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囊后传>五<异界追凶>,青囊尸衣续集,鲁班尺
《侯大利刑侦笔记》2020侦探小说黑马-小桥老树
《雨村笔记》:下卷 庭院篇 ,作者:南派三叔
太阁立志传1一年内统一日本攻略
新朋友注册后请回复这个贴子,就能有会员权限
南派三叔《盗墓笔记 万山极夜》2021最新篇
《盗墓笔记 灯海寻尸》2021新篇,作者:南派三叔
Koei《独立战争Liberty or Death》攻略
《雨村笔记》作者:南派三叔
已完结的全本惊悚悬疑小说汇总(非坑!)
返回列表 发帖
一家人围坐在饭桌前。顾悦西七岁的儿子多多在周围跑来跑去。
顾悦西打量一圈,饭桌上一共四个煎鸡蛋。顾耀东碗里两个,多多碗里一个。饭桌中间的盘子里还放了一个。
顾悦西很是惊喜:“一顿饭四个蛋!我们家发财啦?”
耀东母亲把盘里剩下的一只煎蛋夹到她碗里,瞪了顾邦才一眼:“你爸爸亲自煎的。”
顾邦才嘟嘟囔囔地不敢吭声。
“还是回娘家好。”顾悦西高高兴兴地夹起来正要咬,这才看见鸡蛋朝下的一面已经煳了,顿时嚷嚷起来,“为什么顾耀东有两个煎蛋,我就只有一个煳的!”
多多依然在周围跑来跑去地玩闹:“因为舅舅是警察!”看到顾耀东挂在一旁的制服,多多偷偷穿在了身上。谁也没注意到,他从制服兜里摸出了户籍警的袖章。
顾悦西故作不满道:“偏心!”
“我还没嫌你三天两头回娘家蹭饭呢,没个结婚的样子。”耀东母亲话虽这么说,但顾悦西三天不回来蹭饭,她心里就空落落得像是丢了女儿。
“这不是多多爸爸又出海了嘛!”
“反正我已经把亭子间贴出去招租了,你的房间也是迟早要拿去出租的。等有了租客,你就搬回自己家,老老实实过日子。”
“知道了知道了,明天多多爸爸一回来,我就回家去。”
多多戴上袖章大喊着:“我也是警察啦!”
顾耀东转头一看,看到了他胳膊上的袖章。他惊得被面条呛了一口,多多已经一溜烟跑出了家门。
弄堂里,几个男人聚在路灯下打牌,几个女人在旁边嗑着瓜子闲聊。
多多穿着大得像浴袍的警察制服从顾家跑出来,边跑边喊:“我是警察——不许动!”一个下棋的男人端着茶杯起身,多多一头撞在了他身上。
男人一把拉住他的衣服,打趣地吓唬道:“哎哟!小鬼头,穿你舅舅的制服出来招摇,小心抓你去警察局!”
多多吓得站着一动不敢动,胳膊上的户籍警袖章掉在了地上。那个男人好奇地捡起来,看清上面的字:“咦?这怎么写的‘户籍警’?”说着,他拿给其他人看。
大家都面面相觑,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七嘴八舌起来。

“户籍警?那就是查户口的蟹脚呀!”
“他们家耀东不是去当刑警吗?”
“看样子,是有人乱冒充金刚钻了。”
这个尴尬的发现,让他们立刻扔掉了牌局,凑在一起闲话起来。谁也没注意顾耀东走到了一旁,而顾耀东也不知道父母和姐姐就站在自己后面。
弄堂里的吴太太幸灾乐祸地拉着先生叫唤:“幸亏我那天拦着你没请他喝酒,不然钱就白花啦!”
另一个女人附和着:“要不是今天看见这个袖章,我们还被蒙在鼓里呢。”
“哎哟,你说大家都邻里邻居的,顾家一家子还来这套。真没想到是这么虚荣的人。”
多多缩头缩脑地站在一群大人堆里不敢动弹。忽然从缝隙里看到了顾耀东,仿佛见到救星般大喊:“舅舅——!
众人这才看到顾耀东站在一旁,很是尴尬。
吴先生小声责怪妻子:“就你话多!”
多多又是一声大喊:“妈——”
顾耀东一怔,回头看去,家人都脸色难看地站在自己后面。而在更远的地方,还站着一个来还挎包的沈青禾。
男人尴尬地把袖章递回来:“耀东……”
顾耀东接过袖章,无地自容地转身离开了。
吴太太也赔着笑:“顾太太,我们随口聊聊闲话,不要计较呀!我也不是说你们耀东不好……”
顾悦西像点燃的炮仗一样噼啪炸响了:“我们当然知道的呀!我们家耀东是东吴大学货真价实的高才生,刚毕业就进了警察局而且是上海警察总局,吴太太你怎么可能还嫌他不够好?你又不是那种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的人!”
耀东母亲暗暗拽了她一下,想息事宁人。顾悦西生在福安弄,长在福安弄,从小到大谁都要让她三分。平日里甜的时候比谁都贴心可人,捉弄顾耀东的时候比谁都心狠手辣,但若有旁人敢讲她弟弟一句坏话,她是想也不想就会头一个替他出头。吴太太深知自己不是对手,一脸难堪地闭了嘴。
顾耀东闷头朝家走去,从沈青禾身边经过时,青禾把挎包递了过来。
“你的包落在车上了。”

