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十章 前行略记2

胖子这人藏不住话,他如果现在不告诉我,应该是心里有事,我没有追问自讨没趣,自己也继续看向前方。

胖子的目光之后就没有离开过前面的黑暗,我甚至觉得他的手一直在微微发抖,一直到闷油瓶醒过来。

我都没有发现他醒过来的过程,上一次看他还是在那里睡觉,再看的时候,已经穿戴整齐,我下去草草收拾了自己的背包。看了看手表,我脸上就挂不住了。

这一觉看上去睡了整整两天,是不是时间又出问题了,和胖子对了一下表,胖子脸色铁青拍了拍我:“至少睡够了。”

我们最后一次看了看缝隙的外面,虽然那儿也是一片漆黑,但从那儿是有路可以回到天空之下的,反向往缝隙里走,恐怕要很久很久见不到天空了。

但此时没有任何回头的想法,继续往里走,我发现胖子的状态显然不对,他十分的紧张,枪根本不放下,我看到那子弹已经被他做成了一个吊坠挂在自己的胸口。闷油瓶的状态也十分的专注,他们两个都不时的看向缝隙的深处,这十分反常,我觉得闷油瓶守夜的时候,是不是也看到什么了?

路十分难走,爬的时候根本没有插话,于是也就先闷头往前走,第一天到晚上的时候,竟然相安无事,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此时我们已经进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三个人在一个乱石堆里停了下来,这里的石头大大小小形成了各种堆叠,到处都是缝隙,有些堆叠出来的形状,正好可以当躺椅,我重新拿出卫星电话,此时的电话里没有声音。

我提出今晚还是我先守夜,闷油瓶和胖子都看了我一眼,胖子丢给我一个手摇充电器。让我把手电手机等一切电器都充满电,然后睡觉,以后就是我不参与任何守夜的活动。

我就不服了,眯眼看着他:“之前那是意外。”

胖子根本不和我争论,站起来就到高处抽烟,闷油瓶看向来处,似乎在想什么事情,也不理会我。

我们太熟悉了,这种时候已经不聊天了,我心里已经很明白,这守夜中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不让我知道。

我给所有的手电都充满电,那也不是什么轻松的工作,很快就累的肩周疼,想着晚上偷偷起来看一眼,先睡一觉,就打起了盹,那天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梦到我这一觉就睡了整整一年时间。

我也很担心我醒不过来,所以留了一个心眼,就在边上的石头缝里,放了一只手机,偷拍自己,角度正好能拍到上面的胖子。

结果果然没醒来,爬起来又已经神清气爽,我缓了缓看闷油瓶在守夜,胖子睡死在我边上,就掏出手机,打开昨晚偷拍的内容。

一开始没什么,就看到我自己在微光下,一脸傻样子打小呼噜,我拉动视频的进度条,拉了大概三个多小时,胖子一动不动守着,闷油瓶睡在我边上也一动不动。

我正想继续往后拉,忽然就看到,闷油瓶忽然醒了,胖子也爬了下来,两个人没有换班,而是都来到了我的身边,直勾勾的看着我。接着,我也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我不记得我中途醒过。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十一章 蟠桃会
我不由自主的缩起脖子,就像在看什么违禁的片子一样,眯起眼睛自己看。

视频里,我默默的坐了起来,光线非常暗,所以表情看不清楚。三个人对视了一会儿,没有说话。

然后我就站了起来,三个人离开了屏幕。

我靠住石头深呼吸,努力捏自己的眉心,想回忆昨天晚上有没有那么一出,我是不是昨晚起夜,三个人结伴去放水了。

但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不过这并不少见,我很多时候是不记得自己晚上半睡不醒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我盯着屏幕,发现昨晚隔了大概一个小时,我才回来躺下,我就纳闷了,如果是浑浑噩噩的放水,我可以理解,但是一个小时之后才回来,我不可能不记得啊。

我看了看熟睡的胖子,丈二头上摸不着头脑。

在后面就是正常的状态,我很快就睡着了,然后胖子一会儿也回来了,胖子收拾收拾,也开始睡觉。闷油瓶回到了守夜的位置上。

我们三个人,在半夜里去做了什么事情,大概花费了一个小时,而我什么都不记得。

这他妈是不是癔症。

我小心翼翼的爬起来,不吵醒胖子的情况,爬到闷油瓶守夜的巨石边上,坐到他对面,边上有三盏冷光灯,把他照的和石像一样。他的面前堆着一块玛尼堆一样的石头。如果不了解他的人会以为他在无聊玩石头,只有我知道这些都是致命的武器。

我掰开一板巧克力,就一边吃一边问他,昨晚我们去哪儿去了。

闷油瓶看着我,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把手机递给他,让他看视频。闷油瓶少有的略微有些惊讶,他看了好几遍,这时候胖子其实是被我吵醒了,爬起来问怎么回事,我把手机递给他,他看了一会儿也陷入了沉默。

“你们都不记得?”我问道?

