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第四十九章浴缸

    (54)

    张超提起胆,对着波浪型卷着的窗帘,悄声问了句:“白秋,是……是你吗?”

    他声音很轻,但这深夜中,任何轻微的响声,都显得异常清亮,似乎音波迟迟徘徊在房间里,不肯离去。

    说完后,没有任何回应,一切,又再度陷入了寂静中。

    张超原地站着,注视着波浪型的窗帘,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

    他脑里突然崩出一个想法,总觉得窗帘下面,会露出一双雪白的脚,眼睛不由自主盯着下方。

    黑猫的喉咙像是含了颗石子,咕噜噜地响着,身体继续保持成弓形,盯着窗帘。

    张超原地站了几分钟,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我就不信了,世上难道还真有鬼!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咬牙齿,正要冲上去,突然,上方的灯光啪啪闪烁了起来,忽明忽暗,整个房间里一亮一黑,伴随着心跳的急剧加速。

    张超慌地一把倒退坐倒在床上,正要爬到床头去按一下开关,目光一扫而过,隐约中,余光瞥到床的另一侧,似乎正静静地坐着一个人。在闪烁的灯光中,忽明忽暗。

    “啊!”他不由一呼,吓得身体直接弹了过去,按掉开关,重新开了起来。

    室内,再度恢复光明。床的另一侧,也没有坐着人。但张超的心跳,依然在剧烈震荡着。黑猫,还是盯着窗帘一角。

    张超尽力压制恐惧,大声喊了句:“谁躲后面,快滚出来!否则不客气了!”

    没有回应。

    张超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身,随后迟疑几秒,几步冲了上去,一把拉开厚重的窗帘。

    什么也没有!

    原来是虚惊一场。刚刚应该恰好灯泡不稳定吧。

    这时,黑猫似乎也恢复了正常的模样,背也没有拱了,只是头在房间里来回转,似乎还在找寻着什么。

    张超紧张的神经一旦松弛了下来,突然间感觉全身像被抽光了血液,彻底筋疲力尽。对着黑猫骂了句:“以后别跟我疑神疑鬼的!”

    说着,就走进了厕所,开了灯。

    他这间客房相当于其他房间的两倍大小,足足有三十个平方。卫生间也比其他客房大了不少。

    其他客房的卫生间,都只有两三个平方,里面就一个马桶,一个盥洗台,一个莲蓬头。

    他这间卫生间,大概有六个平方,走进去右手边还有个浴缸,厕所最里面是马桶,马桶前还用个布帘分隔开来。

    张超看着这布帘,心里总是感觉怪怪的。

    现在的他,对于任何的遮挡物,都本能地产生了敏感,希望房间里没有任何能遮挡或者藏东西的。

    皱了皱眉头,他走上前,把布帘拉到了一边,看了眼浴缸,想着现在这么疲惫,不如躺里面,好好洗个热水澡。

    学校里没条件躺在浴缸里洗澡,反正住宾馆,热水又不用钱。

    水放好后,他脱了个干净,躺进浴缸里,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最近这几个星期,事情实在发生得太多了。

    白秋为什么也跟李伟豪一样,会从那里跳楼?

    我又为什么会彻底丧失了那段记忆呢?

    我在寝室的时候,除了林一昂搞的鬼外,那半夜跟我应答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李伟豪和白秋的声音都出现过,都是叫我不要去医学院。

    难道他们显灵?这总不可能吧。

    还有医学院唱戏的女人,古装女,奇怪动物,看陈蓉的笔记,这些显然不是他们治疗过程的一部分,她也想不明白,那是不是真有灵异。

    对了,我身体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莫非真像算命先生所的,我是不干净东西接触多了,伤了魂!

    可是在医学院,没并有直接接触那些古怪的东西。

    最近一直在接触的“不干净”东西,只有……白秋!

    算命先生说,重病人才能看到所谓的鬼魂。如果白秋真的是鬼魂,我当初身体好好的,怎么会看到她?最后她为什么又要跟我分手?

    一系列的谜团,围绕在张超的心头,以至于他并没有感到,浴缸中的水,已经悄悄冷了。

TOP

第五十章赤脚

    (55)

    张超一个人住宾馆,洗澡自然也没必要把厕所门关上。

    正当他闭着眼睛,舒服地躺在浴缸里,听到“喵”一声,黑猫走进了厕所。

    张超睁开眼,往旁边一瞧,黑猫站在厕所门口,全身拱成一张弓,头上的毛发全部立了起来,眼睛碧绿,盯着厕所上方。

    又他妈要来捣蛋啊!

    张超正想开口大骂,但还没出口,下一秒,他彻底闭上了嘴巴。

    因为他眼睛余光瞟到他身前的水面上,近在咫尺的水面上,有团黑黑的东西。

    一团影子!晃动着的影子!

    啊!张超倒吸一口凉气,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起来,缓缓地,一点点转过头,看向了那团影子。

    有一个女人,穿着一件白色睡衣,长发笔直垂挂下来,盖住脸庞,影子漂浮在水面上,轻轻荡漾着。

    脑中瞬间醍醐灌顶,完全清晰过来。

    天花板上,挂着一个女人!

    瞬间,他心跳几乎停止了,但下一秒钟,心跳扑通扑通,几乎要震出来了。

    沉默几秒,张超再也忍受不了恐惧的压迫,“啊”一声大叫,手把水全部泼了出来,抬头往上看去,上面只是亮着白色的节能灯,没有任何女人。

    这时,他再看浴缸的水面,什么也没有了。

    幻觉?真的只是幻觉吗?

    老子他妈的活了二十好几了,怎么就最近遇到古怪呢?

