一串啪啪啪啪啪的声音。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胖子说:“这个啪啪啪啪的声音,是一种嘲讽么?”

我摇头,背景音里我听不到有人和乌尔梅对话,但是啪啪啪啪啪的声音非常清楚。

但啪啪啪啪的声音并不是说听上去就是在离乌尔梅身边,而是也有一点距离。

如果有一点距离的啪啪啪啪的声音能被手台收进去,那和乌尔梅对话那人的声音,也应该能被听到。

但手台里只有乌尔梅一个人在说话。这很奇怪。

而且,这啪啪啪啪的声音是什么?

金星伞在边上说道:“我们听了很多遍了,接下来的对话会很让人不悦,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而且听这些没用,如果你们没那么好奇,最好就别听了。”

我没有理会,继续听着,就听到乌尔梅又说了一句:“这儿真黑啊,如果从这儿跳下去,就会一直往下掉,永远不会到底,那等于是漂了起来。我不知道怎么了,我就很想在这坨黑上面漂起来。”

接着是一串比较慢的啪啪啪啪声。

乌尔梅继续说道:“悬挂么?别人会把我当成傻子吧。”

又是一串啪啪啪啪声。

乌尔梅说道:“别扯了,等金星伞联系上了,核实你的身份,你最好好好解释,你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目的是什么。”

她的话和啪啪啪啪的声音,竟然频次可以对应上,好像在说话一样。

我听到这里,转头对胖子说道:“这啪啪啪的声音,似乎是在接乌尔梅的话?这是蜂人——在说话?”

“这是对话?”

我点头,从两边来回的频率来看,绝对是对话,但那蜂人绝对不是人,它发出的是奇怪的声音,离奇的是,乌尔梅能听懂,竟然还能一来一回。

这有点像精神病患者的情况。

你说一句话过去,他听到的是另外一句话,大脑出现了问题之后,他无法把听到的声波翻译成正确的意思。但是大脑有强行自洽的能力,所以大脑就强行编撰了一段信息,同时强迫其认为合理。

所以你无论说什么,精神病人听到的完全是合理的其他意思。

所以在正常人看来,精神分裂就是行为完全失常,但是在病人自己看来,自己完全正常。

乌尔梅在对讲机里的表现,就极度像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

我没有想到会是这种逻辑,背脊有点发凉。

接着,手台里发生的事情,让我的冷汗全部冒了出来。

这样的对话又持续了四五句,乌尔梅说话的语句中,忽然开始掺杂一种牙齿磕碰的声音。

“今晚不爬了,金星伞你不回复,我们就在——咯咯咯咯咯咯——测试一下湿度,我觉得湿度不是——咯咯咯咯。”

很明显,这是乌尔梅讲话的过程中,忽然出现了不停磕碰牙齿的声音。但是她自己似乎不知道。

我脸色苍白的听着,后脑勺听的发紧,我开始预感到事情朝一个极度离奇的方向发展。

后面应该是隔了有半个小时时间,乌尔梅再次呼叫金星伞,这一次是常规呼叫。

但我慢慢的听着,就发现乌尔梅的话语中,磕碰牙齿的声音越来越多,而正常的讲话,越来越少。

而那个啪啪啪啪啪声还在,似乎一直在她身边,偶尔搭话。

这样的常规呼叫持续了起码十几次,胖子和我聚精会神的听着,而其他人应该听过了,所以都开始休息,他们都脸色惨白,显然后面的发展给他们有过冲击。

常规呼叫说的话几乎都一样。但是我越听越觉得毛骨悚然。

因为每一次,乌尔梅正常的声音就会越少,磕碰牙齿的声音越来越多。

到了第十三次常规呼叫,手台声音响起的时候,我几乎只能听到了牙齿磕碰的声音。

咯咯咯咯咯咯。

乌尔梅再也没有发出任何一句完整的句子。如果我在现场的话,我会看到她开着对讲机,不停的磕碰牙齿,以为自己在说话。

在这些咯咯咯中,只有少数一些间隙,能听到零星的其他音符,都类似于漂这个字的发音,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那声音在黑暗中,听上去极度的匪夷所思。

