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嗯,也许吧?”
  会话就此结束,现场又回归寂静。众人沉默不到几秒钟,石丸开口了。
  “话又说回来,新山先生真的卡上门挡了吗?”
  五月抬起头来,看着学弟兼恋人。
  “石丸,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石丸用手指头摩搓着鼻头下方。“优佳是在看过五号房的斗之后,指出了六号房门的状况有点不同,所以才推测房门卡了门挡的,这种想法是具有某种程度的说服力,但是有没有可能是六号房的锁舌和门框锁孔的空隙刚好很小,只要一关上斗就几乎无法动弹呢?”
  石丸太多嘴了!
  伏见在心中不停地咋舌叫糟。石丸也是个硏究人员,平常虽然老扮演着丑角的角色,但是头脑毕竟是比较偏向理论的构造。如果说他的论调是对优佳提出的假设的一种反论,那么他的论述算是非常贴切的意见。而且从某方面来说,那也是伏见希望听到的内容,然而不管怎么说,这些话都是多余的。听到石丸讲这一席话的瞬间,伏见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石丸不知道伏见内心的情绪起伏,仍然滔滔不绝地发表他的意见。
  “安东学长。六号房和五号房在同样被紧闭的状态下,如果用力推门,真的会稍微移动吗?”
  安东缓缓地摇着头。“这我就不清楚了,我并没有住在这里,我也只是在哥哥吩咐的时候来过几次,所以对于每间客房的细节并不是很清楚。”
  “那么,六号房如果出现这种状态也并不奇怪了。”
  石丸挺着胸膛,很有自信似地说道。
  “那么我们该如何确认?”五月问道,语气也不再像之前对一个脑袋迟钝的学弟一般冰冷了。她的态度俨然是针对一个成熟男人时该有的态度。“要怎么做才能确认呢?”
  也许是早就准备好答案了吧?石丸有点得意地说。“那就是备份钥匙。”
  “备份钥匙?”
  “是的。”石丸顶着一张像硏究所助理一样的严峻表情说。“只要用备份钥匙来开锁就好啦。如果用钥匙可以打开门,就可以知道没有卡住门挡,优佳的疑问也可以迎刃而解了,同时还可以把新山学长叫醒。反过来说,如果门打不开的话,就代表是用了门挡,证明优佳的推理是正确的。虽然新山学长为什么要卡上门挡的谜题还是无法解开啦。”
  “我没有备份钥匙啦。”安东沉重地摇着头。
  “我白天不是就说过了吗?”
  可是石丸还是紧咬着不放。
  “总不可能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吧?去跟你静养中的哥哥借一下就可以了。”
  “喂喂。”伏见露出一副再也看不下去的样子插嘴道。“难道我们只为了确认有没有卡上门挡就非得做到这种地步吗?五月学姊说的没错,只要等到新山起床就成了呀。”
  石丸整张脸都涨红了。“说的也是……”
  “也对。”五月温和地说。“石丸的想法并没有错,只是可能不太适合现在的状况。只要新山没有发生什么意外,非得现在就把他叫醒的话,干脆就别管他了。”
  “——说的也是。”石丸放弃了。本来是满怀信心发表自己的意见和想法,没想到最后是白忙一场,这使得他看起来有点沮丧。
  “可是石丸啊,你的反论挺有意思的,没想到你变聪明了。”
  伏见为了结束这个话题,赶紧安慰石丸。石丸的脸上连一丝丝的喜悦感都没有,只是回了一声“就说嘛”。
  “顺便告诉各位,我哥哥没有住在附近。”
  安东以不知道是有意安慰石丸,或者是刻意用穷追猛打的语气说道。
  “没有住在附近?”
  “嗯。”安东有点不知所措似地笑了。“哥哥是在尼斯静养,人不在日本。”
  “尼斯?法国的……”
  “他当然不可能把备份钥匙也带到尼斯去。备份钥匙是由我已经隐居的父亲负责保管的,我哥哥在日本的住所只有这里,当然不可能把贵重的物品留在没人住的屋子里,所以在我父亲的家里装了一个很大的保险箱,不方便放在这里的东西全部都收进保险箱里了。所以如果要用备份钥匙打开六号房的话,首先就得先打国际电话给在尼斯的哥哥,获得使用备份钥匙的许可;然后再去我父亲隐居的地方,请他打开保险箱,拿出备份钥匙,然后才能打开房门。”
  “请问,令尊隐居的地方在……”
  “伊豆高原。”
  “伊豆高原是在伊豆半岛吗?”
  “是的。”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五月笑了起来。“等我们拿到备份钥匙,我看新山早就醒来了。”
  石丸这一次可真是沮丧到家了,伏见反倒松了一口气。有那么一段时间,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想到石丸却适时地自我引爆了这个结果,拜此之赐,大家没有继续讨论下去。在目前这个阶段,伏见极力想避开“不知道是否真的用了门挡,但是还是非得确认一下不可”的事态。当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也就代表大家只能亲眼去确认房间里面的状况了,而事实上也的确有方法可以做到的。那个方法因为伏见犯下的小错误而变得具有可能性,伏见害怕这个方法会真的被拿出来使用,不过,现在似乎可以避开那种危险性了。
     当事情演变到目前这种情况,石丸提出的假设对伏见而言或许是一件好事。石丸指出了六号房也许并没有卡上门挡的可能性;也指出了除非有备份钥匙,否则从房间外头就无法判断出是否卡了门挡的事实,而五月和安东还有礼子也都接受了这种说法。也就是说,在这个阶段,就如优佳所说的,新山采取的行动是否合乎自然是没有办法下结论的。石丸提出了反论,而由于大家也深信他所提出的反论没有办法获得确认,所以新山的问题得以继续悬在半空中。既然悬在半空中,就无法采取任何行动,这正是伏见所乐见的。
  如果石丸没有提出反论的话,或者那家伙将讨论的深度再往前推进一点的话,也许所有的人就会开始认真地考虑优佳所说的,新山的行动太过不自然一事,然后也许就会引起一阵骚动,使众人无论如何都会想尽办法叫醒新山。就算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伏见还是有应对的方法,只是他尽可能地想拖延这个时机的到来。伏见是这样想的。
  然而,世事难料,不如人意之事十常八九。
  优佳开口了。
  “石丸先生。就算没有备份钥匙,还是可以确认有没有卡住门挡。”
  伏见猛然一惊。惊慌之余,他出于本能地想看往优佳的方向,随即心念一转,打消了念头。
  “等一下,优佳。”礼子语带责备地说。“你还不死心啊?”