看里面的人绝对不是梦游,行动都非常敏捷。

“你是不是视频编辑了?”胖子就纳闷,“昨晚绝对没有这一出。”

我摇头,胖子挠头皮非常疑惑,我看了看闷油瓶,他看着屏幕里的自己,若有所思。

我重新看视频,把光线调亮,我几乎可以肯定,我们三个人都是清醒的。
“咱们是不是被夺舍了?”胖子问。

我看了看四周的黑暗,闷油瓶就摇头,他看了看缝隙深处的黑暗,“声音?”

我一下醒悟过来,我昨晚是录了声音的,只是怕吵醒胖子把声音关了,我立即打开声音,拉到那一段。

我就听到我们三个在说话。

有几句听不清楚,但胖子有一句话很清楚:“快一点,要迟到了,轮不到咱们了。”

什么意思,参加蟠桃宴么?

我转头看胖子,胖子立即摇头:“这不是我说的,我们被夺舍了。”

闷油瓶这个时候按停了手机,把屏幕放大,我们就看到胖子走的时候,提着一个空的背包,闷油瓶快速拉动,到胖子回来的镜头,我们发现那个背包满了,而且非常沉重。

我们立即转头,看胖子的那个背包,那个背包我记得里面东西不多的,但如今鼓鼓囊囊的放在一边,不知道装了什么。

胖子喃喃道:“智能手机就是给长手指设计的,适应的真好。”

我道:“别贫,你带了什么回来?”



只写了一章,延后补2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十二章 完了

我看了看背包,看了看闷油瓶,我无法想象在这里,他似乎并没有特权。我问了一声:“你,确定和我们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闷油瓶却看了一眼缝隙的深处,胖子看向他,他们这样的眼神交流,让我就眯起了眼睛,狗日的,我觉得闷油瓶知道的信息比我多。

但他的眼神中是有疑惑的,他应该不是在瞒我,而是他知道的信息和我们身上发生的奇怪事情是有关系,但这种关系让他觉得疑惑。

我对胖子说道:“可别瞒着我,咱们已经穿一条裤衩那么多年了。”胖子就道:“如果和你有关肯定告诉你。”说着胖子就跳到那背包的边上,踢了一脚。

我边上掏枪瞄着,胖子上去就把背包解开,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瞬间,无数干瘪的人的断手从里面倒了出来,倒了一地,胖子被吓了一跳直接丢掉背包缩到一边的石头上。

我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股干尸的霉味。

闷油瓶蹲下去,拿起一只来,我就看到这些手上,或多或少都有手指非常长。

这些是张家人的手。

张家人有死亡之后带手回张家古楼安葬的习惯,一方面可以防止这样的尸体特征过多在世界上出现,一方面也有一种回归的含义。不管张家最后一代如何崩塌和思潮混乱,张家巨大的行进习惯还是会影响所有的张家人,就像我们过年都会贴红纸一样。并没有人强迫我们这么做,但我们自己无法抗拒这种惯性。

这么多手,看断口都是被砍断的,这是有人在张家人大量死亡之后,无法把尸体都带回去,于是砍断手代替。

胖子在边上拜了拜:“小哥,这一包都是你祖坟。”

那这是什么意思,昨天晚上我们三个人梦游去了一个地方,那地方全是张家的手?还是说全是张家尸体,手甚至可能是我们自己砍下来的?

我们离开了有一个小时,这里路不好走,一个小时走不了多远,来回其实就是半个小时的路径。两边都很窄,来路我们经过过,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那唯一可能性就是晚上我们还是往缝隙里走了,然后走了半个小时,我们又退了回来。

这些手就是在前方的某个地方砍回来的。

这毫无逻辑,我拿起手机再次看了看,觉得毛骨悚然,我看里面的人动的姿势之顺畅,甚至就是我们三个人本人,那些小动作其实可以证明我们三个没有被夺舍,而是本人清醒的晚上起来做了什么。

但为什么我完全没有记忆。

没有记忆,没有记忆,夺舍,没有记忆。

我看着闷油瓶,看着他的眼神,我忽然出了一身冷汗,那一刻我脑子里闪过一道闪电。这身冷汗超过了我一路过来的惊悚程度。

我忽然意识到了闷油瓶意味深长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为什么他没有在这里被优待,他犹如神佛一样的体质在这里仍旧是和凡人一样。

我想说话,但是我太害怕了,以至于我最后大吼了一声来让自己平静下来。

“天授。”我看着胖子被我吓了一跳的胖子,浑身发抖:“我们昨晚被天授了!”

“什么意思?”胖子奇怪:“添寿?小哥不用了吧。”

我看着闷油瓶:“对不对!”

闷油瓶点头,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种非常淡薄但是让人难受的情绪。他没直接说出来,因为他非常意外他自己熟悉的可怕的感觉,又重新出现。

我根本无法抑制自己的发抖,当闷油瓶在岁月的长河中,被记忆折磨成无数的片段的时候,我们这些局外人,只是在文艺上有着某种共情,这种共情宏大而自大,你觉得你感受到了巨大的悲凉。但是这一次我自己体验到了这种感觉,那种恐惧感绝望感根本和之前自己模拟的完全不同。

事实上,在草原上我们已经体验过了一次,只是那一次,我没有往这个方面想。我们那几天忽然的前进,也是因为天授。

原来是这种感觉,原来闷油瓶是这种感觉,昨天晚上的我,是我自己,但他又是另外一个人,也就是说,天授的恐怖在于,我的人生变成了无数独立的人。

“走!”我背起背包,看着闷油瓶:“走!跟我走!我们都走!”

