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转帖] 《浙大夜惊魂(又名:禁忌之地)完结》校园附近晚上施工先放烟花为何?作者:紫金陈

本帖最后由 石榴的颜色 于 2021-6-24 10:15 编辑

前言

    z大紫金港校区是本科生的总部,自03年一期完成,本科生陆续搬入,但周边每逢夜晚施工,总是先放烟花,原因为何?

    按照施工队的说法,这叫“扫地”,说是赶走周围不干净的东西。因为紫金港在建成以前是杭州西面的一个大沼泽,按照五行堪舆的说法,多水的地方阴气重,学校选在这种地方,为了安全,当然要做一些改造。

    学生活动中心位于启真湖靠西侧,四面临水,楼层较低,为极阴。圆心处的高耸灯柱为阴中之阳。剧场前的台阶步步入水,为阴中之阴。湖东行政中心,楼层最高,为阳中之阳,又与计算机中心和图书馆(阳中之阴)呼应,二者成八卦态势。再看东西教学区,东教学区位于东侧,位属阳,多置水景(启真湖),为阳中之阴。西侧为操场,位属阴,又多开阔地形,为阴中之阳,紫金港地属极阴,故阳大于阴,以镇阴气。

    七大学园命名也是按天地金木水火土:

    紫云:天

    蓝田:地

    碧峰(锋):金

    翠柏:木

    青溪:水

    丹阳:火

    白沙:土

    当年未建成时,五行不全,故将紫云置于东侧,天地相合,阴阳交会,又于东侧阳位,引东方阳气,以镇阴气。后新学园完工,五行归位为什么所有的学生寝室只有丹阳布局最特殊,不像其他的寝室中间都是连着的?却要在中间空出一个花园?那是因为丹阳刚好位于宿舍区中间,故命名丹阳以去阴气,再在其西侧修建花园,与内部花园交相呼应,成东西阴阳之势,以镇鬼气。再看食堂的布置,好端端的食堂为何要在中间挖个坑?其实,食堂与南侧小山丘刚好是一个八卦。食堂位于北侧,位属阴,中央开阔处为阴中之阳,山丘地势高耸,又位于南侧,为阳中之阳,南侧竹林,地势低平,属阳中之阴,又是阳大于阴,以调和过阴之气。其他部分尚未建成但估计西区建成后会较少水景,另外,可能会有较开阔或比东区行政中心更开阔的楼出现。而且,西为阴位,故紫金港建设先东后西,在西区建设过程中,东区将承担大部分镇邪作用,所以,东区应开阔明朗,忌隐晦暗淡。

    据说校区开工建设时死了8位建筑工人,许多死去的人会有怨气聚集于此,很不干净。丹青广场原来是坟场,有水火镇妖的风水。根据风水学知识,一个学校最阴的地方在西南和东北。对于紫金港来说就是东北的校医院和西南的南华园与医学院。校医院由于处在学校后门,人流往来极多,所以阳气充裕。而南华园和医学院晚上是最阴的地方,尤其是南华园靠近水的地方(水为阴)。据说西区下面埋有不干净的东西,应该是坟墓之类的。因此西区厕所的镜子比东区小,因为镜子里面可以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图书馆旁边的行政楼俯视是一个眼睛的形状,有眼珠和睫毛的形状,就是为了镇住整个紫金港。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第一章 惊魂夜

    李伟豪皱起了眉头:“好像是外面有谁唱歌。”

    张超笑着道:“外面有人唱歌,管他那么多。”

    李伟豪犹豫了一下,还是低下头继续书写。

    到了11点,其他自修的学生都已回去,保安也来要关门了,张超和李伟豪站起来,收拾东西走出去。李伟豪边走边问:“对了,上星期你在医院躺了一星期,没事了吧?”

    张超笑笑:“有什么问题!哎,莫名其妙昏了一星期,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医生说我没事了。”

    李伟豪谨慎地问:“那你不再想着——”他话到嘴边,又不说下去了。

    张超问:“想着什么?”

    李伟豪眼神有些躲闪,道:“没什么。”

    两人来到图书馆后300米的教学楼地下一层自行车库,此时整个教学楼都一片漆黑,只有借着外面马路上的灯光,才能看清路。

    这时,李伟豪突然站着不走了,又道:“你听,是有人在唱歌吧?”

    张超叹口气,道:“你肯定出现幻觉了,哪有人唱歌啊。”

    李伟豪道:“一定有人唱歌,就在教学楼上面,我去看看!”说着,他就马上向楼梯跑了上去。

    张超笑道:“这小子,平时看他挺正经的,没想到一听到哪个女生唱歌,就想去认识一下了。呵呵,以前没和他一起自修过,还真看不出来。”他摇摇头,也向楼梯那走去。

    车库是地下一层,上面是教学楼,共有六层。此时教学楼里,连所有廊灯都已经熄灭了,只有远处马路上的灯光,能够稍微照到这边。

    李伟豪是跑上去的,张超是慢慢走上去的。等他走到二层时,李伟豪的脚步声似乎已经到了六层。张超喊了句:“伟豪,你在干嘛?”

    空旷的教学楼里,只传来他的回声。李伟豪什么话也没有说。

    张超又问了句:“伟豪,你在干嘛,快点下来,乌七抹黑的,我懒得走了!”

    还是没有回应。

    张超等了一下,又喊:“伟豪,你在干嘛呀!快下来,我要回去睡觉了。”

    还是没有回应。

    等了一分钟左右,突然,他瞥见旁边走廊的窗户口落下一个很大的物件,紧接着是“嘭”一声闷响。张超赶紧拉开窗户,向下一望,瞬间,他整张脸都吓白了。

    一楼外的露台上趴着一个人,一滩血迹,旁边一个书包,正是李伟豪的书包。

TOP

(2)

    20分钟后,救护车,警车,都呜滴呜滴地开了过来,医学院教学楼下,拉起了警戒线。领导,班主任老师,医生,警察,还有一些学生,都聚集到了一起。

    班主任是个海归男,叫刘一博,才30岁,他一听说张超是目击者,赶紧拉过他,问道:“怎么回事?”

    张超正慢慢从刚才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吞吞吐吐道:“我和伟豪今天一起自修,他总说听到有人在唱歌,自修一结束,他就跑上去,我在下面等他,叫了他很多声都没应,后来……后来就……这样了。”他快说不下去了。

    刘老师忙拍拍他的背,安慰着:“好了,好了,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要多想。听说你上星期刚刚出院,身体不好,不要又——”说到这,他突然住口没说下去。

    旁边的班长吴宇跑了过来,看看张超的脸,道:“张超,你……没事吧?”

    张超微微叹口气,摇了摇头。

    这时,一个警察顺着一名老师的指引,走了过来,道:“你是张超吧?你是唯一一个目击这事的,能不能跟我们回去一下,协助调查?”

    张超点头道:“好的。”

    刘老师道:“警察同志,我是他们班主任,我陪他一起去罢。”

    警察道:“也好,我们就是做一下笔录,过一两个小时就把你们送回来,不要紧张。”这警察又向一旁的学校保安队长问:“这幢教学楼里,按规定,走廊上都有监控录象的吧。”

    保安队长道:“恩,保安室电脑里都有。”

    警察点了点头,道:“呆会儿我们派个人去你那拿一下。”又转向对张超道,“同学,老师,我们先上车吧。”

    上了车后,张超和刘老师坐到一起,隐约听到窗外有学生在说:“怎么又是这,真邪门啊。”

    刘老师赶紧对张超道:“别听这些人瞎说。”

    张超问道:“怎么,老师,这里以前还有人……?”