  优佳不理会姊姊,径自看着安东。
  “安东先生,这家民宿有梯子吗?”
  伏见闭上眼睛,优佳果然想到了。这就是伏见所犯下的尙不足以用错误来形容的错误,优佳明确地掌握到了其他人极可能漏掉的一条线索。
  “梯子?”安东不解地问道。“我想大概有……”
  “就用梯子吧?”优佳斩钉截铁地说。
  “把梯子靠到分馆的墙上,从窗口看新山先生的房间吧?刚才我们去看窗户时,已经确认了窗帘是半开的。如果六号房的房间格局跟我们所住的总馆是一样的话,从窗口应该就可以看到正前方的房门了。我们可以从窗口确认是否卡了门挡;或许还可以确定新山先生是否正在睡觉。”
  没错,这就是伏见犯下的无心过错。他没有将新山房间的窗帘拉起来。
  伏见进入新山的房间时,窗帘是半开着的,可以看到窗外的景象。因为来自窗外的光源稍嫌微弱,使得房内显得有些阴暗,因此伏见才会按下照明的开关。伏见就是在灯光的照射下杀害了新山,而离开房间时,他也选择让灯继续亮着。这样做并没有错,问题在于他忘了将窗帘拉上。因为只要窗帘是敞开的,别人就可以从窗外看到房间内部的状况。
  伏见试着回想房间的格局。从窗外可以看到屋内的状况到什么程度呢?而旁人又可以从中得到多少讯息呢?
  最值得担心的是,从外头就可以看到新山并没有睡在床上。床有两张,从窗户可以清楚看到其中一张床,不过另一张应该不好看到吧?但是也可能看得到。优佳提议爬上梯子从窗外窥探房间里面的情形。如果两张床上都不见新山的人影的话,大家会怎么解读?新山不在房里的假设太难成立了,所以应该是在洗手间或浴室吧?接着大家就会想到新山在浴室里睡着溺毙的可能性。到时候恐怕不管用什么方法,大家都会闯进房里,确认新山是否安全吧?不管将来如何,这是伏见现在极力避免去面对的事情。
  伏见看着安东。安东啊,他在心中对安东说道——赶快想想吧!想想这家民宿的特征何在。忘了拉上窗帘是伏见犯下的错误,但是就算没有犯下这个错误,伏见也想到了大家会从窗户进入新山房里的可能性。可是他判断过,这应该是在大家的结论中倒数第二或第三种方法,想要确认房里的状况的最后一个方法就是破门而入;倒数第二种方法是破窗而入!而倒数第三种方法就是从窗口窥探房内的情况。就一般生活正常的人们的行动模式来看,这三种方法都太过超乎常轨了,而且这家民宿具有阻碍这些方式进行的要因。当伏见决定在这家民宿里杀人时,这个要因也是他据以拟定计划的重点之一。安东啊,用力想一想吧!
  安东轻轻地摇摇头。“优佳,别这样。”
  优佳歪着头。“为什么?”
  “要考虑到世俗的眼光啊。”安东斩钉截铁地说道。“这里是成城,是安静优雅的高级住宅区,而且时间又已经超过晚上十一点了。我不想在这种时候做出把梯子靠到墙上,从窗户窥探屋内情况这种可疑的事情。万一被附近的人看到他们会作何感想?哥哥开业的主要目的就是邀约外人来这个高级住宅区住宿,一开始就已经引起附近居民的不悦了,还好住宿的客人并没有做出任何会打扰到附近居民的行为来,这才好不容易在这一带建立起口碑。请别在这个时候做出可疑的举动,影响这家民宿的风评。”
  “……”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优佳默默地听着安东说的话。安东又继续说道。
  “还有另一个不得不停止的理由,那就是安全问题。我不是跟优佳说过吗?这家民宿已经跟保全公司签了约,安装了严密的保全系统。目前虽然没有营业,但是也因为这样,保全公司对无人住宅的警备会更加注意。大门和玄关要有认证号码才能打开,企图越过围墙时感应器也会产生反应,自动和保全公司连线。窗户也一样,如果有人想入侵室内,多半都是经由窗户进入的。所以系统做了设定,万一有来自外界的力量施加在窗户上,警报就会响起,警卫就会立刻从保全公司那边赶过来。如果真的演变到这种地步,一定会在这一带引起大骚动。站在哥哥的立场来想,我不想让事态演变得这么严重。”
  “……”
  “我能理解优佳为什么一直对上锁的问题无法释怀。但是,目前并没有发生任何紧急的事态不是吗?我认为没有必要只为了去确认这件事就做出奇怪的冒险行为。我再说一次,这个问题只要等新山醒来之后就可以解决了。”
  优佳没有立刻回话。她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轻轻地咬住嘴唇,然后回了一声“我明白了”。
  伏见轻轻地吐了口气。还好安东记得,记得民宿有严密的保全系统。从窗外窥探屋内的状况时,万一一个不小心碰到窗户,警报就会大响,情况也会一发不可收拾。担心情况演变成这种后果的安东,应该不会允许有人做出从窗外窥探房内的举动吧?这是伏见选择这家民宿做为杀人现场的理由之一。因为在排除外来犯的可能性之余,相对的,也可以让新山在房里多待一阵子。优佳果如伏见所预期的,不再作声了。安东,干得好——伏见真想拍拍他的肩称许他一下。万一安东没有想到这件事,伏见也打算主动提出来。可是,由安东的嘴巴说出来是比较自然的状况,而且也比较具有说服力。
  伏见看看时钟,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二十分,距离新山死亡已经六个半小时了。安东成功地说服了优佳,真希望优佳就此死心,不要再惹事生非了,伏见在心里这样祈祷着。
  “话又说回来,新山这个人还真是能睡啊。”
  礼子叹着气说。从她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来,她觉得优佳之所以会一直为莫名其妙的事情牵肠挂肚,全都是因为新山睡过头的关系。
  “伏见学长,你不会给他吃了什么奇怪的药吧?”
  伏见轻轻地摇摇头。
  “很遗憾,那只是一般的市售成药,我跟安东也吃了。”
  这是事实,那是在附近的药局买来的市售安眠药。
  “要是真有那种能让人睡成那样的药,我倒很想要呢。”
  “啊,伏见学长,你想拿来用在不正当的事情上对不对?”