你麻痹,我应该听小花的,我应该听小花的!闷油瓶绝对不能再被天授了!

这件事情绝对必须,已经结束!不要再给我有任何尾声了。

闷油瓶一把抓住我,我的手完全发抖,对着他大叫:“走!!离开这里!我掩护你,你走!”

你这几年经历的所有一切,你不可以再忘记。

他的速度全速前进,可以快速离开这里。

胖子也同时反应了过来,大骂了一声,看了看四周的洞壁:“我操你妈。这是贼心不死啊。”

他对我道:“这是不是小哥脱离了天授之后,上头有什么力量要把他搞回去啊,所以拿你当引子。我操,那是什么力量?是在昆仑山底?没小哥不行么?”

我不知道,有什么关系,我就知道我不会是什么关键人物。

闷油瓶看着我,摇头:“来不及了。”

“来得及!”我道:“我有逻辑,草原,很多细节,我们进来还浅,来得及。”

闷油瓶举起我的电子表,按到了显示月份的界面,我看了一眼,我发现时间变了。

我揉了揉眼睛,一开始完全无法相信,仔细去看时间,再看胖子的手表。

手表上显示,我们已经进来了一个月时间。我浑身发冷,拿出手机,昨晚睡前我还确认了时间。我不是还拍了视频么?不要给我扯!

我仔细看视频,惊恐的发现我手机相册里全是同样角度的视频——我几乎每一天晚上,都在拍我们三个人。另外一个我,把每一天晚上都拍了下来。

所以刚才我看的根本不是我以为的那天晚上录下的。我手机里这整一个月,每一天晚上,都有这么一段视频。我想看的是30天前的,但我看到的是昨晚的。

我形容不出来其中的逻辑,脑子一片混乱,但不重要。

就是昨天晚上我入睡之后,到我醒来,不是一夜,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我做了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我们走了多深,我也完全不知道。

但毫无疑问,我们已经深入了,所以闷油瓶刚才一直在看缝隙尽头的黑暗。

他当时已经发现,那黑暗和入睡前不同,我们休息的位置已经换了一个地方。

胖子打亮了一个冷焰火,把四周照亮,这里的环境十分相似,我分不清楚和昨晚的区别,胖子爬到高处,把冷焰火丢向前面的黑暗,我就看到,在这个地方,有无数的干尸,没有手的干尸。在这些干尸的中间,有一座非常小的土地庙一样的东西。上面插了一个干尸的头,似乎在讥讽我们。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三章 想抽烟

我们翻过去,来到小土地庙前,这东西就是一个五斗柜那么大的模型一样的小建筑,是用黄土夯的,看上面的瓦当图案,年代非常久远。



“这东西起码到战国时期了。”胖子只扫了一眼瓦当就知道了,他在瓦当方面是某种意义上的专家。



一颗干瘪的人头,放在小土地庙瓦顶上,瓦顶是人字檐所以人头并不能平放,放的非常随意。这是一种戏谑。



在小土地庙的里面,并没有神像,里面是空的。胖子的手电扫了扫四周,也没有发现土地爷的残骸。



“这些尸体都是张家人,不知道是一起进来的一只队伍,全部死在了这里,还是陆续进来的,到了这里就都死了。”胖子看着断手说道:“这是挑衅么?如果是天授,为什么让我们在这一刻醒悟过来。”



我看着那干尸的眼洞,缓缓坐倒在一边的乱石上,就笑了起来。



我根本控制不住这种发笑,一个月了,我操,一个月了。



怎么办?回的去么?路上发生了什么,有没有岔路?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的思索特别好笑,越笑越难以克制。



我的潜意识是非常精明的,我的大脑并没有仔细去思考发生的一切,但潜意识已经感觉到绝望。这是我的潜意识在笑话我。



这里会发生天授哎,兄弟,思考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



所谓天授,给与人的是不属于自己的思想,其中最可怕的是给与自己不属于自己的欲望。我要把闷油瓶送出去,离开这里,离开这里十万八千里,我们要去美国,去毛里求斯,去冰岛,离开这里!这是我当下的欲望,也许几分钟之后,欲望就会消失,我只想把他往里送,送到万古洪荒的昆仑山源头。我们两个会开开心心的,犹如春游一样。



我能抵抗么?我得抵抗天授,我能抵抗它?



我笑的更厉害了,人这种东西,在欲望方面脆弱的难以想象,当你涌起无数个你恨,你想要,你爱的念头的时候,你根本不会去思索,这些念头是从哪里来的。



事实上大部分念头都是别人通过细节给与你的,说到底人还是非常容易被“授予欲望”的物种,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会思索自己欲望的起源,极少极少,因为太麻烦了。特别是爱与恨这样强烈的欲望,一旦涌起,人类就直奔结果而去。