    他正疑惑不解时,却突然注意到,旁边的黑猫,似乎一点也没有停止攻击的迹象。

    只是黑猫的眼睛,没有盯向上面的天花板,而是盯向了浴缸前面的布帘。

    布帘?

    布帘刚才已经被他拉到一旁了,但刚好留下能藏一个人的宽度。

    张超的目光,再次盯到了布帘上,影影幢幢,布帘后,似乎,真的藏了什么东西。

    一念之间,心中再次回想起刚才倒映水上的女人影子,全身寒毛立了起来。

    他一把从浴缸里爬出,顺手摘下旁边浴巾,围在身上,然后,缓缓一步步,朝厕所门口倒退着。

    而黑猫,则是从厕所门外,一步步走进来,挡在了他的前面。

    他现在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只能愣愣地看着布帘。

    突然间,他似乎感到了布帘稍微动了一下。室内没有一点风,布帘怎么会动?

    是我看错了吗?

    但接下来视角余光的一幕,让他后背凉到了骨子里。

    布帘下,露出了一双脚,一双赤裸的女人的脚,没有穿鞋子。

    这双脚,是不是白得有点太过奇特了?

    当!

    他吓得慌退了几步,背撞到了外面的墙上,整个人紧紧贴着墙,一动也不敢动。

    同一时间,黑猫“喵”地大叫了一声,朝着布帘扑了过去。

    下一秒,张超只感到好像有一阵阴风呼得吹了出来。全身阴冷得发慌。

    顿时,他感到脑子发昏,即将站立不稳,随后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等到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是门外清洁工敲门声把他惊醒的。

    清洁工问里面有没有人,张超应了句有的。

    清洁工又问要不要打扫一下房间,张超看了看自己身上只围了块浴巾,除此一丝不挂,忙对外面道:“不用了。”

    他站起身,摇了摇头,感到身体似乎比昨天更加虚弱了,虽然睡了一觉,但精神更加差,像是严重发烧的病人,一点力气都提不出。

    昨天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他不知道,在房间里看了一圈,黑猫正趴在地上睡觉。再去看那布帘,也完好无损,并没有被黑猫抓扯过的痕迹。

    这一切,居然真的是梦?

    可我是昏倒在地的,这个梦,也未免太真实了吧。

    看着黑猫懒洋洋的眼神,一切都完好无损,他才基本放心下来。

    但愿这真的只是一场梦吧。

    不过这家旅馆,他再也不敢继续住了。

TOP

第五十一章短信

    (56)

    就算是梦,也梦得太真实了。这间旅馆肯定是不能住了,那又该住哪呢?

    这几天也不能回寝室,张超实在不想看见这些原本那么熟悉,如今又那么陌生的人脸。

    思考一下,装好东西,带上黑猫,下楼退房,结清房钱。

    他带着黑猫去楼下的沙县小吃,吃了碗馄饨,到下午时,和黑猫一起去学校西区,在启真湖旁草地上,找了一块隐蔽的大石头后面坐了下来。

    也许,他们正在找我吧?找到我后呢,会不会把我关进七院(杭州精神病院)?

    现在也无处可去,只能先在这里呆上一下午了。

    天气还好,是晴天,草地旁的蘑菇喇叭里,正在悠扬地放着校歌:“大不自多,海纳江河。惟学无际,际于天地。……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

    “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听到这句,张超突然愣了一下,头脑里似乎冒出了一些想法。

    z大校歌歌词是著名国学大师马一孚在半个多世纪前写的,通篇都是文言文,非常难理解。张超过去大学军训时,天天都要唱这歌,每个学生都对校歌倒背如流,歌词的意思自然也都是知道的。

    若是在平时,听到校歌,只会觉得再正常不过。但现在张超脑袋有些晕眩感,听到这校歌,突然想到那时新文化运动也过去几十年了,为什么还要用文言文写校歌呢?

    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昔言求是,实启尔求真。这话是不是还藏了别的意思?

    到底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反正就只是那么一种感觉。

    他也没有多想,听着悠扬的曲调,心情也稍微舒畅了些,拿出本书,看了起来。旁边黑猫乖巧地趴着晒太阳。

    要是一直就这样了,那也不错的。

    可是太多的事情,没有弄个水落石出,心里怎么能安稳。

    以后的生活又该怎么过?

    他想了很久,最后想出一个让他都感觉荒唐、惊讶的想法:晚上再去医学院!

    无论是唱歌女人,还是白衣女鬼,奇怪动物,都一起来吧,看个究竟,我就不信,人的自身意志能被外界所影响,我就是要夜闯医学院。要是真有鬼怪,那鬼怪也都是怕人的,否则,世上人岂不都被所谓的鬼怪害死了吗?我就不信,鬼怪还真能让我跳楼!

    至之死地而后生,人遇到了极端,往往会更加坚强。

    这么想着,他反而心安起来。

    有时候,等待恐惧的到来,往往比恐惧更可怕。

    直接面对恐惧时,或许也就是这样了。

    一直坐到了黄昏,他把黑猫装回了书包,为了不让认识的人发现自己,一个人低着头,悄悄去了其他学园的小超市,以最快的速度买好面包和牛奶,继续回到刚才的草地上,等待夜幕的降临。

    他没开手机,看看天色,应该才5点来钟,还要再过4个多小时才好。闲着无聊,打开手机看一下。结果开机没几分钟,跃入眼睛的是几十个电话。其中一半是陈蓉的,还有他爸妈的,林一昂的,刘老师的,吴宇的,朱晓雨的,还有一些其他同学的。

    张超摇了摇头,苦笑一下:“你们都把我当神经病,我病还没好,怎么能见你们呢?”

