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天下霸唱新作《傩神:崔老道和打神鞭》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十三章 辐射范围

我不知道这个用余光看东西的念头,是否也是别人给我的灵感。但我这么做了并没有在这个神龛里看到什么,却在余光中发现我们所在的区域四周有一些不对。



我站起来用余光扫视四周,就看到在黑暗中,非常模糊地聚集了很多更深的黑色。这些黑色无法用余光看到边缘,但我能用余光感知到它们的存在,这些黑色最大的聚集点,是在金万堂尸体的方向。



黑暗中,有东西在觊觎这具尸体。



我想到我之前的奇怪感觉,我觉得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连灵魂都走不出去。



但这些黑色,非常整齐地围绕着我们,确实是以这块青铜为中心的。



我抱起青铜,往前走了几步,我果然就发现,那边的黑色东西,往后退了几步。



我左右都走了,几乎可以肯定,在这块青铜附近大概十米左右的区域,有力量在驱散这些黑色。



但这种力量,似乎远离边上的干尸,就会衰减。



就是我把青铜移动到干尸形成的区域某一边的时候,另一边的力量就会衰减。这些干尸就好像是放大器一样。



我把我的发现说了,三个人靠近在一起,尝试搬着青铜往外走,慢慢地,力量越来越小,而且我搬青铜的时候,青铜几乎没有重量,只有闷油瓶抱着青铜的时候,那种驱散力才能发挥一点,但也只是一个两米多的区域。



也就是说,在干尸的形成的几何区域中心,这块石头的辐射范围可能是10米直径,但如果我们抱着它走,就只有两米不到。



“你看到的黑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胖子问我。



我摇头,我不知道,但那确实是存在的,我不敢肯定这是不是算我能看到天授的能量。



也许只是幻觉,毕竟我们在这样黑色的环境下已经压抑了太久了。



三个人沉默,看着外面的黑暗,即不能前进也不能后退,我内心是知道现在唯一的选择是什么。



“我来试试。”我再次说道。



胖子对我道:“为什么不是我试试?”



“你太重了,你要是被天授了,小哥打晕你,我拖你都拖不回来。”



闷油瓶就更不行了,只有我。



我看着那块青铜,我不知道灵感是不是它给我的,如果是它提示我的,我觉得它是在救我们。



如果不是它给我的,那灵感就是天授给我的,那也许天授也有什么好的一面,我也可以试试。



胖子就对我道:“天真,这其实是唯一的办法,如果这办法不行,我们未来也只有自动出去被天授,以求之后的解脱,总之不能在这里饿死。所以,不如三个人一起。”



这种情况下,三个人有可能变成陌生人,此生再不认识。



按照以往的情况,我是不会同意的,因为我觉得我们有三个人,至少有三次机会,不要一次就用掉。但此时胖子这么说,我很快就点头同意了。



因为我发现一个bug,就是我把石头搬走了,他们两个也死定了,所以,所谓的我试试,只代表我在极度焦虑下,思绪有点混乱。



三个人收拾了一下东西,胖子看了一眼金万堂,把尸体背上。



我感觉这里有东西对这具尸体有兴趣,所以还是把尸体带上。



胖子说道:“老金,咱们继续走,你可得臭的慢点。”



三个人互相再看了一眼,我把青铜给闷油瓶,三个人紧紧地挤在一起,开始走出这个区域。



我用余光看着,我们没有再犹豫和矫情,直接走了出去,一下我就感觉四周的黑暗直接压到我一米外。



一步,两步,三步。



我们走出去六七十米,我们手里的照明设备的照明距离,似乎被死死地压缩了,四周都是黑色的迷雾,但我们没有被天授。至少我觉得没有。



但四周的很多细节都开始消失,我慢慢地就觉得,我们三个人走在了一个纯黑的一维世界里。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三十四章 黑暗更加浓郁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胖子就轻声问我道:“天真,你什么感觉?”



我已经被黑暗搞麻木了,对他道:“我觉得我们就像走在黑洞里一样?你什么感觉?”



