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十章有个女人

    (34)

    到了晚上10点,张超继续窝在椅子里上网。

    “张超,张超。”窗外,穿着红色羽绒服的白秋叫了几声。

    张超赶紧跑了过去,趴在窗口,道:“白秋,你又这么晚出来啊。”

    白秋脸上淡淡地笑了一下:“睡不着,出来走走。”

    张超道:“你等我下,我出来跟你说话。”

    白秋点了点头,徘徊在草地上。

    张超忙跑出寝室楼,来到后面的草地上,这次,白秋果然还在等他。他兴奋地一把拉过白秋手,道:“我们去后面走走吧?”

    白秋平淡地点头:“也好。”

    张超看着今天白秋似乎精神状态好多了,心里也不由开心,拉起白秋的手,两人一起走到后面启真湖畔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白秋看了看张超的脸,关心地摸了摸他的脸颊,缓缓道:“你感冒了,现在好些了吗?”

    张超笑道:“区区一个感冒嘛。”他忙把头别过去,道,“不能对着你说话,怕给你传染了。”

    白秋笑了笑,伸手摸着他的脸,别过来,道:“没关系的。”

    张超抓着她的手,道:“你的手好像很冷呀,你得多穿点衣服。”

    白秋道:“我都穿羽绒服,也不少的。”

    张超道:“对了,你是知道我感冒了,才来找我的吗?”

    白秋点头,道:“今天遇到林一昂,他告诉我的。看到你没事,我才放心。不过天气凉,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张超道:“不要紧,看到你,病都好了。对了,今天告诉你一件极气人的事。”他把早上挂盐水,遇到朱晓雨,上去打招呼反被骂口臭的事说给白秋听。

    他原本是想逗白秋笑,没想到白秋似乎并没有为这事感到好笑,也没有同情他的遭遇,只是沉默了片刻,然后道:“谢谢你昨天去找朱晓雨。”

    张超道:“你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你是我老婆呀!”

    “老婆?”白秋似乎对这个词有些茫然,别过头,看了眼天上的星空,缓缓道,“对的,我是你老婆。”

    张超关切道:“白秋,你到底怎么了?”

    白秋抽泣了一声,转头勉强笑道:“没什么。”

    张超急道:“白秋,你有什么事不要都放在心里,说出来,告诉我,好不好?”

    白秋似乎是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哇一声大哭起来,趴到了张超的怀里。

    “不要哭,不要哭……”张超不知所措的安慰着,和白秋三年了,似乎总是对她无法完全的了解,好像思想总是触及不到她灵魂深处。他很怕白秋哭,以往白秋一哭,他总是不知道怎么安慰。

    从旁边十多米外的路上,走过一队情人男女,向他们看了一眼,窃窃私语着。

    张超也觉得白秋好像哭得有点大声了,这块草地,白沙4幢的女生寝室阳台上,也能看到。不过好在是晚上,别人也认不出他,倒也没什么大关系。

    哭了一会儿,白秋又停住了哭声,抬起头,眼里都哭得通红,小嘴微微皱着,张超要去亲,白秋却提前推开他,道:“不要。”

    张超悻悻地尴尬笑笑,道:“没关系呀,哈哈。”笑得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白秋见了,乐得呵呵一笑,随即脸上又恢复了冷漠和淡淡的忧伤,对张超道:“昨天,是我让你去找朱晓雨的,但你要答应我,以后你不要晚上去医学院了,好吗?”

    张超道:“到底为什么不能去?”

    白秋眉头微皱,凝望了一眼湖面,却又缓缓摇头。

    张超一时间忘了她的病,只想搞清楚真相,道:“秋,你到底知道什么,告诉我,告诉我好吗?”

    白秋似乎在思索着,沉默了许久,最后转过头,道:“那里有个女人。”

    当!

    似乎脑子里当头一棒,白秋也果然看到了那个女人!

    张超一时间什么也没考虑,就直接问道:“是不是一个白衣服,黑鞋子的女人?”

    可是白秋却茫然地摇了摇头,道:“什么白衣服,黑鞋子?”

    张超道:“我看到一个穿白衣服,黑鞋子的疯女人,总是在那一片乱走。”

    白秋摇头:“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我只知道,……是一个唱戏的女人。”

    唱戏的女人!

    张超内心剧烈跳动起来,唱戏的女人果然是存在的,难道除了古装女以外,还有别人!

    他忍不住道:“唱戏的女人长什么样?是不是她吓到你了?”

    白秋突然整个身体抖动了一下,随后缓缓转过头来,眼神中,不再是茫然,而是,有那么一分的尖锐!

    张超吓了一跳,身体不由向后倾,不敢靠近白秋的眼神。

    但随即,白秋眼神中的锐利缓缓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茫然,口中淡淡道:“没有什么唱戏的女人,什么也没有,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以后也别去那里了。”每个音节都仿佛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语调起伏。

    张超这时才突然想了白秋有病在身,他刚才话问得太急,万一刺激到白秋,加重她的病情,那就后悔莫及了。只好马上哄道:“什么也没有,你不要多想,我以后也不会去那里的,好吗?”

    白秋乖巧地点了点头,随即又不说话了。

    这时,背后“喵”一声,张超吓了一跳,转头看去,5米外一只全身黑色的猫,正瞪着一双碧绿色的眼睛,朝他们望来。

    张超骂道:“滚远点,他妈的吓老子一跳。”

    那猫并没被他骂得滚远点,而是又低沉的一声“喵”,随后一步步向他们走过来。

    白秋脸上似乎有些恐慌,紧紧拉着张超的衣袖。张超拉起她,站了起来,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子,朝猫扔了过去。没扔到,猫又怪叫了一声,继续找着他们走了两步,身体微微拱起。

    一般人都知道,猫拱起身体,是遇到危险防备或者准备攻击的姿势,张超自然明白,白秋紧紧圈着他胳膊,更是害怕不已。张超他不怕狗,因为狗虽然比猫大,但没猫动作那么灵敏。猫的话,爪子很锋利,而且跳得高,如果一扑上来直接抓你脸,那就破相咯!

    张超连唬带喝,伸脚踢了两下,然后拉着白秋快速跑开了。等离了猫10多米远,回头看时,那黑猫还依然站着,朝他们看过来。

    白秋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

    张超点了点头,送白秋上了宿舍楼,他也回去了。

TOP

好看刺激

TOP

第三十一章黑猫警长

    (35)

    到了寝室,张超梳洗一下,快11点熄灯了,他正要去拉上窗户,睡觉。

    走到窗台口,刚要关窗,外面又是“喵”叫了一声,那只黑猫站在草地上,朝他看来。

    张超骂了句:“畜生,叫春别来老子我这儿,小心把你拔毛剥皮了。”

    黑猫似乎没听懂他的威胁,而是轻巧地一跳,越上了窗户下面的铁阑珊,随后又跳到旁边的空调箱上。看着张超,低缓平和地叫了几句“喵”,声音里没有一点攻击性。

    张超迟疑一下,看了看猫,猫似乎在等他的决定。

    张超转念一想,都说黑猫能看到脏东西的,刚才白秋的眼神非常诡异,会不会什么脏东西附身了?要不然刚才为什么黑猫对着她这么凶?还是自己碰到了脏东西,才会得了病毒性感冒?黑猫是对着自己的脏东西叫?