    接着,又是几十条短信,大部分也是陈蓉发的,还有一些是爸妈、林一昂等其他同学发的,基本上是问他在哪里,快点回来,大家都急坏了之类。

    而面对陈蓉的名字,他一时不敢点开短信。他对陈蓉最为信任,可她却一直视自己为治疗的对象。

    哈哈,突然发现自己那么滑稽。

    沉思许久,张超最后还是打开了陈蓉的短信。前面那些都是问他在哪,叫他快点回来之类的。后面说她不是成心欺骗他的,希望他能好好想一想,快点回去。翻到了最后,陈蓉一条几百字的长短信引起了他的注意:“张超,我不是有心骗你的,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我也一样。确实,刚开始我只是把你当成我的病人,进行治疗,还欺骗你,让你服用精神病药物。但我渐渐发现,你的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有些东西,很难用精神方面知识来解释。所以我才会联想到,你可能并不是得了精神病,而是像我爷爷以前说的那样,撞邪了。所以我也迷信了一回,带你去北高峰,找那位很灵的算命先生。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你到底是怎么了。但你一定要相信我。即使你这几天不肯回学校,你也一定要答应我,千万不要一个人再去冷僻的地方了。这些事情我说不好,但我现在越来越感觉这样很危险。此外,我还有另一个感觉,这些事或许是有人在背后搞鬼,短信里说不完,希望你能当面听我说。我已经一夜没睡了,如果你看到这条短信,一定要回复我,行吗,求求你了?”

    张超嘴角冷哼一下:“到现在还想骗我,一夜没睡,不是担心我,是因为病人丢了,哼,医院和领导一定会严厉惩罚罢。你们都不相信我,看来只有我自己查到真相,才能证明了!哼哼,不管是真的有鬼,还是你说的有人在搞鬼,我一定会查到水落石出的。”

TOP

第五十二章官人好比天上月

    手机开了一会儿,他就把手机卡给拔了,这样既能当手表看时间,又不会受人电话骚扰。

    时间终于熬到了晚上10点,张超疲倦地站起身,把黑猫放进背上的书包,趁着夜色浓郁,向着医学院走去。

    走了十多分钟,终于,又来到了这幢既熟悉得要命,又陌生得要命的教学楼下。

    抬头看了一眼,上面所有窗口,都没有站着人。

    张超迈起脚步,直接从最南面的楼梯走了上去。

    寂静无声,惟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声,不急不缓地响彻在楼道里。

    没有敲门声,也没女人唱戏声。

    寂寞的路灯通过走廊上的窗户洒落进来,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一路没有悬念地来到了六楼,张超四处张望一下,最后,还是站到了那间屋子的门前。

    这时,“喵,喵”,黑猫叫了起来,似乎很焦急,爪子在他书包里乱蹬,好像非常想跳出来。

    要小便吗?这种关节眼上小便,真是畜生啊!

    无奈,张超只好把书包袋拿下,黑猫“喵”一声蹦了出去,可接着,黑猫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要大小便,而是冲到了铁门前,然后爪子拼命地抓着面前的铁门。

    黑猫这是怎么了?

    据说黑猫能看到一些人类看不见的东西。莫非,莫非,秘密真的在这扇门后面?

    张超没有动,只是冷静地看着面前这扇门。

    黑猫猛抓了一阵,这铁门自然是完好无损,于是悻悻地停了下来,但全身拱成一张弓,瞪着门,喉咙里低沉地鸣嚎着。

    张超立在原地,还是静静地看着这扇门。

    门后,到底藏了什么呢?

    不如试试……

    他思考了一会儿,最后,大着胆子,走上前几步,轻轻敲了几下门。

    “咚咚咚”。声音不大,但响彻走廊。

    “喵——”黑猫似乎突然变得更加愤怒了。

    张超看了眼黑猫的状态,心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

    正在这时,不知何处,似乎遥远,又似乎很近,但辨不清方向,一个飘渺的唱戏女声,再次响了起来。

    张超一听,全身血液都沸腾了,心跳急剧加快,强镇定住,对着空气喊了一句:“哪个狗东西在唱!”

    一声呵斥,随后,周围一片静寂,似乎那女声也跟着彻底消失了。

    等了好久,再也没有听到回应,正当张超怀疑刚才那声音是不是真的存在时,突然,张超感到脖子一凉。

    什么东西?

    冰凉如水。

    好像有点滑,缓缓贴着他的脖子根,慢慢蠕动着,像要顺着他的后背,伸进他的衣服中。

    虫子吗?

    这是他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但下一秒钟,他的牙齿开始打架,嘴巴微微抽搐着。

    这感觉……这感觉……绝对不是虫子。

    好像是……好像人的手指,湿滑的手指!

    脑中不知所已地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这,这是被福尔马林泡过的手指。

    当!

    头脑仿佛遭受重击,全身屏息立住,根本不敢动弹。眼珠缓缓向右侧转动,余光撇向了一侧。

    这时,脖子上的冰凉触觉消失。

    张超趁此时候,猛地一转身,面前的,是走廊的玻璃窗,没有任何东西。

    怎么会这样?刚才到底是什么?

    等一下!

    刚才我转过身时,楼梯那,是不是……是不是还站着一个女人?

    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身后,有一道目光,正在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他慢慢低下头,想悄悄转过去看一眼。

    这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身后的影子,为什么这么暗呢?