TOP

“谢谢。”
“是夏处长让你去查户口的?”
“处长刚刚教育了我,下属不得妄议上级。”
沈青禾想起下午在仓库他被孤立的一幕,再看看眼前,想说点什么安慰他,但是刚一开口就被顾耀东打断了:“放心,下午在仓库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说完,他情绪低落地回了家。
沈青禾心情复杂地看着他的背影,转身离开了福安弄。
顾家的这个夜晚,既平静,也不平静。多多趴在床上被顾悦西揍屁股,揍得吱哇乱叫。顶楼晒台上倒是一如往昔的安宁。初夏的夜风轻轻吹着,陶盆里不知名的小花和架子上挂的荠菜轻轻晃着。顾邦才坐在晒台边抽烟,望着夜幕下的灯火,一言不发。
耀东母亲已经把那套警察制服洗干净了,刮破的口子也已经补上了。她正要把制服晒在晾衣绳上,顾耀东拿了过去:“我来吧。”
耀东母亲一把拿了回去:“赶紧下去休息。查一天户口也不轻松。”
“对不起,让你们丢人了。”
“靠自己吃饭有什么丢人的?再说户籍警也是警察,对不对呀耀东爸?”
顾邦才吐了口烟,笑眯眯地:“耀东啊,你妈妈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其实之前听说你当刑警,我们都担心得不得了,怕你遇到危险。这下总算放心了,户籍警很安全,是个好工作!”
父母从来就不是善于说谎的人。顾耀东红了眼睛。
夜已经深了。客堂间没有开灯。
顾耀东一个人蹲在鞋柜前,借着月光,从挎包里拿出纸袋包着的蓝棠皮鞋,轻轻用布擦干净放进鞋柜,摆整齐。
这时,顾邦才轻轻走了过来,有些惆怅地站在他身边,看着那双皮鞋。
两父子谁也没有去开灯。
“查户口满大街跑,穿这双鞋……实在可惜了。”
“样子是有些过时了。时间久了,皮子也硬了,穿着肯定不舒服。你妈妈说得对,这种老家裳,还是放在家里看看就好了。”顾邦才笑着拍了拍耀东的肩膀,转身上楼了。
顾耀东沉默片刻,关上了鞋柜。其实他也说不清心底的失落是为了什么,是自己在刑二处和户籍科之间找不到位置?是与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警局?是那个假公济私中饱私囊的夏处长?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
杨奎跟着王科达进了刑警一处的处长办公室,一进去,杨奎就很谨慎地关上了门。
瑞贤酒楼失手之后,王科达一直在秘密追查陈宪民,唯的一线索,就是叛徒石立由说陈宪民要定时服用一种叫科德孝的药物。
“现在上海能买到科德孝的医院,只有仁济、同仁和广慈。这是处方药,只有医生才能开药,而且病人必须登记身份。”杨奎交给王科达一张名单,“这些就是最近三个月买过科德孝的人。我看了,没有叫陈宪民的。”
王科达翻看名单:“这么说,他还有其他身份……把这上面所有的男性单独列个名单,让户籍科把底卡找出来。”
刑二处照旧是一派懒洋洋的氛围。唯一一个站着在活动的人,就是正在打扫卫生的顾耀东。
小喇叭朝一处张望了两眼,似乎没什么可看的,于是继续低头翻那本封面是泳装女郎的《海上女郎》杂志:“一处这两天好像没动静了,估计瑞贤酒楼那个案子没戏了。”
赵志勇:“到底跑了什么人?”
小喇叭:“听说是个杀人犯。”
顾耀东不由自主望向他们。
小喇叭和赵志勇、于胖子凑成了一堆,小声议论着。
“也可能只是幌子,谁知道呢?”
“还真有这个可能。去年刚签了《双十协定》,蒋主席说了,要以和平民主团结为第一基础,倡导政治民主化,党派平等合作,避免内战。所以现在就算抓共党,他们也得找个借口。”
夏继成已经在门边站了半天,没有人注意到他进来了。他看着顾耀东那副恨不得伸只耳朵过去偷听的样子着实可笑。他故意抬高声音喊道:“顾耀东。”
顾耀东吓得一个立正:“到!”
“怎么还不去户籍科报到?”
“马上去。”和夏继成对视的一瞬间,他赶紧看向别处。
夏继成心里明白这小警察在介意什么,嘴上只嘀咕了一句:“鬼鬼祟祟。”