    现在看那黑猫,表情非常柔和,好像是想进寝室来。

    不如就放黑猫进来,要是它真肯留在寝室,自己睡觉倒可以安心一些。不管是有人来半夜敲窗玻璃,猫这么灵敏,总会叫起来。就算真有鬼什么的,都说猫狗能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尤其是黑猫,更是邪物克星,有它在,大可以放心。

    这么想着,张超就拉大了玻璃窗,对着黑猫道:“要不要进来?”

    黑猫看了他一眼,随后一跃而起,跳进窗户,到了盥洗台上,随后又从盥洗台上跳下,在房间里走动一圈,最后跑到其中一张空写字台的下面,躲了进去。

    “还真想在我这儿安家呀。”张超想想有些奇怪,这猫居然这么听话。心下一高兴,就从零食袋里拿出了根火腿肠,除了包装,剥出来拿手上。

    黑猫看见火腿肠,眼睛都发光了,起初谨慎地盯了张超一会儿,见他并没恶意,随后小心翼翼朝他走了过来。

    张超本来想喂狗一样,拿在手里给猫吃,但见猫真走过来了,他怕猫一时太“激动”,抓破他手了,忙把火腿肠扔地上。

    猫赶紧扑了上来,似乎作为一只校园里的流浪猫,风餐露宿,很久没饱食一顿了,高兴地吃了火腿肠,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又是对着张超几句“喵喵喵”。结果张超走到哪,这猫也像狗一样,跟到哪,要东西吃。

    张超无奈,只能找出一个盆子,给它当食槽,又整出个小碗,给它当水盆,放了些零食饼干,给猫吃。

    等它吃饱喝足,猫却又跳上了盥洗台,爪子打着玻璃,看起来要出去的样子。

    张超骂了一句:“你大爷的,来骗吃骗喝来的呀,我还以为给我当宠物的。”无奈拉开窗户,谁知猫跳出去后,并没要走,只是到了草地上撒尿,随后又跳了回来。

    张超心里一乐,这比狗还听话。狗教会了定点大小便,也是拉在室内的,清理起来也烦,现在这猫大爷直接蹦外面去清洁,倒更省事。

    于是,他就把窗户开了几十公分距离,供黑猫随时出去解决,回头爬上床睡了。

    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撑病上了两节课,回到寝室,林一昂敲门进来闲逛。他一进门,本来趴在最里面写字台下睡觉的黑猫,突然走了出来,对着他,拱起了腰。

    林一昂一见,大叫道:“妈呀,你屋子里哪来的猫啊!”

    张超用脚挡了下猫,道:“黑猫,别紧张,虽然猫狗爱打架,但这条狗没恶意,不跟你抢东西吃,你回去睡你的吧。”

    林一昂骂道:“去你的,老子来看望一下你,你还敢损我。咦,这猫怎么会住你寝室啊,你这畜生看起来良心也没好到收留流浪猫吧?”

    张超道:“是猫自己要进来的,反正寝室就我一人住,养只猫也好。”

    林一昂笑道:“寝室不能养宠物,被楼长知道,小心咔嚓后,回去煲汤喝了。”

    一听这话,猫对着他大“喵”了一声,穿过张超的脚,逼近林一昂来。

    林一昂忙讨好道:“乖乖黑猫警长,我小子也是开句玩笑话,您老可别一般见识啊。”

    张超大笑,用脚把猫赶回去,夸道:“好猫,果然不愧是我张超养的猫,对付林老狗,就该这样。我也赐你个名字,叫贝贝吧。”

    “贝贝?”林一昂听了大笑,“这狗名吧?”

    张超笑着对猫道:“对,这是林一昂的小名,你先用着吧。”说着,又从零食袋里拿出点吃的东西,叫道,“贝贝,过来吃。”黑猫欢快地跟着他过去。

    张超喂完猫,转头对林一昂道:“昨天白秋来找我了。”

    林一昂似乎有些惊讶,道:“她找你干什么?”

    张超道:“我昨天不是挂盐水了嘛,她当然是看下我咯。”

    林一昂道:“她怎么知道你生病了?”

    张超道:“不是你告诉她的吗?”

    林一昂一愣,随即笑了起来:“哦,是的,昨天遇上她的,我忘了。对了,她来找你说什么了?”

    张超道:“跟你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白秋跟我说,她也听到医学院那有女人唱戏的声音。我觉得,白秋肯定是被医学院那什么东西吓出病的。”

    林一昂一听,一点也不信,大骂道:“我看你最近是彻底疯了,一天到晚医学院医学院的,每天这么多人去那上课自修,怎么都没见其他人说那有什么东西?尽你一天到晚瞎想,还几次三番半夜跑那去,说见到什么白衣女鬼,狗屁!我说你正常一点行不行?像个正常人一样,上课,自修,玩游戏,都活得好好的。你看你,整天胡思乱想,总以为有个白衣女人迫害你,你是不是得了迫害症啊!现在还搞了什么?寝室里搞个黑猫,古里古怪,你说别人要知道你这样,是不是都认为你得了神经病啊!”

    被林一昂一顿迎头痛骂,张超突然愣住了,似乎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每天这么多学生,都在正常地上课、自修、玩游戏,只有他会生出这么多事。还经常半夜跑到医学院去。

    这么多学生每天去医学院上课、做实验、自修,也只有他看到了这么多古怪的东西,听到女人的声音。

    现在还在寝室养了个黑猫。

    无论是谁,如果注意到他最近的举动,都会认为他疯了。

    我真的疯了吗?

    白秋,李伟豪,差点成为下一个的朱晓雨,他们的事又该如何解释呢?我是否还该继续寻找其中的秘密和答案?

    张超一时间陷入了犹豫之中。

    林一昂见他一声不吭,叹口气,语气平和下来,道:“好了,别胡思乱想了,兄弟,我希望你早点正常起来。”

    张超点了点,沉默不语。

TOP

第三十二章真的有下咒?

    (36)

    第二天晚上,陈蓉约了张超一起去自修。两人似乎对医学院的事有所顾及,虽然两人都没提及,但彼此心照不宣,都说去东区教学楼自修。

    走在路上,张超想起昨天白秋对他说的话,便对陈蓉道:“昨天晚上白秋又来找过我了,她还是叫我不要去医学院,我忘了她的病,结果问她到底在医学院碰到了什么,害得把她吓哭了。你说……,这会不会加重她的病情?”

    陈蓉思索了一下,笑笑安慰他:“应该不会,人格分裂者很敏感,也容易激动,或许,你说的让她想起了什么,才会哭的吧。以后,你不要提这些事,刺激她,相信她一定会好的。”

    张超点点头,突然心中一慌,道:“可是,昨天白秋说,医学院有个唱戏的女人。我也听到过那唱戏的声音,你说,那声音到底会是什么?是不是有东西吓到她了,才成现在这样?”

    陈蓉思索一下,摇摇头:“这事也说不清楚,我看,最近你也不要想着这事,也不要再向她提起了。”

    张超点头,沉默思索。

    两人来到教室,坐下后,张超拿出本子,准备做作业,可刚拿起笔要写字,手指用力握了几下,却发现似乎握不住笔。

    陈蓉发现了他的异样,转头轻声道:“怎么了?”

    张超奇怪地看着自己的手,犹豫一下,又用力握了握笔,迟疑道:“好像……好像我手没什么感觉,握不住笔。”

    “啊?”陈蓉眉头微微皱起,随即问道,“给你的安定片,你天天在吃吗?”

    张超道:“是啊,我晚上不太容易睡着,所以基本上天天吃,已经吃了一半了。”

    陈蓉道:“你每天都吃几粒?”