  礼子笑着指责伏见,伏见也微微笑了。
  “那还用说。”
  “真是过分,”礼子鼓起脸颊说。“可不能给优佳吃哦。”
  “我不是说我没有吗?”
  “我呀,”优佳插嘴道,露出一张小心翼翼装出来的笑容。“就算没有睡死,也随时欢迎光临。”
  现场掀起一阵鼓噪声。
  “如果伏见为了跟优佳在一起而上锁的话——”安东笑着说。“我可没有那个胆量去用到备份钥匙。”
  石丸和五月笑得有点牵强,也许是心里有鬼,觉得安东说的是他们两人吧?伏见瞄了优佳一眼,优佳则对伏见轻轻地眨眨眼。
  “——啊,对了。”
  石丸喃喃说道。
  “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到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你想的事情十之八九都是很无聊的。”
  石丸并没有把伏见的吐槽放在心上。
  “是这样的,我想到了新山学长不出门的理由了。”
  “哦?是什么理由?”伏见若无其事地反问,同时随时准备应战。这家伙到底会说出什么话来?
  “我就说是无聊的想法嘛。”石丸难为情地笑了。“哪,这家民宿不是女性最向往却又最难预约到的民宿吗?如果新山学长有女朋友的话,不知道她是不是也会很向往这里?”
  礼子听了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石丸。难道你的意思是说,新山偷偷地把女朋友带进来,两个人就这么窝在房间里?”
  “不可能吗?”
  “也不是不可能……”
  “的确不可能。”五月冷冷地说。“你没听到安东说的话吗?一定要有认证号码才能开门啊,那新山的女朋友是怎么拿到认证号码的?”
  “新山学长用手机告诉她的……”
  “我可没有把认证号码告诉新山哦。”安东回答道。“因为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我不是也没告诉石丸吗?”
  “那么就是安东学长助了一臂之力。”
  “怎么可能啦?”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第一个疑问,新山为什么不把女朋友介绍给我们认识?他大可光明正大地把她带来,光明正大地一起住下来不就得了?”
  众人异口同声地指责石丸的妙论。就如石丸自己也言明在先,这是“无聊的想法”,他自己好像也不是真的相信这种说法。他一边吃吃地笑着一边慨叹道“人家是很认真在想的呀,你们好过分”。而异口同声指责石丸的前辈们也都带着愉快的表情,伏见内心松了一口气。石丸的观点跟真相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根本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如果石丸再说出这种话,惹得众人又异口同声指责他的话,现场就不会有人真的去担心新山的问题了,就算优佳再怎么有心追究也无济于事。对伏见而言,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可以预期的事情。过惯平凡生活的人很难去想像自己身边会发生什么变故。尽管新山锁上门锁的行动再怎么不自然,大家也不会往发生意外的方向去想,这就是所谓的善良市民。要不是自己主导了这出戏,伏见大概也不会往这方面去想吧?优佳则是个例外。优佳并没有加入攻击石丸的行列,只是带着停滞了似的笑容,看着姊姊的朋友们。
  “如果新山真的做这种事情的话,像现在这样迟迟不出房门反而才不可能呢。”五月又追击着石丸。“如果他不想引人侧目的话,应该会把女朋友留在房间里,并且在大家约定的时间现身才对吧?这里再怎么高级,终归是举行同学会的场所啊。他总不可能丢着朋友不管,老是跟女朋友窝在房间里吧?”
  即便被数落到这种地步,石丸似乎还不肯罢休,他企图反驳五月。“那么,如果新山学长一直没有出房门的话,那又会是什么样的状况?”
  五月露出狐疑的表情。“什么状况?”
  “譬如他脚抽筋,没办法走路之类的?”
  “抽筋了几个小时?”
  “或者得了盲肠炎?”
  “那他的女朋友应该会急着叫救护车吧?”
  “或者完全耽溺在两人世界里,忘了时间?”
  “你以为新山是浦岛太郎吗?”
  五月不停地摇着头。“虽然本来就觉得你是个白痴,没想到竟然白目到这种地步……”
  两人就这样一直进行着几近是情侣斗嘴的对话。看来是没问题了——正当伏见这样想时,一个声音制止了他们。
  “是这样吗?”
  是优佳,五月和石丸同时看着优佳。
  “你说什么?”
  优佳定定地看着心情已经放松下来的年长友人们,以完全没有一丝醉意的声音说。
  “我认为石丸先生的意见有值得一听的价值。”
  “啊?”
  发出惊讶叫声的人竟然是石丸。他本来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情信口胡说的,没想到竟然有人当真了——他脸上的表情再再显示他内心的惊愕。
  五月露出复杂的表情。“优佳,连你也跟他一块儿起哄啊?”
  优佳也同样带着复杂的表情。
  “石丸先生刚刚提到了新山先生没办法离开房间的各种可能性。万一是真的怎么办?”
  “什么意思?”
  安东以沉稳的表情问道,优佳轻轻地点点头。
  “我们一直认为新山先生之所以没有离开房间的理由是因为他睡得太熟了。因为新山先生听从伏见先生的意见服用了安眠药,而且是和着自己带来的鼻炎药一起吃下去的。有些药如果同时服用会产生强烈的效果。新山先生服药之后,花粉症的不适感确实是减轻了许多,但是相对的却产生了强烈的睡意而陷入深度睡眠当中,我们一直都是这样想的,可是却没有人确认过那些药对新山先生会产生多大的效用。”
  “有道理。”安东敲打着手掌。“原来优佳的意思是这样啊?新山不是因为安眠药的效果而熟睡,可能是因为发生了意外所以才迟迟没有现身……”
  “我的意思是有这种可能性。”优佳说道。“譬如心肌梗塞之类,或者脑中风等等,这些病跟药物无关,连年轻人也可能会有。这些疾病往往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就突然发生了,难道新山先生就没有可能因为这一类的毛病而出不了房间吗?”