TOP

赵志勇凑到顾耀东身边,小声说:“一会儿查户口你可千万别再多管闲事了!对新人来说,破不破案不重要,能每个月一分不少领薪水,那才最重要。你总不想再被扣三个月薪水吧?”说罢,他拍了拍新人的肩膀,起身出去了,一边走还一边回头喊:“记住!除了查户口,就是天塌下来你都别管!”
静安寺附近,有一条小街,从前叫赫德路,前几年改了名叫常德路。路不长,半小时光景就能从头走到尾。
顾耀东从路口第一户人家登记过来,很快就到了195号。这是一栋七层楼高的法式公寓,铁门掩映在葱郁的法桐树下,使得原本就安静的住处更加清幽了。他拿着户口登记簿确认了楼牌号后敲响了铁门。
门房开门让顾耀东进去后他正要关门,一个记者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挤进了铁门。
门房赶紧把他往外推:“哎哎哎,你不能随便进去!”
“我跟刚才那位警官是一起的!”记者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跑进了公寓楼。
顾耀东拿着登记簿走进公寓楼门厅。光线有些昏暗,两位穿着讲究的女士刚好走进漆成绿色的老式奥斯汀电梯。他不想占用住户的空间,沿着一旁的木楼梯朝上走去。楼梯拐角处的窗台上,摆着精致花盆,种着被精心呵护的云竹。看得出,这栋楼里的住户都是体面人士。
顾耀东很快登记到了六楼。他看了看登记簿,敲响了602的房门。“请问丁放女士在吗?”
屋里没有动静。他又敲了好半天,屋里才有了回应:“哪位?”
“您好!我是上海市警察局警员,我来登记户口。”
说着话,他的余光瞥见有一名记者在楼梯口猥琐地张望。顾耀东一转头朝他看去,对方就立刻埋头假装拨弄相机。
屋里的女声传来:“门没锁,进来吧。”
顾耀东有些生疑地看了那名记者一眼,见对方也不再有什么动作,便推门进了屋。
屋里很凌乱,地上散落着书稿,书稿下面还露出一只被埋了一半的拖鞋。放眼望去,屋里最庞大的家具就是被塞得满满的书柜,但它依然不够用。桌上、沙发上、地上,到处都堆满书,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顾耀东看了半天,屋里并没有人。
洗手间的门关着。他以为屋子主人在里面,于是朝着洗手间一本正经地说道:“为配合市中心区域实施居民区管辖制,警局要重新登记户口。麻烦您出示户口簿。”
“这边。”一个年轻女孩从床后面探头出来。她随意扎着头发,鼻梁上驾着大大的眼镜,身上裹着毯子,像只从洞穴探头出来的兔子。
顾耀东这才发现自己在朝着一个没人的方向说话,赶紧转了个身,出示证件:“这是我的证件。”
丁放看也没看:“户口簿就在书柜左边从上往下数第三个抽屉里。你自己拿吧。”说完,她又缩了回去,坐在地上背靠着床,将书稿放在膝盖上,继续写稿子,仿佛屋里没有其他人存在。
顾耀东只得识趣地自己翻出户口簿,又在桌上找了个没被书籍占用的空位,弓着身子一笔一画登记。
丁放的声音又一次从床背后传来:“登记完了放桌上,走的时候记得把门关上。”
就在这时,那名记者讪笑着挤了进来:“警官,我找丁小姐办点事。”
丁放一听,从床后面噌地站起来:“你怎么进来的?”
记者朝顾耀东一指:“这位警官带我进来的!”
丁放显然很冒火:“你不是来登记户口吗?怎么能把陌生人带到别人家里来!”顾耀东一时有点蒙,正要解释,丁放已经转头跟记者说话了。
“都讲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东篱君。麻烦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了。”她很是不满地瞪了顾耀东一眼,嘀咕着:“居然连警察都能被收买。”
顾耀东很无奈:“丁小姐,你误会了,我和这位先生不认识。我是……”
话还没说完,记者又打断了他:“东篱君火遍了整个上海文坛,但是一直不肯露面。这不就是你们明星用来吊人胃口的小伎俩吗?我跟踪你一个月了,不会错的。”
顾耀东看着他死皮赖脸的样子,有些厌恶。但自己是名户籍警,任务是登记,不应该再卷入一场没头没脑的纠纷。于是他把户口簿放到桌上:“我登记完了。谢谢。”
丁放冷冷地回道:“既然查完了那就请离开。麻烦把这位先生也带出去。”
顾耀东看着记者,也不说话。那人瞟了瞟他的警察制服,装作低眉顺眼地跟着朝门口走去。
二人走出房间,顾耀东刚要关门,记者突然伸了只脚抵着,小声说:“一点小误会,是私事。我跟丁小姐说几句话,说完就走。”
既是私事,也不好再劝什么。顾耀东走了两步,犹豫片刻还是回来对屋里的丁放说:“根据民事法,如果有人通过非法手段私闯民宅,您可以马上报警。如果妨碍您的人身自由,那就又多一项罪名。”说罢,他看了那名记者一眼,转身离开了。
记者朝他的背影无声地骂了两句。

丁放快步过来关门,记者硬是用脚抵开门,挤了进去。
“你干什么?”
顾耀东听见丁放有些慌张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在楼梯拐角停了下来。窗台上的陶盆已经长了青苔,阳光从窗口照进来,能看到灰尘在光束里飞舞。他盯着灰尘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继续朝下走去。