胖子的烟在手指上烧到了手指,烟头直接落入黑暗中。

“同化了。”胖子看着我。

我捏了捏鼻子,陷入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

首先是乌尔梅身上发生的一切,就好像她被这里黑暗中的什么东西,一点一点蚕食了一样,她显然完全没有发觉。

其次,是我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五十六章 金星伞

我呆呆的看着黑暗,金星伞还在我边上候着,我不用看他的脸,我就知道他仍旧在看着我。

那一刻我的心中,有很多之前稍微有点疑惑的点,都有了答案。

金星伞把对讲机给我,让我呼叫小花,如果他是一个善意的举动,那么他这个行为所表明的意思就是,对讲机是可以双向通讯的。

那为什么乌尔梅在呼叫金星伞的时候,对讲机似乎故障了一样,只有乌尔梅自己的声音。

细节解释,可以这么来讲这个故事,就是乌尔梅呼叫的时候,手台是单向的,他们怎么回答,乌尔梅都听不见,但这个故障并没有发生在金星伞的队伍身上。

如果不是金星伞一直在我身边,一直在注意我,我大概也会这么思考问题,但他此事盯我盯的太紧了,我觉得这有点不太正常。

我如果用恶意去揣测金星伞,我最顺畅的推理就是乌尔梅在呼叫的时候,他故意没有回复。我看很多人身上都有手台,队伍中能回复乌尔梅的,肯定不止金星伞一个人,那金星伞不回应,其他人应该也有能回应的。

为什么没有人回应,而且小花为什么没有强制金星伞回应。

我在此时此刻,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金星伞在这个队伍中的威信似乎非常的高。如果整只队伍都没有回应乌尔梅,那么一定有一个强权人物,让所有人都闭嘴了。

如果不是金星伞给我的奇怪感觉,我一定会思考这个人是小花,从而去思考小花为什么没有下令没有回应金星伞。

但如今的情况,我大体觉得竟然不是小花。

到现在为止,没有其他人主动和我说话,几乎所有人都是在金星伞的身后。整只队伍和我沟通的代表就是他。但这哥们到底是什么来路,我也不清楚。

我们刚出现的时候,小花所表现出来的感觉,就有一种和队伍的疏离感,而金星伞却表现出了和队伍之间极强的粘合度和控制力。

我忽然觉得,金星伞才是这只队伍中,权力最大的那个人。

也就是说,从我和小花汇合之后开始,整只队伍的情况就和我想的不一样,小花的处境可能是在一个非常不利的情况,他已经被夺权了?

这是一种可能性,另外一种可能性,是金星伞知道手台无法呼叫小花,他给我手台让我呼叫,只是想让我听到这段信号。但这个选项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他可以直接让我听,没有必要假装让我呼叫小花。

其中的真实情况现在还不明确,但现在金星伞在我边上一直注意着我,我开始觉得极其的不自在。刚才小花在上面,没有和我说这些信息,难道金星伞有办法监听他和我的对话?

还是说我多想了?

“小三爷?”

就在我在琢磨接下来我应该怎么应对的时候,他又开始来和我说话:“这接下来怎么办?”

我看着他,如果这队伍是我说的这个情况,那他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客气。

我换位思考了一下,我知道是因为闷油瓶。

虽然他们有十几个人,但小花加上我胖子和闷油瓶四个人,特别是闷油瓶的出现,其实已经打破了平衡。这小子在我们靠近的时候,直接对我们进行了发难。但是子弹没有把我们打死,而且我们还摸了上来。

我们三个人在江湖上的名气极其大,我不知道金星伞是用什么控制队伍的,但我们三个出现之后,显然他不好直接命令手下人和我们开战。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五十七章 蜂人

我越过金星伞看他身后的人,这些伙计的神情都很奇怪,他们的眼神都期待的看着我,但却不敢越过金星伞的雷池一步。

这感觉太怪了,我算是读人的高手,他们的体态显然十分害怕金星伞又依赖他,同时似乎在期待我做点什么。

“我要做个实验。”我对金星伞说,同时关掉对讲机,同时努力不和他对视,因为我的眼神现在应该非常的阴冷,我担心打草惊蛇。“现在花儿爷不在队伍里,他的保险措施已经失效了,那么这儿的奇怪的事情,随时有可能会发生。”

金星伞点头,态度十分的谦卑,我道:“花儿爷的措施是为了防止这个队伍会像乌尔梅队伍一样忽然出现一个陌生人,乌尔梅把这个人叫做蜂人,她认为这是这座悬崖上幻生出来的怪物。花儿爷的打算应该是不理这种奇怪的现象,快速从上面的天洞中爬出去,但我的性格不一样。”

我说着对胖子做了一个手势,那是一个暗号,代表着我认为环境和周围的人有问题,需要威慑。

胖子扯出雷管带子,挂在自己脖子上,直接从我头顶爬道队伍的上方,然后把引信绑在安全扣上,只要他往下一坠,就会立即爆炸。“小三爷的做派都是比较危险的,但你们在这里困了那么久,应该快疯了,应该相信小三爷的运气,胖爷我来托底。”

胖子的行为没有逻辑,我一直要求他做戏的时候稍微有点信念,他每次都不听,但好在他的威慑会非常有效,我看着雷管觉得自己都被威慑到了。

金星伞啧了一下,我一下发现他眼神阴了一下,但随机恢复了正常,我就有点确认了之前的判断,我眯起眼睛看着他说道:“我要抓一个蜂人。”

金星伞立即道:“两位爷,千万别,这里人都不是行内的亡命徒,都是花儿爷找来的专家,家里都有孩子老人要照顾,不兴这么冒险,而且他们没有您们的经验,打不了配合。”

说着他就要上去拽胖子,胖子一指他:“别乱来,你拽我可要拽出事来,先闭嘴,都听小三爷说话,还惯着你们了。”

我看到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我一下就确定了,他们绝对知道蜂人这件事!这里的人一直装糊涂。

金星伞陪笑说:“小三爷,你别开玩笑了,这不是你们吴家的盘口大家都有默契,你这是拿所有人的性命开玩笑!”