    当!脑中顿时清晰起来。

    身后,有人紧紧贴着自己的背,站着!一动不动地站着。

    下一秒,整个人都几乎完全窒息,本能地向前一扑,靠在墙上,转过身来。

    还是什么也没有,再向楼梯那望去,并没有站着什么女人。

    但黑猫,却站在楼梯口,背对着他,紧紧地盯着楼梯下面。

    难道刚才楼梯口的女人,确实是站着的,现在,走下去了吗?

    正在这时,面前这间教室里,传出一个断断续续的唱戏女声:“官人好比天上月……”

    一句呜咽的唱腔,隐约响彻在楼道里。但声音就唱了一句,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这次,终于是听清了,果然是唱戏声,而且是越剧!

    如果他懂越剧,还会知道,这段曲子叫“盘夫”,是越剧中的名段,唱腔非常凄凉。

    但此时的他,哪里管得了什么天上月,整个人瘫坐在地上,看着面前正对这扇铁门,不敢再想下去了,也不敢再留下去了,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正当他想爬起来,准备逃离此地,谁知站在楼梯口的黑猫,扑的一下跳了出去,朝下面跑去了。

    接着,从楼梯下传上来的,是黑猫的鸣嗷和疯狂的抓咬声,到最后,黑猫的叫声似乎变得声嘶力竭,还带着那几许尖锐。

    过了片刻,声音逐渐远去,很快,听不到任何声音。

    直到声音完全消失,张超一慌,急忙爬起来,把书包往肩上一背,得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刚跑到五楼时,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月光,张超发现了地上一件东西。是一块巴掌大的碎布,张超捡起碎布,仔细看了看,这布原本是白色的,只是沾了很多的泥尘。而且,这布薄得跟纸一样,似乎有些年月了。

    莫非,刚才站在楼梯口,注视着自己的,就是那个古装女?而这块布,是黑猫追打她时,抓下来的?

    张超想把这块布扔掉,觉得脏手,最后想想,这或许是个证据,于是往包里放了进去。

    下到四楼时,张超看到地上有几滴血迹,血迹旁,还有黑猫的一撮毛。

    黑猫死了?为了救我,黑猫死了吗?

    他心下大为着急,忙跑了下去,寻找黑猫,在一楼时,又看到了几滴血迹和一些根猫毛,但没有寻到黑猫的尸体。

    他在下面找寻了半个小时,再也没发现其他的血迹和猫毛。

    黑猫去哪了?黑猫是不是真的死了?它刚才是跟谁在打?

    张超只感到今夜有太多的恐怖和古怪,他再也无心也无力去搞明白这一切了。他真的好累,实在不想烦这些事了。

    也许,该回寝室了,以后好好地生活,再也不来这里,那总没事了吧。算命先生也说过,不要去冷僻地方,休息休息就会好的。

    生活,还是快点走上正轨吧。

    心中突然对所有的事,沮丧到了极点。不是我不想,实在是我无力了。

    他想大哭一场,彻底地发泄压抑。

    立在原地,思索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回寝室吧,不管怎么样,事情总归该告一段落的。

TOP

第五十三章水草

    (58)

    张超脑子昏昏沉沉的,实在无心也无力去调查这些了,只能拖着疲倦的身体,往寝室方向走。

    外面的马路绕到他寝室很远,他没那么多力气了,只能从西区教学楼沿湖的那条小路上走。

    若在平时晚上,那条小路上虽然人不算多,但谈恋爱的男女也会不时从这里经过的。只是现在已经11点多了,能聊得这么晚的情侣,早该去旅馆开房了,没几个会闲着无聊,半夜还到处乱逛。

    这条路张超也不知走过多少遍了,过去和白秋在一起时,经常来这里散步。他和陈蓉也很多次从这里走。可以说,这条路虽小,但“人气”一点也不低,相信没有一个学生没走过这条路。

    但此时夜半无人,独自走在这条临湖的小路上,一种异样的情愫却悄悄蔓延了开来。

    风,好像有点冷了。

    是天气冷了吗?

    恍惚中,似乎听到有女生在唱歌。

    这次,终于不再是刚才那恐怖的越剧声音,是动听的歌声,还是前几年的流行歌曲。

    “声音真好听啊!”张超不由赞叹道。

    越剧,是江浙地区曾经非常流行的戏曲形式。至今杭州的“小百花越剧团”也是全国闻名,在文二路那块还有个剧场。

    不过在张超意识里,越剧一向很陌生。虽然他小时侯也像其他孩子一样,老家镇上有个天妃宫的庙,三天两头有唱戏的人过来表演,这群孩子每逢表演,都会三五成群,聚集在天妃宫里头,嘴里咬根橘子水,图个热闹。

    小时侯,他家做生意,为图个吉利,还出了当时看起来挺大的一笔300块,请了个团唱了一夜的戏,好像是唱给庙里菩萨听的。但他从来没听懂台上人在唱点什么。

    印象中,越剧声音似乎都很呜咽,仿佛只记得唱戏的女人穿件蓝袍,在台上唱着很低沉、哀伤的曲调。除此以外,就没其他可值得回忆的东西了。

    白天唱也就唱了,当热闹听。但晚上唱越剧,总是会感到毛骨悚然。尤其是刚才那句断断续续的“官人好比天上月”,更是听得人发寒。

    现在似乎不远处,有个动听的女声正在唱着流行歌曲,唱了一首,还会换首其他的,甚是好听,终于回到了现实的校园,不免听得有些心旷神怡起来。

    他抬头望着启真湖东面的临水报告厅,那里经常举办各种讲座和表演,只不过现在很晚了,那里的灯是灭着的。

    谁在唱歌,又在哪里唱歌呢?