TOP

3
桌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记者眼尖地发现了什么,从书堆里抽出一本叫《鸾凤禧》的小说:“就是这本《鸾凤禧》,我看过东篱君的手稿,和你的笔迹一模一样,何必不承认呢?”
丁放也不搭理他,冲过去想开门,被记者挡住。
“丁小姐,只要你透露一些独家消息,尤其是传说中那些风花雪月的情史,我保证写一篇报道让你比现在还出名!”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请你离开。”
记者冷笑一声,拿出一张照片:“告诫你一句,别把名利双收的事搞得两败俱伤。”
丁放一看,脸色大变。照片上的自己正在换衣服,衣不蔽体。
“你偷拍我?!”
顾耀东已经快走到一楼门厅了。楼上隐约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像是有东西摔碎了。
屋里一片狼藉,花瓶已经在地上摔得粉碎。丁放在记者手上狠狠咬了一口,想抢他手里的照片。记者气得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她推倒在地。这一下摔得不轻,眼镜也甩了出去。
记者气焰嚣张地晃着照片:“你抢这一张也没用!我还有底片!”
忽然一只手钳住了他的手,径直拿走了照片。记者回头一看,是顾耀东。
顾耀东看了眼照片,又瞥了眼地上的丁放,赶紧面红耳赤地将照片递给她,然后扶正了警帽对记者正色说道:“请你跟我回警局一趟。”
记者挑衅地拍着顾耀东胳膊上的袖章:“你就是个查户口的,管什么闲事!”
顾耀东让开几步,捡起摔在地上的眼镜还给丁放,以此掩饰着自己的紧张:“户籍警也是警察。”
“少管三管四断我财路!你让开!”
丁放戴上眼镜,诧异地看着挡在自己前面的小警察。他看起来那么坚决,可放在背后的手一直在颤抖。
顾耀东强作镇定:“麻烦你把相机交出来,然后跟我回警局。”
“不给你点颜色瞧瞧,当我软脚蟹!”对方看出他是一介书生,于是卖弄起花拳绣腿。顾耀东只是挡,并不还手。记者打得手生疼,干脆操起那本《鸾凤禧》当武器挥来,没想到顾耀东一一躲开了。
记者被他的油盐不进激怒,一个饿虎扑食猛扑过来,顾耀东本能地往旁边一退,他就撞在门上摔了个狗啃屎,相机也摔坏了。
刑二处的桌上,放着那架摔坏的相机和《鸾凤禧》。
记者头上乌青一团,“啪”地拍案而起:“滥用职权!殴打平民!我要投诉!”
顾耀东灰头土脸地站在他面前,几名刑二处警员围在一旁交头接耳。
肖大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跷腿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自从顾大警官来了二处,我们就没有一天安宁日子!”
赵志勇痛心疾首:“你怎么又管闲事?不是千叮咛万嘱咐,除了查户口什么事都不要管吗?耳朵呢?”
“可是他的确擅闯民宅,而且威胁到他人人身安全。”
记者胡搅蛮缠:“动手打人,就是你的错!相机都给我打坏了!”
赵志勇指了指放在相机旁边的小说:“那这本书又是什么意思?”
“凶器呀!他拿这本书打我!”这谎撒得理直气壮。
顾耀东分辩:“我没有动手……”
“动没动手不是你说了算。你要是不赔礼道歉,赔我一台新相机,明天一早我就让你见报,臭名远扬!”
小喇叭看不下去了:“哎哎,这是警察局,你再嚷嚷……”
李队长把织了一半的毛衣往桌上一拍:“行了行了,一屋子乌烟瘴气。”
此时,局长的电话已经打到了副局长齐升平的办公室。电话那头的人显然很不高兴,齐升平拿着电话,脸色难看,不断说着“是,是”。夏继成毕恭毕敬站在一旁,脸上看不出喜怒。
挂了电话,齐升平顿时火冒三丈:“让他查个户口也能搅得鸡飞狗跳!招惹什么人不好,偏偏招惹记者!他还嫌警局的负面新闻不够多吗?”
夏继成劝解道:“那个小报记者不过是跳梁小丑,不值得您动气。我马上处理。”
“报社那边暂时已经压下去了。赶紧把那个记者打发走。另外你通知顾耀东,即刻停职!”
夏继成有些意外,正要说话,齐升平手一挥打断了他:“你不用替他求情!为了芝麻大的事惹一身腥臭,简直愚不可及!这种人留下来干什么?让他自己去人事处办辞职手续。我不开除他,就是给他留最后一点脸面,这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刑一处警员凑在门边看对门的热闹。

TOP

夏继成从远处走来,远远就看见二处有骚乱。他黑着脸走了进来,警员们都识趣地退开。只有背对着夏继成的记者还在不依不饶地拍桌子叫嚣。
“打了人还想赖账,现在的年轻警察就是这种素质吗?”他一边说一边推搡顾耀东,“去去去,把你上级叫来!我不跟你讲!叫你上级来跟我讲话!”
“我就是他的上级。”
顾耀东回头一看,说话的是处长,一时既委屈又愧疚。
“处长,我真的没有动手打人……”
夏继成凶巴巴地:“需要你解释吗?”顾耀东不敢吭声了。
记者见夏继成板着脸,也稍作收敛:“这位长官,作为一名普通市民我现在要向你投诉!你的手下滥用职权,一个查户口的,凭什么让我来警局?”
夏继成倒是很客气:“他是上海市警察局刑警二处二级警员,有权传唤犯罪嫌疑人到警局接受调查。对于无正当理由不接受传唤的人,可以强制实行。”
“他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我看你们应该送他去好好学一学法律!”
夏继成看起来很不解:“又送去学法律?可是他刚刚才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从东吴大学法学院毕业啊!”
记者有些瞠目,仍然嘴硬着:“他,他打人!”
“怎么打?为什么打?用的钝器还是锐器?”
“他摔坏了我的相机!”
“哦,那就性质恶劣了。”夏继成“唰”地拎了把椅子坐下,跷着二郎腿盛气凌人,“这样吧,我亲自做笔录。你把案情经过、前因后果仔细讲一遍,我以处长的名义担保,这件事一定查得清清楚楚,决不包庇警员,也决不姑息不法之徒。”
这番义正词严的表态把记者听得一愣一愣的。
夏继成:“赵志勇?”
赵志勇讨喜地奉上纸笔。
记者吧唧着嘴犹豫了一下,悻悻然:“我很忙,没工夫再做笔录。我这个人呢,没什么大本事,当记者的也就是善于借用舆论和群众的力量,所谓众口铄金。要是三天还不见赔款,后果自负。”
夏继成皮笑肉不笑地起身:“我送你。”
记者拿上摔坏的相机,瞪了顾耀东一眼,转身出去了。
顾耀东下意识地要跟上去:“处长,他偷拍受害人,有底片!”
夏继成看也没看他,直接伸手拽着他的后衣领往后一拉,顾耀东踉跄着跌回办公室。
到楼梯拐角的地方,夏继成停下脚步。记者看了看周围没有人,意识到对方可能是想私了,于是又有底气了。
果然,夏继成笑着说:“兄弟,三天不合适吧?”
“三天不短了!”
“太长了。我现在就把丁小姐请来警局,三个小时,足够把事情查得清清楚楚。就从你为什么出现在丁小姐的公寓开始说起,你看怎么样?”
记者这才反应过来。他望着一脸笑意的夏继成,有些发怵。夏继成凑到他面前:“要我马上派车去请吗?”
记者吓得脖子一缩:“不用了!丁小姐是个大忙人,我总不能因为自己受了委屈,就去麻烦她吧?我这个人是很懂分寸的!”
“我想你也应该不会再打扰她了。”夏继成掏出一些钱,塞到记者兜里,“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少点麻烦,没必要见报的就不要见报了。你觉得呢?”
记者就着台阶赶紧下来:“那倒也是。那位警官太年轻,办事粗鲁点也理解,看您的面子我就不跟他计较了。”
“那就好。另外,我也给你三天时间,把底片放到顾警官桌上。不然,按规矩这案子我只能一查到底。”说这话时他一直笑盈盈的,可记者越发觉得胆寒。
“您都发了话,我当然配合。三天之内我一定送来。”
夏继成目送对方离开,笑容渐渐消失了。
赵志勇看见处长黑着脸回来,赶紧拽顾耀东的衣服,小声说:“快去写份检讨书,认个错就没事了!”
“顾耀东即刻起停职。等待处理结果。”夏继成说得毫无人情。
所有人都很意外地停下了手里的事。
赵志勇:“这意思……是要开除他吗?”
夏继成没说话。顾耀东望着他,愣住了。
于胖子小心翼翼地把纸袋放到夏继成面前:“处长,给您买的烤鸡……快凉了。”
夏继成依然一言不发,脸黑得吓人。