我看着他:“你是不赞同?”

“所有人都不会赞同的,我们不会配合你的。”

我看着金星伞,没有其他人说话,都是金星伞一个人在说话,而且他毫不担心有不同意见。

这只队伍被他控制的非常死。

到底是这么回事,小花的魅力绝对不会在统治力这种事情上出纰漏,这人是怎么上位的?

“你们就让金星伞这么替你们说话?就没有不同意见?”我看着他身后的人。

金星伞就回头看了他自己的队伍一眼,那一刻,我看到了所有人的体态都好像筛糠一样的起了鸡皮疙瘩。

那是恐惧。

没有人敢说话,金星伞转头看着我,仍旧是非常客气的表情,说道:“大家都怕死了,小三爷,大家叫你一声小三爷是觉得你有机会带我们出去,你现在是蛮干,而且蜂人这种东西,您不觉得是胡扯么?”

我迷惑的看着所有人,这个时候对峙感已经掩饰不住了,金星伞已经明确表达出了一种气息:如果不符合我的想法,这些人都不会听你的。

我重新打开对讲机,对讲机里再次发出了奇怪的各种牙齿磕碰的声音。

“你怎么解释这个?”

“我觉得这里太黑了,她精神分裂了。”

我看着金星伞的表情,评估这个人的肌肉含量,这队伍中绝对有一半的人比他强壮,且都是男性,事实上强壮给男性的信心超出一般人的认知,这哥们是靠什么让其他人那么害怕他?

这太不正常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有了一个灵感,又是之前那种奇异的灵光一闪。

我摸出一根烟来点上,看着金星伞,问他道:“你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小三爷,不是我忤逆你,我们所有人都不会赞同你铤而走险。”他毫不犹豫的说道。

我在他说话的时候,把烟放到他的嘴巴前,我就看到他说话的时候,香烟的烟线非常规律的一下一下被口气吹动,奇怪的是,烟线的波动是完全平均的。

他说话的句子抑扬顿挫,很有节奏感,吐出的口气吹动烟,波动应该跟随节奏,动烟应该是不规则的。

但我看到烟竟然是平均波动,就好像他每一个字之间的频率都是一样的,而且速度很快。

我看着烟线波动,看着他的嘴形,两者完全无法对起来。

在那一刻我的冷汗就下来了。

他不是在说话。

实际上,金星伞发出的声音不是完整的句子,而是那极度诡异的:啪啪啪啪啪啪。

他是蜂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五十九章 蜂人2

金星伞对我把烟递过去的举动表示不解,我手指转动,烟嘴在我手指间打了个转,变成了递烟交际的动作。

他把烟接过去,以为我服软了,就说道:“还是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之前一直没有蜂人出现在他们队伍里,不是小花的措施起作用了,而是蜂人早就混进来了。

小花难道没有考虑到这种可能性么,不可能,王盟都不会犯这种错误,那到底小花是怎么想的?

金星伞聚精会神的看着我,但在我眼里,它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这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但肯定不是人。

“还是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它根本没有说出这句话,它其实发出的是啪啪啪的声音,但为什么我听上去是完全有逻辑的对话?这分明只能是一种可能性——我被什么东西魇住了,我自己的大脑在编撰两个人的对话,是我的大脑自己听着他啪啪啪的声音,把他发出的声音合理化的。

我其实在和自己对话。

那么它到底长什么样子,是不是也一定不是现在这个长相。

是不是,真相其实是一个奇怪的怪物在我面前,那怪物完全不似人的样子,只能发出啪啪啪啪啪的口器震动声,但我却和它称兄道弟,什么都无法察觉。

再看金星伞身后的人,我的冷汗就一直冒,我看他们恐怖的表情,心说难不成他们看出来的情况不是我看到的这样,也许,他们能看到那个怪物?所以才会吓成那样。

所以他们看到的一直是一个怪物在和我说话?

他们的眼神中确实有某种期待,是期待什么,是不是期待我能识破这一切。但他们为什么不提醒我呢?提醒我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心念如电,但脑子却不是一下子能理清的,脑子里走马灯一样的闪过各种想法。

普通人不管什么原因被恐吓都可以理解,但小花不会,为什么小花也没有第一时间暗示我这个事情。小花会因为什么事情被人拿捏?他设计了完美的计划,难道在计划执行之前,没有排查过么?