    好像就在旁边唱歌,但看了一圈,都没发现人影。

    还是快点回寝室吧,张超感到头越来越重了,再不回去,他觉得自己就要趴在路上睡过去了。

    这时,有个声音叫他:“同学,你过来。”

    张超回过头,发现右手边临湖的草地上,坐着一个穿裙子的女生。人长得非常漂亮,梳着顺滑的长头发,玉腿从裙子里伸出来,纤细又白净,穿着一双小巧的黑皮鞋。

    张超指指自己:“你叫我吗?”

    “恩。”美女甜蜜地点了下头,道,“同学,你过来。”

    张超道:“干嘛?”但说出口,又觉得这么冷硬的话对美女说并不合适,便温柔地补了句,“同学,找我干什么呀?”

    美女“咯咯”一笑,笑得花枝招展,道:“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张超心下一沉,前面唱戏,现在唱歌,妈的,都半夜跑来开演唱会啊。老子还要回寝室,美女归美女,但现在他很累,再漂亮的美女也起不了生理反应。想一下,便道:“不用唱给我听了,我很累,想回寝室了。”

    美女甜美地笑着:“我都练了很久了,明天要去参加唱歌比赛,你听听,我唱得怎么样?”

    张超道:“刚才就是你在唱歌?”

    美女笑道:“是呀,你听到了,好听吗?”

    张超道:“挺好听的,明天你准第一了,就这样吧,我回寝室了。”

    美女有些不高兴,道:“你怎么这么着急呀?”

    张超道:“你唱给其他人听吧,我真的很累,要睡觉去了。”

    美女道:“那就听一首,好不好,求你了?”她露出可怜巴巴的样子。

    张超叹口气:“那你唱吧。”

    美女道:“你过来,我要在你面前唱。”

    张超无奈道:“好吧。”说着,就走过去了几步,又离她十米远,停了下来。

    美女央求道:“你过来嘛,你过来听我唱歌,我亲你一下?”

    张超心里不由一乐,但下一秒,突然警觉起来,他妈的这辈子还没遇过这福气呢,这女的会不会有古怪啊?最近他遇到怪事太多,不免提高了警惕性,于是他还是没挪步。

    这时,美女站了起来,一脸不高兴地走了上来,拉起张超的手,道:“跟我过来嘛。”

    现在的张超脑子虽然昏昏沉沉,但心里还是透亮的,见了这么多古怪事,他丝毫不敢放松警惕。现在的他,心里并不想跟着她走,但全身没力气,就被她这样拉着向前走了。

    向前走了十多步,似乎总感觉有些古怪,但到底是哪里古怪,他也说不出来。

    又走了三四步,美女回头笑了笑,似乎笑得更古怪了。

    他心下开始慌了,便使劲停下脚步,道:“我不要走了,你就在这儿唱吧。”

    美女妖艳地一笑,道:“学长,你再过来一些嘛。”拉着他,不由自主地又跟着走了几步。

    这时,只听声后传来了一个男声大喊:“同学!同学!你在干嘛,快上来啊!”

    张超回头一看,远处十多米外,一男一女两个人,正焦急地往他看来。

    此时,他突然感到下半身一凉,低头一看,此刻他居然站在湖中,水已经到了他肚脐眼了。而他手里握着的,那是什么女生的手,而是一把滑腻腻的水草。

    “啊!”张超吓得一声大呼,脚底没踩稳,跌到了水里去,本能地向那两人呼道:“救我,救我!”没过多久,就昏了过去。

TOP

第五十四章一语成谶

    (59)

    张超昏迷中,似乎听到了旁边很多人的嘈杂声。

    “终于找到了啊!”

    “张超,张超,你怎么了?”

    “张超,张超,你他妈的快醒醒……啊,阿姨呀,我,不好意思啊。”

    “医生,你看我儿子……”

    “你们自己商量一下,再确定吧。”

    迷迷糊糊中,似乎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好像还有人给自己打针了。

    这一觉,他也不知睡了多久,似乎这么多天睡眠恍惚,都在一觉功夫里给还上了。

    等他睁开眼睛,跃进眼里的,是一片白。

    一片白,老子他妈的被水鬼害死了,还能上天堂?

    再定睛瞧瞧,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白的,原来是间白屋子。

    此刻,他正躺在一张床上。

    他刚想爬下窗,发现动不了,再一看,原来自己平躺在窗上,但两手两脚居然都被一段铁弧扣了起来,右手上还插着盐水针。

    我他妈这是在哪啊!

    稍微仰起点脖子,看了看盖着的被子,上面印着“杭州第七人民医院”,妈的,精神病院啊!

    过去大家开玩笑,常骂某个人是七院跑出来的,现在是一语成谶,自己居然真被关进七院了。这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我没疯,放我出去,我没疯,放我出去!”张超忍不住大喊起来。

    很快,门开了,外面进来一个男护士,不由分说,抓起他的手,肌肉注射了一针。

    “妈的,你们杀人啊!干嘛把我拷起来,我犯法了吗?”

    那男护士显然这种情况见得多了,天天见神经病,神经病来来回回也就是他讲的那几句话,对这男护士来说,早听得耳朵出茧了。男护士打完针,理都没理他,转身走了出去。

    张超愤怒地望着门口,门口,居然站着穿白大褂的陈蓉和一名中年的男医生。陈蓉脸上似乎阴云密布。

    张超气急败坏地大骂道:“陈蓉,你这臭婊子,你居然骗我,还把我关到七院,我做鬼也不放了你!”他喊得脖子筋都要爆出来了。

    陈蓉一听,眼眶一红,双手掩面跑了。中年男医生看着张超,微微摇摇头,对着门外遮住的地方,道:“你们儿子这样,还是让他多住一段时间吧。”

    “什么,我爸妈?”张超急得用宁波话大叫,“阿爹,母妈,快点把我放出去,我否是神经病啊!”