TOP

李队长带着大家识趣地撤走了。刑二处里只剩下顾耀东和夏继成。记者拿走了相机,桌上还剩那本已经皱巴巴的《鸾凤禧》。顾耀东很认真地把封面抚平了,很认真地收进抽屉。他木然地想着,也许应该抽个时间去把书还给主人,可脑子嗡嗡作响,怎么也想不起书的主人叫什么名字。
夏继成一直盯着他看,似乎想穿透他的制服和皮囊,看到更多东西。
“英雄救美的滋味怎么样?”
“我这就写检讨书。”
“检讨什么?”
“我的任务是户口登记,不该越权多管闲事。”他想了片刻,“但是我认为作为一名警察,还是应该匡扶正义,保护百姓……”
“这是认错的态度吗?”
顾耀东不吭声了。
夏继成从纸袋里拿了一只金灿灿油汪汪的鸡腿给他。
也许是因为太沮丧没有胃口,顾耀东并不领情:“谢谢处长,我不饿。”
夏继成嚷嚷起来:“让你吃你就吃,没问你饿不饿!”
李队长五人刚走到食堂门口,厨师就锁门了:“不好意思,午饭卖光了。”
五个人只好到外面路边随便买了几个烤红薯,在警局院子里蹲了一圈,一人捧着一个烤红薯狼吞虎咽。
肖大头感叹:“这会儿的刑二处,怕是一片疾风骤雨,刀山火海啊……”
然而此刻的刑二处里肉香弥漫,夏继成和顾耀东吃着香喷喷的烤鸡,满嘴是油。
顾耀东包着一嘴肉,含混不清地问:“处长,今天要是换您查户口遇见这种事,您会怎么做?
夏继成回答得很无情:“我不查户口。”
“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
顾耀东只得闭嘴。
“想过不当警察以后做什么吗?”
“我爸以前希望我当律师,我妈希望我去报社当文员,我自己还没想过。”

“都是不错的工作。从警局辞职也不一定是坏事。这里不适合你。”
“可您说过,做人不能忘了初心。”
夏继成放下烤鸡,难得认真地看着他:“不一定非得当警察才能匡扶正义,保护百姓。”
不知道为什么,顾耀东听着这句话突然有些感动。他偷偷看了面前这个男人两眼:“处长,您当初为什么当警察?”
夏继成笑了笑,继续啃烤鸡:“上次和沈小姐的生意,你不都看见了?”
“您没有自己的信仰吗?”声音里明显带着失望。
“我信仰生活。”
顾耀东沉默了。信仰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
“把工作交接完,去人事处辞职吧。离开警局你会过得不错,没必要为了一句口号把自己碰得头破血流。”
顾耀东不吭声,不表态。
“听见了吗?”
顾耀东吃完最后一口烤鸡,站了起来:“我不想辞职。只要您不开除我,我还是想继续留在警局。谢谢您的烤鸡。”
夏继成默默望着他离开了。
刑一处处长办公室里,杨奎正在向王科达报告情况。“最近三个月买过科德孝的男性,一共三百二十七人。已经把名单交给户籍科了,他们现在找出来二十六张户籍底卡,我已经拿给石立由辨认了,剩下的还在找。”
王科达很不满:“怎么这么慢?”
“户籍科人手不够啊,大部分都上街登记去了,就三个人在筛查。”
王科达的电话很快就打到了户籍科,孔科长在电话里被王科达一通质问。挂了电话,他憋气地对旁边正在按名单找户籍底卡的警员说:“你们晚上加班,把名单上这些人的户籍底卡找出来再走!”
顾耀东刚好走到户籍科门口,听见大家在抱怨。
“科长,一共三百多个哪!”
“犯人是因为顾耀东才跑的,他怎么不来加班?”
孔科长:“他要被开除了。你们就少说两句吧。”
“还得替他受罚。怪不得一处说他是老鼠屎。触霉头!”

TOP

“都是不错的工作。从警局辞职也不一定是坏事。这里不适合你。”
“可您说过,做人不能忘了初心。”
夏继成放下烤鸡,难得认真地看着他:“不一定非得当警察才能匡扶正义,保护百姓。”
不知道为什么,顾耀东听着这句话突然有些感动。他偷偷看了面前这个男人两眼:“处长,您当初为什么当警察?”
夏继成笑了笑,继续啃烤鸡:“上次和沈小姐的生意,你不都看见了?”
“您没有自己的信仰吗?”声音里明显带着失望。
“我信仰生活。”
顾耀东沉默了。信仰生活,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
“把工作交接完,去人事处辞职吧。离开警局你会过得不错,没必要为了一句口号把自己碰得头破血流。”
顾耀东不吭声,不表态。
“听见了吗?”
顾耀东吃完最后一口烤鸡,站了起来:“我不想辞职。只要您不开除我,我还是想继续留在警局。谢谢您的烤鸡。”
夏继成默默望着他离开了。
刑一处处长办公室里,杨奎正在向王科达报告情况。“最近三个月买过科德孝的男性,一共三百二十七人。已经把名单交给户籍科了,他们现在找出来二十六张户籍底卡,我已经拿给石立由辨认了,剩下的还在找。”
王科达很不满:“怎么这么慢?”
“户籍科人手不够啊,大部分都上街登记去了,就三个人在筛查。”
王科达的电话很快就打到了户籍科,孔科长在电话里被王科达一通质问。挂了电话,他憋气地对旁边正在按名单找户籍底卡的警员说:“你们晚上加班,把名单上这些人的户籍底卡找出来再走!”
顾耀东刚好走到户籍科门口,听见大家在抱怨。
“科长,一共三百多个哪!”
“犯人是因为顾耀东才跑的,他怎么不来加班?”
孔科长:“他要被开除了。你们就少说两句吧。”
“还得替他受罚。怪不得一处说他是老鼠屎。触霉头!”