    刘老师似乎是用很惊讶的眼神看了看张超,随后,又笑了起来,道:“没,没。”转头伸向窗外,喊来班长吴宇:“你叫这些学生不要乱说。对了,回去你先跟班里开个通报会,就说要等调查结果出来,让大家都不要乱说。明天我再来给你们开个会。”

    吴宇连声应着,那边听学院领导正打电话的声音:“对,找管理员,这几天辛苦下,学校网上不要传这事,帖子都删掉。好,好的……”

    张超一瞬间,似乎想起了什么,眉头微微皱起,但又想不起到底是什么。过了几分钟,一位警察上了车,开车带他们去了派出所。

    (3)

    到了派出所,警察让张超在办公室等一下,先带刘老师去了另一间,做了二十分钟笔录。又让张超进去。

    进去后,坐着一胖一瘦两个警察,胖的问,瘦的做笔录。反正就是问了些当时的情况描述,以及李伟豪最近有什么异常等等。

    按他们的提问回答完毕,最后,张超思考了一下,又说:“警察,我觉得伟豪的死不寻常,他一定不是自杀的。”

    “哦?”胖警察不屑地摇摇头,道,“是自杀还是其他什么的,等我们调查清楚了就行了,现在不能乱下定论。”

    这时,门外又一名警察走进来,道:“老齐,监控录象拿到了。”

    胖警察点了下头,对张超道:“好了,我们这里基本已经问完了,如果还需要你配合调查,我们会再联系你的。”

    张超道:“那我可以先走了吗?”

    胖警察道:“等下我们会派人送你和你们老师一起回去的。”

    张超走出询问室,刘老师一见他,就走上来,关切道:“张超,没事吧?”

    张超道:“没事。老师,伟豪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老师摇了摇头,道:“这警方会调查的,我们让警察先送我们回去罢。”

    张超点了点头,等了十多分钟,一名警察出来正要送他们走,里面那个胖警察急匆匆地跑了出来:“同学,老师,稍等一下,你们先过来看看这个。”

    张超和刘老师都好奇地互相看了眼,跟着走进那间办公室。

    电脑上,正是监控录象,一名年轻小警员正定格在一个画面,画面中,黑乎乎的有些模糊,仔细看可以分辨出,那是六层教学楼的走廊。

    胖警察认真地盯着张超,问道:“当时在教学楼,除了你和死者外,还有其他人吗?”

    张超仔细地回忆当时的情景,医学院教学楼里的教室,并不是作为自修教室用的,每天傍晚就关了。几个小时前,已经晚上11点,他们两个最晚离开图书馆,他们出去后,保安就把图书馆关了。而地下自行车库,离图书馆至少300米,上面是教学楼。当时除了李伟豪说听到有人唱歌外,根本没有其他人。而张超自己,压根没听到谁唱歌。

    他思考了一下,回答:“刚才笔录里我也说了,伟豪几次说他听到有人唱歌,要跑上去看看。我从头到尾没听到唱歌。”

    胖警察目光微微敛了下,指向电脑:“放下去。”

    画面中,过了几十秒的静止画面,随后走廊一头出现了李伟豪,他背对着镜头,看不到脸,只见他步伐慢吞吞地走到了走廊中间的窗户口,站了半分钟的时间,突然爬了上去,随后跳出了窗户。

    张超和刘老师亲眼看到李伟豪跳楼,都不禁倒吸了口冷气。刘老师问道:“警官,为什么你刚才问是不是还有其他人?”

    胖警察吸了口气,道:“你们再看下去。”

    画面从那时开始,又静止了三四分钟,突然,画面最远处,也就是走廊尽头,出现了一些变化。胖警官让画面定格在这里。

    走廊最远处那头是摄像头的死角,只能拍到一部分。只见黑乎乎的画面中,模糊出现的,竟是一双脚,若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那双脚只拍到了脚脖子,隐约可以看到,脚上穿了双黑鞋子,脚脖子上可以看出,那人似乎是穿了件白裙子。但是光线太暗,也分辨不清楚。

    警官又让画面继续放下去,那双脚在原地伫立了三、五秒钟,又掉头走了。

    警官转头问张超:“你仔细想想,有没有穿白裤子或者裙子的人出现过?”

    张超想了很久,还是摇了摇头:“对了,警官,下面楼层也有摄像头,调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胖警官点头道:“我们已经和保安部门联系拿了。好了,同学,刘老师,从录象上判断,基本可以肯定李伟豪是自杀的,为什么自杀,我们还要进一步调查。我们先派人送你们回去,如果过几天需要你们帮忙,再找你们。对了,关于监控录象里面的东西,你们要保密,这是工作需要。”

    刘老师连声道:“明白,明白,我们一定会保密的。”

    胖警官又看了眼张超,道:“今天麻烦你们了。小刘,开车送老师和同学回去。”

    刘老师和张超一连声“客气了”,那名叫小刘的警官开车送他们回了学校。

TOP

第三章 白秋

    (4)

    警察开到中途,刘老师先下车了,嘱咐张超不要想太多,回去早点休息了,明天他会再来开个班会。

    警车送到寝室楼下,刘警官打了声招呼,嘱咐几句,就走了。张超拿出寝室楼的门禁卡,正要去开门,身后一人叫道:“张超。”

    熟悉的声音响起,张超不用看,也知道是女朋友白秋。

    他一回头,白秋正穿着一件红色羽绒服,站在下面,白皙的脸上似受了冻,有些苍白。白秋是他大一就认识了,虽说有好几年感情了,但是白秋性格偏冷淡,两人又都喜欢呆寝室,所以平时也不是天天在一起。白秋是经济系的,住在白沙3幢,就在张超他们白沙2幢的对面。两幢楼中间隔着个花坛空地,叫白沙小广场。

    张超走下来,看着白秋的脸,不禁疼惜:“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白秋小嘴巴微微皱了一下,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张超关心道:“怎么了?哦,是的,这几天我都在忙着下星期补考,没关心你。”

    白秋摇摇头,道:“没事,我听说今天晚上……”

    张超勉强笑了一笑:“哎,都过去了。如果我是女人,我现在肯定吓死了。呵呵,我没事的,你放心吧。”

    白秋问道:“李伟豪,他……他为什么跳楼啊?”

    张超想起监控录象后面几分钟出现的那双脚,身上不禁打了个寒战,现在都2点了,要是把这话告诉白秋,她肯定吓得半死,还是不说了。就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他学习压力太大了吧。”

    白秋点了点头,又道:“刚才真是担心死我了,听说你去了派出所,打你手机也没回应,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了。”

    张超拿出手机,发现上面并没有未接电话,笑了笑:“一定是移动系统又出问题了,害得你白等这么久。我没事,就是做了下笔录,问了伟豪的最近情况。”

    白秋神色似乎放心下来,道:“我手机被偷了,最近你不用联系我了,我会来找你的。”

    张超说:“周末我陪你去买一个好了。”

    白秋微微摇了摇头:“再说吧,现在很晚了,你也快点回去睡吧。”

    张超心里涌起温暖,想着白秋一直在这里等到自己这么晚,道:“还是你最好了,不过以后不要等我这么晚了。你先回去睡觉吧,我看着你进去,我再去睡。”

    白秋道:“我门禁卡忘记带了,小朱她们也都睡了,现在打他们电话不好。你先回去吧,我等一下,遇到别人开门,我跟进去就好了。”

    张超坚决地摇了摇头,一定坚持要看着白秋先进去。

    过了五六分钟,一辆出租车在白沙小广场停下来,下车了几位女生,估计是ktv玩得晚的同学,往女寝室那边走去。

    张超将白秋送到女寝门口,看着白秋跟在她们后面走了进去,招招手:“早点睡吧。”

    那几个走在前面的女生,听到他说话,都回过头来,好奇地看了他几眼,又转头上楼了。

    张超回到寝室,已经两点半,楼道里早一片寂静。

    他轻声地打开门,怕吵到别人,又轻声地把门关上。寝室早在11点就熄灯了,如今他只能打开手机,靠手机微弱的光芒照着。寝室里自然是空无一人,他看向李伟豪的床铺,床铺还是像早上一样铺着,心里想着听说李伟豪家里是农村,父母都没钱,好不容易儿子考上了z大,成绩又好,以后有出息了,却突然之间发生这种事。他想到过几天李伟豪父母来了,不知会如何心酸,心里也不禁难受起来。

    简单地梳洗一遍,正准备睡觉,寝室门“咚咚”轻声响了两下。张超吓了一跳,问了句:“谁呀。”

    “我,吴宇。”原来是班长吴宇。

    张超开了门,吴宇走进来,看了看,关心问:“张超,没事吧?”