    门外,张超爸妈走过来,看了他一下,两人眼眶都是红的。他爸一句话也没说,他妈哭着道:“超,你就听医生话,多住些时间吧。你爹这忙阵(这阵子)生意忙,最近身体也否大好,我们过些时间再来望你。”说着,叹口气,两人就转身走了。

    张超痛苦地哇哇大叫,哭喊道:“我要上厕所,我要上厕所。”

    门口刚才那个男护士再次现身,冷漠地问了句:“大小?”

    张超叫道:“都要,都要!”

    男护士进来后,把他的床从中间地方一扳,随后摇动转轴,这床居然可以从中间扳过来。

    现在相当于张超是坐在一张椅子上,手和脚还是笔直地被锁着。

    张超骂道:“怎么拉呀!”

    男护士上前,不由分说,把他裤子一拉,全部暴露出来。男护士指着他屁股,道:“直接拉。”

    原来他的床,跟瘫痪病人专用床一样,屁股下面是个洞,下面是个痰罐。

    张超脸色通红,看着自己的全部暴露在一个男人面前,那什么滋味呀。只好急骂道:“滚开,滚开!”

    男护士也不生气,转身离开了房间。

    等他拉完屎尿,男护士又进来把他床扳了回去,没多久,刚才打的那枚针起了效果,张超迷迷糊糊中又睡了过去。

TOP

第五十五章飞越疯人院

    (60)

    张超第二次醒来时,旁边坐着陈蓉。张超一见她,正准备破口大骂,陈蓉低声急道:“不要说话,我知道你没疯,把你送进七院不是我决定的。你再骂人,大家一定会把你当重症病人,长期看管起来,你愿意?”

    张超深深吸了口气,忍住愤怒,道:“谁把我送进来的?”

    陈蓉道:“你爸妈。”

    “我他妈——”他刚要骂人,停下来,一脸惊讶,道,“我爸妈?”

    陈蓉点头:“除了你爸妈把你送进来,还能有谁?你以为七院是慈善机构,专门接收精神病人的?要不是你爸妈花钱把你送进来,谁会收留你啊。”

    张超惊骇道:“我爸妈,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把我送进这精神病院?”

    陈蓉道:“你还记得你昏迷前的情景吗,你知道你当时在干什么吗,你知道是谁把你救起来的吗?”

    张超道:“记得很清楚,救我的,应该是对情侣吧?”

    陈蓉笑了笑:“看来这次你很正常,没有失忆嘛。就是那对情侣,他们说你正要跳湖自杀,把你救起来后,你就昏迷不醒了。你同学老师,还有你爸妈,都对你这举动非常担心,怕如果继续留你在学校,你可能继续会自杀,所以经过商量,你爸妈决定把你放这里来了。”

    张超道:“那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陈蓉道:“我知道你没疯,我也希望你出去,但这事不是我能决定的。”

    张超道:“那我该怎么办?”

    陈蓉道:“所有人都觉得你得了精神病,你不要再跟别人解释,你没有得病,因为没人相信你对着空气对话是正常人的表现。现在开始,你只有证明,你的病已经好了,已经恢复一个正常人了,才能出去。”

    张超思虑一下,道:“那你说,我该怎么才能证明我的病好了?”

    陈蓉道:“你不要再大呼小叫,也不要开口骂人了。”

    张超道:“那我就是要保持沉默?”

    陈蓉摇摇头:“你要都不说话,大家觉得你病更重了呢。最好就是你恢复像过去那样。就算,就算你再见到或者听到什么古怪的东西,除了我,不要再跟其他人说了。”

    “跟你说?”张超冷笑一声,“这次该不会又是新的治疗方案吧,故意说只跟你说,其实你把我的言行还是记录下来,当成病症继续分析吧?”

    陈蓉一听,默不作声,眼眶微微红起。

    张超一看,似有些内疚,沉默半晌,还是道:“好了,我不是故意气你的。”

    陈蓉淡淡地笑了一下:“我知道,现在我很难让你再相信我了。我……”她有些哽咽,说不下去。

    张超叹口气:“现在不相信你,我也出不去呀。这里又不是其他医院,我想走,拍拍屁股就能走了。不过你得先把我手上脚上的铐给解了,否则我动都动不了。”

    陈蓉笑道:“这没问题。”

    张超道:“你在医院属于什么地位?”

    陈蓉茫然道:“医生呀,还能什么地位?”

    张超道:“那护士听你的吗?”

    陈蓉明白过来,笑道:“你是不想再让男护士脱你裤子,让你大小便吧?”

    张超脸一红,道:“还有,千万别给我打针了,好像说这种镇定的针,会让人变笨的。”

    陈蓉道:“看样子,你一点也不笨嘛。”

    张超一笑,道:“现在,也只有你知道我没疯了。”

    陈蓉疑惑一下,道:“那……那为什么你三天前会去自杀?”

TOP

第五十六章神秘老头

    (61)

    陈蓉问起张超为什么要自杀,张超一想到当晚的场景,忍不住还是抖了一下,不过一看窗户,外面是大白天,自然也不怕了。便道:“你先把我铐给解了,我再跟你说。”

    陈蓉道:“你还跟我谈条件呀,呵呵,不过你这铐早晚都要解的,我这就去叫人解。”

    陈蓉走出去,不一会儿,那个男护士进来,解开他的铐,又关上门出去了。

    张超站了起来,手脚总算自由了,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指着外面阳台,道:“可以出去吗?”