    张超道:“有时候吃3粒,有时候吃2粒,我看效果挺好的。”

    陈蓉思索道:“看样子,你吃得有些多了,以后改成吃1粒或者1粒半吧。”

    张超道:“为什么?难道安定片吃了,手会没力气?”

    陈蓉道:“这个也说不好,安定片是镇静神经的作用,如果吃多了,自然会降低神经的敏感度。我猜,就是这个原因,才使你握不动笔的。其实不是你手没力气,而是神经反射降低了。”

    张超道:“我以前还从不知道安眠药会降低神经敏感度呢。”

    陈蓉笑笑道:“你专业还是我专业?以后,你就按我说的,每天吃1粒,如果吃1粒对睡眠的效果不够,那么就吃1粒半,不要多吃,俗话说是药三分毒,药吃多了,总是对身体不好的。”

    张超点了点头,陈蓉又似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拿出另一种红色的小药片,也是没有包装,用医院的透明塑料小袋装着,有几十粒,递给张超。

    张超道:“这是什么?”

    陈蓉道:“这是另一种安定片,有中药成分,相对副作用要小很多。我突然想起来的,要不,你从今天开始,换这种安定片吧,这个是每天吃2粒,你就按照2粒的剂量来服用。上次我给你的那种安定片,就不要吃了。”

    张超笑道:“看起来我还真像是有病,又是白的药,又是红的药。”

    陈蓉道:“如果你睡得着,那么自然是不吃药的好。但是我看你最近精神压力大,又发生了这许多事,所以才让你睡不着,稍微吃一下安定片的。但你不要吃成习惯,否则,以后养成药物依赖,就很难纠正过来了。”

    张超点头笑道:“我也想不吃,但以前没吃过安眠药,一直以为安眠药是自杀用的,没想到效果这么好。最近这段时间,我恐怕是爱上安眠药了。”

    陈蓉有点担心地看着他。

    张超心里一暖,笑道:“不要为我担心,我能睡着,就忍住不去吃的。就是最近阶段吃下,过段时间我肯定会调整过来。”

    陈蓉满意地点点头。

    两人自修结束,张超回了寝室,一开门,那只被他叫成“贝贝”的黑猫就跑了过来,围着他“喵喵喵”直叫唤。

    张超笑道:“别这么粘人,你不就是来骗吃骗喝骗睡的嘛,好了,今天给你在小超市买了鱼罐头,瞧你混了这么久,一定没享受过这待遇吧。”说着,从书包里拿出鱼罐头,倒到食盆里给猫吃。

    贝贝吃得很开心,一下子工夫把两条鱼都吃掉了,趁着黑猫吃饱喝足,想来也感激主人,张超大着胆第一次把贝贝抱了起来。

    贝贝倒也没反抗,张超看了看它的下半身,笑道:“原来是条公的。”放下它,正要起身,突然眼角瞥到他床底下似乎贴着东西。

    他床是在上铺,有1米7那么高,人弯下去自然能看到床底。

    张超好奇心起,弯下身,俯进去看,这是什么?

    再仔细辨别一下,顿时大惊。

    符,床底居然贴着三张符咒!

    三张符咒都是庙里的那种黄纸,上面是红色的朱砂印画着符纹,还用毛笔字写了什么“天地”、“鬼”、“身”、“心”之类的字,还有许多小字是老写字,他认不得。

    心中瞬时产生一个想法,妈的,有人又来搞怪了!

    这是不是就是民间说的下咒?

    还贴在床头底下!

    会不会还有扎纸人咒他的?

    张超赶紧翻箱倒柜找了起来,结果在一张空写字台的抽屉里,果然找到了一个金纸包起来的小人,只有巴掌大小,上面画了什么穴位之类的东西。翻过小人一面再看,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人背面上,居然写着“张超”,还有他的身辰八字!

    妈的,谁竟然这么狠毒!

    他虽并不信这种小说电视里扎纸人的玩意儿,但现在这一切居然真实地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不由让他慌了一把。

    这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搞的鬼?

    是不是放着很久了?

    这些东西是不是真有一些下咒的功效?自己最近看到的,听到的那些异常的东西,会不会都是因为下咒的效果?

    他越想心里越不对劲,把四张床铺全部拉出来,仔细看过,其他三张空床铺上下,都没有贴古怪的符咒。床底、柜子、抽屉和各种角落,他也自己地找过,没有发现其他的。

    撕下那三张符咒,握着手里的金色纸人,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似乎脑子被谁当头一棒敲下,只感到天旋地转,整个人都发蒙。

    谁干的?

    为什么这么干?

    跟自己有仇吗?

    自己最近的所见所听所想,难道都是操纵在别人手上?

    沉默,彻底的沉默,一人痴痴地坐着,脑中陷入了一片的混沌。

TOP

第三十三章遇上老同学

    (37)

    第二天中午,张超找到陈蓉一起吃饭,跟她说了昨晚在寝室发现的东西。

    陈蓉也是一脸惊讶,道:“符纸和纸人,你还在吗?”

    张超道:“都在我包里放着,我找你,就是想让你帮我看看,这东西是否真能下咒?”他从包里把符纸和金纸扎的小人拿出来,摆到陈蓉面前。

    陈蓉拿起来,仔细端详了一遍,道:“下咒的说法,在我们农村里确实是有的,但是不是真有下咒这回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看你这三张附和纸人,不太像是下咒的。”

    “哦?”张超奇怪道,“那是做什么用的?”

    陈蓉道:“看起来,好像是从庙里求来,保佑人的。”

    张超不相信地摇了摇头,道:“这不可能,谁会这么好心去庙里替我求这东西。就算求了,也不该将符偷偷地贴到我床下,把纸人悄悄藏到没人用的抽屉里。应该是直接告诉我。对了,既然这人能把符贴到我床下,把纸人藏到我抽屉里,那他,他一定有我寝室的钥匙。”

    陈蓉道:“有钥匙?那他为什么不偷你的东西?”

    张超道:“小偷才会偷我的东西,这个人只是想害我。”

    陈蓉道:“或许,真的是从庙里求来的东西,告诉了你,你反而不信。”

    张超摇头道:“说不定,最近我在医学院的所见所闻,要么是那个人搞的鬼,要么真有下咒的说法,让我产生幻觉了。”

    陈蓉觉得不可思议地摇头:“我还是觉得,下咒的说法太不靠谱,都什么年代了,如果这种下咒之类的做法有用,早被人曝光了,科学也早来研究了。”

    张超道:“有些东西,科学也解释不了。总之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有人要害我,半夜瞧我寝室玻璃,放小棺材,还有图书馆厕所的布鞋,估计都应该是一个人做的。但是医学院见到的古装女和听到女人唱戏的声音,我真的想不通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秋听到过,疯了,李伟豪听到过,跳楼了。下一个,会不会是……我?”

    他这句话一说出口,连他自己忍不住都吓了一跳,脸色变得苍白。

    陈蓉赶紧道:“你千万不要这么想,大不了,以后你不要去医学院了,这总行了吧?”

    张超缓缓叹口气,沉思了一会儿,道:“别人还有我的寝室钥匙,真是一个暗雷啊!”

    陈蓉道:“你想想,谁还有你的寝室钥匙?”

    张超道:“以前两个同学转专业,早就把寝室钥匙交回楼长了。李伟豪事情发生后,他的所有东西,也都跟学校结算清楚。除了我以外,应该只有楼长才有了。可楼长一个大伯,铁定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的。”

    陈蓉微微皱着眉头。

    张超又道:“寝室的事,我肯定一定是人为的,但医学院见到的和听到的,我实在想象不出人是怎么做到的。反正现在是白天,我们去医学院,看一下那间房间到底是藏什么的吧?”