    张超勉强笑了下:“没事,只是伟豪突然这样,哎……”

    两个人都心中难受,不知说什么。沉默半晌,吴宇又问:“你怎么这么晚回来,刘老师打电话给我说,你早半个小时前就应该到了呀。”

    张超笑笑:“刚刚下面我女朋友等我,跟她说了几句,回来就晚了。”

    吴宇问:“白秋吗?”

    张超笑笑:“除了白秋以外还能有谁呀。”

    吴宇奇怪地问:“这么晚了,她还来找你?”

    张超道:“当然了,班长该不会嫉妒我有个又漂亮,又体贴的老婆吧?”

    吴宇尴尬地笑笑,最后,又道:“张超,要不今天你搬我们寝室住吧,你们寝室就你一个,又……”

    张超摇了摇头,道:“不用这么麻烦了,男人嘛,不用为这担心了。吴大班你先睡吧,今天你也一定累坏了。”

    吴宇看着张超的脸,确实没问题,放下心来,道:“要是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或者等下你要是想换寝室,就来125。”

    张超点了点头,谢了几句。吴宇也走了。

    寝室共四张床,分上下铺。另两个人两年前就搬走了,现在他睡上铺,李伟豪睡他下铺。张超看了眼李伟豪空空的床铺,爬上床,盖着被子,闭着眼睛,心里想到的,都是今天的一系列变故。尤其是录象上李伟豪跳下去瞬间的动作,他发誓一辈子都忘记不了。还有那几分钟后出现的一双脚,一想到那,不由一阵寒战。

    时间毕竟这么晚了,不知不觉中,他朦朦胧胧地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迷糊中,似乎听到寝室里有声音。他半睡半醒地问了句:“在干嘛呢?”

    一个声音回答他:“没事,我就整一下东西,我声音小点,不吵到你。”

    “哦。”张超随口应了句,突然,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看着寝室里,借着窗外微弱的亮光,寝室除了他以外,根本是空无一人。

    刚才说话的是谁!

    不可能是幻觉!

    他是理科生,思维自然谨慎严密,头脑一向很清晰。毫无疑问,刚才确实有人跟他说话了。

    他小心谨慎地探出头,往他下面李伟豪的床铺看去。长嘘了一口气,什么也没有。

    莫非真的是幻觉?可自己从来没有幻觉发生,恐怖电影经常看,所谓幻觉只有电影里才有,现实里怎么可能?

    思索了一会儿,实在想不出所以然来,最后,睡意袭来,又倒头睡了。

TOP

第四章 校园古装女风波

    (5)

    第二天醒来,天气晴朗,虽然三月气温依然较低,但难得的晴空万里,依然让人心胸瞬时开阔起来。

    尤其是紫金港,占地6000余亩,比一般的镇都要大,除了校园建筑外,都是草地,树木,湖泊。每天一大早,几万名学生成群结队地赶往教室、图书馆,或骑车,或步行,好不壮观。能考进z大,绝大部分都是用功学习的学生,每天早晨面对着数以万计学子的朗朗书卷气,每个人都会感觉到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心境体会。

    张超睡到了9点多起床,他早上没课,本身也不是勤快的学生,所以还是按着往常一样,随便吃了些零食,打开电脑准备上网。

    他先是去看了一下学校论坛上的信息,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和昨夜事有关的东西,他估计都被删掉了。

    他又去了另外的论坛板块,随便翻了几页,突然,一个帖子标题进入他的视线。帖子名字叫《谁在西区看到过一名古装女?》,打开帖子,里面写着:“今晚10点多了,我骑车逛学校,到最西南角,医学院的后面一条小路上,看到隔30米左右的树林里有个女人,穿着白色的,好像是古代衣服,披头散发的,一动不动站在那里。我还以为是什么雕塑的东西放着,没想到那女人看到我,居然动了,往树林里慢慢走去。啊,真是吓死我了!”

    张超一看到这帖子,帖子的时间是几天前的,他也没太在意,毕竟以前也经常有电视剧组来紫金港拍戏,拍古装片也不稀奇。

    他再看下去时,发现后面有很多跟帖。一个跟帖说:“原来楼主也看到了,我还以为只有我看到了呢。那树林是不是在没开发的沼泽田里?那个古装女到底怎么走进去的?我两个星期前看到了,跟别人说,别人还不信呢。”

    后面还有人说:“我也看到过,那应该是个精神病吧,说起来还真有点恐怖的。”

    翻了几页回帖,大多数人都是抱着好玩、看热闹的态度回个帖,但前后也有十多个人表示看到过这古装女。

    翻到后面,还有一帖:“你们是在沼泽田里看到的?我是在晚上和女朋友散步,路过医学院教学楼,看到楼上站着的。披头散发,穿古装,看不到脸,我们吓了一跳。那神经病看到有人,就马上转身走了。哎,我们当时心里那个慌啊。”

    张超顿时心中一激灵,医学院教学楼,古装女!

    只见后面还有个跟帖:“是不是白衣古装女,穿一双黑鞋子?我也看到过,一定是神经病出来吓人了。”

    全部翻完,后面也没出现什么其他的话。张超突然想起来,昨天监控录象里的那双脚,该不会就是这神经病的吧?对了,其他楼层也有监控录象,不知道有没有拍到。

    一想到这事,他心中就一阵没来由的慌。

    正当他沉浸在帖子中的时候,门咚咚咚敲了几下,他吓了一跳,开了门,原来是同班的林一昂。林一昂和张超算得上铁哥们那种,这不光是他们两个说话投机,说起来,白秋是林一昂的表妹,白秋能和张超走到一块儿,少不了林一昂这介绍人的功劳。

    林一昂见张超脸色有些发白,关心道:“张超,没事吧?”

    张超摇头,道:“还不是你刚才敲门吓了我一大跳!说吧,什么事!”

    林一昂朝李伟豪空空的床铺看了一眼,道:“来慰问一下你,毕竟嘛……出了这么多事。”

    说实话,李伟豪跳楼自杀了,虽然林一昂和他是同班同学,但李伟豪这人性格一向比较内向,林一昂和他也不熟,除了见面打声招呼外,也没其他共同的话好聊。所以知道李伟豪跳楼自杀了,林一昂虽然心里有些压抑,但也实在谈不上很伤心。就像你在网络上,看到哪里谁死了,也会无动于衷一样。

    张超和李伟豪虽然是同一寝室,但平时相互间话也不多,了解也不太深。不过毕竟是他看到李伟豪死的,虽然他还不至于伤心到哭,但最近要笑,也实在笑不出来。

    林一昂又道:“看你没事,我也放心了。对了,大班让我通知一下,中午老刘过来开会,吃完饭一起到125寝室去。”

    张超点下头,道:“对了,警察怎么说?”

    林一昂道:“我听班长说,警察初步定案是自杀。”

    张超摇了摇头,道:“不可能的。”

    林一昂道:“是啊,是不可能,我虽和伟豪不熟,但看他最近也没什么异样。不过据说监控录象上,整个过程都有。”

    张超道:“那是因为,只看到了部分的录象。”

    “啊,部分录象?”林一昂压低声音,“什么意思?”

    张超道:“中午先去开会,听听怎么说。会完我再跟你说说。咱们先去吃饭吧。”

    林一昂拦住:“等下,兄弟,你他妈的别吊我胃口了,快把话说完!”

    张超关上寝室门,压低声音,道:“昨天是我和伟豪一起去自修的,他人没有一点异常,做题也非常认真,根本不是会自杀的样子。”

    林一昂道:“然后呢?”

    张超道:“我跟你说,你不要说出去。昨天我们在医学院图书馆自修,伟豪好几次发现说听到有人在唱歌。自修完了,我们去拿车,他又说听到有人唱歌,后来他就跑上去了,结果就发生那事。你说,玄不玄?”