    陈蓉笑道:“当然可以。”

    张超打开阳台上的门,走出去。阳台虽不是封闭式的,但却围着金属笼,估计怕神经病自杀的吧。阳光照射下来,张超伸开双臂,闭上了眼睛。

    身后陈蓉也走出阳台,看着他,笑道:“多晒晒太阳,对你有好处。”

    张超闭着眼睛,笑着点了点头。

    “后生人,后生人。”一声不轻不响的呼唤,张超转头一看,隔了两米多远的旁边阳台,有个穿病号的老头子,正坐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他,正在叫着。

    张超皱皱眉头,转头对陈蓉轻声道:“这里都是神经病吧?”

    陈蓉笑道:“除了你嘛。”

    张超可没兴趣搭理神经病老头,没有理他。

    那老头又像招魂一样叫着:“后生人,后生人。”

    张超想骂一句“有病啊”,但想想神经病有什么好骂的,骂他显得自己也是神经病了。

    可老头还是阴魂不散,一遍遍叫唤着:“后生人,后生人。”

    幸亏是白天,要是换成晚上,那还不被这招魂音吓得尿床了。张超实在忍不住,转头很不友好地说了句:“干嘛!”

    陈蓉在旁边道:“你干嘛这么凶,吓到别人的,别人是病人,胆子都很小的。”

    老头却缓缓摇摇头:“我不是病人,他,才是病人。”老头把手指指向了张超。

    张超也不想搭理他,就把头别过去了。

    可接下来,老头一句话,可把张超给吓到了:“他,撞邪了。”

    话音一落,张超和陈蓉的脸都刷一下白了。

    老头看着他们表现,似乎有些得意,道:“我没说错吧。”

    张超明知他是个神经病,可此时听他这么一说,还是忍不住道:“你怎么知道?”

    老头的表现似乎并不像个神经病,而是有板有眼地道:“你额头有黑气呀。”

    我额头有黑气?

    “有吗?”他看向陈蓉。

    陈蓉摇摇头:“哪有什么黑气,你别听人乱说,这里的人,你都知道。你别理就行了。”

    老头道:“你要不要让我给你算一下?”

    张超道:“算什么,算命?”

    陈蓉点点头:“好像听说他以前是个算命先生。”

    妈的,张超心里暗骂,怎么走到哪都有算命先生。

    老头闭上了眼睛,过了不到一分钟,他又睁开了眼睛,张超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那老头睁开眼睛时,脸上血色好像一下少了很多,虽然老头本来就偏黑,但现在看起来,脸都有些苍白了。

    老头咳嗽了几声,道:“张超啊张超啊。”

    张超大惊:“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老头继续道:“你是宁波人,在杭州读书的吧?”

    张超转向陈蓉:“是不是你们在说的时候,他听到的?”

    陈蓉道:“不记得了,可能吧。”

    老头摇了摇头:“你对象死了,你撞邪了,你撞邪了!”

    “啊!”张超听得起了鸡皮疙瘩,对陈蓉道,“他,他怎么知道?”

    陈蓉拉过张超,道:“快回去,这人有病的!”又对着那老头道,“你再说,我叫护士给你打针了!”

    那老头似乎对陈蓉穿着医生装的很畏惧,忙闭了嘴不说话。

    陈蓉强拉着把张超推回房间,把阳台门关了起来。

TOP

第五十七章阿爹

    (62)

    一回到自己房间,张超就嚷道:“陈蓉,为什么不让我问清楚了,这老头连我的事情都知道。”

    陈蓉道:“你不要急,等我去查一下这个老头为什么进来的。我上次听同事说过,这老头挺邪门的,所以没搞清之前,你不要再跟他说话了。”

    张超道:“那你什么时候能打听清楚?”

    陈蓉道:“你等我半小时。”

    张超看了眼空荡荡的房间,除了桌子上放着他那书包,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便问道:“网线有吗?”

    陈蓉道:“你还想上网呀?”

    张超道:“废话,这里电视也没有,我包里就个电脑,要是没网络,那我不无聊死?”

    陈蓉笑笑:“很抱歉告诉你,有网线也没用,这里没插座。”

    “什么!”张超要崩溃了,“插座也没有?那单机游戏都玩不了啊!”

    陈蓉道:“精神病院嘛,怕病人自杀,所有危险东西都收起来了。”

    张超道:“那没病也会被你们整出病来的。”

    陈蓉笑道:“你看看书吧,你好几天没上课了。呆会儿我回来,给你带几本杂志看看。”

    张超无奈挥手让她去:“行行行,我默哀了。”

    陈蓉离开后,张超无聊坐了一会儿,拿起包里的书,可没心情看,况且离春学期考试还有1个月,没必要这么急。想了想,还是打算跟那老头再问清楚,便打开阳台门走了出去,朝旁边看了看,阳台上老头不见了,张超趴在阳台上,对那边叫道:“阿伯,阿伯,在不在?”

    “我在呀,你叫我做什么?”声音居然是从他身后传过来的。

    他猛一个激灵,转过身,原来,是另一面隔壁的阳台上,有个满头白发,但头发非常凌乱的老头,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张超道,“你是谁?”

    白头发老头笑嘻嘻地用杭州话跟他说:“阿爹!”

    一声“阿爹”,张超听得肉都大了,这么个老爷爷张口就脆生生地叫了他一句“阿爹”,他差点昏倒,原来这个是真正的神经病啊。

    张超突然发现,神经病比什么古装女好像更可怕一些。他吓得赶紧跑回了房间,把阳台门关上了。

    过了一会儿,陈蓉开门进来,一见面,张超就道:“旁边老头是谁?”