“我觉得我是一颗精子。”胖子说道,“正在通往深邃神秘的归宿。”



我觉得好笑,这比喻在如今这个社会不算下流,只是胖子的语气很下流。



说话间,我们已经来到了当时金万堂被压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他的背包,里面有不少食物。胖子全部都带上,拍了拍老金的肩膀表示感谢。我内心难过,老金刚才在这里的时候,内心应该是绝望的,因为那样的场面其实获救的可能性很低,但他最终还是得救了。



结果结局是这样的。



闷油瓶特别小心,在这里休整,确定了那小怪物不在附近,才继续前进。



其实我此时已经很明确,我们的食物没有办法撑过这里,这将是一场极度艰苦的旅行。但是往回走也是必死无疑,我必须在食物耗尽之前,想到补给的办法,水我不担心,但这里应该完全没有食物。



此时前方那个青年处的灯光已经熄灭,这里就只剩下我们手电照出去的极少的光源,四周极度昏暗。



又走了一会儿,我们终于到达了刚才我模糊看到的那个建筑的面前,那是用石头非常粗略地垒成的一面乱石头墙壁,上面有一个门洞。



这面墙非常高,几乎隔断了这条缝隙,往上看不到顶,所以不知道是否把上面封上了。这东西不知道是谁建造的。



门洞并没有门,只是一个洞而已,后面一片漆黑。



“鬼门关么?”胖子说道。



我用余光看了一下门洞里面,感觉里面的黑暗更加浓郁,胖子背着尸体已经累得汗流浃背。我们在门口放下东西,观察了一下。



青年已经不在这里了。这里的石头缝隙都很小,感觉比较安全,我稍微松了一口气。



三个人再休息一会儿,就走进了门洞里,进去之后,我明显感觉到,青铜的能量更小了,四周的黑暗似乎就逼在我的皮肤之外,我们三个人就像感情特别好的小学女生,几乎腻在一起。



门口的黑暗之深,手电照出去,找不到的地方就完全没有细节,一片虚无。我感觉我自己飘起来了,飘在深海里,如果我们身边忽然睁开一只巨大的鱼眼,我也豪不吃惊。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我出现了一种强烈的魔幻感,又产生了类似于深海恐惧的巨大恐惧,浑身的鸡皮疙瘩不停掉。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条路的尽头是什么?”我这样问自己。



那个小东西死了没有,小花他们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在这样的黑暗中,我们非常小心地向前行进,开始了一段盲目的极夜之旅,我每天都在等待发生新的意外,被偷袭,怪物,诡异事件。



但经过了那道门之后,一切归于平静,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



我们的食物越来越少,大概两周之后,背包里的重量几乎减轻了一半。我最害怕的事情,慢慢就变成了:这样的旅途是否永远没有终点。



金万堂很快就出现了强烈的气味,胖子也不愿意放下他,我们用睡袋和防水布把他死死的包住,但我很快就发现,金万堂的腐败快速停止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三十五章 拯救

他开始出现脱水的情况,重量越来越轻。

胖子并没有问我怎么回事,到了后面我们几乎不说话。但我有一个意识,就是这条龙脉里,细菌似乎无法大规模繁殖,所以活物在这里死亡之后,几乎都会变成干尸。

两周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全是垃圾的地方。

这块区域的石头堆里,全部都是骨头,各种垃圾,天铁,缎带,堆成了一座小山。我们脑子已经几乎不转了,很久我也没有明白这里为什么会这样。

一直到休息了几个小时之后,忽然我们的头顶出现了一道光。

那是阳光,我们抬头,就看到在极其高的地方,有一个联通外面的洞。阳光从那个洞里照下来,出现了丁达尔效应。

一道光柱笼罩住了我们三个。

太久没有见过阳光了,我们三个都沉默了,胖子举起手来,深深地跪下。

所谓神迹就是这样的,人什么时候会觉得有神,就是在极度的痛苦之后,忽然被克制的拯救。

那阳光真的太克制了,就是那么一点,但如果不是我内心极度坚定,我可能会立即哭出来。

这道阳光一扫四周的黑暗,我同时也发现了,这块地方,似乎是一个生活区域,有人在这里生活,这些骨头都是吃剩下的东西。在一块平坦的石头上,有一块很小的披着人皮的区域,似乎是一张床。