    林一昂皱着嘴巴,道:“别整那玩意,现在你还有心情忽悠啊。”

    张超正色道:“我发誓我没说一句谎话!从头到尾,我都没听到有人唱歌。而且,昨天我在派出所看了监控录象。”

    林一昂神色严肃起来。

    张超继续道:“录象上,伟豪跳下去后,过了3分钟,画面最远处,出现了一双脚,站了几秒钟,又走了。”

    林一昂一点也不相信:“你他妈就忽悠吧!”

    张超严肃道:“我跟你说正经的,刚发生这种事,我怎么会开玩笑?”

    林一昂还是将信将疑:“真的?”

    张超点头:“这事太玄了,我会再去查一下的。要是不查清楚,我睡都睡不安稳。”

    林一昂沉思了片刻,道:“该不会真有古装女吧?”

    “啊?”张超惊讶了一声,“你也知道古装女?”

    林一昂道:“我也看了那帖子。不过说实话,我没看过录象,实在相信不了你说的。”

    张超扫兴地摇头:“那随你吧,我们先去吃饭,等吃完了,我还有事问老刘。”

TOP

第五章 转角遇到谁

    (6)

    吃完饭,张超和林一昂到了125寝室,班级里大多数同学都来了,男男女女,挤满了整间屋子。

    大家看到张超,脸上都有些异样,关系要好的一些男女同学都关心地问:“张超,你没事吧?”

    张超都是摇了摇头。

    一张床上坐着刘老师,看见张超,问:“昨天睡得还好吗?”

    张超自然不会把半夜有个声音跟他说话的事大庭广众说出来,只好笑笑:“没事。”

    刘老师安心地点了点头,等人都到齐了,刘老师开会,先是把昨天的情况跟大家通报一下,总体上说,就是警方经过监控录象和现场查勘,已经基本确定李伟豪是死于自杀,希望同学们不要因为此事蒙上阴影,尽快从悲痛中解脱出来。他自然没有提监控录象后面的东西。又说这事情不要对外宣传,对班级和学院的影响不好,别人如果问起,最好是说不太清楚。末了,又说这星期天,学院要组织学生进行心理和安全的预防教育培训,让班长组织一下,大家都要参加。

    反正每次发生事故,接着总是会有相应的培训和教育,大家都习惯了。

    散会后,刘老师先去其他寝室转了转,查看一下学生的生活和学习,大家开几句玩笑,打散压抑的氛围。最后,他特意到了张超的123室,关上门,坐下来,对他道:“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张超道:“老师,我真的没事,我是看得比较开的人,这些事不会太影响我的。”

    刘老师点了点头,沉吟一下,道:“现在你们寝室就你一个人住了,你要不要搬到其他寝室,和别人一起住?”

    张超摇了摇头,说:“没事,我一个男人,不会想这么多的。”

    刘老师道:“这就好,对了,李伟豪的父母,今天下午会到。你最好,最好回避下,毕竟他们情绪激动。”

    张超点头:“我理解的。我找女朋友一起自修去,晚点回来。”

    “你女朋友?”刘老师有些诧异,“你女朋友是不是叫白秋?”

    张超笑道:“怎么,老师也知道她名字?”

    刘老师尴尬地笑笑:“听说是个大美女,呵呵,我也是听其他同学说的。”

    张超也不以为意,然后,压低声音:“老师,下面几层的监控录象怎么样?那双脚……”

    刘老师笑了起来,道:“我问过了警察了,警察说下面几层的监控录象都仔细查过了,没有发现其他人。按警方技术员说,画面中光线本来就模糊,那到底是不是脚也不能判断,应该是光线反射的结果。你不要多想了。”

    张超不解道:“光线反射,怎么可能?”

    刘老师道:“我也这么说了,警方说,远处车开过或者其他光,很可能把其他地方的物象照过来。他们说以前也发现过很多次这种的图象,他们有经验,能够确认是其他图象。这点,你就不要怀疑了,毕竟他们专业嘛。”

    “哦。”张超依然将信将疑。

    刘老师道:“对了,监控录象的事,你不要跟其他同学说,这个按规定,是要保密的。”

    张超点了点头。

    刘老师又随口讲了些其他东西,末了,站起身,嘱咐张超,不要多想,过段时间自然就会好的。又安慰了一些话,然后走了。

    (7)

    刘老师走后,张超知道下午李伟豪的父母会过来,于是他准备找白秋一起去自修到晚上。打了白秋电话,手机关机,这才想到,白秋昨天说手机被偷了。

    于是他拨通了白秋同寝室朱晓雨的电话,接通后,道:“晓雨啊,白秋在吗?”

    “白秋?”电话那头的朱晓雨声音似乎有些不自然。

    张超并没注意,只是道:“是啊,白秋昨天说她手机被偷了,我只能打你电话了。”

    朱晓雨那头并没有说话。

    张超奇怪地问:“晓雨,你怎么了?”

    朱晓雨半晌过后,才说:“对了,张超,我们都听说那事了,你没事吧?”

    张超笑了笑:“没事吧,这话一天来我都听了几十遍了,呵呵,谢谢朱小姐关心,我一个男人嘛,当然没问题了。”

    “哦,这就好。”朱晓雨又道,“白秋不在,不知道去哪了。”

    张超略显失望地应了声,随便说了几句,挂掉电话,又看了下电脑,早上那个校园古装女的帖子已经被删了,所有相关内容都找不到。张超只好关了电脑,整理了书包,一个人去自修。

    他去的还是医学院的图书馆,现在还是中午,阳光明媚,虽然经历了昨天的事,但路上的学生老师,还是依旧,生活从未发生过变化。上课的上课,自修的自修,节奏如故。

    经过了一个下午,去吃了个饭,晚上又自修到了11点,等到保安开始赶人关门了,他才收拾好书包走出来。

    到了外面,他抬头看了看图书馆后面的医学院教学楼,心思又回忆起了昨天的场景。一切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跳楼自杀呢?

    摇了摇头,他走向了教学楼下的车库。教学楼还是像往常一样,早已熄了灯,只有马路上的灯光,依然寂静地亮着。

    还没走进车库,张超抬起头,本来是想看一眼李伟豪跳下的那个窗口的。他刚抬头一瞧,突然间,赫然发现那窗口竟站着个人。

    由于是窗户,只能看到上半身,长长头发披肩挂下,背对着窗口,穿着一件白色的布衫。

    古装女!

    张超脑中第一印象就是那个帖子里说的校园古装女。

    这时,那古怪女人突然间就走离了窗户,他站在下面,看不见了。

    这女人难道和昨天监控里的脚有什么关系?

    张超是个胆子大的男人,平时恐怖片看多了,对这种玄而又玄的事反而更不信。自己身高虽然也就一米七多点,体格也偏瘦,但自信就算遇到个疯女人,跑总是来得及的。他一心要搞清楚那双脚的事,此时见女人离开了窗户,他想也不想,就赶紧往教学楼的北面楼梯跑了上去。

    他跑得很快,但是刻意放低脚步声,不想让那女人知道。但由于心中还是有着一些害怕,所以他每次跑上去拐弯的时候,总会放慢脚步,前后看一下,再走。

    恐怖片中,最糟糕的就是迎头跑上,跟对方撞个满怀。张超想查古装女,可从不会希望跟古装女来个亲密接触。

    一路上,都没看到古装女,等跑到六层,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了眼,走廊上,空空荡荡,一个人影也没有。他前后左右全部仔细看了一圈,哪有人影。

    他稍微喘了喘气,这不光是他背着书包一口气跑到六层的缘故,更主要是他心里不可避免的害怕,心跳扑通扑通响着。外面是月光银亮,周围静谧一片,只有他的心跳声。这种感觉,这种氛围,就像人半夜迈进了一片荒芜的野地里,一种孤独和无助油然而生。

    张超思索一会儿,迈起步子,放低声音,向空荡荡的走廊走去。走廊一侧是窗户,另一侧是三间大教室。这三间教室的门都是铁的防盗门,门锁紧闭。就连窗户,都是防盗窗,里面拉着厚重的窗帘,什么也看不到。

    正当他要走到最尽头的那间教室时,突然,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传来,似女声,唱得模糊,听不清楚。

    莫非这就是昨天李伟豪说的歌声?