孔科长看着手里的一摞户籍卡,又看着顾耀东,叹了口气:“可惜了。”
这批户籍底卡很快由王科达直接转到了石立由手里。事情进行得悄无声息,并且极其迅速,以至于从石立由辨认出“刘泽沛”就是“陈宪民”,到杨奎查出木匠铺地址,时间还不到上午九点。
这原本是一个天气不错的早晨。沈青禾在九点准时到了木匠铺。警委安排的船已经在码头了,她来接陈宪民上船。木匠铺里照旧木屑飞舞。桌上放了一箱看起来像是婴儿车一类的小推车零件。这是陈宪民给沈青禾准备的,她来木匠铺,总得有个合适的理由。
沈青禾声音很轻:“船十点到十六铺码头。”
陈宪民把一张单子递给她:“好,这是木轮的提货单。一共十个。”
沈青禾看了眼提货单,收进坤包:“如果有人问起来,您就说出门是帮我搬货的。货车就停在路西口的集市,您上车后藏在空货箱里,到了码头直接和货箱一起上船。”
“这几天和外面断了联系,不知道情报组怎么样了?”
“他们都处于隐蔽状态,暂时没有坏消息。”
陈宪民苦笑:“这也算是个好消息了。”他当组长很多年了,手底下来了很多人也走了很多人,他记得每一个人的故事。“组长”二字对他而言已经不仅仅是个头衔。
窗外忽然一阵尖锐的刹车声。沈青禾赶紧从窗帘缝隙往外看,只见三辆车停在门口。杨奎和数名刑一处的警员匆匆下车,朝木匠铺而来。
她心里一沉:“是刑一处的人。”
陈宪民果断放下箱子,脱掉外套,恢复正在干活的样子:“你赶紧去晒台,从那儿翻上屋顶可以到旁边的弄堂。快走!”
敲门声响起。
“您跟我一起走!”沈青禾很坚定。
“警察都是冲我来的,你没有暴露,必须分开走!”陈宪民也很坚定。
“我的任务是要把您安全转移出去!”
“你只是交通员,没有上级命令不得介入行动!这是纪律!”陈宪民刻意强调了那个“只”字,几乎是警告沈青禾不要越级,然后将她往楼梯上一推:“走!”
沈青禾咬牙跑了上去。

TOP

敲门声再次响起。陈宪民确认沈青禾上了楼,这才从窗帘后看了看外面的情况。三辆车停在门口,警察已经包围了木匠铺。他淡然地整理了装束,不慌不忙开了门。
杨奎站在门口:“警局登记户籍,请您配合,出示证件。”
证件应声递了过来,上面写着“刘泽沛”。杨奎随手翻了翻,瞟着陈宪民。
“警官,您打家具吗?上好的木料。”陈宪民说得很自然。门边放了一箱小型木轮,工作台上的木工锉还放在木料上,种种迹象都表明开门之前他正在干活。
杨奎冷笑着推开他进了屋。似乎是有狗的嗅觉,他停在了楼梯下面。两名警员控制住陈宪民。杨奎掏出手枪,轻轻上了楼。
沈青禾一到屋顶晒台就下意识反锁了从楼梯通往顶层的门,但她立刻意识到不对,又将一切复原。
屋顶晒台和其他人家的晒台相连,高低错落。木匠铺子一共三层,相邻两边的房子都是四层,要想离开必须翻上隔壁屋顶,再从屋顶撤离。弄堂里,木匠铺的前后门都有警察守着。沈青禾选了一个他们从下面望不见的角度,正要往上爬,忽然听见有人在开门。
杨奎拿着手枪,使劲一推,门开了。晒台上空无一人。他快速扫视一圈,停在晒台中央的杂物间面前。这是一间搭建起来的小木屋,只有一人高。杨奎猛地拉开门,猫着腰探进去看了看,里面除了木工工具什么都没有。沈青禾躲在杂物间另一侧,听着杨奎的一举一动,汗水渗了出来。
杨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握着枪悄悄朝杂物间背后挪去,猛地一转,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
下面弄堂里有警员守着,杨奎大声问了几句,回答都是没有异常。他还是不放心,趴在平台边朝下张望。在他正下方是一个小阳台,阳台上放了几盆花,其他什么都没有。而此时的沈青禾就像壁虎一样紧紧贴在阳台底下的外墙上,一手拎着高跟鞋,一手撑着头顶的阳台底,赤脚踩在凸出来的一小段排水管上。
杨奎趴在那儿看了半天,确实没有异常,这才离开了。沈青禾心惊肉跳地翻回晒台,爬上隔壁屋顶,像只矫健的猫从屋顶离开了。
杨奎一边下楼,一边收起手枪。
一名警员跑过来:“杨队长,屋里没有其他人了。”
杨奎“嗯”了一声,走到陈宪民面前,冷笑着从箱子里拿起一个木轮把玩:“手艺不错,就是不知道该称呼您刘木匠,还是陈主编呢?”陈宪民静静看着他,不置可否。
杨奎装模作样地晃了晃证件:“我是上海市警察局刑警一处行动队队长。现在怀疑你和一起凶杀案有关,请回警局协助调查。”