    陈蓉思考一下,点了点头,道:“也好,要是不搞清楚那房间的东西,相信你也会一直想着这事。”

    两人吃完饭,一起骑车去了医学院。放好车后,上教学楼。

    现在是大白天,教学楼里还有一些个学生在自修或者做实验,楼下的马路上,也不时有汽车、自行车、行人经过,没有一点阴森恐怖的气息。光线明亮,整个教学楼里也是通透光明,白天去和半夜去真是截然不同的氛围。

    张超也明白一个道理,其实关键不是白天和晚上,只是人多和人少。人多的时候,自然有“人气”,只要周围的“人气”旺,所有的阴暗和恐怖都会烟消云散。

    两人直接上了六楼,这里没有教室,只有三间仓库。白天看起来,这三个房间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唯一区别的,另两间房间只是普通铁制的防盗门,第三间防盗门宽大厚重一些,还用一个铁链锁着。

    陈蓉笑了笑:“门关着,我们也看不到里面放了什么。不过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吧?”

    张超点了点头,在六楼走廊上来回走了几下,这三个屋子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什么敲门声和女人唱戏的声音,在现在看来,都是不可想象的。

    这时,北面楼梯上走上来一名女生,陈蓉一见,就上去打招呼道:“苏晶晶,你在这儿呀?”

    那个叫苏晶晶的女生见是陈蓉,也笑着迎上去,看了看旁边的张超,道:“陈蓉,你们在这儿干什么?这位该不会是你男朋友吧?”

    陈蓉笑着,也没否认,张超有点尴尬地对苏晶晶笑了笑。

    陈蓉介绍道:“这是苏晶晶,是我高中同学,也是一起考上z大的。她是医学院的,去年毕业。他叫张超,是我朋友。”

    苏晶晶笑着跟张超点头,打招呼。

    陈蓉道:“听说你留校工作了?”

    苏晶晶道:“是呀,现在在医学院管管尸体标本什么的,给学生做实验。”

    张超顿时兴奋起来,不由道:“苏学姐,那这几间仓库是你管的?”

    “学姐?”苏晶晶有些诧异,道,“你比陈蓉年纪小啊?”她显然没想到,陈蓉的“男朋友”年纪比她小。

    陈蓉拉苏晶晶到一旁,两人笑着说了几句话。张超心里想,该不会真说我是她男朋友吧?不过也无所谓了,别人看自己交到博士的女朋友,只会羡慕。

    两人说笑了几句,苏晶晶道:“你问这仓库是不是我管的,你们想进去看看?”

    张超忙道:“当然想啦!”

    陈蓉笑着说:“你看方便吗?他从没来过医学院,也没见过尸体,想来看一下。”

    苏晶晶有点坏意地笑着说:“看看当然没问题,可你不是医学院学生,呵呵,饭吃了吗?”

    张超老实地回答:“已经吃了,学姐让我开一下眼界,咱们晚上请学姐吃饭。”

    苏晶晶笑着摇头:“吃饭就不必了,我问你有没有吃饭,是让你做好思想准备,别等下吐出来。要是把储藏室弄脏了,我可不想打扫。”

    张超一篮子包下,道:“学姐放心,我心理素质好得很,只是想见识一下,医学院做人体实验,到底有多恐怖,哈哈。”

    苏晶晶笑着道:“好,既然你好奇心这么重,看在咱陈蓉妹妹的面子上,就满足你。”

TOP

第三十四章什么样的人不怕鬼?

    (38)

    苏晶晶答应张超,让他看仓库里的标本。说着,就掏出钥匙,开启了第一间仓库的门。

    进门后,她开了灯,虽然里面都是窗帘拉着,但灯光很明亮,一点也没有阴森恐怖的感觉。这里面只放着几张大桌子,上面整齐地放着一些塑胶做的标本模型。桌子后面,是几个大的玻璃瓶,里面放着似乎是简单的器官标本,放在有些淡黄色的水溶液里。这些东西早在电视上和网络上都见过,虽然是第一次真实看到,张超也觉得没什么好怕的。除此以外,其他东西就没了。

    张超道:“就这些东西?”

    苏晶晶笑道:“这里基本都是些假的标本模型,我来这里拿几件模型给下午上课的学生,你要真不怕,带你去旁边的标本去看看。”

    张超忙道:“好啊,我正想去瞧瞧。”

    苏晶晶拿了个篮子,装了几件塑胶的标本,带他们走出这间屋子,来到第二间屋子前,一开门,只感到一股很重的福尔马林味道冒出来。

    进屋开了灯,还是一片通透,苏晶晶转头道:“要看的话,进去快一点哦,里面浸泡标本的福尔马林虽然都密封装了,但是里面的甲醛挥发性大,这里味道还是挺浓的。甲醛有腐蚀性,吸了有害健康。”

    张超走进去看,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开放性冰柜,就像超市里卖酸奶的那种,不过里面放着的可不是酸奶,而是一个个用有机塑料密封装起来的人体标本。有小孩的,也有人体各种器官的,里面都填充着福尔马林。如果粗粗地看一圈,除了觉得好奇外,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如果你仔细地盯着某件器官,再稍微联想一下的话,就会觉得比较恶心了。

    但陈蓉和苏晶晶仿佛都已经习惯了,对这些东西毫无感觉,只是站在一旁闲聊一些过去的事情。张超看了一圈标本,目光又被最里面靠墙的一个铁制冰柜吸引。冰柜上有十几个抽屉,看过电视上太平间的都知道,这抽屉里是放尸体的。

    苏晶晶笑着道:“这尸体柜里还有一具鲜尸,下午有学生做实验要用到的,你要不要看?要是想看,你可不能碰,万一碰坏了,我责任就大了呢。鲜尸贵得很,按斤两算,可比你值钱多了。”

    张超知道了里面是尸体,想来也是车祸或者其他意外死亡的病人,捐献的,不用说,就非常恶心。他对尸体倒一点兴趣也没有,于是笑道:“还是不看了吧。”

    陈蓉和苏晶晶看着他的样子,也都笑了起来。

    三人很快出了这房间,关上门。苏晶晶道:“好了,都看过了,怎么样,新奇吧?”

    张超点头:“还确实挺新奇的,以前从没看过。对了,晶晶,再旁边这间屋子,是干什么的?”

    苏晶晶道:“那间呀,说是放着几具干尸,听说还有一些神奇动物的标本。”

    张超道:“能进去看下吗?”

    苏晶晶摇了摇头,道:“学校里的尸体,都放在地下一层,免得阳光照到,对死者不尊敬嘛。这里的两间仓库,都是放些简单的标本,还有学生要用尸体做实验时,就先从地下一层拿尸体,临时放在刚才那间尸柜的。而干尸标本的话,基本上除了观察人体结构外,试验是用不到的。而最里面这间的干尸,不是拿来做实验的,好像是拿来研究的,听说有些是古代的干尸。还有一些是动物标本和干尸,可能是已经灭绝的动物吧。”

    “古代的干尸?”张超张了张嘴。

    苏晶晶没注意他的神情,继续道:“紫金港的医学院去年才造好的,这里东西也是从湖滨校区搬过来的。那些古代干尸和动物标本,学生做实验用不到,所以我也没有钥匙。你要是想看,不如去博物馆吧,那里更多呢。”

    张超想到她刚才说的古代干尸,神情里还是带了几分惊恐,道:“这里有没有发生什么灵异事情啊?”