    他不由心中一紧。

    但那歌声就似有非有响了三、五秒的时间,就消失了。此后,还是寂静一片,再也听不到任何歌声。

    他心中正好奇,突然间,前面20米左右的走廊另一头,一袭白影走了过去,悄无声息,如风一样,快速地转弯下了楼。

    张超瞬时感到身体从后背一直凉到了脊梁骨。

TOP

第六章 精神病人?

   (8)

    张超跑上六层,是要看看古装女到底什么样,此刻竟从他面前20米转弯走下了楼,可他脚步停在原地,哪里敢追上去。

    虽然是个男人,但三更半夜站在这里,看到古装女背影一闪而过,他根本是声音都不敢发出。

    现在古装女下了楼,他却害怕地不敢动,更不敢下楼,害怕万一下去,和古装女打个照片,那就春光灿烂了。

    张超心扑通扑通跳,但声音一丁点也不敢发出,背紧紧靠在墙上,警惕地看着四周,拿出手机,拨通了林一昂的电话。

    电话那头,林一昂似是正玩着游戏,道:“张超,干嘛呢,李伟豪父母都收拾好东西走了,你好回来了。”

    张超眼睛依然盯着两边,压低声音道:“快,你到医学院教学楼,快,我在六层,我不敢下来,是兄弟快来,再不来就见不到我了!”

    “哎哟,你大爷的,这又玩的哪出啊!”林一昂似笑非笑的抱怨着。

    张超急道:“别废话,快过来。”

    “你倒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啊?”林一昂声音稍微正经了一些。

    张超不愿多说:“快来,救我一命,老兄,我求你了!六层。”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大气都不敢出。

    紧张持续了五六分钟,再也没看到古装女身影。张超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放眼往面前窗户瞧瞧,路上空空如也,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西面是学校尚未开发的沼泽田,小湖、水洼、灌木、杂草、乱树丛生。突然,他眼前一亮,远处沼泽田中,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那身影在树丛里,只露出了一部分,看不清楚。几秒钟后,那身影又向沼泽田里面走了去,消失不见。

    张超心中一片不同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刚才那道人影,到底是不是古装女?沼泽田里那人,是不是古装女?到底哪个是古装女?古装女怎么走到沼泽田里的?

    一连串的问号,还有一连串的恐慌。

    又过了十分钟,外面马路上,一辆自行车飞快地骑了过来,张超一看,就是林一昂。看到林一昂,他刚才的恐惧也完全消散,趴到窗口喊道:“老林,我在这儿!”

    林一昂头一抬,大声骂道:“我操,你他妈有病啊,这么晚喊我出来,就是告我你在上面?你他妈仙女啊,要老子来陪你!”

    张超不禁脸红,喊了句:“现在没事了。”

    林一昂继续骂着:“老子可不会上楼来找你,你是他妈的准备自己走下来呢,还是准备跳——”一说到“跳下来”,他赶紧闭上嘴,昨天李伟豪刚从这跳下来,最近阶段这话可不能乱说。

    张超笑了笑,此时一点也不害怕了,赶紧跑了下来,拿了车,与林一昂一同回去。

    回来路上,林一昂忍不住又骂道:“你他妈电话里给我说什么来着,要我来救你?你不好好的吗?再说了,没事,你三更半夜跑上六层干嘛,你也想学……”这话他又赶紧收了回去。

    张超不好意思地笑笑,随后,正色道:“我跟你说,本来我是不会跑上去的,这回,我亲眼见过古装女了!”

    “吱——”一声,林一昂来了个急刹车,差点飞了出去,停下车,道,“古装女?”

    张超还心有余悸,点头道:“我在下面准备去车库拿车,抬头看上面,刚好看到一个穿白衣服,头发挂下来的女人。那女人可能发现我了,所以马上走掉。我赶紧跑上去,到了六楼走廊那,来回看了很久,没发现古装女。后来正当我以为没人时,那古装女突然从那头楼梯走了下去。哎,你不晓得啊,当时真吓得我——”

    林一昂半信半疑道:“真的假的?听说那古装女是个精神病女人啊。”

    张超道:“千真万确,你啥时见我这么怕过?还打电话叫你来,我那时是真怕呀!

    虽说男人都好面子,但面对铁哥们,这种说自己怕的话说出来也无妨,反正他知道林一昂不会说出去的。

    林一昂道:“对了,你早上说的监控录象里的那双脚,该不会是古装女的吧?”

    张超道:“很有可能,不过我听老刘说,警察技术人员说了,可以确认那是光线反光的缘故,画面上本来就模糊,不能说是一双脚。”

    林一昂道:“算了,我也懒得管是真是假,以后你多看着点自己,上星期你刚昏了一周,身体不太好,别吓到自己。”

    张超道:“我有事要请你帮忙。”

    林一昂道:“你小子这么客气干什么,说!”

    张超道:“刚才你来之前,我看到西边沼泽田那,有个白色人影,可能就是古装女,我想不通她是怎么进去的。”

    “不可能。”林一昂一口否认,“那里没开发过,周围都是水田,根本进不去。你没看到沼泽田那很多标语,沼泽危险,严禁踏入吗?这肯定是你看错了,隔那么远,塑料袋什么的,看起来也是白色的。”

    对于这点,张超倒也没否认,确实隔得远了,一个塑料袋要是挂在树那边,看起来也会像个人影,至于说后来又走进沼泽了,三月风大,塑料袋被吹走了也不无可能。

    一般人都有这方面的经历。比如说在海边,看着远一些的圆形浮标,还会以为是个人头浮着呢。

    不过对于六楼刚才走过的那个白色身影,他看得真真切切,理科生可不认为自己会出现幻觉。

    林一昂又道:“你要我帮忙什么事,你还没说呢。”

    张超道:“最近跟我一起去医学院图书馆自修,我想看看,这古装女到底是个啥玩意。”

    林一昂一口回绝:“去你的,我才没那个闲功夫来跟你自修呢!你要补考,我又不用补考,现在又没到考试。再说了,看见那个古装女的又不止你一个,我看,百分百就是哪个神经病捡了件破衣服,晚上乱走,别人才会说什么他妈的古装女。我看你胆子这么小,也别调查这种破事了。昨天的事过去了,就过去了好了。还有,我跟你说,看你这副熊样,我建议你以后别来这医学院的图书馆自修了。风水不好。”

    张超奇道:“这话怎么说?”

    林一昂道:“我也是听人开玩笑说的,这紫金港以前是个大沼泽田,还有几块老底子的坟地,另外,60年代杭州武斗,这里也死了些人,所以说阴气重。听说阴气最重的是东北角和西南角。现在东北角是校医院,外面是后门街道,路上每天这么多人摆摊卖小吃,自然没阴气了。只有这西南角,旁边还是没开发的沼泽田,况且又是医学院,里面放着死人多。嘿嘿,我看那,你就省省吧,反正你也是临时抱个佛脚,不是自修的料。”

    张超笑了笑,也不以为意,道:“你不来就算了,我自己下次带着个手电筒来,再看到那古装女——”

    林一昂打断他的话:“再看到,别打电话给我喊救命,其他随你咋折腾。”

    两人说说笑笑,回了白沙宿舍。放了自行车,两人一起走出来,远远的,看到白沙小广场那站着个穿红色羽绒服的女孩,正是白秋。

    张超笑了笑:“老兄,你先上去吧,我和你表妹再聊会儿。对了,大舅子,今天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说着,张超就朝白秋跑了过去。林一昂慢吞吞地走着,故意离张超他们远的那个方向,走回了宿舍,脸上却带着一分不安的神色。

TOP

第七章 半夜,谁在敲着我的窗?