  伏见大吃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优佳竟然点出了身边发生意外事故的可能性,而且她说的话具有很大说服力。
  伏见很后悔自己刚刚竟然不把石丸放在心上。石丸的假设是错的,而且——也许是他本人刻意这样做的——他的假设有诸多漏洞,以取悦大家的成分居多。这样的话题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对伏见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他是这样判断的。他甚至觉得不如多谈这些天南地北的闲话,把话题转移开来,浪费越多的时间越好。
  但是,优佳就在现场。优佳没有加入大家的行列,挑剔石丸的假设,也没有指责石丸,只是静静地听着。她观察众人在讨论时所着重的重点,企图引导大家去确认新山的状况。优佳了解,她自己一个人的瞎操心是对任何人都起不了作用的,所以她一直等待,希望能在自然的交谈中找到机会。伏见误解了优佳的沉默,他用视线打量众人。五月会怎样反应?安东又会如何反应?礼子呢?
  “确实是有道理。”五月开口了。“我们再去叫他一次,万一再叫不醒,也许就有必要从窗口去确认他的状况了。安东,你认为呢?”
  安东看着时钟,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四十分。“我们是在四个小时之前解散的,所以说已经过了八个小时了。假设新山回到房间之后立刻就睡觉的话,也快要睡上八小时了。睡了那么久还听不到外头的呼叫声,或许真的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也说不定。”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这么说来……”石丸吞了口口水。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信口胡扯竟然会发展成出人意料之外的结局。
  “如果新山再不醒来,我们就找出梯子,从窗户外头去确认一下。”
  “安东学长,会不会对附近的住家造成不便?”
  礼子展现了主妇特有的体恤个性。
  安东轻轻地摇摇头。“这时候就别管那么多了。再怎么说,我也是屋主的孙子啊,我跟附近的人也多少有些交情。如果有人跑来一探究竟,我会跟他们说清楚的。万一有人报警的话,也只好到时候再说了。”
  全部的人都站了起来,朝着分馆走去。伏见随着众人行动,心里却思索着接下来的发展。不管怎么做,新山是绝对不会醒来的,所以到时大家一定会决定拿出梯子从窗外窥探。会是由谁负责窥探呢?一定是“徒弟”石丸。伏见大可率先主动去做这件事,但是似乎多了那么一点不自然感,至少会有那么一点让优佳感受得到的不自然感,伏见得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当石丸从窗外窥探屋内回报情况时,伏见必须一边听一边决定如何应对。
  众人来到六号房前面。代理屋主兼活动干事安东敲了敲门,试着呼唤新山。重复了几次之后,确定新山还是没有反应。接着他走进旁边的五号房,从里面打内线电话。在走廊上等待的伏见等人听到了门内响起的铃声。安东让电话连响了二十次,然后放下话筒。
  “还是没起来。”
  安东慢慢地环视着参加同学会的人。“怎么办?”
  “找梯子来吧?”石丸毅然决然地说。“由我负责确认。”
  “也对。”五月也表示赞同。“优佳说的没错,还是确认一下的好。”
  “好,就这么决定了。伏见、石丸,来帮我一下,我们去仓库拿梯子。”
  一行人走下楼梯。安东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一串钥匙,然后走进厨房,点亮庭院的灯,接着从玄关走出去,来到院子里。
  外头的温度比刚刚更低了。伏见突然想到一件事,视线转向优佳。
  “你先回房间去加件衣服吧?外头比想像中的还冷——大家也一样。”
  伏见想回自己的房间一下,但是他需要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所以,他大胆地说了心中的想法。这种体贴正好符合伏见一向的特质,应该没有人会觉得可疑吧?果然,没有人提出异议,各自返回房间。
  伏见独自走向分馆,回到房里,披上穿过的夹克。夹克不是很厚,看似不能御寒,但是总比没有好。做好表面工夫之后,他开始执行计划。
  从窗外看六号房时,究竟可以看到什么程度呢?伏见打算先进行一下模拟,那是他想回房间的真正理由。伏见所住的五号房和新山死去的六号房格局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左右刚好对称,因此如果从窗户外头看进去的话,条件应该可以说是一样的吧?
  他先走向窗户,将窗帘拉开一半,接着坐到两张单人床中较为前面的一张。他看着窗户,从窗帘的旁边可以看到窗户玻璃。如果从外头往窗户里面窥探的话,应该可以确认新山是否躺在前面的那张床上。
  接着他坐到外墙的那张床上,从床铺的中央看不到窗户玻璃,角度太偏了。他移动了一下,角度只是差了一点点,但是却可以看到窗户玻璃了。如果从窗外来看,几乎是从正侧面的角度看去,这种情况下到底看不看得到呢?看不到的可能性应该比较高。因此光靠从窗户窥探所得到的情报并无法确定新山是不是睡在靠近外墙的那张床上。
  接着他来到通往洗手间和浴室的那道门前。这扇门并不是设在最里面的地方,因此从窗户的方向可以清楚看到整扇门。但是,门是木制的,所以从外头大概无从判断起浴室的灯是否亮着吧?伏见这样想。
  ——不对,等一下。
  伏见打开了浴室的灯。他将门打开了一个缝,确认里面是亮的,然后又关上门,然后走到窗边,背对着窗户玻璃看着浴室的门。和通往走廊的房门相较之下,浴室的门显得简单朴素得多,而门和门框之间就像一般平民家庭里的一样,有些许的空隙。灯光会不会从细缝里透出来?他凝神注视着,看着门的上下方。隐约可以看到微弱而朦胧的灯光,但是还不到可以清楚确认的地步。他又试着把灯关掉,再度确认,于是他发现了开灯与关灯时的不同处。他发现,关掉浴室的照明之后,并无法确认浴室里是否有开灯,只有在灯光一开一关的当下才能辨别出有没有灯光。如果没有进入房间里面,根本是无法分辨的。也就是说,从窗外是无从判断浴室的照明是否开着的。光靠这些情报是不可能得出新山溺毙在浴室的结论的,伏见终于稍微松了一口气。
  他离开房间,回到总馆。所有的人都已经在餐厅集合了。
  “怎么这么慢?”安东的语气中并没有任何怒意,但是伏见还是说了一声“抱歉”。
  “我上了一下洗手间,可能酒喝太多了。”
  优佳正待说什么,伏见却好像刻意要打断她的念头似地说了句“走吧”,便率先往前走了。
  分馆的旁边有一个大仓库。安东从成串的钥匙当中找出了仓库的钥匙,打开了一个大型的荷包锁。他用力地打开笨重的门,一个看起来像铝合金制的梯子就横放在门口附近。那是两段式的,可以伸长到七、八公尺长的梯子。伏见和石丸两个人合力将梯子从仓库里搬出来,把梯子拉长之后,摆到六号房的正下方。
  “那么我上去了,我会把在上头看到的状况报告给大家知道。”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石丸将脚踩上梯子的最下面一阶,此时伏见制止了他。
  “等等。如果你站在梯子上头大声地做实况转播,会打扰到附近的人。你只要看看重点就可以下来了,等下来之后再跟我们说即可。”
  其实伏见的真正用意是不想让石丸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听起来应该不会太不自然吧?石丸也丝毫不疑有他,点点头说。
  “说的也是,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是重点吗?”