    陈蓉连忙拉了拉他衣袖,可他还是把话说完了。

    “灵异事情?”苏晶晶一听,大笑了起来,“陈蓉,你男朋友可挺有意思的嘛。”

    陈蓉笑了笑,张超也是尴尬地笑笑,也不反驳,等她把话说下去。

    苏晶晶道:“大白天的哪会有什么灵异事情。医学院的新学生闲得无聊,才会在网上说这里晚上会有女人唱歌。呵呵,我晚上从没来过这里,虽然咱学医的,不信这个,但晚上来找尸体,也会心慌的嘛。反正只要是医学院,总是逃不过鬼故事的。以前我在湖滨校区,那里男学生也会编一些鬼故事吓女生,不过尸体接触多了,自然对这些都没感觉了。以前是说湖滨有红衣长发女鬼,还有什么断头人之类的,现在到了新校区,又说女人唱歌了。这些学生呀,呵呵,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张超和陈蓉听到她说其他学生也说过“女人唱歌”,不由脸色微变了下,张超又问道:“这里的干尸,都是以前湖滨搬过来的?”

    苏晶晶摇摇头,道:“好像也不全是,听说当初紫金港建的时候,这里下面挖出过古代干尸,也放到里面了。不过具体情况我就不晓得了。”

    张超道:“古代干尸为什么不放博物馆去,放这里,到底是干嘛的啊?”

    苏晶晶道:“可能一方面是收藏的吧,除此外,好像教授们也拿来做研究的。具体做什么研究,就不知道了。”

    张超道:“那这里的钥匙,保管在谁那里?”

    苏晶晶笑道:“你该不会真想去看看干尸吧?博物馆里多得是呢。这里的古代干尸恐怕不会让人随便看的,干尸很贵重,上万美元一具呢。学院里,海归的那个林教授,负责研究这些干尸,要看的话,也只能找他的。”

    张超正准备还要问下去,陈蓉忙拉住他,笑道:“好啦,今天晶晶也带你看了医学院这些神奇的东西了,好奇心收起来吧,以后去博物馆看好了。”

    苏晶晶笑道:“你男朋友胆子还挺大的嘛。好多其他学院的学生,也跑这里来,要看看尸体到底怎么样的,我都把他们赶了。今天让你男朋友看了,你该怎么感谢我呀?”

    陈蓉指着张超,道:“让他请你吃饭呗。”

    张超连忙笑道:“好,晶晶学姐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

    苏晶晶笑道:“和你开玩笑的呢,难得遇到陈蓉,好久没见了呢。要不是陈蓉面子,这里仓库外人可不能进的。嘻嘻,找到陈蓉这样的美女博士,你也真够有本事的哈。”

    张超尴尬地笑笑,也不反驳。

    大家打了下招呼,苏晶晶下楼要去给学生们准备实验。等她走后,张超道:“我还没问清是哪个林教授呢,说不定,这里的秘密,就在这些干尸里面。”

    陈蓉笑道:“你再问,那不如干脆摊牌,告诉晶晶,你是因为听到女人唱戏声音,又看到白衣的古装女才来的。”

    张超道:“摊牌就摊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呀。”

    陈蓉笑道:“晶晶虽然每天接触这些,但人家毕竟是个女生,你说什么晚上女人唱戏声音,还有古装女的,不是吓人家嘛。别人好心为你开门,让你见识一下,你还影响她以后工作,就太不道德了。”

    张超点点头,道:“你说的倒也是,我还以为她一点也不怕的。”

    陈蓉道:“她不怕,是因为她不怕尸体,用科学的眼光来看待这些尸体,看尸体就跟看其他动植物一样了。你要跟她说那些玄的东西,是人,哪会不怕的。”

    张超笑道:“我看你就不怕。”

    陈蓉道:“林一昂更不怕。他不信,自然就不怕了。”

    “他不信,自然就不怕了。”张超心里重复着她这句话,若有所思,随后,过了好久,才道:“陈蓉,我晚上还想来看看这里。”

    “还要来?”陈蓉脸上大为不解。

    张超笑道:“最后一次,就最后一次,我今晚彻底不相信那种事情,那就不会怕了。最后一次了。”

    他像个孩子一样乞求着,陈蓉看了看他,最后无奈笑道:“好吧,最后一次,那我陪你一起。”

    张超就等着她话,笑道:“陈蓉,你真是太有魅力了!”

    “是吗?”陈蓉似乎有些得意地笑了一下。

TOP

第三十五章晚上不要来

    (39)

    到了晚上9点多,张超和陈蓉在东区自修完了,又来到这医学院教学楼下面。

    陈蓉道:“这次上去,你不怕了?”

    张超点点头:“子不语,怪力乱神,我不相信,自然不怕。”

    “哈哈,是吗?”陈蓉不相信地笑着,“那你一个人上去好了,叫我来干嘛?”

    张超皱眉道:“来都来了,一起上去有个伴嘛。”

    陈蓉脸似乎微微一红,也不说话,和他一起上去。

    这一次,也没听到上面的敲门声,也没见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一路平安地走到了六楼。

    张超站在第三间放干尸的仓库外面,左右四下看了看,什么也没有。空荡荡的和白天没什么区别。

    但仔细盯着这间屋子时,心里却忍不住有一丝的发毛。

    陈蓉笑道:“你快敲门听歌吧。”

    这话一说,张超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道:“这时候,开什么玩笑呀!”

    陈蓉道:“你不是说,不相信就不会害怕了吗,快敲呀,我倒想看看,一敲门就能唱歌,不知道能不能点歌来听。”

    张超轻声骂了句“神经病”,但似乎被她这玩笑一开,心里那一点的恐惧也没了,伸手在门上敲了几声。

    “咚咚咚”,敲门声过后,四下一片寂静,哪有女人唱戏的声音。

    张超觉得奇怪,这次怎么没了。又伸手敲了几次,但没有任何声音。

    陈蓉笑道:“看来你心里不怕,估计唱戏的女人觉得无聊,回家睡觉了吧,呵呵。”

    可正在这时,只听“啪”、“啪”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

    传自楼下!

    就从他们旁边这南面的楼梯!

    一步步,不缓不急,有些沉闷。

    张超和陈蓉忍不住都神色为之一变。

    张超谨慎地低声道:“你说……这……这会是谁?”

    陈蓉大着胆子,悄悄往楼梯那看去,楼梯一片黑暗,只有那一声声,似乎不会停歇的脚步,从下往上,慢慢上来。

    陈蓉从黑暗中回过头,皱着眉,无声地摇了摇头。

    张超深吸一口气,低声道:“我们在这里等着,还是走到北面去?”

    陈蓉思索一两秒,道:“还是先去北面吧!”

    张超一点头,两人正要顺走廊往北面走,突然,楼梯那一个声音响起:“谁在上面,站住!”

    张超和陈蓉一愣,这声音绝对是人的声音嘛。

    哈哈,是人。

    张超顿时大松一口气,不继续往前走了,而是转身到了楼梯那,看着下面。

    这时,楼梯那转过来了手电筒的光芒,没过几秒钟,一个看似六十来岁的老头拿着手电筒,慢慢走了上来,看到他们,怒声问道:“你们是学生,还是社会青年?”

    张超道:“我们是这里的学生。”

    老头走上来,盯着两人瞧了瞧,道:“这么晚了,来这里干什么!”