我们在附近看到了很多已经发黑的血迹,胖子在床边上看到了很多从体内挖出来的子弹和血混在一起。看样子他伤得非常重,但是没死。

这里是齐羽生活的地方,但是他不在这里。

“这些吃的是哪里来的?”胖子就问,他看了看头顶,我觉得他极想出去。

我低头看着地下的骨头,很多都是人的骨头,我拿起一块来,上面有刀的痕迹。这种痕迹几乎在每一块骨头上都有。

“这洞上面,可能是一个天葬台。”我说道,“尸体有时候会滚落下来。”这种刀痕,就是天葬刀割出来的。

这里是一个标志性的区域,我知道小花的思绪,在这种地方肯定会给我们留消息。

我告诉他们,要找小花给我们的提示。我们在四周石头缝隙里细细去找,很快胖子就发现了什么,拉了我一下。

我们三个一直离得非常近,已经成习惯了,我被他拉得移动了位置,从上面直接摔下来一团东西,就砸在我刚才站的地方。

我转头就看到那是一具新鲜的尸体。我们抬头,立即都开始躲避,接着,更多的被切碎的尸体,从天下摔落下来。

这些尸体滚落到四周,我看到尸体一粘在岩石上,就快速脱水了,我立即用余光去看发生了什么。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三十六章 那寸阳光

四周的黑暗笼罩在这些碎尸上。这些黑暗是活的,我知道说出这句话有点可笑,但这些黑暗真的表现出了生命的状态。



它们在吮吸这些尸体。



我看了看头顶,如果上面是天葬台,那么每天都会有尸块掉落,这种尸陀林很少有休息的时候。但似乎是尸体被直接推入洞里,而不是喂给秃鹫。



这种尸陀林是不是一直在供养这里的龙脉?



胖子看了我一眼:“天真,如果错过了这儿,我们之后肯定没吃的了。”



这具尸体是一个中年的妇女,尸块很大,我蹲下来,抚摸自己的脸:“你认真的么?”



“咱们有别的选择么?”



我竟然还真犹豫了一下,这里的黑暗已经把我逼的人不像人,我对着上头就喊:“有人吗?”



那天穹上的光洞非常的高,我的声音回音荡漾,不知道最上面的人能不能听见。



“饿,丢吃的下来!”我大叫,胖子对天开枪。



上面并没有任何反应,我看了一眼闷油瓶,这个高度我们可以跳伞下来,那现在能不能爬上去,出去补给了再下来,而且我真的想全身沐浴一下阳光。



闷油瓶用手电四处去查看攀登的路线,我越看越心凉。



这是无保险措施的徒手攀登路线,往上十几米,就开始出现倒角度,不是专业攀岩者往上爬就是自杀。



但闷油瓶很快发现了岩石缝隙里的保险扣钉。



“小花。”我说道。



小花在这里攀岩过,对的,他那么谨慎,一定会在这里攀岩上去,尝试出去建立前哨站。



问题是他成功了没有?



我见过小花在岩石上的表现,除非有特殊危险,否则应该不会失败。



他甚至不会用这些保险扣,这些是他开路之后,让队友使用的,也就是说,一路上去到那个洞口,应该都有小花安排好的扣子。



我们立即去找自己的标准绳,我看了一眼闷油瓶,把自己的另一端的扣子给他。



他扣在自己的登山腰带上,我和他变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接着胖子连着他。



那青铜只能是他拿着,所以他只能在我们中间,否则应该是他开路。



金万堂的尸体,现在已经非常轻了,胖子给他也扣上安全绳,就拖在最后面,我们开始跟着小花的保险扣攀岩。



我们三个人只能离得非常近,所以很多时候要增加活动安全扣,以保证三个人有足够的支点。三个人几乎不说话,我内心里只有那一寸的光明。



过程非常艰苦,但是累赘叙述没有意思,爬了有五个小时,我们才爬了十分之一。我已经浑身是汗了,往下看什么都看不到,全黑,往上看,我们就看到了上方一个大概六七米外的安全扣上,扣了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是悬挂在那儿的,穿着现代的冲锋衣,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我心里惊了一下,心说千万不要是熟人。