  “就是新山学长是不是在睡觉,还有门是否卡了门挡这两件事,对吧?”
  “没想到你连门挡也记住了,真是了不起啊。”
  “那还用说?那我上去了。”
  “只要从看就行了。”安东一旁插嘴道。“一碰到窗户就会触动警报哦。”
  “知道了。”
  石丸开始爬梯子。照说他应该喝了不少酒,没想到他却踩着完全感受不到一丝醉意的灵巧步伐爬了上去。爬到梯子上头之后,他小心翼翼地保持平衡,不让自己的手去碰触到窗户,然后往房内窥探。他用两手握住梯子的上方,接着移动视线,从狭小的窗户窥探着房内。在观察了一阵子之后,石丸下来了。
  “好,可以把梯子收下来了。”
  伏见和石丸将梯子折叠好,就这么倒放在地上。围墙外好像没有人因为安东家出现的怪异行径而前来一探究竟。也许是没有人看到吧。
  “怎么样?”
  五月走近石丸问道,石丸摇摇头。
  “我看不到新山学长。”
  五月露出一脸讶异的表情。“看不到?你的意思是说无法确认他在不在啰?”
  “是的。”
  “详细的情形进去再说吧?”伏见指着玄关说。“先回到屋里,我把梯子搬回仓库。”
  我跟你一起搬。正待石丸这么说时,优佳却阻止了他们。“梯子先别急着收。”她看着伏见。“也许还用得到。”
  伏见没有立刻回答,他回看着优佳。优佳的脸上面无表情,那是一张没有经过刻意伪装的、异于往常的脸。
  “——好吧,那么大家先回去吧。”
  众人回到餐厅,围着餐桌坐着。桌上还有葡萄酒,但是没有人有兴致再举杯畅饮了。
  “你说看不到是什么意思?”
  五月率先发难,她瞪也似地看着石丸。石丸拿掉小丑的面具,顶着成熟的表情看着五月。
  “就我从窗户外头可以看到的范围而言,我无法确认新山学长的行踪,就是这么回事。”
  安东要求他做详细地说明,石丸点点头。
  “窗帘将窗户挡住了一半,所以我只能尽量去看视线可及的范围。而我只能看到正面的门还有靠近面的那一张床,然而在这张床上和门前的地方都不见新山学长的人影。”
  “后面那张床呢?”安东问道,石丸摇摇头。
  “看不到,只能看到床角,但是并没有看到新山学长的脚。”
  “这么说来——”五月将手肘支在桌上,两手交握着。“他有可能是睡在那张床上啰?”
  “对不起。”石丸向大家道歉。“我没办法确认得那么清楚。”
  伏见暗自松了口气。就如他在自己房间里确认过的一样,从窗外是看不到后面那张床的。
  “不是你的错,那么门挡呢?”
  石丸斩钉截铁地说。
  “就在门的下方。”
  现场一片沉默,没有一个人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反应才好。
  果然卡着门挡,从门内卡在门下方。
  “是这样啊?”打破沉默的是安东。“既然如此,就算去拿备钥匙也没有意义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是啊。”礼子附和道。“就算用备份钥匙开了锁,门还是打不开啊。”
  “另外还可以证实一件事情。”五月说。“既然门挡是从里面卡上的话,表示新山一定是在房间里了。”
  想出了从门外卡住门挡的方法,而且也实际付诸行动的伏见用力地点点头。
  “没错。因为人在房间外头是没办法卡上门挡的。”
  “这么说来,新山的确是在房间里的某个地方啰?”
  石丸抓着自己的下巴。“因为我看不到后面那张床,所以我想新山学长最有可能在那张床上。”
  “要不——”优佳补充道。“就是在浴室或洗手间。”
  这是很自然的推论,但是一听到浴室,伏见不禁猛然一惊。
  “石丸,浴室是什么情况?”
  礼子问道,石丸又摇摇头。
  “不知道,浴室和洗手间的门是关着的,很难确定新山学长是不是在里面……”
  礼子轻轻地咬着嘴唇。“会不会昏倒在浴室或洗手间里?”
  昏倒——此话一出,随即陷入一片沉默。现场的气氛很明显地变得沉重了。
  “是睡着了还是昏倒在地上——”伏见开口了。“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早就超过下午六点的集合时间。如果新山还有意识的话,应该会离开房间才对。而那家伙一直没有现身,就表示他是处于失去意识的状态。”
  伏见看着安东。“如果他还在睡觉倒好,如果不是,那情况就有点棘手了,也许得考虑到是否要强行闯入那个房间才行。安东,你认为呢?”
  “唔。”安东嘟哝了一声,迟迟没有下文,只是默默地凝视着酒杯。
  “强行闯入?”石丸似乎难以承受这种沉默的气氛,忍不住插嘴道。“要怎么闯入?”
  伏见将视线从安东身上移向石丸。
  “很简单,房间和外头相通的只有房门和窗户。我们必须打破其中一个才行。”
  “打破窗户警报会响,警卫就会赶过来了不是吗?”
  “那就从房门进去。”
  听伏见这么一说,石丸立刻作势要站起来。“安东学长,民宿里有斧头或劈柴刀吗?万一真的需要,我就把门敲破——”
  “笨蛋!”
  五月打断他。“像你这样乱来,万一新山只是在里面睡觉的话怎么办?你不是也看到了吗?这里的房门都是拥有悠久历史的高级品耶。这些门太贵重了,连安东的哥哥在加装门锁时都还小心翼翼地怕造成损伤呢。一扇门要多少钱你能想像吗?破坏这么昂贵的东西,你赔得起吗?”
  石丸畏缩了,现实主义挂帅的五月继续说道。
  “要是能用金钱解决的话反倒还好,只怕你再也找不到同样的东西了。到时候只有六号房门得换上不一样的东西,就算换上的门再怎么高级,也会跟四周的装潢搭不起来。这么一来不就让民宿的行情大幅滑落了吗?”