沈青禾从远处一户人家翻下来,跳进了一条安静的小弄堂。她穿上高跟鞋,若无其事地从弄堂走出来。谁也看不出这女人刚刚还是个女飞侠。就在这时,她看到人们三三两两往木匠铺方向跑去。木匠铺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圈围观的群众。她赶紧快步跟去,刚到门口,就看见陈宪民被两名警察押了出来。
杨奎摸着腰间的配枪:“请吧。”
陈宪民看到了站在人群后面的沈青禾,暗中示意她立刻离开。沈青禾僵硬地站着,没有挪步。两名警察粗鲁地将陈宪民推上了车。
杨奎一脚踢翻了那箱木轮:“散了散了!”
警察局的三辆车扬长而去,围观看热闹的人们也作鸟兽散。周围渐渐恢复了平静。沈青禾望着散落一地滚来滚去的木轮,红了眼睛。
夏继成坐在刑二处里看了眼手表,已经上午十点。如果一切顺利,陈宪民应该已经上船前往解放区。
肖大头敲着空杯子:“顾耀东呢?几点了还不来泡茶?”
李队长织着毛衣:“人家昨天已经被停职了。”
赵志勇:“他在户籍科,说是要把事情做完才离开。我刚才去看他,眼圈都熬黑了。”
肖大头:“装模作样,户籍科能有什么事?”
“好像是筛查什么名单。”赵志勇看着顾耀东的空桌子,有些同情,“队长,你看他会被开除吗?”
李队长:“凶多吉少。”
肖大头:“早就该了。处长都因为他背多少次黑锅了!”
二处的门敞开着,正好能看到几名参与行动的刑一处警员回一处。
小喇叭随后嚷嚷着冲进来:“最新消息最新消息!一处又立功了!”
肖大头:“抓什么人了?”
小喇叭:“就是瑞贤酒楼跑了的那个!听说是个杀人犯。”
夏继成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弄蒙了,电话铃响了好几声才回过神。
“喂?副局长。好,我马上来。”
挂了电话,夏继成默默坐了片刻,将刚刚的情绪收拾干净了,这才起身离开。
于胖子:“处长脸色不大好啊。”
肖大头:“哎,眼看着对门又立功,心情能好吗?”
夏继成刚走到齐升平办公室门口,就看见他春风满面地走出来。

TOP

“副局长。”
“走,一块儿去审讯室!”
审讯室光线很暗,几架刑具散发着金属夹杂血腥的刺鼻味道。屋里除了王科达和杨奎,没有任何警卫在场。
夏继成与陈宪民面对面站着,仿佛他只是在看一个不相干的犯人。对方显然已经扛下了酷刑,浑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他抬头,目光停在很远的地方。
副局长对王科达问道:“怎么样?”
“油盐不进。”王科达把陈宪民的证件和刘泽沛的证件递给副局长。副局长看了看,递给夏继成。
“你也看看。”
夏继成仔细对比:“是同一个人。”
副局长转向陈宪民:“陈主编,把你的组织交出来吧。”
“我没有组织。”
王科达咆哮:“没有组织?我告诉你,不管你是陈宪民还是刘泽沛,你的全部材料都已经有人交出来了。”
陈宪民笑了笑:“既然有人交了材料,那不是很好吗?”
副局长也笑了:“在这里,就不要玩什么文字游戏了。这里既不是保密局,也不是中统,这是上海市警察局。进了这个地方,我就有一百种办法可以定你的罪,让共党打不出一个喷嚏。合作还是顽固抵抗,自己掂量。”
副局长起身,夏继成也随即起身:“陈组长,期待你的弃暗投明。”
夏继成和陈宪民对视着,眼里都没有一丝波澜。
从审讯室到办公室,齐升平都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陈宪民能够变成刘泽沛?
王科达把陈宪民的两套证件放在桌上:“我已经让户籍科的人辨认了,两套证件都是真的,都是从户籍科正儿八经发出去的。”
“全市户籍统计、户籍清查搞了好几年,怎么一直就没搞清楚过!”副局长感叹,转而又问夏继成:“夏处长,户籍科经常跟你借人。你跟户籍科关系应该不错吧?”
夏继成很淡定:“是,我跟孔科长经常下棋,算是难得的棋友。”
“嗯。这本来是一处的案子,找你来,也是想听听你的意见。你跟他们打交道多,这件事你怎么看?”

夏继成很谨慎:“您是怀疑户籍科内部出了问题?”
副局长一边说话,一边打量着夏继成:“不然怎么解释两套证件?”
夏继成:“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客观来讲,也有很多人在钻户籍科的空子。有为了多领一份配售物品冒领身份证的,还有公职人员私压迁出和死亡报告,利用缴销的身份证,套购配售物品的。”
王科达:“这倒确实是,刑一处在黑市也抓到过有人兜售失踪人口证件。”
夏继成始终很坦然,看不出任何心虚:“上海一共五百多万人口,户籍科人手少,登记户口的又都是底层警员,没受过专业训练,指望他们来分辨真假,太难了。”
副局长一声叹息。这套说辞合情合理,再深究下去就是庸人自扰了:“共党真是无孔不入啊。”
夏继成:“这么看来,市政府号召我们提升警员素质,还是有道理的。”
副局长起身活动了两下,心情转好:“罢了。头疼的事今后再说。抓到陈宪民还是一桩大喜事。走吧,一块儿上春林酒楼,我自掏腰包给你们庆祝。”
夜色下的春林酒楼高挂着大红灯笼。宾客进进出出,个个油光满面。
这里的招牌菜是虾子大乌参,乌光亮丽,肉皮软糯,自然价格也不菲。齐升平豪气地要了五份,每个警员都分得一碗。其他诸如八宝鸭、红烧肉、枫泾丁蹄之类更是摆了满满一桌。一处警员坐了两张大圆桌,酒足饭饱之余大声笑闹着。
夏继成和副局长、王科达坐在一门之隔的包间里,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副局长:“我们警察局,总算也扬眉吐气了一回。科达啊,这回你是功臣。”
“全靠副局长您出面,刑一处才有这个机会。卑职不过是大树下面乘凉。”王科达说这话时看起来很客气,但也仅此而已。王科达从来都是这样,只要是自己应得的赞美,即便是从副局长嘴里说出来,他也不会过分谦虚。
夏继成:“恭喜王处长,抓了共党的情报组组长,你的嘉奖令怕是要和晋升令一块儿下来了。”
王科达:“那就不奢望了。《双十协定》一签,现在满大街都在喊要和平、要反内战,就这个陈宪民,我们还是打着逮捕杀人犯的名义抓回来的。”