那寸阳光仍旧遥不可及,而且似乎完全没有靠近。我们往上爬去,我用手电照这具尸体的脸。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又是坑。。

TOP

第三十七章 奇怪的情况
三个人拖着金万堂的尸体,去靠近那一具挂着的尸体。这具尸体同样脱水严重,轻飘飘的。靠近没有看到任何粉红的元素,我稍微镇定了点,不过他衣服上有小花公司的logo。



爬到尸体的边上,就看到这是一个干瘪的女尸,应该是一个蒙古族,可能是当地的向导,是脖子上系了绳子吊死在这里的。



胖子看我沉默,也沉默,他估计不想听坏消息,我道:“陌生人,是个女的,是小花队伍里的。”



我往上爬,让他俩也能上来看到。这里的安全扣被尸体占了,我找缝隙做了一个临时的活动扣。



胖子很快路过尸体,就道:“这是自杀啊。”



这大概率是自杀,如果是意外,绳子会在腰上,不会在脖子上。



我内心有一个疑问,发生了什么?但我已经没有力气追问了。三个人沉默了一会儿,闷油瓶搜了一下尸体,找出了一本笔记,手机,手电,弹药和一包高热量压缩饼干。接着,他直接一刀把尸体的绳子砍断。



尸体掉落下去,他把自己的安全扣扣在尸体刚才扣的扣子上。



“信号弹。”他对胖子道,把从尸体上找到信号弹丢给胖子。



胖子道:“不省省么?”



闷油瓶看着上方,他应该已经看到了什么,只是希望我们也能看到。



胖子信号弹打上去,照亮了上方的路,我们就看到上面的洞壁上应该有很多登山扣,隔着几个,这些登山扣就吊着一具尸体,连续有六七具。



我心中涌起特别不详的感觉,这些尸体看上去和刚才那一具一样,都是上吊自杀的。



为什么他们要在攀岩的时候自杀?



等下会发生什么?



但是瞬间我就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那信号弹一直往上打去,然后缓缓落下,我往下看去,看到信号弹一直下落,一直下落,竟然消失在了黑暗里。



胖子道:“天真,我们已经爬了那么高了么?”



我打起一个荧光棒往下丢去,我记忆中我们爬的高度绝对能看到荧光棒落地,但这个荧光棒也完全跌入了黑暗中,完全消失了。



再往上看,那寸阳光仍旧在遥不可及的天外,似乎完全没有靠近过。



“出事了。”我淡淡道,和闷油瓶对视了一眼。



“先检查所有的尸体。”他对我道,我点头。



我们继续往上,很快检查完了所有挂着的尸体,都是小花的队员,但是没有瞎子和小花。



在每次看脸的时候,我的小心脏都经受了一次摧残。



胖子一边念经祭拜,一边掏空他们的口袋,很快,我们在最上面那具尸体的边上,看到了一个悬空的帐篷床。



那床非常专业和结实,我爬上去,床边上还有很多的悬空椅子,可以休息。



三个人各自找了位置,我坐下就觉得腰疼得厉害,胖子找了个椅子立即就睡着了。



这一路真的太累了。



闷油瓶到了我边上,把那笔记本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打开帐篷上自带的灯,看了一眼面前巨大的虚无黑色,就开始看那笔记。他则躺下来开始打盹。气氛非常沉默。