  众人无言以对,五月的声音在寂静的餐厅里回响。
  “这家民宿可是安东的哥哥非常珍惜的建筑物呢。人家好心提供我们住宿,我们却恩将仇报,这种事我做不来。”
  “五月学姊说的没错。”伏见沉重地说道,这是他真正的想法。
  伏见选择这家民宿当做犯罪现场,最大的理由就在这里。要是换成其他的建筑物,当警觉到新山可能有危险时,不管会破坏什么也会想办法把门打开。即使对建筑物的所有人说不过去,破坏房门也在所不惜。可是这栋建筑可不能相提并论,因为只要对这栋建筑物造成任何损伤都是“过分”的行为。
  如果这里是一般的高级饭店的话,想要进入房间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把事情的严重性告诉饭店方面的人,饭店人员自然会做判断,拿出备份钥匙,并且帮忙切断门链吧?根本不需把房门整个破坏掉。
  可是,这个地方可不同了。首先这边使用的门挡是无法从外头松开的类型,想从建筑物内部进入房间里,就只有破坏房门一途。但是民宿老板外出静养,现场没有可以下决定的人,再加上新山可能是发生了意外,也可能安然无恙。没有人愿意为了不确定的情况,为破坏具有历史价值的房门而扛下责任,就算是老板的亲弟弟安东也一样。
  所以房门是动不得的,那么窗户呢?时间已经快接近凌晨了。一般人是不会想到在三更半夜的时候,从外头打破窗户闯进屋里的,因为那会让人立刻联想到小偷。善良的市民在心理上对这种事情是有很强烈的抗拒感的。
  “不能从房门进入。”伏见似乎要为这个争论下结论似地说道。“这么说来就只能从窗户进去了。优佳,你刚刚之所以说也许还会用到梯子,就是预期可能会有这种状况发生吧?”
  优佳默默地点点头。优佳看透事实的敏锐程度让伏见感到惊愕不已,在听到石丸报告房间内的状况之前,她就了解到有必要进一步确认新山有无异状了。
  “如果要从窗户进去——”五月继续说道。“那也等到明天早上吧?等太阳出来之后,再联络保全公司,请他们暂时关掉保全系统,然后再会同保全公司的警卫,小心地用玻璃切割器把窗玻璃切开,松开环扣,从窗户进去。玻璃窗应该不会太贵,我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可是——”礼子提出反驳,她的脸色已经泛着铁青。
  “万一新山现在正在受苦呢?万一他正处于没办法回应外头的呼唤,也没办法接电话的状况的话呢?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我不知道。”五月立刻回答道。“我真的不知道。”
  这是伏见所希望看到的发展。在众人迟迟无法做决定的时候,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
  “伏见学长,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石丸求救似地看着伏见。伏见摇摇头,显示他的无力感。
  “基本上我也赞成五月学姊的说法。追根究底,会发生这种事都是因为我让新山服了安眠药而引起的,所以如果有金钱方面的损失,就由我来买单。然而现在我们连新山是处于危险的状况下,或者是因为药效过强而沉睡不醒都无从判断起,可以让我们做判断的情报太少了。”
  伏见很沮丧似地垂下了头。
  伏见的一字一句说得中规中矩,没有人说得出话来。再这样下去,势必就会导出“一筹莫展”的结论了。然而——
  “真不像是伏见先生的作风呢。”
  一个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是优佳。
  “还没有收集到所有的情报就说情报太少,这不像是伏见先生该有的作风。”
  伏见缓缓地抬起头来。难道这种程度的演技果然骗不了优佳吗?
  “你是说还有其他情报吗?”
  “是的。”优佳以振奋的语气回答道。在这么多人当中,只有她的腰杆挺得笔直。“石丸先生从窗户外头窥探房间内部,却只告诉我们两个情报。伏见先生为什么没有问他其他的情报?”
  “啊?”对优佳的话率先有反应的是石丸。“可是我只注意这两个状况啊,一个是看新山学长在不在里面,另一个是看门挡有没有卡上——”
  “你在意的只有这两件事情,对不对?可是,你应该还看到了其他的东西。石丸先生,请告诉我。任何微不足道的事情都好,把你所看到的所有景象都告诉我。”
  “所有景象……”石丸彷徨无助似地盯着半空中看。身为硏究人员的恋人对着研究所助理说。
  “你仔细想想,这个时候你的观察力就派得上用场了。”
  她的语气虽然严峻,却听得出带有激励的味道。石丸也许真的受到了鼓舞吧!只见他的嘴巴紧抿成一条线,眉头皱得紧紧的。
  ——不妙,情况的发展让伏见心中涌起一股苦涩感。就如五月所说的,石丸的观察力是不容轻视的,也许他会想起自己看到了对伏见不利的东西,而且提出疑问的人是优佳,优佳也许会从中抽丝剥茧,找出重要的情报。此时伏见是否该介入比较好呢?
  “我爬上梯子,从窗户外头窥探房间里面。房间里点着灯,所以很明亮。”
  石丸以这句话做开头。
  “你最先看到的是什么?”
  优佳问道,石丸明确地回答。
  “威士忌。”
  “威士忌?”
  “嗯。”石丸的眼中恢复了自信的色彩。“窗边有一张桌子,我看到上头摆着威士忌酒瓶,就在窗户的正前方。”
  “是新山带来当礼物的酒吧?”安东想起什么似地喃喃说道。“就是他所说的Nikka余市蒸馏所生产的珍贵威士忌。”
  伏见回想自己犯罪时的情形。为了把新山伪装成入浴时发生意外,在他从新山的包包里拿出换洗衣物之际,顺手将用衣物包裹着的威士忌酒瓶放在桌上,然后就再也没有去动它。这样有错吗?伏见思索着。不,就算新山真的想洗澡的话,应该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吧?这样做并没有特别牵强的地方。伏见略微安心了一点,没等优佳继续问下去,他就先开口问道。
  “石丸,然后呢?”
  “桌上除了威士忌之外,还有其他几样东西,我记得住的只有手机和房间的钥匙,也许还有别的东西,但是我不记得了。另外就是有一件T恤挂在藤椅上。”
  “T恤?”
  “是的。我不是记得很清楚,不过我想还有短裤。”
  “那是——”优佳插嘴间道。“是穿过的吗?或者看起来是之前穿的?”