而这里的天授则是毁灭性的,如果我们随时会被天授,等于我当下的这个吴邪,所有的计划,所有的智慧,都毫无意义。下一秒,我就可能不是我。



我此时才真正明白,为什么连意义这个词语,都没有意义。



但我只混沌了几分钟,就抬起了头,我忽然平静了下来,我拍了拍衣服,想找香烟,但是发现自己已经不抽了。



这不是我厉害,这是绝望的平静,但是我不得不感谢当年在对付汪家人的时候,养成的巨大的理性。



“天授的时候,最常见的发生情况是怎么样的。”我看着闷油瓶:“是必须在睡眠中,还是说,天授会发生在任何时候。”



“任何时候。”闷油瓶看着那颗人头,没有看我。



“天授之后,脑子里会多一个目的,对么,被天授的人会去做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完成了,所有的记忆都会消失。你就从零开始了,无论你经历了多少动人的故事,有多少瑰丽的经历,都像废稿一样直接被抹掉了。”我看着他。“是不是这样。”



闷油瓶转头看着我的眼睛,我也看着他,他道:“会剩下一些,但非常少。”



这就是我刚刚遇到他的时候,他的状态,但他到了自己去过的地方,会逐渐回忆起来一些东西。



自己做过什么,变成巨大的谜团,是一种什么心情。



我假装点起一根烟,就又笑了起来,我的内心还在笑话我的坚持和理性。



我要说出我的结论了,我在开口说之前,我看着他看了很久,我想,会不会我开口的一瞬间,我们所有人都变成了另外一对人,另外三个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四章 自杀庙

我等了一会儿,发现我们都还在现实,就说道:“分析一下,为什么天授到了这里,我们醒了过来?在之前的一个月时间里,我们三个人显然做了很多事情,走了很多路,如果,有一个意识,我们暂且称呼为它,它要我们深入到龙脉的尽头,那它可以一步到位,让我们天授着继续走下去,为什么到了这里,忽然天授就消失了。而且,这一次的天授和小哥的不一样,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失忆。”



胖子也坐了下来,他受到的冲击没有我的大,看了看我的手,又看了看闷油瓶。



我的手仍旧在发抖。



他说道:“要回答你这个问题,需要回答一个前置问题:它是一个正常的意识么?就是说,这东西,是个人么,或者和人类似的东西。如果和人类似,那么它的目的我们是可以理解的,目前看来,它就是要把我们往昆仑山底下引。”他在地上堆了一个小石头堆:“这是沈芊珏。”又堆了另外一个石头堆:“这是瞎子。他们两个在和我们通话的时候,如果是被控制的,那那些对话其实都是假的,就是把我们不停的引到黑斑面前。”



我陷入了沉默,胖子继续道:“咱们进去,遇到瞎子和花,得小心点儿。他们未必是他们。”



“他们也得小心点我们吧。”我道。



胖子继续道:“如果它不是一个人,那我就不知道了,那我觉得它的行为是不可琢磨的。把我们引到这里,也许只是一个巧合。”他点起烟:“先从有意识说起,如果这个它是有意识,那我就觉得这东西值得揣摩,你说它一龙脉,上古龙神,挺鸡贼啊,这步步为营,阴谋诡计使的,你不觉得有点卑微么?”



“什么意思?”我问。



胖子道:“你他妈是五山龙神,中国的古神,做事和堂堂一操性,你不发个功直接托梦让我们来,反而要搞那么多步骤,很卑微了,我觉得这阴谋诡计都可以拿劳模奖章了。”



“也许这个它,是个恶作剧之神?”我心里冒出一句吐槽,但没说,但胖子这么一说,我忽然心里好受了一点。他说的对,这它一路过来,并没有表现出压倒性的力量。



会不会是那个少年?这少年是龙脉成精?



如果是那个小子,我扒了他的皮。但那小子如果有天授的能力,那简直就是X教授了,我的世界观就崩塌了。



“在草原上,咱们也有一段天授,最后也恢复了。这两次天授都没有夺取我们的记忆。我们也没有一次到位,要么就是它不想让我们变成废人,要么就是,它不能做到。”胖子抽了一口烟:“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后者,它能天授我们的区域,是固定的。”



胖子看了看四周这块都是张家人尸体的区域,“这儿,很特别。不过至于怎么特别,要问小哥,你看小哥的表情,应该已经有所答案。”



闷油瓶还看着那个人头,我看着他,他转头看着我:“他们都是自杀,他们自愿死在了这里。”



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闷油瓶道:“他们牺牲了自己,在这里做出了一个隔断,这个小神龛里,之前应该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可以和这里的力量抗衡。”



“但是现在空了,东西呢?”



“肯定还在附近,如果不在了,这里的效力就消失了。这个东西和这些尸体,互相作用,让我们恢复了过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五章 背包成精

我走过去,蹲在那个小土地庙一样的神龛面前,扶着下巴。



你知道那种绝对的绝望之下,忽然你看到了一丝光明,一丝希望,那玩意虽然只有一丝,但你内心所有的逻辑和理性都开始基于这个极小的基点开始回归。



也就是说,在这里是安全的,虽然这是一个张家的墓地,味道也很奇怪,但在这里,可能是安全的?



其实不敢说,我不知道闷油瓶的依据是什么。但心中抽搐挛缩一样的焦虑,稍微褪去了一点。我的手不抖了。



“也就是说,这儿是一个小张家古楼的感觉。”我说道,难道张家人把自己的尸体堆起来放进楼里,是为了在天授的巨大笼罩之下,有一个暂时的栖身之所。尸体堆积可以抵抗天授?