    (9)

    张超一见到白秋,就道:“怎么你又在等我?今天中午打电话给小朱,她说你不在。”

    白秋道:“以后不要打电话给小朱了。”

    张超显得有些诧异:“怎么了?你和小朱不是关系很好吗?”

    白秋道:“我们女生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张超道:“该不会你们闹矛盾了吧?”

    白秋不满地皱起眉头:“我不想说,你就别让我说了。”

    张超笑了笑,他也明白,大学里,女生宿舍总是很容易闹矛盾,毕竟女生心眼小,又爱面子,为了豆丁大的事,很可能就会吵翻。他只好安慰:“好了,那我也不问了,你们最好能和好,毕竟一直是好朋友嘛。”

    这时,白秋眼睛红了起来,似乎快哭了。

    张超赶紧道:“好了好了,那我不说了,总行吧。你的事,让你自己去处理。对了,你手机没了,什么时候咱们去买一个。”

    白秋平缓道:“再说吧。”

    张超道:“好了啦,我出钱买,总可以吧?”张超家里是做生意的,生活上也比一般同学宽裕一些。

    白秋白了他一眼:“谁要你买,我说再说就再说!”

    “哦。”张超无奈地啧啧嘴,道:“那我以后只能打你们寝室电话找你了?”

    白秋有点轻微生气:“不要打。我说了,最近我会联系你的,你就不能听我的吗?”

    张超一向怕她生气,也怕她哭,忙哄道:“好的好的,那就都听你的。”

    白秋破涕为笑,道:“你怎么这么晚,我听林一昂说,你去了医学院的教学楼,还喊他救命,到底怎么回事啊?”

    张超一想,这古装女的事可不能告诉白秋,她一个女孩子,哪会受得了这怕,忙道:“没什么,我跟他开了个玩笑,把他骗过来的,哈哈。”

    可是白秋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只是一本正经地说:“以后,你不要再去医学院那了。”

    张超问:“为什么?”

    白秋只是扳着脸说:“那里都说特别不好。反正我叫你不要再去了,你听不听我话的?”

    张超忙哄道:“我听的。”

    白秋满意地点点头:“时间不早了,我回去了,你也回去吧。”

    张超笑道:“好,你先进去,我在外面看着你,就回去。”

    白秋脸上有些无奈:“我又没带门禁卡。”

    张超叹口气,好气又好笑,这个傻丫头又犯低级错误了。只好陪着她等着,过了几分钟,其他女生进寝室楼,开了门禁,白秋也跟着进去了。

    张超回到寝室,已经熄灯,只有厕所有电。接着厕所的灯光,张超看了一圈,李伟豪的床铺物件已经全部没了,他们家里人今天收拾带走了。地上也是扫得干干净净,一定是收拾完后,宿舍清洁阿姨打扫的。

    张超看着空荡荡的寝室,突然有一种孤独的感觉。

    最后,无奈爬上床铺,盖被睡觉。也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中,似乎听到轻微的“呲呲”声响,仿佛是笔尖经过纸的声音。张超含糊地说了句:“谁呀,干什么呀?这么晚了,还让不让人睡呀。”

    一个声音应答道:“以后别去医学院了。”

    “谁!”张超一下翻过身来,寝室里空无一人。

    刚才那声音……那声音明明是李伟豪的。绝对不可能听错!

    可人呢?空空如也,寂静无声。他打开手机,微弱的悠光转了一圈,什么人也没有,那声音没再出现。

    李伟豪?

    一种无声的恐惧充满了整间寝室,一种莫名的诡异和恐怖,笼罩在他的全身。

    他知道一声大喊,就可以把旁边寝室的人都惊醒,可他不能这么做。这不止是公德心的问题,他知道没人会相信李伟豪的声音重新出现,理科生都理性得很,怎么会相信这种事,一定会将他当成精神病看待了。

    他坐在床头,亮着手机,睡意全无,头脑十分清醒,警惕地观察着寝室内的一切。虽然他有些恐惧,但这恐惧并没像今晚在六楼的样子,毕竟这里是寝室,旁边都是人,就算有什么妖魔鬼怪,一声吼就能把人都惊醒,怕个屁!他可一点也不相信鬼故事里那种,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现实就是现实,这是任何外力和所谓的幻觉都不可能改变得了的。

    在床头坐了十来分钟,寝室里再也没有其他的异样发生,隐约中,似乎听到隔壁人打呼噜的声响。平时听到很响的打呼噜,都要骂娘,现在再听这呼噜声,才发现很好听。毕竟这是很现实的声音,把人从恐慌中,来回了现实。

    这时,困意又要袭来,他关了手机,躺下来,闭上了眼睛。但就过了几分钟,突然,“的的、的的”的声音响起。他没睡着,一听到这声音,立即坐了起来。

    很显然,这声音是从厕所方向传来的,像是什么东西在敲厕所上方的通气窗玻璃。

    他们寝室是白沙1楼,布局也非常简单,进来后是住的,离门最远是盥洗台和厕所,厕所的门与盥洗台是相通的。厕所和盥洗台都有窗,窗外是一片草地和灌木。厕所很小,就两平方,临外面的那墙顶上,有个20公分见方的小窗户,是透气用的。

    此时,“的的、的的”的轻微响声,就是来自厕所的那面透气小窗上。

    张超听得清楚,仔细听了十多秒中,声音还在响。张超忍不住朝那问了句:“谁呀,在干嘛?”

    这时,声音突然又没了。

    张超坐在床头,谨慎思考了片刻,爬下窗,朝厕所走去。

    去厕所要经过盥洗台,盥洗台上有面大镜子,张超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刚走到镜子处,吓了一大跳,再看,原来镜子里是自己,真是无语。微微松了口气,他打开厕所灯,一步朝厕所里迈了进去。

    进去后,发现毫无异常,再看那小窗户,好象窗户外掛了一个小东西。

    张超打开窗户,伸手拿进来一看。操,居然是个巴掌大的小棺材。

    打开小棺材盖,里面什么也没有。

    哪个畜生居然开这种玩笑!

    张超大怒,跑到盥洗台一把拉开玻璃,朝外面看去。外面是草地和灌木群,黑乎乎一片,足足有半亩面积。这些灌木和长草都长得有一两米高。他们寝室虽说是一楼,但因为地基建得高,窗户离下面草地足足有两米半。这么多灌木和长草,人要躲在里面,当然是看不到了。

    这小棺材,百分百是人搞的,哪有鬼怪搞这玩意。张超心里极其恼怒,说不定这人没跑,躲在草里面。

    “哼,非揪出来揍你半死!”张超爬上窗户,虽有两米半高,他一下狠心,还是跳了下去。幸好下面是草,没摔痛,四处寻一圈,那里有什么人躲在草里。寻了几遍,始终无所获,最后只好又回了寝室,继续睡觉。

TOP

第八章 心理学女博士

    (10)

    第二天早上,张超没课,一直睡到9点才起来,玩了下游戏,到了中午,去隔壁的121寝室找林一昂。一见面,张超就道:“老林,快跟我来一下。”说着,就拉起他走。

    “干嘛干嘛,你又见鬼啦。”林一昂被他拉着,一脸不满。

    张超拉到到寝室,压低声音,道:“老林,有人要整我。”

    “整你?”林一昂笑起来,“你何德何能啊?长得又不帅,又没啥性格,还是个胆小的熊样,谁会费功夫整你啊。”

    张超拉开抽屉,拿出巴掌大的小棺材,道:“你看。”

    “这啥玩意儿?”林一昂好奇地接过来,“棺材!”他也有些吃惊。

    张超道:“就是这小棺材。”

    林一昂仔细地端详着,笑起来:“工艺很不错啊,谁送的,送棺材,升官发财,挺有创意的。”

    “创你马拉戈壁的意!”张超不由骂道,“昨天晚上两三点钟,有人敲厕所的玻璃,我去看时,人已经跑了,留下这个小棺材。这他妈的也真够损的,不知是哪个孙子搞的。”

    林一昂眉头微微皱起来:“半夜两三点敲厕所玻璃?你看到是男是女?”