  “我没有注意到那么多。”石丸仰头看着天花板。“啊,不过,我记得T恤是绿色的。
  打扫时新山学长是穿灰色的T恤,所以应该是新的吧?”
  “嗯。”伏见装出一副他正根据石丸的证词想像房间内部状况的样子。“也就是说,新山是打算去洗澡了?”
  新山的死亡必须被判断是在浴室里发生意外造成的。他必须在一开始就让大家深信“新山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洗澡的”,藉以顺利导出那个结论。他说这句话就是为了达成这个目的。
  可是,如果现在大家就断定新山是去洗了澡,那也会造成伏见的困扰。因为没有人会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洗澡,所以大家很快地就会导出新山在入浴当中发生意外或突发疾病的结论,然后大家就会讨论可以立刻进房间的方法。而这么一来又会对伏见造成不利,所以他必须让这一部分的事实显得暧昧不明才行。如果让优佳取得讨论的主导权,谁也不知道会导出什么结论,所以伏见主动开口了。
  “也许是真的去洗澡了。”
  优佳说道,伏见早就想到这一点了,还好他早一步就把“想去洗澡”和“未遂”的差异观念植入众人的脑海中。
  姊姊礼子回应优佳所说的话。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人进浴室,新的换洗衣物却放在外面?”她似乎快哭出来了。“也就是说,新山真的昏倒在浴室里面?”
  “也许他在准备换洗衣物,想趁进浴室洗澡之前小睡一会儿,结果就睡到不省人事了。”
  伏见又试着提出反论。“既然看不到后面那张床,也许也有这种可能。石丸,其他还看到什么?”
  “嗯,然后我看到了床,新山学长没有在前面那张床上。”
  “你只确定他不在前面那张床上?”优佳问。“前面那张床有使用过的痕迹吗?”
  石丸瞪着半空中。“不,没有,感觉上像刚刚整理过,上头没有放任何东西。”
  “这样啊?”伏见交抱着双臂。“假如前面那张床有使用过的痕迹的话,就提高了新山是先睡觉再进浴室洗澡的可能性了;因为从前面的那张床上移到后面那张床继续睡觉的可能性不大。可是,既然不是这样,我们就无法断定他进了浴室。”
  “好像还是找不出任何线索、”
  五月说。她说的没错,因为伏见刻意把话题引向暧昧不明的方向,但是表面上他必须表现出朝着解决问题的方向前进才行。
  “石丸,我们现在知道了房内有洗过澡之后准备要换上的衣物。那么,你有看到他脱掉的衣服吗?如果新山人在浴室的话,房间内应该有脱下来的衣服才对,而且不只是内衣裤,还有牛仔裤或袜子之类的。你没有看到这些东西吗?”
  伏见将从新山身上脱下来的衣服放在藤椅的椅面上。从窗外看去可能成为死角,也可能可以看到,他必须确认这一点。石丸用力地企图回想,随即摇了摇头。
  “看不到。”
  “是吗?”伏见回答道,内心暗自松了口气,状况尙无法确定。可是优佳的声音又响起。
  “石丸先生,手表呢?”
  “啊?”
  “新山先生的手表,我们洗澡的时候总不会还带着手表吧?一般人都会把手表拿下来。我觉得如果新山先生把换下来的衣服挂在藤椅上的话,那么当时把手表放在附近的桌子上是很自然的。”
  “嗯,这个嘛……”
  石丸又开始用力地回想着,伏见在心中不停地咋舌,优佳真是个不能小看的女子。可是,不会有问题的。伏见将新山的手表从手腕上拿下来,和眼镜一起放在枕头边了,从窗户外头来看,后面那张床的枕头边会形成死角,所以石丸应该看不到。石丸也摇了摇头。
  “桌上没有手表。因为窗帘只拉开了一半,所以我也只能看到半张桌子,不过至少就我所能看到的范围之内并没有手表。”
  优佳轻轻地吐了口气。
  “也就是说,新山先生有可能戴着手表睡觉,也可能放在从窗户外头看不到的位置吗?”
  就是这样,石丸也点头称是。
  “在没有被窗帘挡住的范围内,我尽可能看清楚房间的每个角落,但是能看到的就这一些了,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到。最后我看了看房门,确认门下的了门挡。”
  就这样,针对从窗户外头能看到的景象所进行的讨论就到此告一后落。伏见利用了石丸,好歹总算是阻止了优佳认定“新山人在浴室里”的想法。过程虽然短,但是步骤很紧凑,让伏见觉得十分疲累。在不自觉的情况下被当成道具的石丸好像也有同感,只见他垮着脸喝着葡萄酒。
  “新山总不会躲在衣橱里吧?所以说,那小子要不是躺在后面那张床上,就是在浴室里。”
  安东宛如自言自语似地喃喃说道。“那到底是在哪里呢?”
  “电话响成那个样子还没有回应耶。”礼子很焦躁似地说。“就算因为吃了药而陷入昏睡,电话就在旁边,铃声也响了二十次以上了,怎么可能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而且即便新山是躺在后头的那张床上,我想一定不只是在睡觉而已。”
  “也就是说——”五月接着说道。“礼子的意思是,新山发生了什么意外啰?”
  “我不想这样想,可是——”礼子摇摇头。“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得赶快去救他啊。”
  五月好像想说什么,但却默不作声。虽然她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她想说什么。新山并没有在下午六点的集合时间准时出现。如果新山的身体有问题的话,可能当时就已经处于那种状况了吧?就是既不能回应大家的呼唤,也没办法接电话的状况。现在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了,没人知道新山的身体是什么时候出状况的,但是,就算从下午六点的集合时间算起,也已经超过六个小时了。在这段时间当中没人理会的新山可能早就——。
  怎么办?
  伏见思索着,他还想把新山的暧昧不明的状况拖一阵子。就算新山已经被判断可能死亡了,其中还是有让伏见感到困扰的地方。现在是不是该鼓动大家继续讨论,以延迟做出结论的时间呢?
  “可是有门挡卡在门底下。”
  他这样说道,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伏见身上。
  “刚才石丸提出新山把女朋友带进民宿的看法,但是那种说法太不实际了,所以我们可以姑且认定六号房里只有新山一个人。也就是说,新山自己卡上了门挡。新山不想让任何人进他的房间,也不打算离开房间。刚才优佳提到了一个问题,新山为什么要上锁呢?为什么为了不让任何人进去连门挡都卡上了?这些举动跟新山身体出状况是否有关?各位有什么看法?”