张家古楼里到底核心藏了什么,我到现在都是没有弄清楚的,里面的东西太多了。



那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到目前为止这些想法只是推测而已。



闷油瓶没有继续解释,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我们进来之前准备的食物,不够撑那么长时间,我们这么多天,到底在吃什么,这里什么都没有。



我对胖子道:“清点一下物资吧。”



“这不是刚清点完?”



“不是天授了么?宝友?”我吸了吸胖子的二手烟,胖子不让我吸快速把烟的挥散,然后把烟屁股放到神龛前面当香,之后开始清点物资。



一清点胖子就躺在那儿起不来了,雷管,子弹都没几个了,食物全部没有了。也没有看到任何的替代品,野味,野菜都没有。连卫生纸都不够了,最关键,是没水了。胖子就像暴发户忽然发现自己家被保姆搬空一样,捂着胸口:“拔凉拔凉。”



手摇式充电器都出包浆了,但东西还算齐全。看来这一组我的天授人格,也是小心谨慎的人设。



我摸了摸身上的肌肉,自己消瘦了很多,但还不至于垮形,心中纳闷,心说那些东西能够吃个二十几天是没问题的,该不是正好吃完?我们是从天授中饿醒的。



牛了个大逼,我到底是多爱吃才能与老天对抗。忽然我和胖子同时看向身后,那儿有一包干尸的手。



我操,这是啥意思,昨晚我们出来砍手,难道不是对张家先人的尊敬,而是觅食。



“那玩意也不兴吃啊,熊掌么?果然是东北人,睡觉舔手啊。”胖子看了看闷油瓶:“手指长的手营养好么?”说着他走到角落里,就想给自己催吐,我问他干嘛,他说看看是不是天授的自己是疯的,已经吃过了。



有胖子在气氛好了很多,但对于局势的判断也开始清晰起来,我问闷油瓶:“那咱们暂时没法离开这个地方。离开了这里,可能再次被天授么?”



闷油瓶点头,我看了看黑暗的深处,说实话,我有点分不清哪里是我们来的方向了。小花和瞎子肯定还在更深的地方,他们是清醒的还是被控制的?需要仔细琢磨的东西太多了。



爷爷说,一切一切的归因,都要归因于人的动机,但我们如何去归因这种来历不明的力量的动机呢?



它到底想要什么?



“张家人发现无法解释的区域,都会进入探索,这里有这么多张家人,当年应该在这里努力了很久。”闷油瓶淡淡道:“他们全部都失败了。无法离开,于是在这里做了这个。”



所以这个区域才是禁地。张家人如果搞不明白,就会标注出来,这样的地方并不止这里一块,这个世界底层的秘密还真多。



我深吸了一口气,此刻我才感觉到我从焦虑中彻底解脱了出来,不是因为自己的能量,而是虚脱了。



我再看两边的黑暗,摊了一地的装备,心说所谓绝境再没有比现在更加精确的绝境了。唯一让我觉得需要深入思考的,是为什么,我们三个没有失去记忆?是因为天授被强行打断,才造成的这样,还是说,天授我们的力量,另有打算。



正琢磨着,闷油瓶就打开手电,开始在石头的缝隙中寻找,我知道他要找神龛里的东西,也打起手电,和他一起。胖子就叫道:“别找了。”



我们回头,就看到刚才倒出来手的那个包,现在站在我们身后的石头上,里面似乎还有东西,似乎还是个活物。



“这是什么牌子的包,成精了,我要退货。”胖子说道。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十六章 冷笑

话音未落,闷油瓶直接就窜了过去,我根本没反应过来,他瞬间就到了包的面前一下抓住包的背带。

他猛的一拽背包,里面的东西就掉了出来,那东西一路滚,滚下石头,落到我们脚边,我和胖子都跳了起来,顺手端起了枪。

胖子一脚踩住那东西,就想用枪托去砸,被我拦住了,此时我看清楚那就是单纯的一块金属碎片,一看颜色就知道是青铜生锈了之后的,不知道是什么器皿的构建,上面全是细密繁复的花纹。

刚才那包忽然自己动了,而且立了起来,我还以为里面是活物,没有想到是块金属。

闷油瓶直接按住背包,以防里面还有东西,但他按住之后,就对我们摇头。表示空了。

我纳闷,那这包是怎么回事,刚才那包根本不在那儿,是怎么移动的,胖子则看着青铜块问道就道:“这又是什么玩意?”