    张超道:“呵呵,我们是随便逛逛的。”

    “随便逛逛?”老头似乎有些生气的样子,道,“半夜跑这死人房前干什么!”

    陈蓉连忙故作惊讶道:“什么!这里就是医学院放尸体的房间!”

    老头道:“那你们还当什么!来这里谈恋爱啊!”

    陈蓉脸上做出满是惶恐的样子,道:“那我们还是快点下去吧。”她拉起张超,要走。

    张超忍不住问道:“师傅,那你是这里做什么的?”

    老头道:“你问我?我是医学院老师,你说我来做什么!刚才我正好路过下面,看你们跑上去了,这里面都是标本,贵重得很,万一你们这些学生胡闹,破坏了怎么办?”

    张超悻悻道:“老师,对不起啊,我们不知道,我们先走了。”

    说着,拉着陈蓉正要走。那老头又道:“以后晚上不许来这里,听到没?”

    张超和陈蓉忙满口答应下来,两人快跑到了下面。

    到了教学楼外,张超长嘘了一口气,道:“这老头可真够凶,比鬼还可怕。”

    陈蓉笑笑道:“也确实吓了我一跳。”

    张超道:“医学院老师,怎么这么晚才下班的?就算晚上有培训什么的,也是在东区和西区的教学楼里,可不会到这里来的。”

    陈蓉道:“可能这老师刚给学生上完课,车停在这边的,来这里拿车的吧。”

    张超道:“对了,你记起他刚才说的没有,他说晚上不要来这里。为什么不说白天不要来这里,而是刻意提到晚上。你说,是不是这老师知道些什么?我们要不要去问个清楚?”

    陈蓉道:“难道,你要去问医学院老师,这有没有闹鬼?开什么玩笑呀。他说以后晚上不要来这儿,只是随口说的,平常人说话,哪有分那么仔细呀。”

    “是吗?”张超若有所思,回头看教学楼,手电筒的灯光已经照到了五楼的楼梯,正慢慢转过来,看样子,那老头就快走下来了,还是快离开这里,别被他看到,又是一顿骂。

    但张超突然间转念一想,他和陈蓉下来都已经五、六分钟了,这老头还没下到五楼,那说明他在六楼呆了五、六分钟的时间。他在六楼呆这么久干什么?

    那句“以后晚上不许来这里”,刻意提出晚上,难道仅仅是口误吗?

    陈蓉看着他发愣,道:“怎么了,又在想什么呢?”

    张超指着教学楼,道:“你看那老头,现在才下来,你说他在六楼呆这么长时间干什么?”

    陈蓉笑道:“你又胡思乱想了,别人在上面上个厕所不行呀?”

    张超道:“可六楼是没厕所的呀。”

    陈蓉笑道:“人家是老师,四处看一下,几个仓库门是不是都锁好了,出于责任心的习惯嘛,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张超只好点了点头,颇有些不情愿地看了眼教学楼,最后,与陈蓉一起去拿了自行车,准备回去。

TOP

第三十六章什么是鬼打墙?

    (40)

    张超和陈蓉一起拿了车,准备回来,两人沿着西区的大马路骑着。

    一路上,张超都在想着刚才那个老头,还叫他们以后晚上不许来。这老头在陈蓉看来,再正常不过,为什么自己总是感觉怪怪的?

    想起林一昂骂自己,最近实在是不正常。所有人都好好地生活着,自己非得想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究竟是自己脑子坏了,胡思乱想,还是自己所见所闻,都是真的呢?

    真实和幻觉,以前看来,是泾渭分明。为何到了现在,越来越感觉捉摸不清了。

    突然,张超“吱”的一声急刹车,停了下来。

    陈蓉骑出去了两米,才停下来,奇怪道:“又怎么了?”

    张超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朝马路西侧的草地上看去。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医学院刚出来的地方,西区的大马路一直通到这里,马路的西面,是一块几十米宽的草地,草地再往西,就是那庞大,一望无际的沼泽田了。

    张超指着西面草地,低声道:“你看。”

    陈蓉退到他身旁,顺着他手指过去,看了一会儿,茫然道:“看什么呢?”

    张超小声道:“还在。把车停下,慢一点,不要惊动它。”说着,他就缓缓下了自行车,不动声色地把自行车停到路旁,向草地上走两三米。

    陈蓉也跟着他,把车停好,来到他身旁,奇怪道:“你说什么东西还在?”

    张超手指着草地远处的一条小河,那河虽然小,但名义上也是学校的护校河,是学校和沼泽田的分割线,宽不过五米左右,深不过一两米。张超道:“有没有看到,河的那棵树下,长草的旁边,是不是有个动物?”

    这回,陈蓉按着他手势看过去,河靠着学校的这边,长了一棵弯弯曲曲的老树,老树下长了一堆的杂草,至少有半米高。杂草堆里,立着一个黑乎乎,像木头桩一样的东西。陈蓉道:“那是根木头吧?”

    张超坚决地摇头,道:“不是,这是个动物。我上次见到过。我现在明显可以看到它眼睛也望着我。”

    “啊?”陈蓉似乎有些担心,再看那根木头,借着光线,好像看起来还真有两颗眼睛。但整个头和身体都黑乎乎,融成一团,看不清楚。

    陈蓉似乎有些害怕,道:“以前我在紫金港见过蛇、野兔,听说有人见过野猪,那个,应该是野猪吧,我们还是快点回去。”

    张超却异常坚定地摇头,道:“你不用过去,我过去看看。这动物我真的见过的。”说着,就大着胆子,一个人朝着那一步步走过去。

    那动物离他们有30米远的光景,身体和头颅依然一动不动,微微反射着光亮的眼睛,依然锁定着张超。

    张超一步步移动,背后的陈蓉也离他越来越远。等到动物离他只有20多米的光景时,隐约可以看出,那动物头上长满了黑色的毛。他悄悄弯下腰,随后突然迈出脚步,要向那边冲过去。

    才刚跑出三四步,瞬时,他面前突然冒出一个人影。张超一惊,本能地向后一跳,摔倒在草地上。抬头看时,面前人居然是陈蓉。

    张超长嘘一口气,道:“你怎么悄无声息,绕到我前面去了,干嘛呀?”

    “我哪有!”陈蓉道,“我不一直站得好好的嘛,动都没动过。”

    张超一看,顿时惊得一身凉。陈蓉还是站在自行车旁的草地上,哪里跑到他前面去了。而他现在躺着的地方,是刚刚走进草地的位置。

    陈蓉道:“你不是要过去吗?绕着我转圈干什么?”

    “什么!”张超大惊失色,“我刚刚是绕着你转圈?”

    陈蓉道:“是呀。你还蹲下来,跟色狼一样的,切。”

    张超整个人面色大变:“我明明是对着那东西走过去的,怎么……怎么……不可能的!这……是不是叫鬼打墙?”

    “鬼打墙?”陈蓉看了看他,摇头道:“你到底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反正我在农村这么些年,我自己也从没遇过鬼打墙之类的事。”

    张超抬头看了看河边,那动物居然还在,依旧一动未动,只是继续睁着眼睛,似乎还是在注视着自己。

    张超深吸一口气,道:“我还不信邪了!”他一站起身,再度朝那东西走去。

    只是这次他是连走带跑,步伐很快。

    可身后的陈蓉一看他的动作,顿时恐慌浮上了她的脸颊,因为张超说是要去追那动物,可他走的方向,居然是斜向了另外一边。

    陈蓉眼见他朝另外一边跑着,离河就只有十来米了,忙大声叫:“张超,快回来,快回来,危险!”