其实不止一本笔记,小花的队员训练的很好,每个人都有笔记本。但这一本女生的笔记更仔细一点。



我翻开来,第一页就是一张小花的素描,边上写着:老板长的真不错。



第二张是瞎子的素描,边上写着:二老板也不错。



我凄苦地笑了一下,都是可爱的人儿,都死在了无人的绝境之中,这一行就是这么残忍。



我花了一个小时,看完了这本笔记,里面详细地记录了小花的队伍经历的事情,看完之后,我对于整件事情,有了一个特别疑惑的认知。
1

评分人数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大坑
  1. ((yc:09))
复制代码

TOP

第三十八章 花夜

姑娘是蒙古国公民,但是生在内蒙古,大概12岁以前在内蒙古受的教育,汉语很好。应该是嫁过去的,因为汉语好就做了领队。



她的体能应该非常好,我看到里面夹的照片,是她还有水分时候的照片,我觉得可以用锁喉技把我的头直接锁下来。



她应聘的时候,小花他们是直接飞到乌兰巴托和她见面,小花很认真的和她长谈了几个小时。



报酬很高,她有很丰富的洞穴探险的经验,蒙古阿尔泰塔奔博格达山里的几个洞穴都是她带人去探的。



在笔记里她一直在惊叹,报酬实在是太高了。她的合同应该是到达黑灯就结束,不知道她为什么最后还跟着小花他们下到那么深。



进入草原之后,大多的篇幅,都是在讲述两个老板,这两个老板体能相当惊人,也因为是这样,我得以大概了解小花的状态。



小花在整个旅程中,非常沉默寡言,这很不正常,因为他其实表面上的状态,非常容易和人相处,很少给人这种阴沉的感觉,而且,小花一直在使用一种中国的占卜工具:奇门遁甲。不知道在找什么。



其二,小花他们的队伍中,有一只分支队伍,一直运着一个铁笼。这个笼子不高,全程用黑布包着,但这个蒙古姑娘知道里面一定有活物,她觉得是一只很大的狗。



二老板一直尝试让大老板放松下来,他们的对话中,一直有一句话:未必当时预测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毕竟没有亲眼看到。



这句话我现在是无法推测什么意思的,但听上去不是特别吉利。



他们到达前世林的时候,其他队伍还未到达,他们目标非常明确,丝毫不犹豫的继续前进。但在前世林前后的几天里,小花一直在指挥自己的人,在草原上打洛阳铲。似乎对于地面之下也非常执着。



这些都是笔记中的细节,未来我需要用它们来拼凑出小花的思绪。



而蒙古姑娘和小花曾经有一次沟通,她问他,到底进入到草原,是要找什么?



小花告诉了她一个模糊的答案:



当年他师父曾经交代过一件事情,师父预言了一种可能性,过了很多年,这件事情都没有发生,本来他以为这件事应该不会发生了,结果,在几周之前,他见到了一个人,这个人的出现意味着,当年他师父预言的可能性确实发生了。



那么,他就必须按照他师父的遗愿,将这件事情处理妥当。所以才来到这里。



小花的师父是二月红,也是九门的核心人物。



二月红预言了一种可能性,是什么的可能性呢?我爷爷对于二爷的记录远少于佛爷,所以我无从判断。



而且,几周前见的那个人,会不会是夏温?



夏温会不会也是一张皮囊,齐羽躲在里面?



还有那个铁笼子?我觉得奇怪,铁笼子里会是什么,难道是齐羽么?



齐羽是小花他们带到这里的么?



为什么用铁笼子装着?他们把齐羽抓了?还是说,铁笼子是空的,到这里来是来抓齐羽回去的?