我用手电照了照,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东西我打死都认识,无论是材质还是上面的花纹,我可以肯定它来自于我见过的那种青铜陨石。

我拿起这东西,跳回到神龛边,在神龛底部,有一个长期摆放东西留下的印子,我把这块青铜块放上去,能看到印子和青铜块的底部是吻合的。

这个神龛里放的就是这块陨石碎片。

我把碎片丢给闷油瓶,他单手接住,看了看。

然后我看了看手表,闷油瓶刚才的速度那么快,如果包里有活物肯定跑不了,但里面并没有活物,这包忽然移动就很蹊跷了。

我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冷汗就滴落下来。

似乎是少了几分钟,难道刚才我们又被天授了,但时间非常短,在我们被天授的几分钟时间里,我们中有人去拿了这个包,放到了石头上。

但我记不住具体的时间,几分钟的差别很难理解,无法确定我的猜测是否正确。

这不妨碍我的冷汗,如果是这样,在这里也并不是绝对安全的,这里的力量还在想天授我们,只不过在这块区域,它的能量断断续续,难以实际发挥作用。刚才就那么几分钟,又被打断了。

但即使如此,也过于防不胜防,我想了想,立即对胖子说:“把所有的手,都装回去。”

“怎么了,我还想打个油碟,今晚就吃张家掌中宝了。”

“我们在天授的时候,拿走了这里的手和这块青铜块,这是它想要当时天授的我们破坏这里,但是破坏没完成,天授就被打断了,我们得把这里的一切都复原,我觉得这儿的保护似乎正在减弱。”

“你编故事呢?”

“反正复原肯定不会错。”我道,我确实是编故事,但道理也是对的。

胖子第一遍还没听明白,我再重复了一遍,他才醒悟过来,于是两个人开始快速把这些手接回去。

因为尸都干化了,所以用牙签就可以把手接回去,很快所有的手都复位了。

这是个阵法么,还是什么道术,我心说,是风水阵么,我不是很明白这些尸体和一块陨石,为什么可以打算天授。

我把神龛里的陨石摆正,心中放下了一些,再次拍了拍我的衣服找烟。

这个举动开始让我有些意外,我闻了闻我的手指,意识到我在之前天授的过程中,是抽过烟的。

看来这一个月里,我重新养成了抽烟的习惯,而这个习惯,并没有因为天授的解除而消失。

不仅没有消失,甚至传递给了我。

我手上有那段特殊时期,抽太多烟形成的茧,这么多年不抽,现在只有一个轮廓了。我就有些发呆,看着那个茧。

在那段极度难熬的岁月中,我也时刻觉得自己在和天神搏斗,在完全没有胜算,不知道对方是否识破我诡计的那些日日夜夜里,我很多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这个茧。这也是我非常强大的习惯。

在那一刻,我露出了冷笑,我忽然看到了一种,赢的可能性。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七章 当下为先

当天晚上,我先用所有的塑料膜撑起一个集水装置,收集空气中的水汽。



我当年在阿拉善搞这个熟练的都可以从空气给我的感觉中推测出第二天水量的多少。伸手摸了一下空气,这里还是相当潮湿的,我不担心饮水的问题。



我们三个挤在那个小神龛前面,饥肠辘辘,食物问题只有明天解决了,今晚要睡个好觉。



还是闷油瓶守第一夜,我看到胖子看着缝隙山岩的顶部,若有所思,我无法猜测他在想什么,但他的手一直在摸那枚子弹。



我靠在神龛上,看了一眼那青铜陨石碎片,这东西以前对于我来说,极度可怖。如今竟然似乎是解决天授的钥匙。



说实话,我此时仔细看,我觉得这块青铜的形状有点像云顶皇陵里我看到的那种棒槌神。这形状不是天然形成的,是被雕琢过的,这东西可能还真是一个神像。



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一种远古的神,如今我看着青铜扭动的幅度和上面的花纹觉得邪气森森,又打内心里希望它邪的更加有力可以保护我们。



这种心情很复杂。这里面的水很深,我没有过多的资料之前,不敢深入思考。我只能隐约感觉到,这是天上来的东西,和地下深埋的东西的一种对冲。



放松了一下,我打开手机,开始看之前的30个视频,我刚才产生的灵光一线,来自于一个假设。



也许这场争斗,光靠我们仨个是很难赢的,但如果抽烟的条件反射能够延续下来,说明不管如何天授,我和被天授的我之间,还是有一缕青魂强悍的链接在一起。也就是说,即使是被天授了,我的身上,还会带有吴邪的特性。



如果是这样,我能不能设计让被天授的那个“我”,看到一个谜团?以我的天性,“我”会不会去追根溯源,在这个过程中,我要设计一个精妙的计划,让“我”发现我的存在——从而帮助我。



这个想法的关键是,我得知道那个“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30个视频对于我来说,是噩梦,因为在视频中,我能清晰的看到,那三个“人”他们之间也存在着某种默契,比起现在,“我”似乎更加活泼和天真一点,虽然都是在睡之前的拍摄沟通不多,但我能感觉到一种轻松好奇的氛围。



他们当时一定觉得自己的经历会精彩的发展下去,不会在一个小神龛面前戛然而止。



我看着视频里的自己,眼神清澈清明,心中的寒意让我毛骨悚然。



我甚至有些羡慕视频中自己的状态。



但我现在想的是设计他,让他按照我的计划,一步一步的走到一个十字入口,让他知道自己的一切记忆都是虚假的,那个时候,他得面临选择,是接受天授,按照天授给他的欲望活下去,这样他的朋友们还是按照他们理解的关系一起走下去,还是毁掉自己的一切,否定自己一切的记忆,从而成全我。