    张超回头一看,陈蓉正在叫他,只回了句:“没事,我要看个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说完,继续扭头向前走着。

    突然,张超身后传来“咯咯咯咯”的叫声,他心里一惊,再看眼前时,他呆住了,他哪里是往那棵树跑去,他是斜向了另外一边,要跑进河里去了。

    此时自己正站在河边五六米远的地方。

    张超赶紧回头,见陈蓉还是站在原地,忙跑了回来,一脸的惶恐和不安,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蓉面露忧慌,道:“你没看见,你一直要往河里跑下去了吗?”

    张超诧异道:“我……我一直是对着那动物跑的啊。”

    陈蓉面色微变,道:“我……我感觉你,好像……好像真的遇上鬼打墙了。”

    张超道:“那刚才‘咯咯咯’的声音,是你发出的?”

    陈蓉点了点头,道:“以前我爷爷说,要是遇上鬼打墙,就学鸡叫,说是那东西一听到鸡叫,以为天亮了,就会躲起来,鬼打墙也消失了。我没试过,刚才见你再下去有危险,所以突然想到学鸡叫。”

    张超道:“你说的那鬼打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蓉道:“按照我们农村里的说法,一些鬼魂或者其他脏东西,捉弄人或者故意害人,会用鬼打墙的方法。有时候很短的一条路,你绕了几个小时都绕不出去,外面的人看你,你就是一直在原地打转。还有在水库边遇上鬼打墙,是最危险的,会把你骗到水里去。”

    这时,只听轻微“扑”的一声,他们抬头朝那边看去,树下的动物已经不见,河里面泛出一圈的涟漪,对岸沼泽田里的草堆,似乎动了一下,片刻后,全部恢复正常的模样。

TOP

第三十七章出去把门关上

    (41)

    遇到草地上的离奇动物和离奇的事,张超和陈蓉都有些惊慌失措,两人决定快点离开这里。

    回来的路上,张超道:“你说,刚才我遇到的,真的是鬼打墙吗?”

    陈蓉道:“我也不确定,但我看你刚才跑错了方向,到底怎么回事,恐怕只有你自己知道。”

    张超痴痴地回忆着刚才的场景。

    第一次,他是一步步,慢慢地朝着那动物走,眼睛一直看着那动物,没想到,反而走着走着,会发现陈蓉站在面前。

    第二次,他是朝着那动物笔直跑过去,眼睛也是没有离开那动物,结果,差点跑到河里去。直到陈蓉学鸡叫,他才突然发现,面前是河。

    如此古怪的经历,他是这辈子第一次遇到。

    光的折射?光的衍射?

    任凭他翻箱底地想出所有关于他知道的光的原理,都解释不了刚才的遭遇。

    如果他是站在一个设计精密的光折射装置的大机器里,确实可能发生刚才的事。

    可他是站在草地上的,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想了一会儿,张超又问道:“对了,你和我在一起,怎么你没遇到鬼打墙?”

    陈蓉道:“我站在原地又没动过,如果我跟着你一起跑过去,说不定,我也要跑到河里去了呢。”

    张超道:“怎么会有鬼打墙这种事?”

    陈蓉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以前我只是听农村里的人说说,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虽然不是发生在我身上,但我看了,也是有些心慌的。”

    张超道:“你说,鬼和脏东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又为什么会有鬼打墙这种事情的存在?还有,以前听说,所谓的鬼魂,就是一种电磁波的信号,你觉得呢?”

    陈蓉道:“是不是电磁波的信号,那我就不知道了。听说科学家研究过鬼打墙的事,好像是周围磁场发生了变化,让人方向判断出错。就像鲸鱼会游到岸上来,也是同个道理。据说外国模拟磁场变化的实验,也让人产生鬼打墙的情况。但今天这回事,我还真解释不了。反正我说的,也是小时候听村里和我爷爷讲的,老人们说,也不是所有的鬼都能鬼打墙的。鬼打墙说到底,是鬼的一种法术,要比较厉害的鬼怪才行。而且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鬼打墙的,鬼打墙是一种幻觉的法术,只要人体内‘人气’比较旺,那么鬼打墙一点用也没有。像屠夫和警察这类人,是不会遇上的,鬼也怕他们。”

    张超道:“那我是个男人,照说法,应该体内‘阳气’比较旺,为什么还会遇上呢?”

    陈蓉道:“体质弱的人就有可能。你刚感冒还没完全好,可能气场弱了点吧。”沉默半晌,叹口气,“好像,也只能这样说得通了。”

    张超道:“你刚才说不是每种鬼怪都有本事搞这个的,只有厉害的鬼怪才行。厉害的鬼怪是指什么?”

    陈蓉道:“这也是迷信的说法。厉害的鬼怪就是指枉死鬼咯,生前心里有怨气,死后当然厉害一些。不过一般鬼怪人是看不到的,除非身体特别虚弱的人。还有一种是山鬼,人是看得到的,山鬼全身长毛,长得像大猴子一样,据说是僵尸变的,山鬼也有法术,也能鬼打墙。”

    “山鬼?”张超记起了陈蓉过去说过和他上次在网上看到的跟帖,现在想想,网上照片里那个黑乎乎的小孩,上次在医学院楼下灭火箱玻璃看到的影子,以及今天看到黑乎乎的动物,越想越觉得是同个东西,莫非,真是山鬼?便道,“你说,今天看到的,有没有可能是山鬼?”

    陈蓉摇摇头,道:“我还是觉得,今天看到的那动物,只不过是个野猪或者水獭之类的东西,这种东西沼泽田里估计会有。你遇上的鬼打墙,虽然难以解释,但我也不认为真的是鬼打墙。或许是其他原因,比如我们这下面有铁矿,那么磁场改变了,也或许旁边的移动信号基站,辐射太大了。”

    张超道:“紫金港下面会有铁矿?打死我也不相信,这里以前听说是沼泽田,哪有什么矿藏。移动信号基站,学校里也没有呀,一般都建山上,或者人密度小的地方。”

    陈蓉叹口气,道:“反正我不懂这些,但我还是不太相信迷信的说法。这事虽然奇怪,但过去也就过去了。你也不要多想了。还有啊,以后再遇到这么大个的动物,可千万不要去追了,万一是会伤人的动物,那就麻烦大了。”

    张超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最近神经真的绷太紧了,要是再想着这种事,早晚要崩溃。

    两人告别一下,张超回到寝室。

    他回来后,特意长了个心眼,仔细地搜寻了一遍寝室,发现没有人动过,也没有人放了新东西,这才安心。

    叫贝贝的黑猫已经饿坏了,“喵喵喵”直叫唤,张超给它倒了点吃的零食,让它安静点。

    “张超,张超。”窗口外,穿着红色羽绒服,白皙漂亮脸蛋的白秋正站着喊他。

    张超忙跑了过去,拉开窗户,开心地看着白秋,道:“你来找我呀。”

    这时,只见贝贝停下吃东西,一把跳上盥洗台,似乎神情凶狠地看着白秋,身体拱了起来,像一张弓一样立着。

    白秋看了看黑猫,吓得花容失色,道:“别让它扑过来,要抓人的!”