看样子金万堂当时真的引荐了夏温和小花认识,之后发生的事情,一定出乎我的意料。



我翻动了一页笔记,看到后面一页画着一张素描,画的是小花穿着京剧的衣服,在万国尸宴上跳舞。



他是一个人,身上带着一个奇怪的头冠,那个头冠我从来没有见过。



他的整件戏服应该非常重,但我硬是看不出是那个角色。这应该是一个新的角色,或者是自创的。



其他人都在远处观望。我看到了那个用黑布遮盖的笼子。



这个画面让我觉得很意外,从我之前分析小花的脚印来看,他的体重十分的大,我以为他背着瞎子在跳舞,结果他是带着那么大的一套装备。



这对于探险队来说,很不自然,这种充分的准备,我不得不认为,小花一早就知道这里有这么一个环节。



带着这么麻烦的衣服来,这是一场正统的娱神的仪式。



我翻动到下一页,就看到了我们走过的万尸神廊,就是放置着无数奇怪尸体的地方,她素描了很多尸体,但这里重点画了其中一具神龛的尸体。



那是一个带着耳环的青年的古尸,保存的非常好,四肢用麻绳固定了一个茧一样的形状,尸体的胸口有一个大洞,里面是空的。



它的背上有一个环形的日轮一样的装饰,应该是它神阶的特殊装饰,我有点震惊。



我想起在万尸神廊上有一些神龛是空的。难道上面之前放着的是这种东西么?被齐羽拿走了?



胸口是空的,所以不可能尸变,齐羽是钻入了这具尸体里?



这是具古尸——里面不会有机关,齐羽如果是穿着人壳的怪物,它是如何做的?要么它自己会做机关,只要有张人皮他就能搞出个皮壳来,要么就是,它真实的生理结构我们还不知道。



在这些图的记载里,蒙古姑娘说道:那分支队伍的铁笼子在走廊入口卡主了,难以进入。他们似乎把笼子丢在了外面。从这里之后,她就再没有见过笼子。



这也就是说,不是来抓齐羽的,确实齐羽可能是小花他们带来的。因为如果要抓,笼子不可能被抛弃。



那么就是进入了这个走廊之后,齐羽已经自由了,它是不是逃脱了,并且给自己找了新的躯壳。



寄居蟹么?



它现在在哪里呢?我心想,总觉得它离我们不会太远。



再往后,记录的越来越潦草,我看到小花他们在大黑斑之前的素描的时候,忽然觉得,这是一只送亲队伍。因为太像了。



这是一只将自己嫁给古神,以自己为祭品的送亲队伍。只不过新娘是个男的。队伍里还有很多亡命徒,素描上我终于看到了很多的武器。



这是要去杀八岐大蛇么?我心说,那我们算什么?甜点?



我看着胖子和闷油瓶都睡着了,偷偷掏出一只烟来,点上抽了几口。和闷油瓶脚头对调也躺了下来,用余光去看外面的黑暗。



一个盛装的新娘,带着一只武装队伍,和一个妖怪,以自己为祭品,深入古神的领域。这必然是要去干神。



二月红预测的事情是什么?古神和二月红有什么过节?



我继续看笔记,后面的记录:我执意进来,我无法抗拒自己的好奇心,而进来之后,老板也和我们说了,这次探险的真相。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三十九章 九门与张家

在这里这里意象化的讨论二月红当年的预测。如果看不懂的话这一段可以直接略过。也并不是所有的情况,都需要了解,才能看懂这件事情。



当年的事情,九门和闷油瓶有所协定,最后九门没有遵守这个约定,而闷油瓶遵守了。这个失信事件,最终导致了闷油瓶进入青铜门。我一直觉得,如果我没有在这个十年里,用九门剩余的力量最终用另外一种方式达成了这个约定。闷油瓶可能会累世守门。



他的性格可能真的就万古洪荒一般的承担下来。



二爷是九门中相对柔软的一支,九门中女性都非常强悍,反而是二爷的性格和其他人不一样,在二爷门下,小花也受到了影响,他的风格也是偏向于自我牺牲,也重承诺。



二爷重承诺是极佳的佳话,所以在我在那十年里,并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小花帮了我多少,我极难用语言去形容。虽然在过程中,小花一直持悲观的态度,但他的手从来没有软过。这一切也是因为小花承认和张家的承诺。



但是我也不责怪其他几家,我们的上一代和张家扯上关系都带来了噩梦一样的经历,张起灵的神威并未庇佑他们,所以他们的体感和我不同也完全可以理解,最后的决定也自然和我会不一样。



整条食物链,当时是这样的推测的,张家通过某种奇怪的机制,在维持世界的秩序,汪家通过人工的方式,瓦解张家,让世界的自由意识回归。



之后汪家后来的人试图替代张家,但并没有获得很大的成功,汪家最后做的事情,我更感觉是过家家。自己骗自己以为自己在干预命运,事实上我个人认为世界的自由意识已经回归了。