    陈蓉道:“我查清楚了,你听我慢慢说。”

    张超道:“不,你先说另外一边的那个老头是谁,就是满头白发的。”

    “啊,你见过那老头了?”陈蓉掩嘴笑了起来。

    张超道:“你知道的啊?”

    陈蓉忍俊不禁:“他有没有叫你阿爹?”

    张超急道:“叫了呀,我听得头都麻了,吓死我了,你快说呀!”

    陈蓉大笑道:“他是个老病号了,去年病人的老父亲死了,他是个大孝子,就变成现在这样了。他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国外,听说很有钱,照顾不了他,只好把他长期送这里来了。”

    张超拍拍胸口,道:“哎,差点被那老东西吓死了。这句阿爹真是杀人不见血呀!”

    陈蓉呵呵笑了一会儿,又道:“我看你被他这么一吓,是不会想着出去走走了。”

    张超道:“我能出去走动?”

    陈蓉道:“当然,不过和你一起散步的,都是些刚才那种人,你要吗?”

    张超赶紧摇头,道:“还是忍着吧,你快点想办法把我放出去。”

    陈蓉点了点头,道:“我跟导师说过了,他是副院长,我说你其实没病,只是一时受了些刺激,已经基本好了,他说再观察几天。对了,刚才那个算命先生,我查了他的病历,还真有点邪呢。”

TOP

第五十八章老头的来历

    (63)

    张超一听陈蓉说那老头邪门,赶紧问道:“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陈蓉道:“他不是家属送过来的,他是建德那边一个镇的镇政府送来治的。说他是镇上的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很准,每天都很多人找他算命,有些人还专门从外地跑他们那,找他算的。但他每天就上午算,其他时间不接生意。这老头每天下午,都要去菜市场买好几只活鸡,他一直是独居的,镇上的人刚开始就在想,他一个人怎么每天要吃这么多只鸡,吃得完吗。而且还不要人杀掉,自己回去杀,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个人习惯嘛,有些人就爱吃鸡也是正常的,之后大家也没多注意。后来有一天,有个人下午去找他算命,但他人不在,结果那人进了他屋子后面找他,这一找,就找出问题了。”

    张超急问:“什么问题?”

    陈蓉道:“那人发现他后院里,一股子血腥味,还有满地的鸡血和鸡毛,看起来像个屠宰场。那人胆子大,进了他后院一间关着的门,里面发现了一张案台,上面放了一个装小孩的包裹,结果翻开一看,把那人吓个半死,里面放了一具小孩的骷髅,骷髅嘴里都是血。那人吓坏了,赶紧逃出来,报了警。后来经过审讯,那小孩的骷髅,是算命先生从一个小孩坟里挖出来的,结果警察就把他放了。但这事在镇上传开,闹得人心惶惶,一些老人都说他算命这么准,又养了这骷髅小孩,准是家里养小鬼了。结果事情闹到镇政府,政府的人去他家查了,在后院地里挖出很多死掉的鸡的骨头。这下镇上的人更害怕,政府说他有精神病,所以把他送杭州来了。”

    张超听完,也感到背后脊椎凉了一下,问:“什么叫养小鬼?”

    陈蓉道:“以前听我爷爷讲,有些比较邪的农村法师,会在家里偷偷养小鬼。小鬼就是夭折掉的小孩,神棍把死掉的小孩包起来,每天供在案上,还喂他水果、蔬菜、活鸡血这些东西。死掉的小孩怨力越强,一旦养成,变成小鬼后的法力也更强。像平时喂水果、蔬菜这类的小鬼,大部分是好的小鬼,比如帮人找丢掉的东西,帮人治一下简单的病。如果是喂荤腥的东西,那小鬼法力就比较强,能看到人的过去,就是算命那样,有些还能害人呢。”

    张超听完,直起鸡皮疙瘩,道:“难道还真有养小鬼这回事?夭折掉的小孩尸体,还真有这么大的力量?”

    陈蓉摇摇头,笑道:“我也是听说的,一直以来都有养小鬼这说法,到底真不真,就只有养的人自己知道了。不过要说到厉害,我是不相信的,要不然,旁边那老头用鸡血养着小鬼,照理说很有法力呀,还不是被村民抓到了镇政府里了。也没听说他伤害了哪个村民。现在他被关在这里,要小鬼真有法力,那他直接让钥匙飞过来,让管的人都昏过去,不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吗?迷信的一些做法,可能虽然有用,但也应该是个概率问题,肯定也没什么大用。要不然,为什么现在迷信的人越来越少了。只听说过别人用刀砍死人的,从没听说过有人被什么小鬼啊,之类的,害死的呢。”

    张超道:“或许,真的有被鬼害死的人,只是大家都不知道呢。比如白秋,李伟豪,他们,真的不可能会去自杀。”

    陈蓉叹口气,摇摇头:“虽然我也觉得事情怪,但我还是不认为他们是被什么鬼害死的。”

    张超道:“你短信里也这么说,到底怎么回事?”

    陈蓉摇摇头,道:“这事有些玄,我也不知道答案。原本我只当他们都是自杀,但后来遇到了这么多事,我也想不明白了,和你一样,总觉得里面有些古怪。我查了一下资料,国外有人用催眠方法,让人做出异常举动的报道。他们两人到底是不是被人为催眠了,我不敢肯定。但我并不相信迷信里所说的鬼能害死人,所以我更相信,医学院的事,是人为的。”

    张超摇摇头,叹息着:“原来你也只是猜测啊。”

    陈蓉道:“不管是不是猜测,事情总是会有水落石出一天,你不用为之担心。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前几天晚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