    张超赶紧把黑猫抱下去,对窗外道:“你等我,我出来。”说着,一把把窗户拉上,黑猫就跑不出去了。

    张超兴奋地跑出寝室,可脚刚踏出寝室两步,背后一人道:“出去把门关上。”

    “哦,忘记关门了。”可当他正要回身关门,突然愣在原地,看着空无一人的寝室,只有贝贝在吃东西。

    谁在对我说话?

    说话的明明是个女生的声音。

    大晚上的,男寝室怎么会有女生?

    他不禁寒毛立了起来,眼睛犀利地仔细打量寝室每个角落,没有藏着任何人。而且寝室就这么大一块地方,根本藏不了人。

    张超心里扑通扑通猛烈跳动着,过了好久,才逐渐平静。带着一脑子的疑惑,轻轻关了门,转身向外跑去找白秋。

    还没跑出寝室楼道,迎面走来了林一昂,见张超神色有些古怪,道:“你干嘛去?”

    张超道:“白秋找我。”

    林一昂道:“又这么晚来找你啊,我看白秋还真病得不轻。”

    听他这么一说,张超也微微叹口气,好端端的一个白秋,似乎还真病得不轻,叫她平时出来都不肯,也不要手机,只是每天晚上看她高兴,才会来叫自己。

    这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林一昂见他的神色,道:“你去吧,等下早点回来,别跟她聊太晚了,你也知道,她神经有问题,让她也早点休息。对了,你等下回来时候,给我带包泡面。”

    张超应了一声,转身跑出了白沙。

TOP

第三十八章墙上的风铃

    (42)

    见了白秋,两人又来到白沙后面的湖边草地上,张超见白秋的神色似乎好了不少,虽然脸色依然还是偏白,少了些血色,像是营养不良,不过整体精神外貌上,好像比以前开心了一些。

    两人坐草地上,闲聊了一会儿,白秋道:“你寝室怎么会有只黑猫?”

    张超笑着道:“这黑猫就是前几天我们一起时遇到的那只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要跑我寝室来,给了它一些好吃的好喝的,现在是想赶都赶不走了。”

    白秋笑道:“你还挺有爱心的嘛。”

    张超笑道:“其实那只黑猫,也是看起来凶,刚开始我也有些怕它,但给它吃喝,它就乖得要命。下次,我把它抱来,让你抱抱。”

    白秋忙摇头:“还是免了,我对猫狗这些动物没什么兴趣,毛绒绒的真恶心。而且我看你这只黑猫,对我有敌意,我可不敢让它靠近。”

    张超哈哈大笑,道:“它呀,不光对你有敌意,对林一昂也有敌意。刚才估计是你吵到它吃饭了吧,才会这么凶的。”

    白秋微微地笑着,看了眼湖面,又转头看着张超的脸,道:“你,真的,爱我吗?”

    张超直截了当道:“当然爱你了,不爱你这个大宝贝,我去爱谁呀!”

    白秋满意地微笑着,又道:“那你,和我在一起时,开心吗?”

    “像现在这样子吗?”张超满足地笑着,“当然开心咯,和你在一起,是最开心的。”

    “恩,开心,就好。”白秋似又恢复以前的神色,语调舒缓平慢,声音也没有起伏。

    张超关切地问:“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白秋微微低下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随后又抬起头,道:“你,是和我在一起,开心?还是……和陈蓉在一起,开心?”

    张超心里一惊,原来白秋在吃醋,忙道:“当然是和你在一起开心了。陈蓉只是我的心理辅导员,最近你不肯出来,所以才在一起自修的,你千万不要多想。”

    白秋轻轻摇头,目光中似有些晶莹剔透,缓缓道:“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只要你和我在一起时,觉得开心就好了。我不在乎你和谁一起生活。”

    “一起生活?”张超道,“这是什么意思,我当然是和你一起生活咯。”

    白秋道:“我也想,可我有病……”

    张超讶道:“你……你知道有病?”

    白秋笑笑:“我,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没告诉你。我这病,怕是好不起来的。”

    “怎么会!”张超心里一想,精神病人知道自己得了精神病,并且能冷静地把这话说出来,那说明精神病有痊愈的迹象呀。只有不承认自己有病的精神病者,才是最难治疗的。听她这么一说,张超顿时兴奋起来,道,“你一定会好的,我一定会陪着你,等你好起来的。”

    白秋轻微摇头,笑了笑,也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静静地躺在了张超怀里,也不说话。

    张超也默默地握着她的纤手,安静地享受着这温暖的时光。

    到了快11点,寝室要熄灯了,张超才送白秋回去。他自己也回到寝室,开了门,打开灯,突然,目光瞥到墙角,自己出去才不到半个小时,怎么墙上多出来一个风铃。

    张超一步步走过去,安静地盯着墙上挂的风铃。

    门没关,一丝冷风从门外吹进来,吹得风铃叮叮做响,在夜晚似乎尤其的恐怖。

    贝贝没任何的异常,只是懒洋洋地趴在角落,睡眼朦胧地看着主人。

    张超道:“贝贝,谁进来了?”

    贝贝听到它名字,只是把耳朵竖了一下,随后又耷拉下来,这猫,自然不会知道谁进来过了。

    风铃微微晃动,“叮叮”响声不时响起,在这孤独的寝室中,显得尤为寂寞。

    张超仔细地看着风铃,越看越觉得奇怪,这风铃,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脑中,陷入了回忆。

    对了,这风铃是白秋的!

    两年前,他和白秋一起去吴山广场玩,白秋看这风铃漂亮,张超当时就随手买下来的。

    他以前去过白秋寝室,她们阳台(白沙女寝室有阳台,男寝室没有)上,挂着的就是这风铃。

    如今这风铃,好端端的,为什么被人挂到了自己的寝室,又是谁挂的呢?

    他一想,忙到隔壁找到了林一昂,将他拉到自己寝室。

    林一昂一脸不满道:“你泡面都没给我买来,拉我过来干嘛!”

    张超道:“有人闯进我寝室了,你看,我出去的时候,墙上什么也没有,就不到半个小时,回来就挂了个风铃。”

    林一昂这才安静下来,疑惑地看了看,道:“东西有没有被偷啊?”

    张超道:“东西全都在着的,就多了个风铃。”

    林一昂不解道:“那没道理啊,既然有你寝室钥匙,进来也是把你笔记本电脑拿走了,不会还送你个风铃啊。”

    张超道:“奇怪就奇怪在,这风铃,还是白秋的。”

    “啊,白秋的风铃?”林一昂道,“可刚才你不是去找她了吗,怎么她的东西,会放在你寝室?”

    张超迟疑半晌,道:“你说会不会别人对我的威胁暗示?”

    林一昂道:“什么威胁暗示?”

    张超道:“会不会是某个喜欢白秋的猥琐男,就是最近一直整我的那人,威胁我,如果我继续跟白秋在一起,白秋会有危险。”

    林一昂不屑道:“那你担心白秋,不如就别跟白秋在一块儿了呢。”

    张超骂道:“你这算什么话,我叫你来,是给我参谋一下,出出主意。”

    林一昂挠了挠头,道:“既然没偷你东西,就放了个风铃,事情虽然有些古怪,但我觉得也可能不是恶意吧。”

    张超冷声一笑:“不是恶意,不是恶意会几次三番整我吗?”

    林一昂似乎有些无奈地叹口气,道:“这事,我还真出不上主意。你想知道,就自己找白秋问她风铃怎么不见了。”说着,就转身走了出去。

    见林一昂就这么走了后,张超似乎感到有几分古怪,但一时间他也想不通到底怎么回事,只好洗刷一下,吃了陈蓉给的药,躺床上睡觉去。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