但是没有人探讨过一个问题,如果张家和汪家都消失了,就好像基本粒子湮灭了一样,汪藏海的梦想达成了,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说句通俗的情况,就是没有人再去守门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其实我当年从未正面思考过这个问题,我只表达了第一层推测,显然当年最大的问题是汪家人,汪家人也解决了,闷油瓶就不用再去门内。



闷油瓶的态度似乎也是如此,这么多年下来,我也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但是二月红认为,张家的这个神奇的机制和青铜门的关系,必然是有一个巨大的我们不知道的机理在背后的。



这也是张家当年档案馆机制如此坚固的原因,南部档案馆和西部档案馆,海外张家体系,在张家本家完全消失的情况下,仍旧运行了很多年,甚至张大佛爷离开了张家,仍旧会接管中部档案馆承担自己的血统责任,说明张家人内心知道,会有事情发生。



这些档案馆的任务几乎是无差别的扑灭世界上所有离奇事件,显然是在预防什么事情的发生。



由此,二月红认为可能会有一件最终事件。



这件事情和张家当年的成因有关,和青铜门有关。这件事情最初发生的时间太久远了,已经没有人能清楚的描述了,算起来应该起码有3500多年往上的历史。



可以说,整个故事有一个绝对的起因,当一切归于沉寂,那么这个起因会慢慢的出现,它最开始的表征可能是任何情况。当年张家的所有的档案馆在汪家将他们完全瓦解的时期,仍旧运作,就是在监视世界上可能是表征的任何情况。



如今这件事情应该已经开始了。



小花告诉蒙古姑娘,他一直在用奇门遁甲找的东西,就是“起因的位置”。



就是在天下第二陵。



当时有三家人认为九门应该对这件事情设立预警,最关键的人,其实是齐家。但当时局面极度扑朔迷离,张家似乎不可战胜而汪家更是一个概念,所以这件事情没有太过被讨论。



二爷,八爷,九爷,三个最温和的家族。其实只有九爷还有小花那么出息的一代,八爷一脉最后的人早就在海外生活,这个联盟最后应该也是名存实亡。



但会不会当时的联盟还是发挥了作用,这会不会是齐羽回来的原因?它预见到了什么?



齐羽估计是知道事情最多的人。他回来是想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想利用这个问题达成自己的目的。



最终事件到底是什么?需要小花带着华丽的衣服,类似于送亲或者阴葬一样,用原始宗教祭祀的仪式,将自己送进山脉的深处?原始苯教娱神的方式极度血腥,内脏和人头是主要的祭品。那件华丽的戏服是否是当年巫师的风格。



如果遵循原始苯教的分类,这种和山有关的古神,在西藏被称呼为念。



比如说念青唐古拉山。



是否要去面对一个念神,只能通过献祭自己的方式?



那我们三个呢?



问题很多,但总算,不是我们行内人的蒙古女孩,第一次清清楚楚的在笔记里写出了答案,这让我万分舒爽。



如果是我三叔,估计看完会更懵逼。



总之,可不要有事啊,我其实想到小花他们准备充分,还是稍微放心了一下,但如此刚的直接献祭面神的方式,总觉得小花已经孤注一掷了,还有就是,瞎子,这里是你的绝对领域,按你的说法,在这种地方你的能力会超过闷油瓶,你可别是在吹牛皮。



接着他们深入了缝隙,开始在黑暗之中前进,小花留对讲机的事情,记录了但女孩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而他们在进入龙脉之后不久,就遇到了极度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守夜的时候,女孩就老是看到自己脚悬空,漂浮在一个地方。



她脚下一片漆黑,似乎是一个很深的深渊。



她一走神就会到这种状态,但回神就会恢复。



她觉得是这里太黑,让她觉得她自己飞起来了。



只有现在看这本笔记的我知道不是,我觉得,她是看到了自己被吊死之后的情况。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四十章 不上不下