TOP

副局长:“这件事,大家心照不宣就可以了。就按王处长的说法,对外咬定抓的是个杀人犯。笔录做干净一点,走个过场,一周以后就转到提篮桥监狱去。”
王科达:“明白。”
夏继成倒酒,装作随意:“瑞贤酒楼的事过去这么多天,我还以为姓陈的石沉大海了,王处长的情报员实在神通广大啊。”
王科达装模作样:“我哪有什么情报员。”
“人都抓到了还保密?”
“只不过是……抓了他们一个舌头罢了。”王科达明白,这时候再瞒着多少有点伤面子,但他不想多提石立由的情况,于是话锋一转:“真要说起来,这件事顾耀东倒是有一份功劳。”
夏继成举到嘴边的酒杯定住了,这完全是在他意料之外的情况。
“陈宪民有心脏病,必须定时买药,我把所有买药人的名单交给户籍科排查,陈宪民就是顾耀东找出来的。”说完,王科达瞄着夏继成。
夏继成已经收起意外,皮笑肉不笑:“那是将功补过,说立功,太抬举他了。”
副局长:“刚说要开除,这就立了功。”
夏继成:“我已经通知他去人事处辞职了。”
“关于他的处理……再议吧。哎?王处长,不是说了让顾耀东一起来吃饭吗?怎么没看见人?”
王科达打开包间门,警员们已经喝得东倒西歪,那其中并没有顾耀东。
“杨队长,我不是让你通知顾耀东来喝庆功酒吗?”
杨奎醉醺醺地:“谁?”
“顾耀东!东吴大学那个!”
杨奎半天才想起来:“哦,那个查户口的!他不是都要被开除了吗?”他转身推搡周围警员:“哎哎哎!有人通知顾耀东犯人已经抓到,不用再找了吗?”
无人应答。没有人在乎这个查户口的,即使他们能坐在这里一人一碗虾子大乌参是因为他。杨奎笑嘻嘻地:“对不起处长,把他忘了。”夏继成冷笑着喝掉了杯里的酒。
警局大楼里空无一人,远远望去,只有户籍科还亮着灯。
顾耀东趴在桌上睡着了,桌上一大堆户籍底卡,还有吃了一半的烤红薯。夏继成走到他身旁,神情复杂地看了这傻子片刻,忽然一脚蹬掉了他屁股下的凳子。
顾耀东摔在地上惊醒了。一看夏继成站在旁边,他噌地站起来。

“处长!”
“在这儿浪费电,还不如回家去睡。”
顾耀东睡眼蒙眬:“对不起,我今天一定把名单上的户籍卡都找齐!”
“一处想抓的人已经抓到了……回家吧。”说罢夏继成转身离开,顾耀东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有点没反应过来。
夏继成开着车,从头到尾一言不发。顾耀东在后面如坐针毡,处长又一次亲自开车送他回家,本是件高兴的事,可他一点也不高兴,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抓上来的。车里的气氛很奇怪,夏继成看起来不太高兴。
顾耀东小心翼翼:“处长,真的不用您开车送我,我不是小孩子了,自己可以……”
“闭嘴。”
顾耀东不敢吭声了。他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是因为一处抓到犯人立了功,二处没有,所以不高兴?他不禁看向那个臭着脸开车的小气处长。
顾家二楼有两间卧室,一间是顾耀东的,一间是顾悦西的。楼梯拐角的地方还有一间大约六七平米的亭子间。和上海所有的老房子一样,顾家的亭子间也是窗户朝北,天花板的高度比平常房间矮,狭小阴暗,冬冷夏热,所以一直被空置着。
近来市面上房租涨了不少,耀东母亲想着把亭子间租出去多少能补贴家用,于是一个星期前在街上贴了招租广告,可一直无人问津。她站在又脏又乱的亭子间里,一边拍打怎么都不亮的电灯,一边大声喊:“亭子间的灯泡又坏了!”
顾邦才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反正也没有人住!”
耀东母亲:“招租广告贴出去这么久了,怎么连个来打听的人都没有呢?”
顾邦才正在客堂间很不情愿地写招租广告:“本来亭子间住着就不舒服,更何况我们家这一间又老又旧,在福安弄都算是条件差的,租得出去才怪了!”
“我要的租金又不高,赶紧多写几份,我再往人多的地方贴一贴。”耀东母亲一边说着,一边开窗透气,正好远远望见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弄口。
夏继成刚一停车,顾耀东就逃也似的跳了下来。
“谢谢处长。我到家了。”
夏继成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板着脸:“不请我进去喝杯茶吗?”那样子就好像是顾耀东欠了他很多杯茶。

TOP

返回列表



本站建立于香港特区,遵守香港特区法律,站内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权利,请告知,本站尽快删除改正!