    张超道:“要是看到,我就不用找你了。这孙子够极品的,居然在伟豪刚去这会儿,用这东西吓唬我。”

    林一昂扬头道:“你不知道是谁,那你找我干啥?你当我诸葛啊,能猜到谁整的这事?”

    张超骂道:“你还有没有一点义气啊,前天伟豪刚走,昨晚一畜生这么整我,你就说这种话打发我啊。”

    林一昂笑笑,把手一摊:“那小生我也是束手无策呀。”

    张超正经道:“别扯狗屎了,我是让你帮我想想,最近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林一昂思索一下,道:“你这小子整天窝寝室,能得罪什么人?况且得罪了,也不会干这么缺德的事吧?不过嘛,我说,你小子何德何能找了我表妹,白秋是经院的大美女,喜欢的人多了去了。说不定,情敌故意想吓你一下。”

    张超沉思一下:“这么说倒还真有可能哇。不过我没听白秋说起过,谁在追她啊。”

    林一昂骂道:“猪才会告诉你,谁在追她。”

    张超无语。

    林一昂道:“好了,别想这事了,下次抓住了,我帮你一起揍他。对了,听说下午好像有个心理学女博士要来找你。”

    “找我?”张超惊讶道,“找我干嘛?”

    林一昂嘿嘿一笑:“找你当然不是觉得你帅了,你老疑神疑鬼的,人家是把你当成精神病案例,边治疗边写课题报告。”

    张超骂道:“去你妈的,你才精神病。快说,到底找我干嘛?”

    林一昂道:“不是伟豪刚走嘛,你又在现场,说是学院安排给你当心理医生,辅导一下的。”

    张超道:“狗屎,我哪门子心理不正常了。”

    林一昂道:“走个形式嘛,大家都以为你受了大刺激,学院领导自然要安排人安慰你一下,做做样子,你也配合一下嘛。”

    张超无奈道:“行行。就当浪费一下午好了。”

    (11)

    到了下午,张超还在林一昂寝室玩耍,寝室门开着。“咚咚”敲了两下,刘老师和班长吴宇走了进来,林一昂站起来招呼:“领导来视察,欢迎欢迎。”

    刘老师看着张超笑了笑,说:“张超啊,学院领导知道你前天晚上经历了一些事,所以特别安排了一位心理医生来给你做个辅导,怎么样?”

    张超早知道有这么一出,笑着道:“好啊,我也想看看心理学女博士长啥样。”

    “就长我这样。”门外,一名女生走了进来,这女生身高一米六多,体形也不错,脸蛋微微显肥,皮肤倒很好,也是说一口浙江味道的普通话。看起来不算漂亮,更不是白秋那种看上去一眼就会发亮的女生,但也绝对不能说难看。应该说,身材不错,长相中等偏上一点的女生。

    林一昂笑嘻嘻走过来,调侃道:“没想到学姐这么漂亮,这么漂亮还博士啊!”

    女生腼腆一笑,刘老师道:“林一昂,你就老实点呆着,别人又不是找你的,你乐什么乐!”

    林一昂无奈叹口气,道:“张超,你小子可要把持住了。”说着,笑嘻嘻出去了。

    刘老师介绍了一下,女生名叫陈蓉,是心理系的博士生,又嘱咐张超好好配合下,让他们两个单独去123寝室聊聊。

    随后,刘老师和吴宇就离开了。

    到了张超的寝室,陈蓉走进后,居然主动关上门。张超不免有些尴尬,道:“学姐,门还是开着吧,要不,要不等下那林一昂又要开我玩笑了。”

    陈蓉自己拉了张椅子坐下,对张超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微笑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这么说来,张超心里一想,是啊,她一个女生都不怕,自己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于是就放心大胆坐了下来,道:“学姐,实话实说吧,反正我心理没有问题,你也是例行公事,咱们就速战速决,你也快点敷衍下就行了。”

    陈蓉微微摇摇头:“你直接叫我名字好了,虽然是例行公事,但我也要尽职尽责,况且,心理辅导一般都是分很多次进行的,一天辅导效果并不明显。”

    张超张大嘴巴:“一天还不够?”

    陈蓉点头:“具体得看你的心理情况。”

    张超哭丧道:“学姐,就算我有什么心理问题,你是大德高僧,一句话醍醐灌顶,直接点化我得了,费这么大劲干嘛呀。”

    陈蓉道:“那你想怎么样?”

    张超道:“你是例行公事,我也没这方面需要,咱们好聚好散,随便聊几句就行了。”

    陈蓉坚决地摇头:“那可不行,你前夜亲眼见证了自杀,而且自杀者是你寝室同学,你应该也知道,行为是有传染性的,万一你……呵呵,当然谁也不希望这万一,但是万一情况发生时,我这为你做心理辅导的,不是很失败吗?说不定,博士学位都拿不到了。”

    张超道:“陈蓉老大,你也太自私了吧。为了一己学位,就要荼毒学弟啊,大姐,你就放过我吧,我哪里看起来像有心理疾病的样子?”

    陈蓉不由他说,直接道:“好了,我们开始吧。听说你是宁波人,家里很有钱,你是富二代?”

    张超骂道:“哪个孙子乱张嘴的,我家里是做生意的,但有钱也算不上,更别说什么富二代了。”

    陈蓉笑着说:“不是富二代的学生,会买车吗?听说你开一辆现代?”

    张超道:“大姐,你也太八卦了吧,这种事都被你打听到了。现代又不是什么好车,还是我家里人不要开的二手车。我一直停在白沙后面那小车棚里,只有偶尔出去才开下。这有什么问题?”

    陈蓉笑着说:“没什么问题,我不过随便问问,你好像很激动?”

    张超故意长嘘一口气,道:“不激动不激动,我要一激动,准被你这心理学的说是受了前天的刺激了。我淡定,相当淡定!”

    陈蓉笑笑,接着问:“你和李伟豪平时关系怎么样?”

    张超道:“一般,虽说住同个寝室,但他性格比较内向,我们平时说话也不多。不过对他突然离去,还是很痛心的。但也没到受刺激的程度,所以就不劳您费心了。”

    陈蓉继续问:“你有女朋友吗?”

    张超道:“这有啥关系吗?”

    陈蓉道:“我只是随便问问。”

    张超道:“有,你很失望?”

    陈蓉摇了摇头,笑道:“你和你女朋友关系怎么样?”

    张超道:“你是指哪方面,身体还是心理?不过这么隐私的问题,我还是不说了罢,反正和伟豪的事没关系。”

    陈蓉笑道:“我不过随口问问。你女朋友漂亮吗?”

    张超一脸得意:“那是相当漂亮,这里的人都知道,她是白沙大美女,还是经院院花。”

    陈蓉道:“那你觉得你女朋友喜欢你,是因为你是富二代,还是其他原因?”

    张超要叫起来了:“姐姐,我不是富二代!”

    陈蓉笑得掩上嘴,道:“那我看你也不帅,为什么院花会喜欢你呢?”

    张超无奈道:“你这么坦白,等下害我受刺激了,告别人生,你负责啊!”

    陈蓉笑着道:“好,那我们不提这个了,你觉得你最近有没有很大压力?”

    张超道:“除了补考,能有什么压力?”

    陈蓉仔细道:“你再想想,你真没有其他压力吗?”她似乎另有所指。

    张超沉吟半晌,突然,眼中亮光迸发,狠声道:“该不会,棺材是你送的?”

    “什么棺材?”陈蓉似乎是一脸的茫然。

    张超这才发觉自己说漏了嘴,忙道:“没什么。”

    陈蓉微微皱起肉质的嘴唇,带着那么些性感,道:“你刚才说的棺材,在哪?”

    张超想着吓她一吓也无妨,反正这心理学的总不至于反被别人“心理学”了,就拿出抽屉里巴掌大的小棺材,道:“昨天半夜,有人放在窗户口的。”

    陈蓉脸上微微露出惊讶,接过小棺材,仔细端详一会儿,又笑了起来:“做工挺精致的嘛。”

    张超真要骂娘了:“你怎么跟林一昂那畜生说同样的话啊!”