她们继续前进,我没有想到的是,在后面的旅途里,他们分成了两只队伍。小花黑瞎子他们的队伍继续往前,而他们的第二梯队,负责建立哨站。其中有人在地面上等待,小花说如果找到任何可以到达地面的机会,他就会用尽一切办法,在旅途的中途离开山底世界。



然后他会用gps通知地面上的队伍,之后他已经联系好的后备大型队伍,会从全国各地聚集,从中途的出入口进入,而不用从天下第二陵进入。



这也是小花的后手,他其实一早就很清楚,这一次冒险会有中途补给的问题。



我看了看头顶的光亮,光亮已经开始黯淡,太阳要下山了。



那这里,小花必然是要用尽一切方式出去的。



但小花进入之后,过了很长的时间,并没有收到任何的GPS信号,这要么就是没有任何出口可以到达地面,要么就是出意外了。



他们在外面等待,和我们一样,收到了瞎子的卫星呼叫,他们也觉得非常神奇,但他们没有我这种对于妖异事情的天然警觉。那个呼叫让他们立即进入龙脉深处,支援小花。



于是他们立即出发,一路进入,深入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开始出现了被悬挂的错觉。他们很快到了这个光斑的下面。那个时候,所有人除了这个蒙古姑娘,心态都已经崩了。



他们都有攀岩的能力,于是所有人决心一定要从这里返回地面。他们开始像我们一样,往上爬去。



往上爬之后,前五个小时还好,但是他们第一次休息之后,他们也发现了,似乎他们攀爬了那么长时间,完全没有靠近那块阳光一样。



同时,在他们之间,出现了一个极其奇怪的事情。



这个事情,本质上只有这个蒙古姑娘发现,而其他人并没有发现。这也是其最诡异的地方。



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说明这种诡异。



首先,在他们攀爬第一次休息的时候,蒙古姑娘画了一张他们所有队员的全家福,是在悬崖上悬挂的速写,大概有七个人。并且在文字中,很精确的标记了每一个人的名字,我们在这里可以排除一切的可能性,说明全部的队员就是七个人。



而后面攀爬里,这样的全家福还有四张。但是从第二张开始,如果细心的人就会发现,全家福里的人,变成了八个人。



如果没有最后的记录,我会觉得上一张应该是少画了一个人而已。



但最后的记录里,蒙古姑娘忽然自己发现了这个问题,她在笔记上写下了几句话。



“我觉得我们的队伍里好像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我完全认识,也知道他的来龙去脉,但我在我之前的素描里,找不到他,在我们路上的照片里,也找不到他,他好像是在我们爬到悬崖上之后,才加入我们的,但这怎么可能呢?他从哪儿来的么?悬崖上的石头缝里么?”



“我问了其他人,其他人都不觉得奇怪,只有我觉得奇怪。”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在我们爬上悬崖之前,不在我们队伍里,我觉得在我们爬上队伍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他,队伍里肯定没有他,但如今我非常熟悉他,为什么会这样?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我记得有一种蜜蜂,可以混在其他品种的蜜蜂里,分泌一种激素,然后让其他品种的蜜蜂以为它是同种,并且喂养它,它咬死本来的蜂后,自己取而代之,在内部开始一点一点瓦解整个蜂群。”



“老六把我觉得他不是我们队伍里的人的事情,告诉了他,并且取笑了我。今天休息之前,我看到他恶狠狠的偷偷看着我。”



这句话之后,是一张素描,画着一个极度不起眼的男人,这个人脸上的怨毒,几乎可以通过笔记透出来。在素描的边上,她写着:蜂人。



我摸着下巴,蒙古女孩的文笔非常清楚,这事其实一般人讲不明白,她非常简单的就让我明白了。



我看了看边上的石头缝隙,我以为这里的攀爬最多是种垂直的鬼打墙,没有想到那么离奇。



再往后看,后面就没有笔记了,全部都是空白的,记录从这一晚就断了,最后一个信息,就是这一张平平无奇的男人的脸。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