  “说的也是。”五月闻言好像松了一口气。也许是因为现在并没有立刻导出“新山已死”的结论的关系吧?
  “新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上锁的,这是可以肯定的事实,然而之后他并没有离开房间。优佳担心新山是处于无法离开房间的状态,但也许他是清醒的,而且不想离开房间。”
  “不想离开?”礼子感到困惑。“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我只是认为也有这种可能性。也许当石丸从窗外窥探房间时,他就躲在角落不出声呢。”
  “为什么要躲起来?”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我不是说过我不知道吗?!”
  五月大声地说道,礼子不由得缩起了身体。五月顿时红了脸,“对不起”,她小声地道歉。
  “我真的不知道嘛!说得更明确一点就是我没办法判断。都这么晚了,新山还是没有离开房间。一开始我们还笑他真能睡,可是事情演变到现在这个样子就有些诡异了。他很可能是出事了。可是,如果要确认他的安危就必须破坏建筑物才行。在这种地方、在这种深夜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而且真的这么做的话,会对安东的哥哥造成很大的困扰。”
  “我哥哥那边就请别担心了。”安东以沉稳的态度说道。“我哥哥身体也不好。如果为了救一条命破坏一两道门,我相信他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真是体贴的发言,可是五月还是摇着头。
  “如果新山是因为出乎意料的病痛而倒地不起的话,我们也许可以接受这样的建议。可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房间应该就不会上锁了吧?至少没有必要卡上门挡。然而新山是出自自己的意愿不让别人进房的,就像优佳一开始点出的,还有伏见提醒我们的一样,就算他发生了什么状况,原因也许出自于他本身的行动,而且我们也还不能去除他因为药效的作用而睡死的可能性。身为在座的成员中最年长的我,实在没办法告诉人家‘我们破坏了建筑物,原因是学弟睡懒觉’。”
  她说的很直接。就因为直接,所以没有人能提出反论,而她的率直正是伏见所最乐见的。
  也许五月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但是她话中的意思等于是“引发这种事态的始作俑者就是新山本人”。新山本人上了锁——这个想法就足以打消大家为了救他甚至不惜破坏这栋拥有悠久历史的建筑物的念头,连刚才都还迫切地主张救出新山的礼子也没能再反驳五月就是最好的证明。本来伏见之所以将犯罪现场安排成密室的状态,并不是为了将讨论的内容导向这个方向的。尽管如此,事情却演变成这个局面,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种幸运。伏见并不想夸示自己的能力,然而他却能够利用一直保持警戒的优佳所提出的疑问,把话题导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他对这个事实感到很满意。
  现场笼罩着一股奇妙的沉默,没有人能够决定今天晚上该做出什么样的结论。
  最简单的选择就是大家立刻回房去睡觉,等天亮之后再跟保全公司联络,破窗而入。也许五月跟安东都很想这么做吧?伏见自己也一样。
  但是,这么做就好像对朋友见死不救一样。姑且不谈新山为什么要上锁,大家心中都有一种顾忌——朋友可能正在受苦当中,自己又怎么能安然入睡?礼子有这种想法,连行动派的石丸应该也一样吧?尤其是礼子,不知道是基于同年龄的情谊,还是个人的性格使然,她虽然认同五月的论点,但是要她把责任都推给新山一个人她又做不到。
  那么,优佳呢?伏见不懂她心里在想什么。优佳对自己的评价是“冷静而冷漠”,伏见当时并没有提出异议,因为这是事实。伏见认为,冷静而冷漠的优佳其实对新山的生或死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伏见认为优佳最在意的不是新山的生或死,而是想了解新山为什么要锁上房门一事。伏见知道这种态度对优佳而言,并不是不可思事情。
  当然也许是不正确的想法。也许优佳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会了如何给别人温暖;也许她真的关心新山的安危,和姊姊有同样的意见,当然这也是有可能的,但是伏见并不相信。因为伏见在今天和优佳重逢了。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伏见就知道她并没有任何改变。
  所以,优佳并不担心新山本身的问题。对伏见而言,这不是一件好事。他必须避免让优佳如此优秀的人在这个事件当中扮演中心人角色。
  “请问——”
  一开口说。这一次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石丸身上。“怎样?”
  “我是说——”石丸的表情是很正经的,甚至有点铁青。“我们可以确定新山学长是自己上锁的吧?”
  “嗯,应该是吧?”
  “然后他就没有离开房间。”
  “是啊。”
  “我们针对新山学长没有离开房间一事做过三种假设。一个是因为服用了安眠药,现在还在熟睡当中。”
  “是啊。”
  “第二个是他的身体出现问题,想出来却出不来,也就是可能发生突发性疾病或意外;
  而第三个是他自己决定不走出房间,也就是说,他不想离开房间。”
  “……”
  石丸吞了口口水。
  “就如我们到目前为止所推测的,如果是第一种可能性,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他迟早总会醒来的。可是如果是其余那两种可能的话,问题就大了。”
  “还要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吗?”
  五月冷冷地回答道,可是石丸并没有因此打退堂鼓。
  “我们已经讨论过另外两种可能性的其中任何一种。可是,万一这两种可能性同时发生的话呢?”
  五月本来还想反驳,瞬间愣住了。她的嘴巴半开着,迟迟说不出话来。
  “石丸想说的是——”安东代她开口说道。“新山是置身于想出来却出不来的状况?也就是说——”
  “自杀……?”
  五月终于挤出声音来了,石丸带着沉痛的表情点点头。
  “新山学长为什么不让别人进他的房间,甚至还卡上了门挡?如果说他是为了不想别人妨碍他自杀的话,就可以说明优佳心中的疑问了。”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礼子大叫。“怎么会自杀!”
  她用力地摇着头。看着她失控的样子,伏见竟然在这个时候想着一个跟现场状况极不搭调的念头——如果是以前的礼子,她晃动的一头黑发看起来一定很美吧?
  石丸一脸哀凄地看着礼子。刚才为了博君一笑而插科打诨的丑角早就不翼而飞了。
哎呀,今天的饭太丰盛了,有红烧牛肉、小鸡炖蘑菇、排骨、海鲜,哎呀,太丰盛了,哈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该泡哪一袋好了……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