    “哈哈,是吗?”陈蓉露出胜利者的笑容,道,“可能有人跟你开玩笑吧,不过这玩笑开得也有点,有点大了。”

    两人随后又聊了一些东西,末了,陈蓉又道:“听说你最近都去自习,不如以后我们一起去吧?”

    张超一口拒绝:“不行,被人看到,到我女朋友白秋那告状,我不死定了。她心眼一向比较小。”

    陈蓉笑起来:“她住哪个寝室?”

    张超道:“白沙3幢216。”

    陈蓉道:“行,那我去跟她说一下这事,这是学院要求的,至少最近这段时间,要多观察你一下。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晚上我跟你一起去自修。”

    张超耍起了无赖:“谁说我晚上要去自修啊,我呆寝室。反正寝室现在没人,和自修教室没啥区别。”

    陈蓉不容否认道:“如果寝室自修和图书馆自修效果一样,那你也不会跟着李伟豪去自修了。就这么定了,晚饭后我来找你,你手机号码多少。”

    没等张超说话,陈蓉就主动拿起桌上张超的手机,拨了一下,道:“学院和你们刘老师也是将你交给我了,你有什么意见,可以去找学院领导。好了,下午就到这儿吧。”

    张超迟疑了一下,道:“晚上我可能要晚点。”

    陈蓉道:“你干什么去?”

    张超道:“等下去买个高功率的手电筒再加些装备,嘿嘿。”他神秘一笑,也不说出原因。

TOP

第九章 寂静的敲门声

    (12)

    吃完饭,陈蓉联系到张超,张超书包里装着个很大的突起物,陈蓉惊讶道:“你包里装了什么?”

    张超拍拍书包,道:“超大功率充电手电筒,30瓦的。”

    陈蓉不解道:“你自修带个手电筒干什么?”

    张超嘿嘿一笑:“校园古装女知道吗?”

    陈蓉道:“网上看到过,听说是个神经病女人,怎么了,该不会你要去找她吧?”

    张超道:“真聪明,果然是学心理的。”

    陈蓉道:“你找她干什么?”

    张超道:“把那个神经病抓出来,供你心理辅导,省得你烦我。”

    陈蓉道:“你真要去找古装女?”

    “哈哈,你怕啦?”张超露出得意笑容,他可不打算把前天晚上自己被古装女吓得半死的事告诉她。

    陈蓉依然不解:“这神经病女人,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好端端地去找她做什么?”

    张超道:“李伟豪死的那天,录……”他赶紧闭上嘴,知道警察和老刘都说过,这话不能乱讲。

    陈蓉道:“路?你在路上见过她?”

    张超道:“是啊,你要是怕了,就别跟着我。”

    陈蓉不相信地道:“你不怕?胆子有那么大?”

    张超笑道:“没有金刚钻,怎么敢揽瓷器活。手电筒只是照明工具,我还有其他装备呢!”

    陈蓉无语地摇摇头,骑上自行车,跟他一起去自修。

    可车子骑到食堂西区那边,张超并没停下来,反而继续往南的马路上骑去。

    陈蓉迷惑道:“你不是去自修吗?”

    张超道:“我去医学院的图书馆自修。”

    陈蓉道:“去那自修干什么?都没几个人的。”

    张超神秘一笑,道:“因为只有在那一块,才能找到古装女。这回我非揪出这神经病。”

    陈蓉道:“你为什么非要找她?”

    张超要找他,一个是因为他心里始终对李伟豪监控录象里的那双脚耿耿于怀,另一方面,这鬼东西前天吓了他一跳,作为理科生,他并不相信世上有鬼,非得搞个明白不可。况且他买了装备,至少现在是不怕了的。

    两人从西区沿着启真湖一路向前骑,现在还是早春,太阳下山早,此刻余辉未尽,照得启真湖波光粼粼,甚是好看。

    骑着着,张超信口道:“英雄美女,倒霉男才找心理女。”

    陈蓉微微一笑,淡定地当他放了个屁。

    很快放好了自行车,走出来,此刻天空还是亮着的,张超抬头看了眼上面的教学楼,还有教室亮着灯,显然还没下课,自然找不到那古装女踪迹。

    两人进了图书馆,今天图书馆里人更少得可怜,只有廖廖十余个学生,相信不少人都听说了大前天的事,暂时不来这自修了。张超和陈蓉自修到了9点,他今天本意是想找古装女,也无心自修下去,就喊陈蓉走。

    两人走到后面的教学楼,张超并没打算去拿车,抬头看了看上面黑乎乎一片的教室,深深吸了口气,并没古装女的身影。

    陈蓉道:“你真要找那神经病?”

    张超点了点头。

    陈蓉无奈道:“可神经病也不是天天都出现啊,你怎么找得到?”

    张超道:“碰碰运气吧,你敢不敢跟我上教学楼?”

    陈蓉笑道:“呵呵,你们生科的,做的都是动物实验,应该是在西区科技楼那里吧?我们心理学,虽然是理学院的,但有些课程和医学院的一样,我来这儿都不知多少次了呢。”

    张超点头,笑道:“那老陈,咱们就上去吧?”

    陈蓉显然对他喊自己“老陈”很不爽,皱皱嘴巴望了眼这学弟,跟着他一起上去。

    张超从包里拿出了那个手提的大功率电筒,又拿出一根短棒一样的东西。

    陈蓉奇怪道:“这是什么?”

    张超笑道:“电击棒,2000伏。”

    “你疯了!”陈蓉大叫起来,“就算别人是个神经病,你把人电死了,怎么办?”

    张超道:“我有分寸,你放心好了。这是安全电击棒,虽说电压高,但死不了人。再说了,这只是以防万一的,我可不会随便用。”

    陈蓉命令道:“你先收起来,我再跟你上去。”

    张超看了她一眼,她用不容质疑的口吻道:“必须!”

    张超无奈,只好将这600多块咬牙切齿才狠心买下来的电击棒放回书包。不过他拉链一端开着个缝,以防万一能快速拿出来。

    两人走上了二楼,周围一片寂静,楼道里黑乎乎的,只有外面的路灯微弱地照进光芒,但走廊两端的南北楼梯,都是一片漆黑。远处马路另一面,是还未开发的茫茫沼泽田,荒芜一片,要是凝神盯着那看,总会让人有一丝寒意。

    陈蓉紧紧跟着张超,张超并没打开手电筒,怕打草惊蛇。

    这时,陈蓉微微拉了一下张超的袖子,张超惊得一跳,随即压低声音,狠狠地道:“大姐,你要死啊!”

    陈蓉笑了起来,道:“你胆子挺小的嘛,呵呵。”

    张超愤恨道:“别扯其他的,声音小点,脚步轻点,跟着我保你没事。”突然,张超凝神起来,低声道,“什么声音?”

    陈蓉见他不像开玩笑,也屏息听着,过了片刻,道:“什么声音也没有啊。”

    张超深吸一口气,道:“好像又没了。”

    陈蓉笑道:“可能是外面建筑工地吧,瞧你那样,还敢找古装女呢。”

    张超不理他,站在走廊一头,快速打开手电筒,往另一头一照,空空旷旷,什么也没有。

    “走。”张超招呼一声,继续向三楼走去。

    还没走上三楼,张超又突然停下来,低声道:“快听,什么声音?”

    “勃勃”,“勃勃”每隔了三四秒钟,都会响起两声“勃勃”的声音,在这寂静黑暗的楼道里,显得格外恐怖。

    这一回,陈蓉也听到了:“好像……好像是在敲门。”

    “是在上面!你跟牢我。”张超压低身子,悄悄向上走去,走到了四楼,声音还在响着,走到了五楼,声音依然在响着。

    毫无疑问,声音来自于六楼。

    六楼,又是六楼!

    张超面容上,忍不住紧张起来。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