这似乎是两个时空的我的配合——想不到两个时空的我,还有这种交汇的可能。



当然这一切有一个前提,就是当我们离开这里的时候,我会被天授回成视频里的这个人。



如果这个它是疯的,离开这里之后,我被天授成第三个人格,比如说金卡戴珊,那就完球了。所以这个想法,也仅仅是一个想法,实际操作的风险非常大。



我推演了两遍,最终还是放弃了,我看了看在看守的闷油瓶,熟睡的胖子,我发现我舍不得当下了,我变成了一个难以孤注一掷的人。



于是放空自己,祈祷明天,开始入睡。



睡了大概有四分钟,我忽然坐了起来,翻起视频,我半睡半醒的时候忽然记起了刚才看视频时候的细节。



我草不对,刚才有一个视频里,我似乎看到了,除了我们的第四个人,我翻开视频快速寻找,果然在一个视频里,看到了有一只手,从屏幕外面一闪而过,而且胖子还对着那个方向说了几句话。



我草,这视频里的队伍,不是三个人,还有一个人。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十八章 陷阱

胖子刚睡下去,我又把他拍醒,他一向睡眠非常好,刚才秒睡,醒了直接迷糊大喊:我操,又被天授了?又被天授了?



我让他看手机里的视频,他看到一半又睡着了,再次被我摇醒,才真的醒过来。看完之后他就很沉默。我再拿给闷油瓶看,就像是小学里看到好漫画的要好同学。



看完之后一片安静,胖子就看着我,我看他的眼神不对,就问道:“怎么了?你不觉得奇怪么?”



“不觉得奇怪啊。”胖子就道:“我们本来就是四个人啊?天真你怎么了?”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胖子,心说什么?你被天授了么,我们是三个人进来的。胖子就道:“你是不是睡傻,我们一直是四个人,闹!”他用下巴指了一个方向。



我转头,赫然就发现,另一边的干尸堆里,还睡着一个人。



我瞬间一身冷汗,看了一眼闷油瓶,闷油瓶竟然也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似乎真的是我大惊小怪了。我爬过去,去看那睡袋中的人到底是谁,结果我就看到里面的人,竟然长了一张没有皮的狗脸。被我惊动坐了起来,问我道:“你又把我忘了!”



我一下惊醒,发现自己还维持着看视频的动作,胖子在我边上熟睡,闷油瓶在高处的石头上。我做了一个噩梦。



抬手看了看手机,那疑似四人的视频还在,回忆了一下,昨晚已经给胖子和闷油瓶看过了,但是没有什么结论。天授的事情对我们的冲击都很大,精神疲惫,我在那儿不停的重复看重复看,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很久没有做这种怪梦了,难道是天授之时的意识残留?我看了看闷油瓶,不知道他会不会梦到无数次天授中的片段。。



我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再睡不着了,站了起来,也找了一块石头坐下。



那视频中的人没有入镜,我只在那一个视频里,看到了影子。会不会是那个奇怪的蒙古服装的青年?



如果还有第四个人的话,这个人在我们天授被打断的瞬间,就赶紧离开了么?我们这里没有他的行李,他是把自己的东西给拿走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应该还在我们附近才对。



稍微推理一下,如果他会因为天授打断而离开,说明他知道我们的状态。那么他是故意和被天授的我们呆在一起的,并且不愿意和现在的我们见面,此时最优选择肯定是在附近等我们重新被天授。



我几乎肯定,应该是那个青年,这里没有其他活人了。这人的出现本来就非常离奇,如果不是他,那这儿躲起来的人可有点多了。我看了看两边的黑暗,心说他在哪里呢?



我找了一块高的地方,站起来,对着黑暗开始喊:“出来吧。”



声音在这个空间会有回声,“出来吧”回荡了好久才消失,我开始了我的盲狙讹人大法,继续说道:“你和金万堂的事情,我都知道,你想干什么?可以直接聊一聊。”



黑暗中没有反应,我思索了一下:“你爸妈是不是近亲结婚?我看你眼间距挺宽,你妈生你的时候是不是吃太多螃蟹了。”侮辱对方父母是最容易让人情绪波动的。



还是没有反应,我叹了口气,这个时候,在胖子身边的卫星电话,发出了刺耳的蜂鸣声,接着,卫星电话被强行启动了,里面传来了一个陌生的,讲话带口音的声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好像是一种念经。



我仔细听了听,就发现那是金万堂的声音,他似乎在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念经。语气听上去非常的害怕。



“堂堂。”我问了一句。



对面立即不念了,似乎楞了一下,立即大叫:“小三爷,救我,救我!”



“你在哪儿呢堂堂,你不是应该在草原上吃手抓羊肉看这一行毁灭么?”胖子也醒了,就骂道。



“我不知道我在哪儿,这儿特别黑。”金万堂的声音都要哭了,恐惧的感觉透出卫星电话,感觉都没那么滑稽了。“我被石头压在这儿了。我肋骨都断了.”



“那您还有什么最后的话要说么?这银行卡密码和你姘头的电话都给我,胖爷我长命百岁,给你托底。”



“胖爷你鳌拜抄家么?都给你胖爷,救我,赶紧救我。”



“你他妈在哪儿呢?”胖子摸了摸肚子:“你身边还有食物么?”



“我不知道啊,胖爷,我睡醒了就到了这儿,一片漆黑,我啥也看不见,就这么个卫星电话。但我刚才幻听到听你叫我了,我就祈祷上天降下张起灵救我?”