如果他排查过,却故意没有排查出来,还要陪着蜂人继续演——为什么?

难道——瞎子是在金星伞手里?

我内心再叹气,意识到这绝对有可能,刚才为了避嫌,小花聊都不和我聊瞎子的事。

那真的有点麻烦,我也无法轻举妄动。

我甚至有一种幻想,是不是有什么我看不见的东西,就绕在我的脖子上,只要我一被提醒,我就会死?还是说他们所有人身上有什么东西和这个蜂人连在一起了,他们一提醒我,他们就要死?

我得看到真相,否则我什么都做不了。我也得了解事情的始末,否则我可能帮不了小花。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胖子也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但是我看胖子的表情,我觉得胖子一定感觉到了气氛不对,但他弄不明白。

这种事情,也只有指望我了。

我不动声色的做了几个动作很小的手势,告诉胖子,金星伞不是人,这种手势语言最多也只能传递到这个份上了。

接着我盯着金星伞,心想我到底应该这么样才能搞清楚你是怎么影响我脑子的,是视觉,是听觉?

忽然我就想起了一件事情。


我进到这里来之后就开始忘记我之前余光能看到东西这件事情,但是在这一刻,我忽然想起了之前余光可以看到东西的情况。

虽然没有由头,但我忽然就觉得,这事在这里也许要试一下。

我看了看胖子背包,里面放着青铜,我不知道这灵光一闪,是不是又是某种天启。

接着我深吸了一口气,用余光缓缓的瞟向了金星伞一眼。

那几秒钟就算是我这样的人都心跳加速,慢慢的,金星伞模糊的轮廓开始出现,我一看了个大概,脑子就嗡了一声。

首先是这里的光线,在余光下特别的暗,和我现在看到的情况不一样,我必须要强调,特别的昏暗。

本来在悬崖上已经非常昏暗了,但事实余光看出来的世界,光线更弱。黑色的压抑感极度浓郁,其实基本上属于看不清的状态。

我就看到金星伞在朦胧的余光中用一个奇怪的姿势坐着,脸特别的长,绝对是长出了正常人的范围,完全就是刚才看到的金万堂的那种尸相。这就是头骨极度生长把脸皮直接拉成了妖怪的样子,而且眼睛非常靠近额头,极其诡异。

这是一具和金万堂一样尸变的尸体,因为头骨的牵扯,眼睛变得非常细长。

“小三爷,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他纳闷起来,因为我的表情肯定很奇怪。

在余光中,我能看到它的下巴皮太紧了,无法张开发声,只能发出啪啪啪啪啪的声音,看上去只是震动,但我听到的却确是人话。

我的余光越过了它,看它身后的人都缩在迷蒙的黑暗里,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其中有一个人,他的手非常简单的做了三个手势。

那有点像紧张手指不自觉的抖动,但我认出了那是尸狗吊的手势,队伍中有尸狗吊的人。

我的手也小心翼翼的做了那个手势,接着,对方非常细微的做了一个让我看上面的动作。

我正面面对金星伞,对他道:“先休整,等一下我们分成两队,愿意和我去抓蜂人的,和我和胖爷一起走。”

“小三爷,分开行动这不合适吧,你这有点挑破离间。”

我假装脖子疼不耐烦,转头,用余光去看我们的头顶。

我竟然发现在余光中,这个悬崖的顶竟然已经可以看到了,我们的营地其实就在这个山顶十几米的下方。

其实我们非常靠近顶部了,根本就不是在半山腰上。但正眼看的时候,头顶是一片绝望的虚空,似乎无穷无尽。

同时我就看到极度昏暗的光线下,悬崖的顶部竟然有一个挂着的青铜炉鼎,有几条生锈的青铜锁链挂着那个炉,看上去年代极度久远,上面的千层锈可以直接断到战汉之前。

这玩意三千年前就挂在这里了。

在青铜炉上方的洞穴顶部,则有很多的凹陷,里面爬满了金星伞一样的奇怪尸体,它们真的像蜜蜂在蜂巢里一样。层层叠叠,但这些尸体已经全部干瘪犹如干尸一样,看样子年代和香炉是同一个时代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掉下来,似乎上面的岩石上有很多钩子,将它们悬空勾住。

我恍然大悟,这是一道尸障,蜂人不仅可以让我们觉得它们是人,也可以让我们觉得它是黑暗。

上面的这些尸体影响了我们的大脑,让我们往上看以为全部都是虚空。

我低头再看那个尸狗吊,他又偷偷做了一个手势,那个手势我不太懂,但我知道,那个香炉里应该有什么蹊跷,所以他们不能轻举妄动。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