为什么听见我的声音,要祈求张起灵,我不要牌面么,我心说,但心念一动,我刚才确实叫了他的名字,难道他在我们的附近?



我看了看边上的石头,我们在这里是不可能受到任何的卫星信号的,金万堂能联系上我们,说明他肯定也在这条黑色岩脉的某处。他是怎么进来的?



“你敲敲石头,把卫星电话先关了。”我道。



“为什么?”



“再问就向你告别了。”我道:“照办。”



金万堂还是听话的,卫星电话一下就关了,我让胖子别说话,仔细听,果然,我就听到了在我们一百米外的缝隙深处,传来了石头敲击的声音。



胖子看了我一眼,露出了莫名其妙的表情,“怎么在那儿?”



卫星电话又响了,金万堂在里面哀嚎,“血,我操我流了好多血,胖爷,我给你做牛做马,小哥在么,我给你立庙,给你养马,救我!”



我看着那个距离,手电照过去,看到那里有一堆乱石头,窒息道:“这是引我们出去呢。”



接着我就听到了咳嗽的声音,金万堂肯定咯出了大量的血,那咳嗽的声音,几乎是死神的声音。我不知道金万堂有没有被天授,但他人肯定是在那里,肯定在内出血。



胖子有点着急了,他对金万堂还是有感情的。翻出绳子系在自己腰上,就对我道:“天真,我去,要是我被天授了,你就拉我回来,别管我说什么,我打个死结,你就把我拽回来。”



我按住他,但胖子动作太快,一下就冲了出去,我看了看手里是空的,狗日的绳子的另一头也是他自己拿着他就跑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 第十九章 就抽一根

我和闷油瓶几乎同时起跳,直接凌空把他扑倒在地,地上全是乱石非常锋利,这一下按下去,胖子很有可能被挂个满是都是口子,但我和闷油瓶的判断完全一致,现在出去毫无价值。

胖子直接就给我们磕闷了,我们把他拖回来,他满脸的血,骂道:“你们两个至于一起上我么?”

我给他止血包扎,就道:“老金和你不一样,你不要增加对方的筹码?”

“天真你是要放弃老金么?”胖子看着我,一脸震惊:“不能放弃他,狗日的他还欠着六万块呢!”

金万堂打麻将一晚上输了六万,一直没转帐,虽然我们也只是打卫生麻将的心态,但胖子对此耿耿于怀。

我长叹一口气,金万堂要是知道自己因为赖皮而最终得救,以后估计更难合作了。我看了看手表,拍了拍胖子:“昨晚开始,我就不是你的天真了。我会想办法,你不要冲动,这一次我们得极限操作。”

说着看了一眼闷油瓶,当年漫长的痛苦时期,我很多次想过当时的我如果可以和他一起完成那些计划,可以省多少事,可能就不需要那么多蚂蚁五脏六腑里做道场的细节。

感谢上苍,如今竟然可以圆梦了。

我从胖子的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来,胖子意外的看着我,我站起来,看着远处的黑暗,用手护住打火机点上烟,虽然我知道这东西可能会害死我,但烟味弥漫起的时候真他妈舒畅。

很久没抽了,尼古丁迅速冲上脑袋,我没有这东西,真的没有办法把思绪拉到当年。

“就一根啊。”胖子看到我抽烟,就冷静了下来,也笑了起来。“小哥作证,非非非常时期,允许天真抽一根。”

我回头就笑,和闷油瓶对视了一眼,他把卫星电话丢给我,自己也看向一边的黑暗,非常专注。

怎么办呢?再没办法金万堂要在这里画个句号了?我深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来,觉得有点感觉了,对里面的金万堂说道:“还活着么?”

“还有一口气,小三爷,6万块钱,我出去就打,二一添作五的利息,哎呦。”他疼的嘶了一口:“就吐了好多血。”

声音还算清晰,但已经很微弱了。

“身上哪些地方被压住了?”

“腿,我的肋骨断了很多,没法用力气。”

“那是肋骨刺进肺里了,但还不深,不要引起气胸是死不了的。”

“怎么能不引起?”

“你能把手找个缝隙伸出来么?”我问道,没有理会他的询问,招手让胖子和闷油瓶都到我边上来。

“我试试。”他说到:“我,我看不到缝隙。”

胖子拿出一颗信号弹,我对卫星电话说道:“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光会从缝隙射下来,你一定要把手伸出来,这样我们能完全确定你的位置。”

“你想干什么?”胖子问我。

我从背包里拿出望远镜,问胖子道:“你知道虎克定律么?”

“虎克和贝吉塔我知道,两只老鼠。”

“那是舒克和贝塔。”我道,“你只要知道通俗表现就可以了,在固体材料上打孔,只要符合规律,可以快速减低材料的承压能力。这里的石头,可以使用虎克定律来破坏,我们仔细看一下压住他的石头的情况,找一个薄弱石块,打孔破坏,让他的脚可以松动。”

“怎么打孔,搞一根100米的钻头么?”

我看了看胖子的枪,抽了一口烟,看了看自己夹烟的手。这枪的射程肯定超过100米,就是我这打牌的手,还能不能握稳的问题。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